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递给男人,她们正在忙着修改她们的毕业论文

日期:2019-10-09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此刻桂林洋阳光明媚,柔风款款,楼下扫地大妈兴奋地说着海南话。室友正在兴高采烈如发了疯的野牛一般打游戏,他想要把键盘敲碎一样的狂吼乱叫,干瘪的屁股在破烂不堪的椅子上猛跳猛坠。
   我走下楼,口袋里装了二十块人民币,直奔超市。一路上尽是撑着伞扭着屁股的女生,有的像茄子,有的像西红柿,有的像腌了好多年的胡萝卜,却都不约而同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超市门口是一群招收新干事的部门负责人,衣冠楚楚,上白下黑。我穿过他们的队伍,进了超市,对着售货员笑了笑道:“你好,有没有老鼠药?”
   售货员好似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如观外星人一样瞪着我,等我解释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我又重复了一遍:“你好,有没有老鼠药?”售货员翻了翻白眼,把目光扭到一边,没好气儿地答道:“没有!”我连忙接着问:“有没有刀子?”
   售货员看我后面已经有人等着付钱,便不耐烦道:“有铅笔刀,在里面,自己去找!”我扭头走进超市里面,顺着货架寻找,我记得文具货架应该在最后一排的外边,我之前经常在那里挑选笔记本,但从没有注意过刀子。
   最终我在铅笔旁边找到了刀子,连着刀柄十厘米长。我便拿了一把放进兜里,径直走出超市,没有付钱,我不想再听到售货员如公鸡般的嗓音。
   到了宿舍,室友依然疯狂地敲击着键盘打游戏,我看到他的生命正在从键盘上溜走,悄无声息,而他如痴如醉。我展开刀,走到他的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置之不理,依然沉醉在他的游戏里面,嘴里嘟嘟囔囔抱怨他的“人”又死了一个。他正在用生命玩着一种自杀的游戏,指间流出的鲜血染红了键盘,从键盘流下的鲜血溢满了地板,淹没了我的双脚。他正在自杀,是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扬起我的小刀,反射出阳光的色彩,五彩缤纷的光线投射在他的眼眸上,他纹丝不动盯着电脑屏幕,一言不发。他已经打了三年游戏了,进入大学两个月后,他便开始拼命地打游戏,攻城略地,所向披靡。我已经在他生命的鲜血里生活了三年了,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葬送在游戏里,让电子屏幕的刀割自己的血管。他已经一个月没有离开电脑了,不吃不喝蹲在那长满了木耳的破椅子上打游戏。他的身上散发着腐尸的臭气,他的头发脱落尽了,光秃秃的头顶生满了苔藓,从鼻孔里伸出的一颗冬虫夏草,青色的叶子泛着刀子的五彩光芒。他快死了,如果我不提前用刀子割掉他的生命,他也快要死了。
   从他踏入5532宿舍的那一刻起,他便开始步入死亡了,精血已经干枯了,这一个月流出来的是一滩滩黄红色的脓血。成千上万的蛆虫在他的腐烂的大腿上爬动。
   就在我的刀子就要落下的时候,他回头了,艰难地扭动他快要断裂的脖子,抬起如骷髅般的头颅望了望我,嘴里嘟囔了一句:“快,快!我的人快被干掉了”旋即又跌进了游戏。
   我已经忍无可忍,手起刀落,他的头颅滚落下来,在深约一尺的脓血里荡起了层层波纹。可他的手依然没有停止敲打,那长满了真菌的枯手依然敲打着,敲打着,不停止的敲打着。那声音如魔鬼的怒吼般激荡着,激荡着,如利刃割裂了我的耳膜,我的心脏,我的世界。
   整个男生宿舍楼激荡着敲打声。
   我推开5531的门,四个没有头颅的干尸激烈地敲打着键盘;我踹开所有宿舍的门,都是这样。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他们在用生命打游戏,他们在谋杀自己,他们渴望早日死去,我助人为乐做了一件好事儿,希望他们不会介意。   

此事,他们要坐的公交正好进站。女人望着男人的背影,气恼地跺了一下脚。

于是我点点头,随便买了两瓶八宝粥准备离开。

男人也嘿嘿笑了,狗日的喝醉了没规矩,胡求乱造,我也是看不过去。

隔壁超市的男主人在看到我走近的时候,茫然的眼睛变得清晰。那一瞬间他轻轻抬了抬身子,然后在看见我走了过去之后,眼睛里面的光又熄灭下去。

男人和女人飞速地穿过超市的货架,朝门口走去。收银员正要招呼他们付钱,却发现他们手上提着的只是安全帽,便作罢。

但还是有几个调皮的直接就冲进了宿舍,警报哇哇的响了起来,然后冲着后面唠叨的阿姨办出鬼脸。

十几分钟后,他们来到街旁的一家烟酒店。店主是一个穿着花衬衫的青年,正坐在柜台后百无聊赖地扣鼻孔。看到他们进来,把鼻屎搓了两下,甩到地上。

很快,它就转换了方向,两个看起来还很稚嫩的小女生对它甚是喜欢,手里的零食也分给她吃,小肥猫眯着眼睛喵喵的叫着,享受着她们的抚摸。

花衬衫说,那你还买酒当礼,这不是叫什么,那个助纣为虐吗?

                                    03

男人说,便宜的不买不是更亏了,这瓶贵的送给工头,这瓶便宜的我们自己喝。说着,他向女人伸出一只手。女人说,干什么?男人说,开瓶器呀。

一开门差点撞到了一个低着头玩手机往外走的女生。走廊里来来回回的热闹,但大多也都是玩着手机,虽然她们的手机屏幕大多都没有亮起来。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1

算是赶在宿舍关门的最后一刻赶了回去,跌跌撞撞的冲进宿舍大门。嘀嘀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你记得不,刚才那矮女人说一百五还是一百九来着。男人问女人。

宿舍门外成对的情侣在他们最美好的年纪窃窃私语着,脸上红着的光晕是她们青春的痕迹。

他们立在站台上等车,车还没到。女人把玩着开瓶器。男人突然说,不行,我得回超市看看,到底这酒多少钱。女人说,你疯了,买就买了。男人却已经转身走了。

她们正在忙着修改她们的毕业论文,已经提前修改好了的我,正在为自己大学里的最后一场考试做最后的准备。

贾酒(与故事无关)

混合着梦想和年少的身体顶着那即将要到来的黑暗般的压力,年轻的身躯变得挺拔。

女人害羞了,赶忙把手机推开,说,算了,晓年也忙,就不打搅他了。她向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票子,一张张数了,递给花衬衫。花衬衫眼睛一直盯着钱看,接过来也没数,赶快塞进了抽屉里。

隔壁是正旺的烧烤摊。几个中年男人围在火炉旁大汗淋漓的烤着他们的食物。我记得妈妈说过,烧烤不能多吃的,吃多了会得癌症的。

花衬衫说,那你们就买对了,这款酒老板们都爱喝,送去保证没错。

从开头,到每个章节,到结尾。就像一本完整的书。生命在这本书里被无限拉长,摇摇晃晃地走过了从此无法重回的时光。

男人回头看女人。女人说,你别看我,又不是给我办事。男人说,那就拿这个?女人说,随便。

室友惊大着眼睛看着我,却早为我打好了洗澡水。我笑着跟她们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把晒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被子收进了衣柜。冲洗过后,整个身体就被沉重的睡意拖进混沌的梦里。

女人说,你叔今天上班把工头的侄子给打了,这不想着买瓶酒去陪个罪嘛,不然没活干了。

他们年轻的模样,他们健康的生命,他们的这些美好和善良。在未来的岁月里风雨飘摇。

不贵,不贵,花衬衫说,我店里的酒是整个地区最便宜的,不信你去打听,我都是批发进货批发价卖。

终于在地超买到了我想要的笔,可是却并不想立马就回到宿舍。公寓外天桥下面的夜市摊主们正紧锣密鼓的张罗着自己的生意。

我尝尝。女人说。

                                  02

男人和女人互相望着,未置可否。花衬衫说,大姨,你们买红酒干什么?

这段不长不短的岁月,它们装点了我的命运,把我的身体化作容器,封存过往岁月,把苦涩的泪,酿成甘甜的泉。

男人还在犹豫。花衬衫说,这样吧,我再给少二十块,你刚才不是说嘛,超市卖一百九十多,我卖你一百八,这总不吃亏吧。

那一个个摊点点燃成了一个个黑暗里跳跃的光团。那一个个在黑色大地上零星闪烁的光亮像倒翻在地面上的星空,串起了一个个银河。

买瓶红酒。男人说着,把盖在头上的安全帽取下来。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脑皮上,像一只水獭。女人怯怯地站在男人身后,没有摘帽子。

现在看着这些文字的你们,大概也就是四年前的我。

自己喝,还是送人?售货员想要帮忙参谋。

                                  04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又递给男人,她们正在忙着修改她们的毕业论文

关键词:

  聪明的刘凯怀疑他是小偷,只好答应配合

“别动!警察!”公共汽车上,他对着伸手作案的小偷厉声喝道,同时亮了一下警官证。 小偷乖乖地将钱包交给了他...

详细>>

不堪一击地陷入男人的沼泽里,三叔领着蒋大川

小屁民的无绳话机控 小屁民清晨上班路上缝隙时间里扭着牛肚同样的骨肉之躯瞪几下眼飞快展开手提式有线电话机的...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她很想和新老伴长相厮守,就

【尴尬】 老杨与我是中学同学,很多年不来往了。中学同学无论男女,都是可交往一辈子的人。那个年龄,实在是最...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老太婆笑吟吟地看着他,把碗

【一】 夜,慢慢地黑了去,唯有一弯冷月,挂在净土,四周的不明的山就像是一步步收缩了它们的重围圈,把那边消...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