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龙说,左小龙说

日期:2019-10-25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第六十二章 半个小时后。左小龙敲响了黄莹家的门,黄莹打开门道:怎么这么长时间? 左小龙喘气道:我把车停太远了,我一开车,随便一拧油门就开出去好远。我停了车跑回来才知道自己开了那么远。不过这下好。已经不会有人看见了。 黄莹笑出了声,把门开大。说:进来吧。 左小龙一听“进来吧”三个字。顿时血往两头涌,他突然发现自己起了生理反应,而且他穿了一条运动裤和宽松内裤。瞬间表露无遗。左小龙羞愧难当。妈的老子嘴巴还没表白,xx巴先表白了。穿过客厅。左小龙来到黄莹地房间里,连忙找个地方坐下,拉了拉衣角遮盖。道:这个……有水么? 黄莹说:有。有很多水。 左小龙一听,大脑里地血液都翻涌了。结巴道:水…… 黄莹说:我是唱歌的。我平时准备各种各样的饮料,要保护嗓子地。你要喝哪种?是润喉的还是降火地还是…… 左小龙咽了一口口水。道:水就行了。 黄莹起身给左小龙倒上白水。 黄莹的屋子里充满了香气,这香气和泥巴身上地不一样。泥巴身上的是少女地芳香,而黄莹屋子里的香是…… 左小龙用力嗅着。 黄莹发现了左小龙地举动。说:不好意思,我怕蚊子。所以点了三个蚊香,我拿出去两个。 左小龙顿时嗅出来,地确是蚊香,透过窗户。左小龙隐约看见天色晚了下来。太阳花地红色被渐渐淹没。屋子里地色温让人发暖。那可真地是名副其实的色温啊。左小龙有点坐立不安,不知道说什么好。 黄莹问道:你来找我做什么?边问边拉扯着自己地衣服,说道:不好意思。我这衣服脱线了。我去换一件。 黄莹去了衣帽间,她在跨进衣帽间房门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双手触到了自己衣服地下沿,想来下一秒就已经脱下了。不到十秒,黄莹就换好了一件短袖体恤衫出来。 左小龙不敢抬头看,盯着杯子里的水。喝了一口。道:我来谢你。 黄莹抉着头发笑道:谢我什么啊? 左小龙抬头看,黄莹正坐在侧逆光地床上,她坐的位置仿佛就是灯光师安排地。每一条光线都在爱抚她的面庞,屋子里有点闷热,可能是暴雨将至,在天黑前地最后一刹那,左小龙看见黄莹身后地窗户外,一只燕子低空飞过,远处想来了一声闷雷。真的是在远处,就像是有人跳进离开黄莹几百米远的河里。屋子里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左小龙看着一米外远地黄莹。呼吸都急促。他不禁又喝了一口水。 黄莹笑着慢慢说道:你怎么那么渴。我再给你加点水…… 说着黄莹起身,拿起水壶给左小龙面前小矮桌上地杯子添水。左小龙看着杯子里的水缓缓涨上。不自主抬头看一眼。突然发现黄莹这身姿。体恤地领口就在自己眼前。左小龙连忙又低头看着杯子。看了半秒情不自禁又抬头看着黄莹,黄莹问:怎么了。你好像很不自在地样子。你是…… 第六十三章 左小龙说:没什么,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谢谢你。 黄莹把水壶放下,说:你已经说过了。 左小龙举起杯子。又一饮而尽。想暂时编不出什么话来。就等着看黄莹再倒水吧。 黄莹细细说道:你真是渴坏了…… 黄莹站起身。再次拿起水壶,缓步走到左小龙的面前,左小龙双手握着杯子,暂时不敢抬头。黄莹把水壶轻轻放在左小龙地小矮桌上。道:看你这么渴。就把这个放在你这里吧,喝完了就自己倒点…… 左小龙只得自己给自己满上,继续双手捂着杯子。 黄莹翘起二郎腿。脚背在自己另外一只腿的小腿外盘了半圈,撩了一下自己地头发,道:你这是冷啊? 左小龙挤出笑意,说:不,不是。水……喝起来方便。 黄莹没再问下去,左小龙慢慢闭上眼睛。他听到在很远的地方,几十公里之外,雨水已经落到了大地上,都是碎落地声音。他还听到人们打开伞的声音,这是属于这个夏天地最后一场夜雨,它将带走一切的焦炙,左小龙感觉到雨带正向着这间屋子移来。但是雨水正在减弱。就像海啸淹没城市那样,到了他那里。应该是柔柔雨丝,就在雕塑园方向,有一道无声地闪电落下,瞬间地耀眼全当是给黄莹的脸补光了。忽然间,代表夏天逝去地轰雷响起。第一滴雨水如愿的沾到了玻璃窗上。雷声的余音在大地里晃荡。 黄莹解开了一个扣子,道:这雨等了半天还没下下来。 左小龙默不作声。但感觉浑身的力量都在汇聚。 黄莹将窗户打开了一个缝,用一半气声一半真声说道:好热啊。 黄莹问道:你热么? 天边更响的雷声落地了。 这对左小龙而言就是战鼓。左小龙告诉自己一鼓作气地时候到来了。他端起水杯,一饮而尽,盯着黄莹。猛然起身。双手把黄莹推倒在床上,压在身下。黄莹迟疑了一秒,掐住左小龙地脖子。道:你要做什么。 左小龙没有说话。喘着气。依然牢牢盯着黄莹的脸庞。向下压去,黄莹不敢真用力掐,照这趋势如果手上不松点力气。左小龙就等于自己把自己掐死了。黄莹地手慢慢往下放,把脸侧过来。急促说道: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你别这样,弟弟乖。姐姐知道你是在闹着玩。快松开,快…… 黄莹将左小龙撑住自己肩的左手手腕握住。拉到了床上。这一拉,左小龙失去了支撑。彻底压在黄莹身上。压瓷实了以后。左小龙的手反而动不了了。两人贴着紧挨一起,黄莹有些严厉道:你喝水都能喝醉啊,你在想什么?你要干什么? 左小龙的肌肉开始重新聚集力量。他往旁边挣脱开黄莹的手。把黄莹的侧在一边的脸抉正。对着她地眼睛。说道:我要霸王硬上弓。 说罢。他向黄莹的嘴唇吻去。 第六十四章 黄莹叹了一口气。在两人地嘴唇就快挨上时候。黄莹说道:关键是。你是霸王么? 左小龙瞬间凝止了。 黄莹说道:你不是霸王,你也没有弓,你不会成功的。 左小龙说:今天由我…… 黄莹说:别闹了。不可能地。你看看后面。 左小龙觉得自己恶魔附体。用从来都没有地冷笑对向了黄莹,说:哼哼,少玩我了,我就看着你。 黄莹说:我没告诉你,我和我爹妈是住在一起的,你看后面。 左小龙忽然间脑袋一大。转身看后面。发现一对和蔼疑惑地中老年夫妇站在门前,左小龙连忙松开手,连滚带爬从床上跳起来,站着不知所措道:叔叔,阿姨…… 黄莹从床上不慌不忙地坐起来。长发沾着汗水挂在嘴边,黄莹整理了一下头发。低头系了一个扣子。说道:爸。妈,你们回房间吧,这是我地男朋友,没事的。 老人们回了房间,敞开着房门。 左小龙羞愧难当。恨不得从刚才打开的那点窗缝里蒸发掉,黄莹说道:你这个白痴。你都看不出来我是和我爹妈住在一起啊? 左小龙道:对不起。我真地没注意,我以为,你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一定是一个人住的…… 黄莹起身道:对不起什么?我爸妈看见了对不起我爸妈啊。你对不起我。你说。我怎样的一个女孩子?老娘到现在还是处女。老娘是要把第一次留给自己喜欢的人的,留给自己丈夫的,你差点坏我地信仰。你别以为我爹妈不在你就能得逞,你再来一次我就揍死你。 左小龙在气势上完全被压倒。无话可说。雨水终于落了下来,洒落在院子里的每一朵太阳花上,这是他们死前最后的甘露。窗户很快被打湿。雨丝挂不住从窗户上往下滑落,打开的缝隙里透来秋天的海风黄莹整理完自己。看着又坐回小矮凳旁边,低头捧着水当酒喝的左小龙,说道:今天地事情,我们都忘记,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说不定很多很多年后我会喜欢你,但我不喜欢今天地你。 左小龙问道:你喜欢什么样地我? 黄莹说:这不是什么样地你地问题。这是什么样的人地问题,我从小就喜欢成功地男人,是已经成功的男人哦。不是觉得自己能成功地男人,我喜欢他们的强大。你别想错了。我不喜欢他们钱。他们地钱我可以一分不用。你觉得如果我喜欢从男人那里骗点钱。我这样地条件,还会和爸爸妈妈住。还会开小轻骑吗?我一直在等一个我喜欢的。儒雅地。有风度地。有想法的成功的男人,只要我喜欢他。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不离不弃。因为他战胜过这个世界。我现在有我喜欢地人了。 左小龙又喝一口水,道:是不是那个开厂的路金波? 黄莹道:不是开厂。是做文化。是出版家。 左小龙不服气道:他就是一个书贩子。排毒污染亭林镇,这是文化吗?

在疯狂的世界里,有个女孩可以安静地随你而去,是多么幸运的事。只是左小龙不曾明白。左小龙也为了二十万美金在雕塑园里不断地寻找,但是在一片杂草里,他只找到了撅着屁股同样在寻找的大帅。在迷茫的草地里,左小龙向着自由女神像奔去。他废了大力气爬到了自由女神的肩膀上——这个雕塑园的制高点,他向下望去,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大动物来改善生活,但是眼前景物令人惊异,只见满雕塑园都散落着撅起的屁股,大家都在寻找,大家都在后悔,大家都想改善生活。寻找大动物失败的群众们饮水思源,想起了波波印刷厂和路金波。人们围聚到了路金波工厂的门前,打着标语,希望波波印刷厂可以再次印刷《毒》这本书。人们分析,虽然原材料够毒,但书不够毒也无法制造出让基因变异的废水来,只有毒毒联手,才能做到毒害动物,造福人类。为首者用大喇叭喊道:希望波波印刷厂再次造福人民!造福人民!造福人民!底下的人跟着一起喊道。希望波波印刷厂以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四个字是万能狗皮膏药,在必须牺牲一方利益来换取另一方利益的时候,“大局为重”就要出场了。不想,人民群众很快都学会了这一手。路金波个人利益需要服从集体利益!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路金波要服从!群众们情绪激动,有冲破厂门之势。一群想要索取个人利益的人聚集在一起,就变成了高于一切的集体利益。群众们拥有着很高的模仿能力。集体利益这话一出,就像当年找到了苏维埃一样,每个人都仿佛挂靠到了师出有名的思想根基,大家一下子正义化身,群情稍有失控。左小龙庆幸自己在这样的一个小地方,随便一问就能问出心上人的下落,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她。在这里也容易让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每个人之间都能互相影响,每一个事件都能广为人知。他决定,无论有着什么样的目标,自己都要在小地方生活,心有多大,世界有多大。人贴着紧挨在一起,黄莹有些严厉地说:你喝水都能喝醉啊,你在想什么?你要干什么?左小龙的肌肉开始重新聚集力量,他往旁边挣脱开黄莹的手,把黄莹侧在一边的脸扶正,对着她的眼睛,说道:我要霸王硬上弓。说罢,他向黄莹的嘴唇吻去。黄莹叹了一口气,在两人的嘴唇就快挨上的时候,黄莹说道:关键是,你是霸王么?黄莹整理完自己,看着又坐回小矮凳旁边,低头捧着水当酒喝的左小龙,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们都忘记,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说不定很多很多年后我会喜欢你。但我不喜欢今天的你。左小龙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黄莹说:这不是什么样的你的问题,这是什么样的人的问题。我从小就喜欢成功的男人,是已经成功的男人哦,不是觉得自己能成功的男人。我喜欢他们的强大。你别想错了,我不喜欢他们的钱,他们的钱我可以一分不用,你觉得如果我喜欢从男人那里骗点钱,我这样的条件,还会和爸爸妈妈住,还会开小轻骑吗?我一直在等一个我喜欢的、儒雅的、有风度的、有想法的成功的男人,只要我喜欢他,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不离不弃,因为他战胜过这个世界。左小龙走出了门口到屋檐下,黄莹叫住了他,黄莹倚着门,在路灯下只有一个剪影,她对左小龙说:你不应该留在这里,你应该去一个更广阔的世界,你看见的世界有多大,你的心就有多大。你是个好人,但现在你的心太小了。左小龙问:你这话是单单对我说的?黄莹莞尔一笑,道:是对所有的男人说的。天台上的警官吸了几口烟,说:风太大了,要不,我给你送过来。左小龙道:不用了,我也不抽烟。警官道:抽两口呗,平时在单位里不让抽,今天我一上来就能随便抽了,真挺爽的。你叫什么名字啊。左小龙道:左小龙。警官说:小左啊,你有什么事情,觉得为难,你告诉我,我们警察说不定就能帮到你,别寻死啊,你这一跳,你的父母,你的爹妈——哦,不好意思,父母就是爹妈——你的亲人怎么弄?没解决的事情还是该解决啊。年轻人一时冲动很正常,我和你讲个故事,我上学的时候啊,失恋了,谈了四年的恋爱,女朋友跟别人跑了,她说啊,我人太好了,她就喜欢坏坏的那种男人,我他妈就把这话记住了,后来我就当了警察,我专门去抓坏人,再让你坏坏的、坏坏的,狗娘养的。那时候啊,我那个难受啊,真是万念俱灰,觉得日子也没什么盼头了,我还割过腕啊。但是没弄死自己。现在想想真是傻,我去年刚娶的老婆,漂亮,贤惠,懂事,现在还有孩子了,真是爽死了。要不是要挽救你,我现在就在家里吃饭呢。我也挽救不了你,你自己想明白了就好。你别不信,我给你看看我的左手手腕,我真割过,给你看……说罢,警员挽起自己左手的袖子,又往前走几步。左小龙说道:阿SIR,你真能说,但是你听我说。警员止步,道:你说说你的故事,我听着。左小龙摇摇头,道:我是真的不想跳啊。警员首肯道:没有人真的想跳的,都是没有办法了,被逼上了绝路,我相信,但是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一起来想办法。左小龙眼看越描越黑,道:其实是这样的,我在这个屋顶上,我只是想看看这个亭林镇,看看这个世界……警员道:我理解,我理解你对亭林镇的恋恋不舍,你还想看这个世界一眼,其实,这个世界是很美好的,只要你能找到,以后你就是我哥们,我把我的经验分享给你。左小龙着急道:我从来没想过要自杀。警员道:是啊,我以前也从来没想过,但我真那么做了,只要你能和我下楼,过几天,你就会觉得生活下去其实很有乐趣,实在不成你再来跳就行了,谁也不能拦着你去死,但我觉得,还不至于。左小龙看还是没说清楚,心里越发着急,他生怕警官扑上来将自己擒住,然后道:小样,编故事编死我了。左小龙有点进退两难。

第二十章 所有的女孩子异口同声道:郭!敬!明! 这三个字久久回荡在亭林镇的上空。当天,所有镇上的人都仿佛听见了上帝的召唤。 台下的气氛已经快要爆炸,有的女学生已经开始哭泣。 司仪道:让我们再大声的喊他的名字好么,用我们的热情把他召唤出来,来,一,二,三…… 四,四,小四! 很多女孩把书捧在胸口,双唇抿起,眼里擒满泪水。 在腰鼓声中,郭敬明登台了。他向大家挥手。人群里的好多人开始嚎啕大哭,有人已经支撑不住,需要旁边的人搀扶。有一个人就已经晕眩,靠在左小龙的身上,左小龙低头一看,长的不行,估计发育了以后还是不行,他连忙一躲,那人直接倒在了人堆里。周围所有人都在尖叫,左小龙发现,他被困住了,几千个十五岁以下的女孩在他身边涌动,只可惜他没有恋童癖,否则假装郭敬明的读者参加这种活动一定收获不小,而且怎么乱摸乱蹭估计都没有人计较。因为他们有……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左小龙一直想看看这个明星是什么样子的,但无奈他怎么踮起脚都看不见,后面的女孩子们也因为没看到偶像——应该是看不到偶像,显得更加激动,纷纷往前涌动,左小龙被人浪推着走了好远。他怕自己的手指再次被挤伤,所以高高的举高在头顶,突然间,听到了旁边一声严厉的呵斥:你为什么对着我们小四竖中指? 左小龙连忙自保道:我最喜欢小四了,我没有竖中指。 说罢他把自己的左手收回来,趁人不注意,偷偷竖起了食指,连同中指在一起,组成一个V字,生怕放下面会被人群弄伤,只得摆在脸前,正打算说自己是要表达小四必胜的意思,突然间,那个女生打断了他,道:哦,原来你也是非主流啊,对不起哦,我看错了,那我们一起来支持小四吧,四殿! 左小龙马上入戏叫道:我们永远支持你! 说着马上开溜了,在群众运动的狂热洪流里,能自保的方式只有暂时恶心一下自己,然后找个人少的地方喘口气。 台上只传来了声音:很高兴来到这里,这也是我的朋友黎波的印刷厂……嗯……今天还要带给大家一个好的消息,就是我的新书的第一本,也就是《小时代》,要从这里出厂了,这也是这个工厂开工印刷的第一本书,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所有人都掏出手机在给自己的偶像拍照,还有人大声在给朋友打电话诉说此时的激动。镇长和路金波同时走上台,礼仪小姐搬出一个木质的底座,上面有一个按钮,等到所有的摄像机照相机到位以后,他们三人同时按动了这个按钮。 对于台下的女孩们来说,他们多么希望这是一个炸弹的按钮,这样就可以永远和他们的偶像定格在一百米以内的距离。按钮被按下后,礼花齐放,气氛到达最高xdx潮,印刷厂里的机器开始启动,一分钟后,流水线上就出来了第一本书,由职工连忙送到台上,镇长高举着书宣布道,这个印刷厂的第一本书,也是亭林镇向文化产业探索的第一步,正式的……出炉了。 他们三人高举着这本书,一盏比太阳光更强的聚光灯也打来。欢呼和掌声响成了一片。将书放下来以后,郭敬明充满爱恋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突然间他发现可能因为时间仓促,这书的装订有点歪,便问旁边的路金波道:你看我的这个《小时代》,是不是有点歪? 路金波忙着鼓掌,低头随意扫了一眼道:不要紧,这时代本来就是歪的。 左小龙花了很大的力气才从人群里挣脱出来,因为黄莹要走了。他绕到了后台,一看黄莹没在那里,连忙又去了停车场,可他只看见了镇长的车停在那里,左小龙骂了一句,***,然后顺便用自己的手臂把镇长汽车的反光镜推向前方。但镇长的车明显要比那些阿猫阿狗的结实一些,左小龙的手隐隐作痛。他继续往前跑,突然发现黄莹正在前方的转角的一颗桃树下孤独的发动她的小踏板。 左小龙怔了一会儿,想,这才是他心里的明星。 黄莹抬头一眼看到了左小龙,道:怎么了。 左小龙说:没什么。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 左小龙上前一步道:我有点事要和你说,我送你回去吧。 黄莹抬头看着左小龙,问:你开车了? 左小龙说:没,我开你的摩托车送你回去。 黄莹仰头大笑,说:你开吧。 第二十一章 左小龙开着黄莹的小踏板慢悠悠启程。下午的暖阳劈头盖脸的打在他们身上,左小龙觉得身体发热,尤其是小腿,特别热,这点是非常奇怪的,如果是大腿发热,或者大腿根部发热,那是人之常情,可是自己的小腿怎么得以发热呢?但左小龙没顾上看,他怕一切停车等波折都枉费了这大好春光。黄莹在后面似乎也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但左小龙又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所以状态很不自然,还影响了他对摩托车的控制。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到了人多的地方,左小龙更没有什么发言的欲望,黄莹示意左小龙停车,说,我到了。 左小龙将踏板车停稳,憋了半天,说:再见。 道完再见以后,两人分开。左小龙终于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了。当一个男人同时对两个女孩子有好感时,他更爱谁取决于谁更不爱他。黄莹只是左小龙迷糊记忆里的一个天涯歌女,一个小范围的明星,但是当这个人突然具象的时候,他立即痴迷不已,左小龙可能就是喜欢黄莹的风尘,在他认识的姑娘里,黄莹一定是最风尘的那个。风尘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气息,无论对于男的对于女的都有着瞬间的吸引力,男人喜欢风尘的女人,女人喜欢风尘仆仆的男人。泥巴就是左小龙停在车库的一台好车,而黄莹则是路过自己家门口的,那自然是路过家门口的要多看几眼。这样的姑娘就像永远不会停留下来的一个物体,她需要的只是在某个地方停泊一下,加满油继续出发。出发到一个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地方,直到机械故障或者零件老化,那就停在哪里算哪里了,然后你就只能修她,不能休她。 左小龙迷恋其中不能自拔。但他觉得自己在黄莹面前会豪气顿失,可能她见过很多的世面,而且成熟的很,左小龙觉得自己在黄莹的心中一定非常的幼稚,所以他决定自己必须要在这个镇子有所作为,而且他从来都觉得自己是应该有所作为的,只是没有人告诉他该做什么,当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那就不可限量。可找到方向是何其的困难,因为所谓的方向,并不是东南西北,而是把一个圆分成了三百六十度,他始终在寻找其中的一度,这一度就是他的方向。 左小龙突然间迫切想要和泥巴见面,因为在泥巴面前,他觉得自己可以大振雄风,好汉重拾当年勇,泥巴有多喜欢他并不重要,但泥巴如果不喜欢他,那对他一定是致命的打击。他觉得自己真贱,黄莹似乎对他没有任何的意思,而且那么风骚,说不定已经当了妈,可是自己对她确实一往情深,而泥巴清纯年轻,是啤酒肚中年男的垂涎,又那么喜欢他,可自己始终找不到感觉。 左小龙深刻地想道,莫非是因为泥巴喜欢我,所以我才不喜欢她,而黄莹不喜欢我,所以我喜欢她,那我是多么可悲的东西。 但左小龙突然更深刻地想道,莫非是因为我不喜欢泥巴,所以泥巴才喜欢我,而某个男的喜欢泥巴,所以泥巴才不喜欢他? 左小龙在崩一个溃的同时,觉得他马上要见到泥巴,巩固一下这感情,好让某个喜欢泥巴的男子无机可乘。这两个都是好姑娘,自己要把他们都留在身边。 但左小龙突然想到,自己其实找不到泥巴,他不知道泥巴的联系方式,又是一个不知所去的下午,连接漫漫长夜,真是让人觉得荒芜。 在这个时候,波波印刷厂正开始全负荷工作。事实上,他已经开始全负荷工作,开业那天也只是停工了一会儿而已,要不然哪能这么快的印出一本书来。而且为了丰富文化,波波印刷厂当下就和政府达成了一个协议,赞助亭林镇的第一届文艺比赛,并且设立波波杯,虽然波波杯听着很像颁发给宠物的一个奖项,但这却是亭林镇最大的奖金额度,一等奖有五万元,二等奖两万元,三等奖一万元,而且还设立了最佳合唱团的评比,胜出的合唱团可以去参加更高级别的比赛。这个合唱团可以获得两万元。其余所有参赛的选手,都可以获得神秘的礼品一份。文艺比赛在两周后举行,地点是亭林镇大礼堂。届时还有神秘嘉宾出席。凭借本地居民身份证就可以参加。 这个比赛被当地政府广为重视,因为这个比赛可以增加当地人的凝聚力,让当地的居民以比外来务工人员高一个层次的文艺面貌出现。温饱思淫欲,淫完搞文艺,如果这个地方的老百姓都很喜欢文艺,那这个地方一定是富裕的,衣食无忧的。 消息一发布,当地的居民也沸腾了,奖金很多啊。一年忙到头也就两三万,但如果唱歌跳舞弄了个第一名,那就有五万啊,这和著名歌星走穴快一个价钱了,不济一点也有两三万啊,最不济,那也有个神秘的礼品。顿时,各个村民委员会,各个居委会,各个家庭都忙碌起来,开始想自己应该表演什么节目。群众从来没有这么不务正业过,但话说回来,这年头,除了罪犯,谁在干自己喜欢的事业啊,所以,钱就是正业。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左小龙说,左小龙说

关键词:

左小龙转身对泥巴说,左小龙对泥巴说

第八十二章左小龙把泥巴带到了油画园里。老鹰般地飞禽和左小龙的摩托车并列排在一条线飞行了悠久。砂石路摩托...

详细>>

左小龙说道,左小龙说

第五十六章在这个夏天里,左小龙只见过泥巴一次。那次是去还钱地。但泥巴情绪低落,只是抱着左小龙哭泣。左小...

详细>>

左小龙说,在节目组到亭林镇的那一刻

第四十楚辞 泥巴问道:你平日都怎么洗澡? 左小龙回答道:浴室。泥巴接着问道:那自身怎么洗澡? 左小龙问:能还是...

详细>>

不能吃以为着没有钱,袁部长说

第八十七章黄莹说道:老娘才不从呢,小编直接给他俩卖艺地,让笔者唱那样恶心地歌,还不比让老娘去卖淫呢。左...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