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源显然并没有想到顾里顺着他的计划,顾源刚

日期:2019-10-22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当然比不了你的高贵,但是我们再下贱,是给我们巨大的遗产,而你呢?他留给你的钱很多么?多买几个包包就快花光了吧。” 歇斯底里的女声和冷漠平静却针针见血的低沉男声,每一句听着都像是耳光打在我脸上一样,我无法想象站在他们两个中间的顾里是什么心情。 我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宫洺。水晶灯折射出的五彩光晕,把它锋利的脸庞笼罩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准备收割人的灵魂的天使。他的目光静静的看向我,想在回读一本书,我无法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他在想什么,清晰地说,我从来没有弄懂过他在想什么。他全身上下每一根血管里流淌着的,都是谜。我把眼泪擦掉,走到他面前,真诚的说:“宫洺,我知道作为助理,我应该完成你交代的每一个工作。但是算我求求你,无论如何,不要让我今天去和顾里说她被解雇的事情,算我求你,行么?过了今晚,我明天一大早,不用你提醒,我自己就去找顾里我当面告诉她。” 我勇敢的看着面前让我一直都很恐惧的宫洺,用尽量全身最大的力气和他对视着。因为,我很害怕,也许今天晚上这场血肉横飞的闹剧最后,站在顾里身边的人只有我一个,我环顾了整个厨房里的人,我从他们脸上一一看过去,甚至是顾源,我都没办法相信。以顾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只要我说出这个消息,那么,她为了她那不容有任何侵犯的自尊。也会竖起她全身的刺来抵触我。她那种孤军奋战的悲壮足够让我心如刀割了。 宫洺看了看我,点点头对我漏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灯光下看起来格外动人,像是油画里英俊的年轻天使。他用他那把像温泉般柔软的磁性嗓音说:“我看我还是先走了。”然后转身走出了厨房。 蓝决也很识趣的起身告辞了。Neil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我,我冲他点点头:“你送蓝决现走吧。”我知道他此刻也很尴尬,特别是他和屋子外面的人还有一些血缘,此刻更加不适合待在这里。 这个时候南湘抬起头来,她眼睛里还有些没有干透的泪水,在丁光下盈盈动人。他走到我面前,捏了捏我的手,对我说:“我陪卫海去医院。你在这里没问题么?”我回握了她的手,对她说:“你先走,我在这了没事。”她看了看我,张口又想说什么,我打断了她,“真没事,你们先走。” 说完,我随着他们一群人走出了厨房,简溪在我的身后,把手放在我的背后,隔着衣服,我能感受到他滚烫而宽大的手掌上,透露出来的心疼。 经过顾源的时候,我故意让也不让的撞开他。因为我觉得他有病,我觉得他脑子被枪打了。我心里突然莫名其妙的对他仇恨起来。也许是我在宫洺的办公室看见他满脸笑容的样子,也许是我想到了顾里此刻还毫不知情,简溪肯定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我对顾源的敌意,所以他刻意而又自然的把身子插了过了。隔在了我和顾源的中间。 我们所有人走回客厅里的时候,他们的战争已然没有结束。我看见顾里抱着手,而无表情地站在一边,她的目光看起来空洞而又冷漠。其实我知道,她心里此刻是巨大的绝望。 林依兰把头转向顾里,眼睛一眯就是两道冰冷的光:“顾里,你倒是说话啊你!你爸爸就是背着我们母女俩,和那个狐狸精贱货生下了这个小贱货!现在你是想怎样?和他相亲相爱吗?” “那个狐狸精贱货,”顾里两眼一红,两颗滚圆的泪珠从她浓密的睫毛下面滚出来,“也生下了我。”她的声音像一把揉进心里的滚烫的沙子,听起来如同一扇被砸碎了的新玻璃窗。 顾准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脸上笼罩着一层冰霜一样的轻蔑。 宫洺轻轻的拧开门,准备离开,这时林依兰转过身来,说:“谁都不用走,我走!这个屋子里都是你的亲人!我去大街上当要饭的!” 宫洺在林依兰的话里尴尬的把动作停下来。 “你是我妈,你怎么会是要饭的。”顾里的脸很平静。泪水挂在他红彤彤的脸上,看得我心都快碎了,她拿着纸巾,轻轻擦着她已经晕开的眼妆,沙哑的说:“就算要饭,也是我去,不会轮到你。” “那你现在是要我这个妈还是要这个野杂种!”林依兰朝沙发上坐下来,手指掐在沙发扶手上直发抖。 “你也一把年纪了,嘴巴怎么这么脏?”顾准在对面沙发上,不冷不热地说。 顾里低着头,揉着她手里的纸巾,无力的说:“你少说一句吧。” 林依兰哆嗦着站起来,朝门口走,她一把拉开大门“我养了你二十四年!”她太过激动了,泪水在她脸上的皱纹里晕开来。“顾里我养了你二十四年!”说完砰的一声把们摔上走了。 巨大的沉默里,顾里把脸埋在自己的双手里,一动不动。 顾源刚刚看到顾里的眼神里,还充满着怜惜和温柔,而此刻,视线上却突然龙爪槭一层寒冷的雾气,他冷冷的对顾里说:“是啊,说得好。我就是个外人。我从头到尾都是外人,顾里,你有把我当作过你的亲人么?你当我是什么?” 顾里的眼睛里又涌出眼泪来,她站起来,冲顾源小声说:“对不起。” 顾里低声下气的样子,一下子把我点燃了。在我心里,鼓励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就算是对着我们学校校长,顾里都没说过“对不起”。外看着面前快要崩溃了的像一条水头丧气的狗一样的顾里,再看着她面前这个面容冷漠趾高气昂的所谓的男朋友,一股无名火从我心里疯狂的窜到头顶:“你冲顾里耍什么脾气?你嫌今天的局面还不够乱么?我要是顾里,我也彻底把你当外人!你他妈骂人之前先去撒泡尿照一下,你今天在宫洺办公室里和你妈一起做那些龌龊勾当的时候,你把顾里当什么人?你还有脸……” 我没说完,就被简溪一把扯到了身后,他压低着声音吼我:“林萧你填什么乱阿你!你嫌今天太好收场了是吧?!”听得出,他真的急了。 顾源一听也急了,冲我把眉毛一拧,伸出手把简溪一把推开,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的说:“林萧,刚才在厨房里是你求着宫洺别提这事儿的,现在你在这里落井下石是吧?” 顾里站起来,走到我的身边,握着我的手,她的脸渐渐地从震惊里恢复过来,就如同刚刚一直处于死机状态的电脑,终于可以移动鼠标了。我看着面前重新冷漠重新强大起来的顾里,是的,这才是我熟悉的她。 她站在我的面前,和顾源对峙着。 这种场景在我的清河村的年代里,无数次的发生着。每一次,都是简溪顾源一个阵营,我和顾里一个阵营,无论谁对谁错我永远都是和顾里站在一起。用简溪的话来说:“顾里如果哪天杀了人,那是你林萧帮忙递的刀!”顾里也总会面不改色的反唇相讥:“如果顾源强奸了哪个女的,那也是你简溪帮忙脱的裤子!” 我永远都是和顾里站在一起。用简溪的话来说:“顾里如果哪天杀了人,那是你林萧帮忙递的刀!”顾里也总会面不改色的反唇相讥:“如果顾源强xx了哪个女的,那也是你简溪帮忙脱的裤子!” 我被顾源刚刚的德性给惹毛了。于是我仗着面前强大的顾里,脑子一热,指着他说:“你有本事就告诉顾里,你和你妈是如何跟宫洺要求把顾里从财务总监的位置开除的!有胆子做就要有胆子说!” 说完的瞬间,我清晰地感觉到,握着我的顾里的手,刷的一声就变得冰凉。 顾源的脸唰的一下子白了。 简溪涨红了脸,气得说不出话来,最后冲着我说:“你们女人都是疯子!” 整个房间安静了半分钟后,顾里轻轻的抬起头。她的声音突然恢复了锐利而又傲慢的原调,我突然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缩紧了心脏,我还来不及分辨这种诡异的情绪来自何处,就听见背对我的顾里,对简溪说:“简溪,你在这了凑什么热闹?你觉得自己骨头很硬么?刚刚吃饭之前,我第一个想说的人就是你。你之前在我面前对我说的什么你记得吗?你对林萧说的是你离开了林泉,从北京回来了,是吧?” 我抬起头,简溪的目光瞬间就像被吹熄的蜡烛一样暗了下去。 “那上个星期,我在香港广场的星巴克看到的和你正在一起喝咖啡的那个长得和林泉一模一样的女的又是谁呢?你别告诉我她是高中跳楼的那个姐姐林汀,我他妈就不爱听鬼故事!” 五月的上海,夜晚是不冷不热地惬意。 暖黄色的路灯透过梧桐树,在马路上投影下无数金黄色俄碎片光斑。 蓝决和Neil沿着马路不快不慢的走。 虽然离开了刚刚快动快要被压垮般的别墅,但是此刻心里的压抑感还是没有散去。Neil把手抄在裤子口袋里,偶尔抬起头看着自己身边的蓝决,也不知道说什么。 暖黄色的灯光把他的眉毛找的发亮,在眼睛上投下深深的暗影来,轮廓分明的脸看起来就像要溶到夜色里去了。 “喝啤酒么?”蓝决说着,自顾自的朝街边的自动贩卖机走过去。他从口袋里掏钱来准备塞进币口,刚掏出来,就被Neil一把拉向身后,“我来。” Neil’买好了两罐啤酒,塞了一罐到蓝决手里。 “你还挺大男子主义的。”蓝决拉开拉环,咧着嘴笑笑,嘴唇薄薄的,看起来非常英俊。 “那当然。”Neil挑了挑眉毛,表情有点生气,像是对方问了个答案很明显的问题。 “对了,”Neil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咽下几口啤酒,“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问完之后也没敢看蓝决,只是把目光投向街道前方的路灯。他的睫毛紧张地抖动着。 “哈,干吗问这个?”蓝决笑着,脸庞的线条变得温和起来,“难道你看不出来么?” Neil仿佛象牙般的皮肤在夜色里红起来,“看不出来。”他尴尬的耸耸肩膀。 “我还以为你知道,”蓝决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但随即大方的勾过Neil的肩膀,“这不是很明显的么。” Neil感觉到蓝过自己肩膀的蓝决的手臂温度,他的全身的毛孔瞬间收缩起来,他在喉咙里咳嗽几声,压抑着细尼龙开心的像要爆炸开来的喜悦,平静地说:“嗯是啊,是很明显。”说完,他轻轻地伸出手,揽过蓝决的腰。

“你看。”她把手机递过来,放在卫海面前。 “看什么啊?”卫海疑惑地摇摇头。 “这是那个女生的手机号码。我只是指了指你,说你想认识她,她就把她的号码留给你了。危害,你相信我。这整个广场上的女孩子都会愿意做你的女朋友,只要你喜欢。”南湘看着面前高大英俊的卫海,心疼地说。 “可是我不喜欢。”卫海皱着眉头,目光望着南湘。仿佛滚烫的灯光炙烤搬焦距清晰,“我只喜欢你。” 热烈的太阳下,南湘看着面前的卫海,他高大的身影笼罩着自己。 她心里一冲动,靠上前去,咬住了卫海英俊的嘴唇。他口腔里海洋般浓郁的荷尔蒙气味,像要把她吞噬一样。海潮般席卷进她的身体。 接到顾里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但是太阳依然没有落山,剧烈的阳光毫不松懈的炙烤着大地。我和Neil一个小时前就分开了,他开车回家把刚买的衣服放回去。顺便准备回一趟家里。而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刚想去快要拆迁干净的吴江路上吃一些小吃,电话响了。 上海被无数冷气管道包裹着,像是一座巨大的冷冻仓库,无数衣着光鲜的人冷冻在一件又一件玻璃房子里,高谈阔论,享用美食。 我推开波特曼酒店二楼那家法国餐厅的玻璃大门,就看见了坐在餐桌边上的顾里和顾源。他们两个都穿着Dior的衣服,看上去般配极了。顾里在嘱咐服务生增添座位和餐具,而顾源正拿着一本全英文的酒单准备点酒。在水晶灯的光芒下,他看起来像是英格兰的年轻贵族一样。 我从顾里看顾源的眼神里,看到了她重新燃起的爱火。这两股火焰把她的瞳孔烧得炯炯有神,仿佛一只刚刚睡醒的猫头鹰。 我疑惑地坐下来,用眼神问顾里“什么情况?” “我们这顿晚餐的意义,在于祝贺我。”顾里抬起她那被爱情烧得滚烫的双眼,看了看顾源,然后扫回了我的脸上,“祝贺我,升职了。” 我盯着她看上去像是喝多了一样发出红光来的双眼看了三分钟,之后,我明白了,她并没有做梦。 几个小时之前,她在宫洺的房间里,和顾源一起并肩战斗,顺利将公司里最炙手可热的广告运营总监的职位抢到了手里,同时,顾源出任顾里之前的职务,担任财务总监。而之前那场关于让顾里辞职的闹剧。说白了,是顾源为了进M。E。而制造的借口,理由也是为了让顾里掌握更实际的权力——谁都知道广告决定着整个杂志社的兴亡。说起来也是格外地巧,顾源家里负责的一个整体项目,正好是和M。E整体合作,并且,顾源父亲也有意对M。E进行投资。所以,作为顾家的儿子,进入M。E成为谈判中的一个棋子,顾源也不妨把心思摆的赤裸些,既然宫洺肯定知道自己和顾里的关系。那么,就把一切摊到台面上——我们给你项目合作,给你注资,但是你给我权力。同时也给我女朋友权力。听起来是桩好买卖。 如果说还有一点点不完美的地方的话,那就是整件事情实在是太过完美了。对于宫洺这样一个心思深如海洋的人来说,让顾里、顾源同时掌控M。E最重要的两个部门这样的局面,他的同意未免显得太轻快了。 但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一场非常漂亮的战役。 而整个过程里,顾源散发出的那种锋利的冷漠,如同一把闪亮的匕首一样,深深地吸引着顾里。她看着顾源和宫洺彼此你退我进,毫不手软。心里对顾源深深地爱意像是被飓风卷起来,劈头盖脸的将她包围了,她甚至在有一个瞬间,甘心地退到顾源身后做一个小女生,她拿起Hermes的茶壶,帮他们两个的茶杯里添满了茶。她那个时候,变成了一张柔软的布,甘愿擦拭着顾源这把锋利的宝剑。 我听完顾里的叙述,脑子里一片乱七八糟的数字跳动来跳动去。她刚刚讲到的股权置换,增值曲线预估,部门能量值兑换等等,让我的脑子像被人一把捏碎了一样。我突然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帮宫洺从爱马仕店里取回他的手表的小助理,而感到格外的庆幸。 这种庆幸刚刚在我大脑里产生没多久,房间的门轻轻地推开了。 Neil和南湘还有顾准同时走了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这样所有人到齐的场景,好像每一次这样大家一聚拢,其中就一定会有人兜里放好了炸弹,在一个特定的语言刺激之下,就会轰然一声掀爆我的头皮。 而三分钟之后,这颗炸弹炸响了。 顾里轻轻的站起来,走到Neil的边上,她的头发精致地挽在脑后,看上去就像是盛装打扮过后的林志玲,她双手放在Neil的肩膀上,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弟弟顾准,最后把目光落到顾源身上,说:“其实,计划才刚刚开始呢,顾源,我并不仅仅是为了你得到财务总监位子、而我得到广告总监位子而高兴,我高兴的地方在于,这样的局面一旦确定下来,我们可以利用公司高管持股的规定,将一部分股权安全地转移到你的手里,这是宫洺所无法拒绝的公司规定。” 顾准接过顾里的话题,说:“加上我手里的和姐姐之前保留下来的,我们手上所控制的股份,就能和constanly集团持有的股份进行一定程度的抗衡。” Neil目光闪动着,看着顾源,认真地说:“而这个时候,Lily会转移一笔不是很多但是恰好足够的资金,让我爸爸出面,以境外一个叫做SONIA的文化传媒公司的名义对《M。E》进行注资和股权收购,从而进一步稀释宫洺以及我们每一个人手上所持有的股份,看上去SONIA对《M。E》的收购是均衡的,宫洺依然占有绝大部分的控制局面,但是……” “但是,一旦股权购买完成,那大家都会明白,那家SONIA文化公司的实际控股人,就是我,顾里。”最后她把话题轻轻的收回到她的嘴里,然后用一个动人心弦的笑容,望向顾源。 我突然间觉得心里发慌,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幽灵盘旋在我们的头顶,那把巨大的镰刀不知道此刻正放在谁的头上,也许是顾源,也许是顾里,也有可能是我。 我抬起眼睛看了看我对面的顾源,他的脸色和我一样发白。其实,在我刚刚走进这间屋子的时候,我从顾里的脸上,就已经看出了她心里装着的这只怪兽,而现在,这只怪兽终于冲破她的心脏,在空气里嘶吼起来。亲爱的顾源,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你还以为lily还是当初那个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单纯女孩子么?她在她父亲去世的那一天,就已经把过去的那个lily埋葬了。只是你们都不知道而已。 只有我知道。 顾源显然并没有想到顾里顺着他的计划,在背后构建了另外一个庞大陷阱,而那只正一步一步走向这个陷阱的猎物,是我的上司宫洺。 顾源望着顾里,眼睛里闪烁着恐惧的光芒,“你什么时候知道我要进M。E的?” “从我桌子上出现你父亲的公司提供给M。E的报价计划的时候,亲爱的,大概,两个月前吧。”顾里轻轻的笑着,水晶灯反射的彩虹光,照耀着她精致完美的脸庞。 “Onestepatatime。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了。”顾里举起红酒杯,“说得好啊,一步一步来。” 亲爱的顾源,最了解她的人,应该是你啊,你应该早就认识到,这才是顾里。 如果说四只小绵羊要集合起来对付大灰狼的话,我心里肯定只会发出冷笑。而现在我面前的,是四只尖牙利爪的狼,它们集合在一起,正在慢慢靠近一只看上去沉睡着的狮子。 对于顾里来说,早在学生时代,她就单枪匹马地在金融学院组织的模拟财富生存数字系统里,以两百万的虚拟资金,最终达到了四亿七千万的虚拟货币财富,并且在这个过程里,她毫不留情的让五个同学院的竞争对手输得血本无归。她在虚拟世界里将对手杀的片甲不留,终于席卷进了真实的世界。 而Neil,在他华丽公子哥的外形之下,我所知道的,是他在大学作为法学研究生的时候,就曾经以律师的身份,利用一家公司的财务漏税和美国金融界最简单的定律,让一个十三天前还拥有七亿美元身家的人,瞬间变得倾家荡产。 而顾准,更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沼泽。我不了解他,他是一团黑色的雾。 但是,即使是这样,我都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因为他们面对的宫洺,是在顾里顾源还在高中悄悄提前学习大学的高等函数时,就已经在普林斯顿里递交《金融危机下的曲线小圆面积理论》论文的少男了。 我看了看对面脸色苍白的顾源,他一直看着顾里,最后,他像是放弃什么一般轻轻叹了口气,说:“你计划好了的话,我就听你的。” 天空迅速地暗下来,整个上海像是一条滚动不息的银河,瞬间燃气密密麻麻的灯光。 唐宛如躺在床上,头顶一盏莹白色的光冷冷地照着她的脸。 她盯着手里的手机看了很久,最后小心的按了“110”三个按键,“你好,我想报警,我知道一些关于我一个朋友的事情……” 冷气打的太足,我感觉自己像是要感冒了。 我望着身边的南湘,她静静的吃着饭,不时的在餐桌底下发着短信。我不知道她发给谁,但我知道她是聪明的,她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我也想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但是,宫洺的脸却不时地浮现在我的面前,很奇怪,那张脸在冲我温馨的微笑。 “哦对了,等下简溪也过来。我打电话叫他的,我之前误会他了,他没有对不起你,他是爱你的。”顾里看着我好像魂不守舍的样子,望了望顾源,然后对我说。 我莫名其妙的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我听了完全没有什么感觉,我脑海里翻滚着的全部都是宫洺的脸,他那张难得微笑却格外温柔而迷人的脸,他温柔的嘴唇仿佛纯净的花朵般芬芳。 而这个时候,门开了,简溪的脸出现在玻璃门的后面,但是,他的表情却像是身后跟着一群怪物一样。 而下一个瞬间,几个穿这警服的警察,真的从他的身后,走进了我们的包间里面。 所有的人都慌忙的站了起来。 一个警察看了看我们,冷冷的说:“你们停下,有话问你们。” 顾里脸色苍白地站起来,她和Neil彼此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那个警察环顾一圈之后,说:“你们谁是南湘,站出来。” 我回过头去,南湘低着头坐着,没有动,她的手依然维持着切割牛排的动作,刀在她手上停留着。 仿佛一面巨大的黑色沼泽,朝我迎面撞来。 巨大的腥气、粘糊的寒冷,在几秒钟内迅速吞没了我。 白晃晃的手铐“咣当”两声,铐在南湘纤细如同白玉的手腕上。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顾源显然并没有想到顾里顺着他的计划,顾源刚

关键词:

同样南湘也没有管卫海的死活,特别想你的时侯

基本明年早前,大家的生存都还像那个看起来就如并从未通过大脑而是平昔由打字与印刷机的学问自己书写出来的天...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不要让我今天去和顾里说她被

“你看。”她把手提式有线电电话机递过来,放在卫海前边。 “看怎么啊?”卫海嫌疑地摇摆头。“那是老大女人的...

详细>>

流进城市之下的遥远的心熔炉,当顾里在看见宫

放眼全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假若说要搜索叁个最能领悟“Onestepatatime。”那句话真谛的人,那必定会将正是此时坐在...

详细>>

不然唐就好像干吧说‘怪不得顾里说您是践货’

“这自然,”蓝决的笑容灿烂极了,他西服领子在暮色里敞开着,传来带着体温的香水味到,“小编直接喜欢小孩。...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