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最爱吃嫦娥做的月饼的人其实是玉兔,月儿

日期:2020-01-15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图片 1
  一
  月儿好像睡着了,她微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如静静的珠帘,在她白皙没有血色的脸上排成一对弯月,那圆圆的月亮似的双眼,被遮盖起来,只露着眼皮下鼓起的隐约的影子。
  她的手里,握着一朵凋谢的红玫瑰花,血红的颜色,像行将凝固的血液,更像失去灵魂的躯壳。
  其实,月儿的魂魄早已离开了肉体,轻飘飘地朝着广寒宫飞去。
  她恋恋不舍地望一眼自己的躯体,决绝地离去。留下的,不仅仅是承载了她无数痛苦的身躯,还有屈辱和痛恨。
  飞啊飞,嫦娥的广寒宫那么遥远,一片片云朵从月儿身边掠过,像一群女孩子,无忧无虑地在大街上散步。月儿好羡慕啊!因为她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时光。
  月儿忽然又想起来自己在人世间的短短十五年,哦,是漫长的十五年!
  周围是鄙视,嘲笑,更难以容忍的是亲人的谩骂和虐待。
  她衣衫褴褛,很少有人为她替换干净衣服。
  她很少吃饱,即使是剩饭,有时候,她会被忘记。
  十四岁之前,她是懵懂的,听不见人们说什么,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她四肢没有任何知觉,唯有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像天上的满月。
  可是有一天晚上,人们把她忘在了院子里。
  半夜里,雷电交加,雨如倾盆。
  在一个耀眼的闪电之后,一个惊雷在月儿身边炸响,像一条巨龙张牙舞爪地扑在月儿身上,把泡在雨水中的月儿惊吓到昏厥过去。
  直到第二天早晨,人们才把昏睡的月儿弄进屋里,换上干净的衣服。
  但是,月儿还是发起高烧,数天不退。
  没有人为她请医生看病,也没有人给她送东西吃,她的存在,本就是多余。
  但是,生命竟然这样的令人不可思议,渐渐退烧的月儿,耳朵竟然听到了声音,而且,她的四肢居然有了知觉。
  没有人知道月儿身体的情况,她的父母发现月儿还活着,叹了一口气后,又继续把她当成一只动物喂养起来。
  坐在一张自制的轮椅里,月儿一边好奇地听着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一边让自己麻木的四肢尽量动一动。她渐渐有点讨厌那些声音,因为除了影响她的清静外,有些对着她发出来的声音非常让人恐惧。
  但是她的身体在迅速恢复中,手脚都能弯曲自如,就连手指头也能够抓住一个小土块了。
  这些变化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因为没有人对她投去多余的目光。
  她唯一喜欢的,是隔壁时不时飘来的歌声,伴着醉人的音乐,她以为,那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她真的想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了那样美妙的声音。
  于是,在几次努力之后,她竟然让自己挪动了身体。
  小小的,瘦弱的身体,在她无数次的努力下,终于能够站立,能够迈步,能够走出家门了。
  隔壁的乐曲又一次响起来的时候,是一个晚上。
  月儿使劲地活动自己的四肢,好大一会儿,她爬下了床。
  外面月光那么皎洁,她忽然想起来,每到月圆的夜晚,那歌声就会飘过来。
  循着悠扬的歌声,月儿缓缓地移动自己的身体,她走出了房门,来到大街上。
  谁家的墙角,有一株花树,在月光下,几朵红色的花儿那么美,让月儿忍不住走过去,轻轻触摸其中最大的那朵花儿。
  花儿像是认识月儿,微微地摇动着,把一缕缕清香送给月儿。
  好听的歌儿随着花香,萦绕在月儿的身边,她感觉,世界从来也没有这么美丽过。
  小心翼翼地摘下那朵花儿,拿在手上,像捧着自己的心。
  月儿走向一个大门,因为歌声是从那里飘过来的。
  她把花儿放在嘴唇上,享受着那颤动的花瓣的亲吻,陶醉在一种迷幻中。
  她不知道那歌儿唱的是:“玫瑰玫瑰我爱你……”
  “汪汪!汪汪!”一条很凶很丑的大狗猛地冲出来,对着月儿狂叫。
  月儿本能地后退,她不知道,自己已经退到了路中央。
  这是一个胡同的角落,一辆小汽车无声的飞出来……
  月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倒下的,她只是感觉到一阵风从身边刮过去,很大的风声,似乎那风把她的头打了一下,凉凉的,刺疼了一下,然后她就很想睡觉,但是那歌声悠悠的,在空中旋转着……
  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身体很轻,轻的能飞起来。
  于是她离开地面,飞向空中,但是她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在地上躺着。
  她犹豫着,迷惘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月亮忽然变得更加明亮,那上面,竟然也传出歌声,那么迷人,那么优美!
  月儿抬头,看到了一个宫殿,在月亮上面,茂盛的桂花树上开满了灿灿的花朵,嫦娥正在树下轻歌曼舞。
  一切那么熟悉,那么温馨,怎么觉得,那儿,本就是自己的家啊!
  月儿飞起来,向着月亮,向着广寒宫飞去。
  白云飘飘,月儿定睛看去,云里裹着一个个漂亮的小人儿,有人望着她叫了一声:“玉兔回来了!”
  
  二
  月儿心里忽然涌上来一股无法言喻的亲情之感,她想一下子就扑到月亮上,投进嫦娥的怀抱里。
  她竟然真的一跃而起,跳上了那轮华美的月亮。
  她看清楚了,嫦娥脸上两行泪水瀑布一样落下来。
  月儿无语,她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双眼里流下一串串泪珠。
  嫦娥弯腰,伸出双手,把月儿抱进怀里,一滴泪掉落在月儿头上。
  一只白玉一样的手轻轻抚摸着月儿,她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呼唤:“小玉,小玉。”
  月儿发觉自己变得那么乖小,可以稳稳蹲在嫦娥的手臂上。
  她就这样依偎着嫦娥温暖的身体,好像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睡在了母亲的怀里。
  一朵桂花轻轻飘落,随风飞到月儿的手臂上。
  好清冽的酒香!
  月儿睁开眼睛,眼前一张玉质的饭桌,上面摆满了酒杯,一瓶刚刚开盖的美酒散发出诱人的味道,让她忍不住一下子跳到了桌子上。
  “哈哈,哈哈哈!小玉,你还敢喝酒啊?”
  一个洪亮的声音那么耳熟地冲进月儿的耳膜,她一抬头,就看到吴刚笑眯眯地走过来,手里端着一个果盘。
  “再喝醉掉到人间,我可不去救你了。这十五天,你嫦娥姐姐可哭坏了。你怎么那么倒霉,一下子跌到一个傻子的身上,做了他们家的孩子。”
  月儿懵懂的大脑渐渐清晰,她明白了,自己本就是月宫里的玉兔,因为贪杯醉酒,不慎跌落人间,做了一家智障人的女儿,受尽莫名的虐待。
  “你看看,你死了他们还挺高兴的,唉,傻子啊……”
  嫦娥笑着坐下来,拿起月儿身上的桂花,放在嘴边嗅着。
  月儿转过头,看向人间。
  她那人世间的父母漠然地看着地上的月儿,没有眼泪,也没有哭嚎,只是,不像平时那样凶神恶煞一样罢了。
  人群里走出一个小伙子,弯下腰抱起了月儿,拦住一辆小汽车,飞快的离去。
  汽车开进一家医院,月儿被推进急诊室。
  手术室里,主刀医师打开了月儿的头骨。
  坐在嫦娥旁边的月儿__玉兔,紧张地看着这人间的一幕,她不知道,死去的月儿会不会活过来,如果活过来,那么,她,玉兔,要怎么办?
  这时候,嫦娥把手里的桂花一弹,一股清香,随风飘走,那朵小小的桂花,悠悠飘向人间,飞进医院,落在昏迷的月儿病床下
  
  三
  月儿醒了。
  洁白的墙壁,洁白的被褥,这是哪里?
  一个沉稳的小伙子,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好渴!月儿本能地伸出手臂,去拿桌子上的水杯。
  “你醒了?”小伙子放下书,站起来:“你想喝水?来,我喂你。”
  “你,你是谁?”月儿问。
  “你会说话?”小伙子惊讶的睁大眼睛:“人家都说你不会说话,是一个小……”
  “小什么?”月儿疑惑地问,此时,她的头隐隐疼起来,因为她忽然感到了无形的像黑夜一样的迷茫。
  “唉,他们都说你什么都不会,就会吃饭,是一个小傻子。”小伙子笑了:“我看他们都是胡说,你这不好好的嘛。”
  “我是谁?”月儿满脸的问号:“我是一个小傻子?”
  “噢,不,我说着玩的,你一点也不傻。”小伙子赶紧说:“你忘了自己的名字?你叫月儿,他们说的。”
  “谁?他们是谁?”
  “他们?他们是……”小伙子挠挠头:“唉,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这下怎么办?你找不到家人,又失去记忆,以后我把你送到哪里去?”
  “我哪也不去。”月儿哭起来,眼泪哗哗的,她心里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
  “那就先在医院里住着,我想办法给你找地方。”
  入夜,一轮圆月高高挂在中空。
  熟睡的月儿在梦中呓语:“嫦娥姐姐,我要回去。”
  小伙子睁开朦胧的眼睛,看见月儿犹在闭着眼睛自言自语:“姐姐坏,人家就不。”
  小伙子笑了笑,心想,谁说这女孩不会说话,这不,就连睡着了还说着呢。
  “嘻嘻,知道了,看我的吧。”梦中的月儿被自己的笑声惊醒了,她睁开眼,看到小伙子正一脸问号地审视着自己。月儿脸上腾地升起两朵红晕,让她娇嫩白皙的脸庞忽然像花儿一样漂亮!
  “做什么美梦了?是不是遇见你的家人了?想起来你是谁了吗?”
  “想起来了,我叫月儿,”月儿眨巴着两只亮亮的大眼睛,一脸调皮:“我家在外地,很远很远的,我因为没有钱回家,就,就,就想碰瓷,讹点钱,然后……”
  “傻不傻啊?碰瓷挣钱?你不要命了?万一……唉。”
  “反正我,我就是这样了,你看着办吧。救人救到底,你不会扔下我不管吧?”
  “我是个学生,还得上学呢,怎么管你?明天星期一,我还得回学校……”
  “那我就跟着你回学校,我,我不要你管,我自己租一间房子住……”月儿使劲转动双眼,似乎那双眼睛里全是点子,转一下,就出来一个:“我想好了,你帮我安排一下,我也去你的学校上学,最好和你同班,嘿嘿,怎样?”
  “你多大呀?你都会嘛呀?”小伙子的眼睛都快瞪爆了。
  “我啥都会,你不信可以考考我。至于年龄嘛,我可以和你一般大。”
  
  四
  夜深了,月亮静静地注视着大地,万籁俱寂,连风儿也睡觉了。
  月儿却没有睡着,她一个人呆呆地躺在床上,脑子里却没有闲着。
  她在想自己的出路,要怎样才能在这个嘈杂的世界上活下去。
  如果没有一个依靠,没有一个家,凭她一个弱小的女孩子……
  她想不出以后的日子有多么可怕,总之,她想离开。
  窗外,月光如水,月儿起身来到窗前,她想飞出窗户,飞到月亮上去。可是,沉重的肉体牵绊着她,让她如困在牢狱一般。她忽然想起嫦娥是吃了一种灵药而飞到月亮上的,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药?现在的人类,是不是能够制造出来?
  也许想的太多了,月儿忽然一阵头疼,她回到床上,躺进被窝,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梦里,月儿轻飘飘的,飞上了月亮,因为那里是她的家啊。
  她找到嫦娥,询问灵药的事情。不料嫦娥说:“你就踏踏实实待在那里吧,不要胡思乱想了。派你去,是有任务的,完不成任务,不能回来。”
  “到底是什么任务啊?非要我去,为什么不让玉兔去?本来就……”
  “别问了,玉兔本来就不是人,只有你修行的好,最适合去。任务就是,帮助那个救月儿的小伙子考上大学。因为他在考试的时候,有一场劫难,你见机行事,心要细,胆要大。”
  “没有危险吧?嫦娥姐姐,你怎么不去?我怕不行啊!”
  “没事的,我会帮你。这里我走不开,不过我会时时关注你。”嫦娥拿出两只手机:“现在人类都在使用手机,我也给你配一个,另一个送给那小伙子。”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唤醒梦中的月儿。她揉揉眼睛,下床去开门。
  进来的小伙子满脸是汗,急冲冲地说:“做什么美梦呢,怎么睡到现在还没醒?我给你送早饭,记得好好吃,我上学去了。”说完,放下饭盒就慌忙要走。
  月儿赶紧问:“哎,那谁,你叫什么名字?”
  “大龙”
  大龙,还有这样奇怪的名字,竟敢和龙较劲,还是大字辈。
  这样想着,一抬头,已经不见了大龙的影子。
  算了,手机下次再给他吧。
  
  五
  月儿出院后,在大龙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住下了,她没有去上学,因为大龙将要参加高考,她不想影响到他。
  月儿摆了一个煎饼摊,在大龙学校门口。她干净利索,总是笑脸迎人,生意非常好。
  大龙时不时也来买月儿的煎饼吃,但是不经常来,因为他学习很紧张,大都是在学校食堂里匆匆吃一点。
  有一天,一个学生的家长为儿子买煎饼,忽然指着月儿大叫:“你,你不是,不是那个,那个小,小……”
  月儿忽然想起来以前的自己,马上笑着打断那人:“你认错人了吧?很多人都把我当成一个小傻子,我不是她。”
  “喔……”那人接过煎饼离去的时候,还频频回头,一脸的疑惑。
  没过几天,月儿的傻子父母就来到月儿的摊位前,蹬着傻乎乎的眼睛,留着口水,对着月儿转着圈的看,嘴里不住的嘟囔:“月儿,是月儿,这不没死啊,还会干活了,会说话了。”
  月儿不抬头,不理会,她恨这两个人,讨厌这两个人。可是,可是,看着他们不堪的形象,月儿心里一阵酸涩,毕竟,他们生养了她,血液里的亲情是无法割舍的。一行清泪顺着两腮滑落,月儿无声地忙活着,不一会儿,煎好四张煎饼,顺手放进一个塑料袋里,拿起来,递给那两个人:“给,吃吧。”
  两人接过煎饼狼吞虎咽,也不怕热。月儿却扭过头去,擦掉簌簌掉落的眼泪。
  以后每天,这两个人都会来这里,月儿每天都给他们煎饼吃。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明天就要高考了,月儿的精神莫名的紧张,她觉得似乎要发生什么事。
  这段时间的平静,一度让月儿放松了警惕,她没有发现任何潜在的危险。
  但是,今天,月儿的心噗噗跳动的异常快。
  晚上,月儿望着月亮,双手合十,默念着:“嫦娥姐姐,你保佑我。”
  一夜无事,第二天,高考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中,一切都风平浪静。
  上午,考生们下考场的时候,月儿密切注意着大龙,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给大龙送过去。
  “考的怎么样?”月儿问。
  “还行,题不难。”大龙好像胸有成竹。
  “嗯,那就行。”月儿心里稍稍稳定。
  下午,月儿照样去接大龙,出来考场,月儿送大龙回家,然后才回自己的出租房。
  就这样,三天的考试,月儿陪了三天。
  最后的这一天,所有的考试都过了,大龙显得特别的高兴,他像一个冲出牢笼的孩子一样,在回家的路上大喊大叫:“我解放了,我自由了!”
  忽然一辆小轿车失灵了似的在路上横冲直撞,正在喊叫的大龙挥舞着手臂,直直地迎上那辆小轿车。
  月儿想拉大龙,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车速太快,像飞一样冲过来。
  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劲,月儿朝着大龙一头撞过去,在一瞬间,大龙和月儿同时倒地,大龙摔在路旁边,月儿倒在路中间,小轿车停在月儿的身边。
  大龙懵懂地爬起来,去扶月儿,却发现,月儿的头下面,枕着一滩血,鲜红鲜红的,像一大朵刚刚绽开的玫瑰花。
  大龙怔怔地站着,浑身颤抖,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月儿好像睡着了,她微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如静静的珠帘,在她白皙没有血色的脸上排成一对弯月,那圆圆的月亮似的双眼,被遮盖起来,只露着眼皮下鼓起的隐约的影子。
  其实,月儿的魂魄早已离开了肉体,轻飘飘地朝着广寒宫飞去。

图片 2

1.

自打那盘古开天辟地,三界自混沌中诞生以来,天界就不同于其它二界的喧闹繁忙,而是平静如水的守卫着三界的秩序与安定。到了近些年,人间香火渐渐衰落,倒也无伤大雅,众神们也乐得清闲。

月亮之上。

天道运转,四季轮回,眼看着秋风将起,虽然三足金乌还是没有半点疲惫之色,但炙热的阳光也已经快达到极限,月光也快到了最亮的时候,因为二者阴阳共济,相辅相成。这也就是说,人间的中秋节快到了。

嫦娥身披一身洁白的流纱裙,依倚坐在广寒宫内,托着脸颊面无表情的看着宫外砍桂树的吴刚。那背影,看久了就有些厌烦。

广寒宫内,嫦娥正在制作月饼,以用于几日后的中秋节,神仙们大多独居,虽然没有仆人帮嫦娥处理这些繁杂事物,但是神仙毕竟是神仙,心念一动,各种工具就自己操作了起来。然而她此时却发现最重要的材料月桂花不见了,只好打发玉兔去帮她釆一些回来。

月亮上茫茫一片,只有那一棵桂树孤独地守望着。说来也神奇,不管月亮上的天气怎样恶劣,那棵桂树始终郁郁葱葱,充满生机。

玉兔揉着没睡醒的眼睛,嘟嘟囔囔的提着个篮子出门了,没办法,因为最爱吃嫦娥做的月饼的人其实是玉兔。

嫦娥最喜欢的就是那棵桂树。她觉得这棵树跟她很像,都是默默地在远方张望着,双脚却像是树根一样被牢牢地禁锢在地下无法迈出一步。

“停一下,呆子,嫦娥姐姐叫我来釆桂花。”玉兔漂浮在空中对着那棵遮天蔽日的桂花树脚下渺小的吴刚说。

然而吴刚却努力的想把这棵树砍断,日复一日。她从没有试着拦住吴刚,因为她知道无论吴刚怎么用力,他始终无法砍断这棵树。第二天一切都会变回原样。

“原来是仙子要,那你釆吧,兔子。”吴刚憨笑着放下斧子,挠了挠头说道。

那是玉皇大帝对吴刚的惩罚,砍断了那棵树,吴刚就可以解脱。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当嫦娥刚在广寒宫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吴刚在埋头苦干。此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说了多少次我不是兔子,是玉兔,兔子和玉兔能比吗?”玉兔勃然大怒。

起初嫦娥情绪总是比较激动,因为她不想家门口始终有一个汗流浃背的男人在砍树,不过后来气愤慢慢转变成了对吴刚的怜悯。

“知道了,兔子。”吴刚傻笑道。

“他是真傻还是假傻?”嫦娥看了看肩头的玉兔,又看着外面,叹了口气说,“他难道没发现这棵树会自己愈合吗?”

“…”玉兔懒得去理这个仿佛是砍树砍傻了的伐木工,开始采集桂花起来。

玉兔说,“这月亮上常年没有访客,他在这里,无论怎样也是添了一份生机,他无论做什么,您就容他做吧。”

玉兔经常来月桂旁那栋木屋找吴刚玩。说是木屋,其实跟宫殿也没差,结合了古今中外各种风格的建筑杂和在一起,因为吴刚闲的没事,反正那月桂砍不完,就琢磨着砍下来搭了房子。

“我知道,可是他这样没日没夜地砍,何时才是个头啊。”嫦娥自说自话着,像是想到了伤心事,神色也暗淡了下来。

由于这月桂质地优良,是搭建房子,炼制法器的上好材料,于是许多仙家慕名而来用各种东西和吴刚交换,让他发了一笔大财,然而天帝有令,吴刚不得出月亮一步,于是只好让玉兔去帮他交换,从此他们便成了一对好搭档。

2.

“兔子,你说当神仙有什么用呢?长生不老又有什么好?就为了让我永远地砍树?”吴刚忧郁地问道。

五十年前,凡间。

“我觉得这样蛮好的啊,反正月桂可以换来人间那些新奇的玩意,比如我们现在有几千年玩不完的电子游戏了,有什么不好?”兔子已经采完桂花,掏出个PSP躺在椅子上玩了起来,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后羿曾向嫦娥许诺过,待他射下九个太阳,便回家娶嫦娥为妻。

吴刚无奈地看了看兔子,恨铁不成钢似的掏出个kindle开始看起书来,不愿再和目光短浅的兔子多费口舌。

后来他做到了,功成名就之际还与嫦娥修成正果,成为佳话。王母娘娘赏赐给后羿一颗灵丹妙药,可让食下的人不老不死,得道升仙。但无奈有歹人趁后羿出门打猎,想要夺取仙丹。嫦娥不从,为不让歹人得逞,被迫自己服下仙丹,成为了月亮上的神仙,与后羿两界相隔。

话说这月亮上也没个白天黑夜,兔子这玩心一起不要紧,却急坏了正在熬制汤药的嫦娥,火候快到了,这兔子却还没把月桂带回来。她架起一朵云彩,直奔吴刚的房子而去,因为兔子也没有其它去处。

每月十五,趁着圆月当空,嫦娥总是会在月亮上翩翩起舞,一是缓解自己的思念,二是希望地上有情的人可以看到自己曼妙的舞姿。

“哎呦,疼,姐姐快放开我…”月兔正在专注地打游戏,突然被嫦娥拎住了耳朵,不得不求饶道。

月月如此,如今已经过去了五十年了。嫦娥还是保持着年轻时俊俏的容颜和吹弹可破的皮肤,人间的后羿怕是已经日薄西山了。

“你又在打游戏,连我交给你的任务都忘了?你干脆搬到吴刚这来住好了。”嫦娥生气地教训兔子道。

“你说人人都想当神仙,可是神仙真的那么自在吗?”嫦娥将玉兔放在腿上,抚摸着,说,“哪怕让我爱个痛快,五年我都不嫌少。可现在我有永恒的生命和不老的容颜,有何用?”

“是吴刚硬拉着我和他一起通关的,不怪我啊,姐姐。”玉兔指着吴刚道。

“嘿嘿,娘娘,您又开始矫情了?”玉兔打趣到,“怕是让你爱个痛快你更要长生不老了。”

“少骗人了,你是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还想污蔑人家吴刚?”嫦娥拎的更紧了,狠狠的教训兔子道。

嫦娥俏脸一红,轻轻地打了一下玉兔,说,“没有,日常思考一下人生不行吗?让你跟你爱的人永远分离你试试?”

“嫦娥仙子饶过它吧,毕竟它只是只兔子。”吴刚老脸一红,开始替玉兔辩解起来。

“我终究是个兔子,就算会说话我也还是兔子,始终不可能体会到爱情的滋味的,给我吃草我就开心了,喂我吃草。”玉兔嚼了嚼嘴。

“你才是兔子,你全家都是兔子…”玉兔勃然大怒,挣扎着打算去踹那个没记性的家伙一脚。

嫦娥白了它一眼,没好气地把它扔到了草堆里。稍后打扮了一下衣装,踏门而出。

“打扰了,中秋节将到,到时候来我的广寒宫吃月饼吧,我先走了,还得赶着熬制药水。”嫦娥抱歉道,使了个定身法定住了不安分的玉兔,和吴刚打了个招呼后就匆匆赶了回去,只剩下吴刚呆呆的看着那美丽的背影渐渐远去。

“你就不能稍稍休息一下?”嫦娥幽幽地走到吴刚背后说。

中秋节转眼便至,无论是人间还是天界都充满了欢快的气息,因为天庭工作太过乏味,所以举办各种节日活动也成了神仙们的一大乐趣。嫦娥作为天庭舞女团的团长,理所当然的被请了去表演歌舞,只剩下玉兔又偷跑到吴刚家玩起游戏来。

吴刚显得有些意外,慌忙地放下斧头,说,“没事,我不累,你怎么出来了?”

傍晚时分,月桂的花朵开始凋落,化成一缕缕银光融入月光中,散落入人间。吴刚虽然看了无数遍这样的场景,但还是觉得惊艳,他跑进房子,打算叫玉兔也出来看看。

“怎么?坐累了出来逛逛不行吗?”嫦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这月亮是我的又不是你的,我出来还要问你?”

“吴刚!走吧,去我广寒宫那。”吴刚突然听到身后嫦娥的声音传来,连忙回过身去,只见嫦娥一袭洁白无暇的长裙,驾着彩云在空中向他挥手。

吴刚低头认错。

广寒宫内,吴刚正看着玉兔在不停的往自己嘴巴里塞月饼,玉兔的肚子早已撑满,却压根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吴刚很好奇那几十个月饼都装到哪里去了。

嫦娥扭身便想离去,却被吴刚叫住,“既然无聊要不要听个故事?”

“听说越来越多的地仙向玉帝请旨要回天界了,因为人间越来越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了,哎,说不定哪天我们这些神仙就被完全遗忘了。”嫦娥忧心忡忡的向吴刚说道。

“什么故事?”嫦娥就是稍微侧了一下头,斜斜的看着他。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最爱吃嫦娥做的月饼的人其实是玉兔,月儿

关键词:

四处游龙不悦地说,龙相生和胡玉飞笑了

盘锦,游龙庄。 话说有位绝世高人,名为周颠仙,功夫卓绝,横扫整个盘锦。其同宗后裔秉承他的绝学,也是意气风...

详细>>

恐怕就是柯尼斯卷毛猫和德文卷毛猫了,他依赖

一个春天,太阳暖和和的照在这西滩村的土地上,也照在我家的院子里,一切生物都因春光变得生机勃勃,仿佛这世...

详细>>

已是足矣,陈夫人自然不好再言语

年后初春,万物复苏。 “峰儿,你,当真要北上去寻离儿?”陈夫人帮忙将物件搁在马背上,陈峰理了理怀中盘缠。...

详细>>

有故事有灵感就写,玉帝愤怒好歹只惩罚凤仙郡

神话小说《换妻》 红日,白云,蓝天;茫茫田野,碧草萋萋。绿茵中开着些许红红的小花。 五个素装女人,娇颜犹在...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