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之可惜势力与宗教纷争的集结,教派是生龙活

日期:2019-12-1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继信仰自由之后,表达自由在很大程度上是获得了信仰自由后的副产品。但是,在西方的历史中,对言论的限制不只是出于宗教的理由。17世纪以后,教权势力衰弱,政府的权力日益增强,对自由的限制更多来自世俗政府。争取自由权利的重心从宗教信仰自由转向言论自由,自17世纪的斯宾诺莎、弥尔顿和洛克,18世纪的著名代表人物伏尔泰、潘恩,直至19世纪的密尔和马克思,这些为言论自由辩护的斗士继续同政府制定的各种形式的书报检查制度和许可制度做斗争。

1517 年路德在德国的维登堡对教皇利用赦罪来聚财的行为提出了质疑,但他的真正目的在于否定教会在宗教信仰中的绝对权威。路德论述的主要问题是:人如何获救? 人如何才能使自己获救。他对应的回答便是“因信称义”,“因信称义”认为只要有信仰便可以成圣人,“称义”是人的一种内在的精神转变,体现为因信仰而得到启示的获救感。圣经是信仰的惟一途径,并且信徒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理解信仰问题。与此同时,住在瑞士的茨温利和加尔文等人进一步阐述,信仰在宗教事件中比理性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获救所要求的完全成义与人的理智并不直接相关,人们可以直接通过上帝获救,因为上帝可以给人的信仰以确信。路德和加尔文的宗教改革强调的是宗教信仰中“个体的自由”和“个体的自主性”,人们的信仰无需借助太多的媒介和仪式。如果说爱拉斯谟等人是要限制教皇权力,那么路德和加尔文等人则是否定罗马教廷,他们对罗马的教会体制提出挑战,认为宗教信仰的基石是相信,“基督徒信仰是一种情操,因为它建立在愿意相信的行为上,而不是建立在不可避免的理性的结论上。” [2]这样,宗教行为完全是个人的事情。所以路德说:“基督徒的自由存在于这种信念:我们的虔诚和得救无需借助于机构来实现”。[3]

这套说教一般会追溯到美国建国者杰弗逊和麦迪逊。麦迪逊说,真正的宗教不需要法律的支持,信教者和不信教者都不应该被课税来资助任何宗教的组织。社会最高利益要求人类的心灵永远全然自由,残酷的宗教敌意不可避免地会源自政府设立宗教的行为。杰弗逊起草的《弗吉尼亚信仰自由法案》则称,全能的上帝创造了自由的心灵,强迫一个人提供金钱捐献来传播他不相信的观点,这是一种罪恶和暴虐。强迫一个人资助他所信仰的说教导师,即使那是他的道德楷模,且他也乐意捐献,那也是在剥夺他的适意自由。无人应被强制光顾或支持任何宗教的神灵、场所或牧师,也不应被强迫、限制、滥用或承受身体和财物的负担,更不应因为他的宗教观点或信仰而遭受不幸。杰弗逊认为,反对建立国教的法律就是要建立一堵墙,将教会与国家隔离开来。

宗教是一种在人类历史中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并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地改变自身的存在形态。除包含信仰及教义体系、历史文化中的经典文献等精神因素之外,宗教与经济、政治、民族或族群等组织化因素也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联。由于教义信条与组织体制的整合作用,宗教本身具有社会聚合力、文化聚合力和政治聚合力。自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历史看,近代以前难以严格、清晰地区分宗教与政治、法律各自在社会中的作用。要对宗教做出整体性、历史性与社会性的分析评价是极为困难的,但可对之做出一般性的描述:在传统社会中宗教所涉及的不仅是属于精神信仰领域的信条教义,同时其对共同体内部成员的生活方式、社会认同、道德思想等方面均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宗教改革者对教会体制的否定,必然意味着与罗马教廷的决裂。他们起初要与罗马教廷争夺信徒,所以他们的理论不免要带上功利性,而且宗教改革的性质本身决定了它产生不出什么真正的新教理论,更没有统一的改革主张。他们只是打破了一个“旧世界”。新教强调的宗教个性自由观,使新教没有像天主教那样有统一的表述形式,所以只能是“教会的统一局面是永远地被打破了,独一无二的教会已由为数日益增多的教会所取代。” [4]这样一方面罗马教会体制的权威被打破了,另一方面在新的权威产生之前,出现了各种新教派别和相应教会。“一个个普通人面对各种各样的宣称,第一次不得不为自己作出抉择:哪一个是真正的教会。” [5]束缚了近千年的宗教专制出现裂缝,人们原本就有的自由倾向和宗教热情一道迅速升温,教派冲突在所难免。教派之间相互指责对方为异教徒,冲突双方都试图说服世俗权力对自己以为的异端进行镇压,冲突各方认为,异端份子和异端行为如同叛国者一样,他们号召世俗当局对异端者判处监禁,没收财产,甚至处死,许多信徒都成了牺牲品。“因此人由于坚信自己不但有信仰真理的权利和义务,而且有弘扬真理的权利和义务,他们在追求这一原则上走得太远,以至走到了它的反面。” [6]而刚刚从欧洲分裂中兴起的各民族国家的君王们显然不愿漠视这种危及国家安定的局面,因为多数王权是通过与城市商业文明结盟才打败封建诸侯的地方势力的,王权要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而统一安定的局面和王权的有效统治对新兴的资本主义至关重要。正是这样,一方面在强烈的宗教热情和宗教使命的促使下,另一方面在新兴势力迫切要求重新分配社会资源的呼声下,宗教与世俗两股势力纠缠到宗教冲突中,历史要面临“脱胎换骨”前的阵痛。随后的欧洲由于直接的宗教纷争或以宗教名义争夺利益的战争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世纪。

宗教自由是指信仰者按照自己的内心信仰神明、参与宗教组织的活动、遵循信仰教义和行为准则。就个人信仰和国家的关系而言,保障个人的宗教自由,就要保证宗教的信仰和行为不受到外在政治的干涉,政府权力要与宗教活动保持距离。拿当今时髦的术语来说,宗教自由是一种消极的自由,而不是那种需要有国家帮助或干预的积极的自由。为了保证政治与宗教的分离,就要求主权国家不能设立国家的正统宗教,即不设立国教。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光荣革命时,辉格党人将《权利法案》的目的定位于“保护宗教、自由和财产”,这成为自由民主时代开始的标志。对“自由”和“财产”的强调表达了世俗社会的价值取向,其实质意义更为重要。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提出:“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建立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剥夺人民和平集会以及向政府申冤请愿的权利。”第一修正案本身即表明上述自由权利的首要地位。19世纪以来,西方世界拥有着经济、政治、文化上的优势。宗教的功用日益地世俗化、公民化、现代化。可将这种对宗教的理解称之为“后宗教时代”的理解,这种理解对于西方主流社会的成员可以心领神会。“宗教信仰自由权利”作为一项基本的公民权利,已是最为一般的常识。

一、宗教改革和宗教冲突

现代法律中的宗教,法学家有过类型的划分,大体上分为三类:传统的宇宙宗教、现代的公民宗教和后现代的新时代宗教。三者在时间上有先后之分,但在一个崇尚宗教自由的社会中,三种类型宗教可以并存。传统宗教的性质是前现代性、古代性和神圣性。宗教意义上的善德乃是对上帝的奉献、远离世俗权力、否认官方认可的中心教义。传统宗教具有一种神秘的、反科学的和反商业的世界观,其中,相对同质的是人们反对个人主义,强调社会的等级制、教阶制和一致性。美国阿米什人的孟诺教派就是一个典型,他们称自己想要一种善德的而非巧智的生活,一种智慧的而非技术与知识的生活,一种社会福利的而非竞争性的生活,一种远离同时代的世俗而非与之混合的生活。他们拒绝电话、汽车、电台和电视,他们的穿着、说话和手工习惯保持着民族的传统。现代宗教是现代的产物,而现代社会则是大众的、都市的、工业化的和复杂的,政府规制着人类事务。因此,现代宗教强调宗教的私人性和社会性。宗教的基本信念是要尊重和容忍其他的宗教,并可以与科学、技术和物质主义并存。现代生活的个人主义,工具性理性和中央官僚政治削弱了传统宗教的属性。后现代宗教则是小众的宗教团体,信众从几十人到几百人不等。瑜伽的灵魂出窍、UFO的外星人探索、信息交换的精神分析,笃信大地之母的环境保护,乃至于偏执的、狂热的、反社会的、集体自杀的各类邪教或异端。

二、自由主义——后宗教时代的世俗宗教

发生于16 世纪欧洲西北部的宗教改革,首先发端于对罗马教廷的专制和腐败的批判,随着宗教改革的深入和原罗马天主教统一局面及宗教权威的打破,形成了众多教派和教派之间的纷争。宗教改革的年代是欧洲资产阶级力量上升时期,是社会资源在封建贵族、教会势力和新兴资产阶级之间重新分配时期。世俗势力与宗教纷争的汇合,使得宗教改革最终带着血腥味从宗教冲突走向宗教宽容。宗教改革之后的宽容观是这场宗教改革留给历史的最宝贵财富,因为这种宽容观使信仰自由和宗教个人主义增加了世俗的意义。信仰自由和宗教个人主义,在随后的基督教世界的历史进程中,对早期世俗自由和个人主义的政治哲学观形成有着深刻的影响。

政教分离、不设国教与宗教自由

一、宗教信仰自由与自由主义的由来

基督教的产生和传播与当时社会情况密切相关。随着古希腊城邦的陷落,原来可感单到的城邦的关怀没有了,人们感到孤立无援并发觉自己的力量难以解决面临的考验,宗教在人们的心目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基督教宣扬的普世平等和“与人关爱”的教义符合罗马统治下的“世界公民”的心态。中世纪人们把上帝和来世作为最终目的,社会的一个明显变化是教会势力的迅速增长。由于教会掌握着通向救赎的礼拜仪式,上帝的恩典要通过教会才能在现实社会中起作用,所以教会控制着人通向来世的命运,它不仅对人的精神生活方面有着重大影响,而且随着以教会体制为代表的宗教势力逐渐成为一支独立力量,宗教对世俗事务的介入逐渐加深。自从5 世纪关于“两把剑”的理论阐述开始,以罗马教廷为代表的天主教宗教势力在近十个世纪的时间里发展为与世俗权力分庭抗礼的势力。整个欧洲的中世纪可以说是宗教权与世俗权,教皇与国王之间围绕谁从上帝那里得到旨意、谁更代表上帝的意愿、围绕各种利益而互相辩争、互相斗争、互相妥协的历史。“随着宗教的和其他世俗势力的崛起,随着宗教体制成为一支独立的力量,同使宗教从属于国家的古老传统的决裂就是无法避免的了。基督教——与国家并列的教会——代表着古老的帝国思想的最后垮台和一次崭新的发展起点。”[1]教会掌握着一切教义的解释权,信徒受知识水平等因素的限制,精神世界完全受控于教会,信仰自由无从谈起。教会还通过其影响力谋求自身利益的情况也越来越厉害,尤其在中世纪的后期,教会权力集中至教皇手中,教皇不仅控制着俸金的发放,而且随意制定税收政策来增加教会的收入,甚至将教会的款项转为教皇个人的收入。同时教廷生活奢侈,经常出现丑闻,教皇政府的贪污腐化遭到信徒们激烈的批评。

现代社会中的宗教自由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弃之可惜势力与宗教纷争的集结,教派是生龙活

关键词:

不曾多极度却念念不要忘记

只一眼,便全城倾塌 还没多非常却念念不要忘记 而本人,始终不后悔未有追求的胆子 年龄浩浩流淌 抖落作者风流罗...

详细>>

仄平平仄仄◎,唐朝乐章. 李渊--四律平韵

平定中原战欲捷, 不屈奸子纵刀胁。 牺牲国难精忠志, 流芳千古意未歇。仄起入韵: 仄 平平仄仄◎, 平仄仄平◎...

详细>>

燃燃决定离开冰火王国,燃燃决定离开冰火王国

把广大用小孩子剧的样式表现出来,既要风趣有趣,又要正确准确,对主要创作们是了不起的挑衅。而以“可燃冰”...

详细>>

如何丰富村民们的文化生活成为现在关注的焦点

谜语:圆筒模样似冬瓜,绸带套环身上挂,一边走来一边打,众人乐得笑哈哈谜语解析:腰鼓属打击乐器。形似圆筒...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