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堰古镇不但旅游离闲散的流财富丰裕,董秀想

日期:2020-02-06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一群光棍汉子紧缩着脖子,双手捂紧了棉袄,还止不住的抖抖索索,他们在看露天电影《天仙配》。当看到七仙女二次拦住董永的去路并说愿意一块打工还债时,他们口中发出了咂咂咂……的赞美声。
   他们回到了生产队牧口房内的土火坑上,各自钻进了自己的被窝。有仰面躺着的,有十几个爬着卷纸烟的,他们津津有味的议论起电影中的七仙女!
   “这样的仙女什么时候也叫咱遇上个呀!”
   “人家董永有福气!”
   “人家生来就是那个命!”
   36岁的春雷连说带唱的开了腔,他学着电影中的夫妻把家还腔调,哼唱:不怨天来──不怨地──娶不上媳妇呀!多一半是怨自己!
   大家喜滋滋地望着他,他不负众望,稍停片刻后,又唱道:“双手日夜不时闲──换取生活在人间!”他唱的错词又走调,大家乐得前翻后仰,哈哈哈……
   春天来了,春雷在自留地里种起了奇缺的药材──藏红花!
   胡闹,胡闹,真是瞎胡闹!咱这穷地方还能长成这玩艺?众人议论纷纷……
   生产队散了,土地使用权转给了各户内,他将分得的5亩地全部种上奇缺的药材。
   他摸爬滚打,数日夜宿在田地里。带着熬红了的眼睛,数次往返安国市药材市场。
   当年秋季,他见人便笑的嘴合不拢了……
   邻村的几个寡妇托人找上门来竞争与他结缘,春雷倒牛了起来!
   他总含含糊糊的说:“属相不合适!”
   媒婆笑眯眯的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年青漂亮的外来妹,不过你得掏5000元!婚后的杂事我可不乱掺合。
   媒婆将外来妹交给了春雷,春雷见了眉笑眼开!喜事未办,外来妹便去向不明了!
   一段时间后,又一媒婆找上门来说:都怪你太那个了……这回,咱给你说个靠得住的。“只要能安心过日子,带个小孩也无所谓!”数日后,媒婆将外来妇春花领到了春雷家,两人情投意全,大半年相安无事。
   一天夜间,春花说:“我很想娘家!”
   “哦──待我们的药材运走后,我陪你娘俩一块去四川娘家看看去!”
   “非多花那一个人的车费干吗!”
   “咱不在乎那百儿八十元的车费!”
   “哪……”春花暗自流泪!
   在夜间奔驰的列车上,春雷迷糊起来了。当他一觉醒来,便不见她娘儿俩的身影了!
   他索性坐到了终点站。下火车倒汽车,东问西跑在一山沟内找到了她的娘家。她的父母早已下世,她多年不回来啦!她的婆婆家是猴家沟的。他又风尘仆仆来到了猴家沟,找到了她婆婆家。他见到了她一条腿的丈夫,和一个辍了学的十二岁孩子,这孩子正准备替他爹上山放羊去。老二被别人家收养了,媳妇带着小三,外出打工去了。已出去二年多了,好长时间无音信了!她丈夫有气无力的说着……
   “你若知道她的下落,请给捎个口信!让她别累坏了身子!”
   春雷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将二千元放到了她丈夫手中说:“这钱是你媳妇找工挣的,是她让我给你们捎回来的。”
   “春雷哥回来啦!嫂子怎么没回来?”一条坑上睡过觉的锁柱问道。春雷只是摇头。
   锁柱他既同情,又无奈!他有点安慰似的向春雷滔滔不绝地讲述着村中的新鲜事!
   外边的人,给我们村起了个新名,叫药材村!最近:媒婆们成了群,弄的村子里经常有哭的,有笑的,街头巷尾每天新闻连篇……
   咱们一条炕上就过伴的十几个哥们,还有地主成分的罗锅、秃子杨春、独眼的国平,都和云南籍的漂亮小妞成了双。
   我才走了几天,就添了这么多故事,春雷苦笑着!
   数日后,春雷接到一封四川来信,信中这样写道:
  春雷哥:
   千谢万谢您的大恩大德!我中途不辞而别,是去看望我那被人收养的孩子……
   我的独腿丈夫已经病逝……
   我愿意和你白头到老……
   意下如何,请回信!
   妹妹 春花
   他来到了自己的土炕旁,蹲下身,双手捧起了一捧土,他抬头凝视着远方!猛然间,他撒下手中的土,快步走回家中。他铺开了信纸,提笔写道:
  春花:
   来信已收到,今寄去药材种子四袋(种),你将它试种到自己的土地上……
   待到秋季收获时,我去接你们。      

  事情过去了半年老实的娘俩也差不多忘了,一日芝堰小镇有名的媒婆突然“造访”泥墙屋,说有一桩天大的好事在等着她们。娘俩这一辈子也没想过天上会丢馅饼,就说:“媒婆大人喂,请你别拿我们穷开心了。”媒婆并不生气,一本正经道:“你娘俩还记得半年前救人的事?”这一说倒还有些眉目,但一个仙女肯到我家-------,不行,不行,这不害死了人家嘛!

在中原大地黄河南岸有个地方叫荥阳,世代居住着一个人丁兴旺的董氏家族,家族中有一支人想避其害趋其利,就遵循着“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的老格言,决定往土地肥沃收成好的理想地方迁移,后来他们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在南临沁水、北依太行地势既高又平的怀县西部这片沃土上安了家。经过几百年的繁衍,这里形成了一个千余人的大村庄,因为村里人大都姓董,因此村名就叫大董。
  时间到了西汉末年,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在大董村村东头官道旁边的一个茅草棚里,打铁炉火正旺,风箱忽嗒忽嗒地扇着,一个身材魁梧个子高大的壮汉,一边观察着火中的犁铧,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他就叫董秀,自幼父母双亡,属龙的,二十四岁了,因为没有老人打理,家境也不富裕,至今尚未婚配,独自一人度日。
  南街上的媒婆李快嘴一阵风似地走进了大棚里,对董秀说;“你不是想寻个媳妇吗?我给你找来了。”董秀问:“多大了?”媒婆答:“属龙的。”董秀问:“一般大?”媒婆笑道:“属龙的嘛!”董秀说:“那就定下吧,只要人家愿意跟,咱不会嫌人家的。”媒婆说:“男子汉大丈夫,说一句算一句,你可不能坐软坡!”董秀正儿八经地说:“决不反悔!李婶,那我该咋谢你?”媒婆说:“也不要咋谢,送给我一套犁铧就行了。”媒婆说着就将一套犁铧拿到了手中,然后对外边喊道:“快进来吧!”一个才十二岁的小姑娘低着头走了进来,只见她面黄肌瘦,穿得破破烂烂的,两眼还噙着泪花,样子十分可怜。没等董秀张嘴,媒婆就抢着说:“这闺女真是属龙的,叫刘水妞,家乡闹水灾,只剩她一个人了,怪可怜的,逃难到咱这里,也没地方去,你就收留下吧,也不缺她一口饭吃,只要再有三四年就可以圆房了,多么好的姻缘,这是天意,就这吧!”话音刚落,提着犁铧快步就走。董秀想赶刘水妞走,刘水妞却一面哭着一面拉起了风箱,董秀心软了,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就这样,用一副犁铧换来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媳妇。
  刘水妞到了二十四岁上才怀了孕,到了快临产的时候,沁河涨起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董秀害怕出事了,就用檩条做了个木筏放在院子里,到了半夜,堤上钟声乱敲,沁河决口了,说话间村子里一片汪洋,董秀赶紧把妻子抱到木筏上推着逃生。天快明的时候,孩子在水中终于出生了,刘水妞用牙咬断脐带,扎好后对董秀说:“又是一个属龙的。”董秀笑着喊道:“我有儿子啦!这小子生下来就会游泳,就叫泳吧!”刘水妞说:“这水害你还没受够?”董秀说:“那就去掉三点水,叫永,永远的永,叫咱儿永远健壮、长命百岁!‘永’字还恰巧是咱村董氏始祖,‘高’与董氏智慧长老‘水’两个名字的合体字,咱祝愿儿子长大后,像他俩那样智勇双全!”
  每逢给董永过生日的时候,就是沁河涨大水的时候,董秀就说:“永儿属龙的,生日就改二月二吧,龙抬头,多好!”水妞说:“二月初三吧,龙抬起头来更好。那时可不用防汛,是农闲季节,好给咱儿过生日!”就这样,人们都不知道董永的真正生日在哪一天,只知道在二月初三。
  董永六岁上就死了娘,娘是上吊死的,才刚刚三十岁。三十岁的刘水妞再也不是刚逃难来大董时的“豆芽菜”了,自生过孩子以后,浑身上下逐渐充满了成熟美,体介于肥瘦之间,妙在瘦不可增,肥不可减。妆居于浓淡之际,妙在浅似乎浓,浓似乎浅。肌莹如同玉润,腮红不减桃花。双星不动而秋波自流,寸步未移而身韵忽转,面庞之上红光灼灼,白焰腾腾,竟像珍珠宝贝,光芒四射。身材长定,皮色益加白皙细腻,滑溜纯洁,骨肉均匀,松紧适中,股腿等处,均比少女丰满,犹如青皮涩柿,逐渐熟透,红艳欲滴,少女时一切未曾圆满显露的美处,这时都一一表现得尽致,身上就像长满了看不见的磁石,无论她走到哪里,身上都会吸附满了欣赏的目光。大董村有个恶霸地主倪大格,家有三妻四妾仍不满足,下了好几年功夫,一心想把刘水妞搞到手。机会终于被倪大格这个坏蛋等到了,董秀送了一批铁货到孟州,一连两天没有回来,倪大格乘着夜黑风高,用尖刀在半夜偷偷拨开刘水妞家的门栓,用暴力将刘水妞侮辱了。刘水妞性子刚烈,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痛哭,感到自己没脸再见自己的夫君,心头一狠,一条绳子去见了无常。
  董秀埋葬了妻子,哭干了眼泪,他发誓要为妻子报仇,但告官没证据,破案无线索,他思来想去,就在一天夜里向倪大格的住宅放了一把大火,烧死了倪大格,方才解了董秀心头之恨。
  董秀一根扁担两只筐,带着董永出外逃荒,先到山西平阳府,后又到京都长安一带,仍以打铁谋生。后来长安战乱,董秀被乱兵打折了腰,疼痛得难以行走,无法继续打铁,生活无着,恰巧遇见故乡商人,在故乡商人的帮助下,董秀父子才又回到了故里大董村。
  董永刚满十二岁,就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董秀不能打铁了,就租种了九亩二分地,因为董永年纪太小,不知怎样种地,董秀就置了一个小轱辘车,车上装上陶罐,灌满了水,带上干粮。每当下地干活,董秀就让董永用小轱辘车把自己拉到田里,坐在车上指点董永干活,董永很听话,干活很卖力。每当董永干累了歇息的时候,董秀就会心疼地给儿子擦擦汗,喂儿子喝喝水。董永也会撒娇地依偎在父亲身边,给父亲捉捉虱子、挠挠痒、按按腰、捶捶腿,时常给父亲说个笑话,常逗得父亲开怀大笑。这情景谁见了谁都会夸董永小小年纪事父至孝,每当董永拉着小轱辘车带着父亲走过村中街道,身边就会出现许多人的啧啧称赞声和敬佩的目光。
  董永侍父至孝。父亲腰疼腿瘫,不能行走,在床上的时间多,到床下的时间少,下肢越变越细。董永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一有空闲就给父亲轻捶腰背,按捏双腿,常常累得满头大汗,但只要能看到父亲脸上有了笑意,董永心里就比吃蜜还甜。父亲总是借故尽量少吃少喝,生怕自己大小便多了让董永受难为,脸色越来越变得蜡黄、清瘦,干木实燥。董永为了让父亲多吃多喝,想尽了办法。一开始假装和父亲赌气,父亲不吃他也不吃,硬逼父亲多吃,结果经常弄得父子俩心里不痛快。
  后来董永改换了方法,撒娇地喂父亲吃一大口,然后自己才吃一小口,父子俩一递一口,说说笑笑,其乐无穷,父亲不知不觉地吃多了,喝足了,脸色也悄悄地红润起来了。父亲吃喝的多了,拉撒的也就多了,心里很过意不去,董永却笑着对父亲说:“这是天大的好事,高兴还来不及哩!多拉才能多吃,多吃才能健壮,健壮才能祛病!”他端盆递壶,扶上搀下,帮助父亲大小便,从不厌烦。久卧病床的父亲控便能力差,有时好几天不拉,把董永盼得走坐不安,有时一天要拉几次,使得董永防不胜防。父亲有时不知不觉就拉到了裤里或床上,心里自愧惶惶,董永却故意与父亲打趣说笑话:“满仓(床)金,满库(裤)银,俺爹又叫儿子发大财了!老爹别动,让儿子把金银收拾起来!”有时弄得董永双手黄黄的,粘粘的,臭臭的,董永却笑着说:“巴巴(屎)茨耐(脏)水为净,你抚养我小,我侍侯你老,自古如此,天经地义!”他总是把父亲拾掇得干干净净的。穷人家檫屁股大都是用破瓦片土坷拉,董永怕老父受屈,都是用旧衣服拆下的布片揩拭,一迭一迭的用过即洗,都是滚开水烫过晒干备用,有时还怕檫不净,董永就口吐唾沫湿润了再檫,待老人如婴童,格外地细心周到。
  父亲嫌自己生活不能自理,怕自己身上有气味,就让董永分床另睡,董永却说老爹身上有气味,全怨儿子没弄干净,分床睡就不便照料老爹了,坚持与父亲一床同睡。
  每到夏天,董永抹席扫床,驱蚊打扇,用青蒿拧成绳晒干,熏屋撵蚊,然后关门闭窗,侍侯父亲睡下,支着耳朵,似睡非睡,若一听见还有残留的蚊子叫,就赶忙起来轻轻拍打,生怕惊醒了父亲。对于实在逮不住的狡猾蚊子,董永害怕自己睡着后蚊子叮咬父亲,就干脆光着膀子,露出身子,豁出自己让蚊子吸血,不让蚊子惊扰了父亲。
  每到冬天,董永给父亲暖被窝,生怕父亲受冷。滴水成冰的夜晚,董永把父亲的双脚紧紧抱在怀里,给父亲暖脚。
  为了给父亲看病,董永竭尽家资,到处求医问药,有人说“显孝心,朝南顶”管用。南顶是指邙山东头的小顶山山顶。离小董四十来里,中间隔着黄河、沁河,董永就在大冬天穿单衣,一路礼拜朝“南顶”,跪求南顶老爷保佑他父亲身体康健。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董永却是久病床前孝更多。真个是皇天不负孝子心,在董永的精心照料下,父亲竟然能下床扶着董永走上几步,可把董永高兴坏了,一有空就扶着父亲出门躺在竹椅上晒太阳,看热闹,与人拉家常,生怕父亲心里闷倦了。
  董永每当有了什么好吃的东西,总是说自己吃过了,让给父亲吃。有一次父亲病得很厉害,昏迷不醒,吃了几副药也不见效,董永十分着急,当听说割股入药能治好父亲的病时,就毫不犹豫地拿起了刀子。父亲终于醒过来了,董永不顾伤痛紧紧搂住父亲幸福地笑了。
  董永喜欢背着父亲行走,让父亲贴着他厚厚的臂膀,搂着他壮实的脖子,听着他一步步前行时粗粗的呼吸,感受着他咚咚的心跳。他让父亲伏在自己的背上。父亲伏在他的背上,银丝缕缕飘在他的脸上,刺刺的、痒痒的,呼气吹在他的颈上,暖暖的、甜甜的。
  董永家里过得很紧巴,为了能有几个钱给父亲治病,每到农闲时节,董永也不肯闲着,就到傅村傅财主家当杂工,大董到傅村有十五里,董永每天鸡一叫就往傅村赶,等夜幕下来后再走十五里赶回大董孝敬父亲。董永打杂工六年,这条路不知走了多少趟,据传说,连路上的草也被感动了,去时草向东翻,来时草向西倒,便于董永跑路,这条路被后人称为董永小路。
  董永把打杂工挣来的钱用来给父亲治病,为了给父亲治病,董永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全卖净了,就这样也没有留住父亲的生命,在董永十八岁那年,父亲逝世了。董永哭得呼天抢地,痛不欲生,整个心都让父亲带去了,村里的“地保”说:“董永,节哀吧,人死不能复生,你侍父至孝人所皆知,也算问心无愧了,现在你为治父病家产已尽,就用个‘节木棺材’(即高粱杆箔)把你父亲发送了吧!”
  董永哭诉说:“俺爹为了我,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现在走了,我要叫他老人家走得风光些,没钱不怕,我甘愿卖身葬父!”说着就从地上捡起一根草标插到了自己的头上,跪在大街的集市上向人求告。
  围观的人们越来越多,恰巧傅村傅财主来大董村大街上察看自己开的“杂货铺”,见人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挤进人堆里去看稀罕,当他知道董永卖身葬父的孝行后,深深地被感动了。董永给他经常打杂工,他深知董永是个忠厚老实、知恩图报、信守诺言的人,仔细考虑后,认为自己不会吃亏,还能落个好名,于是决定帮董永一把。傅财主把董永从地上拉起来,去掉他头上的草标,说:“你也不要卖身为奴了,这样吧,我借给你一万个铁钱,你好好办办父亲的丧事。守完孝后,你到我家当三年长工,就可以顶帐了。”董永对傅财主磕头感激不尽。
  董永用借来的一万个铁钱挺体面地办罢了父亲的丧事,守完孝后,就信守诺言,到傅村傅财主家扛长工顶债去了,在途中大槐树下巧遇七仙女,二人自成姻缘,以后演绎出“天仙配”之神话故事,两千年来在民间广为流传。

  话说当年,这户人家的儿子叫憨大,在他十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做娘的一把屎一把尿总算把儿子抚养成人,眼看二十二也未成亲,憨大以打柴为业,家中并无一分田地。一日起早,憨大像往常一样,腰围刀鞘手拿尖头棍(挑柴用的木棒)去芝堰里面的下慈坞去砍柴,母亲跟着去耙松毛丝当引火柴。到了山腰,走在前头的憨大突然大喊:“娘!不好了。”“大清早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做娘的说归说还是抢步向前观看,只见一姑娘躺在草丛中,草地上有明显的血迹。老娘仔细的检查了姑娘的身体,“糟了,被‘连头噗’毒蛇咬了,不马上处置姑娘可能活不了了!”老娘焦急万分。救人如就火呀,“顾不了那么多了,憨大,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一定好好生活,将来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娘,我听不懂您说得话。”娘缓过神来,自嘲地说:“娘一时糊涂了没给你讲清楚,娘要救人怕中了毒活不过来!”憨大急了,“我不能没有娘,我来救吧!”母亲说:“你一个大男人不行,看蛇咬的不是地方,在大腿根部,你转过脸去吧!”儿子诺诺从命。

  一个北风呼啸的日子,一家人正为下锅的米忧愁,大门“哐当”一声来了“不速之客”陈三金。财主手里拎着十来斤大米笑嘻嘻地说:“我就知道‘表妹’家揭不开锅了,我是‘雪中送炭’来了。”见一家人不怎么热情,财主解嘲地说:“上门不煞客,也不请我坐坐?!”媳妇无奈端了张凳子示意老爷坐下。

  说动了婆婆再来劝媳妇,“大美人呀!憨大走了,人死不能复生。这事倒过来讲,你也解脱了,本来花一样的姑娘哪家不好嫁?姑娘重情重义要报恩,这不情也结了,恩也报了,只怪憨大没福气。你在憨大家苦头也吃够了,也该找个好人家嫁了。”姑娘也是个认死理的人,媒婆把门槛都快磨破了,小寡妇还是没有吐口。

  芝堰古村位于浙江中部兰溪市黄店镇,始建于南宋乾道年间,距今已有近千年历史。是兰溪和建德的交界处,古代严州和婺州的必经之路,驿站这一重要的功能给古代芝堰村带来了繁华。村中的一条古街两旁,至今仍遗留着茶楼酒肆、钱庄当铺、戏院烟馆、澡堂歇店、剃头店、濯足店的旧址。此处建筑格式集元、明、清、民国于一村,被人称作“中国古民居博物馆”。芝堰古村不但旅游资源丰富,人文历史资源也相当的厚重,这不走到田间地头,友人说当地有一丘田叫“养婆田”,也称“剩婆丘”。这里流传着一个贤德寡妇孝顺婆婆的催人泪下的感人故事。

  原来憨大早上出门砍柴原本中午就能到家,柴挑的重加上雪后路滑,憨大失去平衡,个儿高大的憨大仰八叉摔倒,一担200多斤的柴火压在他身上动弹不得。山高路远,叫天天不应,叫鬼鬼不知。慢慢的精疲力尽的憨大失去了知觉。下王一个在考坞源吊野猪的上山查看才发现奄奄一息的憨大,于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憨大弄回了家 。

  田契到手,婆媳俩抱头痛哭一场,发誓下辈子再做婆媳。

  “表妹夫呀,不是我说你,我表妹长得如花似玉的跟了你真的遭罪了。这样吧,眼看年关快临近了,我家有许多的针线活要做,不妨让表妹到我家帮忙一段时间,吃住就在我家。工钱嘛,好说,好说!”花心的财主一直在等待良机,就像猎人在等待扑捉猎物的时机。老实的憨大心里一直在愧疚,天仙似的媳妇跟了谁也不会这么苦啊!憨大的眼睛巴巴的望着媳妇。聪慧的媳妇哪有不知道财主的老谋深算,想了想说:“用得上到你家帮工是我的福分,是我们穷人家巴不得的好事。不过,我婆婆腰不好,我每天晚上要帮它按摩按摩,如果你同意我晚上回家我就跟你去,不然-----”“可以,可以。”老爷怕憨大媳妇有什么变卦坏了他的如意算盘连忙说。

  天已漆黑,憨大媳妇回家做好了晚饭还不见丈夫回家,心里焦急万分。打算打着松明(有松脂的可燃松木)去找憨大,这时远处朦朦胧胧的见一个人背着一大坨东西急匆匆往这边走来。临近了,背“东西”的人问:“这里是憨大家吗?”憨大媳妇见问忙答:“是啊是啊,有什么事吗?”“你没看见我背着的是你家老公呀!”背人者气喘吁吁连忙往门里闯,憨大媳妇忙不迭地跟进。

  母亲快速退下姑娘的裤子,伤口已呈紫黑色,“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娘闭着眼睛一口吸上伤口,吐出的是又黑又腥的脓血,差点自己也吐了。等到吐出猩红的血色时,老娘叫憨大把衣服撕成条给姑娘包扎。守了一个时辰,姑娘终于醒了,当姑娘发觉自己几乎一丝不挂躺着不禁失声痛哭。大娘知道姑娘误解了,忙问:“姑娘是哪里人,一大清早怎么会躺在这。”姑娘说:“我也不知道,我是山下下慈坞村人,今早上山找猪食在这里摔了一跤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你是被毒蛇咬了,幸好发现得早 。”老娘见姑娘没事放心了,“谢大娘活命之恩,大恩大德容后-----”好了好了,小姑娘家家的哪来这许多礼数。“未等姑娘说完大娘抢过话头,细心的老娘给姑娘穿好裤子叫憨大背着送下山了。

  财主抽丝剥茧般的慢慢褪去憨大媳妇身上最后一缕衣裳,当一具玉体完全暴露在财主面前,三金老爷不得不为造物主惊叹,我陈三金驭人无数,世间还有这等尤物。憨大媳妇心想就是憨大在青天白日的也没见过自己的躶体,就是晚上和憨大睡,由于与婆婆只隔了一张床单,做那事也是吹灭了灯的。可如今自己的身体却让人家看西洋镜似的欣赏,憨大媳妇羞辱地把头扭向一边。

  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怀胎十月的财主夫人因大出血在憨大去世的同一天也死了,一起死的还有刚出生的婴儿。村里人说憨大福气好,活着有如花似玉的美人陪着,死后与有钱的三金老婆到阴间配夫妻。

  从此,儿媳妇给婆婆养老的田就叫“养婆田”,也有人把儿媳妇留给婆婆的田叫“剩婆丘”。

  小寡妇嫁到陈家虽穿金戴银山珍海味但还是难忘过去的日子,还好婆婆在本村,婆婆在小寡妇的精心料理下活到了八十八,村里人说:“这样贤德的媳妇是婆婆前辈子修福修来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芝堰古镇不但旅游离闲散的流财富丰裕,董秀想

关键词:

慕容便打开袋子闻了闻,文君当垆卖酒

在镇子里,都知道乡镇中学贾老师号称“贾夫子”,以至于人们都不知道他的大名,这“夫子”的外号,并非由于他...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东夷百姓

十分久相当久早前,塞外南充赤野千里,满目萧疏,不牧之地,意气风发派原始蛮荒的情景。 巍巍挺拔的七峰山下,...

详细>>

她致力于学校幸福文化的建设,就有一所好学校

新的学期将要开学,村办小学李校长望着坑洼不平的球馆,支离破碎的体育场合四壁,前仰后合的课桌椅,为维修经...

详细>>

我叫他在电话里直说,我市正在举行‘红色君子

那天下午,笔者刚上完最后生机勃勃节课,腋下夹着课本,拍打着身上的粉笔灰,跨进办公室,忽听陈校长在叫:“...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