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信心扛得起一个特种大队,特战一营营长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特种大队多媒体会议室。录像放完,刘晓飞起身走到前面:“各位首长,同志们——这是我们两个这次在委内瑞拉国际猎人学校受训的部分录像资料。国际形势的发展,对属于军方编制的特种部队提出了更多的非战争行动需求;此外,由于恐怖组织、贩毒组织的国际化和正规化,特种部队执行的非战争行动和战争行动的概念也变得模糊不清。特种部队的任务形态也有原来的局部化、单一化和简单化变得全面化、层次化和复杂化。特种作战和情报作战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甚至有相互渗透合一的倾向……”何志军和雷克明都在底下认真听着,不时地记着笔记。“我汇报的题目是——高科技装备在当代特种侦察和特种作战行动的运用和发展前景。”张雷站在讲台上,“进入世纪之交的1999年,各国特种部队都在不断将新技术新装备运用到实际作战当中来。这对特战队员的文化素质和心理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自动化指挥和信息传输系统以及无人侦察机、战场智能探测车等都在实战当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中国陆军特种部队如何应对未来世纪战争和非战争行动的考验,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课题……”何志军听完汇报,点着一颗烟。雷克明也点着一颗:“何副部长有什么指示?”“你们大队尽快组织起来进行研究,我去和军科还有各个部队研究所打交道。”何志军沉思道,“我们必须本着打赢高科技局部战争这个标准来磨炼年轻的中国特种部队,老传统的一根绳子一把刀不能丢——但是那是远远不够的!首战要用我,用我就要必胜!”雷克明点点头。“林锐什么时候毕业?”何志军问。“他是研究生,还有两年呢!”雷克明笑。“我们需要人才啊同志们!”何志军感叹,“我们需要的不仅是可以一招制敌百步穿杨,还要懂得高科技知识具备综合素质的复合型人才!——我看这样,我去和解放军国关领导商量,林锐采用特殊教学模式,一半时间在学院一半时间在部队!这三个年轻人是宝贝啊,你要好好用起来!”雷克明笑笑:“我会的。大队常委已经报军区直工部了,三个年轻人分别担任特战一营、特战二营和特战三营的营长。就等军区批了。”已经是副参谋长的陈勇少校在后面变得沉默。“散会,都回去想一下各自写个总结。”何志军起身,“陈勇,你留下和我出去走走。”陈勇起立:“是。”特种大队的后操场。战士们还在训练,杀声震天。何志军背着手走在林荫小道上,陈勇跟在后面。“你当兵几年了?”何志军问。“十六年。”陈勇说。“十六年——你十六岁参军对吧?”“是。”陈勇说。“十六岁参军,当兵十六年——怎么你觉得长了点吗?”何志军不看他问。“怎么可能呢?”陈勇说,“部队就是我的家啊!”“我怎么听子君说你最近情绪不对头?”何志军看他,“回家以后愁眉苦脸,好像在想转业?”“我没有想转业!”陈勇急忙说。“那你为什么试探问子君,如果自己不穿军装了会怎么看?”何志军厉声问。“我……”陈勇为难。“你什么?你说!”“我想,我要被淘汰了。”陈勇努力说出来。“为什么?”何志军凌厉的眼睛看着他。“何副部长,你问我就都说了!”陈勇豁出去了,“我是能打,是不怕死——但是我没文化,没学历!眼看着他们一个一个都出类拔萃,我自己还停留在过去南疆保卫战的作战思维当中。我跟不上了——电脑我不会,外语我不会,高科技我更没学过!我就会打拳就会打枪,我还会什么?”“就因为这个?”何志军问。“对。”“我看不仅是这个。”何志军笑笑,“林锐是你当排长的时候带过的兵,现在不仅提干了还是研究生,军衔级别都和你一样——你心里不舒服吧?”“我没有。”陈勇坦诚地说,“我一直都觉得林锐很出色。”“张雷和刘晓飞呢?”何志军说,“他们两个马上就是营长,你当了多少年兵才当上营长?他们三个呢?两个是陆军学院毕业的学生官,一个是逃兵养猪兵出身,现在都是营长了!这才几年的功夫?他们都是年轻人,都是跳跃性发展一年顶你好几年——你心里能好受?”“何副部长,你要这么说我就说实话了。”陈勇说,“我是不舒服,我们这批兵打过仗,在前线流血牺牲,从死人堆里面爬过来的!我们不是怕吃苦,也不是怕再上前线!我就是觉得不公平,我们的血都白流了吗?”“你既然这个思想,明天就转业吧。”何志军冷笑转身就走,“我多余跟你说。”“何副部长!”陈勇急忙追上去,“别这么说,我不想转业!”“不想转业?”何志军回头看他,“不想转业就给我学!电脑不会学电脑,外语不会学外语,高科技不会学高科技!”“我,我底子差。”陈勇说。“底子差?”何志军看着他,“你进少林寺的时候会武术吗?有底子没?你上前线的时候有作战经验吗?那一场一场血战怎么打下来的?底子差?我看你是怕吃苦!怕丢人!怕向别人求教拉不下脸!”陈勇不说话。“我还跟我办公室的小参谋学电脑呢,你的面子比我还金贵?!”何志军怒了,“你给我记住——走向21世纪的中国陆军特种部队,不是光会打拳就能打赢的!你那一套有用,但是那只是特种兵的基本功!你要往远处看,去看到未来特种战争!你才32岁啊,32岁就想转业?!在别的部队你还是年轻干部,但是在特种大队你怎么就是老干部了?!你居然想转业?早知道我就不给你费劲提干!不把大丫头嫁给你!你就丢我的人吧你!”陈勇立正:“是,我学!”“学?”何志军冷笑,“不是学!是给我打下这个山头来!这就是一个作战任务,你就是啃也得给我把这个山头啃下来!数字化单兵装备马上就进来,你再不学你连个班长都当不了还当什么副参谋长?我看农场挺好你可以去当个场长!”陈勇被刺激了:“何副部长,你放心!我一定啃下这个山头来!”“我给你找师傅。”何志军眯缝着眼看正在踢球的战士们,“张雷!刘晓飞!你们两个给我过来!”两个年轻的营长满头大汗跑步过来:“何副部长!”“你们两个今天开始,有任务!”何志军看他们,“能不能完成?”“能!”“张雷你负责教陈副参谋长电脑,刘晓飞负责教外语。”何志军说,“2000年春节我亲自验收,不合格你们俩就都别上我的门拜年!”“啊?!”俩年轻人都苦着脸。陈勇看着他们,敬礼:“这算拜师。”“别别别!”刘晓飞急忙说,“我们可受不起!”“也别什么师傅不师傅的,”张雷赶紧说,“咱们互相交流——我有条件,少林武术你得教我!花架子套路不要,我就学少林擒拿!”“没问题!”陈勇爽快地说。

“张雷!”“到!”身穿常服的张雷向前跨一步。雷克明看着他:“特战一营特战二连连长!”“是!”张雷敬礼。“刘晓飞!”“到!”雷克明看着他:“特战一营特战三连连长!”“是!”刘晓飞敬礼。……雷克明走到刘芳芳面前:“刘芳芳!”戴着学员肩章的刘芳芳出列:“到!”“大队医务所医生!”“是!”刘芳芳敬礼。“各单位领导接人,回去交代工作。”雷克明挥挥手,“今天周末,都和自己的连队见见面,周一按照计划正常训练。”特战一营营长陈勇、特战一连连长林锐笑着上来迎接张雷和刘晓飞。“这下我们哥仨在一起了!”刘晓飞拍拍两位哥哥的肩膀,“好好大干一场!”“走吧,去见见你们的连队。”陈勇在前面带路。张雷和刘晓飞背上自己的背囊走了。刘芳芳看着张雷走远,秦所长笑着过来:“小刘,走吧。你熟悉情况我就不用交代了,你的武器装备我都领了,宿舍还是老地方。”刘芳芳点头背上背囊跟秦所长走了。刘晓飞的三连在一楼,他把背囊放进连部。文书急忙给他打来洗脸水,他笑着问:“咱们连的战士们呢?”“都在连队俱乐部,您洗完脸再去见他们吧。”文书说。“走,不洗了。”刘晓飞对着镜子正正军帽。刘晓飞一走进连队俱乐部,一声“起立”刷拉拉一片马扎响。身着常服的特战队员们站得笔直,看着自己的新连长。值班排长敬礼:“报告连长同志!特战一营特战三连全员集合完毕,请指示!”刘晓飞敬礼:“稍息!”“是!”值班排长向后转,“稍息!”刘晓飞笑着趋前一步:“同志们!”刷——战士们立正。“稍息。”刘晓飞敬礼,“从今天开始,我就来到特战三连这个光荣的革命集体,成为你们当中的一员。我年轻,刚刚从学院毕业,很多地方还要向老同志学习!在未来的日子里面,我们会在一起生活一起训练一起战斗!同志们,让我们一起为特战三连,为特战一营,为我狼牙特种大队增光添彩!”大家鼓掌。刘晓飞接过花名册:“现在开始点名!”二连在二楼,战士们也在俱乐部集合等候新连长。张雷走进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对值班排长还礼:“稍息!”他面对目光有神的战士们:“同志们!特战二连为什么是二连?”大家都不明白,为啥?序列就是这样定的啊?“因为我们是第二!”张雷严肃地说,“因为我们楼顶的一连是老大!我们比他们历史晚比他们经验少比他们战斗力弱,所以我们是特战二连!”大家都不服气。“不服是不是?”张雷冷笑,指着墙上的锦旗和奖状,“都自己看看,这些都是第几?除了三个第一,都是第二!所以我们是特战二连,我们是第二!”战士们眼睛都冒火。“我是伞兵出身,在我的头顶只有天!”张雷怒吼,“我就是老大,我就是第一!你们也一样,在你们的头顶只有天!除了你们没有谁能是第一——我宣布我的第一道命令!文书!”“到!”文书出列敬礼。“把这墙上的第二名都给我摘下来!”张雷厉声命令,“从此以后,除了第一名,这里不允许挂第二名第三名!”“是!”文书开始动手。“我们特战二连,不仅要成为特战一营的第一,还要成为狼牙特种大队的第一!要成为全军特种部队的第一特战连,同志们有没有信心?!”“有!”战士们立正怒吼。“全体换作训服下楼集合,武装越野五公里!”张雷命令。特战一连俱乐部。林锐正在跟董强打台球,听见底下咚咚咚咚响。他纳闷:“怎么回事?”董强伸着脖子到窗外看了一眼:“连长,二连在集合,好像要准备武装越野?”“这个张雷?”林锐把台球杆放在桌子上,“周末大下午的跑什么五公里啊?”他走到窗户往下看。二连已经在楼下集合,队伍在报数。张雷戴着钢盔背着背囊步枪在前面看着,和值班排长说话。林锐高喊:“二连长!你抽什么疯呢!”“林锐,敢不敢下来比一比啊?”张雷笑。二连战士嗷嗷叫:“一连的,下来比!”林锐苦笑:“操!第一把火就烧我头上?”“没胆子了吧?”张雷眨巴眨巴眼笑。二连战士们嗷嗷叫:“一连的,下来比!”“操!”林锐解开领带笑,“谁怕谁啊?董强,通知全连集合!”一连的楼道里面马上咚咚咚咚响成一片。正在俱乐部跟大家说笑的刘晓飞听见外面一片乱七八糟,跑出来看:“我说你们俩搞什么呢?”林锐戴着钢盔跑下来:“这个家伙要跟我比。”“比什么啊?”刘晓飞纳闷,“这刚刚来还不熟悉连队情况呢!”“什么都比!”张雷笑着举起步枪,“三连有没有胆量参加啊?”刘晓飞笑着解领带:“激我啊?值班员,通知三连集合!杀杀这个天杀的伞兵威风!”三连的楼道也一片咚咚咚咚。正在营部作子弹工艺品的陈勇探出脑袋:“你们三个是炸营了还是怎么的?大周末的干啥呢?”“营长!我们要比一比五公里武装越野!”林锐喊,“你要不要下来一起试试?”“别逗了!”刘晓飞笑着说,“营长是结了婚的人了,不能跟我们比!”陈勇就急了:“说什么呢?老子的勇士奖杯不是吹出来的——文书,拿我的武器和背囊来!”陈勇换好迷彩服戴上钢盔直接就从二楼窗户跳出来了,稳稳落地:“特战一营全体都有啊——向右看齐——向前看!”三个连队都集合好。“谁的主意啊?”陈勇一边紧着靴带一边问。“报告!我的!”张雷出列。“你的啊?”陈勇看看他,“新官上任三把火,把全营都给烧了啊?”张雷敬礼:“不敢!”“好!”陈勇起身,“我命令——特战一营今天比武的科目如下——五公里武装越野、楼房攀登和散手!下面是第一项,武装越野五公里!”大家就都站散在白线外。“特战一连”、“特战二连”、“特战三连”三面连旗并排飘舞在部队前方。营部文书武装好了跑步出来,把营旗交给陈勇:“营长!”陈勇接过“特战一营”字样的红旗:“准备好了!同志们,冲啊——”在他的营旗引导下,三面连旗在战士们的呐喊声中跟随其后,穿着迷彩服的几百战士全副武装高喊着跑了出去。大院里面立即是鸡飞狗跳的感觉,周末休息的官兵都在看特战一营这帮疯子。雷克明穿着网球背心短裤网球鞋正在对着墙和参谋长打网球,听见声音转身看去。公务员递给他毛巾,他擦着汗看着这群兵哗啦啦跑过去。“看来是一营刚上任的三个连长要比一比。”参谋长笑着说,“陈勇也被裹进去了。”“有点意思。”雷克明笑笑,“让他们比吧,咱们继续打。”三个连队几乎是齐头并进呐喊着跑在山路上。“一连永远是第一!”林锐高喊着挥舞步枪,“一连跟我冲啊!”“二连头上只有天,没有第一!”张雷高喊,“二连的弟兄们冲啊!”“三连没有孬种,同志们冲啊!”刘晓飞接过旗手的连旗挥舞着。陈勇暗笑,脚下加劲:“特战一营都是好汉!冲啊——”哗啦啦,战士们嗷嗷叫着,脚下灰尘起来半人高。

“这次我找你谈话,目的其实很简单。”雷克明背着手跟张雷走在训练场上,“你要做好扛更重的担子的准备。”张雷看雷克明。“有没有信心扛得起一个特种大队?”雷克明突然问他。张雷一愣。“我只需要回答——有还是没有?”雷克明看着他的眼睛。张雷想想:“大队长,你要走吗?”“回答我。”“有。”张雷坚定地说。雷克明点点头:“军区特种大队马上要扩编,成为特种旅。下辖两个特种大队和一个直升机大队,直升机大队是陆航抽调的。一队是现在的原班人马,二队是军区几个集团军的侦察营抽调出来骨干连队组成的新部队。你和刘晓飞搭档,带一队;陈勇和林锐搭档,带二队。除了陈勇,你们都很年轻,所以还是代理的大队长和副大队长,至于这个代字能不能去掉什么时候去掉,要你们自己努力。”“是!”张雷目光炯炯有神。“总部和军区已经同意我们的方案,特种旅代号还是‘狼牙’。”雷克明说,“一队代号‘苍狼’,二队代号‘豺狼’。根据部队新时期的任务形态变化和你们各自的主要特长,苍狼大队以野外山地丛林特种作战为主,二队以城市特种作战和反恐怖特种作战为主。但是两个大队都要互相学习和交流,一专多能,互相都要掌握野外和城市两套作战技能。你是伞兵出身,刘晓飞是和你陆院同班的同学,你们对野外山地丛林作战有自己的想法;陈勇擅长近战和徒手格斗,林锐的研究生课题就是城市特种作战和反恐怖特种作战。……宋秘书,你怎么来了?”宋秘书大步走过来,敬礼:“雷旅长。”“命令还没下来,别乱叫。”雷克明还礼笑笑,“首长有什么指示吗?”“我找张副参谋长有点事儿。”宋秘书说。“找我?”张雷很意外,因为刘勇军一向很注意这些小节,从来不让秘书直接找自己谈工作。“公事私事?”他心想如果是公事就在这里谈,不能错开雷克明。“私事。”宋秘书说。“我们在谈工作。”张雷更纳闷了,“私事电话不就说清楚了吗?”“那我在那边等。”宋秘书说。雷克明看宋秘书的背影一眼:“你去吧,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你这几天和刘晓飞商量一下自己的设想,有成熟的想法以后我们再谈苍狼大队的具体计划。”“是。”张雷敬礼,跑向宋秘书。宋秘书在心神不定地抽烟。“宋大哥,你找我。”张雷私下都是这样称呼宋秘书的。“你不要再这样叫我了。”宋秘书声音有些发抖。张雷奇怪看他,都跟着芳芳叫了好几年了啊?“我没有这个资格。”宋秘书稳定住自己转向张雷。张雷睁大眼睛看他。“我来,是向你请罪的。”宋秘书坦诚地看着他。张雷看着他不断说话的嘴,眼睛越来越无神,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有没有信心扛得起一个特种大队,特战一营营长

关键词:

方子君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

“宋秘书,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方子君苦笑,擦去眼泪。“是首长让我来向你道歉的。”宋秘书站在屋子中央低...

详细>>

刘晓飞把摩托车给何志军,方子君流着眼泪接过

体育场。刘晓飞跟疯子同样在示范一对四的一招克服敌人。他大喊大叫着,身手相对利索地将三个冲上来的假想敌全...

详细>>

本条事情本人驾驭了,宋秘书说

A军区司令部副司令办公室。刘勇军在看文件,宋秘书在门口站好:“报告!”“进来。”刘勇军抬头。宋秘书进来,...

详细>>

林锐看这个年轻人,田小牛看着董强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城市巷战训练场,身着迷彩服的林锐少校在向教员们做汇报:“特种部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