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公司才会给自己理赔,一般都会在买了全保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酒喝到最后就不是酒,那是水。包间里很热,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燃烧还是面对这个仪表堂堂的男人。我的心再一次动荡不安,我怕……我怕自己陷得太深,以至于当他几回把炽热的嘴唇贴到我脸上,我本能地拒绝了。我伤不起。早餐店的生意八点半就结束了。他从里屋走出来,声音很低地说:“能陪我去喝杯酒吗?”我一开始说家里有事,走不开。他犹豫了很久,皱着眉头说:“今儿是个特殊的日子,我生日。”我的心就软了。
  早餐店在三环大街上,人流还可以。来吃早餐的基本是老客户,他最近就睡在店里。两个房间,外间摆着五张餐桌,供客人吃饭。靠里面是厨房。他雇了一个厨师,男的,五十来岁。做事挺麻利,不喜欢说话,整天就是个闷葫芦。我来了后,林杰想将他解雇,我觉得不妥,似乎我抢了人家饭碗,就没辞退。这几日,林杰搬到店里睡,我不明白何故,也不问。不该我负责的,我也不好说什么。
  可我就是没有想到林杰是因我搬到这里,不现实。我一直感到在梦里,很虚幻。至少,我同他哪里会擦出爱情火花,尽管他大我三岁。问题是他还没离婚,这是棘手的。
  “你……生日。她不陪你?”
  “唉!她要是在,我能对你发出邀请?我神经病啊?快点,车就在外面,我等你。”
  鬼使神差,我上了他的车,不知道这是不是贼船,反正,我有些不舒服。总好像在偷人,就是偷人,对方还是有妇之夫,我跟他扯啥?
  上了车,我还在发呆,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上了他的车,换句话说,我是不是爱上了他。
  一路上,都沉默着。他随手按了车里的音响,冷漠的《飞鸟与射手》。彼此说不出的默契,他怎么了解到我最爱这首歌曲?
  天意还是巧合?我的心里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任由他开着车绕着城市转悠,最后在一个叫老干妈家常菜馆停下,这个地方如此陌生,我的心怦怦直跳,我不敢预测接下来的故事,可我感觉到他想要的故事。
  选了二楼的一个雅间坐下,九点钟光景。海滨城市的三月,空气里弥漫着海水的腥咸味儿。老干妈饭馆门前两棵高大的梧桐树,枝叶浮绿了。一只喜鹊造访,让我的心情有所舒缓,他要了两杯茶水,大概是十点左右,一个服务生将一个生日蛋糕,一束鲜艳的玫瑰花送到了雅间。
  服务生礼貌地说了声再见,转身出去,带上了门。而整个过程看得出,他是事先付钱预定的。
  我抿了口茶水,心踏实了一些,或许是茶水的功效,他无论怎样也不会强迫我做什么吧?
  正在胡思乱想,他站起身,把这束红的如朝霞的玫瑰双手递了过来:“送给你的,希望你喜欢。”
  我愣怔了片刻,“不不,这束玫瑰你该送最需要的人,而不是一个与你毫不相干的人。”
  我的拒绝,他并不意外,窗外,梧桐树冠,那只喜鹊不失时机地唱起了歌儿,人间三月,一切都在酝酿花开的故事吗?
  “既然是事先预定的,解释下,就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吗?林……杰。”
  “呵呵,难道这半个月的时光,你没有见证过我的真诚?假设,我是逢场作戏,何至于找你呢?你也知道我身边不缺红粉。”
  我突然间觉得林的话太刺激人的神经,“你这也是待人接物之道?好吧,是不是我的感谢你瞧得起我,你的爱有施舍的成分?或者是同情怜悯,对你说,林老板,我不需要。我不是因为孤独急着嫁出去,也并非心灵空虚寻找精神鸦片的滋养,你看错人了。”
  我站起身,脚底仿佛有什么力量督促着,拎起随身携带的包儿就朝外走,后面是林杰的喊声:“哎哎哎!你等等……”
  走出老干妈海鲜菜馆,我漫无目的朝前走,林杰的车追上我,跳下车,他几乎是抱着我放进了副驾驶的位置,我来不及喘息,他关了车门不管不顾地开车。
  “你不该认识我,山花。不是我向你表白我的心迹,而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当然,喜欢和爱是两码事。我坦白告诉你,五一,她会回来。我们早就是名存实亡的婚姻,所以,希望你给我机会。”
  “机会?上床的机会吧?那么,一夜情之后,我们是什么关系?露水夫妻,还是妓女嫖客?林老板不要开国际玩笑好吧?我们不是小孩子,别玩这样的感情游戏可以吗?”
  我咆哮了很久,面对着林杰,我把这些日子挤压在内心的疼痛都倾泻了出来。
  车里很静,静得能听到对方的心跳。林杰沉默着,用一只手抽出车前烟盒里的一支玉溪烟,打着火机,点燃。
  我本能地咳嗽了几下,他迅速掐灭,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失态了。”
  车子一直朝前行驶着,不远处就望见了海洋大桥。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停车时,我问。
  “你不是对大海情有独钟吗?今儿是我生日,咱们尽兴玩一天吧。”
  “哈,林老板,你到底要做什么?”
  林杰从包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你认为我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来,嚼一块绿箭。”
  我下意识地接了绿箭,我是不讨厌这个男人的,至少他在几次和我单独相处时,没有越界。
  两个人伏在大桥的栏杆上,眺望着蔚蓝色的海面,起风了,海在退潮。那份波澜壮阔的场面今天看不到了。
  可以闻到林杰身上淡淡的烟草香,我不由地呼吸了一口,深呼吸了一口。
  “山花,今儿本想给你一个惊喜,你反映这么大,和几天前判若两人啊!”
  “没有啊?我还是原来的我。不会改变的,我说过,这个年龄,我输不起。”
  “哈哈,傻丫头,你说,遇上我,你不敢赌一把吗?怎么就肯定是输家呢?”
  “我……说不清楚,总感到幸福来的太突然。”
  林杰走过来,把我揽进怀里,“你不尝试一次,会后悔一辈子的。你还想下半生独身一人过吗?”
  林的话勾起我无限酸楚,那个弃我而去的男人,他最后净身出户离开的一幕,刀子一样切割我此刻的心灵。
  泪,无声地滑落。
  他低下头伸出温热的舌尖吻了我。
  我没有拒绝。
  林杰生日的那晚,在世外桃源大酒店一个雅间,他郑重地送给了我一份礼物。
  正是这份礼物差点让我丢掉了性命。
  从相识到现在,林杰这个人就如披着一副神秘的面纱。给我最大的诱惑不是他的嘘寒问暖,而是我说不出的感觉。或许是爱的潜在因素?总之,我在林杰身上找到了春天的芬芳。
  有时候,我做着早餐,想着他对我的好。居然会情不自禁地笑了,我像个初恋的女子。
  所以,他的再一次邀请,我身不由己地随他的车去了世外桃源大酒店。
  选择世外桃源,想必林杰是个骨子里极其浪漫的人。而且,他换了一身咖啡色西装,白衬衣,红花领带。整个人十分阳刚,是人们常说的暖男。
  雅间有空调,刚才一身虚汗,此刻,微凉习习。我脱了外套,林杰帮我挂在衣架上。这家酒店雅间的设计很温馨,衣架,水果罐头,小食品,说是免费的。
  我也没敢碰这些吃的,环境舒适了,对林杰的戒备也疏松了。就后悔没有把扔在老干妈海鲜馆的那束玫瑰花带回来,林杰坐在我对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其实,花,你真的很好看。本来想在几天前就送给你一份礼物,可我想在我生日这天给你更有深意,所以……”
  “什么礼物?莫非是结婚戒指。”我调侃地问,我清楚他不会轻易给我结婚的承诺。至少他还没有单身,而我名存实亡的婚姻,只是一个壳子。他要干净地娶我,我一定赴约。
  现在,他在专注地说着他要给我的礼物,我在内心猜想了一百种可能。鲜花,汽车,房子,还有金首饰,等等。对于一个事业上成功的男人来说,即使是楼房汽车为心仪的女人也不是不可以送的。
  “别猜了,咱先喝杯橙汁,加热的。”
  我点了点头,的确口渴了。
  服务员端来两杯加热的橙汁后,林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他没有顾忌我,“哦哦,你过来吧,我们在世外桃源大酒店,三零六房间,好好,到时候,签订一下合同书即可。”
  放下电话,林杰嘴角上扬,潇洒地挥挥手,“喝啊,热乎着呢,对你的胃也好。”
  二十分钟后,有人叩门,“是我,新华保险公司的业务经理张楠。”
  “请进,门是虚掩的。”
  张楠是个很酷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进来后目光落在我身上,“林老板,您说的投保人就是这位女士吧?”
  “对,张经理。嗯,请坐。”
  “给我?林杰你搞错了吧?你……你给我买保险?是不是太荒唐,我是你什么人?我所处的角色是……你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呵呵,啊!林老板,你们还没商量好?”
  “是这样的,花。现在,我以你男朋友的身份给你买了一份保险,是理财险。你想想,咱儿子还在读大学,还是消费者,等他工作了,成家立业后,如果有钱,你能跟着花一点,假设赚得钱少,你本身的养老问题就很难解决了,因此,我准备了这个礼物,一年保费是八千,交十年。等你六十岁就开始返还本金和利息,一个月你可以拿到二千元的保费。那时候,就不用连累孩子了,有这笔钱还愁什么?”
  “可是,林杰……我对保险知识一无所知,这个字我不能签,我回去考虑考虑好不好?”
  我的大脑本能地想起电视里法制频道演的,一个男人为了拿保险公司的赔偿金,假情假意和一个女人结婚,婚后给她投了份人身意外伤亡险。从那一刻,他设阴谋六次要害死妻子,最后将妻子掀进深海死亡,被公安机关破获此杀人案。男人锒铛入狱,可千刀万剐,换不回无辜死亡的女人。
  想到这,我惊出一身冷汗。虽然,保险合同书我不懂,但是,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林杰明显有些急躁,“怎么了?花,难道你怀疑我的真诚?要不,你找明白人看一下保险条款,以及赔偿方案?”
  “没有不信任你,就是这分厚礼我没资格接受,我家里还有事,失陪了二位。”
  我没有在意林杰在后边的喊叫,逃也似的离开世外桃源大酒店,在路当间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老庙岭。”
  回到家,心还在砰砰跳,像揣着只小鹿,打开包取化妆品,发现有一张烫金的名片,新华保险业务经理张楠,下面是他的联系电话。
  他是什么时候把名片放在我包里的?简直不可思议。躺进沙发里,在想是不是对林杰过分了,他也许是出于爱,真的是深爱,才肯为自己付出。
  林杰没来电话,这就有蹊跷,既然张楠是新华保险的业务员,那么,他放出去的联系电话肯定很多,我不妨问一下刚才让我签字的险种:富享一生,林杰给我投保的是理财险还是人身伤亡险。
  在拨通了张楠的手机后,对方没有听出是我的声音,他磁性的嗓音很好听,我没有单刀直入问他,只是以想买保险,客户的身份咨询他有关保险事宜,他毫无警觉。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就是说,如果林杰和张楠有暗度陈仓的计划,他不可能不戒备。
  在谈到富享一生险种时,张口若悬河,罗列了一火车投注这份险种的益处。不愧是此行业的精英,他们每一天早晨会接受洗脑般的培训,真有立竿见影的成效。
  对方是块老姜,他要见我,说详谈。我犹豫再三,接受了张的邀约。事实上我就是想清醒林杰对我是否别有用心。
  新天地一楼肯德基厅子里,张楠在靠窗的位子坐着,好像来了一会了。我穿了件米黄色风衣,黑色短呢子裙,弹力裤,白色半高跟靴子。长发挽在头顶,和昨天截然不同的装饰,但,张楠还是认了出来,他站起身,把手伸过来,“你……好。”我只好象征性地握了一下他的手,很有温度的手掌。
  “坐坐,你,就是昨天在世外桃源与林老板在一起的女士吧?”
  这个时候,纸里包不住火,我也没做亏心事,点了头,“是的,张经理。之所以和你见面,我打开天窗说亮话,我要明白,林杰给我投的保险,收益人到底是谁?你,张经理不许蒙我,我也干过半年保险,在太平洋保险公司。不瞒你说,你我都是爽快人,不该掖着藏着。”
  “哈哈,想不到你还蛮精明的,我就说嘛,你这个姐姐,不,妹妹吧?年轻漂亮,适合做保险行业,你想知道的,我绝对会一五一十告诉你。”
  我拎起包刚要去买两份饮料,薯条什么的,不想服务生已经端来了,炸鸡腿,汉堡,热的橙汁,一式二份。
  “说吧,不必绕弯子,张经理。”我不想再浪费时间,就直言不讳地亮了底牌。
  “一看就知道花姐性子急,呵呵。我不清楚你和林杰到底什么关系,有一点敢肯定,你和他不是合法夫妻。不过,现在的险种五花八门,林杰给你选的富享一生理财险是千真万确的。”
  “姐,您请。也没别的招待你,小意思,就算咱们从此拉开了朋友序幕吧。”
  张楠吃了一口炸鸡腿,拿餐巾纸抹了下嘴,他的话证实了林杰买这份保险是为我日后养老用的,那么,收益人自然是我。可,他和我不是夫妻,给我买保险是出于爱的告白?
  “你坦白告诉我,这份险有没有附加条件,比如,我突然的离开人世,保险公司会赔偿一大笔钱?受益人是我,而我不在了,林就是收益人对吗?”
  “这种变更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投保人和受益人是你,但保险公司会在第一时间联系你及你的家人。你接受了林的投保,我奉劝你一句,收益人写你儿子,最好。”

图片 1

案例:

图片 2

车主钟小姐就遇到让她烦心的事,新车停在停车场,但是前脸则被人划了好几道划痕,好在她在买保险的时候,多了一个心眼,买了划痕险,因此,维修的费用是由保险公司去赔付。自此之后,钟小姐每年买保险都会买划痕险,“不管有没有划花,买了也安心,起码真正被人划花的时候,也有保险公司去赔付”。

对于买车险,可能大多数人都会纠结买哪几种最合适。可能有选择恐惧症的人会让业务员随便看着买。然而,就是这个“随便看着买”,导致车辆出险之后,保险公司不赔的情况,换句话说,就是理赔的时候,保险公司可不是随便给你赔的。

对于自己没有买划痕险,张小姐也相当的后悔,张小姐表示,当初买全保险的时候,不知道划痕险不包括在内,现在汽车给人划花了,要自己来支付近万元的修车费。

可能有的车主会说,保险买多了没用,到理赔的时候,一样是不给自己赔,保险公司就是坑人的,买的时候求自己,理赔的时候就变成自己求保险公司了。其实说这话的十个人有九个半是不了解车险知识的。因为在上一世纪,确实是有很多社会团体,或者说是个人保险业务员,因为增加自己的业绩,在保险销售的环节,出现了脱离保险本质的活动。但是,随着我大中国的崛起,和公民收入的逐步提高,保险公司推出的保险产品已经越来越规章化,统一化,法律化,像之前出现的乱、差的情况已经得到了抑制,并且已经很少存在了。

对此,有保险专员建议广大的车主朋友们,如果想让自己安心,建议在买全保的时候多买一个划痕险,虽然车辆被划伤的现象未必一定会出现,但一旦发生类似张小姐这种整个车身都被划花的情况,如果没有购买此险,就要自己支付一大笔的维修费用。相比之下,花几百元买划痕险还是比较值得的。“如果停在私家停车位或是停车场的车主可以不用购买,如果是经常露天停放,或者停放的地方经常有小孩玩耍,则建议车主无论新车还是旧车都应该购买,以保障安全。”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保险公司才会给自己理赔,一般都会在买了全保

关键词:

爹爹把自个儿送到镇北边的车站,兰子起码要骑

(一) “今晚八点,川美缘饭铺高级中学九二级三班同学集会,望及时参加。”手提式有线话机陡然收到一条不熟悉...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张大爷将元元抱起来快步

(一) 大巴车在蜿蜒的山路间穿梭,像水滴找出河流般欢喜,车内挤满了人。叶芷蕙将头伸出窗外,享受着微风的轻...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没有雾的时候,那抛弃过我的

一 未有风也从没阳光,天气有一些闷热,大概有28°C或29°C吧,宋小明伸手抹了一把汗,放下劈柴的斧头。站直身子,...

详细>>

不怕什么事也不做也不感到无聊———独有幸福

一 九月的莞城,天气依然非常火热,太阳明晃晃地挂在空中,新村工业区的街道上热气腾腾的,路上见不到几个人影...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