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韩梦是否知道已经不重要,安静地看着投射

日期:2019-10-22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我一直深深爱着站在北楼凝望我的女孩,却没机会表白。当我千方百计从网上找到她,并和她成为恋人后,我们约定再到北楼重温旧梦。可当我们再见面时,我才发现她根本不是那个我魂牵梦萦的女孩。虽然是个错,可我却再也不想说破。 学校的文科班和理科班是分开在南楼和北楼上课的,两栋教学楼隔着窄窄的小路遥遥相望。 那一年我上高三,繁忙的功课和沉重的升学压力是生活的全部内容,那时候身边所有的人都过着同样紧张的日子。我常常从堆积如山的课本中抬起头来,觉得自己的眼睛酸疼。然后就站起来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随便看看风景,缓冲大脑的疲惫。 我经常在同样的时间看见对面南楼文科一班的走廊上一个穿白裙的女孩,手托着下巴,安静地看着投射在栏杆上白杨树叶子斑驳的影子。那些影子在她的身上晃啊晃的。 我们好像很默契的样子,每天中午都在教室外面站十几分钟,每一次我都是看着她甩甩长发转身离开,她的长发像瀑布一样。然后我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那繁重的学业。 年级里为了缓解复习压力,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组织了整个高三年级的篮球赛,这也是我们高中时代最后一场正规的篮球赛。 我们班的对手是文科一班。 文科班的男生很少,勉强凑足了人数上场以后很快被我们打得溃不成军。就在我一个漂亮的三步上篮之后,我看见了那个白裙飘飘的女孩,她还是长发如瀑的样子,和另外一个女孩一起站在不远处白杨树的树阴下,安静地看着这场比赛。 我看到她的时候,有三秒钟的时间大脑停止了思维。 一起上场的男生叫我:“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傻了?” 我回过神来,对着他抱歉地笑,我说:“太阳太刺眼了。” 后来整场球我打得心不在焉,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我们仍然以很大的优势获得了胜利。我一直在寻找那个穿白裙的女孩,我听见有人叫:“韩梦、韩梦。”她和她身边的女孩回过头去,然后三个人一起离开了操场。 我独自站在刺眼的阳光下,默念着她的名字:韩梦。这是一个和她一样美丽安静的名字。 再后来按照固定的程式学习、模拟考以及最后的高考,我的高三以我最终考到了上海的大学而辉煌地宣告结束。当然,同时结束的也包括韩梦,我不知道她考得怎么样,考到了哪里,是否符合她的理想。这些我都无从知道,毕竟我们只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甚至她也许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不知道北楼上每天中午会准时出现一个男生,不知道这个男生心里的秘密。但我却清楚,其实是这个叫韩梦的女孩,陪我度过了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 那年秋天,我离开小镇,来到了上海。 在上海念书的日子和往日有了很大的不同,身边的同学来自五湖四海。一时之间很难找回高中时那样无阻无碍的友谊,城市的繁华也赋予了上海女孩独有的气质,在她们中间更多地充斥着物质的气息。所有这一切都使我分外地怀念我的高中时代,还有那个白裙飘飘、长发如瀑、会安静地看着白杨树叶影子很长时间的纯真女孩。 我一直非常非常地想念她。 终于在大三一个泛着浅浅秋凉的傍晚,我在电脑前呆坐了一段时间之后,打开电子信箱开始给韩梦写信。我写下她的名字,然后敲下一个冒号。透过那两个美丽的字我仿佛又看见了她当年安静的样子,安静地看树叶的影子,安静地站在树阴底下,这些场景像流水一样缓缓地从我心底流过。 但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只是简单地写:“我还记得从北楼看见你的样子,你还好吗?” 然后我在收信人地址上写下了以她名字拼音命名的邮件地址,我并不知道她的任何消息,包括她的信箱地址,我只是猜测。也许我只是想把这种藏在心里三年的感情说出来,她是否能够收到已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在我按下“发送”键的时候,觉得心里如释重负。 我想,如果能够一直把一个人放在心里三年,一定是有原因的。 那么结果就让这封信去替我寻找吧。 发过信后一个月都没有收到任何回信。我有些失望了,我想也许这就是结果吧,从来没有过开始,也就无所谓结束。我说过,我只是想把在心里堆积了三年的感情说出来,至于韩梦是否知道已经不重要。而这个目的已经达到。 于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再去收信,我上网和室友打MUD。我以为在虚拟的世界里和对时间毫不吝啬的浪费中我可以渐渐淡忘韩梦,她只是我年少时的一个梦而已。我知道了原因,也得到了结果,于是终于能够放下。 直到有一天,我在MUD里见到一个女孩子,她的ID也叫韩梦,我觉得自己在刹那间大脑一片空白,像回到了三年前那个阳光灿烂的操场看见韩梦的瞬间。 我问她,韩梦是你的真名吗?她说是的。我又问,那你高三是不是念的文科?她也说是的。我再问,你还记得每天中午你都在教学南楼看树叶的影子吗?女孩终于否认了,她说不是啊,我们学校高中部只有一栋教学楼。她说,你是不是要找人啊?我说是啊,我以为你是。我突然被巨大的失望噎得说不出话来。 然后我从MUD里悄无声息地退出。呆坐了很长时间以后终于重新登陆信箱去收信,原来我是根本不能够忘掉这个名字的。 在信箱里我突然看到了一封信,这封我等了很长时间的信,它安静地躺在我的信箱里,明亮的蓝色和粗粗的字体都在提醒着我它的真实性,我握着鼠标的手都有些颤抖。 “我去深圳实习了一个月,一直没有机会上网,回复迟了,希望你不要见怪。”韩梦说,“我还记得学校南楼文科一班门前的那个栏杆,我和最好的朋友沈语一起在上边刻下了我们的名字。高三的时候,我和沈语都喜欢趴在栏杆上看下面的风景,有时候看着白杨树的叶子都能发好长时间的呆,呵呵,高三的日子枯燥得有些可怕。” 末了她问:“你怎么知道我的信箱?” 于是我开始和韩梦通信,我们聊高中的学校,聊南楼和北楼中间那条窄窄的小路,当然也聊到最后的那场篮球赛。韩梦说:“我还记得你三步上篮投进的那个球,动作是那样流畅,那时我和沈语都站在树阴下,虽然我们班输了,但是那场比赛是我看过的最精彩的。” 我想韩梦一定是上天特别赐给我的女孩,否则不会经过三年我们还能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否则她不会到现在还记得我投球的姿势,否则我不会冒冒失失地发信给自己猜测的地址而恰好被她收到。我想这不是碰巧,不会有这么多的碰巧,这应该就算是注定的吧。 在此之前我和韩梦应该算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但是在我们聊天和通信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陌生,好像是相交了很多年的朋友。我想也许是因为我们每天中午都能够隔着小路遥遥望见彼此的原因吧,是真正的心灵相通,所以就胜过了所有的言语。 有一天下线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恍惚起来,我始终想不起韩梦的样子。在记忆里只有白杨树叶斑驳的影子,她飘啊飘的白裙和瀑布一样的长发,这么多年了,原来一直清晰的只是她的名字:韩梦。我始终忘不掉的只有一个名字。 我们的爱情在频繁的通信和聊天中开始慢慢地萌芽和生长,每一个阶段都令我无比欣喜。我知道这才是我要的结果,也是很久以前就注定的结果:我爱上了韩梦。 以前三年的所有情感,不过是一种想念,那时我们对彼此一无所知。而现在,虽然隔着电话和网络,我却能清楚地知道她的一切,可以想像出她的一颦一笑,可以告诉她我的想念,而不必理会我们中间是否隔着沉重的压力和一条窄窄的小路。这样的感情,才算是爱情吧。 韩梦的每一封信都被我保存在一个特定的文件夹里,文件夹的名字就是韩梦。以前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觉得那是一个虚幻的梦境,而现在,这两个字却是那么真实和美好,仿佛触手可及。 韩梦说:“把你的照片发给我好吗?我好像已经忘记你的样子了。” 我把自己的照片扫描给她,韩梦感叹说:“你好像没有变,还是高高大大英气逼人的样子。”她叹了一口气说:“而我在这三年里,好像已经变了很多。” 我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在我的心里一直是美好的,还是长发飘飘的样子。” 韩梦说:“我早在大二的时候就剪掉了长发,现在的我留着一头短发,上次沈语看见我都吓了一跳。” 我微笑起来:“我只见过沈语一次,就在那次篮球赛上,你们站在一起。” 韩梦说:“沈语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也是长发,不过她的发质比我的好,看上去像瀑布一样。” 韩梦说:“今年暑假我要回家,我们在南楼的文科一班门口见面好吗?” 那年暑假我提前回到了小镇,每天都盼着和韩梦相见。我已经无法想像出短发的韩梦是什么样子,是变得活泼了还是依旧安静。但是这些都没有关系,因为我爱这个女孩,所以就能够接受她的一切。 在韩梦没有回来之前我就去了原来的学校,当我站在北楼的教室门口望向被白杨树叶影子斑驳覆盖的南楼时,三年前的往事一点点地涌上心头,觉得很平静。我一直舍弃不下的原来是最初的心倩,那时我只是单纯地喜欢那个白裙长发的女孩,而只有现在,我才真正懂得爱的含义。 是的,是的。我在。心里说了很多遍,我爱韩梦。已经脱离了当初青涩的年纪。 在一个雨后初晴的下午,我接到韩梦的电话,她说:“我现在在学校的南楼,想像你当年站在北楼的样子。” 我放下电话就往学校跑,看到熟悉的校门时心情非常轻快。远远地看到南楼上站着一个穿白裙的女生,我已经忘记了她的样子,但是我想我仍然能够一眼把她认出来。 跑到楼下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长发的女孩,她的头发仍然像瀑布一样光滑。我看着她大脑突然陷入了一片空白,然后我吃惊地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我清晰地叫出了她的名字:韩梦。 长发的女孩子回过头来,她的气息是我曾经熟悉的,虽然已经有些淡忘,但这一刻却突然像电光火花一般照亮了内心。 她看着我微笑,说:“你就是韩梦在楼上等的人吧!”她的微笑还和当年一样安静,然后她说,“我下来买点矿泉水,我是韩梦的好朋友,叫我沈语好了。” 我看着她突然愣住了,所有的记忆一刹那全部没有了头绪,我陷入了无措的慌乱中,慌乱中有件事却渐渐清晰起来:三年前,我搞错了她和韩梦的名字,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念的韩梦,实际上却是沈语。而我阴差阳错爱上的,却不是这个当年站在栏杆旁看白杨树叶影子的女孩,而是从未留意过的韩梦! 沈语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轻轻地说:“我听韩梦讲了你们之间的事,很羡慕你们三年以后还能联系上。”她叹了口气,“以前我和韩梦都爱在下午课间的时候趴在栏杆上聊天或者发呆,中午的时候韩梦要回家,我就只好一个人待着,那时北楼有个男生也会在相同的时间出现。” 沈语的语气渐渐变得怅惆,她说:“我一直很希望再见到他,但是我想也许没有机会了。” 然后她笑了,她说:“我们没有你们幸运。” 我本能地想告诉她其实我就是那个在北楼出现的男生,但是我很快地冷静下来。我想我应该遵从自己心底的选择,因为在心里早就明确过,我爱上的人是现实生活中和我通信聊天无比真实的女孩,而不是年少时站在南楼上那个遥不可及的女孩。尽管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事实依然如此。 我向沈语点头微笑,什么也没有说,然后转身上楼。 三楼文科一班的门口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俏丽女孩,一头妩媚可爱的短发。她转过头来对着我微笑,雨后放睛的夕阳洒了她一身金黄色的光芒。

图片 1

今天回家了,看着熟悉的县城,忽然想回到高中看一眼,下了客车便不顾一切的向学校走去!

文 ∕ 白开水

说来也巧,原本和妈妈定好到了县城就逛街的,但是我下车时没有给妈妈打电话,就去学校了,在去的路上就偶遇了妈妈,这难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年少的喜欢,带着雨后青草的幽香。款款的向你袭来,带着青春特有的味道,你大口大口的呼吸,想借此留住这青葱岁月。

年少的喜欢,也可能是对你耳垂上边那粉红色发夹的喜爱,也可能是那阵风吹来,刚好你的头发发梢上扬。

年少的喜欢,正好是炎热夏日的操场上仍在打球的少年。那白T恤透出带有咸味汗渍,萌动的荷尔蒙发酵着。

最有可能的是,在那个温暖的午后,我对你惊鸿的一瞥,便此生难忘。

到了学校,一切的样子似乎没变但似乎又变了!

-1-

学校外面挂了重点中学的字样,里面的桃花也开了,美美哒!

学校的文科班和理科班是分开在南楼和北楼上课的,两栋教学楼间隔着窄窄的小路,仿佛彼此遥遥相望。

图片 2

那一年我上高三,繁重的功课和沉重的升学压力是生活的全部内容,那时候所有的人都过着同样紧张的日子,我常常从堆积如山的课本中抬起头来,觉得自己的眼睛酸痛,头脑昏胀。这时我通常会站起来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随便看看风景,缓冲一下大脑的疲惫。

这是学校北门的一棵桃树,高高大大,开满希望之花!

我经常在同样的时候看见对面南楼文科班的走廊上一个穿白裙的女孩儿,手托着下巴,安静地看着投射在栏杆上白杨树斑驳的影子,那些影子点缀到她的身上,如此灵动。让我时常陷入沉思,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当然,我也不知道此刻的我在想些什么。

向学校里面走,看见了熟悉的篮球场,虽然是周六,但还是如从前一样有很多人在打篮球,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得出的结论:没有我们那届打的好!(算是私心吧,怎么看都不如自己班打的好。)上了大学以后好像很少看到男生帅帅的打篮球了,体育课时虽然也有人在打篮球,但是技术嘛,我就笑笑不语了!

我们好像很默契的样子,每天中午都在教室外面站上十几分钟,每一次我都是看着她甩甩瀑布般的长发转身离开,然后我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那繁重的学业。

还记得高三那年,班级篮球比赛,一路过关斩将来到了总决赛,连老班都在为我们喝彩,现在想想都激动!

-2-

昨天和同学打电话,回忆起从前一件件美好的小事,忍不住笑出来,可是笑着笑着却忍不住想哭!

学校为了缓解复习压力,特地组织了一场篮球比赛。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们进行了整个高三年级的篮球赛,我们班的对手是文科班。文科班的男生很少,勉强凑足了人数。上场以后我们势如破竹,他们很快被我们打得溃不成军。

看到了学校新建的跑道,踩上去的感觉真好,看见新修的绿坪上有人顽皮的画上了小熊和小猪的头像。

就在我一个漂亮的三步上篮之后,我下意识里看见了那个白裙飘飘的女孩,和另外一个女孩一起站在不远处白杨树的树荫下,安静地看着这场比赛。

图片 3

看到她的时候,有三秒钟的时间,我的大脑仿佛停止了思维,一片空白。一起上场的男生叫我:“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傻了?”我回过神来,对着他抱歉地笑笑说:“阳光太刺眼了。”

不知道在这上面打篮球是什么感觉!

后来整场球赛我打得心不在焉,我一直在寻找那个穿白裙的女孩。当我听见有人叫:“顾心念,顾心念。”她和她身边的女孩回过头去,然后三个人一起离开了操场。

连带着看了看曾经生活了两年的南楼,依旧比北楼好很多!

我独自站在阳光下,默念着她的名字:顾心念。一个和她一样美丽安静的名字。

记得那年刚刚来到学校时,几乎班级一打头的班级都在二楼,但是就我们唯一一个班在三楼,当时还很沮丧自己要多爬一个楼层,现在想想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我们比别人站的高了一点,站的高看的远,也算是锻炼身体了!

-3-

图片 4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至于韩梦是否知道已经不重要,安静地看着投射

关键词: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若玫对她哥哥说,我还会想哥

突发性,喜欢独自壹位,细数大运的划痕,看时间的残红一丝一毫褪尽,临时瞟生机勃勃眼院子里的大叶冬青,会想...

详细>>

纪征接着说,两年没回来过了

自家的心头清楚,不一会,大家就要分开了,即便不是分手,但这一分手,就实在,再也无从赶回过去了。大家将沿...

详细>>

叶妮便把不开心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其伟-----,幸

和陈灿通讯非常久的女孩杏子决定和她拜候,最终却遗失。陈灿一向苦苦追寻着梦日常的杏子,但是,那三个杏子,...

详细>>

这种地点经济平价很相符大家,丁桐又说

天命让自个儿在10岁的一遍意外中毁了长相,小编的真容变得稍微惊慌。而自己再也远非朋友。我的心灵一直珍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