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大院里热闹忙乱起来,我问涛哥卫生部的我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我在某机关大院当保洁员。
  我手脚勤快,每天,把办公室擦得桌明几亮,将院子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最近,局里又调来一个新领导。
  喂!
  领导喊。
  我走过去,毕恭毕敬,问:陈局长,请问,您有何指示?
  喂!
  我忍着,又折回去……
  从此,我在领导眼里,成了呼风唤雨的“喂”。
  不久,机关大院的大大小小官儿,都喊我“喂”,习以为常。
  为了生计,我被迫忍屈受辱……
  一天。
  喂!
  领导喊。
  我佯装没听见,但我知道是在喊我。
  喂!
  领导提高嗓门。
  我依然站着,一座铁塔般。
  领导很恼怒,走至我跟前,火气冲天道:喂!
  我狠狠地瞪着领导。
  领导雷霆大发道:喂!喊你呢!没长耳朵呀?
  我脸扭向一边,置之不理。
  见状,领导气急败坏,如河东狮吼道:喂!忒胆大,一点儿都不知道尊重领导!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我顶道:那你懂得尊重我吗?
  你?领导上下打量着我,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领导笑足笑够,之后,脸上冷若冰霜,鄙夷地说:你一个小小的农民工,端什么臭架子!
  我斩钉截铁,铿锵有力地驳击:小小农民工怎么啦?小小农民工也是人!小小农民工也有尊严!
  这时,哗啦,围拢来一群农民工。
  农民工们群情激愤,齐口同声地说:对,我们农民工人格也不容侵犯!
  领导气急败坏道:你,你,你们想造反?告诉你们,不想干,就给我屎克郎搬家——滚蛋!
  走就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我走到领导面前,理直气壮地说:我不叫“喂”,我有名有姓,我叫郑浩志!
  领导气得肺都快炸了。
  说罢,我们扬长而去。
  经过一番淋漓尽致地发泄,为我们农民工们长长地出了口恶气,心里爽极了!

坐上涛哥的车我们来到了正爷的酒店,苗天华已经回来了好几天了,一直没有联络上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星期六,天刚亮,司机就把领导送到单位。早春二月,天气咋暖还寒,冷风刺骨,象用刀子割肉似的疼,不由得使人想起那句“二月春风似剪刀”的诗句。
  领导下了车,顾不得冷热,边打电话边指挥车辆、工人进入机关大院。立刻,机关大院里热闹忙乱起来:一车车的运送树苗的车辆进进出出,栽树的工人也在院里来回走动。汽车轰鸣声、人的话语声、铁锹铁镐碰击冻土的声音,以及看门狗的叫声交杂在一起,在院子里回荡。领导黑着脸、斜着身子走路,绕院子走了一圈后,对一个包工头说:“抓紧干吧。我只能给你两个星期天,平时机关上班,人多,干活不方便。”
  包工头点头哈腰:“那是、那是,一切听您安排。”
  领导布置完任务后,并没有离开现场,而是撸胳膊挽袖子跟工人一起干起活来。两个小时后,太阳升起来,越过五米高的大墙,把光和热洒下来,空气变得暖了,闻起来,还有一股甜甜的味道。那时候,领导和工人们脸上、脖子上己冒出了汗水。领导接过司机递过来的毛巾,边擦汗边说:“干点活就出汗,身体怎么还虚起来呢!”
  司机说:“小心感冒!”
  中午,领导在食堂吃了简单的饭菜后,下午接着指挥栽树,一直到太阳落入大院西面的院墙后,才坐上轿车,吱溜一声,出了机关大院,回家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领导又在大院里栽树。领导正给一棵树浇水,忽然听见身边响起一声咔嚓声,扭头一看,是宣传部大牛在给领导拍照。领导微微笑了一下:“你们呀,我怎么躲着你们,你们还是来了。”
  大牛说:“应该的,领导牺牲个人休息时间讲奉献的精神,我们宣传部门理当大力宣传。”
  领导又微微一笑:“你们呀,可别这么宣传。来,务点实的。帮我把这几棵树的水浇完。”
  大牛前后左右的又给领导照了相之后,才接过水管浇树。下午,班子成员也都来到现场,跟领导一起植树。太阳落下之前,中层干部也都来了植树了,有一个中层干部刚刚挂完滴流,挻着头痛,也扛着树栽子满院子跑,忙出一身汗,头竞不疼了。他皮笑肉不笑地对领导说:“领导,晚上我请客,谢谢你!”
  领导又微微一笑:“无功不受禄,谢我什么!?”
  那个中层干部笑眯了眼:“挂了一上午滴流头痛病未好,栽了几棵树头竞不疼了。”
  “那你先谢谢树吧!”领导的这句话说完,院里响起了大片的笑声。笑声停了,领导接着说:“我原想着自己一个人干点活儿,不知道谁给走了风声,你们都来了。唉,一个人偷偷干点好事也不容易保密呀。”
  院子里又响起了笑声。因为人多,原计划十天的植树的活计,两天就完成任务。
  晚上,大牛连夜撰写了一篇歌颂领导的通讯稿子,配上几张领导植树的相片,第二天就在自办的内部小报上印了出来。发了一个整版。还配发了大牛的一个短评:《甘于奉献的领导云云……》小报发到基层后,反响不一。表面上都众口一词:好领导呀,好带头人、好风气…暗地里,也小有半数以上的人有负面反映。
  这天晚上,领导回到家中,妻子把一张银行卡递到他里。他想一定是树苗商人送的。果然是。领导黑了脸:“糊涂,怎么能收下这个呢?!植树造林、植树造林,我可不想植树‘造罪!’”
  妻子说:“我可没要呀,我都把卡给他塞回去了,他走后,我又在茶几上发现了这张卡,收不收你决定呀!”
  次日上班,他径直走进纪检室,把那张卡交到纪委书记手中:“上交‘受贿款’。”
  纪委书记接过那张卡,说:“领导,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上交的第三个卡吧!”
  领导说:“有一个交一个。但凡到了我手中的卡都是这个命!”
  这天下班,领导夹个手包斜着身子往院子外边走。大门的保安室里两个老保安正抽烟闲谈。一个业余好写顺口溜的自称诗人的老王头从大牛印发的内部小报上抬起头来,忽然来了一嗓子:“好!好!这样的领导才是干事业的主儿,星期天不休息来单位植树,甘于奉献,把商人贿赂他的银行卡上交纪委,廉洁奉公,好,好,我要写首诗!歌颂他!”
  另一个老头撇嘴说:“你纯疯了,疯子一个!领导表面装装样子,看把你高兴的?!我就不信他真把银行卡交上去,那只是传说!看,领导夹个小包走过来了!”
  领导走过来了,路过保安室时,另一个老头从保安室窗口伸出头媚笑着对领导问好:“领导,下班了!”
  领导应答、微笑、点头,走过去了。领导走了不远,手机响了,接听:“哪位?啊,大哥,不,是局头儿!有什么指示?”
  “没指示。就是植树的事…”局头问。
  领导:“两天就完工了!按您的指示提前完工了,没想到吧!?”
  局头:“我不但想到了,还知道了你上交银行卡的事…怎么样,群众对此次植树有什么反映呀!”
  领导:“局头,先不管群众如何反映,我先向您表态,我们这一届新班子,不会给您丢脸抹黑的……”
  局头:“好,这我就放心了!有时间,咱哥俩聚聚,我请你喝酒,表示感谢!”
  领导:“局头,谢我什么?!”
  局头:“谢谢你在我们全局带了个好头儿呀!”
  领导脸上有些发热,他好象不习惯受上级表扬似的,一时间不知说啥好了。他扭头看去,暗蓝色的东方不知不觉升起一轮明月。他快步走到门口广场上的轿车旁,低下身子钻进车里,轿车迎着那轮明月飞驰而去……         

“你就净拍马屁,嘴巴甜,心里估计自己都乐开花了吧?”

把手机按掉,涛哥说这家伙就他妈是个傻逼,还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以前咱们场子也有被查几次,就是这个傻逼找人弄的!草他丫的,在这里给我喊委屈?真他妈恶心!

最后,卫生部的领导让人拿着肉串走了,同时大声警告老王,让他这两天最好别营业,这的卫生明显不过关。

跟他通电话的应该是现在的海县警局局长,我知道这个局长就姓温。

我说这也没什么难度,只是其他老大不好搞。

我问涛哥卫生部的我们应该认识吧?涛哥淡淡一笑。仰头喝了一口:“认识。但凡是咱们海县的官,哪个不认识我,我又哪个会不认识?只是当我们各自阵营不同的时候。认识又能怎样?

我们离开大排档,涛哥说:“他们想要给我们一点教训,我们何尝不是呢?他让我们关了一家大排档,我就让他们关了一家夜总会。既然都明刀明枪地干了,还留手干什么?对吧吴凌云?”

我们本来是坐在津记大排档里面喝酒吃肉的,没想到老王突然过来告诉涛哥,卫生部的来检查。十有八九是来找麻烦的。

老王在一旁也说现在两派算是正式开战了,就看谁更猛,同时也看暴徒打算怎么做。

我看着涛哥笑眯眯的模样,那真是一只…伪装得极好的笑狐狸!

大概是在九点半的时候,正爷把书收了起来,刚刚起身要跟我们说事情,突然有人来敲门。

“老子可就等着他们来了。”

我们只好收拾了一下然后离开了大排档,至于那些人怎么多嘴…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还能怎么着?总不能上去封口吧!

一个梳着怪异发型有着浓密胡子的青年走了进来,他说正爷,下面来了不少白道上的人,有查环境的,有卫生合格是否达标的,还有查灭火器的…

听着这些闲言碎语,老王的眼神变得格外阴沉,他来到我们面前。

我们连忙过去坐下,而正爷则是摇了摇头,自己拿起一本书躺在了沙发上:“你们先聊,我看一会儿书再说事。”

老王不知道跟卫生部门的那个领导在说什么,越说似乎越是气愤,四周其他档位的人也露出脸看热闹,一个个对着津记大排档指指点点。

“哪有哪有,正爷您这说的!”

知道我们目的的正爷,又是否会如涛哥这样宽容…

车子到了酒店,停好了之后我们直接来到了正爷的套房门外。

我心想有时候想要弄倒一个人,真的是不需要多么正当的理由啊。帽子就是往你头上扣了怎么着?

“是啊,弄拿着歪门邪道,不是自断财路吗?有些人也真是,为了省那么一点食料钱,有必要?”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机关大院里热闹忙乱起来,我问涛哥卫生部的我

关键词:

她盯着国王的眼睛说,大黑脸说拿不准

作者每一日上班的途中,要透过贰个墓地。这一个墓地,这么些都市逝去的大家大多数的神魄都生长在此处,茁壮的...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大叔转头略带狼狈地低声询问

同 路(小小说) 公交驶进了大山。是为民间兴办的十大实际之一。公共交通一开通,给山区的市民提供了有益。 候...

详细>>

白菊花说,王彦成也轻声说

大清光绪十五(1890)年春天,略阳县一连发生三起剖腹取子惨案。略阳县令命手下人明察暗访,月余,未得结果。一...

详细>>

周文乐人物,  工作组人员住在村小学里

工作组(闪小说) 70年代中期,村里来了一些工作组。工作组的人员是解放军,戴着军帽,穿着军衣军裤,神奇无比...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