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就是柯尼斯卷毛猫和德文卷毛猫了,他依赖

日期:2020-01-15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一个春天,太阳暖和和的照在这西滩村的土地上,也照在我家的院子里,一切生物都因春光变得生机勃勃,仿佛这世间因为有阳光才这么明媚而可爱。春风微微地吹动着刚刚发芽的白桦树,发出嚓啦啦的作响,宛若是一群高歌一曲的姑娘。刚刚出生的我在母亲的怀里吸奶,我小小的耳朵静听着破屋外面的声音,任何微小的声响都逃不过我这双如扁豆般的耳朵。听,肥美可口的燕子在天上翱翔时,它们的双翼发出咻咻的声响,如人类发明出的飞行器一般威武。听,令我们猫族垂涎三尺的麻雀们,叽叽喳喳的在房檐上欢歌不止,如同疯狂的人类在他们的狗屁舞台上叫唤不停。唉……自然之神爷爷啊,我们猫类从口发出的声音是全宇宙最好听、最美妙的声音,怎么没有一只动物赞扬我的家族的金嗓子呢?唉……这世道就是不公呀!拿我们家我来说吧,我可是才华出众、七步成诗呀,唉,上苍不长眼睛啊,偏偏要把我变成猫不像鬼不像的废物……哼!可恶的小麻雀们趁我没长大之前,请你们赶紧欢歌吧!嘿嘿……等我和我的哥哥姐姐成年了就是你们鸟类的末日。
  “你们这些大的猫崽子别跟我争奶头,做猫要懂得扶老爱幼的这个道理。”我趴在我哥哥姐姐的中间,争夺母亲的奶头说,“我们猫类该学学人类的科学、文化、道德方面的知识,不然,五十亿年过后,天上的那颗发光的火球真的像人类所说的那样,变得红巨星的话,那可我们猫族就遭殃了。如果真的到了那时,人类坐上他们制作出的飞行器从地球上逃离,可是我们呢?我们就像闭关锁国的清朝一样等待灭亡的时刻。你们这些蠢猫应该听说过蟋蟀和蚂蚁的故事吧!懒惰的蟋蟀在秋天里只顾得享受眼前美好的生活,不为冬季存藏食物,最后又冷又饿冻死在冰天雪地里。勤劳的蚂蚁在秋季里存藏了很多的食物,所以它们顺顺利利的度过寒冬。”
  “没想到我的小儿子这么聪明呀!”我母亲用舌头舔着我的身躯地说,“我相信我的小儿子是猫族的天才。”
  “妈妈真会偏心它,怎么不说我是天才呢?”我的一个麻猫哥哥生气地说,“它如此丑陋,如此瘦小,一眼看出它将来一定是做乞丐的料,怎么会是天才呢?”
  “不许这样说你弟弟,妈妈会生气的。”我母亲说,“它虽然比你们丑了一些,比你们弱小了一些,但海水不可斗量,猫不可貌相,我相信它将来一定是出色的猫咪。”
  “孩子们啊,妈妈生你们不容易呀!你们要互相团结,互相体谅,才能够长大成猫,不然像你们死去哥哥姐姐一样惨。”我母亲用爪子擦擦它脸上的眼泪地说,“实不相瞒,现在我应该告诉你们真相了。你们的哥哥姐姐被那些可恶的公猫活活的杀死,它们为了争夺你们父亲的王位,要把我们全家赶尽杀绝。去年你们的父亲和哥哥姐姐们为了掩护我这只怀孕的母猫,壮烈的牺牲了。孩子们,要记住你们是西滩村猫国的国王的后嗣,这西滩村是你们的天下,容不下那些恶猫。”
  “我要为父亲和哥哥姐姐们报仇雪耻,我要从那些恶猫的手中夺回我父亲的王位。”我脸面庄严地说。
  “呵呵!……就凭你这个瘦瘦小小的臭家伙想打败那些恶猫、夺回父亲的王位吗?”我一只花猫姐姐讥笑地说,“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整天做它的英雄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不许这样说你弟弟,再这样说它我就揍你。”母亲怒气冲冲地对姐姐说。
  “本来就是嘛,还不让我说它。”我花猫姐姐摆出一副难得的臭架子地说,“妈妈只会偏心它,
  疼爱它,这个丑家伙有什么好的呢?”
  “我偏心你们弟弟是因为它弱小,在我的肚子里还没有发育完整,就让我把它生下来了。”母亲舔着我瘦瘦小小的身躯地说,“唉……现在多疼疼你们的弟弟也算是给它的补偿吧,做母亲要一视同仁看待自己的每一个孩子,要以公平公正的原则对待孩子们,不然老天会惩罚我的。——你们明白吗?”
  “你现在偏心它而不偏心我们,这难道还算是公平公正、一视同仁吗?”我黑猫二哥愤愤不平地说。
  “老二,我偏心过你们,在我肚子里我给你们这些大的胎儿充分的营养,而我却没给它营养,所以它才这么瘦小和丑陋呀!”母亲语重心长的说。
  我这只丑小猫只有母亲疼爱我、偏心我,再也没有偏爱我的人了,仿佛我是安徒生童话故事里的丑小鸭。每天母亲去觅食,我哥哥姐姐用它们的爪子抓我,用嘴巴啃我的头颅和身躯。它们还说要把我这只可怜的小猫赶出家门,让老鹰捉去吃掉。在这些朝打暮骂、被我哥哥姐姐欺辱的日子里,我能忍就忍,忍不住可我还是忍,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能起能伏。”有时候,我在想做猫好难,尤其是做一只既丑又没用的猫咪,真的很难走到生命尽头。
  有一天夜晚,银白色的月光从天上洒下来,洒到我孤独的身上,宛若上苍给我穿上一件隐身的水晶衣。我因白天哥哥姐姐欺辱过我而感到伤心,所以在这里孤单的欣赏着繁星闪烁的夜空。我静静地看着天上的繁星,看着神往无边的宇宙,心中的悲凉渐渐地消失,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好像我忘却了我的不幸。突然,我的耳朵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正在逼近我们的地盘,以我的猜想来判断,肯定是那些无恶不作的恶猫到这里把我们一家赶尽杀绝。我赶紧回去通知母亲,可是,我刚跑了几步就被那些恶猫逮住了。于是,我立马装死,我立马停住了呼吸,不这么做的话,我会死得很惨。
  “不好了,大王。”一只丑陋的麻猫提着我一动不动的身躯地说,“这只小猫崽子真是不堪一击啊,我轻轻一抓就死了。”
  “把它扔了吧,它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那只雄伟矫健的黑猫闪烁着它蓝幽幽的夜眼说,“我们真正的目的是把它们一家赶尽杀绝,以免后患无穷。”
   “是!大王。”麻猫把我一把仍丢地说,“今晚就是它们的忌日!”
  “少罗嗦!我们赶快行动,不然又让它们这些兔崽子逃了。”黑猫用可怕的口吻地说,“记得曾经有人说过:‘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行动!”
   “大王,我读书少,不明白你的意思。”麻猫用傻乎乎的目光看着黑猫地说,“什么一江省用追穷水,不可沽池学霸王?”
  “说你是蠢猫,其实你也不是怎么蠢——而是太蠢了!”黑猫的另外一个手下遽然打了一顿麻猫说,“以你的智商是很难明白大王了的意思的。”
  “噢!我不明白,难道你明白。”麻猫说。
  “笑话!我是谁?我可是读过很多漫画书的卧龙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其中我最懂得还是那本《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漫画书,其内包罗万象,无奇不有,让我百读不厌,乐在其中。”那只猫摇头晃脑地说。
  “原来你这么刻苦学习和读书呀,而且读的是小朋友的漫画书啊!有志气,太了不起了……”麻猫用讽刺的口气说,“那你倒说说大王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知道……”那只华而不实的坏猫吱吱歪歪地说,“不过我有办法知道老大说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办法?”麻猫疑惑地说。
  “嘿嘿!……”那只猫笑咧咧地说,“解铃还须系铃人——问大王。嘻嘻!……”
  “噢……”麻猫很失望地答道,“唉,问来问去,还是要问大王呢!”
  “在江湖上混,就要行千里路读万卷书,不然人们把咱们当成傻瓜的。”黑猫对那两个笨蛋猫说,“好吧!我告诉你们这两个蠢猫吧。我的意思就是‘趁它病,要它命。’听明白了吗?”
  “天啊!……大王好残忍呀!简直像个《水浒传》里的王婆啊!”麻猫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大喊地说,“人生如梦,很快被人杀死。唉,尘归尘,土归土,下辈子投胎不做人。”
  “你以为你这辈子是人吗?”那只猫又问麻猫地说。
  “不是——是人更惨,会被自己貌美天仙的老婆给毒死的。”麻猫恐慌地摇着头,说,“幸亏我不是人,不然就惨了。”
  “人毒,我们猫更毒!——哈哈!哈哈 ……”黑猫放声奸笑地说,“水清则无鱼,人贱则无敌。无毒不丈夫,毒是一种强者的刚性!”
  “无毒不丈夫,难道我们是人家的丈夫吗?嘻嘻!……”那只笨头笨脑的麻猫笑嘻嘻地问黑猫地说,“大王?”
  “蠢货!休得胡扯!”黑猫摆出一副庄严的神色地说,“时间不等人,我们赶快行动!”
  一片晴朗的夜空,突然间变得乌云稠密,雷雨交加,狂风像吞噬人的野兽,从远方奔驰而来,吹得西滩村的尘土飞扬,暗无天日。风萧萧兮,雨纷纷兮,我心忧恸,苍天泣!雷劈怒吼打大地,吼问世间正道在何方?万里乌云遮苍天,暴风骤雨此猖獗。雪恨深仇在心燃,六月怨雪漫天飘。我丑小猫悄悄地躲避在一个草堆的背后,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恶猫把我的亲人杀掉,它们磨牙吮血的面貌在黑暗中显得一片模糊,我只看见几颗蓝幽幽的眼珠子在黑夜里漂浮着,像几个幽灵在那边挪移。我必须活下去,我要切记今晚可怖的一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将来我一定要讨回这笔血账,夺回我父皇的宝座!我得好好活下去,万一我被那些恶猫杀掉,岂不是我们家的深仇大恨就永远报不了。我丑小猫憋着气,眼泪哗哗地流着,心中酸痛无比,绝望得快要死去似的。不!……只要我活着这世上就有希望,我们家的这笔血账总有一天算得清清楚楚。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我要招兵买马,我要揭竿起义,夺回属于我的国境,拯救生活在暗无天日里的子民们!我相信光明总有一天重新来到西滩村,把这片土地照得辉煌无比。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我站在母亲和哥哥姐姐的坟前,默默地悼念,心中充满了汹涌澎湃的潮水,翻来覆去地拍打着我的心尖,宛若寒光闪烁的刀刃划过我的心里。昨晚的狂风暴雨已经过去,今天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燕子从我的上空得意地飞过,好像它在嘲笑我这只孤苦伶仃的丑小猫。我把我的亲人一只只埋葬完毕之后,就要离开这片土地了,到外拜师学武去,等我有了一身绝世武功后,再回来报仇雪耻!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一定还。我背上我的包裹,拿上我的行李,踏上拜师学武的道路,心中盈满仇恨和悲怆,快速地离开如此悲凉的西滩村。健儿不怕路长,只畏雪恨无法消……
  三年后的一个秋天……
  我已经是一只雄伟矫健的公猫了,不是以前既弱懦又没用的丑小猫了。如今的我,不仅是一只武艺高强的公猫,而且还是一只拥有雄军百万的猫大帅。我即将带着百万猫兵踏平西滩村,杀死那些贪财好色的恶猫,夺回属于我的王国,让生活在涂炭之中的猫民们安居乐业,幸福安康。秋风轻轻地划过我的脸庞,吹动着我的六根白色胡须,宛若是为我清洁胡须上的尘埃。三年前嘲笑过我的那只燕子又从我的上空飞过,可它现在不知道我是三年前那只丑小猫。三年如一日,掠夺西滩村猫国的那些坏猫,万万没想到被它们那天晚上杀死的丑小猫起死回生了。我的百万雄军浩浩荡荡地从遥远的东方奔驰而来,候鸟在天上为我们接风挂号。枫叶轻轻地飘落在我们的头上,好像是轻飘飘的雪花。
  “大帅,前面就是西滩村猫国,我们是否立马攻城?”我的一位将军问我地说。
  “且慢!”我摇摇爪子地说,“西滩村易守难攻,我军很难攻破,不如我们先安营扎寨,明天再攻打如何?”
  “大帅,言之有理,我军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现在已经人困马乏,无精力而作战。”我英勇的将军说,“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就在此休息一夜吧。”
  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查看一下周围的动静,城墙上敌方的旗子在秋风中飘扬着,宛若本帅身后的披红。城墙上站满敌方的兵将,看上去凶猛无比,跟猛虎一般威武,跟雄狮一样可怕。也许,本帅太“长他人之志灭自己威风了吧。本帅雄军百万,有什么好怕的呢?西滩村只不过是弹丸之地,那些恶猫历历可数,我军战胜它们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不过,本帅记得骄兵必败的四个字,不可轻敌。便是轻敌者成不了霸业!曹操在官渡之战打败了袁绍的百万大兵,原因不是兵多而是智谋。兵法长云:知此知彼,百战百胜。万事谨慎为妙,战争可不是儿戏,大意者脑袋可保不住。
  “你们是哪里来的匪寇?”敌方的一个小卒站在城墙上对着我们喝道,“你们这些匪寇要造反吗?”
  “我们本大帅只是来夺回它的领地罢了,这里是它的国境,三年前你们这些匪徒掠夺西滩村猫国。今天是完璧归赵的时候。”我的一个部下高喊道,“请你们赶快打开城门滚出来投降,我们大帅可以饶你们不死,若有半个不字的话,明天等我军冲进城杀个片甲不留!”
  “你我都是猫族,何必这样打打杀杀?难道大家和睦相处不好吗?”那只可恶的黑猫站在城墙上地说,“再说你我素不相识,我这个小国之主与你有冤仇吗?”
  “呵!……冤仇?你我的冤仇可大了。”我冷笑地说,“你还记得三年前那天晚上你的部下杀死的丑小猫吗?”
  “莫非……你是它的兄弟……”黑猫断断续续地说。
  “不——它的兄弟姐妹早已被你们这些磨牙吮血的野兽杀光了,可那只丑小猫还在这世上活着。”我庄严地说,“而我就是那只丑小猫,你万万没想到我还活着,更没有想到我现在拥有百万兵马。咱们恩恩怨怨到今天也有个了断了,你欠我的也该还给我了。”
  “大王,这下如何是好啊?……”那只麻猫搓着爪子地说,“现在兵临城下,而且还是雄军百万,我们是战不过的呀!大王……”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1

图书馆下的猫最近不见了,也不知去哪。或许是这城市的冬日太冷,将它赶到了别的地方去了。在寻找时,看到他在热气的井盖上蹲着看着过往的行人

不对不对,精灵这个族群,应该是高冷系的吧。也许在两脚兽的世界是这样,但如果换做喵星人,那些长得像小精灵一样古怪的家伙,可是实实在在的热血系,比如,我们的主角——德文卷毛猫。 卷毛猫家族虽然年轻,成员却不算少,德文卷毛猫则是其中比较传统是一种。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这两只猫时,他和她的样子。

和汪星人相比,喵星人品种之间的差异其实非常小,而且很多都是按照被毛的长度和卷曲度区分的。可想而知,如果是被毛同样卷曲的品种,区分起来就更难了,各种卷毛猫傻傻分不清楚并不是你的错。而其中最难区分的,恐怕就是柯尼斯卷毛猫和德文卷毛猫了。 故事最开始,德文卷毛猫是被当做柯尼斯卷毛保留下来的。 二十世纪60年代,英国德文郡的一位女士发现自家的母猫和经常来串门的公猫暗生情愫,那只公猫让人印象深刻,因为它的被毛是卷曲的。新生的小猫也证明了谁是自己的父亲,因为其中一只小猫的被毛也是卷的。

前年的秋天,馆长才出现在图书馆下,他依赖着人类的食物,每一天都在那座石狮子下等待着过往的人给他喂食,睡觉就在竹林下,竹叶铺好的柔软的床,他似乎很喜欢那样的地方,而这个城市的雨很少,有雨时也比较小,打不湿竹林里的床。

这位女士突然想起前不久看过的新闻,当时报道了英国柯尼斯郡出生了一窝被毛卷曲的小猫,被证明是全新的品种。她意识到这个卷毛小家伙的出生或许有着同样重要的意义,因此很快联系了柯尼斯卷毛猫的研究者们。

于是,馆长在此安了家,身体也不像之前那样精壮,开始横向发展。身上的花纹也因为他自己的面积的扩大而变得大了起来,脸也开始变圆起来,对人几乎没有恶意,因为他依赖着人类。而人类也对他特别好,时常和他拍照,抚摸他,喂食。

然后,连育种专家都分不清它们。 当时,柯尼斯卷毛猫刚刚被发现,育种专家们正在急于扩展这个品种,于是立即赶到德文郡,满心欢喜地接手了那只同样披着卷毛的小家伙。 但事与愿违,繁育的过程总是不顺利,两个地方的卷毛猫交配剩下的小猫全都是正常的“直发”品种。这时候,育种专家擦反应过来,说不定……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卷毛基因。 事实也确实如此,因此,德文郡的卷毛小猫有了自己的名字——德文卷毛猫。

馆长甚至有些膨胀起来,认为人类就是他的奴隶,于是经常去和其它猫咪说自己是多么多么的伟大,连人类也会听他的话,给他送上吃的。

科普一下 两种卷毛猫的被毛是这样的 柯尼斯卷毛猫:芒毛、底毛。 德文卷毛猫:脆弱易断的护毛、芒毛、底毛。 耳朵更大 与柯尼斯卷毛猫相比,德文卷毛猫的耳朵更大,耳朵的位置更低,几乎像是长在脸的两侧,这样德文卷毛猫看起来更像小精灵。

这件事在猫族内引起了很大反应。

有耳套 德文卷毛猫耳朵靠近头部的位置被毛格外卷曲丰厚,看起来就像戴了一副可爱的耳套。 脖子更细 德文卷毛猫还拥有纤细的脖子,搭配上前面说到的仿佛不属于猫族的大耳朵,让它们的样子看起来多少有点滑稽,而柯尼斯卷毛猫的脖子则显得结实许多。 爪子不大,脚趾不小 德文卷毛猫的爪子小巧可爱,但仔细看,脚趾却不小,看起来给出突出。

每只猫都在讨论馆长的这件事,我很巧听到了他们的讨论。

鼻子有凹陷 如果从侧面看,德文卷毛猫的鼻梁有一处比较明显 的凹陷,但柯尼斯卷毛猫的鼻子更追求直鼻的东方味道。 总体来说柯尼斯卷毛猫最初在外表上回更难区分,但随着品种的发展,柯尼斯卷毛猫开始向东方体形发展,而德文卷毛猫则自称一派。 被毛稍硬的那只 因为携带不同卷毛基因,德文卷毛猫和柯尼斯卷毛猫的被毛结构稍显不同。柯尼斯卷毛猫因为缺少外层的护毛,毛质显得更叫柔软而且贴身。德文卷毛猫因为并没有缺失外层护毛,只是护毛非常脆弱易折断,因此摸起来会稍微硬一点。

一只全身灰黑色的瘦弱猫咪:“Nico(馆长外猫族的名字)的事很严重,喵~,我一直认为我们猫应该学习本事,自己找到吃的,靠人类一点都不可靠,想想多少被他们抛弃的我们,我们不也是他们抛弃下的吗!喵~”

标签:卷毛猫价格 卷毛猫多少钱 卷毛猫图片

一只白色花猫:“对,对,人类一点都不可靠,想想我曾经为他们做了多少事喵~,家里的老鼠都抓光了,没有老鼠了,他们就把我抛弃了,还把我送到了这么远的地方喵冠亚体育官网网址,~,连回去的路都找不见,曾经那些遇见的猫咪都见不到了喵~”

瘦到皮包骨头的黑猫:“你们这都还好,我看见了更加可怕的,那些人类把我们杀掉,剖开...唉,喵~”

......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恐怕就是柯尼斯卷毛猫和德文卷毛猫了,他依赖

关键词:

四处游龙不悦地说,龙相生和胡玉飞笑了

盘锦,游龙庄。 话说有位绝世高人,名为周颠仙,功夫卓绝,横扫整个盘锦。其同宗后裔秉承他的绝学,也是意气风...

详细>>

已是足矣,陈夫人自然不好再言语

年后初春,万物复苏。 “峰儿,你,当真要北上去寻离儿?”陈夫人帮忙将物件搁在马背上,陈峰理了理怀中盘缠。...

详细>>

不思华光变作妇人,我写的这个故事在我们村周

前言:我写的这个《祁寡妇造反记》与我国历史上清朝中晚期真实发生的《齐寡妇造反》不是一回事。我写的这个故...

详细>>

更将看去老枝躯,说是霍家一事已经有了眉目

风流倜傥、暗里乱乾坤,更鼓又少年老成阵 话说天下大势,千变万化变化无穷。 却道自头岁夏季,空国古村落,鱼、...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