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卞传灯,当男人指责自己的女人强势的时候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现如今,真是虾変龙,鸡成凤的时代。当年一提都掉渣儿的“呼噜匠”,摇身一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冒富大叔”,活得极滋润。
  “呼噜匠”叫卞传灯,1959年由山东支边来到渔场。他一进网房子,可把人害苦了,身子往草铺上一躺,就做开了绝活——打呼噜。那呼噜不仅声如滾雷,且有两大特点:一是每声呼噜结尾处,都带有一个上挑八度又急剧下滑的颤音,像把钩子似的,足以把你的五脏六腑钩出来;二是毎隔数分钟,就在结尾挑八度时,突然来个老牛大憋气,半天毫无声息,使人提心吊胆,生怕是被憋死了。守着这么一个宝贝,谁能安然入睡?很快,“呼噜匠”这名字在渔场就传开了。
  虽然传灯干活不藏奸,不耍滑,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可谁见了谁怕,不怕別的,就怕他那呼噜。大姑娘小媳妇更是不敢沾边儿,因此,他活到28岁仍然是个真童子。
  俗话说:好汉没好妻,赖汉娶花枝。“瓜菜代”那咱,传灯托老乡带回老家一袋白面,父母竟给他換回一个水葱似的俊媳妇。圆房那天晚上,闹出了一场大笑话:传灯的呯噜把光着腚的媳妇吓跑在门外。
  熬过了五冬六夏,“呼噜匠”照样打他的呼噜,可在那呼噜声里却有了凄苦的音调:老婆不是职工,家庭副业不准搞,五张嘴啃他一个人,落得个三尺肠子闲了二尺半,喝大锅粥都不赶趟儿。
  人走时运马走膘,“呼噜匠”有幸得了个好媳妇,又赶上了好时代。大办家庭农场时,他刚弃渔经农,对种地四六不懂,愁得他连呼噜都打不响了。可他老婆听了几次会议以后,却喜眉笑脸地对他说:“別愁了,咱发财的机会来了。告诉你,俺从小在家跟父亲学会了种西瓜,咱就承包队里那块菜地种瓜,保准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就这样,“呼噜匠”当上了队里独一无二的西瓜专业户。
  “呼噜匠”老婆种西瓜,果然是二齿钩子挠痒痒——是把硬手。那满地的西瓜像气吹的,又大又圆。几年下来,“呼噜匠”的日子,像芝蔴开花,节节高,成为全队屈指可数的富裕户了。人们都说,“呼噜匠”能有今天,全仗他老婆在他头上加了一“划”,要不,活一辈子也是个“下”等人。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呼噜匠”的发迹,还真有他打呼噜的一份功劳呢!
  事情是这样的:一次,农管局召开的一次西瓜定货会上,“呼噜匠”住进了宾馆一个双人“高间”里。天下事无巧不成书。偏偏同屋的一位某边贸公司的“大胡子”采购员,也是一位“呼噜健将”。临睡觉时他不好意思地对“呼噜匠”说:“实在对不起,我睡觉有个毛病,爱打呼噜,怕影响你休息,你最好換一个房间。”。
  “呼噜匠”听罢心中暗喜。他正愁自己打呼噜怕人家嫌弃。现在既是“同行”,就没关系了,便笑笑说:“我这人也打点小呼噜,而且特別喜欢听別人打呼噜,你尽管打好了。”
  果然,“大胡子”往床上一倒,便打起呼噜来。不过,那呼噜声在“呼噜匠”听来,实在不够味。于是,他也宽衣解带,往席梦思上舒舒服服一躺,那滾雷似的鼾声,立刻把“大胡子”的呼噜声压得无声无息了。
  “大胡子”在梦中被惊雷炸醒,乖乖!那雷声后面的钩子,比挠了他的心肝还难受。他正烦燥不安,“呼噜匠”又来了个老牛大憋气。“大胡子”心中叫声不好!跳下床来,拉亮电灯,正准备上前看个究竟,恰在此时,那“半截钩子”突然拋出,吓得他一身冷汗。重新上床,睡意全无。瞪眼躺着又是活受罪,到底挺不住,便穿衣起床,换了个房间,度过了一夜。
  次日见了面“大胡子”“哧”一声笑了说:“老卞哪,我打呼噜这么多年,从没遇到过对手,现在我可真服你啦!你那呼噜夠国际水平啊!”
  “呼噜匠”颇有三分忸怩地说;“快別逗了,我老婆曾给我那呼噜录过音,醒来一听,把我都吓了一大跳。那像你那呼噜,细声慢语,有板有眼的,还真有点听头。”
  两个呼噜匠从呼噜谈起,越说越亲热,越唠越近乎。“大胡子”突然站起来,亲切地拍拍“呼噜匠”的肩膀说:“我算品透了,咱打呼噜的人,都实在,不搞虚头滑脑那一套。我这次來,是选定出口西瓜的。老卞,我信得过你,你能生产多少,我就包销多少。”
  就这样,“呼噜匠”的瓜田一下子扩大了3倍,产品全部出口俄罗斯。
  现在“呼噜匠”的呼噜,像他那名声一样,越来越响。不过,他打呼噜又增加了两大特点:其一,在那响亮的呼噜声里,时常夾杂着他那憨厚的笑声;其二,在他来老牛大憋气时,他那两片厚嘴唇,总是轻轻地翕动着,像是在叙说着悄悄话儿。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两面山上的民兵,听见地雷响声,飞也似的跑下沟来。正好老武和雷石柱从小沟里出来,背着三四支炸坏的步枪,连声说:“可炸美啦!一个都没剩下!”说着,一齐都跑到马车跟前。
  被捆在马车上的康明理们,一见民兵们过来,顿时眼睛都明亮了,高兴得齐声叫喊。孟二楞“呼”地跳下车来,雷石柱连忙给他解开绳子。二楞一把抓住了雷石柱的手,握的雷石柱的手都有点发麻。他大声说道:“呵呀!石柱哥!总算又见到你啦!”笑着,笑着,眼里却滚出了泪珠。
  其余的民兵们已把康明理、武二娃、康有富的捆绳都解开了,围成一堆,这个握住那个的手,那个抓住这个的臂,虽有千言万语,不知该从哪里说起;眼里都闪射着兴奋的泪珠。
  乱笑、乱喊、乱跳,象一群天真的小娃娃一样。
  忽然老武提醒大家道:“咱们快收拾回吧,这里离据点很近,说不定敌人要出来追击。”大家听了,这才想起事情还没有完!于是马上动手打扫战场,用石头把大车砸坏,牵着两匹牲口,一齐往康家寨回来。
  康明理们四个民兵,因为被敌人拷打得伤很重,被大家搀着、扶着往回走。路上,他们虽然浑身疼痛,但仍不住地给大家讲述敌人的残暴罪行。正讲的起劲,听见后边有“呜呜”的哭声,老武回头一看,原来是康有富;两个民兵架着他的胳膊,边哭边走。老武觉得奇怪,在路旁站住,等他们过来时,亲切地问道:“有富,你哭啥哩?”康有富抬起头望了老武一眼,没说一句话,哭得更凶了。老武楞怔了一刻,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原来老虎山事件发生后,老武回靠山堡区上开会,区委会的同志和马区长分析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说:“可能是特务搞鬼!”老武不信,回到康家寨又仔细打听当天出事的情况,李有红便告他:“那天黑夜,是康有富放哨,半夜三更,他说桃花庄有两个人送来一封情报,说汉家山的敌人要来包围村子;情报也没看清,我们就往老虎山上跑,刚上了山顶,敌人已经四面围住了。”李有红讲完,老武正搔着头皮沉思,雷石柱说道:“对啦,我也想起一件事:去年过年,咱村受损失,也是康有富给民兵们送的酒。这件事后来也没追根子。我看真是要好好研究一下哩!”老武一听此事,便联想起康有富平日的各种表现,这才肯定地说:“不成问题,保险有特务!恐怕桦林霸就……”雷石柱突然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们赶快往出搞吧!”老武说:“这问题离了康有富怕闹不清。等我们把据点里那些民兵都救出来再搞也不迟。”
  此刻,老武见康有富越哭越凶,暗暗寻思这件事,觉得大有蹊跷。便走到雷石柱身边,低低讲了几句话,然后回转身来说道:“有富,不要哭了,有什么难受处,你大胆说吧。”雷石柱也说道:“有富,咱们都是从小耍大的,谁还不知道谁的脾性!你有什么心事,有什么委屈,讲出来咱们大家商议。不要闷在肚里嘛!”康有富仍然没开口,只是个哭。老武、雷石柱死劝活劝,才劝得不哭了。一路上,雷石柱慢慢开导,康有富只是低着头不言语,一阵唉声叹气;一阵又咬牙切齿,象疯了的一样。
  回到康家寨的时候,晌午过了。村里的人,听说把抓去的人救回来了,一个个喜眉笑脸,跑来村口迎接;各家见了各家的人,不免落泪难受,亲热地问着说着,各自引回家去了。康有富是个独身汉,没有家小,桦林霸家他又不愿回去,雷石柱便把他引回自己家里。望春崖、桃花庄的民兵,也都由李村长安置到村公所院里,由张勤孝招呼休息吃饭。
  这天,桦林霸正在上窑里午睡,猛听街上的人一叠声乱嚷,掀开被子仔细一听,有人喊道:“抓去的民兵,都救回来啦!”桦林霸慌忙跑到大门上,从门缝里往外瞧,见街上人乱跑,被抓去的康明理、孟二楞、武二娃果然都回来了,看不见康有富在哪里。心中暗想:“是不是死了?要死了可就息心啦!”正想中间,只见雷石柱后面,有两个人扶着一个人过来,那人低着头,走到他家大门口时,朝门上狠狠盯了一眼。桦林霸定神一看,正是康有富。见他满脸怒气,两眼红红的,立时吓得出了一头冷汗。转身回到院里,用手摸着光溜光的脑门心,想道:“坏了!坏了!事情一定让人家知道了,不然雷石柱为什么跟着他?……康有富胆小,也许不敢说……”忽又想道:“不对!不对!康有富受了这么大害,就是今天不说,以后也会说的。雪地里埋不住死人呀!”越想越怕,好象脚底下踩着圪针一般,连跳带跑回到西窑里,一把拍醒康家败,又把老婆和媳妇叫来,把刚才的事,气慌嘴结的长一句,短一句,讲了一遍。小算盘吓得浑身象发疟子一样抖,一叠连声叫着:“妈妈呀,这可怎呀!”桦林霸揩了揩头上吓出来的汗水,说道:“事到如今,只有丢下你婆媳,我父子们逃条活命!有一天皇军打来,再团圆吧!”女人们听了,吓得大哭。小算盘拉住桦林霸的裤腿,边哭边说道:“你不能走呀!丢下我婆媳们可怎活呀?呜……”桦林霸用力挣,小算盘死抱住不放,桦林霸火透了,转身准备狠狠踢她几脚;一看,扯着裤腿的,不是老婆一个,两个媳妇也插上了手,也是不停地哭喊,流泪。
  桦林霸一时没了主意,全身一软便坐在了太师椅子上,急得光溜光的脑门心上,汗珠子好象雨点往下滚,眉头涌起高高一垄。
  康家败吓得脸成了铁青色,一声不响,摸着别在腰里的手枪,软瘫在地上。满屋里,只有小算盘的粗嗓,和着两个媳妇的细嗓,高一声,低一声,“咿儿哇儿”地哭嚎。
  雷石柱带着康有富回到家里,他老婆吴秀英见康有富回来了,亲热地一边招呼上炕,一边忙生火做饭,顺便问候了几句,康有富也没答理,跳上炕,迷迷痴痴翻了两下眼皮,便又抱住头放声大哭起来。雷石柱有点急了,蹲到康有富身边,扳着他的肩膀问道:“你老哭什么?心里有什么不舒服,说嘛!我刚才路上不是说了,给你想办法!你从前,也是个穷人,共产党来了,实行减租减息,帮助你赎回三垧地,你没吃的,农会借给你,新政权对你这么好,你还有什么话不该讲呢?这阵新政权就是咱们自己的呀!”吴秀英边烧火做饭;边插嘴说道:“讲吧,有富,你真把哑巴也能急的说了话!”康有富转了个身,仍是个哭。
  两个人正急得没办法,老武进来了,见康有富仍旧在哭,便把雷石柱叫出门外,小声问道:“问出什么了没有?”雷石柱皱着眉头,焦急地说:“没有!他老是哭,什么也不说!”老武接着又进了家里,跳上炕,和蔼地向康有富道:“有富,你老是哭,到底为了个啥?是我们对不住你,还是你做下对不住我们的事啦?是大事还是小事?你总得讲呀!”康有富突然不哭了,把头抬起看众人,眼睛红肿得象两颗胡桃。老武以为他是要讲了!盯住等了半天,见他仍然不讲。老武突然脸色一变,厉声说道:“康有富,你的问题,我们早就知道了!今天就看你说不说。你要是真正把心里的事都讲出来,还是好同志!你要不讲,有富,你自己盘算吧!”这么一说,康有富一下便跪下来,战战兢兢地说道:“指导员,我说了你们不会杀我吧?”老武笑道:“不怕!有什么话齐说,说出来只要决心改正,政府就能宽大你。”康有富这才把牙一咬,边哭边骂,把桦林霸、康顺风的特务活动,从头讲了一遍,老武们三个听着,气得脸色都变白了。
  听得康有富讲完,老武从炕上猛跳起来,把雷石柱拍了一把,说道:“你快去,把村公所院里吃饭的民兵,都集合起带来!”雷石柱走后,老武把背着的连枪一抽,“卡嚓”压上子弹,提在手里,匆匆出来,站在街门上。不多一阵,雷石柱把民兵们都带来了,老武走过去,压低嗓子说道:“同志们,我们发现了敌人的特务,现在就去抓!”这一说,民兵们的眼睛,都惊得睁了铜铃大,谁也没说话,跟着老武,很快就到了桦林霸家门口,把院子的前门后门都把守了。但见那两扇大门紧紧关着,民兵们都跑过去,用脚踢,用棍捅,用石头砸,闹的“唿隆”“冬隆”地乱响,但始终没有人来开门。
  桦林霸全家正在哭闹,猛听见大门擂鼓似的响起来;全家人一个个立时吓得丢魂落魄。桦林霸就象糖人见了火,软软的从椅子上出溜下来。小算盘和两个儿媳,吓得身子缩成一团,直往桌子下面钻;康家败两手拍着屁股乱跑乱转,直叫:“来了,来了,人家抓来了,这,这……”这时,桦林霸勉强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在窑里东一摸西一摸,把契约、账簿、和敌伪来往的信件,揣了一怀,好象个大肚女人似的,也不顾老婆、媳妇哭嚎,拉了康家败,拔腿就跑。
  他知道大门上一定被民兵围住了,出不去,走后门,后门锁着,向小算盘要钥匙,小算盘吓昏了,一会说钥匙在身上,一会又说在躺柜里,一会又说在抽屜里。桦林霸看看钥匙一时也难找到,便和康家败架起梯子,从墙上往出爬。桦林霸上了年纪,正爬上墙头,大门又“冬隆”一响,心一着怕,腿一软,身子往前一倾,一个狗吃屎便栽到墙外一块麻地里。嘴也跌破了,膝盖上也擦了一层皮,他咬着牙,忍着痛慢慢爬了起来,康家败跳下来扶着他,从麻林里钻出去,一拐一拐地向汉家山据点逃走了。

······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居家过日子犯不着明辨是非,虚着点——和气。

事实上,老婆猛地从水盆中抽出头,头发如贞子般垂在脸上,眼神由惊愕变得凶残,接着便是满家的追杀!

婚姻都是错的,长久的婚姻便是将错就错。当初坚定的要娶她,就一定有娶她的理由。现在,闭上一只眼,对她的不能容忍要视而不见,睁开一只眼,我就不信一百年找不到一点闪光点?

战败后,呆呆看着老婆抹了化妆水在“啪啪”的拍自己的脸,“啪啪”,“啪啪”,听了真爽,边听边默念:“叫你管我,叫你让我洗袜子,叫你不让我打麻将,打,打,给我使劲打!”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叫卞传灯,当男人指责自己的女人强势的时候

关键词:

我们神速去算一下前天大家究竟抢了多少钱,a

(闪小说)强盗遇家贼 高致贤 “不许动!什么人动打死哪个人!钱是共用的,命是和睦的,都给本人婴儿剪手仰面躺...

详细>>

  新号报考公务员,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学生去

(闪小说)将来卓有成效 高致贤 新号报名考试公务员,笔试成绩不错,屡次过不了面试关,确切地说,是过不了语言关...

详细>>

只有求大伯帮助,他跟本身伯父

一 “哐啷啷哐啷啷……”列车带着坚贞的脚步在湘渝大地间飞驰,一回次从那些孔雀绿的隧洞里挣脱出来,在万顷的...

详细>>

爹爹把自个儿送到镇北边的车站,兰子起码要骑

(一) “今晚八点,川美缘饭铺高级中学九二级三班同学集会,望及时参加。”手提式有线话机陡然收到一条不熟悉...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