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琴坐起来看着刘勇军,萧琴笑着说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吃了饭再回部队吧?”萧琴留恋地看着女儿戴上军帽穿上上尉军衔的军装,“你爸不让派车送,妈就给你钱打车!不动你们俩自己小家的钱!那钱留给孩子用,出生以后要花钱的地方还多呢!”“妈——”刘芳芳笑,“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们大队是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就是周末外出也有严格比例而且要晚点名的;何况我这属于正常工作日请假外出!说真的,要不是为了跟你谈这事儿,我也不请假的!大队领导肯定是看我爸的面子才批准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也算是小小地蹭了我爸爸一点光吧!”萧琴看着女儿在门口的大镜子前整理好军容,突然想起来:“对了,把小孩衣服带上!”“我带那个干什么啊?”“带上带上,他再犯傻你就给他看!”萧琴笑着上楼去取,“当年我就是这么让你爸那个糊涂蛋明白过来的!”刘芳芳红着脸看萧琴把小孩衣服拿下来,她接过来塞进挎包:“我走了。”“看你还不好意思呢!”萧琴笑,“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到部队了给妈打个电话,记着啊!”“知道了!”刘芳芳已经出门跑了。“别跑!”萧琴着急地喊,可是女儿已经跑远了。她苦笑:“这个疯丫头哦!”还没回到沙发上坐下,门外车就停住了。刘勇军黑着脸提着公文包进来,萧琴迎上去:“你怎么这个点回来了?看见芳芳了吗,她刚刚走!”“没看见。”刘勇军没什么好脸色,也不看萧琴,直接把包给了小岳:“拿我楼上去。”小岳跑步上去了。刘勇军把帽子挂在衣帽架上直接就坐沙发上:“她现在回来干什么?胡闹!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工作日必须全员到齐,她难道不知道吗?”萧琴不敢说话了,知道他有不顺心的事情。她倒了一杯茶放在刘勇军面前,坐在对面笑:“今天开会不顺心了?”刘勇军没说话。小岳下来了:“首长还有什么指示?”“你去吧,我不叫不用进来了。”刘勇军说,“客厅的门给我关上。”“是。”小岳出去关上门回自己的宿舍了。萧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有话对你说。”刘勇军不看萧琴。萧琴看刘勇军,脸上煞白张着嘴说不出话。刘勇军半天不说话,闭着眼睛。萧琴窝在沙发上,脸上没任何血色。半天,刘勇军睁开眼睛都是眼泪,举起食指晃动着声音颤抖:“萧琴,你……”萧琴坐起来看着刘勇军,眼泪已经下来了。刘勇军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声音很苍老:“你伤透了我的心……”

刘勇军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刘芳芳拉着张雷走进来:“爸!”刘勇军一抬头:“哟!宝贝女儿回来了?——怎么还带着一个俘虏啊?”张雷不好意思地笑,退后一步敬礼:“首长!”刘芳芳跳过来坐在父亲身边:“爸!战役我赢了!”刘勇军笑笑:“好好!赢了好——要坚守阵地,等待最后胜利!”萧琴系着围裙出来:“芳芳回来了?——张雷也来了啊?”张雷大方地敬礼:“阿姨好!”萧琴意外地看着张雷,又看看刘芳芳:“哟!哟!哎哟!”“你哎哟什么啊?”刘勇军笑,“赶紧准备吃晚饭!”“好好!”萧琴笑着回厨房了。“你坐啊!站着干什么?”刘芳芳招手,“对我那么厉害,见了我爸不敢说话了?”张雷利索地摘下军帽放在茶几上,坐在刘勇军对面。小岳马上把茶端过来了:“张连长,喝茶。”“你知道我的名字?”张雷很意外。“何止我,”小岳笑着说,“萧阿姨整天念叨你跟芳芳姐的事儿,司机、秘书和警卫员没有一个不知道你的。张雷中尉,伞兵部队出身,毕业于陆军学院侦察系,曾经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获得最佳军事技能表现奖,现任我军区狼牙特种大队特战二连连长。”张雷不好意思地笑笑:“你们的情报工作倒是作得很好啊。”“很得意吧?”刘芳芳翻他一个白眼,“瞧你能耐的!”“我能耐?”张雷还是那么自信地笑,“我是被某些同志所打动而已,持久战的火力不仅持久,而且猛烈。”“你!”刘芳芳气得转向刘勇军,“爸——你看他,他欺负我!你处分他!”“我可不能越级处分基层连队的一个连长!”刘勇军哈哈笑,“这事儿啊,你去跟你们大队长汇报好了!”“你们都欺负我,我不理你们了!”刘芳芳站起来跑了,“我找妈妈去,就她疼我!”刘勇军哈哈大笑,张雷也笑了。刘勇军喝口茶:“这次东南沿海演习,部队士气很高吧?”“我们时刻准备着一战。”张雷说。“别在我这儿刺探!这是军委首长们操心的大事,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刘勇军狡猾地笑。张雷不好意思地笑:“首长,我想什么都瞒不住您。”“自从芳芳认识你,我是难得看见她这么开心。”刘勇军感叹,“作为一个父亲,我为她能开心感到高兴。不过,你要记住——作为一个男人,要对感情负责。我不会用我的职位压迫你作什么决定,但是也希望你尊重感情,尊重芳芳。”“首长,换另外一个人对我说这个话,我会掉头就走。”张雷说,“对您,我不会。您是一个我尊重的军人,您的赫赫战功表明您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您又是一个父亲,我理解您说这个话的目的。”刘勇军点点头,笑:“你很聪明,下面有什么打算?”“这个请允许我不告诉您。”张雷说,“虽然您是芳芳的父亲,按照常理我应该和您商量,咨询您的意见;但是您是我军区副司令,我不能因为这个而造成某种可能带来的流言蜚语——哪怕您不帮助我,这种流言蜚语也不会少的。”“好小子!”刘勇军笑着指着他的鼻子,“我们芳芳要嫁,就嫁给你这样的男人!”张雷笑笑:“谢谢首长夸奖。”“你决定和芳芳在一起,克服了不少自己的心理压力吧?”“是。”张雷坦然地说,“我曾经害怕,坦白地说我可能很早就已经喜欢她了。我不肯和她在一起有两个原因:第一,我当时还爱着方子君;第二,我不想卷入这种被议论的流言蜚语当中。——后来我想明白了,我们愿意在一起和别的都没什么关系,谁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刘勇军点头:“嗯,我还不知道你曾经和方子君有过一段。她不是嫁给陈勇了吗?”“对,但是她是突然嫁给陈勇的,当时我们还在一起。”张雷说,“事先没有任何征兆,至今这对我还是一个谜。不过她现在有了孩子,和陈勇在一起很幸福,我也就不想了。曾经爱过,就要真诚祝福她,并且勇敢去面对明天的生活。”刘勇军想想,点头:“你说的对。我不管你有过什么样的感情经历,但是你是一个出色的军人——所以我相信你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你对方子君的苦恋恰恰说明你对感情的执着。我对你是放心的,芳芳会幸福。”“谢谢首长信任。”张雷真诚地说。“在家能不能改个称呼?”刘勇军苦笑,“除了芳芳,所有人都叫我首长,你能不能破例一个啊?”“习惯了。”张雷笑,“没办法我改不了,可能等结婚以后在家会改。”“呵呵,臭小子划拉得够远的啊?”刘勇军嘿嘿笑,“这就准备把我女儿拐你们张家去了?我可没说我同意啊!”“我父亲已经同意了。”张雷说,“我和芳芳今年会请探亲假去看他。”“这么快?”刘勇军突然有几分失落。“我会对她好的。”张雷笑笑。刘勇军真的是失落了,看着女儿在餐厅忙活的身影自言自语:“芳芳真的是长大了,都该出嫁了……”家宴上,张雷落落大方给刘勇军和萧琴敬酒。萧琴乐得嘴都合不上:“好好!好孩子!阿姨喝!”萧琴喝了,问:“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妈——瞎说什么呢!”刘芳芳不好意思了,高声叫着打断萧琴。“这是终身大事,我怎么是瞎说呢?”萧琴笑着说,“妈还等着抱外孙子呢!”“明年七月一日。”张雷笑着说。“一九九七,七一,香港回归!”刘勇军眼睛一亮,“好啊!这是个大喜的日子,你们结婚,咱们家就是双喜临门啊!”“谁跟你结婚,没羞!”刘芳芳红着脸打张雷。张雷也不躲:“你说的啊?反正我明年香港回归的时候结婚,你要不和我结婚我随便划拉一个女兵结婚去!”“你敢!”刘芳芳急了掐他,“你敢跟别人结婚!”刘勇军和萧琴哈哈大笑。刘芳芳知道中计了,红着脸:“你们就欺负我吧!”萧琴问张雷:“你爸爸现在是副军长,明年该调正军了吧?”张雷一愣,没想到萧琴问这个。“你说这些干什么!”刘勇军一甩筷子,“好好的一顿饭都被你搅和了!——他爸爸就是老志愿兵,跟芳芳谈对象又有什么不可以?!萧琴,我看你是积习难改!”“我不说了不说了!”萧琴急忙说,“我写检查写检查!老刘你别生气!”张雷笑笑,看看刘芳芳。刘芳芳瞪着萧琴:“你能不能换换脑子啊你?”“我错了还不行?”萧琴可怜巴巴地,“芳芳你也别生气了。”“我爸爸明年就离休了。”张雷笑着说,“他的年龄也到了。空降兵部队是未来战争的高科技尖刀部队,在下个世纪高级干部年轻化势在必行,他主动向军委和空军总部提出退休。我支持他的决定,他明年会以一个普退役老兵的身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萧琴很意外,刘勇军却拍案叫好:“高风亮节!是我的好亲家!退休以后让他经常来,我要和他好好喝酒!好好唠嗑!”张雷笑笑:“他和我母亲会在湖北干休所定居,这里他也会经常来的。我母亲是等着抱孙子了,说现在天天在家没事就作小孩衣服……”“哎呀你说这些也不害臊!”刘芳芳就打他,“羞死了!”刘勇军哈哈大笑。“报告!”“进来!”刘勇军说。军容齐整的宋秘书进来:“报告首长!军委紧急电报,请您马上签字。”“好。”刘勇军起身,“电报给我——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狼牙特种大队的特战二连连长张雷,你阿姨老念叨的;这是小宋,我的秘书。你们以后会经常接触的,先认识一下。”宋秘书看着张雷,半天没说话。萧琴不自然地笑着对他说:“小宋,张雷是芳芳的男朋友,明年结婚。”宋秘书点点头,敬礼:“你好。”“你好!”张雷起身走过去还礼,两人握手。宋秘书看着张雷,笑笑:“我还有事,你们聊。”刘勇军看完电报签字递给宋秘书:“留下一起吃饭吧。”“我那边还要值班。”宋秘书敬礼,“首长再见,阿姨再见,芳芳再见。”他转向张雷,面有些许愧疚,缓缓举起右手:“张雷同志,再见。”张雷觉得很奇怪,举手还礼:“再见。”宋秘书一低头转身大步走出去,张雷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很奇怪。“来来来,吃饭吧!”萧琴赶紧招呼,“都来吃饭,老刘!一个电报就折腾得你吃不了饭了?还将军呢!张雷也坐啊!”“他认识我吗?”张雷觉得奇怪。“可能是跟我去特种大队视察的时候见过你,也可能是你们侦察兵集训的时候见过。”刘勇军也没在意,笑着举起酒杯。“那我就等着当外公了啊!”“爸——你们怎么都这样啊——”

“爱沙尼亚在哪儿啊?”萧琴拿着放大镜,脱了鞋穿着袜子跪在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上找。刘勇军戴着眼镜坐在沙发上看《卫国战争史》,不时地记着笔记。“老刘,你帮我找找啊!”萧琴气馁地放下放大镜,“这爱沙尼亚在哪儿啊?我怎么找不到啊?”“你也不看看是哪年的地图。”刘勇军看都不看她,“国际局势风云变幻,分久必和和久必分——爱沙尼亚是1991年才独立的,那是88年的地图!我扔阁楼上你非要找下来!”“你不早说!”萧琴一屁股坐在地图上,“你早说啊,我就不找了!”刘勇军笑笑:“我看你这样找,倒是蛮可爱的!”“你就会笑话我!”萧琴急地都要掉泪,“我知道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我都认错了你怎么还笑话我!”刘勇军哈哈大笑:“这才是你——萧琴,这么多年了我难得在你身上发现你当年的影子!”萧琴不好意思起来:“老夫老妻了,说这个干什么?——小岳,把首长小会客室的世界地图和地球仪给我找来!”小岳无声地把地图和地球仪送来,萧琴拿着放大镜仔细找。刘勇军脱了鞋走上地图,蹲在萧琴旁边看她仔细找,乐了。萧琴举着放大镜仔细找着,眼角的鱼尾纹更细密了,鬓角也已经花白。刘勇军心里涌起一丝柔情,伸手去抚摸萧琴的眼角。“哎呀你干什么!我这儿正找爱沙尼亚呢!”萧琴急了,“等会芳芳回来,我连爱沙尼亚都不知道在哪儿怎么跟她说话啊?”刘勇军笑,伸手揽住萧琴的肩膀:“这样多好?我们都一天天老了,孩子也长大了。操心操心孩子,不比什么好?让我怎么说你啊!”“老刘!”萧琴脸红了,“小岳在呢!”“报告!首长我去擦车了!”小岳忍住笑跑了。“这个机灵鬼!”刘勇军笑笑,“萧琴,我发现——你比以前更好看了!”“都多大年纪了还说这个!”萧琴推他。“多大?我刚刚46,你也才不过43吗?”刘勇军笑着,“多大?”萧琴红着脸被刘勇军揽着肩膀:“都是我错了,以后我不会那样了。”“错了知道改就好,张雷那边我已经说好了,回国以后我请他吃饭——你要当面向他道歉!”刘勇军又严肃起来。“嗯。”萧琴点头。刘勇军笑了,在萧琴脸上亲了一下。“哎哟!”正在进门的刘芳芳见状一愣,在地板上滑了一下,差点倒地下。刘勇军急忙松开萧琴站起来背着手:“啊,回来了?”萧琴红着脸整整头发,站起来:“芳芳回家了?”刘芳芳看着父母的尴尬样子捂着嘴:“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我上楼换衣服!”噔噔噔穿着军装和小黑皮鞋就上楼了。“让你帮我找爱沙尼亚你这不诚心让芳芳看笑话吗?!”萧琴急了,“我自己找!我不信找不到!”刘勇军看着萧琴举着放大镜认真看地球仪,呵呵笑了。晚上。刘勇军家的餐厅很温馨地点着蜡烛,萧琴忙活着摆菜放碗放筷子,刘勇军穿着衬衣军裤走过来:“哟!真丰盛啊!”“先别动筷子,等芳芳!”萧琴瞪他一眼。“好好!”刘勇军放下筷子,笑着看萧琴忙活。刘芳芳穿着便装从楼上下来,在楼梯就呆住了。“芳芳,快下来吃饭啊!”萧琴招手。刘芳芳稳定一下自己,下来了,坐在刘勇军对面。脸上没什么笑容了,拿起筷子就吃。刘勇军笑笑,看萧琴,摇摇头也拿起筷子吃饭。萧琴看着刘芳芳,满脸堆笑:“芳芳,爱沙尼亚……”“爱沙尼亚怎么了?”刘芳芳一顿碗,“难道你还要去和爱沙尼亚总统谈工作?!”刘勇军噗哧一声笑了。萧琴尴尬地笑:“妈不是那个意思,妈是说……妈知道爱沙尼亚是1991年独立的,在欧洲的波罗的海,有45226平方公里……”刘芳芳好奇看她。萧琴笑笑:“妈是不是说错了?”刘芳芳转开脸,吃饭不说话。“爱沙尼亚的首都是塔林,时差和我们有六个小时,”萧琴笑着说,“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始于1992年,是各国特种兵的比武大会……”刘芳芳的眼泪吧嗒吧嗒落在碗里。“芳芳,妈知道错了。”萧琴笑着说,“妈都改,妈背了好几天爱沙尼亚地理历史,你想知道啥妈都会。”刘芳芳丢下饭碗,趴在桌子上哭。“你就原谅妈吧。”萧琴赔笑说,“妈已经写了100多份检查了,给你爸爸写了40多份,给你写了60多份!你爸爸已经通过我的检查了……”“我可没说你通过了啊!”刘勇军笑。“你别添乱!”萧琴急了,转向芳芳又是满脸堆笑:“芳芳,再给妈一次机会还不行吗?就一次?”刘芳芳抬起头,满脸都是眼泪,抱住萧琴:“妈——”母女抱头哭成一团。刘勇军呵呵笑:“哟!全家团圆啊!吃饭吃饭,吃完了有节目——我从总参外事局要来的爱沙尼亚历次爱尔纳·突击比赛的录像资料!这次我们的代表队就是在这些地方比赛的!你们可以身临其境观察一下他们是怎么比赛的!”刘芳芳破涕为笑:“爸爸,你太伟大了!”“快吃快吃!”萧琴擦着眼泪,“吃完了看爱沙尼亚!看爱沙尼亚!”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萧琴坐起来看着刘勇军,萧琴笑着说

关键词:

刘勇军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马超军久久没有开腔。“首长,那事情憋在自己的心坎相当多年了。”宋秘书讲罢了很坦然地站...

详细>>

何志军说,张雷笑着说

副参谋长兼特战二营少尉张雷中将正在充作体育场面的车库给伞训骨干和大队机动以及各类营连干部讲解伞训安插,...

详细>>

徐睫惊讶地看着林锐,林锐看着徐睫的眼睛

徐睫惊讶地看着林锐,林锐看着徐睫的眼睛。徐睫的眼眸还红肿着,脸上施着淡淡的妆。林锐穿着便装坐在她的对面...

详细>>

本人在你日前发誓——作者爱徐睫,林锐望着徐

“今夜,我是你的新娘。”徐睫明眸皓齿,秀发披肩。“今夜开始,你是我的新娘。”林锐纠正她。“我们不要再争...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