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巧断家务事,央求老妇借宿一晚

日期:2020-01-30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话说安史之乱刚刚平息,到处是白骨成堆,饿殍满野。中原一带更是十室九空,人踪绝迹,鬼哭狼嚎。
  某地,有一个穷秀才,年过三十,自恃满腹经纶,文可以安邦,武可以定国。恰逢大乱初评,国家正是用人之际,自己正是大显身手的时候了。朝中有一重臣是自己的恩师,决定投奔他,先谋一官半职为国家效力。
  秋后,他打点行囊,不辞万里,徒步日夜兼程赶往长安。
  一天,他走到河南边境,想多赶几步路程,就没有提早投宿。已是掌灯时分了,他走进一个被战乱破坏狼藉的大村庄,只见眼前有像人的影子飘来飘去,确实很累,就坐在村尾路边的石头上小憩,见从半空飘下一个男人影子,头戴员外帽,身穿长衣衫,两边有约三寸宽的几条淡红飘带,落到自己的身边,刚着地就不见了。秀才顿觉身上发冷,立即起鸡皮疙瘩,有一种害怕的感觉,想尽快找到人家借宿。进村见几户人家,门开着就是没有人。秀才不敢越过礼数,没有主人不敢擅入。他继续往前走,见房子就去看,同样都是没有主人,天色已经定更,没有见到一户点灯,心里一直纳闷。只好借微弱星光跌跌撞撞往前走。走了约五里,见一家很破旧的小茅舍,透出一豆微弱灯光,心想:有灯光就有人。满怀信心前去借宿。
  当他叩开柴门时,出来的是一位面黄肌瘦、年过六旬的老妇。秀才说明来意,央求老妇借宿一晚。老妇说道;“我家破败不堪,没有隔夜之粮。更为甚家中没有成年男丁,请原谅不便留宿,烦请秀才另投别家吧”。秀才想;走千家不如住一家。央求道;“大婶啊,我一路走来,不见几个人。何况夜已定更,难辨路途。大厦千间夜宿一床。我一个出门人,没有露宿荒野就不胜荣幸了。”两人说了好久,老妇最后还是答应了。
  秀才跟着老妇进了茅舍,抬眼一看,只见破床上睡着一个不到七岁的小男孩,他是老妇的孙子。瘦得黄皮包骨,就好像是一只瘦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老妇烧好热水,让秀才洗抹。秀才问及老妇一家的情况时,老妇哽咽的说道;“战乱是我那五十多岁的老伴和不满三十的儿子都抓去当兵打仗了,不久都相继战死。后来,叛贼来了,孩子她娘也死了,就剩下我们这半死的婆孙了”。未等说完早就泣不成声了。秀才取出自己的干粮给老妇一点,自己已经没有多少了。老妇感激万分,马上用开水泡一点点喂孙子吃。
  夜深了,老妇让秀才到里屋休息。秀才一路劳顿,倒下就睡着了。不久,秀才在朦胧中感觉房间里有了红光,能看清里面的一切。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妇女披着乌黑的长头发,不知是怎么出现在房间里了。她个子比一般妇女高,身材适中,相貌清秀。在房间里翻这翻那,还不时的到床边看看,也不知是忙些什么,很久才离开,红光也消失了。秀才睡的木床,有旧蚊帐遮着,见妇人到房间来不敢惊扰,只是侧着身子睡,不声不响地看着,见妇人离开,才知道妇人是鬼魂。只是自己很疲劳,很快就睡着了。
  天亮好久,秀才起来了,洗簌完毕。他问道;“大婶啊,那个很漂亮的夫人是你儿媳吗?”。老妇听了,一下嚎啕大哭道;“是的啊,叛贼来了,见我儿媳有几分姿色就要强行侮辱,儿媳不从,为保清白就撞柱而死了”。秀才听后深表同情,心里灼痛,别了老妇继续赶路。
  秀才又赶了一天的路,从早到晚不见一个人。傍晚时分,他来到一个镇上,冷清清的,听不到鸡啼狗吠,看不见一娄炊烟。只见一片狼藉,冷森森令人毛骨悚然。到了一更天,秀才见街道快要尽头的旧木屋,从破窗户里透出微弱的灯光。秀才想;有灯光就有人家。他就不由自主的走向旧木屋。
  秀才到门外先敲了几下门,好久不见有人来开门。秀才用手轻轻推开虚掩的门走进去,只见里面一间旧床上睡着两个男人,大概是父子俩。头前点着一盏桐油灯,“灯铲”的油快要见底了,白“灯草”灯芯不到两寸长。秀才没有经过主人同意就径直走进屋里,也许的动静大了一点,猛然惊醒了床上的中年人。中年人四十几岁,面黄肌瘦,风吹要倒。他连忙下床,招呼秀才坐下休息。过了一会儿,中年人发出很微弱的声音对秀才说道;“我爹早就睡着了,我去找点吃的来,恕我不能款待你,你累了就和我爹一起睡吧”。说完,中年人走出门外。秀才发现中年人走路轻飘飘的,好像两脚根本没有着地。
  半夜早就过了,不见中年人回来,秀才又累又饿,没有洗漱就和他爹睡在一头。起初,秀才睡在床边上,觉得被窝里很凉,就往里挪动一点,这时他爹也挪动一点了。秀才还是觉得冰凉的,有点带疑,又往里挪动一点,他爹也挪动一点了。两人紧挨在一起了,秀才觉得更凉,就用手很小心的摸摸他爹,他爹也用手摸秀才。秀才感觉到他爹身上又冷又硬,猛然心扑扑只跳,非常害怕,秀才知道他爹早就死了,已经成了僵尸。他连忙竖身爬起来,一股风跑向门外逃命。惊慌之余,扭头向后看,见他爹也风也似的追来了,比自己还快呢。秀才快要魂飞魄散了,没命的跑啊跑啊,眼见他爹就要抓走自己了,见前面有一棵大树,就机智地围着大树转了一圈,他爹不知道拐弯,一下抱住大树不动了。
  惊魂未定的秀才,见他爹抱住大树不追了,才瘫倒在地上缓口气。他不敢乱动,就战战兢兢的躺在地上等天亮。不久,秀才看见中年人从半空中飘来,落到秀才跟前说道:“客官啊,你怎么把我爹领到这里来了,我哪有能力把他老人家弄回去啊”。继而用十分哀婉的口气央求秀才道:“客官,让您受惊了,我也是孤魂野鬼,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陪我爹,没有能力将他安葬,现在只能求您将他老人家入土为安了,求求您了”。说完,倒地行跪拜大礼。过后,中年人到大树下去陪他爹,直到天快亮时中年人才消失。
  天亮以后,秀才找来锄头大铲,就在大树旁边挖了个坑,让死者安息。这个镇上依然阴森恐怖,不见一人走动,也听不到鸡啼狗吠。秀才那里知道这里方圆百里早就没有生命了,只有没人超度的阴魂眷念着自己的家。秀才想:战乱受害的就是平民百姓,只有国家安定,人民才能安居乐业,生命才有保障。
  
  
  1988年9月15日搜集整理
  讲述;李淑湘女农民72岁
  流传;火七大
  简介;李淑湘,文盲,有很强的记忆力,讲故事是她的怪癖。冬天,只要有人听她“讲古”火塘里的火早就灭了,她一双冻得发痛的脚,伸进灰坑里继续讲。她有很多故事别人搜集整理好了,在县文化馆出了书。
  2013年7月29日于珠海   

历史啦网导读:小编将“郑板桥巧断家务事”的相关内容都整理在以下内容中!

郑燮,字克柔,号理庵,又号板桥,人称板桥先生,江苏兴化人,祖籍苏州。康熙秀才,雍正十年举人,乾隆元年进士。曾出任山东范县县令之职,他为官清正廉明,在坊间颇有口碑。

图片 1

一天,有一个老妇击鼓喊冤,状告她的儿子不孝,请大人为她做主,严惩逆子。衙役们深感奇怪,人常说“虎毒不食子”,这对母子不和是家务事,也能扯到公堂上来,不知郑大人如何裁决。只见郑板桥端坐堂上,仔细听着老妇人的哭诉。这才知道老妇的儿子叫朱其林,三岁丧父孤儿寡母的靠给人家帮工度日,好不容易把他养大成人。谁知道他娶了媳妇忘了娘,打骂不说,经常不给饭吃,两口子还暗中商量,要买砒霜将老娘毒死,除去累赘。

老妇听得清清楚楚。生怕不明不白死去,这才来状告恶子恶媳。郑板桥一拍惊堂木道:“速去将朱其林夫妇捉拿到堂!”众衙役不敢怠慢,不一会儿,小两口被带了进来。两人一见堂上各类刑具,就吓得跪倒在地,如实招供。郑板桥想了想,问老妇人:“老人家,不肖之子应该如何处理?”老妇一想到孽子所为。就气得浑身发颤:“老爷。我生了这么个畜生,就是杀了他也不解恨啊!”

“那好吧,今天就让你解解恨。”郑板桥说罢,吩咐衙役抬来两块石磨。他又吩咐衙役把石磨拴上绳子,并拉到大堂梁头上。然后让人将朱其林夫妇二人押到石磨下面。两人吓得胆战心惊。“老人家,今天处死你的儿子儿媳就由你来执刑吧。”

郑板桥命令衙役把拉着石磨的绳子交给老妇人,老妇人起初不敢接,可是看到大人一脸严肃的表情,只好接了。这时,郑板桥轻松地说:“拿酒来,今日处死一对不肖夫妇,真是大快人心,值得庆贺!”酒菜刚上齐,老妇人就高声喊道:“大老爷。我快拉不住了!”

图片 2

郑板桥笑着说:“拉不住就松手呀。”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郑板桥巧断家务事,央求老妇借宿一晚

关键词:

 锦瑟无端四十弦,君不见红楼回的生离死别

风姿浪漫.烟花醉舞 早春十四,挨家挨户灯笼高挂,下面写着福如东海高照福字的图案,洋溢着节日的空气。她喜笑貌...

详细>>

只渡寒塘亦并飞,许下相互守护今生的诺言

失联 迎新舞会上演,蓝裙粼粼兀显玲珑曲线的瑰丽,她的声响婉转,盛开盈盈笑颜。 他气质翩翩,是电子高校学术论...

详细>>

居然连两姓的古时候的人安葬之地,自然便是赫

八几年,彭场杨家坮,曾出了生机勃勃档子稀奇事。搞出那挡子事的人,自然就是盛名的菩萨汪简清了。 时光都已经...

详细>>

然后一脸淡定地走向了会议室的卫生间,脸若桃

桃花依旧 春日,桃红柳绿,落花护泥。人们上山,赏花、品春的气息。 山上,一位女孩,脸若桃花,回眸一笑百媚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