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便打开袋子闻了闻,文君当垆卖酒

日期:2020-02-06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在镇子里,都知道乡镇中学贾老师号称“贾夫子”,以至于人们都不知道他的大名,这“夫子”的外号,并非由于他好拽文“之乎者也”,而是他一贯的不修边幅、散懒自在,像古代避世山野的隐士。由于他始终和大家保持着一段距离,便增加了一种神秘感,这外号可以说是对他尊敬的褒义,也许含有一丝贬义。有些人饭后聊天胡诌,说贾夫子别看胡子拉渣、其貌不扬,其实年轻时候拜过师傅、进过山门,修得文武双全、是混过大场面的人物。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自不待言,就连周公解梦、麻衣相术都略知一二,偶尔和乡民在一起聊天,可以说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谁有不解的问题,他都可以轻而易举地给予解答,但是他生性怪癖,往往在大家谈兴正浓、聊得意犹未尽时,他却借故退出,犹如古代的功臣,在大业告成之际,急流勇退一般,让大家未能尽兴,故而对他的评介是:虽然有些本事,但是不会来事儿、不够意思。
  在学校教书,他虽然文凭不硬帮,仅仅是高中毕业,但教学质量不一般,在这县城里小有名气,每到统考排名,他教的课程都名列前茅。他许多学生早就鱼跃龙门,高考金榜题名,大学毕业,飞黄腾达,县里乡里许多长子辈公务员都是他的学生。每有难事儿,求到有司,无不迎刃而解,这也就是当老师的好处,学生们主动帮忙,哪里有办不成的事儿?但是贾夫子很明白人情世故,学生帮自己,是人家的情义,自己绝不可以摆老师的谱,乱用别人。一些了解底细的乡亲,想办事儿不直接求人,转到贾夫子门下,意图省点事儿,那贾夫子自己不到为难处,轻易都不找熟人,尤其自己的学生,人家帮你,就是知道感恩,岂能不知好歹,一味使唤别人。对于求自己托学生办事儿的,他一概挡驾——但是话要说明白:人家学生在外边做事,也不容易,如今当了领导,影响更是重要。咱当老师的,不能老着脸皮、凭着这茬子关系,左右人家的公事,所以,你的事情直接找他最好,该咋办咋办,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爱莫能助。这话说到了明处,自然是没法强求的事儿,来人只好退下,否则,事情办不成,反而得罪人,两面不讨好。
  一天饭后,帮老婆干家务,去一趟菜市场买菜,转来转去,东看西瞅,忽然听见一声“贾老师!”谁在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上届毕业学生胡正。只见他兜了一件白围裙,头戴雪白小圆帽儿,笑嘻嘻地从肉案后面招呼他。贾夫子问:“你是给别人帮忙,还是......”没等他话音落,胡正赶忙说:“老师,我不打算升学了,今后就自谋职业、卖肉啦!”他拍拍案子上的肉,“老师,来点儿?”“咦,挺好啊,早就打过招呼,做好升学就业两种准备,这就开张啦!”贾夫子仍旧学校里的调调,随即说道:“好好,给我来两斤!”
  “老师,这肉挺不错的,我还经过短期培训呐......”学生胡正一边和老师搭讪,一边展示手头的功夫,麻溜儿的,一刀下来,干净利落,不宽不窄、有肥有瘦一条肉,往称盘子上一扔。“老师,二斤整,够不?”
  “行,刚好。你这还是一刀准,手上功夫不错嘛!”
  “谢老师照顾我的生意!”胡正一边点钱一边说。贾夫子收好了猪肉,心中称赞:“不错不错,我的学生融入社会蛮快,做生意还蛮有礼貌呢。”
  他转身去买蔬菜,买够了几样菜后正想离开,突然看见市场一角新立了一块牌子——“复秤台,放心称”,原来工商管理员为了防止小贩在秤上做手脚,在这里安放了一台校好的标准秤盘。贾夫子想起了学生胡正的一刀准,便打算上秤试称一下,打开塑料袋,发现眼看着一刀下来的肉,怎么变成两部分,多了一砣二两多的肉,怎么看也不是一块肉上的货,是一块肥肥的肚攮子。
  哈,怪不得那学生手脚麻利,居然给当面使出了“障眼法”,在称肉时顺便裹挟了一块搭头儿。好啊,你这当学生的有本领,居然搞鬼,跟老师过招!好啊,咱们来较量一番,好叫你看看老师的手段。
  首先,贾夫子把那块搭头儿撂在一边,直接拎着那一条肉去找胡正,到了跟前他假装糊塗:“小胡啊,你的称怎么不够啊?”
  “不够?”胡正盯着贾老师手上的肉愣了一下。“不,不会吧。你是不是......”
  没等他说完,贾夫子就去堵他的嘴:“当时,我还夸你是一刀准呢,看来,火候还欠点儿,是不是?”这“一刀准”三字,打中他的要害,等于告诉他,你这肉可是一刀片下来的。
  这工夫,胡正也许认为,老师不定把一块肉搭头儿丢在哪里了,但这话他实在说不出口。只好认栽,乖乖地在上好刀口切下一块好肉,给老师补够了秤,贾夫子放好了肉,笑嘻嘻地同胡正告别,心里乐滋滋的胜利而归。
  经过复秤台时,看见那块肉搭头儿还放在原处,他心想,干脆,我还你个明白,物归原处。这贾夫子用了一招儿“苏秦背剑”,头一低、将那块肉搭头儿从背后朝前一甩,扔回了他的肉案子。只是他平时疏于演练,手头便有了些差池,力道不够、那块肉搭头儿将及肉案时,嗒然落地。
  胡正此时正忙于剔肉,全然不觉。
  哪成想,此举惊动了肉案旁一位江湖上有名的巾帼大侠,此时听得有暗器从后面飞来,却佯作不知、表现的深藏不漏,脚下莲步轻移,使出“太乙密踪”闪避之术,待那块肉搭头落下时,她早已全身避过,端的不改容色。
  此时贾夫子的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原来在他一低头之际,来到肉案旁的女侠不是别个,正是他的顶头上司——乡镇中学的校长大人。幸好自己准头有误,趁她未及回头窥探,贾夫子弯腰、急急如律令——地遁逃跑。
  那校长大人平生仔细,此时看见诺大一块肉掉在地上,于心不忍。在把钱交付后,接过肉来时,假作失手,将塑料袋掉在地上,只一霎间,那块落地暗器——贾夫子抛来的肉搭头儿,已被她不动声色收于囊中。
  ......

昨天去清真寺下面买肉。从外面刚走肉铺里,真有些受不了浓郁的膻腥味,但不过片刻也就习惯。铺子两边的案子上分排着大堆的牛羊肉,案边各站着一个女子,右边的那位运刀如飞,片时就将手中的一块整肉有序地分成待穿签条的均匀小块。左边的女子正打发一位顾客,按着人家要求,从肉案上选抓起一块肉,麻利地割出所需份量,扔到秤上,居然相差无几。称过秤,她又手执尖刀随意地在肉上划了几下,随即将四五块肉装进袋中递了出去。我每次做饭切肉时都得用些力气,看她如此轻松地化大为小,有些羡慕她的刀利。但若把自家菜刀也磨的那么锋利,也是不敢,怕一个不小心,就割破了手,还是宁可钝刀孥力为继的好。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说不清就不说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了?一般来说,躲是对的。但二般的情况也难免不碰上。

今天午饭做了香菜炒羊肉,忽然想起肉铺的情景,又想起卓文君当垆酤酒的旧话。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文君趁夜私奔相如,二人为生计,辗转回临邛开酒铺,相如穿犊鼻裤亲洗涤器,文君当垆卖酒。这桥段遂成才子佳人的风雅传奇。只是酒铺开在文君娘家对面,很难让人相信司马相如心里没有别打过别的算盘。以他后来欲纳茂陵女子为妾这事,足证才子未必没有另一副肝肠。不过,卓王孙毕竟心疼女儿,且也嫌女儿抛头露面地丢脸,终于接纳了这桩亲事。在皆大欢喜的结局里面再反观文君当垆,出于富贵、安于贫贱、忠于爱情,才子佳人这段艰难事似乎更显得风致起来。

话说慕容我有天上市场买菜,悠哉游哉一通乱逛,停在了肉铺前。小城卖肉颇有古风,前一天宰杀的肉猪,天刚蒙蒙亮就被屠户用车载到市场。肉铺只有小小的案板和砧板,最吸引人的是两根立柱上搭一个横梁,橫梁上或密或疏地挂着铁钩。屠户先将整扇的猪肉挂到铁钩上,再观场分割成前腿后腿肋条,分挂在其它铁钩上。铁钩黑亮,肉皮白白,瘦肉淡红。在一排肉摊前穿梭挑拣,仿佛置身商纣王的肉林。露天市场,敞快。但天晴下雨的,店家最高兴的事就是当天的肉十点左右就卖完了。

琴棋书画诗酒花,是文人风流儒雅真性情的佐具,倘若文君卖的不是酒而是肉,当垆这事情,还会这么有味道么?

家里人口不多,我问好了价,挑了一块里脊肉,两斤左右,交钱,走人。

慕容平日也是买菜的。那天提着袋子往回走,下意识地就会想到那块里脊肉,肉的颜色似乎不对。这么一个想法明确了,慕容便打开袋子闻了闻。只闻了一下,一股馊味扑鼻而来。

上当了,不是新鲜肉。当时慕容两个想法,一个是扔了认栽,一个是找卖家退货。走出还不到一百米,又在家门口的市场,就这么扔了,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慕容我气鼓鼓来到肉铺,把袋子往肉案上一扔,质问道:"你们咋回事,肉变质了还拿来卖?″

卖家真是老卖家呀,根本没顺着慕容的话讲。"肉咋了?你自己挑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慕容便打开袋子闻了闻,文君当垆卖酒

关键词: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东夷百姓

十分久相当久早前,塞外南充赤野千里,满目萧疏,不牧之地,意气风发派原始蛮荒的情景。 巍巍挺拔的七峰山下,...

详细>>

她致力于学校幸福文化的建设,就有一所好学校

新的学期将要开学,村办小学李校长望着坑洼不平的球馆,支离破碎的体育场合四壁,前仰后合的课桌椅,为维修经...

详细>>

我叫他在电话里直说,我市正在举行‘红色君子

那天下午,笔者刚上完最后生机勃勃节课,腋下夹着课本,拍打着身上的粉笔灰,跨进办公室,忽听陈校长在叫:“...

详细>>

  彩花顺着张老汉的手势,张老汉笑着

常言讲:运气来,推不开。早晨起来一开门,两眼惺忪,哈欠连天的张老汉差点笑掉了下巴。一只黑黝黝、白晃晃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