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来像白衣少年那样嘻戏他,  刑警大声说

日期:2020-01-30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昔日,有张三死三日,家人试探他的胸口还有点点热气,知道是假死。家人日夜轮班守护。
  张三,胆子很大,不相信世上有鬼神。他一个人敢到乱坟岗取东西。故此,他在外面做事,经常一个人半夜才回家。这次,他怀抱一柄宝剑,又是很晚才回家。据当地人经常说某地是鬼窝,没有人敢夜里经过。他就是不信,也不怕,偏偏就从那里走。当他经过鬼窝的时候,真的见到有很多在鬼聚会,就像是集市旁边很多闲杂人,闲着无事在闲聊,个个都斜着眼睛看他。他看到这些鬼丝毫没有惧怕,就像入无人之境,大摇大摆的走过。正走到路中间,有个穿一身白衣服的少年,大呼大叫,半屈着身子,叉开两腿,手舞足蹈地嘻戏到他跟前。张三既取手中剑,猛力挥动,将白衣少年斩成两段,地上立现白蛇状物,闪闪发光,张三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两段白金条。
  他再走一仗多远,有老鬼一男一女,他们是夫妇,走过来像白衣少年那样嘻戏他。张三立而不动,挥剑怒斩他们,怎么都伤不着他们。张三忙念避鬼诀,他们还是不逃走,嘻戏像以前那样。过了好长时间,张三开始有点害怕了,很想找机会尽快离开这里,其实他已经鬼附身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已经是鬼。
  他没有目的的走了一段路,自己在干涸的溪滩洲上,前面有座废弃的水碾,他想到水碾屋去。河滩上只有少量的水流,他跳着走过水滩,到水碾下面,要上去好像得绕很远的路。他不想太麻烦,就攀着大石块砌成是高墙,很快就上去了。房子里面有一对年轻夫妇,正要开始生火做吃的。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他以前的好朋友(早几年就死了),他们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相遇,因此,都感动惊讶,也十分亲热。朋友夫妇招呼他一起吃晚饭,他没有推辞。朋友的老婆亲切的问他说:“你是什么时候做了幽冥之鬼的?。张三就把事情的经过仔细的给他们说了。朋友叹息一声,然后说:“你要想脱离幽冥之苦,必须杀掉老鬼夫妇,他们迷人附身的本事真是太高了,凭你的能力,恐怕对付不了他们。吃了夜饭后,朋友夫妇说有点要事,离开了房子。
  张三独自一人在水碾屋觉得很闷,就信步走到不是很高的山上。山上的泥土是黄色的,树木都是碧绿,山上有很多人在做苦力砍树。张三觉得这里很玩好的,不想离开,就自动的留下来,就找一块大石头坐下休息。他身后不远两个鬼也休息,好像是有意议论:某村有一条猎狗,十分凶恶,这里的鬼都害怕它,就连老鬼夫妇都怕它”。
  张三听到这个消息,抱着自己的宝剑,慢悠悠的离开山上,直接去某村。他走进一条很长的巷子,特别的黑暗,不过,很快就找到这条猎狗。原来就是自己家里的大黄狗。他虽然认识自家的狗,可是,狗知道他已经变成了鬼,没有以前做人那样亲热,只是一直抬头看着张三,不听张三的使唤。张三对自家的狗说了很多好话,狗才同情他。
  大黄狗跟着张三走。他和猎狗走到水碾屋,见朋友夫妇都被老鬼夫妇害死了。他就和猎狗去寻找老鬼夫妇,就在鬼窝没有多久就找到了,猎狗见了老鬼夫妇,跳起来猛扑过去,十分准确的咬住老男鬼的喉咙,男鬼很快就不动了。女鬼见了忙冲过来帮忙对方猎狗,黄狗放下男鬼,又跳起来咬住女鬼的咽喉,没有好长时间,两个老鬼都死。
  张三马上就恢复人的样子,醒了,复活了。这次他脱离幽冥之苦,功劳是家里的猎狗。         

  大概九点多钟。我到工厂刚上班不久,正在办公室查看电脑里的邮件,客户发来十几张货单,总共有两百多款,准备连接打印机,将这些定单打印好。突然,第三工业区。传来公安局囚车的警笛声,由远处仅能听清,很快变近,变得刺耳惊心。囚车径直开到我们工厂大门边停下,立即下来四个公安刑警。我站起来。正准备走出办公室想看个究竟,公安刑警已经冲进办公室,一排站开。我们办公室里有四个工作人员,个个都感到莫名其妙,人人都惊呆了,咋着舌还没有说出话来。
  其中一个刑警,取出一张“拘捕令”向我们四人展示,大声问道:“谁是老姜?”
  我心突然咯噔咯噔地跳起来,自己感觉到脸已经通红通红地,眼前发黑,一股热血直冲头颅里,眼前的人,似乎都是很模糊的影子。自己心里清楚,我这一生没有做任何坏事,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合。
  我没有多想,答道:“我就是老姜,怎么了?”
  刑警大声说道:“你涉嫌一起凶杀案,现拘捕你,希望你协助调查。”
  我还没有来得及申辩,一付冷冰冰的铁铐,已经铐住我的双手。突如其来的变故,我几乎要瘫倒在地上,幸亏两个刑警架着。陈老板呆若木鸡,还没有来的及开口询问,我就被推出了办公室,塞进了囚车。全厂工人都涌到大门口,议论纷纷地看着远去的囚车。
  到了公安局,我还是没有想到自己怎么会牵涉杀人命案。心里胡思乱想很多,主要是过度恐惧,一直想不出头绪;这下我真的完了。一个连树叶掉下来都怕砸头的人,居然成了刑事犯。这下不出名也难了,很快自己就要在电视台曝光了,不知道以后怎么抬头做人?完了完了。
  夜里提审做笔录。刑警问了很多问题,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回答都是“不是”。
  最后,刑警取出一把刀,问道:“这把刀你该认识吧?”
  我见了这把十分熟悉的刀,恐惧心理变得加剧起来。这就是自己用来避邪的刀,已经丢失了一年多了,怎么会出现在公安局呢?
  刑警说:“用这把刀的人是一个团伙,2014年8月15日,晚上22点40分,神湾抢劫案,砍死一人,重伤一人,轻伤三人;2015年9月28日晚21点52分,南屏溜冰场杀人案,被害者,男,29岁,身中21刀,当场死亡。据我们多方侦查,这把刀是你的原物,你是这个团伙嫌疑犯之一。你必须毫不隐瞒地说出这把刀的来历、去向、你用这把刀作了多少次案,老实交待,争取宽大处理。”
  我听了刑警简述有关这把刀发生的两起案件,心里惧怕程度减轻很多。我没有利用这把刀作任何案件,这把刀,的确是我丢失的管制刀具。我记忆犹新,说道:“这把刀的确是我私藏的,2015年4月8日,正好是星期天丢失了。我们厂,每年都有三个月淡季,没有什么事做,全都放假了,我也回南屏。我住的宿舍是集装箱房做成的,摆放在两栋厂房之间地尽头,房门的锁早就坏了,根本没有丝毫防盗作用。两栋厂房只有看厂的人,没有人巡逻,也很少有人到我住的里面来,除非上厕所。星期一,我上班来,才发现我的宿舍被盗。里面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仅仅丢失了这把刀。我当时想:这把刀很平常,也不是什么好刀名刀,丢就丢了,反正也不是我用钱买的,失盗事我只向老板轻描淡写地汇报了一下,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谁知道社会上的败类,利用这把刀作案多次,这的确和我有密切关系,我愿意配合调查,心甘情愿接受制裁。”
  刑警知道我没有撒谎,也不能因为我的口供,证明我没有作案嫌疑。刑警说:“你的口供已经记录在案,依然是重要嫌疑犯。为了进一步查清案件,你不能回家,如有需要换洗衣服和其他用品,可以打电话叫家人送过来。”我很希望早日澄清这宗案件,就安心地住进监狱。
  
  我这个人,最大的长处就是能耐寂寞,不喜欢和大家一起到处闲逛,也很少和大家沟通。我觉得时间十分宝贵,有空就埋头整理民间故事。所以,我选择住的地方很安静,通常只有我一个人住集装箱。后来老纪来了,他住在我隔壁,住了才三个月时间,就被大老板辞退了,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这个厂以前在湾仔,2014年元月才搬到这里。同年三月,我就来这厂工作。很多年前,我就开始写作,对民间故事情有独钟,也很擅长整理民间故事,经常写到深夜,甚至通宵。休息时、睡觉时,总是不断思考写的故事,有哪些不足的地方,哪些地方欠妥。大概是过度用脑的原因吧?常年失眠做噩梦。
  工厂老李,比我小一岁,个子高大。他对大家说:“这个地方真的有鬼,昨晚大半夜,我起来小便,见下面厂房前,有个男人骑着摩托车,后面搭乘一个女人,我认为他们是偷东西的贼,走近一点想看看到底是谁。他们见了我,就开车快速冲上公路逃跑了。后来,我仔细一想,那外面是很高的土墩,开车根本过不了,我突然明白了,那是鬼。过年的时候,这里就我一个人,我在宿舍看电视,厨房边有几个人吵闹。我想:大家都结账回去了,怎么还有人在这里吵闹呢,我出来一看,人影都没有一个。我和骚鸡守厂,大年初一,到开财门的时候,听到几个人说着话,从路口走进来,走到冲凉房边没有再走。我们认为是老板来开财门了,我和骚鸡准备好打火机,准备放鞭炮,讨个开门红。我们两人一起走出来,上不见人,下不见影。骚鸡以为老板到里面去了,骑着车到里面看了一圈,也不见人影,才明白是鬼,吓得我们两个躲在房里,不敢出来。”
  加班以后,我在集装箱房里,写了一篇鬼故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我用凉水冲洗一下,就睡觉了,总是迷迷糊糊地。我穿着一件白色长衫(就像古装戏里面的剑客),深夜,走到荒山脚下,有人对我说,“这时候不能从山上经过,山上有很多恶鬼。要是被鬼缠上了,很难恢复人身。”我抱着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不相信世上真的有鬼。想走捷径回家,不听别人的劝告,独自经过特别阴森恐怖的山顶。走到一块空旷,没有什么树木斜坡地。一条陈旧泛黄的土路,在斜坡地中间,通向小山包的另一头,下坡处有很多高大的松树。坡地上的树木,似乎早几年就砍伐掉了,到处是大块凸出的石头,石头上面坐着三三两两、穿得又破又旧的男女,像是夫妻,也有单身男女,各自坐在较小的石头上。年纪大概多数都是四十岁以上,看上去都是干活累了,在休息。有的在吃饭,有的在抽烟,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我正经过斜坡下面的小路,走到路中间,突然,一个穿得很破旧的,大概有三十多岁的男人,左右跨开两脚,半曲着身子,张开一双长手臂,龇开大嘴,手舞足蹈嬉戏,从前面向我走近。我知道他是调皮鬼,故意戏弄胆小的人,心里丝毫都不害怕。等他靠近我,我立即抽出宝剑,刷刷挥动,没有用什么劲儿,男人便斩作两截倒在地上。突然,男人变小,变成手指头大,弯曲像蛇的东西,闪闪发光。我弯腰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两截纯金打造出的蛇,我将两截金蛇揣进怀里,继续向前走。其他那些鬼,像没有看到我一样,也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只顾自己休息、吃饭。
  没有多久,我也没有走几步,迎面并排来了一男一女老鬼。大概五十几岁,穿得很破旧,呲着牙,伸出红舌头,像前面的鬼一样,“咿呀。咿呀”地嬉戏着向我靠近。斜坡上,不知那个男鬼像是和同伴说:“他的宝剑虽然锋利,没有开光,不能避邪,对我们鬼没有用。”我站着不动,等他们离我不到三尺远,我依然抽剑砍他们,砍了好几刀,就像砍在钢铁上,却怎么都伤不了他们。我突然感到害怕,胸口发起热来,心噗噗地跳起来。忙念避鬼咒,还是没有作用。他们嬉戏如旧。我心里极度害怕,觉得心跳得更厉害。也不知道是怎么走过这段路的,来到像冬天那样干涸大溪滩上,一眼看去全是乏白的大卵石(我们叫矶石),走在矶石滩上,远远见斜对面有一座荒废的水碾屋,盖的是茅草,用拳头大的杂木条围成的房子,已经很旧了,很像家乡的水碾。溪水干涸,滩上只有少量水流,不需要脱鞋子,跳过浅水里的垫脚石,就可以走到对面。我走近水碾屋,站在溪滩上想上去,却要绕很远,嫌太麻烦,就攀着巨石砌成高石墙爬上去。
  进了屋,见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妻,穿的也破旧,正在做饭。夫妻都蹲在用石条支起的简易灶前,男的低头用嘴吹火,灶里冒出一股浓烟,我看他们的背影似乎很熟悉。他们觉得有人来,回过头来看看,见是我来了,都忙站起来,吃惊地问道:”你什么时候也成了鬼?”原来,他们是我们一个村的人,五年前他们双双服毒死了,埋他们夫妻,我也参加了,怎么会在这里呢?我没有问他们,就简单地说了一下我的经过。他们对我说:”老鬼夫妇迷人很厉害,也没有人能奈何他们的。你要想回到阳间再做人,必须杀掉老鬼夫妇。你的宝剑不能避邪,对付恶鬼没有作用。”他们请我一起吃饭,没有说什么话。吃过饭以后,他们叫我在这里休息,两夫妻匆匆地离开水碾屋。
  我觉得无聊,不知不觉地又来到路过的山上。见很多鬼在空地边砍树,也有不少鬼在休息。他们没有理我,我也没有给他们打招呼,找一块没有人的大石头坐下,眼睛看着这些鬼,心里想着以后去那里。坐在我上面斜坡上的鬼,小声向同伴说:”这老鬼夫妇迷人本事真的厉害,这么个大活人,他没有几下就附身了。”另一个鬼说:“这年轻人要想做回人,必须先除掉老鬼夫妇。某村有一条黄色大猎狗,他就是老鬼夫妇的克星。只要猎狗愿帮忙,除掉老鬼夫妇,年轻人才能变回人,我们以后也不会受老鬼夫妇的控制了。”
  我听了这几个鬼这么说,就抱剑下山,先到水碾屋看看,见老乡夫妇都死在屋中间。原来,他们夫妇叫我休息,他们去找老鬼,想杀掉老鬼夫妇,让我变回人。他们不是老鬼的对手,受了重伤逃回来,老鬼夫妇一路追来,将他们杀死在屋中间。我感到非常伤心,急速去找猎狗。好像是深夜,走进一个漆黑的村子,没有遇到什么人,我按照山中鬼说的去找猎狗。找了很久,看到一条大黄狗坐在门口,原来就是自己家的大黄狗。我能看见大黄狗,黄狗也能看见我。黄狗大概知道我已经是鬼,它不咬我,也不听我使唤,一个劲冲我摆尾巴。我对黄狗说了很久的好话,黄狗才愿意跟我走,刚走到遇鬼的地方,老鬼夫妇嬉戏如前,向我靠近,大黄狗箭一般地飞出去,扑向老鬼,先咬住男鬼喉咙,女鬼想帮忙,我就挺剑砍她刺她。一会儿,黄狗咬死男鬼,又快速扑向女鬼,没有多久,女鬼也死了。我一下就变回了人身,再也看不到山中的鬼,自己却好端端地坐在家中喝茶呢。
  突然,我醒了,知道自己又做了噩梦,身上早已出了很多汗,衣服都湿透了,打开手机一看,才凌晨三点多,我只好去冲凉房再洗一个澡。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老纪是广西人,个子高大,说普通话很不标准,脾气比较温和,吹牛很有一套,喜欢结交朋友。比我年轻,十年前我们都认识。他什么都能做,是大师傅,人缘也好,工资很高。他好多年没有进工厂上班。最近,赌博输掉了百多万,生活比我还紧张,正想找事做。我们开始赶货,陈老板临时请来的,没有地方住,就住进集装箱里,和我成了隔壁邻居。客户需要急用包装,老板经常要他去送。到QL去了几次,和QL工厂的工人混熟了,就向主管要了两把砍刀回来,主要用于给自己壮胆。其实,这刀在我们国家是管制品,国外就是普通劳动工具,很平常,保管不好,很快就锈迹斑斑地。他上半夜睡不着,尽管加班到21点,他还要出去,打几个小时的牌,吃了夜宵,才回来睡觉。他知道我有足够纯米酒在宿舍,心里一直惦记着。
  下午五点,我们快要下班的时候,中山黄鸿和两个不知道名字的富二代,到我们厂里来找陈老板出去喝酒。陈老板叫张庸在“鸡场”抓一只较肥的母鸡,他们就坐小车走了,到龙塘杀鸡喝酒,几个臭味相投的,一直喝到凌晨三点(他们经常这样)。陈老板大概喝多了,夜又太深,不敢回家去,就来工厂办公室睡。
  “老姜老姜,快起来啊。我买了炒粉,一起喝一杯吧。”我都睡着了,他这么一叫,只好起来。看看手机,已经凌晨两点了。他把夜宵提到我房间,我用纸箱放一块干净的瓦楞纸,就成了桌子。我们边喝边聊天,喝到三点多钟,都说头晕晕的,肚子胀得难受,时间也很晚了,这才各自睡觉。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我们才起床。老纪对我说:“昨晚,我哪里睡啊,大概细(四)点多(凌晨),陈老板(他睡在办公室里面)打电瓦(话)说:‘外面有几个行迹可疑的人,这么晚了肯定系(是)来偷东西的,出来把他们赶久(走)。’陈老板寄(自)己害怕,不敢出来,我就提两把刀出去。果真,见两个二十大几的男人,在厂门前转悠,旁边还停着小车。我问他们系(是)干什么的,他们说在等人。他们见我提着两把刀,对我很客气,不停给我装烟,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我才回来睡觉,还没有睡着天就亮了。早上起来,就听家具厂人说,他们厂三台办公电脑被偷久(走)了,还偷了五千多闷(块)现金。这就不用说,肯定系(是)昨晚那几个人偷久(走)的呐。反正不是偷我们厂,我就不多细(事)了,没有说昨晚见到的那两个人。”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老纪见时间不早了,没有惊动我。家具厂在里面一栋房子,与我们的厂房一样长,足一百米,后门靠在山脚下。白天,我们很少有人去,也不知道后面是什么样子,家具厂只有一个工人守厂,睡在厂房里面。

韩国电影《哭声》讲了某村子发生连环命案,一个无能的警察四处调查,村里传言说山上搬来的那个日本人是鬼,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于是警察去调查日本人,并砸了他的家,日本人却毫不动怒,并正义凛然说道:反正说了你也不会信。 接下来,警察的女儿也中邪了,于是他请了道士来驱邪,道士跟日本人隔空斗法,场面非常宏大,就在道士快把日本人斗死的时候,警察忽然把道士打断了,说你再这样斗下去我女儿就要被你斗死了。 之后警察就跟村民们一起上山抓日本人,这时日本人召唤了僵尸出来,然后警察就跟村民们一起把僵尸斗死了。斗死了僵尸之后,日本人又从山崖上假装摔死了。 这时道士又被一个女鬼治的咔咔流鼻血,然后道士给警察说,我搞错了啊搞错了啊,日本人不是鬼,日本人是法师,是来治女鬼的,这女的才是鬼。 可是女鬼又给警察说,我才是救你的人,其他人都不可信,于是警察懵逼了。 等警察回到家后发现女儿已经被鬼附身,杀了他的老婆和母亲,这时道士来了,给警察拍了张照,然后日本人在山洞里变成了真的鬼,给警察的朋友也拍了张照,只剩女鬼孤独的站在墙角悲鸣地哭嚎了起来。 于是全剧终。 怎么形容《哭声》这部片呢?前半部分,我以为是个惊悚元素的犯罪悬疑片,到后来发现竟然真的有鬼,可是直到影片结束,我也没看出来这一切的动机是什么,日本人为什么是鬼,如果他是鬼,之前为什么要装作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他又为什么要害人;女鬼为什么变成了鬼,她有什么冤屈,她如果那么厉害的话之前为什么不出手,她又为什么要帮人;道士为什么是鬼的帮凶,如果他是,那为什么还要跟日本人隔空斗法,还真的差点斗死了日本人。 除了难以自圆其说的剧情之外,这片子的另一大特色就是所有演员都如同痴呆症病人的集体狂欢,具体表现在: 警察和村民动不动就大喊大叫的惊呆了,看见吃人的怪物就惊呆了走不动路了哇哇叫,看见鬼了就惊呆了走不动路了哇哇叫,甚至看见狗了就惊呆了走不动路了哇哇叫。 印象最深的一幕,警察跟同事去山里调查日本人,发现他家贴着各种死者的照片和做法用的祭坛,然后警察的同事就惊到呆滞了(是多么没见识?),就傻兮兮的站在门口不动发呆,直到日本人回到家,我以为高潮来了,发现这么重要的证据,至少得让同事取证然后把人抓回去好好审问一下吧? 结果镜头一转,嚓,没事了!!俩人坐车里就走了,而发现证据的警察一直在呆逼,呆逼完之后,悠悠地递过来一只鞋子,跟另一个警察说,我发现证据了…… 卧槽!!!你他妈脑回路有屎啊!刚干嘛去了!!!!! 奇葩的是,那只鞋是开车警察的女儿的,这时我想说,那警察不得把车开回去,找日本人再去调查一番? 然!而!并!没!有! 警察就默不作声的回家了,然后趁夜里扒女儿的裙子,想看看女儿有没有被猥亵…… 卧槽!!!你他妈脑回路也进屎了啊! 看见你女儿的鞋在嫌疑人家里不去调查嫌疑人,反而扒自己女儿裙子? 他妈的直男癌晚期啊!? 这种用神经病弱智来推进剧情的方式,跟某些劣质国产电视剧一般无二,里面的男女主人公因为某个一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微小矛盾,煞有介事的演了二三十集,直到剧终才被路人点醒,发现原来只是一场误会。 当观众都是傻逼吗? 《哭声》这部片子在戛纳似乎大受欢迎,波米在《反派影评》里也提到过这部电影,这让我之前对它有极大期待,但是看完后,我发现我真是跟不上主流的脚步。事后,我在豆瓣看了很多影评,发现各色人等脑洞大开,有脑补细节试图给所有不合理的剧情顺一条线的,有从宗教角度开始解析韩国人国民性的,甚至还有一本正经的剖析导演世界观的…… 说白了,过多解读也只是你们自己“猜”的,虽然倒是能给人点启示,但就事论事,拿这种天马行空的思路去解释那些弄虚作假的国产恐怖片,一样是能得出高大上的牛逼理论和深刻道理。 电影本身就是大众艺术,无论多么开放的结局,也一定要有条能站得住脚的完整主线。虽然好电影确是要依托影评,能让观众对影片有更深刻的感受,但前提是本身要讲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让人哪怕不看影评也能够无障碍的理解故事主线和导演意图。 可我感觉《哭声》的导演就是装逼装大发了,一不小心没搂住,自己其实也没想清楚到底想讲个什么故事,只是拍了两个半小时的超长素材,用一些故弄玄虚的剪辑来愚弄观众,明摆着就是不想让你看懂,让你自己通过一些模棱两可的细节脑补自行填坑,完事之后再去看影评解析和导演访谈,看完之后,更蒙圈了——这他妈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1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走过来像白衣少年那样嘻戏他,  刑警大声说

关键词:

这下爸妈不开心了,我见家公家婆不肯来我的家

肖颖近日犯了头疼病,病因是单位里的同事八个个的新婚燕尔,她的礼份子宏大,二个月的劳务费不但相当不够还得...

详细>>

闵兴的几个弟弟早去湖北了,张汉见了

一天,闵兴跟养爹妈说,小编也去湖北。 闵兴家在新疆僻远的聚落,兄弟四个人,闵兴老大。田窄口阔,生活过的自...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搞过家具贩卖的人,

搞过家具售卖的人,应该都晓得,武汉曾有这么个品牌:富康。这个品牌,曾在零几年前后,蛮红火。可是,后来竟...

详细>>

公司在兴建宾馆,  用何海后来的话讲

何海丢下妻女,背上终于收上来的七十四斤金菜,就下埃德蒙顿了。 而那时,何海的四弟何焘的家用电器厂,正搞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