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子君流着眼泪接过婴儿,林秋叶笑着对何小雨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小雨,妈妈跟你说啊,你的孩子已经十个月了!你马上要当妈妈了!”林秋叶笑着给何小雨擦脸,“B超做了,是个女儿!现在营养都很正常,身体肯定好随她爸爸!你雷叔叔还送来一堆交响乐磁带,妈每天都给外孙女听交响乐,以后让她当音乐家!不好啊?也要当兵?那当文艺兵,女孩当文艺兵!来,妈给你擦手!瞧你这小手,随妈!”何小雨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林秋叶擦完何小雨的手洗着毛巾:“你公公也来了,他工作忙国内国外跑但是每周都要来。你婆婆恨不得一天来三次!你爸调到北京了,他这回可遂愿了,扛将星了,是少将!晓飞、张雷他们哥俩又代表中国特种兵出国了,这次是去南美的委内瑞拉参加国际特种兵猎人学校了,林锐现在在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读特种侦察和作战专业指挥的研究生——据说他们哥仨都是全军特种部队数得着的尖子,现在每年的全军特种部队骨干集训他们都得去。唉,我也看不出来那个小子怎么现在成全军的特种部队骨干了呢?你的眼光还真的够刁的,看上个好兵不算,果然看中了一个好男人,比你爸强。他每天都给你写信,这不我刚刚给你读完吗?等你醒了,自己看。他那信写的妈都读不下去!”林秋叶说着就掉眼泪了,擦着继续笑着说:“外孙女的名字,你公公婆婆和你爸爸都有各自的主意。最后还是听了晓飞的,他是孩子的爸爸啊!他说叫小雪,你是小雨你女儿就是小雪!那我们就都听他的,叫刘小雪!小名听我的,叫童童!”方子君轻轻推门进来,站在一边。“子君你来了?”林秋叶笑着擦去眼泪。“明天就给小雨母女做剖腹产手术。”方子君轻轻地说,“她的女儿就要出世了。”林秋叶笑着对何小雨说:“小雨,听见了吗?明天你就要当妈妈了!高兴吗?”何小雨脸上没有表情,却可以感觉到一种母性的笑意。方子君走到何小雨面前:“小雨,这个干妈我就当仁不让了。”林秋叶擦着眼泪:“我的女儿,也要当妈妈了……”刘芳芳抱着鲜花推开病房的门,她现在已经是上尉了。她走到病床前把鲜花插在花瓶里面,坐在小雨身边:“小雨,我来看你了。晓飞打电话过来了,他很惦记你。他知道自己要当爸爸,恨不得马上飞回来。他们还有一个月就回国了,我会去机场接他们。我们直接来医院看你和孩子。”刘芳芳轻轻在小雨脸颊吻了一下。方子君摸着小雨的头发:“小雨,我们姊妹三个今天都到齐了。你开心吗?”何小雨安静得如同玉石的雕塑。“我给你唱首歌儿吧,你最喜欢的。”刘芳芳擦去眼泪,“我们以前文艺汇演每次都唱的,《闪亮的日子》。”刘芳芳轻轻咳了一下,慢慢开始唱:“我来唱一首歌,古老的那首歌。我轻轻地唱,你慢慢地和。是否你还记得,过去的梦想,那充满希望灿烂的岁月。你我为了理想,历尽了艰苦,我们曾经哭泣,也曾共同欢笑。但愿你会记得,永远地记着,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

歌声当中,波音747客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身穿中国陆军少校常服的刘晓飞和张雷背着背囊大步走出通道,和来接机的何志军少将等总部首长以及刘芳芳见面以后,匆匆上了轿车。刘晓飞和何志军匆匆走在医院走廊,张雷和刘芳芳跟着。看见病房的门口以后刘晓飞开始跑,大步地跑,一把推开门:“小雨!”何小雨没有如同他幻想的那样,因为他的归来而突然睁开眼睛。还是那么平静地睡在床上,刘晓飞跑过去蹲在她的床前吻着她的手:“我回来了!”他摘下自己胸口的国际猎人学校颁发的“勇士勋章”,哆嗦着手别在何小雨的病号服胸口:“这是国际猎人学校举办以来,第一枚颁发给外籍学员的最高荣誉勋章——这是你的!”何小雨平静地睡着,勋章配着她白色的脸。方子君抱来一个襁褓当中的婴儿。刘晓飞站起来惊喜地抱过孩子,粗糙的手指头滑过婴儿细腻的肌肤:“我的女儿?”婴儿受不了他粗糙的手指头,哇哇哭起来,宣告着新生命的力量。方子君笑着点头:“祝贺你,你当爸爸了。”“我的女儿!”刘晓飞吻着女儿的脸转向小雨惊喜地,“小雨,这是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女儿!”婴儿哇哇哭着,抗议着父亲粗糙的手和扎人的胡子渣。泪水滴在婴儿和何小雨的脸上,刘晓飞俯身吻着妻子的额头:“谢谢,谢谢你……真的……”方子君流着眼泪接过婴儿,递给何志军。何志军看着哭泣的婴儿,皱起眉头:“哎呀,你说你总这么哭以后可怎么当女特种兵啊?别哭了,跟你妈妈学学!”“边儿去!”林秋叶抢过外孙女,“我外孙女才不当你那破特种兵呢!她以后要当文艺兵!”何志军眼中含着柔情,些许泪花在涌动:“文艺兵好,文艺兵好!不当特种兵……”哭得不成样子的刘芳芳被张雷拉出去。“刚才我没法说,这是第二枚授予外籍学员的勇士勋章。”张雷从兜里掏出来塞给刘芳芳,“是你的。”“张雷,我们也要个孩子吧……”刘芳芳哭着抱住了张雷的脖子。张雷抱着妻子,眼泪也出来了,点头。

“你这个小家伙啊,就让阿姨操心吧!”方子君点了何小雨鼻子一下,“自己身体不好就提前跟队长说嘛,何必搞成这样?”“我身体好着呢!”何小雨嘟着嘴坐在病床上,“都怪妈妈!”“怪我什么事儿啊?”正在抹泪的林秋叶纳闷。“你干吗把我生成女孩啊?”何小雨急了,“我要不是女孩不就没这么麻烦了吗?”林秋叶哭笑不得,方子君和站在旁边的刘芳芳都忍俊不禁。“看看这孩子?这生男生女我说了算啊?”林秋叶真是无奈了。“那就怪爸爸!”林秋叶被噎住了:“这孩子多大了,怎么说话没大没小的!也不觉得害臊?”“小雨,你醒了我就回去了!”刘芳芳忍住笑把水果和牛奶放在她桌子上,“队长说让你多休息几天,你的军事成绩是全队最好的不在这几天!好了,阿姨子君姐,我回去了!”刘芳芳敬礼,笑着出了病房。“子君,小雨的身体到底怎么样?”林秋叶着急地问。“她没什么大事儿,痛经是她的老毛病了。”方子君说,“强化军事训练又造成她月经不调,注意休息安心调养就好了。”“我说了吧,我没病!”何小雨嘟着嘴。“那就好那就好!”林秋叶擦着眼泪,“谢谢你了子君!”“我的工作嘛!”方子君笑笑看小雨,“你个小家伙可别那么不注意了!知道自己痛经,就要注意调养!记住了?我再给你开几副药,回头给你拿点营养品。”“谢谢姐姐!”何小雨甜甜地笑着说。方子君摸摸何小雨的脸:“做女人一个不慎重,可能会影响一辈子的!傻小雨,回头我得专门给你上一课!”“我说了吧,做女孩不好!”何小雨嘟起来嘴。“我走了。”方子君笑着说,“还有几个孕妇我要去看看,阿姨你和小雨聊。”方子君出去把门关上,何小雨哼了一声坐在床上瞪着林秋叶:“都是你们,把我生成女孩!”林秋叶突然放声哭起来,哭得好伤心。“哎哟!妈,我随便说说的!”何小雨急忙安慰母亲,“你别哭啊,我这不好好的吗?做女孩挺好的我喜欢做女孩,你别哭了啊……”“小雨,”林秋叶压抑着自己抽泣着,“你是不是不要妈妈了?”“妈,你说的什么啊!”何小雨纳闷地,“你是我最亲的人,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了呢?”林秋叶伤心地哭出声来:“可是你昏迷的时候一声妈都没喊,你喊的是刘晓飞的名字……”何小雨一下子呆住了。林秋叶哭得很伤心:“女大不中留,可这也太快了吧……”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方子君流着眼泪接过婴儿,林秋叶笑着对何小雨

关键词:

方子君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

“宋秘书,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方子君苦笑,擦去眼泪。“是首长让我来向你道歉的。”宋秘书站在屋子中央低...

详细>>

刘晓飞把摩托车给何志军,方子君流着眼泪接过

体育场。刘晓飞跟疯子同样在示范一对四的一招克服敌人。他大喊大叫着,身手相对利索地将三个冲上来的假想敌全...

详细>>

本条事情本人驾驭了,宋秘书说

A军区司令部副司令办公室。刘勇军在看文件,宋秘书在门口站好:“报告!”“进来。”刘勇军抬头。宋秘书进来,...

详细>>

林锐看这个年轻人,田小牛看着董强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城市巷战训练场,身着迷彩服的林锐少校在向教员们做汇报:“特种部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