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菊花说,王彦成也轻声说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大清光绪十五(1890)年春天,略阳县一连发生三起剖腹取子惨案。略阳县令命手下人明察暗访,月余,未得结果。一时间,略阳家有孕妇者,人心惶惶,终日不得安宁。略阳县白雀寺镇有个叫张有德的人,虽然家庭不是多么富足,但他为人和气,乐善好施。四十岁才娶妻,眼看妻子要临产,本来是件天大的喜事,可是听说有临产剖腹取子的事,自然忧心忡忡。
  一天黄昏,张有德家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壮汉投宿,张有德夫妇有些疑虑。说:“镇上有客栈,你为什么不住,却来我家住?”壮汉说:“客栈人多,太吵闹,不清净。”然后又说“我叫王彦成,是本镇大庄科人,只因多年在外做生意,所以你不认识我。你不用害怕,我今晚投宿,明天置办一些常用的货,然后就走。”第二天,王彦成说:“我到镇街上去,办完事回来就走。”张有德说:“好吧,你去办吧。”可是到了天黑,王彦成才回到张有德家。王彦成说:“朋友托我到药铺买二两犀角,药铺里的人说,暂时没有,要等两日后方才有货,我只好在你这里等两日。你不用害怕,房费我一定会付你的。”张有德想,眼看妻子要临产,留着个外人在家,十分不方便。可他反回又想,现在发生破腹取子的事,多留一个人在家,未必是坏事,说不上能帮上什么忙。于是他说:“朋友要住几日,你尽管住。”然后又说:“朋友吃过饭了吗?”王彦成说:“吃过了,在街上馆子里吃的。”然后他又说:“多年没到白雀寺来过,没想到镇上这么热闹。”张有德说:“白雀寺地处陕甘川三省交界处,又是水路码头,自然热闹了。”王彦成点点头,也不多说话,径直朝自己寝室走去。
  第三天清早,王彦成早早又走了,天黑才回张有德家。回来后,王彦成说:“今晚你们早点睡觉,晚上不管你们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声,更不要到外面来看。”张有德夫妇有些疑虑,王彦成笑了笑说:“你们不要害怕,没事的。”张有德夫妇听了,也不多说,也不敢多问,进自己寝室睡觉去了。
  王彦成和衣而卧,不敢睡着。约莫半夜时分,他听到房顶上窸窸窣窣有声音,他拿出剑,窜出门外。一个黑影轻轻落地。王彦成上前和黑影打斗起来。黑影轻声说:“你是王彦成吗?”王彦成也轻声说:“赵虎,你们做的坏事太多了,今天叫你有来无回。”黑影说:“三天前,你偷偷下山,没想到,你竟然到了这里。你想做什么?”
  “我想让你和我到官府自首!”
  “休得狂言,我来了。”又一个黑影轻轻落地。
  王彦成在夜里力战二人,全无一点惧怕。他一把宝剑在夜里舞得寒光闪闪,如蛟龙出水。猛然,赵虎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另一个黑影要跑。王彦成轻喝一声:“赵彪,哪里走?”他上前一步,飞起一脚,踢翻赵彪。然后从腰里解下绳子绑了赵彪。他上前翻过赵虎身子一看,赵虎胸口中了一剑,已经死了。
  王彦成知道不会再有人来,就把赵彪绑在屋檐下的柱子上,进屋睡觉。
  天亮了,张有德出门一看,柱子上绑着一个人,地上还死了一个人。张有德吓得叫了一声。王彦成出门,看见张有德面如土色。他笑着说:“别怕,这两个人就是剖腹取子的贼人,已经被我制服。死了的叫赵虎,柱子上绑着的是赵彪。他们都是四沟山上的贼人。四沟山,听说过吗?”
  “听说过,四沟山上都是飞贼。”
  “对!四沟山上弟兄三人。老大赵龙,老二赵虎,老三赵彪。昨晚下山的是赵虎、赵彪。赵龙在山寨上,手下还有一百多号人。”
  “那么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王彦成说:“三年前,赵龙从汉中往回走,到勉县茶店子天黑住宿。当时我也在那里。赵龙看上店主的女儿欲行强奸,被我看见。我上前制止,他不听,就和我动气手来。赵龙打不过我,当时服了我,并说从此再也不做那些事情。有一次,我路过四沟山下,被赵龙看见,请我上山,要我做大寨主,和他们一起劫富济贫。我就在山上住了下来。后来,我发现他们并不是劫富济贫,而是把抢来的东西存放在山上。他们一般都到外地做案,抢钱庄,或者大户人家。其他东西不要,专要金银财宝。遇到姿色美丽的女子,他们就强奸,然后杀掉。”
  张有德说:“他们剖腹取子做什么?”
  王彦成说:“不久前,西域来了一个喇嘛,说他可以教赵氏弟兄三人夜行术。但是必须要一样东西,就是要临产的孩子,剖腹取出以后,熬油。晚上,用灯草做捻子,用小孩熬的油点燃,再用木升子罩住,不让人揭。然后念动咒语,据说能夜行千里,天亮前还能回来。”
  “哦,原来这样!”
  “我听到这个消息,五天前上了山。夜晚,我在房顶上听到赵氏弟兄商量。赵虎说他到白雀寺赶集,知道你家媳妇要临产,他们要来剖腹取子。所以我就来了。”
  “恩人!真是大恩人!”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赶快押着赵彪到县衙报案,你也作个见证。”
  “好!我去让张妈过来陪我媳妇,然后我们动身。”
  王彦成和张有德押着赵虎到了县衙,向县令禀明一切。县令着令张有德回家,王彦成暂时留在县衙。然后写了一封信,让人禀报汉中府。府台大人不敢怠慢,立刻请求陕西总督发兵。
  半个月后,王彦成带着官兵到四沟山剿灭了贼寇。因为王彦成剿灭贼寇有功,县令要留王彦成在县衙当差。王彦成坚决不留。他走出县衙。后来,谁也没有见到过王彦成。

  大清光绪十五(1890)年春天,略阳县一连发生三起剖腹取子惨案。略阳县令命手下人明察暗访,月余,未得结果。一时间,略阳家有孕妇者,人心惶惶,终日不得安宁。略阳县白雀寺镇有个叫张有德的人,虽然家庭不是多么富足,但他为人和气,乐善好施。四十岁才娶妻,眼看妻子要临产,本来是件天大的喜事,可是听说有临产剖腹取子的事,自然忧心忡忡。
  一天黄昏,张有德家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壮汉投宿,张有德夫妇有些疑虑。说:“镇上有客栈,你为什么不住,却来我家住?”壮汉说:“客栈人多,太吵闹,不清净。”然后又说“我叫王彦成,是本镇大庄科人,只因多年在外做生意,所以你不认识我。你不用害怕,我今晚投宿,明天置办一些常用的货,然后就走。”第二天,王彦成说:“我到镇街上去,办完事回来就走。”张有德说:“好吧,你去办吧。”可是到了天黑,王彦成才回到张有德家。王彦成说:“朋友托我到药铺买二两犀角,药铺里的人说,暂时没有,要等两日后方才有货,我只好在你这里等两日。你不用害怕,房费我一定会付你的。”张有德想,眼看妻子要临产,留着个外人在家,十分不方便。可他反回又想,现在发生破腹取子的事,多留一个人在家,未必是坏事,说不上能帮上什么忙。于是他说:“朋友要住几日,你尽管住。”然后又说:“朋友吃过饭了吗?”王彦成说:“吃过了,在街上馆子里吃的。”然后他又说:“多年没到白雀寺来过,没想到镇上这么热闹。”张有德说:“白雀寺地处陕甘川三省交界处,又是水路码头,自然热闹了。”王彦成点点头,也不多说话,径直朝自己寝室走去。
  第三天清早,王彦成早早的又走了,天黑才回张有德家。回来后,王彦成说:“今晚你们早点睡觉,晚上不管你们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声,更不要到外面来看。”张有德夫妇有些疑虑,王彦成笑了笑说:“你们不要害怕,没事的。”张有德夫妇听了,也不多说,也不敢多问,进自己寝室睡觉去了。
  王彦成和衣而卧,不敢睡着。约莫半夜时分,他听到房顶上窸窸窣窣有声音,他拿出剑,窜出门外。一个黑影轻轻落地。王彦成上前和黑影打斗起来。黑影轻声说:“你是王彦成吗?”王彦成也轻声说:“赵虎,你们做的坏事太多了,今天叫你有来无回。”黑影说:“三天前,你偷偷下山,没想到,你竟然到了这里。你想做什么?”
  “我想让你和我到官府自首!”
  “休得狂言,我来了。”又一个黑影轻轻落地。
  王彦成在夜里力战二人,全无一点惧怕。他一把宝剑在夜里舞得寒光闪闪,如蛟龙出水。猛然,赵虎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另一个黑影要跑。王彦成轻喝一声:“赵彪,哪里走?”他上前一步,飞起一脚,踢翻赵彪。然后从腰里解下绳子绑了赵彪。他上前翻过赵虎身子一看,赵虎胸口中了一剑,已经死了。
  王彦成知道不会再有人来,就把赵彪绑在屋檐下的柱子上,进屋睡觉。
  天亮了,张有德出门一看,柱子上绑着一个人,地上还死了一个人。张有德吓得叫了一声。王彦成出门,看见张有德面如土色。他笑着说:“别怕,这两个人就是剖腹取子的贼人,已经被我制服。死了的叫赵虎,柱子上绑着的是赵彪。他们都是四沟山上的贼人。四沟山,听说过吗?”
  “听说过,四沟山上都是飞贼。”
  “对!四沟山上弟兄三人。老大赵龙,老二赵虎,老三赵彪。昨晚下山的是赵虎、赵彪。赵龙在山寨上,手下还有一百多号人。”
  “那么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王彦成说:“三年前,赵龙从汉中往回走,到勉县茶店子天黑住宿。当时我也在那里。赵龙看上店主的女儿欲行强奸,被我看见。我上前制止,他不听,就和我动起手来。赵龙打不过我,当时服了我,并说从此再也不做那些事情。有一次,我路过四沟山下,被赵龙看见,请我上山,要我做大寨主,和他们一起劫富济贫。我就在山上住了下来。后来,我发现他们并不是劫富济贫,而是把抢来的东西存放在山上。他们一般都到外地做案,抢钱庄,或者大户人家。其他东西不要,专要金银财宝。遇到姿色美丽的女子,他们就强奸,然后杀掉。”
  张有德说:“他们剖腹取子做什么?”
  王彦成说:“不久前,西域来了一个喇嘛,说他可以教赵氏弟兄三人夜行术。但是必须要一样东西,就是要临产的孩子,剖腹取出以后,熬油。晚上,用灯草做捻子,用小孩熬的油点燃,再用木升子罩住,不让人揭。然后念动咒语,据说能夜行千里,天亮前还能回来。”
  “哦,原来这样!”
  “我听到这个消息,五天前上了山。白天和他们喝酒,夜晚,我在房顶上听到赵氏弟兄商量。赵虎说他到白雀寺赶集,知道你家媳妇要临产,他们要来剖腹取子。所以我就来了。”
  “恩人!真是大恩人!”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赶快押着赵彪到县衙报案,你也作个见证。”
  “好!我去让张妈过来陪我媳妇,然后我们动身。”
  王彦成和张有德押着赵虎到了县衙,向县令禀明一切。县令着令张有德回家,王彦成暂时留在县衙。然后写了一封信,让人禀报汉中府。府台大人不敢怠慢,立刻请求陕西总督发兵。
  半个月后,王彦成带着官兵到四沟山剿灭了贼寇。因为王彦成剿灭贼寇有功,县令要留王彦成在县衙当差。王彦成坚决不留。他走出县衙。后来,谁也没有再见到过王彦成。      

且说老赵听见这个人说出了白菊花的下落,不觉欢喜非常,便与那人笑嘻嘻他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用隐瞒,我便是赵虎。”那人说:“你算了吧!你这是冤谁呢?你要是赵虎你早说出来了。”老赵说:“一见面,人心隔肚皮,我本是巧扮私行,出来私访,访的便是白菊花下落。如今我一见你,是个买卖人的样儿,也是实心眼的人,我故此才把我的真情泄露。”那人哈哈一笑,说:“你是真正的赵四老爷,我可多有得罪。”赵爷说:“不知者不为罪。”那人复又深深的与赵虎行了一个礼,说:“恭喜四老爷,贺喜四老爷。既是你老人家到此,这里也不是讲话的所在,咱们到后边,还有细话告诉你老人家。”赵虎连说:“使得使得。”一回脚“当”的一声,便把黄磁罐打破,打狗杆折断,搬着桌子,拿着板凳,拐过影壁来,有三间上房,把桌子放在屋中。赵虎一看,尽是三间空房,果然就像搬了家的样子。那人拿着酒壶道:“我再取些酒来。”赵虎便在房中等着。不多一时,把酒拿来,放在桌上,那人道:“可惜你老人家初到此处就是一盅空酒,连些菜蔬也没有,透着我太不恭敬了。”赵虎说:“只要我得着钦犯的下落,比你给我肉山酒海吃还强哪。你若不择嫌,咱们哥俩得换帖。”那人说:“我焉敢高攀。”二人落座,把酒满斟了两杯,那人忽然站起身来说道:“我有几个腌鸡卵在那里,可以下酒。”赵虎说:“不用了,我们两个人说话罢。”那人一定要去取。赵虎的那性情,访案得遇,自己一喜欢,哪里还等那人取鸡卵来。自己斟上,自斟自饮,吃了三杯,把第四杯斟上,就觉着晕晕忽忽的,也不知晓是什么缘故,自觉着必然是饿了,怎么头晕,随即站起来走一走,焉知晓刚一站起便觉天旋地移,房屋乱转,身不由自主,“噗咚”一声,便栽倒在地。那人从外面蹿将进来,哈哈大笑,说:“就凭你这个浑人,也敢前来私访,你没打听打听小韩信张大连。慢说你这个浑小子,再比你高明一些的,也出不了大爷所料。” 列公,这人到底是谁?这人是南阳府东方亮的余党。原来白菊花盗取万岁冠袍带履便是他们两个人一路前往。皆因白菊花把冠袍带履交与东方亮,晏飞走的时节是不辞而别的。东方亮怕晏飞挑眼,便叫张大连追下白菊花来了。将到潞安山,便看见山上火光大作,自己便奔周龙家里去了。他将到周龙门首,火判官正在门前瞧潞安山那火纳闷。彼此相见,张大连说了他的来历。少刻,家人回来,告诉潞安山的凶信。依着火判官要跑,小韩信把他拦住,直到初鼓之后,白菊花同着柳旺,上周龙家里来了。是冯渊把他们追进小村,蹿墙跃房,这一家跳在那一家,便跑了。直奔周龙家里来,群贼相见,火判官一问他的来历,晏飞便将始未根由一五一十,细说了一遍。大家用酒饭之时,白菊花说:“我们弟兄二人,还得速速的起身,不然怕再有官兵追至你这里来。我姓晏的,连累一个朋友便是了,别再把哥哥连累在内。”周龙笑道:“贤弟此言差矣。古人结交,有为朋友生者,有为朋友死者。劣兄虽然不敢比古人,柳兄尚且把家舍田园俱都不要,何况我这一所破烂房屋,又非祖遗之物,又算得几何?”张大连在旁说:“二位自己弟兄,何必这般太谦?”晏飞说:“倘若有连累兄长之处,实是小弟心中不安。”大家直饮到天色将明,也派人出外打听,官兵并无一点来的动静。张大连又说:“虽然官兵未往周家巷来,唯恐有人暗访,待我出去,到我们空房子那里去看看。倘有面生之人,我好盘问盘问。”大众点头。张大连走出来,到他空房子那里,院中有两个看房之人,忽听外面叫街的乞丐,声音诧异。张大连一出来,就认得是赵虎。皆因他同白菊花盗冠袍带履时节,那日他在街上闲逛,遇见张龙、赵虎送白五太太至原籍,回都交差,张大连知道他是赵虎,如今见着,焉有不认得之理?诓进来,用他的假话诓赵虎的实话。然后就把他让将进里屋来,二次才用蒙汗药酒,把他蒙将过去,把西屋里两个大汉,叫将过来,拿了一条口袋,把赵虎往内一装,把口袋口子一扎,叫一个扛着走,一个看家。二人出了门首,直奔周龙家内而来。 到了里面,进了厅房,晏飞问:“这是什么?”张大连说:“你猜。” 白菊花笑说道:“是银子,是钱。”张大连说:“是人,你看是谁罢。”先把口袋口子解开,把口袋撤开,原来是个乞丐花子,张大连说:“晏寨主细瞧,认得不认得?”白菊花细瞧,说:“哈哈,好张兄,怪不得人称你叫小韩信,真是名不虚传,可称得有先见之明。”周龙问:“他到底是谁?晏飞说:“便是那个赵虎,张兄怎么把他扛来?”张大连便把方才的话,说了一遍。周龙说:“把他杀了,埋在后院,便完了。”白菊花说:“不可,张兄你可曾问,共来了多少人?”张大连一跺脚,“咳”了一声说:“便是忘了问这句了。”白菊花又说:“他们都在哪里住着?”张大莲说:“我也是忙中有错,也没问他。”白菊花说:“活该,我初见邢如龙、邢如虎的时节,也忘了问他在哪里居住,共来了多少人。”柳旺在旁边说道:“既然把他拿住,还怕什么?拿凉水把他灌将过来,将他绑在厅柱之上,拿刀威吓着他,要依我说,世上的人,没有不怕死的。那时节若要一问他,据我想,他不能不说。”周龙说:“问那些有什么用处?”张大连说:“打墙也是动土,动土也是打墙。人没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如今既然把个校尉拿到咱们家里来了,万一有点风声透露,还愁着那些官兵官将不来呀!不如先下手为强,只要威吓出他的话来,咱们夜晚之间,大家一同前往,把他们有一得一,全都一杀,周兄又没有家眷,咱们大家一走,全奔团城子,上东方亮大哥那里,预备着五月十五日在白沙滩擂台上打擂。众位请想,我这个主意怎样?可千万别逢迎,咱们是一人不过二人智。”众人异口同音,全说:“这个主意很好,事已至此,还非这样办不可哪。”立刻叫人取凉水,把赵虎牙关撬开,凉水灌将下去。再把赵虎捆在厅柱上,大众搬出椅子,彼此落座瞧看。 可叹老赵受了蒙汗药酒,迷迷糊糊的驾云相似。待等睁开二目一看,叫人捆绑在厅柱之上,自己衣服已经被他们扯得粉碎,足下的鞋,早便没有了,发髻蓬松,如活鬼一般。往对面一瞧,周龙是赤红脸面,柳旺花白胡须,这两个自己不认得。再瞧那边,便是白菊花。迎面站着,便是那个姓张的。赵虎瞧见张大连,把肺都气炸了,说:“姓张的,你真是好朋友哇。”张大连说:“没有我在这里,你这条命,早便不在了。皆因我爱惜你这个人物,忠厚诚实。我问你几句话,你只要说了真情实话,把你解将下来,任你自去。”赵虎说:“看你问什么了?”张大连说:“你们共来了多少人,在哪里住着?”赵虎说:“就为这个事情?告诉你可准放我呀!”张大连说:“君子一言出口,驷马难追。”赵虎说:“你过来,我告诉你,可别叫他们听见。”张大连说:“使得。”便到赵虎面前,赵虎说:“你再往前点儿,你把耳朵递过来。”张大连就把耳朵一递,歪着脸儿,就见赵虎把嘴一开,往前一伸脖子,把张大连吓了一跳,说:“他要咬耳朵呢。”复又问他:“你们在哪里居住,共是多少人?”赵虎破口大骂,白菊花一听,气往上冲,说:“似这样人死在眼前还不求饶,反倒破口骂人。只不用问他什么言语了,结果他的性命吧。”说毕,亮宝剑往前扑奔,举剑往下便剁。欲问赵虎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白菊花说,王彦成也轻声说

关键词:

机关大院里热闹忙乱起来,我问涛哥卫生部的我

我在某机关大院当保洁员。 我手脚勤快,每天,把办公室擦得桌明几亮,将院子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详细>>

她盯着国王的眼睛说,大黑脸说拿不准

作者每一日上班的途中,要透过贰个墓地。这一个墓地,这么些都市逝去的大家大多数的神魄都生长在此处,茁壮的...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大叔转头略带狼狈地低声询问

同 路(小小说) 公交驶进了大山。是为民间兴办的十大实际之一。公共交通一开通,给山区的市民提供了有益。 候...

详细>>

周文乐人物,  工作组人员住在村小学里

工作组(闪小说) 70年代中期,村里来了一些工作组。工作组的人员是解放军,戴着军帽,穿着军衣军裤,神奇无比...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