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官网网址霸先迎定州刺史萧勃爲刺史,

日期:2019-09-29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梁本纪下

太宗简文皇帝讳纲,字世赞,小字六通,武帝第三子,昭 明太子母弟也。天监二年十月丁未,生于显阳殿。五年,封晋 安王。普通四年,累迁都督、雍州刺史。中大通三年,被征入 朝,未至,而昭明太子谓左右曰:“我梦与晋安王对奕扰道, 我以班剑授之,王还,当有此加乎。”四月,昭明太子薨。五 月丙申,立晋安王爲皇太子。七月乙亥,临轩策拜。以修缮东 宫,权居东府。四年九月,移还东宫。

卷八

卷七

太清三年,台城陷,太子坐永福省见侯景,神色自若,无 惧容。五月丙辰,帝崩。辛巳,太子即皇帝位,大赦。癸未, 追尊穆贵嫔爲皇太后,追諡妃王氏爲简皇后。

梁本纪下第八

梁本纪中第七

六月丙戌,以南康王会理爲司空。丁亥,立宣城王大器爲 皇太子。壬辰,立当阳公大心爲寻阳郡王,石城公大款爲江夏 郡王,甯国公大临爲南海郡王,临城公大连爲南郡王,西丰公 大春爲安陆郡王,新淦公大成爲山阳郡王,临湘公大封爲宜都 郡王,高唐公大庄爲新兴郡王。

  太宗简文皇帝讳纲,字世赞,小字六通,武帝第三子,昭明太子母弟也。天监二年十月丁未,生于显阳殿。五年,封晋安王。普通四年,累迁都督、雍州刺史。中大通三年,被征入朝,未至,而昭明太子谓左右曰:「我梦与晋安王对奕扰道,我以班剑授之,王还,当有此加乎。」四月,昭明太子薨。五月丙申,立晋安王爲皇太子。七月乙亥,临轩策拜。以修缮东宫,权居东府。四年九月,移还东宫。

  普通元年春正月乙亥朔,大赦,改元。丙子,日有蚀之。己卯,以司徒临川王宏爲太尉、扬州刺史,以金紫光禄大夫王份爲尚书左仆射。庚子,扶南、高丽等国并遣使朝贡。

秋七月甲寅,广州刺史元景仲谋应侯景,西江督护陈霸先 攻之,景仲自杀。霸先迎定州刺史萧勃爲刺史。庚午,以司空 南康王会理爲兼尚书令。是月,九江大饥,人相食者十四五。

  太清三年,台城陷,太子坐永福省见侯景,神色自若,无惧容。五月丙辰,帝崩。辛巳,太子即皇帝位,大赦。癸未,追尊穆贵嫔爲皇太后,追諡妃王氏爲简皇后。

  二月癸丑,以高丽王嗣子安爲甯东将军、高丽王。

八月癸卯,征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萧藻 薨。丙午,侯景矫诏:“仪同三司位比正公,自今悉不加将军, 以爲定准。”

  六月丙戌,以南康王会理爲司空。丁亥,立宣城王大器爲皇太子。壬辰,立当阳公大心爲寻阳郡王,石城公大款爲江夏郡王,甯国公大临爲南海郡王,临城公大连爲南郡王,西丰公大春爲安陆郡王,新淦公大成爲山阳郡王,临湘公大封爲宜都郡王,高唐公大庄爲新兴郡王。

  三月,滑国遣使朝贡。

冬十月丁未,地震。是月,百济国遣使朝贡,见城寺荒芜, 哭于阙下。

  秋七月甲寅,广州刺史元景仲谋应侯景,西江督护陈霸先攻之,景仲自杀。霸先迎定州刺史萧勃爲刺史。庚午,以司空南康王会理爲兼尚书令。是月,九江大饥,人相食者十四五。

  夏四月,河南国遣使朝贡。

大宝元年春正月辛亥朔,大赦,改元。丁巳,天雨黄沙。 己未,西魏克安陆,执司州刺史柳仲礼,尽有汉东地。丙寅, 月昼见于东方。癸酉,前江都令祖皓起义兵于广陵。

  八月癸卯,征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萧藻薨。丙午,侯景矫诏:「仪同三司位比正公,自今悉不加将军,以爲定准。」

  秋七月己卯,江、淮、海并溢。

二月癸未,侯景攻下广陵,皓见害。乙巳,以尚书仆射王 克爲左仆射。丙午,侯景逼帝幸西州。

  冬十月丁未,地震。是月,百济国遣使朝贡,见城寺荒芜,哭于阙下。

  九月乙亥,有星晨见东方,光烂如火。

夏五月丙辰,东魏静帝逊位于齐。庚午,开府仪同三司鄱 阳王范薨。自春迄夏大旱,人相食,都下尤甚。

  大宝元年春正月辛亥朔,大赦,改元。丁巳,天雨黄沙。己未,西魏克安陆,执司州刺史柳仲礼,尽有汉东地。丙寅,月昼见于东方。癸酉,前江都令祖皓起义兵于广陵。

  是岁,魏正光元年。

六月庚子,前司州刺史羊鸦仁自尚书省出奔江陵。

  二月癸未,侯景攻下广陵,皓见害。乙巳,以尚书仆射王克爲左仆射。丙午,侯景逼帝幸西州。

  二年春正月辛巳,祀南郊,诏置孤独园以恤孤幼。戊子,大赦。二月辛丑,祀明堂。

秋七月戊辰,贼行台任约寇江州,刺史寻阳王大心以州降 之。

  夏五月丙辰,东魏静帝逊位于齐。庚午,开府仪同三司鄱阳王范薨。自春迄夏大旱,人相食,都下尤甚。

  三月庚寅,大雪,平地三尺。

八月甲午,湘东王绎遣领军将军王僧辩逼郢州,邵陵王纶 弃郢州走。

  六月庚子,前司州刺史羊鸦仁自尚书省出奔江陵。

  夏四月乙卯,改作南北郊。丙辰,诏曰:「平秩东作,义不在南,前代因袭,有乖礼制。可于震方,具兹千亩。」于是徙藉田于东郊外十五里。

九月乙亥,侯景自进位相国,封二十郡爲汉王。

  秋七月戊辰,贼行台任约寇江州,刺史寻阳王大心以州降之。

  五月己卯,琬琰殿火,延烧后宫屋三千间。

冬十月乙未,景又逼帝幸西州曲宴,自加宇宙大将军、都 督六合诸军事。立皇子大钧爲西阳郡王,大威爲武甯郡王,大 球爲建安郡王,大昕爲义安郡王,大挚爲绥建郡王,大圜爲乐 梁郡王。壬寅,侯景害司空南康王会理。

  八月甲午,湘东王绎遣领军将军王僧辩逼郢州,邵陵王纶弃郢州走。

  闰月丁巳,诏自今可停贺瑞。

十一月,任约进据西阳,分兵寇齐昌,执衡阳王献送都下, 害之。湘东王绎遣前甯州刺史徐文盛拒约,南郡王前中兵参军 张彪起义于会稽若邪山,攻破浙东诸县。

  九月乙亥,侯景自进位相国,封二十郡爲汉王。

  六月丁卯,义州刺史文僧明以州归魏。

二年春二月,邵陵王纶走至安陆董城,爲魏所攻,见杀。

  冬十月乙未,景又逼帝幸西州曲宴,自加宇宙大将军、都督六合诸军事。立皇子大钧爲西阳郡王,大威爲武甯郡王,大球爲建安郡王,大昕爲义安郡王,大挚爲绥建郡王,大圜爲乐梁郡王。壬寅,侯景害司空南康王会理。

  秋七月丁酉,假大匠卿斐邃节,督衆军侵魏。甲寅,魏荆州刺史桓叔兴帅衆降。

三月庚戌,魏文帝崩。

  十一月,任约进据西阳,分兵寇齐昌,执衡阳王献送都下,害之。湘东王绎遣前甯州刺史徐文盛拒约,南郡王前中兵参军张彪起义于会稽若邪山,攻破浙东诸县。

  八月丁亥,始平郡石鼓村地自开成井,方六尺六寸,深三十二丈。

夏四月,侯景围巴陵。

  二年春二月,邵陵王纶走至安陆董城,爲魏所攻,见杀。

  冬十一月,百济、新罗国各遣使朝贡。

六月乙巳,解围宵遁。

  三月庚戌,魏文帝崩。

  十二月戊辰,以镇东大将军百济王余隆爲甯东大将军。

秋七月,景还至建邺。

  夏四月,侯景围巴陵。

  三年春正月庚子,以吴郡太守王暕爲尚书左仆射。庚戌,都下地震。

八月戊午,景遣僞卫尉卿彭隽、厢公王僧贵入殿,废帝爲 晋安王。害皇太子大器、寻阳王大心、西阳王大钧、武甯王大 威、建安王大球、义安王大昕及寻阳王诸子二十馀人。矫爲帝 诏,以爲次当支庶,宜归正嫡,禅位于豫章王栋。使吕季略送 诏,令帝写之。帝书至“先皇念神器之重,思社稷之固,越升 非次,遂主震方”,呜咽不能自止,贼衆皆爲掩泣。乃幽帝于 永福省。栋即位,改元天正。使害南海王大临于吴郡、南郡王 大连于姑孰、安陆王大春于会稽、新兴王大庄于京口。

  六月乙巳,解围宵遁。

  三月乙卯,巴陵王萧屏薨。

冬十月壬寅,帝崩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九。贼僞諡曰明皇 帝,庙称高宗。明年三月己丑,王僧辩平侯景,率百官奉梓宫 升庙堂。元帝追崇爲简文皇帝,庙号太宗。四月乙丑,葬庄陵。

  秋七月,景还至建邺。

  夏四月丁卯,汝阴王刘端薨。

帝幼而聪睿,六岁便能属文,武帝弗之信,于前面试,帝 揽笔立成文。武帝叹曰:“常以东阿爲虚,今则信矣。”及长, 器宇宽弘,未尝见喜愠色,尊严若神。方颐丰下,须鬓如画, 直发委地,双眉翠色。项毛左旋,连钱入背。手执玉如意,不 相分辨。眄睐则目光烛人。读书十行俱下,辞藻艳发,博综群 言,善谈玄理。自十一便能亲庶务,历试藩政,所在称美。性 恭孝,居穆贵嫔忧,哀毁骨立,所坐席沾湿尽烂。在襄阳拜表 侵魏,遣长史柳津、司马董当门、壮武将军杜怀宝、振远将军 曹义宗等进军克南阳、新野等都,拓地千馀里。

  八月戊午,景遣僞卫尉卿彭隽、厢公王僧贵入殿,废帝爲晋安王。害皇太子大器、寻阳王大心、西阳王大钧、武甯王大威、建安王大球、义安王大昕及寻阳王诸子二十馀人。矫爲帝诏,以爲次当支庶,宜归正嫡,禅位于豫章王栋。使吕季略送诏,令帝写之。帝书至「先皇念神器之重,思社稷之固,越升非次,遂主震方」,呜咽不能自止,贼衆皆爲掩泣。乃幽帝于永福省。栋即位,改元天正。使害南海王大临于吴郡、南郡王大连于姑孰、安陆王大春于会稽、新兴王大庄于京口。

  五月壬辰朔,日有蚀之,既。癸巳,大赦。诏公卿百僚各上封事,连率郡国举贤良、方正、直言之士。

及居监抚,多所弘宥,文案簿领,纤豪必察。弘纳文学之 士,赏接无倦。尝于玄圃述武帝所制五经讲疏,听者倾朝野。 雅好赋诗,其自序云:“七岁有诗癖,长而不倦。”然帝文伤 于轻靡,时号“宫体”。所着昭明太子传五卷,诸王传三十卷, 礼大义二十卷,长春义记一百卷,法宝连璧三百卷,谢客文泾 渭三卷,玉简五十卷,光明符十二卷,易林十七卷,竈经二卷, 沐浴经三卷,马槊谱一卷,棋品五卷,弹棋谱一卷,新增白泽 图五卷,如意方十卷,文集一百卷,并行于世。

  冬十月壬寅,帝崩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九。贼僞諡曰明皇帝,庙称高宗。明年三月己丑,王僧辩平侯景,率百官奉梓宫升庙堂。元帝追崇爲简文皇帝,庙号太宗。四月乙丑,葬庄陵。

  秋八月甲子,婆利、白题国各遣使朝贡。

初即位,制年号将曰“文明”,以外制强臣,取周易“内 文明而外柔顺”之义。恐贼觉,乃改爲大宝。虽在蒙尘,尚引 诸儒论道说义,披寻坟史,未尝暂释。及见南康王会理诛,知 不久,指所居殿谓舍人殷不害曰:“庞涓死此下。”又曰 : “吾昨梦吞土,试思之。”不害曰:“昔重耳馈块,卒反晋国, 陛下所梦,将符是乎。”帝曰:“傥幽冥有征,冀斯言不妄。”

  帝幼而聪睿,六岁便能属文,武帝弗之信,于前面试,帝揽笔立成文。武帝叹曰:「常以东阿爲虚,今则信矣。」及长,器宇宽弘,未尝见喜愠色,尊严若神。方颐丰下,须鬓如画,直发委地,双眉翠色。项毛左旋,连钱入背。手执玉如意,不相分辨。眄睐则目光烛人。读书十行俱下,辞藻艳发,博综群言,善谈玄理。自十一便能亲庶务,历试藩政,所在称美。性恭孝,居穆贵嫔忧,哀毁骨立,所坐席沾湿尽烂。在襄阳拜表侵魏,遣长史柳津、司马董当门、壮武将军杜怀宝、振远将军曹义宗等进军克南阳、新野等都,拓地千馀里。

  冬十一月甲午,开府仪同三司始兴王憺薨。

初,景纳帝女溧阳公主,公主有美色,景惑之,妨于政事, 王伟每以爲言,景以告主,主出恶言。伟知之,惧见谗,乃谋 废帝而后间主。苦劝行杀,以绝衆心。废后,王伟乃与彭隽、 王修纂进觞于帝曰:“丞相以陛下幽忧既久,使臣上寿。”帝 笑曰:“已禅帝位,何得言陛下?此寿酒将不尽此乎。”于是 隽等并齎酒肴、曲项琵琶,与帝极饮。帝知将见杀,乃尽酣, 谓曰:“不图爲乐,一至于斯。”既醉而寝,伟乃出,隽进土 囊,王修纂坐上,乃崩。竟协于梦。伟撤户扉爲棺,迁殡于城 北酒库中。

  及居监抚,多所弘宥,文案簿领,纤豪必察。弘纳文学之士,赏接无倦。尝于玄圃述武帝所制五经讲疏,听者倾朝野。雅好赋诗,其自序云:「七岁有诗癖,长而不倦。」然帝文伤于轻靡,时号「宫体」。所着昭明太子传五卷,诸王传三十卷,礼大义二十卷,长春义记一百卷,法宝连璧三百卷,谢客文泾渭三卷,玉简五十卷,光明符十二卷,易林十七卷,竈经二卷,沐浴经三卷,马槊谱一卷,棋品五卷,弹棋谱一卷,新增白泽图五卷,如意方十卷,文集一百卷,并行于世。

  四年春正月辛卯,祀南郊,大赦。辛亥,祀明堂。

帝自幽絷之后,贼乃撤内外侍卫,使突骑围守,墙垣悉有 枳棘。无复纸,乃书壁及板鄣爲文。自序云:“有梁正士兰陵 萧世赞,立身行道,终始若一,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弗欺暗 室,岂况三光?数至于此,命也如何!”又爲文数百篇。崩后, 王伟观之,恶其辞切,即使刮去。有随伟入者,诵其连珠三首, 诗四篇,绝句五篇,文并凄怆云。

  初即位,制年号将曰「文明」,以外制强臣,取周易「内文明而外柔顺」之义。恐贼觉,乃改爲大宝。虽在蒙尘,尚引诸儒论道说义,披寻坟史,未尝暂释。及见南康王会理诛,知不久,指所居殿谓舍人殷不害曰:「庞涓死此下。」又曰:「吾昨梦吞土,试思之。」不害曰:「昔重耳馈块,卒反晋国,陛下所梦,将符是乎。」帝曰:「傥幽冥有征,冀斯言不妄。」

  二月乙亥,耕藉田,孝弟力田赐爵一级,豫耕之司,克日劳酒。冬十月庚午,以中卫将军袁昂爲尚书令,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十一月癸未朔,日有蚀之。甲辰,尚书左仆射王暕卒。十二月戊午,用给事中王子云议,始铸铁钱。狼牙修国遣使朝贡。

世祖孝元皇帝讳绎,字世诚,小字七符,武帝第七子也。 初,武帝梦眇目僧执香炉,称托生王宫。既而帝母在采女次侍, 始褰户幔,有风回裾,武帝意感幸之。采女梦月堕怀中,遂孕。 天监七年八月丁巳生帝,举室中非常香,有紫胞之异。武帝奇 之,因赐采女姓阮,进爲修容。十三年,封湘东王。太清元年, 累迁爲镇西将军、都督、荆州刺史。

  初,景纳帝女溧阳公主,公主有美色,景惑之,妨于政事,王伟每以爲言,景以告主,主出恶言。伟知之,惧见谗,乃谋废帝而后间主。苦劝行杀,以绝衆心。废后,王伟乃与彭隽、王修纂进觞于帝曰:「丞相以陛下幽忧既久,使臣上寿。」帝笑曰:「已禅帝位,何得言陛下?此寿酒将不尽此乎。」于是隽等并齎酒肴、曲项琵琶,与帝极饮。帝知将见杀,乃尽酣,谓曰:「不图爲乐,一至于斯。」既醉而寝,伟乃出,隽进土囊,王修纂坐上,乃崩。竟协于梦。伟撤户扉爲棺,迁殡于城北酒库中。

  五年夏六月乙酉,龙斗于曲阿王陂,因西行至建陵城,所经树木倒折,开地数十丈。庚子,以员外散骑常侍元树爲平北将军、北青兖二州刺史,率衆侵魏。

三年三月,侯景陷建邺。四月,世子方等至自建邺,知台 城不守。帝命栅江陵城,周回七十里。镇西长史王冲等拜笺请 爲太尉、都督中外诸军事,承制主盟。帝不许,曰:“吾于天 下不贱,甯俟都督之名;帝子之尊,何藉上台之位。议者可斩。” 投笔流泪。冲等重请,不从。又请爲司空,以主诸侯,亦弗 听。乃开镇西府,辟天下士。

  帝自幽絷之后,贼乃撤内外侍卫,使突骑围守,墙垣悉有枳棘。无复纸,乃书壁及板鄣爲文。自序云:「有梁正士兰陵萧世赞,立身行道,终始若一,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弗欺暗室,岂况三光?数至于此,命也如何!」又爲文数百篇。崩后,王伟观之,恶其辞切,即使刮去。有随伟入者,诵其连珠三首,诗四篇,绝句五篇,文并凄怆云。

  六年春正月辛亥,祀南郊,大赦。庚申,魏徐州刺史元法僧以彭城来降。自去岁以来,北侵诸军,所在克获。甲戌,以元法僧爲司空,封始安郡王。

是月,帝徵兵于湘州刺史河东王誉,誉拒命。寻上甲侯韶 自建邺至,宣三月十五日密诏,授帝位假黄钺、大都督中外诸 军事、司徒、承制。于是立行台于南郡而置官司焉。

  世祖孝元皇帝讳绎,字世诚,小字七符,武帝第七子也。初,武帝梦眇目僧执香炉,称托生王宫。既而帝母在采女次侍,始褰户幔,有风回裾,武帝意感幸之。采女梦月堕怀中,遂孕。天监七年八月丁巳生帝,举室中非常香,有紫胞之异。武帝奇之,因赐采女姓阮,进爲修容。十三年,封湘东王。太清元年,累迁爲镇西将军、都督、荆州刺史。

  二月辛巳,改封法僧爲宋王。

七月,遣世子方等讨河东王誉,军败,死之。又遣镇兵将 军鲍泉讨誉。

  三年三月,侯景陷建邺。四月,世子方等至自建邺,知台城不守。帝命栅江陵城,周回七十里。镇西长史王冲等拜笺请爲太尉、都督中外诸军事,承制主盟。帝不许,曰:「吾于天下不贱,甯俟都督之名;帝子之尊,何藉上台之位。议者可斩。」投笔流泪。冲等重请,不从。又请爲司空,以主诸侯,亦弗听。乃开镇西府,辟天下士。

  三月丙午,赐新附人长复除,诖误罪失,一无所问。

九月乙卯,雍州刺史岳阳王察举兵寇江陵,其将杜崱兄弟 来降,察遁走。鲍泉攻湘州,未克;又遣左卫将军王僧辩代将。

  是月,帝徵兵于湘州刺史河东王誉,誉拒命。寻上甲侯韶自建邺至,宣三月十五日密诏,授帝位假黄钺、大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承制。于是立行台于南郡而置官司焉。

  夏五月己酉,修宿预堰,又修曹公堰于济阴。壬子,遣中护军夏侯亶督寿阳诸军侵魏。

及简文帝即位,改元爲大宝元年。帝以简文制于贼臣,卒 不遵用。正月,使少子方晷质于魏,魏不受质而结爲兄弟。

  七月,遣世子方等讨河东王誉,军败,死之。又遣镇兵将军鲍泉讨誉。

  六月庚辰,豫章王综奔魏,魏复据彭城。

四月,克湘州,斩誉,湘州平。雍州刺史岳阳王察自称梁 王,蕃于魏,魏遣兵助伐襄阳。先是,邵陵王纶书已言凶事, 秘之,以待湘州之捷。是月壬寅,始命陈莹报武帝崩问,帝哭 于正寝。

  九月乙卯,雍州刺史岳阳王察举兵寇江陵,其将杜崱兄弟来降,察遁走。鲍泉攻湘州,未克;又遣左卫将军王僧辩代将。

  秋七月壬戌,大赦。

六月,江夏王大款、山阳王大成、宜都王大封自信安来奔。

  及简文帝即位,改元爲大宝元年。帝以简文制于贼臣,卒不遵用。正月,使少子方晷质于魏,魏不受质而结爲兄弟。

  冬十二月壬辰,都下地震。

九月辛酉,以前郢州刺史南平王恪爲中卫将军、尚书令、 开府仪同三司。改封大款爲临川郡王,大成爲桂阳郡王,大封 爲汝南郡王。

  四月,克湘州,斩誉,湘州平。雍州刺史岳阳王察自称梁王,蕃于魏,魏遣兵助伐襄阳。先是,邵陵王纶书已言凶事,秘之,以待湘州之捷。是月壬寅,始命陈莹报武帝崩问,帝哭于正寝。

  是岁,魏孝昌元年。

十一月甲子,南平王恪等奉笺进位相国,总百揆。帝不从。 二年三月,侯景悉兵西上。

  六月,江夏王大款、山阳王大成、宜都王大封自信安来奔。

  七年春正月辛丑朔,赦死罪以下。

四月,景遣其将宋子仙、任约袭郢州,执刺史方诸。庚戌, 领军王僧辩屯师巴陵。

  九月辛酉,以前郢州刺史南平王恪爲中卫将军、尚书令、开府仪同三司。改封大款爲临川郡王,大成爲桂阳郡王,大封爲汝南郡王。

  夏四月乙酉,太尉临川王宏薨。南州津改置校尉,增加奉秩。诏在位群臣,各举所知,凡是清吏,咸使荐闻。

五月癸未,帝遣将胡僧佑、陆法和援巴陵。

  十一月甲子,南平王恪等奉笺进位相国,总百揆。帝不从。二年三月,侯景悉兵西上。

  秋九月己酉,荆州刺史鄱阳王恢薨。

六月,僧佑等击破景将任约军,禽约,景解围宵遁。以王 僧辩爲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帅衆追景,所至皆 捷。进围郢州,获贼将宋子仙等。

  四月,景遣其将宋子仙、任约袭郢州,执刺史方诸。庚戌,领军王僧辩屯师巴陵。

  冬十一月庚辰,丁贵嫔薨,大赦。

九月,盘盘国献驯象。

  五月癸未,帝遣将胡僧佑、陆法和援巴陵。

  是岁,河南、高丽、林邑、滑国并遣使朝贡。

十月辛丑朔,紫云如盖临江陵城。是月,简文帝崩,开府 仪同三司王僧辩等奉表劝进。帝奉讳,大临三日,百官缟素, 答表不许。司空南平王恪率宗室,领军将军胡僧佑率群僚,江 州别驾张佚率吏人,并奉笺劝进。帝固让。

  六月,僧佑等击破景将任约军,禽约,景解围宵遁。以王僧辩爲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帅衆追景,所至皆捷。进围郢州,获贼将宋子仙等。

  大通元年春正月乙丑,以尚书右仆射徐勉爲尚书仆射。诏百官奉禄,自今可长给见钱。辛未,祀南郊。诏流亡者听复宅业,蠲役五年,尤贫家勿收今年三调,孝弟力田赐爵一级。是月,司州刺史夏侯夔进军三关,所至皆克。初,帝创同泰寺,至是开大通门以对寺之南门,取反语以协同泰。自是晨夕讲义,多由此门。

十一月乙亥,僧辩又奉表劝进,又不从。时巨寇尚存,帝 未欲即位,而四方表劝,前后相属,乃下令断表。

  九月,盘盘国献驯象。

  三月辛未,幸寺舍身。甲戌还宫,大赦,改元大通,以符寺及门名。

承圣元年二月,王僧辩衆军发自寻阳,帝驰檄四方,购获 景及逆者,封万户开国公,绢布五万疋。

  十月辛丑朔,紫云如盖临江陵城。是月,简文帝崩,开府仪同三司王僧辩等奉表劝进。帝奉讳,大临三日,百官缟素,答表不许。司空南平王恪率宗室,领军将军胡僧佑率群僚,江州别驾张佚率吏人,并奉笺劝进。帝固让。

  夏五月丙寅,成景隽克魏临潼、竹邑。

三月,僧辩等平景,传首江陵。戊子,以贼平告明堂、太 社。己丑,僧辩等又表劝进曰:

  十一月乙亥,僧辩又奉表劝进,又不从。时巨寇尚存,帝未欲即位,而四方表劝,前后相属,乃下令断表。

  冬十月庚戌,魏东豫州刺史元庆和以涡阳内属。甲寅,曲赦东豫州。

衆军以今月戊子,总集建康,贼景鸟伏兽穷,频击频挫, 奸竭诈尽,深沟自固。臣等分勒武旅,百道同趋,突骑短兵, 犀函铁楯,结队千群,持戟百万,止纣七步,围项三重,轰然 大溃,群凶四灭。京师少长,俱称万岁。长安酒食,于此价高。 九县云开,六合清朗,矧伊黔首,谁不载跃。

  承圣元年二月,王僧辩衆军发自寻阳,帝驰檄四方,购获景及逆者,封万户开国公,绢布五万疋。

  十一月丁卯,以中护军萧藻爲都督侵魏,镇于涡阳。

伏惟陛下咀痛茹哀,婴愤忍酷。自紫庭绛阙,胡尘四起, 壖垣好畤,冀马云屯,泣血临兵,尝胆誓衆。而吴、楚一家, 方与七国俱反,管、蔡流言,又以三监作乱。西凉义衆,阻秦 塞而不通,并州遗黎,跨飞狐而见绝。豺狼当路,非止一人, 鲸鲵不枭,倏焉五载。英武克振,怨耻并雪,永寻霜露,伊何 可胜。臣等辄依故实,奉修社庙,使者持节,分告园陵。嗣后 升遐,龙輴未殡,承华掩曜,梓宫莫测。并即随由备办,礼具 凶荒,四海同哀,六军袒哭。圣情孝友,理当感恸。

  三月,僧辩等平景,传首江陵。戊子,以贼平告明堂、太社。己丑,僧辩等又表劝进曰:

  是岁,林邑、师子、高丽等国各遣使朝贡。

日者,百司岳牧,仰祈宸鉴,以锡珪之功,既归有道,当 璧之礼,允属圣明。而优诏谦冲,杳然凝邈,飞龙可跻,而干 爻在四,帝阍云叫,而阊阖未开。讴歌再驰,是用翘首。所以 越人固执,熏丹穴以求君,周人乐推,踰岐山而事主。汉王不 即位,无以贵功臣,光武止萧王,岂谓绍宗庙。黄帝游于襄城, 尚访御人之道,放勋寂于姑射,犹使鐏俎有归。伊此傥来,岂 圣人所欲,帝王所应,不获已而然。伏读玺书,寻讽制旨,领 怀物外,未奉慈衷。陛下日角龙顔之姿,表于徇齐之日,彤云 素灵之瑞,基于应物之初。博学则大哉无所与名,深言则晔乎 文章之观。忠爲令德,孝实动天。加以英威茂略,雄图武算, 指麾则丹浦不战,顾眄则阪泉自荡。地维绝而重纽,天柱倾而 更植。凿河津于孟门,百川复啓;补穹仪以五石,万物再生。 纵陛下拂袗衣而游广成,登龛山而去东土,群臣安得仰诉,兆 庶何所归仁。况郊祀配天,罍篚礼旷,斋宫清庙,匏竹不陈。 仰望鸾舆,匪朝伊夕,瞻言法驾,载渴且饥。岂可久稽衆议, 有旷彜则。旧邦凯复,函、洛已平,高奴、栎阳,宫馆虽毁; 浊河清渭,佳气犹存。臯门有伉,甘泉四敞,土圭测景,仙人 承露。斯盖九州之赤县,六合之枢机。博士捧图书而稍还,太 常定礼仪其已立,岂得不扬清警而赴名都,具玉銮而旋正寝。 昔东周既迁,镐京遂其不复,长安一乱,郏、洛永以爲居。夏 后以万国朝诸侯,文王以六州匡天下,方之迹基百里,剑仗三 尺,以残楚之地,抗拒六戎,一旅之卒,翦夷三叛,坦然大定, 御辇东归。解五牛于冀州,秣六马于谯郡,缅求前古,其可得 欤?对扬天命,无所让德,有理存焉,敢重祈奏。帝尚未从。 辛卯,宣猛将军朱买臣奉帝密旨,害豫章王栋及其二弟桥、 樛。

  衆军以今月戊子,总集建康,贼景鸟伏兽穷,频击频挫,奸竭诈尽,深沟自固。臣等分勒武旅,百道同趋,突骑短兵,犀函铁楯,结队千群,持戟百万,止纣七步,围项三重,轰然大溃,群凶四灭。京师少长,俱称万岁。长安酒食,于此价高。九县云开,六合清朗,矧伊黔首,谁不载跃。

  二年春正月乙酉,蠕蠕国遣使朝贡。

四月乙巳,益州刺史、新除假黄钺、太尉武陵王纪僭位于 蜀,年号天正。帝遣兼司空萧泰、祠部尚书乐子云拜谒茔陵, 修复社庙。丁巳,下令解严。

  伏惟陛下咀痛茹哀,婴愤忍酷。自紫庭绛阙,胡尘四起,壖垣好畤,冀马云屯,泣血临兵,尝胆誓衆。而吴、楚一家,方与七国俱反,管、蔡流言,又以三监作乱。西凉义衆,阻秦塞而不通,并州遗黎,跨飞狐而见绝。豺狼当路,非止一人,鲸鲵不枭,倏焉五载。英武克振,怨耻并雪,永寻霜露,伊何可胜。臣等辄依故实,奉修社庙,使者持节,分告园陵。嗣后升遐,龙輴未殡,承华掩曜,梓宫莫测。并即随由备办,礼具凶荒,四海同哀,六军袒哭。圣情孝友,理当感恸。

  二月,筑寒山堰。癸丑,魏孝明皇帝崩。

五月庚午,司空南平王恪及宗室王侯、大都督王僧辩等, 复拜表上尊号。帝犹固让。甲申,以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 王僧辩爲司徒。乙酉,斩贼左仆射王伟、尚书吕季略、少府卿 周石珍、舍人严亶于江陵市,乃下令赦境内。齐将潘乐、辛术 等攻秦郡,王僧辩遣将杜崱帅衆拒之。以陈霸先爲征北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徐州刺史。齐人贺平侯景。

  日者,百司岳牧,仰祈宸鉴,以锡珪之功,既归有道,当璧之礼,允属圣明。而优诏谦冲,杳然凝邈,飞龙可跻,而干爻在四,帝阍云叫,而阊阖未开。讴歌再驰,是用翘首。所以越人固执,熏丹穴以求君,周人乐推,踰岐山而事主。汉王不即位,无以贵功臣,光武止萧王,岂谓绍宗庙。黄帝游于襄城,尚访御人之道,放勋寂于姑射,犹使鐏俎有归。伊此傥来,岂圣人所欲,帝王所应,不获已而然。伏读玺书,寻讽制旨,领怀物外,未奉慈衷。陛下日角龙顔之姿,表于徇齐之日,彤云素灵之瑞,基于应物之初。博学则大哉无所与名,深言则晔乎文章之观。忠爲令德,孝实动天。加以英威茂略,雄图武算,指麾则丹浦不战,顾眄则阪泉自荡。地维绝而重纽,天柱倾而更植。凿河津于孟门,百川复啓;补穹仪以五石,万物再生。纵陛下拂袗衣而游广成,登龛山而去东土,群臣安得仰诉,兆庶何所归仁。况郊祀配天,罍篚礼旷,斋宫清庙,匏竹不陈。仰望鸾舆,匪朝伊夕,瞻言法驾,载渴且饥。岂可久稽衆议,有旷彜则。旧邦凯复,函、洛已平,高奴、栎阳,宫馆虽毁;浊河清渭,佳气犹存。臯门有伉,甘泉四敞,土圭测景,仙人承露。斯盖九州之赤县,六合之枢机。博士捧图书而稍还,太常定礼仪其已立,岂得不扬清警而赴名都,具玉銮而旋正寝。昔东周既迁,镐京遂其不复,长安一乱,郏、洛永以爲居。夏后以万国朝诸侯,文王以六州匡天下,方之迹基百里,剑仗三尺,以残楚之地,抗拒六戎,一旅之卒,翦夷三叛,坦然大定,御辇东归。解五牛于冀州,秣六马于谯郡,缅求前古,其可得欤?对扬天命,无所让德,有理存焉,敢重祈奏。帝尚未从。辛卯,宣猛将军朱买臣奉帝密旨,害豫章王栋及其二弟桥、樛。

  夏四月戊戌,魏尒朱荣推奉孝庄帝。庚子,荣杀幼主及太后胡氏。辛丑,魏郢州刺史元愿达以义阳降,封愿达爲乐平王。是时魏大乱,其北海王颢、临淮王彧、汝南王悦并来奔。北青州刺史元隽、南荆州刺史李志皆以地降。

八月,武陵王纪率巴、蜀之衆东下,遣护军将军陆法和屯 巴峡以拒之。

  四月乙巳,益州刺史、新除假黄钺、太尉武陵王纪僭位于蜀,年号天正。帝遣兼司空萧泰、祠部尚书乐子云拜谒茔陵,修复社庙。丁巳,下令解严。

  冬十月丁亥,以魏北海王颢主魏,遣东宫直阁将军陈庆之卫送还北。魏豫州刺史邓献以地降。

九月甲戌,司空南平王恪薨。

  五月庚午,司空南平王恪及宗室王侯、大都督王僧辩等,复拜表上尊号。帝犹固让。甲申,以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王僧辩爲司徒。乙酉,斩贼左仆射王伟、尚书吕季略、少府卿周石珍、舍人严亶于江陵市,乃下令赦境内。齐将潘乐、辛术等攻秦郡,王僧辩遣将杜崱帅衆拒之。以陈霸先爲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徐州刺史。齐人贺平侯景。

  是岁,魏武泰元年,寻改爲建义,又改曰永安。中大通元年春正月辛酉,祀南郊,大赦,赐孝悌力田爵一级。辛巳,祀明堂。

十月乙未,前梁州刺史萧循自魏至江陵,以爲平北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戊申,执湘州刺史王琳于殿内。庚戌,琳长史 陆纳及其将潘乌累等举兵反,攻陷湘州。是月,四方征镇王公 卿士复劝进表,三上,乃许之。

  八月,武陵王纪率巴、蜀之衆东下,遣护军将军陆法和屯巴峡以拒之。

  夏四月癸巳,陈庆之攻拔魏梁城,进屠考城,禽魏济阴王晖业。五月癸酉,进克虎牢,魏孝庄帝出居河北。乙亥,元颢入京师,僭号建武。

冬十一月丙子,皇帝即位于江陵,改太清六年爲承圣元年。 逋租宿责,并许弘宥。孝子顺孙,悉皆赐爵。长徒锁士,特加 原宥。禁锢夺劳,一皆旷荡。是日,帝不升正殿,公卿陪列而 已。时有两日俱见。己卯,立王太子方矩爲皇太子,改名元良。 立皇子方智爲晋安郡王,方略爲始安郡王。追尊所生妣阮修容 爲文宣太后。改諡忠壮太子爲武烈太子,封武烈子庄爲永嘉王。 是月,陆纳遣将军潘乌累等破衡州刺史丁道贵于渌口,道贵走 零陵。 十二月,陆纳分兵袭巴陆,湘州刺史萧循击走之。天门山 获野人,出山三日而死。星陨吴郡。淮南有野象数百,坏人室 庐。宣城郡猛兽暴食人。

  九月甲戌,司空南平王恪薨。

  六月壬午,以永兴公主疾笃故,大赦,公主志也。是月,都下疫甚,帝于重云殿爲百姓设救苦斋,以身爲祷。

是岁,魏废帝元年。

  十月乙未,前梁州刺史萧循自魏至江陵,以爲平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戊申,执湘州刺史王琳于殿内。庚戌,琳长史陆纳及其将潘乌累等举兵反,攻陷湘州。是月,四方征镇王公卿士复劝进表,三上,乃许之。

  闰月,护军将军南康王绩薨。己卯,魏将尒朱荣攻杀元颢,京师反正。

二年春正月乙丑,诏王僧辩讨陆纳。戊寅,以吏部尚书王 褒爲尚书右仆射。己卯,江夏宫南门钥牡飞。

  冬十一月丙子,皇帝即位于江陵,改太清六年爲承圣元年。逋租宿责,并许弘宥。孝子顺孙,悉皆赐爵。长徒锁士,特加原宥。禁锢夺劳,一皆旷荡。是日,帝不升正殿,公卿陪列而已。时有两日俱见。己卯,立王太子方矩爲皇太子,改名元良。立皇子方智爲晋安郡王,方略爲始安郡王。追尊所生妣阮修容爲文宣太后。改諡忠壮太子爲武烈太子,封武烈子庄爲永嘉王。是月,陆纳遣将军潘乌累等破衡州刺史丁道贵于渌口,道贵走零陵。十二月,陆纳分兵袭巴陆,湘州刺史萧循击走之。天门山获野人,出山三日而死。星陨吴郡。淮南有野象数百,坏人室庐。宣城郡猛兽暴食人。

  秋九月辛巳,朱雀航华表灾。癸巳,幸同泰寺,设四部无遮大会。上释御服,披法衣,行清净大舍,以便省爲房,素床瓦器,乘小车,私人执役。甲午,升讲堂法坐,爲四部大衆开涅盘经题。癸卯,群臣以钱一亿万奉赎皇帝菩萨大舍,僧衆默许。乙巳,百辟诣寺东门奉表,请还临宸极,三请乃许。帝三答书,前后并称顿首。

三月庚寅,有两龙见湘州西江。

  是岁,魏废帝元年。

  冬十月己酉,又设四部无遮大会,道俗五万馀人。会毕,帝御金辂还宫,御太极殿,大赦,改元。

夏五月甲申,魏大将尉迟迥进兵逼巴西,潼州刺史杨干运 以城纳迥。己丑,武陵王纪军至西陵。

  二年春正月乙丑,诏王僧辩讨陆纳。戊寅,以吏部尚书王褒爲尚书右仆射。己卯,江夏宫南门钥牡飞。

  十一月戊子,魏巴州刺史严始欣以城降。

六月乙卯,王僧辩平湘州。

  三月庚寅,有两龙见湘州西江。

  是岁,盘盘、蠕蠕国并遣使朝贡。

秋七月,武陵王纪衆大溃,见杀。

  夏五月甲申,魏大将尉迟迥进兵逼巴西,潼州刺史杨干运以城纳迥。己丑,武陵王纪军至西陵。

  二年夏四月癸丑,幸同泰寺,设平等会。庚申,大雨雹。

八月戊戌,尉迟迥平蜀。 九月,齐遣郭元建及将邢杲远、步大汗萨、东方老帅衆顿 合肥。 冬十一月辛酉,僧辩留镇姑孰,豫州刺史侯瑱据东关垒, 征吴兴太守裴之横帅衆继之。戊戌,以尚书右仆射王褒爲左仆 射,湘东太守张绾爲右仆射。

  六月乙卯,王僧辩平湘州。

  六月丁巳,遣魏汝南王悦还北主魏。庚申,以魏尚书左仆射范遵爲司州牧,随悦北侵。是月,林邑、扶南国遣使朝贡。

十二月,宿预土人东方光据城归化,齐江西州郡皆起兵应 之。

  秋七月,武陵王纪衆大溃,见杀。

  秋八月庚戌,幸德阳堂,祖魏主元悦。山贼寇会稽郡县。

三年春正月,魏帝爲相安定公所废,而立齐王廓,是爲恭 帝元年。

  八月戊戌,尉迟迥平蜀。九月,齐遣郭元建及将邢杲远、步大汗萨、东方老帅衆顿合肥。冬十一月辛酉,僧辩留镇姑孰,豫州刺史侯瑱据东关垒,征吴兴太守裴之横帅衆继之。戊戌,以尚书右仆射王褒爲左仆射,湘东太守张绾爲右仆射。

  九月壬午,假超武将军湛海珍节以讨之。

三月,主衣库见黑蛇长丈许,数十小蛇随之,举头高丈馀 南望,俄失所在。帝又与宫人幸玄洲苑,复见大蛇盘屈于前, 群小蛇遶之,并黑色。帝恶之,宫人曰:“此非怪也,恐是钱 龙。”帝敕所司即日取数千万钱镇于蛇处以厌之。因设法会, 赦囚徒,振穷乏,退居栖心省。又有蛇从屋堕落帝帽上,忽然 便失。又龙光殿上所御肩舆复见小蛇萦屈舆中,以头驾夹膝前 金龙头上,见人走去,逐之不及。城濠中龙腾出,焕烂五色, 竦跃入云,六七小龙相随飞去。群鱼腾跃,坠死于陆道。龙处 爲窟若数百斛圌。旧大城上常有紫气,至是稍复消歇。甲辰, 以司徒王僧辩爲太尉、车骑大将军。戊申,以护军将军、郢州 刺史陆法和爲司徒。

  十二月,宿预土人东方光据城归化,齐江西州郡皆起兵应之。

  是岁,魏庄帝杀其权臣尒朱荣,其党奉魏长广王晔爲主而杀孝庄帝,年号建明。

夏四月癸酉,以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陈霸先爲司空。

  三年春正月,魏帝爲相安定公所废,而立齐王廓,是爲恭帝元年。

  三年春正月辛巳,祀南郊,大赦。丙申,以魏尚书仆射郑先护爲征北大将军。

六月癸未,有黑气如龙见于殿内。

  三月,主衣库见黑蛇长丈许,数十小蛇随之,举头高丈馀南望,俄失所在。帝又与宫人幸玄洲苑,复见大蛇盘屈于前,群小蛇遶之,并黑色。帝恶之,宫人曰:「此非怪也,恐是钱龙。」帝敕所司即日取数千万钱镇于蛇处以厌之。因设法会,赦囚徒,振穷乏,退居栖心省。又有蛇从屋堕落帝帽上,忽然便失。又龙光殿上所御肩舆复见小蛇萦屈舆中,以头驾夹膝前金龙头上,见人走去,逐之不及。城濠中龙腾出,焕烂五色,竦跃入云,六七小龙相随飞去。群鱼腾跃,坠死于陆道。龙处爲窟若数百斛圌。旧大城上常有紫气,至是稍复消歇。甲辰,以司徒王僧辩爲太尉、车骑大将军。戊申,以护军将军、郢州刺史陆法和爲司徒。

  二月辛丑,祀明堂。

秋九月辛卯,帝于龙光殿述老子义。先是,魏使宇文仁恕 来聘,齐使又至江陵,帝接仁恕有阙,魏相安定公憾焉。乙巳, 使柱国万纽于谨来攻。

  夏四月癸酉,以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陈霸先爲司空。

  夏四月乙巳,皇太子统薨。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冠亚体育官网网址霸先迎定州刺史萧勃爲刺史,

关键词:

长沙景王道怜,爲甯远将军

赵伦之 萧思话 臧焘 宋宗室及诸王上 武帝北伐,伦之遣顺阳少保傅弘之、扶风太尉沈田子出嶢柳,大破姚泓于青龙头...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改封临贺王子産爲南,上谓王

宋本纪下 太宗明太岁讳彧,字休景,小字荣期,文帝第十一子也。元嘉十五年八月生。二十七年,封淮阳王,二十五...

详细>>

元显以敬宣爲后将军谘议参军,牢之时爲恭前军

求相申救。孝武尝与竣言及柳事,竟不助之。柳遂伏法。璩字伯玉,平北将军汪曾孙也,位淮南太守。 康祖便弓马,...

详细>>

武帝与镇恶等期,悉斩系祖兄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初,武帝与镇恶等期,若克洛阳,须待大军,未可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