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经常掐得我和老全嗷嗷直叫,扮下猩猩叫 睇到

日期:2020-02-0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倘若我要写一本关于青春的书,最有资格作序的便是老全了。老全从小学到高中,跟我混了十二年,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对方都了然于胸,有时免不了要互相揭发来取笑一番。
  每升入一所学校,我们的思想也会跟着“提高”一个档次。比如,讨论的问题逐渐由人是猫科动物还是灵长类动物到我们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台湾回归再到班里面哪个女孩最漂亮。又如,阅读的书籍逐渐由小书店租的《乌龙院》到韩寒写的《三重门》再到街边两块钱一本淘来的旧杂志。有时,我们为抢一本书而闹得不可开交,于是干脆撕了一人一半。结果,两人的鼻梁上都架上了啤酒瓶底四处“照妖”。
  当时,我们后面坐着一位性格豪爽的女子,名叫阿莉。三人臭味相投,很合得来,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从此肝胆相照,推心置腹,就差一场桃园三结义了。平日里,阿莉的同桌负责睡觉,我们三个负责制造班里局部地区的混乱。由于阿莉经常自称弱女子,所以经常挨欺负,但是千万不能相信她的鬼话,她下手毫不心软。无聊的时候就在我们背后画下一幅幅祖国锦绣山河图,还经常掐得我和老全嗷嗷直叫,搞得班主任怀疑我们班有人私自养狼。由此,我和老全得出经验教训:第一,不要结识梅超风的关门弟子;第二,永远不要将你的背后卖给敌人,或者朋友。
  某日,我感到后脊梁一阵冷风,还以为她会有所动作,谁知她居然在帮我整理衣领,我刚回过头想问她今天又没有忘记吃药,只听她说了一句:“我不想跟你作兄妹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像平时那样敲了一下她的头,说:“好好写你的作业,要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懂吗?”她脸上飞过一片红霞,随即埋头奋笔疾书。
  时间在饭盒、水壶、试卷交叠之间溜了过去,在嬉笑、怒骂、悲伤掺杂中飘了过去。
  有一晚,老全翻来覆去烙馅饼,我从被窝里伸出头说:“老全,熟了没,我可饿了。”老全说:“你觉得阿莉这个人怎么样?”我含糊地说:“可以啊,漂亮,又财大气粗的。”老全奸笑一下,说:“我想追她。”我当时楞了好几分钟,回过神了才说:“好啊你,原来你小子早盯着这窝边草啊!怪不得晚上老是砸吧嘴呢。哎,我真饿了,要不咱去吃点夜宵再继续畅谈你的人生大事?”他一个鲤鱼打挺,说:“正合朕心意,走,爱卿,摆驾校门口”。我望着他那一副末代皇帝的架势,吃吃一笑:“喳!遵命。”
  我们也没管当时已经凌晨两点多,人五人六的踏着流星大步到校门旁的夜宵摊吃了个痛快。回来时,恰好跟宿管主任碰了个满怀,老全嬉皮笑脸道:“老师,这么晚没睡,还出来逛街呀?”然后……没有然后了。我跟老全在主任的监视下连跑了五圈足球场,回宿舍直接倒头就睡,这成为我们以后治疗失眠的偏方。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第二天,老全绞尽脑汁写了一封情书,还特地请我做参谋,提出修改意见。我拿起被他咬烂了笔头的笔,手一挥,在上面打了个勾。“写得很好嘛,第一句劈头盖脸的就先来一个疑问句: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问,你为什么那么像我心目中的天使?开篇设下疑问,引人入胜。这个中间也写得很好嘛,恰当地阐述了你见不到她的夜晚辗转反侧,磨烂了农民伯伯编织的一张张草席。结尾就更妙了,某月某日晚上九点在足球场芒果树下见,给读者留下想象空间,余味无穷。可以啊,老全!”老全听到这一番赞美早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屁颠屁颠地誊写了一遍。
  第二晚,他失魂落魄地晃荡着回来,像被抽了筋似的瘫软在床铺上。我知道,没戏了。还好换了座位,大家还没有那么尴尬。
  老天总是捉弄人的,阿莉忽然转学了,至于原因,不得而知。她没有跟我们打招呼,也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字条,信件和联系方式。那一晚,我和老全喝了不少,老全一次次地尝试把口中的烟雾吹成一个个圆圈。我这是第一回看到老全在烟雾缭绕和柔黄的灯光映衬下显得那么有魅力。随后,我们感到浑身发热,就把上衣脱了围在腰间,勾肩搭背地一路唱着张学友的《如果这都不算爱》回学校。“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这次是结结实实地影响了一次市容。
  上了大学,我们分道扬镳,他去了四川,我还在广西。他经常跟我吹嘘四川辣妹多如牛毛,我经常自夸广西安全可靠,可以保住老命一条。每次四川发生小地震,我都会打个电话过去,电话一通,我就问:“还活着啊?”“我命大着呢,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老全一边自我安慰一边不失潇洒地说着自己半夜只穿一条裤衩狂奔下楼的刺激经历。现如今,阿莉为什么要走,走的时候为什么不打招呼,现在到底在哪儿仍是一堆谜题。在我和老全的青春纪念册里,她是那个划不去的名字,永远。   

扮下猩猩叫 睇到乜都笑

更完一章小说

若有朝失左你 花开都不美

然后我给她发了一张来自西财表白墙的图片。说事情起因是这样的,要回到两天前,无意中看财经表白墙看到这么一个图片。上面写着:

为你甘心作傻事

其实我看见另外感兴趣的不是他哲学的思考,而是他那么小就已经有了准确的时间观念。这让我想起多多的一首诗《从死亡的方向看》。我叹了口气说唉什么时候他发现时间是虚的就好了。她笑哭状说他会发现的,有些人就是有天赋。我说对的他这么小就这么有才,我这么小也只是写了篇雨被当作散文在讲台上朗读感叹说哎人生呐差距呐。

做个假的你 天天都相对

而在前天中午的时候阿莉突然发来消息,她高兴的说我也读北岛啦。

    大学时一个朋友和我说,买戒指是恋爱必做之事,扔戒指是分手必经流程。虽是一句玩笑话,却也真切。年轻时候的舍不得,多数都会随着时间消散,这是年轻的优势也是它的不懂事。有种“舍不得”是只有相知相守,携手风雨过的两个人才明白。天亮以后,被迫坐上时光机重回青春年少,烟瘾上来就狂抽,饿了上街就胡吃,天天熬夜没顾忌,夜夜不归无人问。是啊,无人问。可是曾经让我们多么怀念的自由单身生活为何在此时显得那么扎眼不想回去?因为,再无人问!再也没有人会在我们抽烟的时候一边嫌弃烟味一边给我们买烟,再也没有人在深夜从暖和的被窝里起身问我们“你饿不饿,我给你煮点吃的”,再也没有人为我们的熬夜担心,为我们的迟归不眠。再也不会有了。所以自由显得不再重要,我只希望你依旧在我身旁。我想拿青春自由换你,可惜,时光机只设置了播放键,没有暂停,没有后退。换不回,舍不得,无可奈何……

但永远否认不了他的未来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然后给她说的时候就是她要去见领导我无意中看到的续集:就在刚才,12:54,小马扎小哥哥从六七号公寓中间走过去了,小马扎小哥哥,希望你清楚说的是你,今天穿的黑色衣服袖子有红白道,匿。

有你在身边多乐趣

说着她发来一个链接说你看这个有意思。我独独对最后一个有兴趣。它本身的问题是你经历的哪些事情让你怀疑这个世界是假的。然后就看到了下面这个。

   家里养得那只猫走失几个月,突然跑回来,叫唤不停。

我说因为你还没出场你在中间那块,我怕《暗杀》关于你的十章拿不下来。她说好吧不说了面见领导了。我说嗯。然后给她发了首《十四点三十七分》

               一一林子祥《分分钟需要你》

是的,你可以否认他的过去

愿到荒岛去长住

我说还能找到吗,那些最真的思绪像三月的风在童年的天空中漂浮。她说应该能,不是童年了,我大概十三岁时开写。我说很有觉悟了,知道用文字释放自己,我那时还是整天往乒乓球桌跑着占球桌打球的小屁孩。然后她来了句我八岁时已经懂得为我妈挡酒了。

扮靓D皆因你 癫癫地皆因你

他说我妹妹读卫校,一直记得她给我讲过他们学校的尸体是放在地下三层用福尔马林泡着的,平时上课如果要用到,就会到地下三层去运尸体到楼上,但电梯只能装得下一个人和一具尸体。很恐怖的是当时我还给她开玩笑说不会电梯门一开就变成两具尸体了吧。然后我给身边很多朋友都讲过这个事,他们都觉得电梯那么小太恐怖了。直到有一天又跟妹妹说起这个,她一脸惊悚的说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这个啊,而且我们学校电梯很大,关键是没有地下三层。然后他说我就懵了,我的身边除了我妹妹没有其他人读卫校啊,而且我还记得她跟我讲的时候的表情动作语气什么的特别清晰。但是在她的印象里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而且也不可能发生。那么以我的记忆是从哪里来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还经常掐得我和老全嗷嗷直叫,扮下猩猩叫 睇到

关键词:

《快递服务》连串国标实行,特快专递敲门

小马是小镇上唯一的快递派送员。爱鹤是一个典型的宅女,他们的相识缘于爱鹤频繁的网购。 小马一身风尘仆仆,轻...

详细>>

这下爸妈不开心了,我见家公家婆不肯来我的家

肖颖近日犯了头疼病,病因是单位里的同事八个个的新婚燕尔,她的礼份子宏大,二个月的劳务费不但相当不够还得...

详细>>

闵兴的几个弟弟早去湖北了,张汉见了

一天,闵兴跟养爹妈说,小编也去湖北。 闵兴家在新疆僻远的聚落,兄弟四个人,闵兴老大。田窄口阔,生活过的自...

详细>>

他骑马到边岩壳时,但山顶上有一块面积约二亩

很久以前,天子院边岩壳供着“七里公王”。本来这“七里公王”是为了保一方安宁,人们才香火不断的供奉他。谁...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