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三大一把拉住经理,就在手机上买了一张电影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今天是周末,又是光棍节,同事闺蜜都三三两两的出去过节了,我也不能让人家看出我是没人要的傻妞,就自己漫不经心的逛街。
  大学错过了几次艳遇,现在也该找对象了,自己的条件在女人中确实是出类拔萃,1米72的模特身形,瓜子脸,名校文科本科毕业,又是在著名广告公司工作,按说接触人很多,找对象不困难,可能因为自己个高,穿戴打扮比较洋气,又因为自己蔑视群雄的清高,鹤立鸡群的那种桀骜不驯,冰美人拒人千里之外的不屑,一般的男生都不敢搭讪我。
  突然心血来潮,看部电影吧。听说王牌特工2挺好看,就在手机上买了一张电影票,晚上5:10的,二厅六排6号,没有几张剩余票了,六六大顺挺好的!
  上观光电梯时,恰好跟一个小伙子同时挤进电梯门,他有1米86,穿着一件毛绒短大衣,白皙的脸庞,一道浓眉,身上有一股寒风浸透着的冬天气息。他以为我看他,是因为我们贴的太近,他微微点头表示欠意,撤了一小步,我也为我好奇的偷窥,羞红了面颊。我注意到了他严谨的风纪,但是,短大衣上的第二颗纽扣松动了。
  我们一起向电影院走去,般配的着装,神韵的步履,别人一定误认为我们是一对去看电影的情侣。他有所察觉,偷偷地放慢脚步。我没有急着去取票,而是买了一桶爆米花和一瓶饮料,而他在我的偷偷注视下,用手机扫描取出了一张电影票,他潇洒的扬头回转身,让我的心怦然一动,他迅速解开大衣的扣钮,让我的眼球聚焦,第二颗扣子真的松动了,耷拉着头,晃了几晃,这个细节让我判断出他没有对象,而且是独身来到这座城市打拼的高材生。我从来没有这样专心注视过一个男人,这种渴望让我嗓子眼儿发干,不得不转过头去,喝了一口饮料。当我转过身来,他不见了,我怕他在暗处注视着我,所以尽量稳住情绪,保持着淑女的状态,真是有点自作多情。难道是一种巧合?还是我的闺蜜在搞恶作剧?
  还差十分钟开演,每个人发了一副立体眼镜,默默地进电影厅找座位,怎么是两人包厢的座位?而不可思议的是,跟我一起上观光电梯的小伙子,稳稳地坐在了5号的位置上,我惊呆了!我的6号座位恰恰跟他是同一个包厢,天哪!是上帝的救赎,还是老天的安排?我的同事、朋友、闺蜜,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是用手机买的电影票啊!一定要提高警惕,防止色狼的骚扰,我恍恍惚惚地进入了王牌特工的情节。
  身边坐着一位俊朗的小伙子,他的气质风度,是我梦寐以求寻觅的对象,怎能让我不分心?怎能让我专心致志的看电影啊!“啪”的一枪,电影开场后三分钟的悬念开始了,我手捏一颗爆米花的兰花指,停在张开嘴的红唇前面,我的余光意识到他在侧脸看我,只是无意识的一瞬,我猜想我的立体画面,不比电影中女主人的形象差。这都是老司机的套路,看看后面他还有什么新招数?
  “对不起,打扰您了,是我不好!我不该这个时候发微信。”他用大衣挡住手机,发出最后一条之后,愤恨地把手机关闭。“光棍节,只有分开了,才能理解过这种节日的含义。”他袅袅的自语,飘进我的耳道。第一段得体的歉意,让我通晓了他善解人意的体贴;第二段无意识的自语,让我知道了他脱单的释怀。
  他脱掉短大衣,轻轻的放在我们俩中间,黑暗中两件大衣叠加在一起了。他看了我一眼,这一瞥,让我方寸大乱,大脑充血,满脸胀红,毙命的坏人血溅银幕,通红一片,也可能是我满眼充血所致!而我旁边隔着大衣坐着的他,绝对不是坏人,他是有涵养,有教养,有素质,被我误会了的好人。
  这场电影的放映时间,通常是人们吃晚饭的时候,一大桶爆米花在我胡思乱想中消灭了一半,他轻轻舔舐下唇的举动,让我联想到他胃部在鸣响,我想把剩余的爆米花推给他,但这只是想一想而已,我不敢。他短大衣散发出来的体味,和我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合为一体,让我不能自持,我第一次心慌肝颤,抓心挠肝,这种难以评述的情愫,憧憬的我满含热泪。我鼓起勇气,把半桶爆米花推给他。他第一次专注的转过头来,深深地望着我,礼貌的把半桶爆米花还给了我,然后捧起他的大衣,我以为他要走,在我惊愕中,他从大衣兜里掏出一个歪嘴小酒瓶,和一个鸡腿,向我微颌点头;“您不介意吧,人伤感的时候,喝点酒,借酒消愁。”
  我知道他失恋了,但不知道他为何失恋?这些不重要,而重要的是,我心里惦记他大衣上欲掉的第二颗纽扣。我有强迫症,恰恰这颗纽扣和我的小名连带在一起。
  男主人公为了和未婚妻按时约会,不顾高官厚禄和金钱的诱惑,不惜跳进化粪池,走捷径去赴约。他端在唇边的歪嘴小酒瓶,和他一起静静地陷入思索,为了爱情,就得需要这种忘我的牺牲精神,但是女方能不能感动?能不能报恩?得到的答案是确切的,女主角在斗牛场上与魔鬼般的坏人进行殊死搏斗,为的就是和自己的男朋友喜结良缘!
  电影里汽车开进湖里,湖水让主人公面临灭顶之灾,一切都是为了情节而虚构的,因为我没有入戏,是局外人,我关心的是我包厢内的他,暗影中他直直的鼻子,刚毅的嘴唇,俊挺的眉峰,让我呼吸急促,让我不得不吸足空气又快速的呼出。他不知道我是被电影的故事情节所震慑?还是因为他喝的酒味熏到了我?微微的转过头来,深情地望着我。黑暗中,我看见他镜片一晃一晃的安慰,这一晃,更让我心跳加速,我萎靡到座位的角落里,电影情节与我意识流的交替,让我苦苦地挣扎在冥冥的遐想之中……“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他真情的关切,让我倍感欣慰。有这样一位疼我爱我,在爱情中有责任担当的人,这一辈子足矣。
  电影演完了,灯光渐渐的亮起,我想对他开口,但是一颗悸动的心堵住了嗓子眼儿,我像一个傻子一样看着他把大衣穿上,他微笑着张开嘴想对我说,可是他刚刚开启的手机突然爆响,它遮挡住嘴,小声的与对方理论。我记恨电影的编剧和演技豪华的阵容,如果电影节奏稍稍的松动,也就有了我们搭讪的可能,我慢慢的跟着他走,就要告别了我一生中奇遇的包箱。
  “你不用做任何解释了,我已经习惯了像今天光棍节这样的生活,祝你在异国他乡学业有成!”渐渐胀满的愤怒,他终于爆发了:“我创建公司供你在国外消费,你和吉米有了孩子才想跟我提出分手,我真是善良到家了!”他猛地把大衣扯开,一枚纽扣划出了一道清晰的抛物线,我知道那是他短大衣上第二颗纽扣挣脱了。我的眼球,扯动我的脚步,去寻觅那枚早已摇摇欲坠的纽扣。
  我仔细地找到了那枚沉甸甸的纽扣,冲进人群中找他,没有,没有,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放下我的清高,满嘴燎泡的到处发微信,我甩掉我桀骜不驯的架子,我要把光棍的1111踢倒,变成牛郎织女的鹊桥,动员起我所有在媒体的同学,在晚报、晨报、商报、大报、地铁报,电视广播传媒上,发出寻人启事,我告诉他,你长绒短大衣的第二颗扣子掉了,如果丢了,不好配……我找到了!你在吗?我的小名叫二妞!      

  经理大惑不解地看着王三大,只见王三大目光呆滞,嚅动着双唇,不停地说:“怎么会这样?现在不该死人,现在不该死人的!”    经理问:“老王,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怎么可以不让我报警?”王三大面无表情地说:“经理,今天我走到尽头了,我无脸见我九泉下的父亲啊。”经理见王三大话说得颠三倒四,让人听得一头雾水,便大声喝道:“老王,你瞎搅和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三大厉声喊道:“这小伙子死了,我把一条老命赔给他吧!”说完,猛地分开围观的观众,一头朝柱子撞去。    众人根本没想到王三大说到做到,马上就走绝路,全愣着不知该怎么办。说时迟,那时快,那位躺在地上“死”了的小伙子这时突然一个翻身蹿起来,一把抱住王三大,说:“我没死,你也不能死!”    王三大惊恐地转过头,定定地看着这位又活过来的小伙子,又看看经理,经理正含笑朝他点着头。    经理大声向观众道了歉,吩咐放映员继续放映电影,可观众们却再也不愿看电影,纷纷要求把刚才一幕说个明白。经理一看这阵势,就说:“这位小伙子是本市档案馆刚调进的工作人员,他对我们影院几十年来发生在一排18号上的连环凶案十分好奇,想探索这个秘密,他说服我卖给他一排18号的座位票,结果闹出了这场误会。”    一旁的王三大激动地打断经理的话,说:“这根本不是误会!凡是坐一排18号这个位子的人,都可能死!”    必须制止的活动    王三大转过头对小伙子说:“你既然查档案了,应该知道死在这个座位上的是些什么人,那都是些坏人,坏透了的人。大汉奸何金宝和那个国民党团长不必说了,刚解放时死的那个人,他离开安平镇干什么去了?他是在外面当土匪,杀人放火,手上全是老百姓的血……”

下班后她去抓娃娃机那里投了一个硬币,她学着教程里的样子,先左右摇摆手柄,等铁爪松动了,看准时机,大力地按下去。

  恐怖的传说    德泰大戏院建于民国15年,是安平镇唯一的一家戏院。它有一个神奇的传说,在方圆几十里无人不晓。    1940年冬的一天晚上,德泰大戏院上演京剧《三岔口》,大汉奸何金宝带着手下来看戏,位于前排正中的一排18号是戏院最舒适、票价也最高的座位,自然归他坐。戏到中途,饰演任堂惠的演员突然手一扬,一把大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直插进何金宝胸口,顷刻间这个大汉奸便命归黄泉。这以后,这个座位就没人敢坐了。    一直到了1949年初,一位国民党军队的团长可能打了场小胜仗,得意洋洋,不听众人劝阻,偏偏要坐在一排18号,那天同样演的是《三岔口》,当演到两个演员在台上“装瞎子”的场景时,不知从哪个位置飞来一颗子弹,正中这个团长的脑门,当即让他一命归西。    刚解放那阵子,当地一位外出好些年的人衣锦荣归,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就兴冲冲到德泰大戏院看戏,他见一排18号空着,二话没说便跑过去坐了起来,过了一会,这个人莫名其妙地突然发起病,倒在座位上再也没有起来。    又过了几年,戏院公私合营,顺便把这个座位给拆了,在一排16号和一排20号之间留了一个空空的位置,当地人都知道这位子邪门,就没人在意。一直到了“文革”时期,德泰大戏院改名为朝阳影剧院,安平镇革委会一位副主任说要破除迷信,强行叫人在原来一排18号的位置上安放了一张有靠背的软椅,但谁也不敢坐上去。这位副主任把一镇子的“牛鬼蛇神”全打倒了,还怕这个?一屁股就坐了上去。那晚演出的是样板戏《红灯记》,副主任正看得摇头晃脑,津津有味,突然,座位上部悬挂的一盏大灯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副主任头上,这位副主任当即一命呜呼。    从此,这个座位就一直空着,若不是十分拥挤,观众连一排16号和20号都不肯坐,如果谁买到这两张戏票,就马上退票或调换成其他座位。影剧院历任经理都知道这事,所以每次卖票都特意把一排18号座位票挑出来撕掉,再把一排16号和20号票另外拿出来,观众不多时干脆就不卖出去。    奇怪的观众    进入21世纪后,朝阳影剧院越来越不景气,工作人员像走马灯一样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有门口收票的王三大从二十岁一直做到了六十五岁,到现在仍在坚守岗位。而“一排18号”的传说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这天晚上,天上飘着小雨,来朝阳影剧院的人更少了。王三大仍像往常一样验着电影票。忽然,一位观众不当心把他搁在台子边上的手套碰到了地上,后面一位观众赶紧给王三大捡了起来。这位观众是位小伙子,长得挺秀气的,王三大朝他笑笑,接过他递来的电影票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排18号!王三大拿过票,哆嗦着嘴唇,眼角也不由自主地跳起来,他一脸狐疑地看着递上电影票的年轻人,这位年轻人笑呵呵地问:“老伯,电影票有问题吗?”    “没,没有问题!”王三大顺手撕下了票的副券,他又喊住小伙子,轻声细语地说:“你别坐这位子,另外找个位子坐,好不好?”小伙子嘴一撇,说:“为什么呀?18号,多吉利的座位呀。”头也不回,直接就走了进去。    王三大一脸疑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经理忘记撕去一排18号这张票了?    电影放映才几分钟,王三大就来到前台,悄悄掀开门帘,借着光线朝一排18号看去,这一看不打紧,王三大紧张得嘴都合不拢了。    影剧院今晚只有40来个观众,坐得稀稀拉拉,一大半座位都空着,可那年轻人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条木板,搁在一排16号和20号之间,硬是让自己坐在了一排18号,看得津津有味。王三大看了一会没看到什么异常情况,就悄悄退了出去,但过了一会又偷偷回来看看,放映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来来回回跑了十来次,胆战心惊地看着这个小伙子。    也是巧合,这部电影里这时有个情节也是主人公正在看戏,戏台上演的居然也是《三岔口》,眼看就要演到两个人在黑暗中相互搜寻对方时,王三大再也忍不住,一把掀开布帘,朝坐在一排18号的小伙子奔过来,边跑边朝那个小伙子喊:“起来,别坐那位子!”还没等他跑到那小伙子跟前,小伙子突然“啊、啊”叫了两声,两眼翻白,软绵绵往一边倒去。全场观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放映员立即关了机器,把剧院的灯光全部打开。    影院经理急忙赶过来,伸出手指在小伙子的鼻子下探了一会儿,紧张地摇了摇头,拿出手机就要报警,王三大一把拉住经理,说:“不要报警!”

随着人流涌出地铁,在通向单位的商场里步行十分钟。走过有玻璃的地方她都会转过头,看一看玻璃镜中的女孩,扎着马尾,戴着眼镜,牛仔衬衫,黑色蓬蓬裙,平底鞋,没有化妆,也没有笑容。

然后,她订了一张电影票,座位选在屏幕正中间,左右两边分别诡异地空出一个座位,犹豫了片刻,便付了款,顺便团了一份单人爆米花套餐。

她,自杀了。

随着人流涌出地铁,在通向单位的商场里步行十分钟。走过有玻璃的地方她都会转过头,看一看玻璃镜中的反光,玻璃镜里,女孩身旁闪过一个高大的身影,女孩惊喜地追上前去,悄悄在他背后拍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孩穿着红色的格子衫,修长的牛仔裤,肩上挎着一个黑色铆钉双肩包。女孩看着照片上的背影,笑得像一道阳光。

出商场时她手扶着门,等后面的人跟上前来,才把手放开。

8点50,到单位后先去取早餐,又把午餐提前订好,再到隔壁新开的水果店买了新鲜的水果拼盘。

她拿出手机,给电影打了8.0,评论上写道,“有些电影或许只是拍给一个人看的,孤独的第四个等级,达成。”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三大一把拉住经理,就在手机上买了一张电影

关键词:

长青叔家平时吃,西汉在得知癌症之后

西楚,和小编家算是近门,小编叫她“明朝爷”。 明清年轻的时候,很有理想,一心想着劳动致富。他在地里干活,...

详细>>

叫卞传灯,当男人指责自己的女人强势的时候

现如今,真是虾変龙,鸡成凤的时代。当年一提都掉渣儿的“呼噜匠”,摇身一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冒富大叔”,活...

详细>>

看到孩子在背上睡的安稳,李老太太生了四个儿

二个女子的绝妙不光光是中看的外表,还要有一颗善良,朴实,勤劳,博爱的心头。在本身的回想里见过的美好女性...

详细>>

我们神速去算一下前天大家究竟抢了多少钱,a

(闪小说)强盗遇家贼 高致贤 “不许动!什么人动打死哪个人!钱是共用的,命是和睦的,都给本人婴儿剪手仰面躺...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