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怜年五,知武帝在后

日期:2019-09-29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宋宗室及诸王上

长沙景王道怜 临川烈武王道规 营浦侯遵考 武帝诸子 长沙景王道怜,宋武帝中弟也。谢琰爲徐州,命爲从事史。 武帝克京城及平建邺,道怜常留侍太后,后以军功封新渝县男。 从武帝征广固,所部获慕容超,以功改封竟陵县公。及讨司马 休之,道怜监太尉留府事。江陵平,爲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荆州刺史,护南蛮校尉,加都督,北府文武悉配之。

卷十三

卷十六

道怜素无才能,言音甚楚,举止多诸鄙拙,畜聚常若不足。 去镇日,府库爲空。征拜司空、徐兖二州刺史,加都督,出镇 京口。武帝受命,迁太尉,封长沙王。

列传第三  宋宗室及诸王上

列传第六

先是,庐陵王义真爲扬州刺史,太后谓上曰:“道怜汝布 衣兄弟,宜用爲扬州。”上曰:“寄奴于道怜,岂有所惜。扬 州根本所寄,事务至重,非道怜所了。”太后曰:“道怜年五 十,岂不如十岁儿邪?”上曰:“车士虽爲刺史,事无大小, 皆由寄奴。道怜年长,不亲其事,于听望不足。”太后乃无言, 竟不授。

长沙景王道怜临川烈武王道规营浦侯遵考武帝诸子

王镇恶朱龄石毛修之傅弘之朱修之王玄谟

永初三年薨,加赠太傅,葬礼依晋太宰安平王孚故事,鸾 辂九旒,黄屋左纛,轀輬车、挽歌二部,前后羽葆、鼓吹,虎 贲班剑百人。文帝元嘉九年,诏故太傅长沙景王、故大司马临 川烈武王、故司徒南康文宣公刘穆之、开府仪同三司华容县公 王弘、开府仪同三司永修县公檀道济、故青州刺史龙阳县侯王 镇恶,并勒功天府,配祭庙庭。

  长沙景王道怜,宋武帝中弟也。谢琰爲徐州,命爲从事史。武帝克京城及平建邺,道怜常留侍太后,后以军功封新渝县男。从武帝征广固,所部获慕容超,以功改封竟陵县公。及讨司马休之,道怜监太尉留府事。江陵平,爲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护南蛮校尉,加都督,北府文武悉配之。

  后随叔父曜归晋,客荆州,颇读诸子兵书,喜论军国大事,骑射非长,而从横善果断。宋武帝伐广固,镇恶时爲天门郡临澧令。人或荐之武帝,召与语,异焉,因留宿。旦谓诸佐曰:「镇恶王猛孙,所谓将门有将。」即以署前部贼曹。拒卢循有功,封博陆县五等子。

道怜子义欣嗣,位豫州刺史,镇寿阳,境内畏服,道不拾 遗,遂爲盛藩强镇。薨,赠开府仪同三司,諡曰成王。

  道怜素无才能,言音甚楚,举止多诸鄙拙,畜聚常若不足。去镇日,府库爲空。征拜司空、徐兖二州刺史,加都督,出镇京口。武帝受命,迁太尉,封长沙王。

  武帝谋讨刘毅,镇恶曰:「公若有事西楚,请给百舸爲前驱。」及西讨,转镇恶参军事,使率龙骧将军蒯恩百舸前发。镇恶受命,便昼夜兼行,扬声刘兖州上。毅谓爲信,不知见袭。

子悼王瑾嗣,传爵至子,齐受禅,国除。

  先是,庐陵王义真爲扬州刺史,太后谓上曰:「道怜汝布衣兄弟,宜用爲扬州。」上曰:「寄奴于道怜,岂有所惜。扬州根本所寄,事务至重,非道怜所了。」太后曰:「道怜年五十,岂不如十岁儿邪?」上曰:「车士虽爲刺史,事无大小,皆由寄奴。道怜年长,不亲其事,于听望不足。」太后乃无言,竟不授。

  镇恶去江陵城二十里,舍船步上,蒯恩军在前,镇恶次之,舸留一二人,对舸岸上竖旗安鼓。语所留人曰:「计我将至城,便长严,令如后有大军状。又分队在后,令烧江津船。镇恶径前袭城,津戍及百姓皆言刘藩实上,晏然不疑。将至城,逢毅要将朱显之驰前问藩所在,军人答云「在后」。及至军后不见藩,又望见江津船舰被烧而鼓声甚盛,知非藩上,便跃马告毅,令闭城门。镇恶亦驰进得入城,便因风放火,烧大城南门及东门。又遣人以诏及赦文并武帝手书凡三函示毅,毅皆烧不视。金城内亦未信帝自来。及短兵接战,镇恶军人与毅下将或是父兄子弟中表亲亲,且斗且语,知武帝在后,人情离懈。

瑾弟韫字彦文,位雍州刺史,侍中,领右卫将军,领军将 军。升明元年,被齐高帝诛。韫人才凡鄙,特爲明帝所宠。在 湘州、雍州,使善画者图其出行卤簿羽仪,常自披玩。尝以图 标征西将军蔡兴宗,兴宗戏之,阳若不解画者,指韫形问之曰: “此何人而在舆?”韫曰:“政是我。”其庸鄙类如此。

  永初三年薨,加赠太傅,葬礼依晋太宰安平王孚故事,鸾辂九旒,黄屋左纛,轀輬车、挽歌二部,前后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文帝元嘉九年,诏故太傅长沙景王、故大司马临川烈武王、故司徒南康文宣公刘穆之、开府仪同三司华容县公王弘、开府仪同三司永修县公檀道济、故青州刺史龙阳县侯王镇恶,并勒功天府,配祭庙庭。

  初,毅常所乘马在城外不得入,仓卒无马,使就子肃取马,肃不与。朱显之谓曰:「人取汝父而惜马,汝走欲何之?」夺马以授毅,从大城东门出奔牛牧佛寺自缢。镇恶身被五箭,手所执矟于手中破折。江陵平后二十日,大军方至,以功封汉寿县子。及武帝北伐,爲镇西谘议,行龙骧将军,领前锋。将发,前将军刘穆之谓曰:「昔晋文王委蜀于邓艾,今亦委卿以关中,卿其勉之。」镇恶曰:「吾等因托风云,并蒙抽擢,今咸阳不克,誓不济江。三秦若定,而公九锡不至,亦卿之责矣。」

韫弟述字彦思,亦甚庸劣。从子俣疾危笃,父彦节母萧对 之泣,述尝候之,便命左右取酒肉令俣进之,皆莫知其意。或 问焉,答曰:“礼云,有疾饮酒食肉。”述又尝新有缌惨,或 诣之,问其母安否。述曰:“惟有愁惛。”次访其子,对曰: “所谓父子聚麀。”盖谓麀爲忧也。

  道怜子义欣嗣,位豫州刺史,镇寿阳,境内畏服,道不拾遗,遂爲盛藩强镇。薨,赠开府仪同三司,諡曰成王。

  镇恶入贼境,战无不捷,破虎牢及柏谷坞。进次渑池,造故人李方家,升堂见母,厚加酬赉,即授方渑池令。方轨径据潼关,将士乏食,乃亲到弘农督人租。百姓竞送义粟,军食复振。

义欣弟义融封桂阳县侯,邑千户。凡王子爲侯,食邑皆千 户。义融位五兵尚书,领军,有质干,善于用短楯。卒諡恭侯。 子孝侯觊嗣,无子,弟袭以子晃继。袭字茂德,性庸鄙,爲郢 州刺史,暑月露褌上听事,时纲纪政伏合,怪之,访问乃知是 袭。

  子悼王瑾嗣,传爵至子,齐受禅,国除。

  初,武帝与镇恶等期,若克洛阳,须待大军,未可轻前。既而镇恶等至潼关,爲僞大将军姚绍所拒不得进,驰告武帝求粮援。时帝军入河,魏军屯河岸,军不得进。帝呼所遣人开舫北户指河上军示之曰:「我语令勿进而深入,岸上如此,何由得遣军。」镇恶既得义租,绍又病死,僞抚军将军姚赞代绍守嶮,衆力犹盛。武帝至湖城,赞引退。

义融弟义宗,幼爲武帝所爱,字曰伯奴,封新渝县侯,位 太子左卫率。坐门生杜德灵放横打人,入义宗第蔽隐,免官。 德灵以姿色,故义宗爱宠之。义宗卒于南兖州刺史,諡曰惠侯。 子怀珍嗣,无子,弟彦节以子承继。

  瑾弟韫字彦文,位雍州刺史,侍中,领右卫将军,领军将军。升明元年,被齐高帝诛。韫人才凡鄙,特爲明帝所宠。在湘州、雍州,使善画者图其出行卤簿羽仪,常自披玩。尝以图标征西将军蔡兴宗,兴宗戏之,阳若不解画者,指韫形问之曰:「此何人而在舆?」韫曰:「政是我。」其庸鄙类如此。

  大军次潼关,谋进取计,镇恶请率水军自河入渭,直至渭桥。镇恶所乘皆蒙冲小舰,行船者悉在舰内,泝渭而进,舰外不见有行船人。北土素无舟烜,莫不惊以爲神。镇恶既至,令将士食毕,便弃船登岸。渭水流急,诸舰悉逐流去,镇恶抚慰士卒曰:「此是长安城北门外,去家万里,而舫乘衣粮并已逐流,唯宜死战,可立大功。」乃身先士卒,即陷长安城。城内六万馀户,镇恶抚慰初附,号令严肃。于灞上奉迎,武帝劳之曰:「成吾霸业者真卿也。」谢曰:「此明公之威,诸将之力。」帝笑曰:「卿欲学冯异邪。」

彦节少以宗室清谨见知,孝武时,其弟遐坐通嫡母殷氏养 女云敷,殷每禁之。及殷亡,口血出,衆疑遐行毒害。孝武使 彦节从弟祗讽彦节啓证其事。彦节曰:“行路之人尚不应尔, 今日乃可一门同尽,无容奉敕。”衆以此称之。后废帝即位, 累迁尚书左仆射,参选。元徽元年,领吏部,加兵五百人。桂 阳王休范爲逆,中领军刘勉出守石头,彦节权兼领军将军,所 给加兵,自随入殿。封当阳侯,与齐高帝、袁粲、褚彦回分日 入直,平决机事,迁中书令,加抚军将军。及帝废爲苍梧王, 彦节出集议,于路逢从弟韫。韫问曰:“今日之事,故当归兄 邪?”彦节曰:“吾等已让领军矣。”韫捶胸曰:“兄肉中讵 有血邪,今年族矣。”齐高帝闻而恶之。顺帝即位,转尚书令。 时齐高帝辅政,彦节知运祚将迁,密怀异图。及沈攸之举兵, 齐高帝入屯朝堂,袁粲镇石头,潜与彦节及诸大将黄回等谋夜 会石头,诘旦乃发。彦节素怯,骚扰不自安。再晡后,便自丹 阳郡车载妇女,尽室奔石头。临去,妇萧氏强劝令食,彦节歠 羹写胸中,手振不自禁。其主簿丁灵卫闻难即入,语左右曰: “今日之事,难以取济。但我受刘公厚恩,义无二情。”及至 见粲,粲惊曰:“何遽便来,事今败矣。”彦节曰:“今得见 公,万死何恨。”从弟韫直省内,与直合将军卜伯兴谋其夜共 攻齐高帝,会彦节事觉,秣陵令刘实、建康令刘遐密告齐高帝, 高帝夜使骁骑将军王敬则收杀之,伯兴亦遇害。粲败,彦节踰 城走,于额檐湖见禽被杀。彦节子俣尝赋诗云:“城上草,植 根非不高,所恨风霜早。”时咸云此爲祅句。事败,俣与弟陔 剃发被法服向京口,于客舍爲人识,执于建康狱尽杀之。彦节 既贵,士子自非三署不得上方榻,时人以此少之。其妻萧思话 女也,常惧祸败,每谓曰:“君富贵已足,故应爲儿作计。” 彦节不从,故及祸。

  韫弟述字彦思,亦甚庸劣。从子俣疾危笃,父彦节母萧对之泣,述尝候之,便命左右取酒肉令俣进之,皆莫知其意。或问焉,答曰:「礼云,有疾饮酒食肉。」述又尝新有缌惨,或诣之,问其母安否。述曰:「惟有愁惛。」次访其子,对曰:「所谓父子聚麀。」盖谓麀爲忧也。

  时关中丰全,镇恶性贪,收敛子女玉帛不可胜计,帝以其功大不问。时有白帝言镇恶藏姚泓僞辇,有异志,帝使觇之,知镇恶剔取饰辇金银,弃辇于垣侧,帝乃安。

彦节弟遐字彦道,爲嫡母殷暴亡,有司纠之,徙始安郡。 后得还,位吴郡太守,至是亦见诛。遐人才甚凡,自讳名有同 主讳,常对客曰:“孝武无道,见枉杀母。”其顽騃若此。及 彦节当权,遐累求方伯。彦节曰:“我在事,而用汝作州,于 听望不足。”遐曰:“富贵则言不可相关,从坐之日得免不? “至是果死。

  义欣弟义融封桂阳县侯,邑千户。凡王子爲侯,食邑皆千户。义融位五兵尚书,领军,有质干,善于用短楯。卒諡恭侯。子孝侯觊嗣,无子,弟袭以子晃继。袭字茂德,性庸鄙,爲郢州刺史,暑月露褌上听事,时纲纪政伏合,怪之,访问乃知是袭。

  帝留第二子桂阳公义真爲安西将军、雍秦二州刺史,镇长安。镇恶以征虏将军领安西司马、冯翊太守,委以扞御之任。

义宗弟义宾,封兴安侯,位徐州刺史。卒,諡曰肃侯。义 宾弟义綦,封营道县侯,凡鄙无识。始兴王浚尝谓曰:“陆士 衡诗云,‘营道无烈心’,其何意苦阿父如此。”义綦曰:“下 官初不识士衡,何忽见苦。”其庸塞皆然 。位湘州刺史,諡 僖侯。 临川烈武王道规字道则,武帝少弟也。倜傥有大志,预谋 诛桓玄。时桓弘镇广陵,以爲征虏中兵参军。武帝克京城,道 规亦以其日与刘毅、孟昶斩弘。玄败走,道规与刘毅、何无忌 追破之。无忌欲乘胜直造江陵。道规曰:“诸桓世居西楚,群 小皆爲竭力;桓振勇冠三军。且可顿兵以计策縻之。”无忌不 从,果爲振败。乃退还寻阳,缮舟甲复进,遂平巴陵。江陵之 平,道规推毅爲元功,无忌爲次,自居其末。以起义勋,封华 容县公,累迁领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加都督。善于刑政, 士庶畏而爱之。

  义融弟义宗,幼爲武帝所爱,字曰伯奴,封新渝县侯,位太子左卫率。坐门生杜德灵放横打人,入义宗第蔽隐,免官。德灵以姿色,故义宗爱宠之。义宗卒于南兖州刺史,諡曰惠侯。子怀珍嗣,无子,弟彦节以子承继。

  及大军东还,赫连勃勃逼北地,义真遣中兵参军沈田子拒之。虏甚盛,田子退屯刘因堡,遣使还报镇恶。镇恶对田子使谓安西长史王修曰:「公以十岁儿付吾等,当共思竭力,今拥兵不进,贼何由得平?」使反言之,田子甚惧。

卢循寇逼建邺,道规遣司马王镇之及扬武将军檀道济、广 武将军到彦之等赴援朝廷,至寻阳,爲循党荀林所破。林乘胜 伐江陵,声言徐道覆已克建邺。而桓谦自长安入蜀,谯纵以谦 爲荆州刺史,与其大将谯道福俱寇江陵。道规乃会将士告之曰: “吾东来文武足以济事,欲去者不禁。”因夜开城门,衆咸 惮服,莫有去者。雍州刺史鲁宗之自襄阳来赴,或谓宗之未可 测。道规乃单车迎之,衆咸感悦。衆议欲使檀道济、到彦之共 击荀林等。道规曰:“非吾自行不决。”乃使宗之居守,委以 心腹,率诸将大败谦,斩之。谘议刘遵追荀林,斩之巴陵。初, 谦至枝江,江陵士庶皆与谦书,言城内虚实。道规一皆焚烧, 衆乃大安。

  彦节少以宗室清谨见知,孝武时,其弟遐坐通嫡母殷氏养女云敷,殷每禁之。及殷亡,口血出,衆疑遐行毒害。孝武使彦节从弟祗讽彦节啓证其事。彦节曰:「行路之人尚不应尔,今日乃可一门同尽,无容奉敕。」衆以此称之。后废帝即位,累迁尚书左仆射,参选。元徽元年,领吏部,加兵五百人。桂阳王休范爲逆,中领军刘勉出守石头,彦节权兼领军将军,所给加兵,自随入殿。封当阳侯,与齐高帝、袁粲、褚彦回分日入直,平决机事,迁中书令,加抚军将军。及帝废爲苍梧王,彦节出集议,于路逢从弟韫。韫问曰:「今日之事,故当归兄邪?」彦节曰:「吾等已让领军矣。」韫捶胸曰:「兄肉中讵有血邪,今年族矣。」齐高帝闻而恶之。顺帝即位,转尚书令。时齐高帝辅政,彦节知运祚将迁,密怀异图。及沈攸之举兵,齐高帝入屯朝堂,袁粲镇石头,潜与彦节及诸大将黄回等谋夜会石头,诘旦乃发。彦节素怯,骚扰不自安。再晡后,便自丹阳郡车载妇女,尽室奔石头。临去,妇萧氏强劝令食,彦节歠羹写胸中,手振不自禁。其主簿丁灵卫闻难即入,语左右曰:「今日之事,难以取济。但我受刘公厚恩,义无二情。」及至见粲,粲惊曰:「何遽便来,事今败矣。」彦节曰:「今得见公,万死何恨。」从弟韫直省内,与直合将军卜伯兴谋其夜共攻齐高帝,会彦节事觉,秣陵令刘实、建康令刘遐密告齐高帝,高帝夜使骁骑将军王敬则收杀之,伯兴亦遇害。粲败,彦节踰城走,于额檐湖见禽被杀。彦节子俣尝赋诗云:「城上草,植根非不高,所恨风霜早。」时咸云此爲祅句。事败,俣与弟陔剃发被法服向京口,于客舍爲人识,执于建康狱尽杀之。彦节既贵,士子自非三署不得上方榻,时人以此少之。其妻萧思话女也,常惧祸败,每谓曰:「君富贵已足,故应爲儿作计。」彦节不从,故及祸。

  王猛之相苻坚也,北人以方诸葛亮。入关之功,又镇恶爲首,时论者深惮之。田子嶢柳之捷,威震三辅,而与镇恶争功。武帝将归,留田子与镇恶,私谓田子曰:「锺会不得遂其乱者,爲有卫瓘等也。语曰:'猛兽不如群狐。'卿等十余人何惧王镇恶。」故二人常有猜心。时镇恶师于泾上,与田子俱会傅弘之垒,田子求屏人,因斩之幕下,并兄基弟鸿、遵、深从弟昭、朗、弘,凡七人。弘之奔告义真,义真率王智、王修被甲登横门以察其变。俄而田子至,言镇恶反。修执田子,以专戮斩焉。是岁,义熙十四年正月十五日也。追赠左将军、青州刺史。及帝受命,追封龙阳县侯,諡曰壮。传国至曾孙叡,齐受禅,国除。

徐道覆奄至破冢,鲁宗之已还襄阳,人情大震。或传循已 克都,遣道覆上爲刺史。江、汉士庶感其焚书之恩,无复二志。 道规使刘遵爲游军,自拒道覆,前驱失利。道规壮气愈厉,遵 自外横击,大破之。初使遵爲游军,衆咸言不宜割见力置无用 之地。及破道覆,果得游军之力,衆乃服焉。遵字慧明,临淮 海西人,道规从母兄也,位淮南太守,追封监利县侯。

  彦节弟遐字彦道,爲嫡母殷暴亡,有司纠之,徙始安郡。后得还,位吴郡太守,至是亦见诛。遐人才甚凡,自讳名有同主讳,常对客曰:「孝武无道,见枉杀母。」其顽騃若此。及彦节当权,遐累求方伯。彦节曰:「我在事,而用汝作州,于听望不足。」遐曰:「富贵则言不可相关,从坐之日得免不?「至是果死。

  朱龄石字伯儿,沛郡沛人也。世爲将,伯父宪及斌并爲西中郎袁真将佐。桓温伐真于寿阳,真以宪兄弟潜通温,并杀之,龄石父绰逃归温。寿阳平,真已死,绰辄发棺戮尸。温怒将斩之,温弟冲请得免。绰受冲更生之恩,事冲如父。位西阳、广平太守。及冲薨,绰欧血而死。

道规进号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改授豫州,以疾不 拜。义熙八年薨于都,赠司徒,諡曰烈武,进封南郡公。武帝 受命,赠大司马,追封临川王。无子,以长沙景王第二子义庆 嗣。初,文帝少爲道规所养,武帝命绍焉。咸以礼无二继,文 帝还本,而定义庆爲后。义庆爲荆州,庙主当随往江陵,文帝 下诏褒美勋德及慈荫之重,追崇丞相,加殊礼,鸾辂九旒,黄 屋左纛,给节钺,前后部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及长沙 太妃檀氏、临川太妃曹氏后薨,葬皆准给。

  义宗弟义宾,封兴安侯,位徐州刺史。卒,諡曰肃侯。义宾弟义綦,封营道县侯,凡鄙无识。始兴王浚尝谓曰:「陆士衡诗云,'营道无烈心',其何意苦阿父如此。」义綦曰:「下官初不识士衡,何忽见苦。」其庸塞皆然。位湘州刺史,諡僖侯。临川烈武王道规字道则,武帝少弟也。倜傥有大志,预谋诛桓玄。时桓弘镇广陵,以爲征虏中兵参军。武帝克京城,道规亦以其日与刘毅、孟昶斩弘。玄败走,道规与刘毅、何无忌追破之。无忌欲乘胜直造江陵。道规曰:「诸桓世居西楚,群小皆爲竭力;桓振勇冠三军。且可顿兵以计策縻之。」无忌不从,果爲振败。乃退还寻阳,缮舟甲复进,遂平巴陵。江陵之平,道规推毅爲元功,无忌爲次,自居其末。以起义勋,封华容县公,累迁领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加都督。善于刑政,士庶畏而爱之。

  龄石少好武,不事崖检。舅淮南蒋氏才劣,龄石使舅卧听事,翦纸方寸帖着舅枕,以刀子县掷之,相去八九尺,百掷百中。舅畏龄石,终不敢动。舅头有大瘤,龄石伺眠密割之即死。武帝克京城,以爲建武参军。从至江乘将战,龄石言世受桓氏恩,不容以兵刃相向,乞在军后。帝义而许之。以爲镇军参军,迁武康令。县人姚系祖专爲劫,郡县畏不能讨,龄石至县,僞与厚,召爲参军。系祖恃强,乃出应召。龄石斩之,掩其家,悉杀其兄弟,由是一部得清。后领中兵。龄石有武干,又练吏职,帝甚亲委之。平卢循有功,爲西阳太守。

义庆幼爲武帝所知,年十三袭封南郡公。永初元年,袭封 临川王。元嘉中爲丹阳尹。有百姓黄初妻赵杀子妇遇赦,应避 孙雠。义庆议以爲“周礼父母之仇,避之海外,盖以莫大之冤, 理不可夺。至于骨肉相残,当求之法外。礼有过失之宥,律无 雠祖之文。况赵之纵暴,本由于酒,论心即实,事尽荒耄。岂 得以荒耄之王母,等行路之深雠,宜共天同域,无亏孝道”。 六年,加尚书左仆射。八年,太白犯左执法,义庆惧有灾祸, 乞外镇。文帝诏谕之,以爲“玄象茫昧,左执法尝有变,王光 禄至今平安。日蚀三朝,天下之至忌,晋孝武初有此异。彼庸 主耳,犹竟无他”。义庆固求解仆射,乃许之。

  卢循寇逼建邺,道规遣司马王镇之及扬武将军檀道济、广武将军到彦之等赴援朝廷,至寻阳,爲循党荀林所破。林乘胜伐江陵,声言徐道覆已克建邺。而桓谦自长安入蜀,谯纵以谦爲荆州刺史,与其大将谯道福俱寇江陵。道规乃会将士告之曰:「吾东来文武足以济事,欲去者不禁。」因夜开城门,衆咸惮服,莫有去者。雍州刺史鲁宗之自襄阳来赴,或谓宗之未可测。道规乃单车迎之,衆咸感悦。衆议欲使檀道济、到彦之共击荀林等。道规曰:「非吾自行不决。」乃使宗之居守,委以心腹,率诸将大败谦,斩之。谘议刘遵追荀林,斩之巴陵。初,谦至枝江,江陵士庶皆与谦书,言城内虚实。道规一皆焚烧,衆乃大安。

  义熙九年,徙益州刺史,爲元帅伐蜀。初,帝与龄石密谋进取,曰:「刘敬宣往年出黄武,无功而退。贼谓我今应从外水往,而料我当出其不意犹从内水来也,必重兵守涪城以备内道。若向黄武,正堕其计。今以大衆自外水取成都,疑兵出内水,此制敌之奇也。」而虑此声先驰,贼审虚实,别有函封付龄石,署曰至白帝乃开。诸军虽进,未知处分,至白帝发书,曰:「衆军悉从外水取成都;臧熹、朱枚于中水取广汉;使羸弱乘高舰十馀,由内水向黄武。」谯纵果备内水,使其大将谯道福戍涪城,遣其秦州刺史侯晖、仆射谯诜等屯彭模,夹水爲城。十年六月,龄石至彭模。七月,龄石率刘锺、蒯恩等于北城斩侯晖、谯诜。朱枚至广汉,复破谯道福别军。谯纵奔涪城,巴西人王志斩送之,并获道福,斩于军门。

九年,出爲平西将军、荆州刺史,加都督。荆州居上流之 重,资实兵甲居朝廷之半,故武帝诸子遍居之。义庆以宗室令 美,故特有此授。性谦虚,始至及去镇,迎送物并不受。十二 年,普使内外群臣举士,义庆表举前临沮令新野庾实、前征奉 朝请武陵龚祈、处士南阳师觉授。义庆留心抚物,州统内官长 亲老不随在官舍者,一年听三吏饷家。先是,王弘爲江州,亦 有此制。在州八年,爲西土所安。撰徐州先贤传十卷奏上之。 又拟班固典引爲典叙,以述皇代之美。

  徐道覆奄至破冢,鲁宗之已还襄阳,人情大震。或传循已克都,遣道覆上爲刺史。江、汉士庶感其焚书之恩,无复二志。道规使刘遵爲游军,自拒道覆,前驱失利。道规壮气愈厉,遵自外横击,大破之。初使遵爲游军,衆咸言不宜割见力置无用之地。及破道覆,果得游军之力,衆乃服焉。遵字慧明,临淮海西人,道规从母兄也,位淮南太守,追封监利县侯。

  帝之伐蜀,将谋元帅,乃举龄石。衆咸谓龄石资名尚轻,虑不克办,论者甚衆,帝不从。乃分大军之半,令猛将劲卒悉以配之。臧熹,敬皇后弟也,亦命受其节度。及战克捷,衆咸服帝知人,又美龄石善于事。以平蜀功,封丰城侯。

改授江州,又迁南兖州刺史,并带都督。寻即本号加开府 仪同三司。性简素,寡嗜欲,爱好文义,文辞虽不多,足爲宗 室之表。历任无浮淫之过;唯晚节奉沙门颇致费损。少善骑乘, 及长,不复跨马,招聚才学之士,远近必至。太尉袁淑文冠当 时,义庆在江州请爲卫军谘议。其馀吴郡陆展、东海何长瑜、 鲍照等,并有辞章之美,引爲佐吏国臣。所着世说十卷,撰集 林二百卷,并行于世。文帝每与义庆书,常加意斟酌。

  道规进号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改授豫州,以疾不拜。义熙八年薨于都,赠司徒,諡曰烈武,进封南郡公。武帝受命,赠大司马,追封临川王。无子,以长沙景王第二子义庆嗣。初,文帝少爲道规所养,武帝命绍焉。咸以礼无二继,文帝还本,而定义庆爲后。义庆爲荆州,庙主当随往江陵,文帝下诏褒美勋德及慈荫之重,追崇丞相,加殊礼,鸾辂九旒,黄屋左纛,给节钺,前后部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及长沙太妃檀氏、临川太妃曹氏后薨,葬皆准给。

  十四年,桂阳公义真被征,以龄石爲雍州刺史,督关中诸军事。龄石至长安,义真乃发。义真败于青泥,龄石亦举城奔走见杀。传国至孙,齐受禅,国除。

鲍照字明远,东海人,文辞瞻逸。尝爲古乐府,文甚遒丽。 元嘉中,河济俱清,当时以爲美瑞。照爲河清颂,其序甚工。 照始尝谒义庆未见知,欲贡诗言志,人止之曰:“卿位尚卑, 不可轻忤大王。”照勃然曰:“千载上有英才异士沈没而不闻 者,安可数哉。大丈夫岂可遂蕴智慧,使兰艾不辨,终日碌碌, 与燕雀相随乎。”于是奏诗,义庆奇之。赐帛二十匹,寻擢爲 国侍郎,甚见知赏。迁秣陵令。文帝以爲中书舍人。上好爲文 章,自谓人莫能及,照悟其旨,爲文章多鄙言累句。咸谓照才 尽,实不然也。临海王子顼爲荆州,照爲前军参军,掌书记之 任。子顼败,爲乱兵所杀。

  义庆幼爲武帝所知,年十三袭封南郡公。永初元年,袭封临川王。元嘉中爲丹阳尹。有百姓黄初妻赵杀子妇遇赦,应避孙雠。义庆议以爲「周礼父母之仇,避之海外,盖以莫大之冤,理不可夺。至于骨肉相残,当求之法外。礼有过失之宥,律无雠祖之文。况赵之纵暴,本由于酒,论心即实,事尽荒耄。岂得以荒耄之王母,等行路之深雠,宜共天同域,无亏孝道」。六年,加尚书左仆射。八年,太白犯左执法,义庆惧有灾祸,乞外镇。文帝诏谕之,以爲「玄象茫昧,左执法尝有变,王光禄至今平安。日蚀三朝,天下之至忌,晋孝武初有此异。彼庸主耳,犹竟无他」。义庆固求解仆射,乃许之。

  龄石弟超石,亦果锐。虽出自将家,兄弟并闲尺牍。桓谦爲卫将军,以补行参军。后爲武帝徐州主簿,收迎桓谦身首,躬营殡葬。

义庆在广陵有疾,而白虹贯城,野麕入府,心甚恶之。因 陈求还,文帝许解州,以本号还朝。二十一年,薨于都下,追 赠司空,諡曰康王。子哀王晔嗣,爲元凶所杀。晔子绰嗣,升 明三年见杀,国除。

  九年,出爲平西将军、荆州刺史,加都督。荆州居上流之重,资实兵甲居朝廷之半,故武帝诸子遍居之。义庆以宗室令美,故特有此授。性谦虚,始至及去镇,迎送物并不受。十二年,普使内外群臣举士,义庆表举前临沮令新野庾实、前征奉朝请武陵龚祈、处士南阳师觉授。义庆留心抚物,州统内官长亲老不随在官舍者,一年听三吏饷家。先是,王弘爲江州,亦有此制。在州八年,爲西土所安。撰徐州先贤传十卷奏上之。又拟班固典引爲典叙,以述皇代之美。

  义熙十二年北伐,超石爲前锋入河。时军人缘河南岸牵百丈。有漂度北岸者,辄爲魏军所杀略。帝遣白直队主丁旿率七百人及车百乘于河北岸爲却月阵,两头抱河,车置七仗士。事毕,使竖一长白毦。魏军不解其意,并未动。帝先命超石戒严二千人,白毦既举,超石赴之,并齎大弩百张,一车益二十人,设彭排于辕上。魏军见营阵立,乃进围营。超石先以弱弓小箭射之,魏军四面俱至。魏明元皇帝又遣南平公长孙嵩三万骑肉薄攻营,于是百弩俱发。魏军既多,弩不能制,超石初行,别齎大槌并千余张矟,乃断矟三四尺以槌槌之,一矟辄洞贯三四人。魏军不能当,遂溃。大军进克蒲阪,以超石爲河东太守。

营浦侯遵考,武帝族弟也。曾祖淳,皇曾祖武原令混之弟, 位正员郎。祖岩,海西令。父涓子,彭城内史。始武帝诸子并 弱,宗室唯有遵考。及北伐平定,以爲并州刺史,领河东太守, 镇蒲阪。关中失守,南还,再迁冠军将军。晋帝逊位,居秣陵 宫,遵考领兵防卫。武帝初即位,封营浦县侯。元嘉中,累迁 甯蛮校尉、雍州刺史,加都督。爲政严暴,聚敛无节,爲有司 所纠,上寝不问。孝武大明中,位尚书左仆射,领崇宪太仆。 后老疾失明。元徽元年卒,赠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諡 曰元公。

  改授江州,又迁南兖州刺史,并带都督。寻即本号加开府仪同三司。性简素,寡嗜欲,爱好文义,文辞虽不多,足爲宗室之表。历任无浮淫之过;唯晚节奉沙门颇致费损。少善骑乘,及长,不复跨马,招聚才学之士,远近必至。太尉袁淑文冠当时,义庆在江州请爲卫军谘议。其馀吴郡陆展、东海何长瑜、鲍照等,并有辞章之美,引爲佐吏国臣。所着世说十卷,撰集林二百卷,并行于世。文帝每与义庆书,常加意斟酌。

  后除中书侍郎,封兴平县五等侯。关中乱,帝遣超石慰劳河洛,与龄石俱没赫连勃勃,见杀。

子澄之,升明末贵达。澄之弟琨之爲竟陵王诞司空主簿。 诞有宝琴,左右犯其徽,诞罚焉。琨之谏,诞曰:“此馀宝也。” 琨之曰:“前哲以善人爲宝,不以珠玉爲宝,故王孙圉称观 父爲楚国之宝。未闻以琴瑟爲宝。”诞忸然不悦。诞之叛,以 爲中兵参军。辞曰:“忠孝不得并,琨之老父在,将安之乎。” 诞杀之。后赠黄门郎,诏谢庄爲诔。

  鲍照字明远,东海人,文辞瞻逸。尝爲古乐府,文甚遒丽。元嘉中,河济俱清,当时以爲美瑞。照爲河清颂,其序甚工。照始尝谒义庆未见知,欲贡诗言志,人止之曰:「卿位尚卑,不可轻忤大王。」照勃然曰:「千载上有英才异士沈没而不闻者,安可数哉。大丈夫岂可遂蕴智慧,使兰艾不辨,终日碌碌,与燕雀相随乎。」于是奏诗,义庆奇之。赐帛二十匹,寻擢爲国侍郎,甚见知赏。迁秣陵令。文帝以爲中书舍人。上好爲文章,自谓人莫能及,照悟其旨,爲文章多鄙言累句。咸谓照才尽,实不然也。临海王子顼爲荆州,照爲前军参军,掌书记之任。子顼败,爲乱兵所杀。

  毛修之字敬文,荥阳阳武人也。祖武生、伯父璩并益州刺史。父瑾,梁、秦二州刺史。

遵考从父弟思考亦官历清显,卒于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 夫。

  义庆在广陵有疾,而白虹贯城,野麕入府,心甚恶之。因陈求还,文帝许解州,以本号还朝。二十一年,薨于都下,追赠司空,諡曰康王。子哀王晔嗣,爲元凶所杀。晔子绰嗣,升明三年见杀,国除。

  修之仕桓玄爲屯骑校尉,随玄西奔。玄欲奔汉川,修之诱令入蜀。冯迁斩玄于枚洄洲,修之力也。宋武帝以爲镇军谘议,迁右卫将军。既有斩玄之谋,又父伯并在蜀,帝欲引爲外助,故频加荣爵。

子季连字惠续,早历清官。齐高帝受禅,将及诛,太宰褚 彦回素善之,固请乃免。建武中,爲平西萧遥欣长史、南郡太 守。遥欣多招宾客,明帝甚恶之。季连有憾于遥欣,乃密表明 帝言其有异迹。明帝乃以遥欣爲雍州刺史,而心德季连,以爲 益州刺史,令据遥欣上流。季连父思考,宋时爲益州,虽无政 绩,州人犹以义故,故善待之。季连存问故老,见父时人吏皆 泣对之。遂甯人龚惬累世有学行,辟爲府主簿。及闻东昏失德, 稍自骄矜。性忌褊,遂严愎酷佷,土人始怨。

  营浦侯遵考,武帝族弟也。曾祖淳,皇曾祖武原令混之弟,位正员郎。祖岩,海西令。父涓子,彭城内史。始武帝诸子并弱,宗室唯有遵考。及北伐平定,以爲并州刺史,领河东太守,镇蒲阪。关中失守,南还,再迁冠军将军。晋帝逊位,居秣陵宫,遵考领兵防卫。武帝初即位,封营浦县侯。元嘉中,累迁甯蛮校尉、雍州刺史,加都督。爲政严暴,聚敛无节,爲有司所纠,上寝不问。孝武大明中,位尚书左仆射,领崇宪太仆。后老疾失明。元徽元年卒,赠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諡曰元公。

  及父瑾爲谯纵所杀,帝表修之爲龙骧将军,配兵遣奔赴。时益州刺史鲍陋不肯进讨,修之言状,帝乃令冠军将军刘敬宣伐蜀,无功而退。谯纵由此送修之父伯及中表丧柩口累并得还。后刘毅西镇江陵,以爲卫军司马、南郡太守。修之虽爲毅将佐,而深结于帝,及毅败见宥。时遣朱龄石伐蜀,修之固求行。帝虑修之至蜀多所诛杀,且土人既与毛氏有嫌,亦当以死自固。不许。

永元元年九月,因声讲武,遂遣中兵参军宋买以兵袭中水 穰人李托。买战不利,退还,州郡遂多叛乱。明年十月,巴西 人赵续伯反,奉其乡人李弘爲圣主。弘乘佛舆,以五彩裹青石, 诳百姓云,天与己玉印,当王蜀。季连遣中兵参军李奉伯大破 获之。将刑,谓刑人曰:“我须臾飞去。”复曰:“汝空杀我, 我三月三日会更出。”遂斩之。

  子澄之,升明末贵达。澄之弟琨之爲竟陵王诞司空主簿。诞有宝琴,左右犯其徽,诞罚焉。琨之谏,诞曰:「此馀宝也。」琨之曰:「前哲以善人爲宝,不以珠玉爲宝,故王孙圉称观父爲楚国之宝。未闻以琴瑟爲宝。」诞忸然不悦。诞之叛,以爲中兵参军。辞曰:「忠孝不得并,琨之老父在,将安之乎。」诞杀之。后赠黄门郎,诏谢庄爲诔。

  修之不信鬼神,所至必焚房庙。时蒋山庙中有好牛马,并夺取之。累迁相国右司马,行司州事。戍洛阳,修立城垒。武帝至,履行善之,赐衣服玩好,当时评直二千万。

梁武帝平建邺,遣左右陈建孙送季连二子及弟通直郎子深 喻旨,季连受命,修还装。武帝以西台将邓元起爲益州刺史。 元起,南郡人,季连爲南郡时,待之素薄。元起典签朱道琛者, 尝爲季连府都录,无赖,季连欲杀之,逃免。至是说元起请先 使检校缘路奉迎。及至,言语不恭;又历造府州人士,见器物 辄夺之,曰“会属人,何须苦惜”。军府大惧,言于季连,季 连以爲然。又恶昔之不礼元起,益愤懑。司马朱士略说季连求 爲巴西郡守,三子爲质,季连许之。既而召兵算之,精甲十万。 临军叹曰:“据天嶮之地,握此盛兵,进可以匡社稷,退不失 作刘备,欲以此安归乎。”遂矫称齐宣德皇后令,复反,收朱 道琛杀之。书报朱士略,兼召涪令李膺,并不受命。

  遵考从父弟思考亦官历清显,卒于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

  王镇恶死,修之代爲安西司马。桂阳公义真败,爲赫连勃勃所禽。及赫连昌灭,入魏。修之在洛,敬事嵩高道士寇谦之。谦之爲魏太武帝信敬,营护之,故不死。修之尝爲羊羹荐魏尚书,尚书以爲绝味,献之太武,大悦,以爲太官令,被宠,遂爲尚书、光禄大夫,封南郡公,太官令、尚书如故。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道怜年五,知武帝在后

关键词:

元显以敬宣爲后将军谘议参军,牢之时爲恭前军

求相申救。孝武尝与竣言及柳事,竟不助之。柳遂伏法。璩字伯玉,平北将军汪曾孙也,位淮南太守。 康祖便弓马,...

详细>>

武帝与镇恶等期,悉斩系祖兄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初,武帝与镇恶等期,若克洛阳,须待大军,未可轻...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河南国遣使朝贡,有黑龙见西

梁本纪中 普通元年春正月乙亥朔,大赦,改元。丙子,日有蚀之。己卯,以司徒临川王宏爲太尉、扬州刺史,以金紫...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霸先迎定州刺史萧勃爲刺史,

梁本纪下 太宗简文皇帝讳纲,字世赞,小字六通,武帝第三子,昭明太子母弟也。天监二年十月丁未,生于显阳殿。...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