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一脸淡定地走向了会议室的卫生间,脸若桃

日期:2020-01-30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图片 1 桃花依旧
  
  春日,桃红柳绿,落花护泥。人们上山,赏花、品春的气息。
  山上,一位女孩,脸若桃花,回眸一笑百媚生。他的眼睛定住,女孩如桃花盛开,心中波澜起伏,他恍如隔世。
  二十年前,也是春天,小桥边,她一头青丝,如瀑布飞泻。脸若桃红,娇羞如花,相约桃园,他痴迷。
  人海中相遇,相知,相恋,如花儿般甜蜜。夜半私语情,桃花展婀姿。
  一年后,家道变故,他被人冤枉,遭遇寒冬,有了牢狱之灾,他含泪分离。
  把所有的春天都揉入相思,把岁月化成歌,留在心里。
  二十年后,他出狱。却找不到她的影子。
  春天,桃花依旧,人潮涌动。他跟着女孩来到山庙寺。
  大殿之上,烟雾缭绕,他回头,看到她正跪在堂前念经,女孩说:母亲为你,吃斋念佛,一直住在山庙里。
  (299字)
  
  梦醒时分
  
  湖畔,林荫道,萍和梅散步。晚霞如火,染红她们的笑脸。笑声回荡在林间,惊起鸟儿高旋。
  萍笑问梅:有意中人了吧。梅害羞轻声说:他在的感觉像春天。
  萍的笑声穿透了云层,梅急忙捂住萍的嘴:别笑我,你也有吧,瞧你的眼睛,秋波荡漾如清泉。
  萍笑道:什么都瞒不住你。快乐如同晚霞般灿烂。
  半年后,她们各自订婚。相约带着男友吃饭。
  清晨,梅一身新衣,娇笑着来到。她们纤指巧做饭。
  中午,萍的电话响了:“宝贝,我有事,晚来会。”刚放下电话,梅的电话又响了:“宝贝,有事要办。”她们的脸,如烟雾罩南山。
  下午,门响,卷珠帘,萍和梅如蝴蝶,飞向男人。男人见到她们,脸色瞬变。他没想到,她们竟是闺蜜,骗局被拆穿。
  萍和梅瘫倒,一切如梦幻。
  (299字)
  
  往事
  
  石门城南,拐角处,有一家面馆。门前一棵紫丁香,清香淡然。
  经营十年,人们喜爱小店。许多人为了吃一碗面,专程而来。女店主带着一个小女孩,时间从冷到热,反复跳转。
  女人不爱笑,也不爱说话,泪光中带着伤。梦在远方,她坚强,不畏惧命运不堪。
  一天,店里来了一位男人,极瘦,面目被火烧得可怕,独腿,点了面,一口气吃完,女人泪流满面。
  男人痛哭,味道如初,往事闪现眼前。
  十年前,女人与男人相恋,男人是面馆的学徒,女人每天都来吃面。
  日子在吃面里变得甜蜜,星夜月如钩。他们如胶似漆。不想,面馆意外失火,男人为救人,烧成重伤员。
  从那以后,男人消失。女人轻叹,风乱舞,人孤单。
  光阴似箭,女人开了面店,只为等待男人,发誓等到永远。
  (300字)
  
  今晨
  
  细雨淅沥,小桥上,青石阶,一位女子面容憔悴,她望着远方。
  北国深秋,寒风凛冽,寒风吹散了她的长发,眼睛烟云般惆怅。
  村里的人笑她痴,等待一位逝去的男人,如大海般苍茫。
  女子每天都在这念叨:伟,我多么幸运,人海中遇到你。让我有家的感觉。
  人们都摇头,说她是花痴。念那男人,朝思暮想人断肠。
  一日,一男子来到小桥上。
  轻声说:丽,跟我回家吧,我来接你。只要你在,我就有力量。
  丽愣愣望着男子:伟,你回来了。瞬间,滚下热泪两行。
  男子哭了,三年了,与你相望,时空声里,立尽斜阳。
  丽笑了,轻声说:只要你在,就如拥抱天堂。
  村里人赞道:这男子是那女子的初恋,为了唤醒女子,毅然整容变成了伟的模样。
  今晨,男子娶妻,丽终于笑容流淌。
  (300字)

图片 2

唇角勾起淡定邪恶地笑,她轻轻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圣经》说——“求你查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不要缄默,若你向我闭口,我就如同死人。”“你俺了面,我就惊慌。”“我已将我的哀苦变为舞蹈,将我的麻衣脱去,披上喜悦。”“我默想的时候,火就烧起来。”“如今我等什么呢,我的指望,我所遭遇,出于你,我默然不语。”……

会议室里坐满了穿着西装长相端正俊朗的精英男。他们正在翻看着资料,或是低声讨论,在等着什么。

小时候我喜欢听故事,后来我也常常讲故事,在这个越来越少梦想与故事的现在,讲个故事给你听。

她继续浅浅笑着,优雅地朝着惊呆了的人们挥了挥手,然后一脸淡定地走向了会议室的卫生间。

故事总是要发生在很久以前的,那是有着无尽可能的时代,一个遥远的国度,一个花红草绿的地方,一个美丽的女子,心地善良,纯洁美好……哦,或许她并不十分的美丽,但是不要紧,聪慧贤良也一样是美的。

“哎呀!”钱芊芊刚进去便与一个男子撞了满怀。

女孩家对面有一个男子,他的秀美聪灵令无数女子为之倾倒,然而他始终不愿意与任何一个女子在一起。这个女孩也深深地爱上他,她很哀愁,那男子并不知晓她的情意,或者说即使晓得也不会在意女子的情伤,他是个无情的男子。

“好痛啊……”钱芊芊揉揉被那坚实胸膛撞了一下的娇俏的小瑶鼻,抬起眼睛,迷迷糊糊打量着撞了他的人。

很多女子因为这男子的无情放弃了对他的情感,唯有她,满腔痴痴的爱恋不减一丝一毫,有一天,当然是春天,这个女孩站在一株桃树下,望着盛开的桃花,感怀自己满腹的心事无从诉说,眼中盈满了泪水。恍惚中发现桃色变成了嫣红,细看却是一个穿着大红袈裟的和尚。

黑色的西装,领结打得很周正,然后是线条分明的下颌,俊美无俦的脸。

女孩不由自主地走向那和尚。只见和尚顺手捏起一朵桃花,教导了女孩一个幻梦:只要将花放到两个人之间,一方的情感就能转移到另一方的身上,你想要的人自会来爱你,此花就是桃花劫,无人能逃脱。说完,和尚踏着满地花影,瞬间无影无踪。

“你是谁?”温润靡哑的嗓音。

女孩在纷乱的喜悦中手拿桃花,她要立刻找到那男子,让他爱她,象她爱他一样!此刻她才发现这情爱是如此之多,盈胀满腹满心早已抑郁成一种苦楚,移一些给他吧,移一些给他吧!女孩相信自己的爱是无穷无尽的,她要得到那男子的心。

男子低头,漆黑的眸掠过薄薄的笑意。

女孩找来那男子,诉说她的爱情,男子不为所动。她依和尚所言,将手中的桃花相对着他,心中暗暗祈盼能将情爱转移给他一些。而那粉红的桃花逐渐加深,不久就嫣红一片,象极了和尚的大红袈裟。男子被蛊惑了似地伸手去触摸那艳丽的花瓣,不想却握住了女孩的手。女孩子一阵颤栗,红潮拥满双颊。这是怎样的情爱啊,我要他怎样的来爱恋我啊!手中的花依然相对着男子,她要他爱她,象她一样!终于那桃花变成了血一样的鲜红,因为承转了女孩太多的炽热的情爱花瓣已近劳顿干枯了。

“我……我来上厕所的。”她娇痴地一笑,一双古灵精怪地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嗯哼?

男子开始用灼热的目光看着女孩,饱含着无限激情,女孩木然地站在原地,目中空无一物,手里却依然握着那朵殷红的桃花。

这里只有一个位置?

为了得到男子的爱情,为了恐惧没有足够的回报,她移去了所有对他的情爱。

还被这个男人占着……

故事在这里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无情与有情的颠覆,男人与女人的转换。无论男子有多少痴心,再换不回女子半点情意。

钱芊芊一挑眉,“ 麻烦你让一让,我急着用厕所!很急!你既然完事儿了,就赶紧让开好不好?”

和尚又回到桃花树下,对男子讲述同样的梦想,男子取了花朵,做了同样的事情:在无以测知的情爱的深渊中,为了惧怕对方难以回报相等的情爱,他又把所有的爱移给女孩。

好听而娇糯的嗓音,噼里啪啦说出来一串话,不等男人反应,她就立刻做出了动作。

又一次颠覆了所有的痴情苦恋痛楚。

她一只手轻轻伸出去,虚虚地摸了一把男人的拉链位置,在男人危险地看着她的眼神下,咬着湿嫩的嘴唇,帮他把裤链拉了上来。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然后一脸淡定地走向了会议室的卫生间,脸若桃

关键词:

 锦瑟无端四十弦,君不见红楼回的生离死别

风姿浪漫.烟花醉舞 早春十四,挨家挨户灯笼高挂,下面写着福如东海高照福字的图案,洋溢着节日的空气。她喜笑貌...

详细>>

只渡寒塘亦并飞,许下相互守护今生的诺言

失联 迎新舞会上演,蓝裙粼粼兀显玲珑曲线的瑰丽,她的声响婉转,盛开盈盈笑颜。 他气质翩翩,是电子高校学术论...

详细>>

居然连两姓的古时候的人安葬之地,自然便是赫

八几年,彭场杨家坮,曾出了生机勃勃档子稀奇事。搞出那挡子事的人,自然就是盛名的菩萨汪简清了。 时光都已经...

详细>>

  爱妻打断话道,雇佣私人的侍从以同她们的

一山间小村前,有座矮小砖木构造的瓦片房,几片盖瓦斜出屋檐,如同欲下坠。门口台阶爬满青苔,通往村里的道上...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