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子君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宋秘书,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方子君苦笑,擦去眼泪。“是首长让我来向你道歉的。”宋秘书站在屋子中央低头说,“我是罪人,这个罪我背了很多年。”“现在还说这些干什么?”方子君苦笑。“对不起。”宋秘书真诚道歉。儿子在地上蹒跚走着呀呀叫着妈妈,方子君急忙把他抱起来笑了:“你看,我现在很幸福。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都忘了——你也忘记了吧。”宋秘书看着方子君,退后一步敬礼:“我走了,还要赶车去特种大队。”“怎么?!”方子君一下子站起来,“你还要去告诉张雷?!”“告诉芳芳和张雷两个人。”“你不能那样!”方子君急了,“你会破坏他们的幸福的!”“我是军人,我的天职是执行命令。”宋秘书低声说,“这是首长的命令。”“你怎么那么笨啊?”方子君说,“张雷和芳芳现在生活很幸福,你何必去破坏他们呢?张雷是个什么个性的人?芳芳是个什么个性的人?这件事情捅出来他们肯定是要出事的!”“我必须执行首长的命令。”宋秘书退后,一咬牙转身出去了。方子君抱着孩子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坐在床上:“天呐!要出大事了!”

刘勇军久久没有说话。“首长,这件事情憋在我的心里很多年了。”宋秘书说完了很坦然地站在那里,“我希望您可以理解我,我不能去特种部队担任大队政委,我没这个资格,我也没脸去面对张雷和陈勇做政治工作。”刘勇军还是没有说话。“首长,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个秘密会烂在我的肚子里面。”宋秘书诚恳地说。刘勇军半天都傻坐着,过了好一会才颤抖着自己的手点着一颗烟。宋秘书不说话,坦然看着自己尊敬的首长。刘勇军抬起眼睛看着他:“你准备瞒他们一辈子?”“我也只能这样。”宋秘书说,“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如果说出来,肯定会平地掀起巨浪。”“我手下有几十万作战部队。”刘勇军的声音很悲凉,“我一直认为,我可以自豪地面对这几十万将士,让他们为我的命令冲锋陷阵。”“首长,是这样的。”宋秘书说,“我们对您的命令从来都会不打折扣执行。”“可是我的老婆在摧残我的兵!”刘勇军的声音抖着,“她从精神上摧残我的兵,她在把我手底下的男兵女兵逼上绝路!如果不是他们都很坚强,可能这个事情真得逼死一个才能告终!——我还怎么去面对我的士兵们?”宋秘书不敢说话。“你以为瞒着这件事情,你还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刘勇军问。“我不敢说啊!”宋秘书苦着脸,“后果太严重了!”“我可以不当这个副司令,但是我不能不当个好兵!”刘勇军闭上眼睛,“我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士兵,不能!绝对不能!”“首长,我知道这不是您的意思,是我的错。”宋秘书说,“当时阿姨说得很可怜,我也没意识到事情会这样严重。是我的错,我来承担后果!我申请转业,我没资格再穿这个军装。”“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刘勇军闭着眼睛,“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你去告诉方子君和张雷真相。”“我要是一说您家真的就乱套了!我跟张雷接触不多,但是他给我印象很深,依照他的个性,他跟芳芳肯定要出事的!”宋秘书着急地说。“你现在就去。先去军区总院找方大夫,给她道歉;然后去特种大队,我要你把真实的情况告诉芳芳和张雷。”刘勇军脸上的肌肉颤抖着,“我也没脸见张雷,你去告诉他们吧,让他们自己做决定……”“首长!”宋秘书着急了。“这是我的命令!”刘勇军睁开眼睛眼中有泪,“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职业军人,首先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至于萧琴,我自己处理。”

刘勇军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刘芳芳拉着张雷走进来:“爸!”刘勇军一抬头:“哟!宝贝女儿回来了?——怎么还带着一个俘虏啊?”张雷不好意思地笑,退后一步敬礼:“首长!”刘芳芳跳过来坐在父亲身边:“爸!战役我赢了!”刘勇军笑笑:“好好!赢了好——要坚守阵地,等待最后胜利!”萧琴系着围裙出来:“芳芳回来了?——张雷也来了啊?”张雷大方地敬礼:“阿姨好!”萧琴意外地看着张雷,又看看刘芳芳:“哟!哟!哎哟!”“你哎哟什么啊?”刘勇军笑,“赶紧准备吃晚饭!”“好好!”萧琴笑着回厨房了。“你坐啊!站着干什么?”刘芳芳招手,“对我那么厉害,见了我爸不敢说话了?”张雷利索地摘下军帽放在茶几上,坐在刘勇军对面。小岳马上把茶端过来了:“张连长,喝茶。”“你知道我的名字?”张雷很意外。“何止我,”小岳笑着说,“萧阿姨整天念叨你跟芳芳姐的事儿,司机、秘书和警卫员没有一个不知道你的。张雷中尉,伞兵部队出身,毕业于陆军学院侦察系,曾经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获得最佳军事技能表现奖,现任我军区狼牙特种大队特战二连连长。”张雷不好意思地笑笑:“你们的情报工作倒是作得很好啊。”“很得意吧?”刘芳芳翻他一个白眼,“瞧你能耐的!”“我能耐?”张雷还是那么自信地笑,“我是被某些同志所打动而已,持久战的火力不仅持久,而且猛烈。”“你!”刘芳芳气得转向刘勇军,“爸——你看他,他欺负我!你处分他!”“我可不能越级处分基层连队的一个连长!”刘勇军哈哈笑,“这事儿啊,你去跟你们大队长汇报好了!”“你们都欺负我,我不理你们了!”刘芳芳站起来跑了,“我找妈妈去,就她疼我!”刘勇军哈哈大笑,张雷也笑了。刘勇军喝口茶:“这次东南沿海演习,部队士气很高吧?”“我们时刻准备着一战。”张雷说。“别在我这儿刺探!这是军委首长们操心的大事,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刘勇军狡猾地笑。张雷不好意思地笑:“首长,我想什么都瞒不住您。”“自从芳芳认识你,我是难得看见她这么开心。”刘勇军感叹,“作为一个父亲,我为她能开心感到高兴。不过,你要记住——作为一个男人,要对感情负责。我不会用我的职位压迫你作什么决定,但是也希望你尊重感情,尊重芳芳。”“首长,换另外一个人对我说这个话,我会掉头就走。”张雷说,“对您,我不会。您是一个我尊重的军人,您的赫赫战功表明您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您又是一个父亲,我理解您说这个话的目的。”刘勇军点点头,笑:“你很聪明,下面有什么打算?”“这个请允许我不告诉您。”张雷说,“虽然您是芳芳的父亲,按照常理我应该和您商量,咨询您的意见;但是您是我军区副司令,我不能因为这个而造成某种可能带来的流言蜚语——哪怕您不帮助我,这种流言蜚语也不会少的。”“好小子!”刘勇军笑着指着他的鼻子,“我们芳芳要嫁,就嫁给你这样的男人!”张雷笑笑:“谢谢首长夸奖。”“你决定和芳芳在一起,克服了不少自己的心理压力吧?”“是。”张雷坦然地说,“我曾经害怕,坦白地说我可能很早就已经喜欢她了。我不肯和她在一起有两个原因:第一,我当时还爱着方子君;第二,我不想卷入这种被议论的流言蜚语当中。——后来我想明白了,我们愿意在一起和别的都没什么关系,谁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刘勇军点头:“嗯,我还不知道你曾经和方子君有过一段。她不是嫁给陈勇了吗?”“对,但是她是突然嫁给陈勇的,当时我们还在一起。”张雷说,“事先没有任何征兆,至今这对我还是一个谜。不过她现在有了孩子,和陈勇在一起很幸福,我也就不想了。曾经爱过,就要真诚祝福她,并且勇敢去面对明天的生活。”刘勇军想想,点头:“你说的对。我不管你有过什么样的感情经历,但是你是一个出色的军人——所以我相信你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你对方子君的苦恋恰恰说明你对感情的执着。我对你是放心的,芳芳会幸福。”“谢谢首长信任。”张雷真诚地说。“在家能不能改个称呼?”刘勇军苦笑,“除了芳芳,所有人都叫我首长,你能不能破例一个啊?”“习惯了。”张雷笑,“没办法我改不了,可能等结婚以后在家会改。”“呵呵,臭小子划拉得够远的啊?”刘勇军嘿嘿笑,“这就准备把我女儿拐你们张家去了?我可没说我同意啊!”“我父亲已经同意了。”张雷说,“我和芳芳今年会请探亲假去看他。”“这么快?”刘勇军突然有几分失落。“我会对她好的。”张雷笑笑。刘勇军真的是失落了,看着女儿在餐厅忙活的身影自言自语:“芳芳真的是长大了,都该出嫁了……”家宴上,张雷落落大方给刘勇军和萧琴敬酒。萧琴乐得嘴都合不上:“好好!好孩子!阿姨喝!”萧琴喝了,问:“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妈——瞎说什么呢!”刘芳芳不好意思了,高声叫着打断萧琴。“这是终身大事,我怎么是瞎说呢?”萧琴笑着说,“妈还等着抱外孙子呢!”“明年七月一日。”张雷笑着说。“一九九七,七一,香港回归!”刘勇军眼睛一亮,“好啊!这是个大喜的日子,你们结婚,咱们家就是双喜临门啊!”“谁跟你结婚,没羞!”刘芳芳红着脸打张雷。张雷也不躲:“你说的啊?反正我明年香港回归的时候结婚,你要不和我结婚我随便划拉一个女兵结婚去!”“你敢!”刘芳芳急了掐他,“你敢跟别人结婚!”刘勇军和萧琴哈哈大笑。刘芳芳知道中计了,红着脸:“你们就欺负我吧!”萧琴问张雷:“你爸爸现在是副军长,明年该调正军了吧?”张雷一愣,没想到萧琴问这个。“你说这些干什么!”刘勇军一甩筷子,“好好的一顿饭都被你搅和了!——他爸爸就是老志愿兵,跟芳芳谈对象又有什么不可以?!萧琴,我看你是积习难改!”“我不说了不说了!”萧琴急忙说,“我写检查写检查!老刘你别生气!”张雷笑笑,看看刘芳芳。刘芳芳瞪着萧琴:“你能不能换换脑子啊你?”“我错了还不行?”萧琴可怜巴巴地,“芳芳你也别生气了。”“我爸爸明年就离休了。”张雷笑着说,“他的年龄也到了。空降兵部队是未来战争的高科技尖刀部队,在下个世纪高级干部年轻化势在必行,他主动向军委和空军总部提出退休。我支持他的决定,他明年会以一个普退役老兵的身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萧琴很意外,刘勇军却拍案叫好:“高风亮节!是我的好亲家!退休以后让他经常来,我要和他好好喝酒!好好唠嗑!”张雷笑笑:“他和我母亲会在湖北干休所定居,这里他也会经常来的。我母亲是等着抱孙子了,说现在天天在家没事就作小孩衣服……”“哎呀你说这些也不害臊!”刘芳芳就打他,“羞死了!”刘勇军哈哈大笑。“报告!”“进来!”刘勇军说。军容齐整的宋秘书进来:“报告首长!军委紧急电报,请您马上签字。”“好。”刘勇军起身,“电报给我——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狼牙特种大队的特战二连连长张雷,你阿姨老念叨的;这是小宋,我的秘书。你们以后会经常接触的,先认识一下。”宋秘书看着张雷,半天没说话。萧琴不自然地笑着对他说:“小宋,张雷是芳芳的男朋友,明年结婚。”宋秘书点点头,敬礼:“你好。”“你好!”张雷起身走过去还礼,两人握手。宋秘书看着张雷,笑笑:“我还有事,你们聊。”刘勇军看完电报签字递给宋秘书:“留下一起吃饭吧。”“我那边还要值班。”宋秘书敬礼,“首长再见,阿姨再见,芳芳再见。”他转向张雷,面有些许愧疚,缓缓举起右手:“张雷同志,再见。”张雷觉得很奇怪,举手还礼:“再见。”宋秘书一低头转身大步走出去,张雷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很奇怪。“来来来,吃饭吧!”萧琴赶紧招呼,“都来吃饭,老刘!一个电报就折腾得你吃不了饭了?还将军呢!张雷也坐啊!”“他认识我吗?”张雷觉得奇怪。“可能是跟我去特种大队视察的时候见过你,也可能是你们侦察兵集训的时候见过。”刘勇军也没在意,笑着举起酒杯。“那我就等着当外公了啊!”“爸——你们怎么都这样啊——”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方子君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

关键词:

刘勇军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马超军久久没有开腔。“首长,那事情憋在自己的心坎相当多年了。”宋秘书讲罢了很坦然地站...

详细>>

萧琴坐起来看着刘勇军,萧琴笑着说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吃了饭再回部队吧?”萧琴留恋地看着女儿戴上军帽穿上上尉军衔的军装,“你爸不让派车送...

详细>>

何志军说,张雷笑着说

副参谋长兼特战二营少尉张雷中将正在充作体育场面的车库给伞训骨干和大队机动以及各类营连干部讲解伞训安插,...

详细>>

徐睫惊讶地看着林锐,林锐看着徐睫的眼睛

徐睫惊讶地看着林锐,林锐看着徐睫的眼睛。徐睫的眼眸还红肿着,脸上施着淡淡的妆。林锐穿着便装坐在她的对面...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