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什么事也不做也不感到无聊———独有幸福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九月的莞城,天气依然非常火热,太阳明晃晃地挂在空中,新村工业区的街道上热气腾腾的,路上见不到几个人影,附近工厂里的机器发出有气无力的呻吟,却此起彼伏,一片嘈杂。
  这是一个新兴的工业区,纵横交错着几条刚铺好的宽阔大马路,路两边杂草丛生,还没进行绿化。许多崭新的厂房零散地建在一片黄土地上,现代化的机器正迅速地侵占这块昔日一片荒芜的乡镇。
  “恒发电子厂”几个金色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几千个工人此刻散布在各车间流水线上,正紧张地工作着。陈静红心神不宁地看了看时间,她在门卫室已经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却还没得到明确的答复。她今天穿着一套便装,把自己傲人的身材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是化了淡妆,看起来很普通,甚至有些老土。陈静红擦了擦发际上的汗渍,心情沮丧地看着已经渐渐西斜的太阳,把凳子挪到了一个阴凉些的位置。
  从第一眼见到恒发电子厂采购部经理许小娟时,她就感觉要糟,这个三十多岁瘦弱的女人,戴着一个夸张的大眼镜,瞧人时眼神里充满傲慢和冷漠,特别是那天看到陈静红站在自己身边,长发飘飘,玲珑浮凸,像朵娇艳的花儿一般,她脸上立马就阴沉了几分,或许为自己的平板身材感到悲哀,甚至嫉妒。
  接下来,这位手握采购大权的许经理对陈静红“照顾有加”,对她提供的样品不屑一顾,却对她的穿着评头论足起来了。说一个女孩在外要懂得自爱,不要穿得那么显眼,更不要自以为是,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陈静红一边点头微笑,一边违心地夸奖起她的穿着品味,心里却把这位内分泌失调尖酸刻薄的女人骂了个一百遍。身边的朋友没有谁说她穿着出格,都夸她打扮得大方得体。此刻,她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当自卑的丑碰上别样的美时,绝对是羡慕妒忌恨啊!也许这就是同性相斥吧!
  当然工作还是要继续,作为长期在业务一线拼搏的陈静红来说,碰壁是家常便饭。恒发电子厂从几十个人的小作坊,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为几千人的大厂,该厂开发出来的新产品在市场上非常受欢迎,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它把一些优秀的供应商纳入生产体系,也就是对于这些供应商当成自己的一个部门来对待,除了价格比同行业高出一截外,最重要的货款周期短,但是供应的原材料质量和供货时间必须保证,否则下次供应商考核将被淘汰。面对如此优厚的条件,所以恒发电子厂成了一些对口供应商眼中的“香馍馍”,打入其采购体系是最关键的一步。因此,陈静红一直没有放弃,今天好不容易约到了第二次见面的机会,她做好了准备充分,才从关外急匆匆地赶到莞城,看着身边几个来该厂谈业务的销售员面露笑容逐渐消失厂区时,陈静红的心情又灰暗了几分。
  临近下班时,保安室只剩下陈静红一个在孤零零地等待着,最后接到采购部打过来的一个电话说,许经理今天要出差没时间接见剩下的人了,等下次再安排。当接过保安大哥带着同情递过来的水杯时,她的眼睛瞬间红了,忍住了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向保安大哥道了声谢谢,然后放下水杯,低头无奈地走出了厂区大门。
  新开发区交通非常不方便,一直停在厂门口几辆搭客的摩托车也不见,望了望几里外似乎有一处小商店排挡之类的集散地,陈静红这才发现自己饿得发慌。中午赶时间,在路上只是草草吃了一个面包,二十多分钟后,陈静红又累又饿,走进了一个简陋的小餐馆,随手点了一菜一汤,一个人想着心事默默地吃了起来。
  “老板!怎么菜还没上?”这时桌子突然跳动了一下,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敲在桌面上,陈静红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见坐在她对面的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高个大男孩,正挥舞着手生气地大声吆喝着。
  此时小店里涌来很多刚下班的工人,吵吵嚷嚷热闹得很,一个中年女服务员急忙跑了过来,陪笑着解释了一番,高个男孩才不耐烦地说道:“快点,我晚上还要加班了!”
  “德性!恒发的就没几个好东西!”陈静红看着对方灰色厂服上两个醒目的红色大字,不由恼怒地低声说道。
  “啥?看来这位美女对我们厂的人怀有很深的偏见?”高个男孩耳朵很灵,居然被他听到了。他一边顺手倒了杯茶水,一边仔细打量着陈静红。
  “脸皮真厚!没看见我在吃东西吗?”陈静红的无名之火刹那被点燃,于是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唔!咳,咳!不好意思!”高个男孩似乎被呛到,半晌才缓过气来说道:“别门缝里看人,我可是好人。看样子,你是来我们厂办事的吧?我猜猜,最大可能就是来联系业务的。不过,你这身穿着打扮,确实土了点,俗气了些,浪费一副好身材啊!”
  “闭嘴!”陈静红怒喝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要不是希望改变他们厂那位怪异的许经理在她心目中不好的印象,她用得着扮成“丑小鸭”?
  “帅哥,你的菜来了。”这时服务员端上一碟香喷喷的回锅肉,刚好岔开两人不太友好的话题。
  “我叫赵宇,恒发厂工程部的,请问美女是哪里人?”高个男孩自顾自大口地吃了起来,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工程部?”陈静红突然眼睛一亮,或许可以用另外一种办法尝试下。
  “我叫陈静红,四川人,刚好和你们厂有些业务来往。”陈静红对着这位看起来很斯文却有些油腔滑调的帅气男孩嫣然一笑。
  “川妹子,也蛮辣的,不过挺漂亮!”赵宇抬头刚好看见陈静红桃花般盛开的笑脸,不由得随口低声道。
  “什么?”陈静红没听清楚。
  “没什么,需要我帮忙吗?”不一会儿,赵宇就三两下吃完了,用纸巾擦了擦嘴,大言不惭地说道。
  “真的?你行吗?”陈静红有些狐疑地瞪着他问道。对方年纪不大,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工程技术人员。
  “这个……给你递递资料,让你了解一些关键人物的信息,还是没问题的。”赵宇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解释道。
  “好吧,谢谢啦!”正如陈静红所料,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技工,但出于礼貌,她还是感谢对方的好意。
  这时小餐厅里吃饭的人已经不多了,赵宇看了看手表结完账,然后向陈静红伸了伸手说道:“我要赶着上班,拿来!”
  “拿什么?”陈静红呆呆地问道。
  “资料啊,有没需要我帮忙转交给厂里某某部门的东西?”赵宇不由惊奇地问道。
  “这样也行?”陈静红有些懵了,这小子真以为是他家开的厂,不知天高地厚的。不过她没有拒绝,连忙从包里翻出一些不太重要的资料交给他,并嘱咐说转交给采购部负责人。死马且当活马医,内心里她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嘿嘿!小静啊,你这些资料很普通,产品测试的参数数据等关键文件没有做吗?”赵宇随手翻看了一下,有些意味深长望着陈静红。
  “不好意思,这次忘了带来,下次一定补齐。”陈静红脸色有些尴尬地说道。初次相识,她怎么可能就把这些重要的资料交给一个不知底细的人?
  “行,若成了记得请我吃饭。另外,下次不要穿得这么土气,像那位可怕的女人一样俗气,哈哈!”赵宇大笑一声,向她使劲地挤了挤眼,然后急匆匆地走了。
  陈静红抿嘴暗笑,那里跑出来的楞小子,不过挺有意思,那位可怕的女人?嘿嘿,莫非就是许经理?她心里一动,难道她真有来头?转而又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了。不过,陈静红郁闷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二十分钟后,当陈静红走出小餐馆时,立刻呆住了。只见天空乌云密布漆黑一片,一阵阵狂风正从远处吹来,刮得附近的篷布哗哗作响。马路上已经空无一人,零星的雨点落在地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冒起一股烟尘,一场大暴雨快要降临了。陈静红瞧了瞧周围,却没发现任何可以搭乘的交通工具。
  “姑娘,你是刚来这里的吧?”这时餐馆的中年女服务员看见陈静红窘迫地一个人站在店门口,于是关切地问道。
  陈静红点了点头。
  “平常这里都有载客的摩的,今天碰上下暴雨,估计都走了。这里离交通便利的大镇还有十几公里,再说这么晚,你一个姑娘家搭摩托车,路上很不安全的。”中年妇女说道,同时也不忘善意地提醒陈静红。
  “谢谢你,那咋办?我今天刚从关外赶来的,对这里不太熟悉。”陈静红有些慌张地说道。
  “你有什么朋友在附近工厂吗?可以去他们那里借宿一晚。”
  陈静红茫然地摇了摇头,这时从不远处几个穿着怪异的小年轻晃荡着走了过来,一会儿就冲了过来,几双眼睛不时地往陈静红身上瞟着,明显的不怀好意。
  “姑娘,快进屋坐坐。”中年妇女急忙把陈静红拉进店里端上茶水。
  几个小年轻在店门口张望了一阵,然后渐渐地离开了。陈静红不禁打了个寒颤,吓得连门都不敢出了。
  “这些人是这里的混混,啥坏事都干,姑娘你可千万要小心点!”中年妇女边忙着打扫卫生,边低声地告诉陈静红。
  “谢谢你,大姐!”陈静红再次真诚地向她表示感谢。
  
  二
  不一会儿,一场大暴雨如排山倒海般落下,天地间到处都是水的声音,豆大的雨点打在马路上发出霹雳吧啦的声响。这时,陈静红包里传来一声轻微的震动。
  “小静,你在哪?我过来接你!”翻开BP机,一条关切的信息立刻跳入她的眼里,陈静红不由眼圈一红,却又犹豫起来了。发信息的人是陈华,和她同一个村庄,也在关外打工,比她大两岁,由于是老乡,所以两人走得很近。陈华对她向来关爱有加,其中的意思大家心照不宣。可是,陈静红对他只有熟悉的亲切感,心里从来没有泛起丝毫的男女情意。这就是陈静红犹豫的原因,何况关外到这里有七八十公里的路程,他怎么赶来?
  “我在莞城新村工业区,你不用来,我自己想办法。”陈静红考虑了一下回了一条信息过去。
  “新村?那里很偏僻,你等着,我过来接你!”
  “路上不安全,你不要来!”
  “你等着,我马上到!”
  ……
  陈静红心里感觉一阵温暖,陈华虽然没能考上大学,但是特爱卖弄他自认为写的美妙的诗歌。
  “你的眼睛像一弯明月,我愿意把梦挂在天空,住进你的心田……”
  “故乡的狗尾巴草,摇啊摇,多像姑娘那漂亮的小蛮腰……”
  ……
  暴雨足足下了一个多小时,才逐渐停息下来,天空变得和风细雨起来。这么久过去了,也没收到陈华的任何消息,她发过去的几条信息也没见回音。望着黑沉沉的夜空,陈静红不由得担心起来,万一陈华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她会很内疚的。
  两个时辰后,一辆红色的半新旧摩托车轰隆隆地开了过来,在寂静的黑夜显得格外响亮,掀开蓝色的雨衣,一个胖胖的高大小伙子急急地跳下车,边走嘴里边高呼着“小静——”
  陈静红惊喜地跑出小餐馆向外挥挥手,大声地回答着,陈华快步跑了过来,裤脚上的布满了黄色的泥巴,浑身湿漉漉的,一副狼狈的模样。陈静红内心不由一热,眼睛里湿湿的。
  陈华看见她露出开心的笑容,替她抹掉脸上流下的雨水玩味地说道:“小静,路不熟,途中还加了一次油。让你等久了,有没意见?”
  “有!”陈静红大声说道:“你摔跤了吗?怎么裤脚上全是泥巴?”
  “雨大,没看清楚,一下冲进了一个泥巴坑里。这个鬼地方,根本是乡下嘛!”陈华裂开嘴笑着说:“记得,回去你给我洗衣服,嘿嘿!”
  “去!这么宽的路,你什么眼神?下次一定要注意安全!行,回去今天你弄脏的外衣我包了。”陈静红这次没有抬杠,回头和店里的中年服务道了一声谢,坐上陈华的摩托车离开了。这时雨已经停了,路上陈华开得比较慢也很平稳,生怕摔着了她,偶尔大声和她聊着。
  陈静红靠在陈华宽阔的背上,觉得很踏实。这时,包里的BP机传来几声震动,她估计是天气信息,懒得理会,该死的天气预报,能准确些吗?她低声地埋怨道。
  回到住处差不多十二点了,望着陈华欲言又止的神色,陈静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明天你需要洗的衣服什么的拿过来。”陈华一哆嗦连忙答应着,打着哈哈说:“太晚了,一身太脏了,要回去洗澡,你早点休息。”然后,匆匆地骑上摩托车飞驰而去,他住得不远,离这里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回到家,陈静红洗刷完毕,累得躺在床上,习惯性地翻开BP机看了看信息。
  “美女,怎么样?下大雨了,要帮忙吗?”
  “陈静红,安全到家没?收到,请回答!”
  两条陌生留言,相隔了一个多小时,却是同一个号码发来的。谁?由于平时打交道的人太多了,经常会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有爱慕的,也有无聊的。陈静红没有理会,今天实在太累了,她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末,她早早地去菜市场买了些菜,发了一个信息给陈华,叫他中午过来吃饭,顺便把昨天弄脏的衣服带过来清洗。虽然陈华因为是老乡兼哥哥的角色,经常迁就她照顾她,但是从内心来讲,陈静红也只把当成一个熟悉亲近的朋友,或许潜意识里只想让两人的关系维持现状,所以,她不愿意亏欠别人太多。
  很快就收到了陈华的回音:“衣服昨晚就洗完了,怎能劳驾美女大人?很不幸,今天要加班,万恶的资本家,简直没有人性啊!明天我有空!”对于陈华一贯的贫嘴,陈静红习以为常,也没回信。她计划今天给他买件衬衫,表示感谢。

这一日,他又得了一面试的机会。这家公司离住处颇远,在苏州城北的相城区,需换乘两路公交方能到达。犹豫再三还是去了。直至下午才面试结束,因交通不便,他婉拒了这家公司。后来想了想,也许因为不舍隔壁俏生生的邻居吧。

题记:米兰昆德拉曾说过:“狗是我们与天堂的联结。它们不懂何为邪恶、嫉妒、不满。在美丽的黄昏,和狗儿并肩坐在河边,有如重回伊甸园。即使什么事也不做也不觉得无聊———只有幸福平和。”而猫咪也是如此,当你与它对视时,你的整颗心就会被软化,就算什么都不做,你也是满心欢喜。抱着它,仿佛拥抱了整个世界。那种感觉很温暖,这种温暖直达人的内心,瞬间传遍全身,就像血液一样不可或缺。
  
  遇见小王子
  
  这是秋日里最为平常的一天。阳光被路两边茂盛的法国梧桐树剪成了碎片。有个穿米奇造型衣服的男孩踩着这一地的碎片,他不是在COSPLAY,而是在工作,向过往的路人散发传单就是他的工作。
  在另一个方向,有两个女孩,她们一个穿白色T恤,一个穿灰背带裤。她们同骑一辆单车,有说有笑的经过男孩身边时,顺手拿了一张他发的传单后继续向前。
  在女孩们家附近转角的地方,有一只废弃的盒子。就在她们快要骑到的时候,盒子的一角被撞翻,从里面探出一个小脑袋来,它好奇地打量着外面的世界。骑车的女孩刹车停下,白T恤的女孩从车上下来。女孩停好车,走到箱子边,翻开盒子,“哇,是一只小猫咪耶。好可爱哦。”边说边举给白衣女孩看,“小云,我们把它抱回家吧。”
  小云双手盖住膝盖,弯腰对蹲在地上的她说,“不行哦,小静。”
  “可是,你看它好可怜哦。而且马上就要下雨了耶。”小静抱着小猫咪舍不得让它淋雨,看着小云,“我们就收养它几天嘛,好不好?”
  小云向来知道当小静遇到小动物时,免疫力自动下降为零,她思索了片刻,说,“那好吧,我们就收养它几天。”
  “小云,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小静听后高兴地把小猫咪放进它的房子里后,说,“小猫咪,以后我们就住在一起了,高兴吗?”
  小云笑了笑,“小猫咪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此时小猫咪恰到好处的叫了两声,似乎在回应小云的话。
  小静边盖盖子边说,“你看,我就说嘛,它就是能听懂我们的话。”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小云。小云无奈地笑了下,推着单车和她并行去到租住的家。
  这是一所类似日系风格的房子,房东是个极为热情与好客的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喜欢小动物,也不准租客擅自养小动物。小静和小云停好自行车后,拉开推拉门,来到客厅。
  小静把小猫咪从盒子里抱出来,任由它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她看了看冰箱里没有适合小猫咪吃的东西,于是拉着小云去附近的超市买猫粮。
  在放着淡淡音乐的超市里,小静只要看到写着“猫粮”两个字的就全部都放到购物篮里。小云只拿了一盒口香糖。拿好各自所需的物品后,她们来到收银台前,把物品全都放在台子上。
  收银员是个长着胡须的高大男生,他一手拿扫描仪刷条码,一边问,“你们家有很多猫咪吗?”
  “就一只。”小静回答道,然后又小声跟小云说,“他在看你哦。”
  小云也低声回她,“他是在看你。”她用眼睛斜瞄他,把手里的口香糖拿给他,“还有这个。”
  他接过小云的口香糖边扫边说,“这个牌子的口香糖很不错的。”
  “他在跟你搭讪哦。”小静轻声对小云说。小云没应小静的话,只是看了这个男孩一眼。男孩见小云并没理会自己的话,于是边按键盘边问,“请问需要袋子吗?”
  “要的。”小静回答道。
  他从旁边拿了个袋子给小静后,说,“一共是163块。”
  小静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六十块,又问小云拿了三块,一起给了男孩。他从小静手里接过钱并向她道谢,“欢迎下次光临。”男孩看着小云的背影有点莫名其妙的摸了下自己脑袋。
  
  遇见守护天使1号,彼此不认识
  
  当小静和小云提着袋子从超市里出来时,外面已经在下大雨,就在她们两个不知所措的时候,一把伞出现在他们面前。小云扭头看向身边,是一个留着清爽短发的男生。她看着他的面庞,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哪里看见过,但又记不得是在哪里见到。她没有去拿他手上的雨伞,只是好奇地看着他。
  “这把伞借给你们。”男孩示意她拿自己手里的伞。
  “不用了,谢谢。”小云说完拉起小静走到另一边,静等雨停。男孩看着站在另一边的小云她们,心想这真是个奇怪的女生。
  雨还在下着,女孩和男孩也一直站在超市门口的屋檐下。时间在他们中间流逝,小静扭头看了眼另一边的男孩,偷偷对小云说,“那个人长得好帅啊。”
  小云扭头看了下,“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呢。”
  “唉,小云每次都是这样。”小静笑着说道,“在小云心里只有守护天使1号才是最帅的吧。”
  “才不是呢。”小云矢口否认。
  说话之际,雨已经比刚才小了许多,估计再过一会儿,雨就可以停住。这边,男孩接了个电话后便离开。又过了会儿,雨停了。小云和小静也离开超巿,门口又重回宁静。
  
  你就叫小王子哦
  
  吃过饭,天色已逐渐暗下。小云手里拿一本书坐在沙发上看。吃饱饭的小猫咪则在她身边绕来绕去。这时小静走过来,抱起小猫咪,“嗯,该叫你什么呢?小小云,小云云?”她看向小云,征求她的意见。
  “可是它是男生,叫它小云云会不会有点怪?”
  “是男生哦,那就叫你小王子吧。”她抱着猫咪,双手轻轻摇晃它的身体,“喜欢这个名字吗?”
  “喵呜。”小王子似乎在说,它喜欢这个名字。
  “小云,你看,小王子说它很喜欢这个名字呢。”小静兴奋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小云。
  “它只是随便叫一下而已。”小云每次在小静特别高兴的时候冷不丁的浇她一盆冷水。
  “不是啊,它真的很喜欢呢。”
  “知道了,它很喜欢它的名字。”小云起身回到自己房间,“我先去睡了,记得关灯锁门哦。”
  “好,知道了。”小静还是像个小女孩似的和小王子一起玩耍。
  
  想象中的小云
  
  转眼小王子住在小云和小静家已经有两天了,这两天没见有人来要小王子。或许它就只是一只流浪猫吧。也许是因为相同的境遇吧,小云对小王子的态度也稍有改变。她开始试着抱着它,试着和它交流。她抱着它,当眼睛和它对视时,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一下子把她的心填满,温暖了她许久未被温暖过的心。
  这是这座城市里的广场,闲暇之余人们都特别喜欢来这里。不仅只是因为以该广场为中心形成一个商圈,相比其他广场,这里做的相对成熟许多。有艺术浮雕的喷水池,附近还有友好城市送来的标志性雕塑,还有人一走近,成群的白鸽纷纷飞起,那场景堪比《建国大业》中蒋中正和他儿子在广场中走过时的场景。
  小云和小静都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在没有课的时候她们会去广场上写生,顺便赚点零用钱。原本好得就像双胞胎似的小云和小静,由于小云要回去祭拜过世的妈妈,也只好暂时分开。小静戴上耳机,支起画架,盘腿坐在地上,开始画画。原来小静也有安静的时候,此时的她都在想些什么呢?是在想正在祭拜妈妈的小云,还是在想对面的这个场景该从哪里下笔?这样的她被一个手拿相机的男孩摄入其中。他一抬头,只见她正要离开。情急之下,他上前叫住她,“小姐,可以帮我画一幅吗?”
  手拿折叠凳的小静看向面前这个男孩,眼露惊喜之色,“是你!”说着把凳子摆好,重新支起画架。
  “你认识我?”
  “你不就是那天站在我们旁边的那个人,就是下雨的那天,在超市门口。”
  “哦,原来是你。”男孩终于想起面前站着的人是谁了,只觉得这个世界太小,在这里都能碰上。男孩伸出手,“认识下,我叫阿亮,是个摄影师。”
  “我叫小静,是美院的学生。”当小静的手握住阿亮的手时,仿佛被什么给击中了,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别看小静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她毕竟是个女孩,所以她还是快速地抽回自己的手,“那个,你坐吧。”
  阿亮看着小静,心想她就是那个爱画画的小女孩吧。他不会忘记那个美丽的午后,在河边的他遇见了像天使一样走进自己视野的她,却又突然跌倒在地上。他上前想要扶起她,却被她倔强的眼神给吓退。之后的几天里,他和她总会相遇,她的戒备心在逐渐减少,渐渐地他们成为彼此不知道名字的朋友。然而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他就要跟着父母离开这座城市。在离开的前一天,他和她送给彼此作为日后相认的信物。他对她说,他一定会回来,因为他是她的守护天使1号。
  “眼睛不要走神。”
  小静的声音把阿亮重新带回到现实中来。他定了下神,调整下身姿,可以让小静继续画。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在流逝,周围虽然嘈杂,但在他和她之间除了安静还是安静。终于小静的声音再次响起,“画好了。”
  “是吗?”阿亮站起身走到小静身边看她刚画好的肖像,不住点头。
  她把画从画架上取下,交给他。
  “多少钱?”
  “不用,送给你。”
  “送给我?”
  “对。”
  “那,谢谢你。哦,对了……”他边说边把刚才用拍立得拍下的照片交给她。“我把这幅也送给你。”
  “这是我吗?好漂亮哦。”她看着照片不住赞叹,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这张照片都特别的成功。她看向他,问,“这真的是给我的?”
  “当然。”
  “那,谢谢你。”她满心欢喜的收下照片。
  “再见。”
  “再见。”
  她把照片放进随身带的包里,然后收起画架和小凳子,走往广场的另一个方向。
  
  放下它
  
  转眼离阿亮和小静的相遇已经过去好几天。在这几天里,小静只要一下课就会拉着小云来到广场上,期许能够再见到送给自己照片的男孩,可是每次总是失望而归。
  日子在小静的希望和失望中又过去了几天。这天中午,阳光依旧灿烂。被关在屋子里的小王子从窗户里跳了出去,来到路边,正好被阿亮撞见。
  他抱起小王子,“好可爱的小猫咪,你是谁家的呢?”边说边轻轻地摸了摸它的头。
  小猫咪叫了几声,似乎在告诉他,自己是住在对面房子里的。
  “放下它!”一个充满怒气的女声闯入他的耳朵里。他站起,看,原来是她,一个很奇怪的女孩。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不许你抓走我的小王子!”小云从这个人手里一把夺过小王子就抱在怀中。
  “小姐,这猫是你的吗?”
  小云瞪了他一眼,尔后如同惊弓之鸟一样走向马路对面。
  或许事情来得太突然了,阿亮一时还没消化完,当他清醒过来时,面前早就没了女孩和小猫咪。他看了看对面的房子,心想,看来她是把自己当成是抓猫的猫贩子。他看着犹如建在花园中的房子,忍不住拍下一张,尔后,继续走他自己的路。
  小云抱着小王子回到客厅,“你啊,怎么这么不听话。不好好的呆在家里,跑到外面去。路上那么多车,要是被撞上了怎么办?要是被别人抓走了,怎么办?想过没?”她晃着小王子的身体,俨然母亲在责怪做错事的孩子。
  小王子冲她喵呜、喵呜的叫着,似乎在说,我呆在家里太闷了,想要出去走走。而且那个人,他也不是坏人,他还说我很可爱呢。
  “你呀,每次一说你,总给我装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在小王子面前,小云永远只有败下阵来的份。
  小王子伸长脖子,喵呜的叫了声,仿佛在说,那是当然的啦,谁让你们都喜欢我呢。它完全一副胜利者的模样。
  看着它的表情,小云笑了下,把它放回到地上,让它自由的在屋子里跑。小王子的身体一天天长大,小云的心也在一天天的被治好,曾经的那个缺口已经不疼了。她曾经以为失去妈妈之后就再也不会重新获得温暖,可没想到在小王子的身上,她重新有种被需要的感觉。她看着小王子,“其实不是你需要我,而是我需要你。”
  “喵呜。”正在吃猫粮的小王子抬头冲她叫了声,似乎在说,明白,我们都是被遗弃的孩子,所以我们需要相互取暖。
  夜幕逐渐降临,小静也从外面回来,一进屋子,她就跟小王子打招呼,“小王子,我回来了。”她蹲下抱起小王子坐在小云身边,“小王子,你看起来心情有点不好哦,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她看向一边正在看书的小云,“小王子怎么了?”
  “它啊,自己偷偷跑出去,差点被猫贩子抓走,幸好被我发现。”
  “啊,小王子,以后可不能随便乱走了噢。”
  “喵呜……喵呜”小王子冲着小云和小静抗议自己不是偷跑出去的,只是刚好窗户开着,而且外面的世界很好看。那个人不是坏人,是好人。
  “吃过饭没?”小云放下书本问小静,起身,打算去厨房做饭。
  “吃过了。”今天的小静看起来很特别,打从她一进门脸上就一直挂着笑容,现在又一脸神秘的拉住小云并把一幅画拿给小云看,“我今天终于等到他了,而且还要到他的电话号码了呢。”
  小云疑惑的看着拿起素描画看,是他,那个猫贩子,“你怎么认识他的?他可是个猫贩子。”
  “这事说来特别巧,那天他就和我们在超市门口躲雨呢。”
  “哪天啊?”
  “就那天啊。我们给小王子买猫粮的那天。”
  小云的记忆除了能记住爸爸、妈妈、小静、守护天使1号和小王子,其他人,她很难记住。她看着她,无辜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记得了。小云不记得不要紧,只要小静记得就好,她把和阿亮相识的经过告诉给了小云,“你说这个世界怎么会这么小?你说我和他之间是不是真的有一根红线紧紧牵着?”   

那帮联防队员是挨户盘查的,自然到了他所租这户。其他所住之人都已拿出暂住证,没有的也拿出自己的工作证件。

众人皆已散去,他还伫立当场。他或觉自己真不是男人,枉费了这腔男儿血,到派出所去一趟又何妨,若不是这姑娘解了围,他不敢想象自己要面对何种困境,也许是遣送或扣押。

拿了暂住证,亦钧心存感激,买了两包零食挂在陈静的门上。陈静下了班,笑着取了。

过了一个多礼拜,那大爷回来了,满面喜色,原来是回家给儿子娶媳妇了。一见面,就从包里抓了一大把糖果给亦均,亦均笑嘻嘻地接了。然后那大爷扳着指头一算日子,说你在这看了十二天了。他找工头帮亦均把帐结了。拿了钱,亦均别过大爷,喜滋滋地回来了。

这天夜间,他经过不远处的一个工地,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大爷喊住了他“小伙子,我看你连住几晚都在散步沉思,也不像个坏人。”亦均扑哧笑了。说,“大爷,您有啥事啊?”原来那大爷是看工地的,因家中有事要回去半月,工头说没人顶缺,不予放行。这大爷就跟亦均说,能否帮他顶半个月,说不定十天就回来了。工资是每天六十块,到时会一分不少结给你的。你每天晚上十一点来,早上五点就可以回去啦。末了,大爷又说,看你也是晚上睡不着的主,就帮我看几天。亦均欣然应允了,那大爷心花怒放,已经开始收拾衣物,一副打算天亮就走得样子。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怕什么事也不做也不感到无聊———独有幸福

关键词: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没有雾的时候,那抛弃过我的

一 未有风也从没阳光,天气有一些闷热,大概有28°C或29°C吧,宋小明伸手抹了一把汗,放下劈柴的斧头。站直身子,...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大雪的家里未有了欢声笑语…

爱别离苦,佛家语意为亲爱的人离别的痛苦。 因为爱得深,所以才会痛得深。 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义无反顾的选择走...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战北野知道孟扶摇那个性子,

天煞雄主第二十二章温馨欢畅 孟扶摇落了下来。雅兰珠那一脚踢得又顿然又狠,连日酒醉反应愚昧的她,居然真的就...

详细>>

雾隐的雾气瞬间裹定孟扶摇,孟扶摇知道他不是

轩辕皇嗣第十一章倾城之礼那人转回身来,遥遥回望她,晚霞如许,在苍翠山林之巅剪出他挺秀算贵的剪影。孟扶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