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枝不但爱讲聊天,是农村的绝密文化法则

日期:2020-02-0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农家女人爱讲闲话,柳枝不但爱讲闲话,而且是传闲话的高手,她只要一有空闲便去左邻右舍串门,把东家说的闲话传给西家,再把西家的闲话传给东家。每次都会掏心掏肺的说:“你知不知道,谁谁谁讲你坏话了,你可要堤防这个小人。”她高就高在不直说谁的姓名,就能让人明白她说的小人是谁。
  于是东家和西家开始不和,先从倒水这种小事开始。东家说西家的脏水泼到他家了,真缺德。
  西家不依,我倒水在我家门前,怎么就成往你家泼脏水了,难道这地都是你家的不成?西家就在自己家院子里开骂。
  东家听了跑到院外去指桑骂槐,柳枝两头游走,似乎是在劝架,其实是在火上浇油。她并没有恶意就是爱说闲话,把闲话扩大了讲,严重了讲,你能说她犯罪吗?不能吧!而且两家都念她的好,把她当成知心人,有啥事还愿找她唠唠。
  柳枝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临老儿子把她接进城里。住上了高楼大厦,她也想和大厦里的左邻右舍无事闲聊。
  可是每次带着微笑去敲门,邻居只把门开出一道小缝问:“您有事吗?”
  柳枝脸上的微笑僵硬了,她摇摇头,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儿子的家。头一次觉得心里闷闷的,像是喉咙里塞了一个鸡蛋,没几天她就和儿子说,要回农村去。儿子惊讶的问:“娘!城里好呀?干嘛回去?”
  柳枝叹了口气说:“这里没有闲话。”
  儿子不懂母亲的心思,拗不过母亲只好把她送回农村。
  柳枝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串门,这一次她一反前态,向西家说东家说他家怎么怎么好,又向东家说西家怎么怎么好。
  于是东家和西家和好了,西家先和东家道歉,东家也急忙和西家赔礼。看着俩家人和好如初柳枝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不久就去世了。   

王老太今年七十二岁了,她有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上班,都是公务员,平时很少回家,但是过节时总会带着家人回到乡村的小院和王老太团聚。老三高中毕业后,老大介绍来城里做了一名公交司机,随后老三也结婚在城里定居了。那年秋天王老先生也仙逝了,留下了王老太一个人,冬天她就被接到老三家居住。
  到了年底了,王老太就和儿子商量想回家过年,她习惯了过年时串串门,看看热闹。因为春节期间,农村办喜事的多,老太太也想凑凑热闹,再说村里以前的老街坊也惦记她。三个儿子一看母亲身体还可以,商量了一下,说让她回去串串门也好,和街坊们说说话,心情会更好的,于是就将王老太送回了老家。儿子们对老太太说,今年春节都会带着家人回来陪她在老家过年。不必准备啥,到除夕会带着东西回来的。
  转眼都到了腊月二十八了,王老太去邻居家串门,农村家家在蒸馒头,她来到东家老马家,见马老太在蒸枣花,一打开锅盖,枣味四溢,飘散的蒸汽里有股甜甜的味道。马老太说,那是为儿媳妇准备初二回娘家带的。
  在农村有个规矩,要是出门的闺女,每逢春节走亲戚要为娘家带枣花馍的,那是一种幸福和孝顺,更是一种荣耀。在农村每逢过节,有的娘们或大姑娘们就会聚在一起看看西家出门的闺女回娘家带来的枣花馍,去看看东家女婿带来的枣花馍,然后一起比较谁家的大?谁家做的好看?谁家的面白?谁家的枣红透?也是在检验女婿是否孝顺的时候,所以成了风俗,春节闺女回娘家要送枣花馍。谁家要是有几个闺女那可是吃不完的枣花馍了。
  王老太闻到枣花馍的味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由得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这一辈子是吃不到姑娘的枣花馍了。想到此,她转身离开了马老太家,任凭马老太身后喊也没有回身。
  大年三十那天,三个儿子带着媳妇和孩子都回来了。那晚王老太很是高兴,三个孙子向奶奶磕头拜年,她为三个孙子发了压岁钱。
  初一那天王老太依旧很高兴,他催促儿子和媳妇该回城的就去忙吧。初一那天,除了老二,其余人都回城了,老二说趁着放假,在家里和邻居走动一下。
  初二那天,王老太一早出去邻居家看热闹了,那天走新亲戚的多,她就随着街坊去看谁家女婿帅和谁家送的礼多。中午回来后,王老太很是安静,吃过中午饭就躺床上睡下了。
  老二想是母亲可能累了,就没有追问啥。下午西家的郭婶让去看看女儿送的枣花馍,王老太推说累了不去。
  到了晚上7点,老二做好了晚饭,母亲还不起床,老二坐不住了。去喊醒王老太问,王老太啥也不说,就是不想起来吃饭了。看看她的脸色有点不高兴,老二想谁惹母亲生气了呢?
  晚上8点多的时候,西家的郭婶来了,拿着热腾腾的枣花馍,一进门就喊,王嫂,起来吃枣花馍了。王老太一听就起来从里屋出来了。她手捧着枣花馍,吃着笑了。
  郭婶给老二说,每逢过年我和你妈都喜欢看别人家的枣花馍,看着别人家的枣花馍做的那么好看,我们都羡慕的很呢。今年我女儿小萌也结婚了,今年是第一年送枣花馍,让你妈品尝一下。
  老二听了郭婶的话,似乎明白了母亲中午回来不高兴和一直睡懒的原因了。
  初四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双日子也是出门的闺女回娘家的吉祥日子。一大早,老二将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他让母亲吃过早饭后继续去串门,母亲不想去,说是看着人家的闺女拿来那么多的礼品尤其那枣花馍,心里不舒服。老二说去吧,人家收枣花馍也不是白收的,你只管去和街坊串门。
  上午约十点光景,西家郭婶在街上找到王老太,说你快去看看吧,你家儿子们都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很大的东西。
  王老太随着郭婶回到家门口一看,老大和老三正从车上抬下来一个很圆的粉色的盒子,盒子很是精致,盒纸上是红色的康乃馨,盒子的直径约有1米,盒子上紫色丝带系成一个美丽的粉色蝴蝶结。此时门口已经有了很多的街坊在看。两个儿子边抬盒子,边喊王老太回跟去屋里打开看看给你的礼物。
  街坊们都很好奇的跟着进了院子里,俩个人将盒子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街坊也跟着涌进客厅,王太老看着这么多人有点不好意思了,儿子们让王老太亲自打开盒子,儿媳妇们也说让婆婆亲自打开,孙子们说,“奶奶,快打开盒子吧。”
  王老太看着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盒子,看着这个如此大的礼物,她心情异常紧张。
  街坊们也在催着“快打开吧,让我们都看看你的礼物。”
  王老太将盒子上的蝴蝶结轻轻打开,将上面的盒子轻轻地掀起来。
  一个圆圆的枣花馍呈现在她的面前。她张大了嘴巴,睁大了眼睛。此时街坊们一起“哇,好大好美的枣花馍!”
  王老太看着那么圆的一个馍底,看着上面排列的一个个精致的花型的枣花,那些圆透红润的枣很有布局的排列着。突然人群中有人读:“母亲,新年好!”。哇,那字是枣排成的!
  郭婶说,“这是今年我们村最美的枣花馍,我们为王嫂鼓掌!”掌声、羡慕声、感叹声回响在屋里、院子里、村子里,阳光微笑地照耀着幸福的小院。
  王老太面容笑的如花般灿烂,眼眶里滚动着泪花。
  原来老二见母亲很关注别人家的枣花馍,又见她不高兴。就和兄弟电话里商量着也为母亲做一个。于是,老三媳妇就请她的一个朋友帮忙做了一个枣花馍,为了让母亲开心,又设计了几个字,商量好初四一起回家相聚让母亲也品尝下儿子们的枣花馍。
  那一晚,王老太睡的很香,梦里笑醒了几次。

自幼生在农村,深知农村是一种乡土文化,农村讲人情,见面打招呼就不说了,要是谁家忙不过来,周边邻居都来帮忙,这跟城市的冷漠文化形成鲜明对比,在城里你住一层楼一辈子都可能估计进对方家门一次,见面连个招呼也不打。

图片 1

当然了,这根农村文化有莫大关系。农村流动性很小,关系相对稳定,今天我帮你,明天我有困难你拉我一把,是农村的潜在文化规则。就算你儿子是省长,你急病他远在城市也没用,还是得指望周边乡亲,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嘛。因此呢,农村这种文化一直深入人心,并且千百年流传。

图片 2

串门既是乡下人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也是农村市场经济发展中,一种能提供互助互惠的信息沟通手段。在农村能捧个饭碗从村子东头出门,从村子西头回来,一顿饭能吃上四五家。串门对他们来讲,是一种消闲,一种娱乐,是一种情感的沟通,信息的交流。也有可能做了一辈子邻居的老姐俩,你尝尝我的饺子,我尝尝你的面条,谁也不嫌弃谁。

图片 3

山里人都很亲善和睦,鸡犬之声相闻,朝夕相处,多有往来。特别是逢年过节、婚丧嫁娶,以及栽秧打谷,全村老少总是礼尚往来,互贺互助。孩童时代的我还总是和人攀比:你有几个大大?我有7个!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柳枝不但爱讲聊天,是农村的绝密文化法则

关键词:

还经常掐得我和老全嗷嗷直叫,扮下猩猩叫 睇到

倘若我要写一本关于青春的书,最有资格作序的便是老全了。老全从小学到高中,跟我混了十二年,那点陈芝麻烂谷...

详细>>

新兴经过一个月的治疗身体超级多了,老伴又说

笔者多年来喜爱上了垂钓,没事就能够呆在岸边。 八日,一个人长者从活火车里砍下钓鱼器具,坐到了自身的旁边,...

详细>>

班主任注视着台下用平淡的语气说,我们的初中

“咚!咚!咚!”班经理踏注重重的步子气冲冲地走到讲台上,但他还不失修养的把手上的图书放在讲台上尽恐怕不...

详细>>

张德把卡片抽出来,当铺不大

张德是机关单位的一个小科员,几天前又被下边训了风流洒脱顿,激情倒霉透了,于是找了家舞厅独自喝着闷酒。 酒...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