工厂里没什么事情,温四姨挤完羊奶后

日期:2020-03-15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阳光,灿烂的照耀着整个世界,春节以来,最温暖的一天。清早开完了工作会议,处理完手边的工作,走出房间,感受着春天的温暖,走出厂门,顺麦地的垅沿向北,山野的土岗披着明亮的色彩,麦苗褪去了蔫黄神态,尽力舒展着腰身,向着天空张望。
乡野的世界好安静,除了偶尔天空传来飞机掠过的声外,能听到的就是自己缓慢而懒散的脚步声,双手轻松的抱在胸前,让身体用最懒散,最舒适的姿态前行,走上了土岗之上,面向着阳光,远望着城市的高楼大厦,尽管城市的上空总有一层如纱的蒙胧空气笼罩着,但这并不影响我灿烂而清亮的心情,阳光温暖着我的脸庞,连身边枯萎的草丛都在这样的温暖中,蓬松着身体,柔软似毯的铺展开去。
“阳光春风心欲醉”或许就是我此刻的感觉吧,微闭的眼睛,感受着一阵一阵若有似无的春风,情感由此而丰满,神态因安详而轻松,顺势坐在岗边的草丛中,大自然的宽广,天空的明亮,心也有了摇曳似风的自由。左右看看,周围没有任何的人出现,干脆,躺下,让自己彻底和大地结合。松软的泥土,蓬松的草丛,有些刺目的光线,让我轻轻的闭住了双眼,不去想任何的事情,让情感在此刻的柔和中融化,在微风的吹拂里荡漾。
正自我陶醉在宁静的氛围里,忽然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声音,慢慢靠近着我,睁眼时,几只羊已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慌忙坐起身,羊群也因为我的起身而惊慌的分开两列,但却不改方向的从我身前,身后鱼贯而过。一个放羊的老人紧随羊群之后,看到我起身,老人问到“在这做啥哩” ?我皱了皱眉头,回答“晒太阳”! “哦”老人轻声哼了一下,“你是啊哒人”?(陕西方言,啊哒,哪里的意思)老人又问到! 我抬起下巴,向厂子的方向指了一下“在那做活的”。 老人停下了脚步,用深度怀疑的目光注视着我,显然,面前这个上下光鲜的家伙实在不象是做活人。 “来朝,你认得不”?老人试探着问我? “你们村立本、来朝,胜利,都在那做活”,我淡淡的答到,这么回答,也是让老人放心,我不是坏人。 “恩,我和来朝是一门的,来朝把我叫三爸(陕西风俗称谓,三爸,就是三叔),老人凝望着我的眼神,懒得说话,打扰了我享受这个美好时刻,心里真是不舒服。 “厂子里收入还好吧”老人又问,“恩,还可以,过的去”。 老人似乎在我从容的表情中,找到了信任的感觉,和我拉起了家常。 “你是头头吧”,他问到。“和你一样,放羊的”,我微笑的回答着。心里似乎觉得有趣,也就不那么介意他的打扰了。 老人似懂非懂的沉吟了一下,说到“今爷暖活哩,晒爷舒服”。(陕西的乡村老人,从不称呼太阳,把太阳叫爷,也许从远古开始,人们就懂得了敬畏自然,尊重阳光给于生命带来的希望吧) “恩,是呢,今天舒服,厂子里没什么事情,所以出来晒晒”,我仍然微笑的说着,愿意和这个老人闲聊一会。“叔,坐吧,歇息下”我亲切的招呼着老人,老人犹豫了一下,转身去看他的那几只羊,羊儿安详的散落在草丛的四面,或驻足远望,神态安详,或抬起前踢,啃咬着有些泛青细细的枝条。温暖的阳光,不仅仅属于我们人类,万物在这样柔美的天空下,都会是舒畅而惬意的享受。
老人坐在我身边高起的土台上,和我攀谈了起来,交谈中,知道老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在水利局上班,一个自己开个维修农用机具的店面,老伴负责给孙子做饭,还喂养了几只奶羊,从老人说话的表情中,我感受着他很满足现在生活的程度。 “这么大的年纪了,还不享清福,还这么辛苦放羊呀”!我问着 “哎,农村人哩,干习惯了,不做点事情,身子骨还难受,养这么七、八个奶羊,早上交了羊奶,出来放放,也是锻炼哩,娃娃上班挣钱都不容易,做老人的存点,娃娃们买房也用的着”老人轻松的说着。 最是难报父母恩,当父母的,任何时候,心里总是自己的娃娃,儿女大了,又开始为孙子着想,唯独心里没有为自己去想过。
扭头时,忽然发现每个羊肚子下面都有一个用碎布缝的和孩子书包一样的袋子,套着羊两只肥大的奶奶,然后在羊背上系住,好奇怪,是社会进步了,还是我的审美落伍了。怎么羊也都用上奶罩了。问老人套这个有什么说道没有,老人笑着说“那个是为了防止放羊时候,草丛的刺或者树枝的尖刮破了羊奶,要是感染了,你挤羊奶时候,一疼,羊就不让你挤了”听了老人的解释,我才搞懂,原来是这个功能,毛爷爷说,“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今天我真的理解了。 老人边笑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半尺长的烟袋递了过来,说,“吃烟”。我着才想起来,真忘记给老人敬烟了,忙掏出自己的香烟,抽了一只,递了过去。 “纸烟吃着没啥味气,还是吃我的,有劲,我用白酒喷过的,尝尝”老人热情的坚持着。 没抽过烟袋的我,笑着伸手去接,老人忽然又收了回去,掉过黄铜烟嘴的一边,在自己衣襟上来回的擦了几下,才又递给我了,看我接过去,又从一个方便面袋子里,捏了一撮金黄的烟丝,帮我装满,我抱着好奇的心态,叼在了嘴上,真有点分量,不用一个手扶着,还真叼不住,用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习惯性的一呼一吸,那浓烈的烟雾顺着我的鼻孔,气管直达我的心肺,一口下去,呛的我的心肺生疼,忙屏住呼吸,等着那种疼痛减退,大脑都有点晕了。 “老叔呀,你这和大烟一样,一口就上头了,受不了呀”,我满脸狼狈的赶紧还给了老人,老人笑着把烟袋噙进了嘴巴,一口全吸进,才说“就这个舒服,有劲,你们吃纸烟,纯粹是烧钱,图个面子光,有什么意思”。我哈哈哈的笑着,却不愿意辩解。 “来,老叔,吃根我的烟,我的烟可是抽着香,不辣嗓子,不起痰哟”,我面带调笑的说着。 老人似乎很照顾我面子一样,勉强拿起了我递过去的烟卷,我拿起打火机,刚要帮他点,却发现他先拧掉了香烟的过滤嘴,然后剥出烟丝,用粗糙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来回的揉捏了几下,让烟丝变成松软的小团后,才填进他的烟锅中,我无奈的笑笑,帮他点燃,两口下去,老人仿佛完成任务般固执的说到,“没点味气,还是我的好”!
抽着各自的烟,说着乡村,城市里的变化,不知不觉就过了中午,老人说,回吧,吃饭了!我也站了起来,老人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对我说“累了,就回去睡,在野地里睡,人操心哩”。我微笑的点着头,看着老人招呼着他那几只羊,顺着土岗的蜿蜒小径,向着村子走去。 朴实的关中老人,我躺在草丛里的快乐,他无法体会到,但老人的善良,我心里感受到了。

下午4点20分,又到了挤羊奶的时间。在温阿姨指导下,记者再次尝试挤奶。坐在马扎上,调整一下呼吸,双手捏住奶羊乳房,白色的羊奶喷射在保温锅里。一旁的温阿姨像打了胜仗,向周围的邻居炫耀着:“俺是记者的师傅呢。”

初老伯今年64岁了,问他为什么这么辛苦,他憨憨地笑着:“还不是为了儿女。”一旁的温阿姨怪嗔道:“这死老头子闲不住呀,不让干还生病。人家要是夸夸他奶好,他高兴得恨不得不要钱。”

乡 趣

5点左右,温阿姨挤完羊奶后,初大伯便开始将树叶搬进羊圈喂羊。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不大一会,老人的脸上便挂满了汗珠。他亲昵地抚摸着身边的奶羊,像是在自言自语:“我这辈子呀不抽烟不喝酒,也没啥大本事。但就是认准一个死理儿,能自立就不麻烦人。”他告诉记者,养这几只羊,一年可以收入一万多元,“在孩子面前,咱活得也贵气不是?”

作者∶朋友//编辑∶叶的奉献

从羊圈到床头,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要离开时,老伯和阿姨竟有些不舍:“常过来陪你阿姨说说话哈!”多么质朴的老人呀,我赶紧转过身去……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工厂里没什么事情,温四姨挤完羊奶后

关键词:

母亲的佛缘,母亲离开我已经八年了

母亲的佛缘:观音救度 怀念我爱戴的母亲作者∶娟娟小溪 编辑∶叶的奉献 母亲的佛缘:观音救度 一、带着遗憾的思...

详细>>

征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世

脚踏实地,依心而行,做真实漂亮的自己 人生是条河,深浅都要过 生命之光 时间:2017-10-04 02:03点击: 次来源:网络...

详细>>

张家口那边共军没情况吧,创办西藏电视台之六

今日到雁石坪已经晚9点,吃好饭已近10点。所谓镇,实际是沿青藏线两边一家挨一家的饭店、旅社,满足过往长途地...

详细>>

从格尔木到拉萨,司机从车上跳了下来

从格尔木到七台河,坐火车可能乘汽车,大家冲突斗争了非常久。经过一再的衡量比较,依然决定走青藏公路进贵港...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