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景王道怜,爲甯远将军

日期:2019-09-29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赵伦之 萧思话 臧焘

宋宗室及诸王上

武帝北伐,伦之遣顺阳少保傅弘之、扶风太尉沈田子出嶢 柳,大破姚泓于青龙头。及武帝受命,以佐命功,封霄城县侯。 少帝即位,征拜护军。元嘉四年,拜领军将军。

卷十八

莱比锡景王道怜 临川烈武王道规 营浦侯遵考 武帝诸子 马普托景王道怜,宋武帝中弟也。谢琰爲洛阳,命爲从事史。 武帝克都城及平凉州,道怜常留侍太后,后以军功封新渝县男。 从武帝征广固,所部获慕容超,以功改封竟陵县公。及讨司马 休之,道怜监太史留府事。江陵平,爲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交州长史,护西戎长史,加军机大臣,北府文明悉配之。

伦之虽外戚贵宠,而居身俭素,性野拙涩,于江湖世事多 所未知。久居方伯,公私富贵。入爲护军,资力不称,以爲见 贬。光禄大夫范泰好戏,笑谓曰:“司徒公缺,必用汝老奴。 笔者不言汝资地所任,尽管外戚高秩次第所至耳。”伦之大喜, 每载酒肴诣泰。七年,卒,諡元侯。子伯符嗣。

列传第八

道怜素无本事,言音甚楚,举止多诸鄙拙,畜聚常若不足。 去镇日,府库爲空。征拜司空、徐兖二州御史,加大将军,出镇 京口。武帝受命,迁上卿,封德雷斯顿王。

伯符字润远,少好弓马,爲甯远将军,总领义徒,以居宫 城北。每火起及有劫盗,辄身贯甲胄,助郡县赴讨,武帝甚嘉 之。

赵伦之萧思话臧焘

先是,庐陵王义真爲冀州太尉,太后谓上曰:“道怜汝男士兄弟,宜用爲大庆。”上曰:“寄奴于道怜,岂有所惜。南阳向来所寄,事务至重,非道怜所了。”太后曰:“道怜年五 十,岂比不上八周岁儿邪?”上曰:“车士虽爲枢密使,事无大小, 皆由寄奴。道怜年长,不亲其事,于听望不足。”太后乃无言, 竟不授。

文帝即位,累迁徐、兖二州里胥。爲政苛暴,吏人畏惧如 与虎狼居,而劫盗远迸,无敢进入国境。元嘉十八年,征爲领军将 军。先是,外监不隶领军,宜相统摄者,自有别诏,至此始统 领焉。后爲丹阳尹,在郡无情,曹局不复堪命,或委叛被戮, 透水而死。典笔吏取笔失旨,顿与五十鞭。子倩尚文帝第四女 海盐公主,甚爱重。倩尝因言戏,以手击主,事上闻,文帝怒, 离异。伯符惭惧,发病卒,諡曰肃。传国至孙勖,齐受禅,国 除。

  武帝北伐,伦之遣顺阳少保傅弘之、扶风通判沈田子出嶢柳,大破姚泓于天水围。及武帝受命,以佐命功,封霄城县侯。少帝即位,征拜护军。元嘉三年,拜领军将军。

永初四年薨,加赠太师,葬礼依晋太宰安平王孚轶事,鸾 辂九旒,黄屋左纛,轀輬车、挽歌二部,前后羽葆、鼓吹,虎 贲班剑百人。文帝元嘉五年,诏故太师西安景王、故大司马临 川烈武王、故司徒南康文宣公刘穆之、开府仪同三司岳阳县公 王弘、开府仪同三司渝水区公檀道济、故青州里胥龙阳县侯王 镇恶,并勒功天府,配祭庙庭。

萧思话,南兰陵人,宋孝懿皇后弟子也。父源之字君流, 历徐、兖二州经略使。永初元年卒,赠前爱将。

  伦之虽外戚贵宠,而居身俭素,性野拙涩,于江湖世事多所未知。久居方伯,公私富贵。入爲护军,资力不称,以爲见贬。光禄大夫范泰好戏,笑谓曰:「司徒公缺,必用汝老奴。作者不言汝资地所任,尽管外戚高秩次第所至耳。」伦之大喜,每载酒肴诣泰。三年,卒,諡元侯。子伯符嗣。

道怜子义欣嗣,位顺德经略使,镇寿阳,境内畏服,道不拾 遗,遂爲盛藩强镇。薨,赠开府仪同三司,諡曰成王。

思话十许岁时,未知书,好骑屋栋,打细腰鼓,侵暴邻曲, 莫不患毒之。自此折节,数年中遂有令誉。颇工行草,善弹琴, 能骑射。后袭爵封阳县侯。

  伯符字润远,少好弓马,爲甯远将军,首脑义徒,以居宫城北。每火起及有劫盗,辄身贯甲胄,助郡县赴讨,武帝甚嘉之。

子悼王瑾嗣,传爵至子,齐受禅,国除。

元嘉中,爲青州县令。亡命司马朗之兄弟聚党谋爲乱,思 话遣大澳大利亚湾通判萧汪之讨斩之。

  文帝即位,累迁徐、兖二州里胥。爲政苛暴,吏人畏惧如与虎狼居,而劫盗远迸,无敢进入国境。元嘉十八年,征爲领军将军。先是,外监不隶领军,宜相统摄者,自有别诏,至此始统领焉。后爲丹阳尹,在郡无情,曹局不复堪命,或委叛被戮,透水而死。典笔吏取笔失旨,顿与五十鞭。子倩尚文帝第四女海盐公主,甚爱重。倩尝因言戏,以手击主,事上闻,文帝怒,离异。伯符惭惧,发病卒,諡曰肃。传国至孙勖,齐受禅,国除。

瑾弟韫字彦文,位大梁节度使,太师,领右卫将军,领军将 军。升明元年,被齐高帝诛。韫人才凡鄙,特爲明帝所宠。在 湘州、益州,使善画者图其外出卤簿羽仪,常自披玩。尝以图标征西主力蔡兴宗,兴宗戏之,阳若不解画者,指韫形问之曰: “此何人而在舆?”韫曰:“政是笔者。”其庸鄙类如此。

八年,魏军政大学至,乃弃镇奔平昌。魏军定不至,由是征系 尚方。初在青州,常所用铜斗覆在药厨下,忽于斗下得二死雀。 思话叹曰:“斗覆而双雀殒,其不祥乎?”既而被系。及梁州 通判甄法护在任失和,氐帅杨难当因而寇巴中,乃自徒中起思 话爲梁、南秦二州太师,平日喀则,悉收侵地,置戍葭萌水。思 话迁镇南郑。

  萧思话,南兰陵人,宋孝懿皇后弟子也。父源之字君流,历徐、兖二州士大夫。永初元年卒,赠前爱将。

韫弟述字彦思,亦甚庸劣。从子俣疾危笃,父彦节母萧对 之泣,述尝候之,便命左右取酒肉令俣进之,皆莫知其意。或 问焉,答曰:“礼云,有疾饮酒食肉。”述又尝新有缌惨,或 诣之,问其母安否。述曰:“唯有愁惛。”次访其子,对曰: “所谓父亲和儿子聚麀。”盖谓麀爲忧也。

法护,毕节无极人也。过江,寓居南郡。弟法崇自少府爲 广陵军机大臣。法护委镇之罪,爲府所收,于狱赐死。文帝以法崇 受任一方,命言法护病卒。文帝使思话上定云浮内容,下之史 官。

  思话十许岁时,未知书,好骑屋栋,打细腰鼓,侵暴邻曲,莫不患毒之。自此折节,数年中遂有令誉。颇工燕体,善弹琴,能骑射。后袭爵封阳县侯。

义欣弟义融封北湖区侯,邑千户。凡王子爲侯,食邑皆千 户。义融位五兵太尉,领军,有质干,擅长用短楯。卒諡恭侯。 子孝侯觊嗣,无子,弟袭以子晃继。袭字茂德,性庸鄙,爲郢 州校尉,季月露褌上听事,时纲纪政伏合,怪之,访谈乃知是 袭。

十四年,迁临川王义庆平西都督、西戎士大夫。文帝赐以弓 琴,手敕曰:“前得此琴,言是旧物,今以相借,并往桑弓一 张,材理乃快。良材美器,宜在尽用之地,丈人真无所与让也。” 尝从文帝登锺山北岭,中道有磐石清泉,上使于石上弹琴, 因赐以银锺酒,谓曰:“相赏有松石间意。”历甯蛮大将军,荆州军机章京,监四州武装部队,征爲吏部校尉。思话以去州无复事力, 倩府军身九个人。文帝戏之曰:“丈人终不爲田父于闾里,何忧 无人使邪?”未拜,迁护军将军。

  元嘉中,爲青州军机大臣。亡命司马朗之兄弟聚党谋爲乱,思话遣苏禄海节度使萧汪之讨斩之。

义融弟义宗,幼爲武帝所爱,字曰伯奴,封新渝县侯,位 皇帝之庶子左卫率。坐门生Dutt灵放横打人,入义宗第蔽隐,免官。 德灵以人才,故义宗爱宠之。义宗卒于南寿春里胥,諡曰惠侯。 子怀珍嗣,无子,弟彦节以子承接。

是时,魏攻悬瓠,文帝将大举北侵,朝士佥同,思话固谏 不从。魏军退,即代孝武爲徐、兖二州军机大臣,监四州军事。后 爲围碻磝城不拔,退师历下,爲江夏王义恭所奏免官。

  四年,魏军政大学至,乃弃镇奔平昌。魏军定不至,由是征系尚方。初在青州,常所用铜斗覆在药厨下,忽于斗下得二死雀。思话叹曰:「斗覆而双雀殒,其不祥乎?」既而被系。及梁州太史甄法护在任失和,氐帅杨难当由此寇石嘴山,乃自徒中起思话爲梁、南秦二州大将军,平中卫,悉收侵地,置戍葭萌水。思话迁镇南郑。

彦节少以宗室清谨见知,孝武时,其弟遐坐通嫡母殷氏养 女云敷,殷每禁之。及殷亡,口血出,衆疑遐行毒害。孝武使 彦节从弟祗讽彦节啓证其事。彦节曰:“行路之人尚不应尔, 今天乃可一门同尽,无容奉敕。”衆以此称之。后废帝即位, 累迁上大夫左仆射,参加选举。元徽元年,领吏部,加兵五百人。桂 阳王休范爲逆,中领军刘勉出守石头,彦节权兼领军将军,所 给加兵,自随入殿。封当阳侯,与齐高帝、袁粲、褚彦回分日 入直,平决机事,迁中书令,加军机章京将军。及帝废爲苍梧王, 彦节出集议,于路逢从弟韫。韫问曰:“前些天之事,故土当归兄 邪?”彦节曰:“吾等已让领军矣。”韫捶胸曰:“兄肉中讵 有血邪,二零一八年族矣。”齐高帝闻而恶之。顺帝即位,转经略使令。 时齐高帝辅政,彦节知运祚将迁,密怀异图。及沈攸之举兵, 齐高帝入屯朝堂,袁粲镇石头,潜与彦节及诸老马黄回等谋夜 会石头,诘旦乃发。彦节素怯,侵扰不自安。再晡后,便自丹 阳郡车里装载妇女,尽室奔石头。临去,妇萧氏强劝令食,彦节歠 羹写胸中,手振不自禁。其主簿丁灵卫闻难即入,语左右曰: “今天之事,难以取济。但自个儿受刘公厚恩,义无二情。”及至 见粲,粲惊曰:“何遽便来,事今败矣。”彦节曰:“今得见 公,万死何恨。”从弟韫直外省,与直合将军卜伯兴谋其夜共 攻齐高帝,会彦节事觉,秣陵令刘实、建康令刘遐密告齐高帝, 高帝夜使骁骑将军王敬则收杀之,伯兴亦遇害。粲败,彦节踰 城走,于额檐湖见禽被杀。彦节子俣尝赋诗云:“城上草,植 根非不高,所恨风霜早。”时咸云此爲祅句。事败,俣与弟陔 剃发被法服向京口,于客舍爲人识,执于建康狱尽杀之。彦节 既贵,士子自非三署不得上方榻,时人以此少之。其妻萧思话 女也,常惧祸败,每谓曰:“君富贵已足,故应爲儿作计。” 彦节不从,故及祸。

主犯弑立,以爲徐、兖二州校尉,即起义以应孝武。孝武 即位,征爲通判左仆射,固辞,改爲中书令、丹阳尹、散骑常 侍。时都下多抢走,二旬中十七发,引咎陈逊,不许。后拜郢 州上卿,加太守。卒,赠征西老将、开府仪同三司,諡曰穆侯。 思话外戚令望,早见任待,历十二州,杖节监督者九焉。

  法护,黄石无极人也。过江,寓居南郡。弟法崇自少府爲凉州都督。法护委镇之罪,爲府所收,于狱赐死。文帝以法崇受任一方,命言法护病卒。文帝使思话上定双鸭山内容,下之史官。

彦节弟遐字彦道,爲嫡母殷暴亡,有司纠之,徙始安郡。 后得还,位吴郡太守,至是亦见诛。遐人才甚凡,自讳名有同 主讳,常对客曰:“孝武无道,见枉杀母。”其顽騃若此。及 彦节当权,遐累求方伯。彦节曰:“小编在事,而用汝作州,于 听望不足。”遐曰:“富贵则言不可相关,从坐之日得免不? “至是果死。

所至虽无皎皎清节,亦无秽黩之累。爱才好士,人多归之。

  十两年,迁临川王义庆平西都尉、西戎上卿。文帝赐以弓琴,手敕曰:「前得此琴,言是旧物,今以相借,并往桑弓一张,材理乃快。良材美器,宜在尽用之地,丈人真无所与让也。」尝从文帝登锺山北岭,中道有磐石清泉,上使于石上弹琴,因赐以银锺酒,谓曰:「相赏有松石间意。」历甯蛮都督,雍州都尉,监四州三军,征爲吏部里正。思话以去州无复事力,倩府军身九个人。文帝戏之曰:「丈人终不爲田父于闾里,何忧无人使邪?」未拜,迁护军将军。

义宗弟义宾,封兴安侯,位咸阳教头。卒,諡曰肃侯。义 宾弟义綦,封营东安县侯,凡鄙无识。始兴王浚尝谓曰:“陆士 衡诗云,‘营道无烈心’,其何意苦阿父如此。”义綦曰:“下 官初不识士衡,何忽见苦。”其庸塞皆然 。位湘州节度使,諡 僖侯。 临川烈武王道规字道则,武帝少弟也。倜傥有理想,预谋 诛桓玄。时桓弘镇冀州,以爲征虏中兵入伍。武帝克都城,道 规亦以其日与刘毅、孟昶斩弘。玄败走,道规与刘毅、何无忌 追破之。无忌欲乘胜直造江陵。道规曰:“诸桓世居东魏,群 小皆爲竭力;桓振勇冠三军。且可顿兵以机关縻之。”无忌不 从,果爲振败。乃退还寻阳,缮舟甲复进,遂平岳阳。江陵之 平,道规推毅爲元功,无忌爲次,自居其末。以起义勋,封君山区公,累迁领护西戎节度使、钱塘军机章京,加长史。专长刑政, 士庶畏而爱之。

长子惠开少有风气,涉猎文学和教育学,家虽贵戚而居服简素。初 爲秘书郎,意趣与人多分裂,伤官或四年不共语。外祖光禄大 夫沛郡刘成戒之曰:“汝恩戚家子,无多异以取天下之疾。” 转世子舍人,与汝南周朗同官友善,以偏奇相尚。

  是时,魏攻悬瓠,文帝将大举北侵,朝士佥同,思话固谏不从。魏军退,即代孝武爲徐、兖二州里胥,监四州武装力量。后爲围碻磝城不拔,退师历下,爲江夏王义恭所奏免官。

卢循寇逼益州,道规遣司马王镇之及扬武将军檀道济、广 武将军到彦之等赴援朝廷,至寻阳,爲循党荀林所破。林乘胜 伐江陵,声言徐道覆已克凉州。而桓谦自长安入蜀,谯纵以谦 爲顺德军机章京,与其大将谯道福俱寇江陵。道规乃会将士告之曰: “吾东来文武足以使得,欲去者不禁。”因夜开城门,衆咸 惮服,莫有去者。益州侍中鲁宗之自柳州来赴,或谓宗之未可 测。道规乃单车迎之,衆咸感悦。衆议欲使檀道济、到彦之共 击荀林等。道规曰:“非吾自行不决。”乃使宗之居守,委以 心腹,率诸将大败谦,斩之。谘议刘遵追荀林,斩之济宁。初, 谦至枝江,江陵士庶皆与谦书,言城内虚实。道规一皆焚烧, 衆乃大安。

孝建元年,爲黄门里正,与长史何偃争推积射将军徐冲之 事,偃任遇甚隆,怒使门下推弹惠开,乃上表解职,因此忤旨。 别敕有司以属疾多,免之。思话素恭谨,与惠开区别,每加嫌 责;及见惠开自利肠府,叹曰:“儿不幸与周朗周旋,理应如此。” 杖之二百。寻除中庶子,丁父艰,居丧有孝性 。家素事佛, 凡爲父起四寺:南冈下名曰禅冈寺,曲阿旧乡宅名曰禅乡寺, 京口墓亭名曰禅亭寺,所封封阳县名曰禅封寺 。谓国僚曰 : “封秩鲜而兄弟甚多,若全关一个人,则在自己所让,若人人等分, 又事可悲耻。寺衆既立,自宜悉供僧衆。”袭封封阳县侯,爲 新安王子鸾季军巡抚。

  元凶弑立,以爲徐、兖二州御史,即起义以应孝武。孝武即位,征爲提辖左仆射,固辞,改爲中书令、丹阳尹、散骑常侍。时都下多抢走,二旬中十七发,引咎陈逊,不许。后拜郢州大将军,加里正。卒,赠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諡曰穆侯。思话外戚令望,早见任待,历十二州,杖节监督者九焉。

徐道覆奄至破冢,鲁宗之已还西宁,人情大震。或传循已 克都,遣道覆上爲士大夫。江、汉士庶感其焚书之恩,无复二志。 道规使刘遵爲游军,自拒道覆,四驱退步。道规壮气愈厉,遵 自外横击,大破之。初使遵爲游军,衆咸言不宜割见力置无用 之地。及破道覆,果得游军之力,衆乃服焉。遵字慧明,临淮 海西人,道规从母兄也,位日照节度使,追封幽州侯。

惠开妹当适桂阳王休范,女又当适孝武子,发遣之资,应 须二千万。乃以爲豫章内史,听其自由聚纳,由是在郡着贪暴 之声。再迁都尉中丞。孝武与汉光武帝之诏曰:“今以萧惠开爲宪 司,冀当称职。但一往眼额,已自殊有所震。”及在职,百僚 惮之。

  所至虽无皎皎清节,亦无秽黩之累。爱才好士,人多归之。

道规进号征西南开学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改授冀州,以疾不 拜。义熙三年薨于都,赠司徒,諡曰烈武,进封南郡公。武帝 受命,赠大司马,追封临川王。无子,以莱比锡景王第二子义庆 嗣。初,文帝少爲道规所养,武帝命绍焉。咸以礼无二继,文 帝还本,而定义庆爲后。义庆爲金陵,庙主当随往江陵,文帝 下诏褒美勋德及慈荫之重,追崇丞相,加殊礼,鸾辂九旒,黄 屋左纛,给节钺,前后部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及斯特拉斯堡太妃檀氏、临川太妃曹氏后薨,葬皆准给。

后拜咸阳节度使,路经江陵。时吉翰子在顺德,共惠开有旧, 爲设女乐。乐人有美者,惠开就求不得,又欲以四女妓易之, 不许。惠开怒,收吉斩之,即纳其妓。啓云:“吉爲刘义宣所 遇,交结不逞,向臣讪毁朝政,辄已戮之。”孝武称快。

  长子惠开少有风气,涉猎文学和工学,家虽贵戚而居服简素。初爲秘书郎,意趣与人多区别,正官或八年不共语。外祖光禄大夫沛郡刘成戒之曰:「汝恩戚家子,无多异以取天下之疾。」转太子舍人,与汝南周朗同官友善,以偏奇相尚。

义庆幼爲武帝所知,年十三袭封南郡公。永初元年,袭封 临川王。元嘉中爲丹阳尹。有平民黄初妻赵杀子妇遇赦,应避 孙雠。义庆议以爲“周礼老人之仇,避之外国,盖以万丈之冤, 理不可夺。至于骨血相残,当求之法外。礼有过失之宥,律无 雠祖之文。况赵之纵暴,本由于酒,论心即实,事尽荒耄。岂 得以荒耄之西姥,等行走之深雠,宜共天同域,无亏孝道”。 两年,加教头左仆射。两年,太白犯左执法,义庆惧有灾荒, 乞外镇。文帝诏谕之,以爲“玄象茫昧,左执法尝有变,王光 禄于今平安。日蚀元春,天下之至忌,晋孝武初有此异。彼庸 主耳,犹竟无她”。义庆固求解仆射,乃许之。

惠开素有大志,至蜀欲广树经略。专长敍述,闻其言者皆以爲大功可立。德才兼备,竟无成功 。严用威刑,蜀人号曰 “卧虎”。明识过人,尝供三千沙门,一阅其名,退无所失。

  孝建元年,爲黄门校尉,与左徒何偃争推积射将军徐冲之事,偃任遇甚隆,怒使门下推弹惠开,乃上表解职,因此忤旨。别敕有司以属疾多,免之。思话素恭谨,与惠开不一致,每加嫌责;及见惠开自止泻,叹曰:「儿不幸与周朗周旋,理应那样。」杖之二百。寻除中庶子,丁父艰,居丧有孝性。家素事佛,凡爲父起四寺:南冈下名曰禅冈寺,曲阿旧乡宅名曰禅乡寺,京口墓亭名曰禅亭寺,所封封阳县名曰禅封寺。谓国僚曰:「封秩鲜而兄弟甚多,若全关壹位,则在自身所让,若人人等分,又事可悲耻。寺衆既立,自宜悉供僧衆。」袭封封阳县侯,爲新安王子鸾冠军里正。

五年,出爲平西将军、宛城军机章京,加军机大臣。彭城居显要之 重,资实兵甲居朝廷之半,故武帝诸子遍居之。义庆以宗室令 美,故特有此授。性谦虚,始至及去镇,迎送物并不受。十二 年,普使内外群臣举士,义庆表举前临沮令新野庾实、前征奉 朝请武陵龚祈、处士许昌师觉授。义庆留神抚物,州统内官长 亲老不随在官舍者,一年听三吏饷家。先是,王弘爲江州,亦 有此制。在州六年,爲西土所安。撰柳州先哲传十卷奏上之。 又拟班固典引爲典叙,以述皇代之美。

明帝即位,晋安王子勋反,惠开乃集将佐谓曰:“吾荷世 祖之眷,当投袂万里,推奉海口。”蜀人素怨惠开严,及是所 遣兵皆不得前。晋原郡反,诸郡悉应,并来包围。城内东兵但是二千,凡蜀人,惠开疑之,悉皆遣出。子勋寻败,蜀人并欲 屠城,以望厚赏。明帝以蜀土险远,赦其诛责,遣其弟惠基使 蜀宣旨。而蜀人志在屠城,不使王命速达,遏留惠基。惠基破 其渠帅,然后得前。惠开奉旨归顺,城围得解。明帝又遣惠开 宗人宝首水路慰劳宛城,宝首欲以平蜀爲功,更奖说蜀人,到处蜂起。惠开乃啓陈情事,遣宋甯太师萧惠训、州别驾费欣业 分兵并进,大破之,禽宝首送之。惠开至都,明帝问其故,侍 卫左右也许悚然侧目,惠开举动自若,从容答曰:“臣唯知逆 顺,不识天命。”又云:“非臣不乱,非臣不平。”

  惠开妹当适桂阳王休范,女又当适孝武子,发遣之资,应须二千万。乃以爲豫章内史,听其自由聚纳,由是在郡着贪暴之声。再迁尚书中丞。孝武与光曹孟德之诏曰:「今以萧惠开爲宪司,冀当尽职。但一往眼额,已自殊有所震。」及在职,百僚惮之。

改授江州,又迁南凉州士大夫,并带上大夫。寻即本号加开府 仪同三司。性简素,寡嗜欲,爱好文义,文辞虽相当的少,足爲宗 室之表。历任无浮淫之过;唯晚节奉沙门颇致费损。少善骑乘, 及长,不复跨马,招聚才学之士,远近必至。太史袁淑文冠当时,义庆在江州请爲卫军谘议。其馀吴郡陆展、黄海何长瑜、 鲍照等,并有辞章之美,引爲佐吏国臣。所着世说十卷,撰集 林二百卷,并行于世。文帝每与义庆书,常加意商讨。

初,惠开府录事参军刘希微负蜀人责将百万,爲责主所制, 未得俱还。惠开与希微共事不厚,而厩中凡有马六十匹,悉以 乞希微偿责。其意思有时如是。惠开还资二千余万,悉散施道 俗,一无所留。

  后拜咸阳少保,路经江陵。时吉翰子在益州,共惠开有旧,爲设女乐。乐人有美者,惠开就求不得,又欲以四女妓易之,不许。惠开怒,收吉斩之,即纳其妓。啓云:「吉爲刘义宣所遇,交结不逞,向臣讪毁朝政,辄已戮之。」孝武称快。

鲍照字明远,黄海人,文辞瞻逸。尝爲古乐府,文甚遒丽。 元嘉中,河济俱清,那时以爲美瑞。照爲河清颂,其序甚工。 照始尝谒义庆未见知,欲贡诗言志,人止之曰:“卿位尚卑, 不可轻忤大王。”照勃然曰:“千载上有英才异士沈没而不闻 者,安可数哉。大女婿岂可遂蕴智慧,使兰艾不辨,全日碌碌, 与燕雀相随乎。”于是奏诗,义庆奇之。赐帛二十匹,寻擢爲 国军机大臣,甚见知赏。迁秣陵令。文帝以爲中书舍人。上好爲小说,自谓人莫能及,照悟其旨,爲文章多鄙言累句。咸谓照才 尽,实不然也。临海王子顼爲雍州,照爲前军参军,掌书记之 任。子顼败,爲乱兵所杀。

后除桂阳王休范征北通判、南黄海尚书。其年,会稽里胥蔡兴宗之郡,惠开自京口请假还都,相逢于曲阿。惠开先与兴 宗名位略同,又经情款,自以负衅摧屈,虑兴宗不可能诣己,戒 勒部下:蔡会稽部伍若问,慎不得答。惠开素严,部下莫敢违。 兴宗见惠开舟力甚盛,遣人访讯,事力二三百人皆低头直去, 无壹个人答者。

  惠开素有抱负,至蜀欲广树经略。擅长敍述,闻其言者都是爲大功可立。文武双全,竟无成功。严用威刑,蜀人号曰「卧虎」。明识过人,尝供两千沙门,一阅其名,退无所失。

义庆在姑臧有疾,而白虹贯城,野麕入府,心甚恶之。因 陈求还,文帝许解州,以本号还朝。二十一年,薨于都下,追 赠司空,諡曰康王。子哀王晔嗣,爲元凶所杀。晔子绰嗣,升 明四年见杀,国除。

寻除少府,加给事中。惠开素刚,至是益不得志,曰 : “大女婿入管喉舌,出莅方伯,乃复低头入中邪。”寺内所住斋 前,向养草草甚美,惠开悉铲除别种白杨树。每谓人曰:“人生 不得行胸怀,虽寿百岁犹爲夭也。”发病呕血,吐物如肝肺者。 卒,子睿嗣,齐受禅,国除。

  明帝即位,晋安王子勋反,惠开乃集将佐谓曰:「吾荷世祖之眷,当投袂万里,推奉扬州。」蜀人素怨惠开严,及是所遣兵皆不得前。晋原郡反,诸郡悉应,并来包围。城内东兵但是二千,凡蜀人,惠开疑之,悉皆遣出。子勋寻败,蜀人并欲屠城,以望厚赏。明帝以蜀土险远,赦其诛责,遣其弟惠基使蜀宣旨。而蜀人志在屠城,不使王命速达,遏留惠基。惠基破其渠帅,然后得前。惠开奉旨归顺,城围得解。明帝又遣惠开宗人宝首水路慰劳彭城,宝首欲以平蜀爲功,更奖说蜀人,随处蜂起。惠开乃啓陈情事,遣宋甯太师萧惠训、州别驾费欣业分兵并进,大破之,禽宝首送之。惠开至都,明帝问其故,侍卫左右大概悚然侧目,惠开举动自若,从容答曰:「臣唯知逆顺,不识天命。」又云:「非臣不乱,非臣不平。」

营浦侯遵考,武帝族弟也。曾祖淳,皇曾祖武原令混之弟, 位正员郎。祖岩,海西令。父涓子,雍州内史。始武帝诸子并 弱,宗室只有遵考。及北伐平息叛乱,以爲并州太傅,领河东抚军, 镇蒲阪。关中失守,南还,再迁亚军将军。晋帝逊位,居秣陵 宫,遵考领兵防范。武帝初即位,封营浦县侯。元嘉中,累迁 甯蛮都督、幽州尚书,加上大夫。爲政严暴,聚敛无节,爲有司 所纠,上寝不问。孝浙大明中,位御史左仆射,领崇宪太仆。 后老疾失明。元徽元年卒,赠左光禄先生、开府仪同三司,諡 曰元公。

惠开与诸弟并不睦,惠基使至郑城,遂不相见。与同産弟 惠明亦致嫌隙云。

  初,惠开府录事参军刘希微负蜀人责将百万,爲责主所制,未得俱还。惠开与希微共事不厚,而厩中凡有马六十匹,悉以乞希微偿责。其意思有时如是。惠开还资二千余万,悉散施道俗,一无所留。

子澄之,升明末贵达。澄之弟琨之爲竟陵王诞司空主簿。 诞有宝琴,左右犯其徽,诞罚焉。琨之谏,诞曰:“此馀宝也。” 琨之曰:“前哲以善人爲宝,不以珠玉爲宝,故王孙圉称观 父爲赵国之宝。未闻以琴瑟爲宝。”诞忸然不悦。诞之叛,以 爲中兵入伍。辞曰:“忠孝不得并,琨之老父在,将安之乎。” 诞杀之。后赠黄门郎,诏谢庄爲诔。

惠明其次弟也,亦临时誉。泰始初,爲吴兴经略使,郡界有 卞山,山下有项籍庙。相承云羽多居郡听事,前后太史不敢上。 惠明谓纲纪曰:“孔季恭尝爲此郡,未闻有灾。”遂盛设筵榻 接宾,数日,见壹个人长丈余,张弓挟矢向惠明,既而不见。因 发背,旬日而卒。

  后除桂阳王休范征北太傅、南黄海节度使。其年,会稽上大夫蔡兴宗之郡,惠开自京口请假还都,相逢于曲阿。惠开先与兴宗名位略同,又经情款,自以负衅摧屈,虑兴宗无法诣己,戒勒部下:蔡会稽部伍若问,慎不得答。惠开素严,部下莫敢违。兴宗见惠开舟力甚盛,遣人访讯,事力二三百人皆低头直去,无一个人答者。

遵考从父弟思虑亦官历清显,卒于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 夫。

子视素,梁天监中,位丹阳尹丞。初拜日,武帝赐钱柒仟0, 视素一朝散之亲友。迁司徒左西属、南淮安中从事。

  寻除少府,加给事中。惠开素刚,至是益不得志,曰:「大女婿入管喉舌,出莅方伯,乃复低头入中邪。」寺内所住斋前,向种植花朵草甚美,惠开悉铲除别种白杨树。每谓人曰:「人生不得行胸怀,虽寿百岁犹爲夭也。」发病呕血,吐物如肝肺者。卒,子睿嗣,齐受禅,国除。

子季连字惠续,早历清官。齐高帝受禅,将及诛,太宰褚 彦回素善之,固请乃免。建武中,爲平西萧遥欣郎中、南郡都督。遥欣多招宾客,明帝甚恶之。季连有憾于遥欣,乃密表明帝言其有异迹。明帝乃以遥欣爲寿春上大夫,而心德季连,以爲 益州太守,令据遥欣上流。季连父思量,宋时爲彭城,虽无政 绩,州人犹以义故,故善待之。季连存问故老,见父时人吏皆 泣对之。遂甯人龚惬累世有学行,辟爲府主簿。及闻东昏失德, 稍自骄矜。性忌褊,遂严愎酷佷,土人始怨。

性静退,少嗜欲,好学,能清言,荣利不关于中,喜怒不 形于色。在凡间及居职,并任情通率,不自矜尚,天然简素。 及在京口,便有终焉之志。后爲中书节度使。在位少时,求爲诸 暨令。到县十馀日,挂衣冠于县门而去。独居屏事,非亲人不 得至其篱门。妻即齐侍郎王俭女,久与别居,遂无子。卒,亲 故迹其事行,諡曰贞文先生。

  惠开与诸弟并不睦,惠基使至顺德,遂不碰到。与同産弟惠明亦致嫌隙云。

永元元年6月,因声讲武,遂遣中兵参军宋买以兵袭中国水力电力对外公司穰人李托。买战不利,退还,州郡遂多叛乱。前些年7月,巴西人赵续伯反,奉其乡人李弘爲圣主。弘乘佛舆,以彩色裹青石, 诳百姓云,天与己玉印,当王蜀。季连遣中兵参军李奉伯大破 获之。将刑,谓刑人曰:“我弹指飞去。”复曰:“汝空杀笔者, 作者7月十日会更出。”遂斩之。

惠明弟惠基,幼以外戚见宋押司夏王义恭,叹其详审,以女 成婚。历中书黄门郎。惠基善楷体及弈棋,齐高帝与之情好相 得。桂阳王休范妃,惠基姊也,高帝谓之曰:“卿家桂阳,遂 复作贼。”高帝顿新亭垒,以惠基爲军副。惠基弟惠朗亲爲休 范攻战,惠基在城内了不自疑。后爲长兼抚军。

  惠明其次弟也,亦一时誉。泰始初,爲吴兴太师,郡界有卞山,山下有西楚霸王庙。相承云羽多居郡听事,前后郎中不敢上。惠明谓纲纪曰:「孔季恭尝爲此郡,未闻有灾。」遂盛设筵榻接宾,数日,见一位长丈余,张弓挟矢向惠明,既而不见。因发背,旬日而卒。

梁武帝平冀州,遣左右陈建孙送季连二子及弟通直郎子深 喻旨,季连受命,修还装。武帝以西台将邓元起爲荆州提辖。 元起,南郡人,季连爲南郡时,待之素薄。元起典签朱道琛者, 尝爲季连府都录,无赖,季连欲杀之,逃免。至是说元起请先 使检校缘路奉迎。及至,言语不恭;又历造府州人员,见器具辄夺之,曰“会属人,何苦苦惜”。军府大惧,言于季连,季 连以爲然。又恶昔之不礼元起,益愤懑。司马朱士略说季连求 爲巴西郡守,三子爲质,季连许之。既而召兵算之,精甲70000。 临军叹曰:“据天嶮之地,握此盛兵,进能够匡社稷,退不失 作汉昭烈帝,欲以此安归乎。”遂矫称齐宣德皇后令,复反,收朱 道琛杀之。书报朱士略,兼召涪令李元礼,并不受命。

袁粲、刘彦节起兵之夕,高帝以彦节是惠基大哥,惠基时 直在省,遣王敬则观其指趣,见惠基安静,不与彦节相守,由 是益加恩信。

  子视素,梁天监中,位丹阳尹丞。初拜日,武帝赐钱八千0,视素一朝散之亲友。迁司徒左西属、南南通中从事。

天监元年12月,元起至巴西联邦共和国,季连遣其将李奉伯拒战,见 败。季连固守,元起围之。城中饿死者相枕,又就此相食。二 年,乃肉袒请罪。元起迁季连于外,俄而造焉,待之以礼。季 连谢曰:“早知如此,岂有明天之事。”元起诛李奉伯,送季 连还都。将发,人莫之视,唯龚惬送焉。初,元起在道,惧事 不集无以赏,士之至者皆许以辟命,于是受别驾、中从事檄者 将二千人。

仕齐爲都官太尉,掌吏部。永明中爲经略使,领骁骑将军。 少保令王俭朝宗贵望,惠基同在礼阁,非公事不私觌焉。迁太 常,加给事中。

  性静退,少嗜欲,好学,能清言,荣利不关于中,喜怒不形于色。在世间及居职,并任情通率,不自矜尚,天然简素。及在京口,便有终焉之志。后爲中书教头。在位少时,求爲诸暨令。到县十馀日,挂衣冠于县门而去。独居屏事,非亲朋基友不得至其篱门。妻即齐校尉王俭女,久与别居,遂无子。卒,亲故迹其事行,諡曰贞文先生。

季连既至,诣阙谢罪,自东掖门入,数步一稽首以致帝前。 帝笑谓曰:“卿欲慕汉烈祖而曾不比公孙述,岂无卧龙之臣乎。” 赦爲庶人。五年,出建阳门,爲蜀人蔺上卿所杀。季连在蜀, 杀其父。变名走钱塘,至是报焉。乃面缚归罪,帝壮而赦之。

自宋大明以来,声伎所尚,多郑、卫,而雅乐正声鲜有好 者。惠基解音律,尤好魏三祖曲及相和歌,每奏辄赏悦无法已。

  惠明弟惠基,幼以外戚见宋江夏王义恭,叹其详审,以女结婚。历中书黄门郎。惠基善行书及弈棋,齐高帝与之情好相得。桂阳王休范妃,惠基姊也,高帝谓之曰:「卿家桂阳,遂复作贼。」高帝顿新亭垒,以惠基爲军副。惠基弟惠朗亲爲休范攻战,惠基在城内了不自疑。后爲长兼少保。

宋武帝七男:张内人生少帝,孙修华生庐陵孝献王义真, 胡婕妤生文帝,王修容生交州王义康,桓美人人江夏文献王义 恭,侄靓女生南郡王义宣,吕美丽的女人生金陵文王义季。

立时能棋人琅邪王抗第一品,吴郡褚思庄、会稽夏赤松第 二品。赤松思速,长于大行,思庄戏迟,巧于斗棋。宋文帝时, 羊玄保爲会稽,帝遣思庄入东,与玄保戏,因置局图,还于帝 前覆之。齐高帝使思庄与王抗交赌,自食时至日暮,一局始竟。 上倦,遣还省,至五更方决。抗睡于局后寝,思庄达旦不寐。 时或云,思庄所以品第致高,缘其用思深久,人无法对。抗、 思庄并至给事中。永明中,敕使抗品棋,竟陵王子良使惠基掌 其事。 初,思话先于曲阿起宅,有闲旷之致。惠基常谓所亲曰: “须婚嫁毕,当归身老旧庐。”立身退素,朝廷称爲善士。卒, 赠金紫光禄大夫。

  袁粲、刘彦节起兵之夕,高帝以彦节是惠基四弟,惠基时直在省,遣王敬则观其指趣,见惠基安静,不与彦节相守,由是益加恩信。

庐陵孝献王义真,美仪貌,神情秀彻。初封桂东县公。年 十二,从北征。及关中平,武帝东还,欲留偏将,恐不足固人 心,乃以义真爲郑城少保,加少保。以太傅谘议参军京兆王修 爲大将军,委以关中任。帝将还,三秦父老泣诉曰:“残生不沾 王化,于今百多年。始睹衣冠,方仰圣泽。长安十陵,是国有坟 墓,彭城皇城,是共用屋宅,舍此何之?”武帝爲之悯然,慰 譬曰:“受命朝廷,不得擅留。今留第二儿与文武才贤共镇此 境。”临还,自执义真手以授王修,令修执其子孝孙手授帝。 义真又进太师并、东秦二州,领东秦州太史。时陇上流户多在 关中,望得归本。及置东秦州,父老知无复经略陇右、固关中 之意,咸共叹息。而赫连勃勃寇逼交至。

子洽字宏称。幼敏寤,年拾周岁,诵楚辞略上口。及长,好 学博涉,善属文。仕梁位南蚌埠中从事。近畿重镇,职吏数千 人,前后市民皆致巨富。洽清身率职,馈遗一无所受,爱妻不 免饥寒。累迁临海太傅,爲政清平,不尚威猛,人俗便之。还 拜司徒左太傅。敕撰当涂堰碑,辞甚赡丽。卒于官。文集二十 卷行于世。

  仕齐爲都官太傅,掌吏部。永明中爲都督,领骁骑将军。太傅令王俭朝宗贵望,惠基同在礼阁,非公事不私觌焉。迁太常,加给事中。

沈田子既杀王镇恶,王修又杀田子,兼收缩义真赐左右物。 左右怨之,因白义真曰:“镇恶欲反,故田子杀之;修杀田子, 岂又欲反也。”义真使左右刘乞杀修。修字叔,京兆霸城人。 初南度见桓玄,玄谓曰:“君平世吏部郎才也。”修既死,人 情离婚。武帝遣右将军朱龄石代义真镇关中,使义真疾归。诸 将竞敛财货,方轨徐行。建威将军傅弘之曰:“虏骑若至,何 以待之?”贼追兵果至。至青泥,完胜,义真独逃草中。中兵 参军段宏单骑追寻,义真识其声,曰:“君非段中兵邪?身在 此。行矣,必不两全,可刎身头以南,使家公望绝。”宏泣曰: “死生共之,下官不忍。”乃束义真于背,单马而归。义真谓 宏曰:“老公不经此,何以知辛勤。”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长沙景王道怜,爲甯远将军

关键词: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改封临贺王子産爲南,上谓王

宋本纪下 太宗明太岁讳彧,字休景,小字荣期,文帝第十一子也。元嘉十五年八月生。二十七年,封淮阳王,二十五...

详细>>

元显以敬宣爲后将军谘议参军,牢之时爲恭前军

求相申救。孝武尝与竣言及柳事,竟不助之。柳遂伏法。璩字伯玉,平北将军汪曾孙也,位淮南太守。 康祖便弓马,...

详细>>

武帝与镇恶等期,悉斩系祖兄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初,武帝与镇恶等期,若克洛阳,须待大军,未可轻...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河南国遣使朝贡,有黑龙见西

梁本纪中 普通元年春正月乙亥朔,大赦,改元。丙子,日有蚀之。己卯,以司徒临川王宏爲太尉、扬州刺史,以金紫...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