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有哪些不可能令人家精晓的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萧琴看着试孕纸,惊喜地:“是怀孕了!”刘芳芳在后面捂住嘴笑。“这电话里面我还不敢相信,也没跟你爸爸说。”萧琴笑着看着试孕纸,“我怕他说我谎报军情!这下我可有证据了,晚上拿给你爸看!”“妈!”刘芳芳就抢,“你干吗啊你!”萧琴举着不让她抢:“干什么?我给你爸摆摆我的功劳!让他成天说我!”“妈!”刘芳芳满脸通红跟她抢,“是我怀孕怎么是你的功劳!”“不许抢!”萧琴笑眯眯却理直气壮,“连你都是我生的,有外孙女了当然是我的功劳!”刘芳芳无奈,只能红着脸看着萧琴把试孕纸跟宝贝似的放好:“妈,你真是的……”萧琴拿起一件小孩衣服转身举起来给刘芳芳看:“看妈的手艺怎么样?你电话一打妈就六神无主了,实在坐不住就连夜做了这个!”“哎哟!太可爱了!”刘芳芳一把抢过来举着看,胸口上面有个中国特种部队的彩色闪电利剑标志。“妈,这是你绣的啊?绣的真棒!你怎么想起来的啊?张雷肯定喜欢!”“你们夫妻两个都愿意当特种兵,既然你们喜欢我也不能说什么。”萧琴坐在床上苦笑,“我倒是盼着你们都调到军区机关来,但是这个话我现在哪儿敢说啊?”刘芳芳举着小孩衣服在屋子里面转圈美滋滋的:“他肯定喜欢!要是儿子,穿上这个他就更喜欢了!”“小祖宗你别转了!”萧琴急忙起来拉住她,“赶紧坐下,你已经怀孕了知道不知道?”“这算什么?”刘芳芳笑着说,“我现在还参加正常训练呢!”“啊?!”萧琴惊了,“这可不行啊!你你你不能再训练了!”“妈——我没事,刚刚两个月!”刘芳芳拉着萧琴说,“现在大队还没人知道呢,我不参加训练怎么行?别人会说闲话的!”“那我给你们大队长打电话!”萧琴说着就拿起电话,“不能让你再训练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军区总机,给我接特种大队首长值班室……”“妈——”刘芳芳急了,“你老毛病又犯了?!”萧琴尴尬地笑着,电话放下了:“妈不是那个意思,妈是担心你啊!作为一个母亲,我跟你们领导反映一下你怀孕了还不行啊?”“我不想让人家知道啊!”刘芳芳脸红了,“多不好意思啊!”“这孩子!怀孕有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的?这是好事!”萧琴苦笑着,“你都结婚的女人了,不该有孩子啊?”“妈——”刘芳芳脸通红,“你看你!”萧琴笑着看着害羞的女儿:“哎呀,这时间过得多快啊!一转眼我也是要做外婆了!张雷知道了吗?”“他?一心操心的只有训练和演习,刚刚当了副参谋长可来劲了!”刘芳芳哼了一声,“我暗示他多少次了,想吃酸的!你猜他怎么着,托司务长去买山西老陈醋了!能把人气死!”萧琴笑得前仰后合:“跟你爸爸那会儿一样!这种大男人啊,你真拿他们没办法!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啊?”“等三个月的时候吧,我看书了。”刘芳芳红着脸,“三个月的时候他就是不发现,我也会去找大队长申请停止训练的。毕竟这是我的孩子,我就是不心疼自己也得心疼孩子啊。”萧琴欣慰地看着女儿:“你真的长大了。”“妈——”刘芳芳埋头在母亲怀里,“别说这个了,我多不好意思啊!”

“张雷!大队长和政委找你!”崔干事跑到训练场喊。“来了!”张雷跑过来。“找我?稀罕啊,找我什么事情?”“我怎么知道,我要知道都当政委了!”崔干事笑,“快去吧!”张雷到水龙头洗把脸,喝点凉水大步跑过去了。远远在路上看见刘芳芳和她的母亲,笑着打招呼:“芳芳!”刘芳芳挤出笑容:“训练完了?”“我去趟办公楼!”张雷笑着跑过来,“这是你母亲吧?阿姨好!”他敬礼:“我手脏,就不和您握手了!我去了!”萧琴看着张雷的背影:“他就是张雷吧?”“嗯。”刘芳芳低头,“妈,是我不好,我不该胡思乱想。我应该听你们的话,毕业了再谈恋爱。”“别多想了。”萧琴说,“以后再说吧。”“嗯。”张雷跑步到办公楼门口,对敬礼的哨兵随手还礼跑进去了。何志军和耿辉都在作战指挥室,张雷高喊:“报告!”“进来!”何志军头也不抬。张雷进来,敬礼:“大队长,政委!张雷奉命来到!”“稍息。”何志军看着他。张雷跨立。“你是伞兵世家?”耿辉问。“对。”张雷说,“1950年9月17日,我祖父所在的部队改编为空军陆战队第一旅。同年9月29日,刚刚训练了十一天的中国空降兵便组织了中国伞兵的第一个跳伞日,我祖父是第一批从天而降的解放军战士,我祖父所在营营长崔汉卿第一个跃出机舱,他被称为‘天下第一腿’。我父亲1963年参军,在湖北黄陂空降兵神鹰师服役至今。我哥哥张云1983年参军,在湖北孝感军直侦察大队服役,牺牲在南疆保卫战前线。我1989年参军,也在军直侦察大队,1991年进入陆军学院侦察系学习至今。”“光荣的伞兵世家——你父亲现在什么职位?”耿辉突然问。张雷一愣。“讲。”何志军面无表情。“空降兵神鹰师大校师长。”张雷很纳闷,问这个干什么。“我要找你走个后门。”何志军说。“大队长?”张雷眨巴眨巴眼睛。“您在说什么?”“找你走个后门。”何志军低声说,“找你父亲帮忙,借点东西。”“什么?”张雷不明白。“三角翼和动力伞,各借10个。”何志军看着他的眼睛。张雷很为难:“大队长,您也明白,这是部队的装备啊?怎么可能借呢?”“所以要走后门。”何志军说,“我可以交押金,损坏了我原价赔偿。”“我们大队可以开个正式手续给你,”耿辉说,“你要完成这个任务。”“我不可能完成!”张雷想到自己老子的那张严肃的脸就害怕,“我爸爸原则性太强了!何况这是军队特殊作战装备,又不是车!”“完成不了也要完成!”耿辉说,“你们‘猫头鹰’战术试验分队能不能展现自己的研究成果,就在此一举!”张雷张着嘴,这个任务太不可思议了,两个严肃的主官要求自己找父亲走后门?“我要给我爸爸先挂个电话。”张雷说,“先跟他商量商量。”“可以,晚上你可以在大队作战值班室打军线长途。”何志军说,“但是任务一定要完成,还要尽快完成!我们从接触新装备到可以掌握作战,也需要时间!有点眉目,我立即派人去湖北接装备!去吧,回去好好想想怎么说!”“是!”张雷敬礼,转身出去了。张雷走在路上满脑子情况,真不知道怎么说。中午,作战部队唱着歌在各自食堂门口等待开饭。机关干部三三两两进入机关食堂。萧琴、刘芳芳和宋秘书走进机关食堂,耿辉坐在里面吃饭,看见刘芳芳过来打招呼:“芳芳,你母亲啊?”“对啊,政委!”刘芳芳说,“这是我妈妈,这是耿辉政委!”“我们已经见过面了。”萧琴笑。“我们特种侦察大队条件不好,但是芳芳表现很好。”耿辉笑,“不愧是军人世家啊!”“老刘也常常这么说。”萧琴习惯地微笑,“我看你们特种侦察大队精神面貌和营房建设都很好,是军区直属部队的楷模。老刘在下面军里的时候,常常在说一个部队好不好,从这些就可以看出来。”耿辉注意观察萧琴的言谈,也笑:“谢谢了,我们还有很多工作作得不够——来了,我们就一起吃吧。我吩咐炊事班开个小灶,我们在里面吃。”“不用了,政委!”刘芳芳笑着说,“我和我妈妈随便吃点就可以了!我们还着急回去说话呢!”“那好吧。”耿辉笑。“政委我们过去了!”刘芳芳拉着母亲走去坐在桌子旁边。宋秘书去打饭,在宋秘书面前,芳芳很悠然自得,显然已经习惯宋秘书打饭了。耿辉注意看着,嘴里念着:“在下面军里的时候?——哟!”耿辉一拍额头,想起来了,他匆匆走了。“妈,这是特种侦察大队的饭菜,我吃着还挺香的。”芳芳边吃馒头边说。萧琴数着菜的种类:“小宋,特种兵的伙食标准是多少?”宋秘书想想:“在我们军区陆军单兵是最高的。”“你看看这个伙食标准是多少呢?”萧琴对桌子上的饭菜努努嘴。宋秘书看看,明白了。他沉了一会:“萧阿姨,这种情况不算少见。某些部队是有截留伙食费的恶习,发现过,也处理过。”“这是喝兵血!”萧琴从牙缝挤出来,“我要向老刘仔细汇报!”“妈——”刘芳芳急了,“你别这样!特种侦察大队非恨死我不可!”“他们喝兵血,我还不能汇报了?!”萧琴很生气,“芳芳,这是原则问题,你怎么这么糊涂?”“妈!”刘芳芳说,“特种侦察大队截留伙食费,是为了搞战术试验分队!他们本着如果明天战争来临的危机感,自我磨炼部队,有什么不对的?我还想说军区不给经费不对呢!”“这个报告我看过。”宋秘书说,“军区前一段手头紧,所以没批,但是没说不批。可能过段时间就批了吧?”“就是搞训练,也有正常的手续!要严格按照制度来,尤其是财务上的事情必须清楚!”萧琴严肃地说,“不批,你也不能截留伙食费啊?这是从战士牙缝里抠出来的!你妈转业前干了那么多年财务,这点法律意识都没有吗?”“妈!”刘芳芳快急哭了,“就算不对,你也不能让我挨骂啊?!”“你糊涂!”萧琴急了,“这是违法犯罪你知道不知道?!”“萧阿姨。”涉及军区作战部队的事情,宋秘书不得不说几句了,“特种侦察大队这么作是不对,不过很多部队都有过这样的先例。我看这个事情还是别现在捅出来,找个合适的时间,我约他们大队领导侧面谈谈,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不符合规章制度的习惯,纳入规章制度不是处理几个人那么简单,您看呢?”萧琴想想:“也好——但是小宋,这件事情不能那么简单,这是很恶劣的行为。”“是,我知道。”宋秘书苦笑。刘芳芳感激地看宋秘书,宋秘书眨巴一下眼。下午,萧琴要回去了,刘芳芳抹着眼泪送她到大门口。“芳芳,跟妈回去吧?”萧琴哭着说。“妈,还有几天我就结束了。”刘芳芳摇头,“你就让我坚持下来吧,别让人瞧不起我!”“我的苦命的孩子啊——”萧琴抱着刘芳芳哭,“芳芳,你就是妈的心头肉,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你放心吧!”“妈——”刘芳芳扑在母亲怀里,“等我回家了,好好伺候你和爸爸,我想你们……”母女依依惜别。办公楼上,耿辉把望远镜交给何志军:“你知道你三闺女是什么人?刘勇军参谋长的女儿!”“不会吧?”何志军看看,“小雨没告诉我啊?”“老何,现在的小丫头都不知道轻重。”耿辉叹气,“领导我不怕,我怕的就是这种领导的老婆或者女儿!”何志军心情沉重。“我看把刘芳芳安排在大队部吧,也就几天了。”耿辉说。“你看错这个丫头了。”何志军说,“这个丫头是能吃苦的,有刘参谋长的作风!我们现在一动,才是真正伤了这个丫头的心啊!”“你还叫她三闺女?”耿辉苦笑。“叫,为什么不叫?”何志军说,“我喜欢这个丫头,这个丫头也喜欢我!跟她爸爸有什么关系?”“我最佩服你的,就是这个!”耿辉拍拍他的肩膀,“荣辱不惊。”“别说反话啊我告诉你!”何志军把望远镜给他,“我听得出来!”耿辉笑笑:“还是操心正事儿吧。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吧。张雷要是借不出来我们怎么整?也得有对策啊!”“怎么整?”何志军苦笑,“一根绳子一把刀,爬悬崖!”

刘勇军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刘芳芳拉着张雷走进来:“爸!”刘勇军一抬头:“哟!宝贝女儿回来了?——怎么还带着一个俘虏啊?”张雷不好意思地笑,退后一步敬礼:“首长!”刘芳芳跳过来坐在父亲身边:“爸!战役我赢了!”刘勇军笑笑:“好好!赢了好——要坚守阵地,等待最后胜利!”萧琴系着围裙出来:“芳芳回来了?——张雷也来了啊?”张雷大方地敬礼:“阿姨好!”萧琴意外地看着张雷,又看看刘芳芳:“哟!哟!哎哟!”“你哎哟什么啊?”刘勇军笑,“赶紧准备吃晚饭!”“好好!”萧琴笑着回厨房了。“你坐啊!站着干什么?”刘芳芳招手,“对我那么厉害,见了我爸不敢说话了?”张雷利索地摘下军帽放在茶几上,坐在刘勇军对面。小岳马上把茶端过来了:“张连长,喝茶。”“你知道我的名字?”张雷很意外。“何止我,”小岳笑着说,“萧阿姨整天念叨你跟芳芳姐的事儿,司机、秘书和警卫员没有一个不知道你的。张雷中尉,伞兵部队出身,毕业于陆军学院侦察系,曾经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获得最佳军事技能表现奖,现任我军区狼牙特种大队特战二连连长。”张雷不好意思地笑笑:“你们的情报工作倒是作得很好啊。”“很得意吧?”刘芳芳翻他一个白眼,“瞧你能耐的!”“我能耐?”张雷还是那么自信地笑,“我是被某些同志所打动而已,持久战的火力不仅持久,而且猛烈。”“你!”刘芳芳气得转向刘勇军,“爸——你看他,他欺负我!你处分他!”“我可不能越级处分基层连队的一个连长!”刘勇军哈哈笑,“这事儿啊,你去跟你们大队长汇报好了!”“你们都欺负我,我不理你们了!”刘芳芳站起来跑了,“我找妈妈去,就她疼我!”刘勇军哈哈大笑,张雷也笑了。刘勇军喝口茶:“这次东南沿海演习,部队士气很高吧?”“我们时刻准备着一战。”张雷说。“别在我这儿刺探!这是军委首长们操心的大事,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刘勇军狡猾地笑。张雷不好意思地笑:“首长,我想什么都瞒不住您。”“自从芳芳认识你,我是难得看见她这么开心。”刘勇军感叹,“作为一个父亲,我为她能开心感到高兴。不过,你要记住——作为一个男人,要对感情负责。我不会用我的职位压迫你作什么决定,但是也希望你尊重感情,尊重芳芳。”“首长,换另外一个人对我说这个话,我会掉头就走。”张雷说,“对您,我不会。您是一个我尊重的军人,您的赫赫战功表明您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您又是一个父亲,我理解您说这个话的目的。”刘勇军点点头,笑:“你很聪明,下面有什么打算?”“这个请允许我不告诉您。”张雷说,“虽然您是芳芳的父亲,按照常理我应该和您商量,咨询您的意见;但是您是我军区副司令,我不能因为这个而造成某种可能带来的流言蜚语——哪怕您不帮助我,这种流言蜚语也不会少的。”“好小子!”刘勇军笑着指着他的鼻子,“我们芳芳要嫁,就嫁给你这样的男人!”张雷笑笑:“谢谢首长夸奖。”“你决定和芳芳在一起,克服了不少自己的心理压力吧?”“是。”张雷坦然地说,“我曾经害怕,坦白地说我可能很早就已经喜欢她了。我不肯和她在一起有两个原因:第一,我当时还爱着方子君;第二,我不想卷入这种被议论的流言蜚语当中。——后来我想明白了,我们愿意在一起和别的都没什么关系,谁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刘勇军点头:“嗯,我还不知道你曾经和方子君有过一段。她不是嫁给陈勇了吗?”“对,但是她是突然嫁给陈勇的,当时我们还在一起。”张雷说,“事先没有任何征兆,至今这对我还是一个谜。不过她现在有了孩子,和陈勇在一起很幸福,我也就不想了。曾经爱过,就要真诚祝福她,并且勇敢去面对明天的生活。”刘勇军想想,点头:“你说的对。我不管你有过什么样的感情经历,但是你是一个出色的军人——所以我相信你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你对方子君的苦恋恰恰说明你对感情的执着。我对你是放心的,芳芳会幸福。”“谢谢首长信任。”张雷真诚地说。“在家能不能改个称呼?”刘勇军苦笑,“除了芳芳,所有人都叫我首长,你能不能破例一个啊?”“习惯了。”张雷笑,“没办法我改不了,可能等结婚以后在家会改。”“呵呵,臭小子划拉得够远的啊?”刘勇军嘿嘿笑,“这就准备把我女儿拐你们张家去了?我可没说我同意啊!”“我父亲已经同意了。”张雷说,“我和芳芳今年会请探亲假去看他。”“这么快?”刘勇军突然有几分失落。“我会对她好的。”张雷笑笑。刘勇军真的是失落了,看着女儿在餐厅忙活的身影自言自语:“芳芳真的是长大了,都该出嫁了……”家宴上,张雷落落大方给刘勇军和萧琴敬酒。萧琴乐得嘴都合不上:“好好!好孩子!阿姨喝!”萧琴喝了,问:“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妈——瞎说什么呢!”刘芳芳不好意思了,高声叫着打断萧琴。“这是终身大事,我怎么是瞎说呢?”萧琴笑着说,“妈还等着抱外孙子呢!”“明年七月一日。”张雷笑着说。“一九九七,七一,香港回归!”刘勇军眼睛一亮,“好啊!这是个大喜的日子,你们结婚,咱们家就是双喜临门啊!”“谁跟你结婚,没羞!”刘芳芳红着脸打张雷。张雷也不躲:“你说的啊?反正我明年香港回归的时候结婚,你要不和我结婚我随便划拉一个女兵结婚去!”“你敢!”刘芳芳急了掐他,“你敢跟别人结婚!”刘勇军和萧琴哈哈大笑。刘芳芳知道中计了,红着脸:“你们就欺负我吧!”萧琴问张雷:“你爸爸现在是副军长,明年该调正军了吧?”张雷一愣,没想到萧琴问这个。“你说这些干什么!”刘勇军一甩筷子,“好好的一顿饭都被你搅和了!——他爸爸就是老志愿兵,跟芳芳谈对象又有什么不可以?!萧琴,我看你是积习难改!”“我不说了不说了!”萧琴急忙说,“我写检查写检查!老刘你别生气!”张雷笑笑,看看刘芳芳。刘芳芳瞪着萧琴:“你能不能换换脑子啊你?”“我错了还不行?”萧琴可怜巴巴地,“芳芳你也别生气了。”“我爸爸明年就离休了。”张雷笑着说,“他的年龄也到了。空降兵部队是未来战争的高科技尖刀部队,在下个世纪高级干部年轻化势在必行,他主动向军委和空军总部提出退休。我支持他的决定,他明年会以一个普退役老兵的身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萧琴很意外,刘勇军却拍案叫好:“高风亮节!是我的好亲家!退休以后让他经常来,我要和他好好喝酒!好好唠嗑!”张雷笑笑:“他和我母亲会在湖北干休所定居,这里他也会经常来的。我母亲是等着抱孙子了,说现在天天在家没事就作小孩衣服……”“哎呀你说这些也不害臊!”刘芳芳就打他,“羞死了!”刘勇军哈哈大笑。“报告!”“进来!”刘勇军说。军容齐整的宋秘书进来:“报告首长!军委紧急电报,请您马上签字。”“好。”刘勇军起身,“电报给我——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狼牙特种大队的特战二连连长张雷,你阿姨老念叨的;这是小宋,我的秘书。你们以后会经常接触的,先认识一下。”宋秘书看着张雷,半天没说话。萧琴不自然地笑着对他说:“小宋,张雷是芳芳的男朋友,明年结婚。”宋秘书点点头,敬礼:“你好。”“你好!”张雷起身走过去还礼,两人握手。宋秘书看着张雷,笑笑:“我还有事,你们聊。”刘勇军看完电报签字递给宋秘书:“留下一起吃饭吧。”“我那边还要值班。”宋秘书敬礼,“首长再见,阿姨再见,芳芳再见。”他转向张雷,面有些许愧疚,缓缓举起右手:“张雷同志,再见。”张雷觉得很奇怪,举手还礼:“再见。”宋秘书一低头转身大步走出去,张雷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很奇怪。“来来来,吃饭吧!”萧琴赶紧招呼,“都来吃饭,老刘!一个电报就折腾得你吃不了饭了?还将军呢!张雷也坐啊!”“他认识我吗?”张雷觉得奇怪。“可能是跟我去特种大队视察的时候见过你,也可能是你们侦察兵集训的时候见过。”刘勇军也没在意,笑着举起酒杯。“那我就等着当外公了啊!”“爸——你们怎么都这样啊——”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怀孕有哪些不可能令人家精晓的

关键词:

林锐看着徐睫的眼睛,林锐抱住徐睫

波音客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王斌领着林锐走出通道,立即有人接上来。王斌和来人没有语言,直接在前面走。林...

详细>>

刘勇军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马超军久久没有开腔。“首长,那事情憋在自己的心坎相当多年了。”宋秘书讲罢了很坦然地站...

详细>>

萧琴坐起来看着刘勇军,萧琴笑着说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吃了饭再回部队吧?”萧琴留恋地看着女儿戴上军帽穿上上尉军衔的军装,“你爸不让派车送...

详细>>

何志军说,张雷笑着说

副参谋长兼特战二营少尉张雷中将正在充作体育场面的车库给伞训骨干和大队机动以及各类营连干部讲解伞训安插,...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