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乐人物,  工作组人员住在村小学里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工作组(闪小说)
  
  
  70年代中期,村里来了一些工作组。工作组的人员是解放军,戴着军帽,穿着军衣军裤,神奇无比。
  工作组人员住在村小学里。村小学里有一个村上的办公室。学生下课,学生老师都去看解放军。老师说,你们长大了也去当解放军,像他们一样,多精神,多威风。
  我心里头也有这个想法,藏在心里很多年。后来真的当上了解放军。
  社员上田地里干活,工作组跟着社员干活,走访各个生产队,了解生产队的粮食生产情况,向上一级组织汇报。
  那些大姑娘小伙子,见了解放军,仿佛看见了外星人。问解放军哪里人,在村里住多久?有没有对象等等?解放军沉默不语。
  村支部书记老刘说,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这是他们的纪律,知道不?好好干活,到时候,耽误了生产,扣你们工分和口粮。
  解放军学着挑粪。由于道路是爬坡上坎,稍不注意,就会摔跤,粪桶摔坏,大粪倒一身。一位解放军就出现过一次,他挑着大粪走在山路上,粪桶摔坏了,大粪倒了他一身。解放军回到村小学,换掉。这个时候,村里的小英知道了,赶紧来帮忙,给解放军把衣服拿到河里洗得干干净净的,然后拿给解放军。
  解放军问小英多少工钱?小英说,不要钱,帮忙。
  过了一段时间,解放军回到了部队,给小英来信了。小英到了部队,成了他的妻子。
  70年代末期,村里的工作组解散了。村支部书记老刘说,解放军回到部队了。小英是一个命好的姑娘,生了一个小解放军出来了,大家感到特别的意外。
  大家给小英的儿子取个外号:工作组。

故事一:在那个到处都是 牛鬼蛇神的荒唐岁月里,地主出身的陈雷刚刚才二十岁,一脸的朝气蓬勃,身材也不高,大概一米六八,相貌在农村小伙中算是英俊小生,很得女孩子们爱慕。可是因为他出身地主,他家在土改时就已经从漂亮的二层洋楼中被赶进低矮潮湿的瓦房里住,每逢下雨天他家的房子就到处漏雨。他每天被赶去生产队下田翻地、挑大粪,虽然不嫌辛苦,但总是被生产队长呼来喝去,被社员欺负。最脏最累的活都推到陈雷身上,社员们乐得清闲。黑五类嘛,人人都可以唾弃并踏上一脚的。陈雷爸爸被生产队派去打石场干活,却在一次爆石时炸死了,尸骨都没找到,却被冠上畏罪自杀的帽子,说是为了逃避贫下中农对他的批斗而故意跑到爆破地的。从此陈雷妈妈便整天忧忧郁郁的没有开心快乐过,落下一身病。也因为病怏怏的没有再被抓去游街批斗。陈雷十一二岁起便和社员们一起下地干活,又因为嘴甜整天“叔叔伯伯哥哥嫂嫂”的叫个不停,所以作为地主仔他没有被抓去游街批斗,村民也喜欢这个勤劳的后生。
   村里有一个十九岁的小香姑娘长得水灵灵的,是生产能手,不过她爸爸是大队干部,虽然很多小伙暗恋她,但没有人敢去提亲。陈雷和小香每天都能在田里相遇,但两人从未说过话,陈雷不想让别人误会他。小香以为陈雷傲气,看陈雷每天和村里其他姑娘有说有笑的,唯独不和自己说话,她很难过,于是也故意不和陈雷说话。两个人经常在同一块田里干活都没话可说。
   有一天下午陈雷出门的时候天空还是湛蓝湛蓝的,他拿了一顶斗笠挑一担大粪去田里,看见小香已经在田里干活了。因为刚刚才夏初,天气还不是特别热,小香也没带斗笠正在耙田,其他社员也一起干得热火朝天。陈雷刚把大粪挥洒在田里,天空突然暗下来,远处传来一阵闷雷声,接着狂风大作,大家纷纷走上田埂说:“快跑,要下大雨了!”反正挣工分又不是记件,能偷懒就偷懒吧。小香还在田里一个劲的耙,磅礴大雨就铺天盖地的下来。已经上了田埂的陈雷忍不住喊:“小香,快上田来。”一边喊一边跑下田去把自己的斗笠戴在小香头上,然后拉着她上了田埂。已经跑进躲雨棚的男社员们见陈雷拉着小香的手正在跑来,于是一齐起哄:“陈雷不害臊,拉着小香大步跑,地主仔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陈雷赶忙丢开小香的手,一身水淋淋的走进躲雨棚,一言不发。小香则满脸羞红着低头回家去了。
  陈雷和小香从此慢慢的有了谈话,彼此还觉得有说不完的话,于是两人在晚饭后经常在禾坪上站着说话,说到有趣处两人还哈哈大笑。有社员从身边经过,他们也大方的打招呼,他们觉得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只是喜欢在一起说话,应该不会让社员说三道四吧。因为站得累了,禾坪上很脏,又没干净地方可坐,于是陈雷提议去他家坐坐,小香也不反对,于是小香随着陈雷去了他家继续聊。那天晚上已经是深秋,小香坐在陈雷家正聊得起劲,因为秋风紧,把陈雷家的破木门吹开了,煤油灯被风吹得一明一灭的,陈雷干脆把门闩上,以免煤油灯灭了,然后倒了一杯开水给小香,坐在离小香一米开外的矮凳子上,听小香兴高采烈的说她听来的鬼故事:“那晚,阿梅(村里的另一个小姑娘)经过村外的那片坟地,心惊惊的故意唱起歌来——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长,干革命道路要靠毛泽东思想……,正唱得起劲,只见左手边的坟地上冒起一大圈鬼火,阿梅吓得撒腿就跑……”,哐,门突然被猛烈撞开,本来就已经很破的门被猛烈撞击下霎时碎了,只见进来气势凶凶的几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男人们一把抓住陈雷,大声喝道:“好你个地主仔,居然敢闩着门乱搞男女关系,走 ,去大队部。”两个女人则抓着小香,也大声喊道:“不知羞耻的女人,竟然敢在男人家那么黑的房子里呆着,谁知道你们 有没有乱搞男女关系。走,你也去大队部关着。”于是一队人推搡着陈雷和小香,在黑暗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大队部走去。住在隔壁的陈雷妈妈因为早早上床睡了,都不知道儿子房里发生的事。
   直到第二天陈雷妈妈因为没找到儿子,从大队部的高音喇叭里听到要批斗陈雷,她才明白儿子出了什么事,顿时晕了过去 ,邻居婆婆救醒了她。陈雷被绑在批斗台上,小香的胸前被挂上一块牌子,牌子上系着一只破鞋,小香低着头,一脸惨白,然后是革委会主任宣布批斗会开始,昨晚抓他们的社员们一个一个上台发言,历数陈雷小香是如何勾搭在一起,如何闩着门乱搞男女关系的。批斗会结束后陈雷被押回大队部,他的双手被反绑着,几个人脱下他的裤子,然后拿一条小麻绳,一头绑在窗棱上,一头紧紧的绑住他的生殖器,绳子的长度只能让他站着,他动弹不得,稍一转身就让他痛得眼泪直流,可那些人不准他哭,也不准他叫喊,直到尿急了,那些人才放开绳子让他尿尿,然后又绑上。很多社员来看热闹,对他指指点点,但没有人敢说放开他的生殖器。陈雷妈妈见儿子遭受如此酷刑,哭晕在大队部门口。如此几天又批斗又被绑生殖器,陈雷彻底蔫了,他不再说话,脸色死白死白的,眼睛直视,样子挺吓人,队干部见他这个样子才放了他回家。回到家后陈雷几次跳进水塘里自杀都没能成功,因为他本来就是游泳高手。后来陈雷除了母亲以外再也没和任何女人说过话,也没有娶妻生子,孤老一生。而小香当日被挂牌游街后,她那个做队干部的爸爸便使了手段,领了小香回家,然后把她带往外县,逼她嫁了一个比她大二十岁的贫农出身的男人,从此不见踪影。
  
  
  故事二:张浩出生在一个一下雨就满村都浸在水里的名叫鸟湖村的大村子里,他家是小房,三代单传,父亲早年曾在私塾读过书,因此张浩出生后,父亲喜欢在儿子耳边念叨“三字经”“”等等他学来的古传,三岁就开始教他写字,六岁时张浩已经认得千字文了。父亲在地主家里做佃农,不料就在张浩6岁那年一场伤寒夺去了父亲的性命,留下母亲靠替人洗衣做饭勉强维持着母子二人的生活。母亲也因为长年过度劳累,身染多种疾病而无钱医治,抛下年仅12岁的张浩溘然长逝。张浩为了求生存,每天去河里摸鱼,小沟里抓青蛙、抓田螺度日,有时候村里有好心肠的大妈见他实在饿得不行就给他一点粥吃,后来他去帮人挑水、做长工挣口饭吃 。1948年张浩参加了国民党某部的宪兵队,并且因为聪明伶俐被派去学习防化技术,1949年11月因为他所在的部队起义,他们被并入刘邓大军,部队领导见刘浩有防化技术,于是任命他为军事教员,级别为副排级,后来他的学生有很多都去入朝作战。再后来他又被部队送去防化学院学习更高的技术。几年后他从防化学院毕业分到某部上班,英俊潇洒的张浩很令人瞩目,似乎锦绣前程正在前面等着他。机要室的方洁每天都去看张浩打篮球,一颗心随着篮球总是砰砰的跳着,眼睛就没离开过张浩。张浩感受到了她的爱慕,也含情脉脉的回望她,两个人很快相爱了。他们每天偷偷的传纸条,互相倾诉着彼此的爱慕之情。
   部队准备提拔张浩为核心技术人员,于是派人去他家乡鸟湖村调查他的出身情况。接待部队调查人员的是鸟湖村的老支书张古板,他不记得本村有参军去了的,只记得这几年被游街批斗的老地主张龙的小儿子叫张浩,但几年前张浩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张龙也绝口不提他的小儿子。张古板把地主仔张浩的档案交给了部队来人,他不记得还有一个孤儿叫张浩的当年参加了国民党部队,因为张浩当兵后就再也没回过老家,很多人都不记得还有他的存在。于是一场冤案就这样产生了。
   正在热恋中的张浩因为出身地主被开除军籍,遣送回老家 。不容分辨,万分惊愕的张浩被迫脱下军装,连夜被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押送回家,连向心爱女友方洁告别的机会都不给,就这样离开了他热爱的军营。回到鸟湖村的张浩,面对着自家的残垣断壁,悲从中来,忍不住去质问老支书张古板为什么把他定性为地主后代,张古板大吃一惊,知道自己冤枉了好人,不禁捶胸顿足,深悔自己害了一个好后生。可是在那个年代被定性了的成份是不容更改的。张古板为了赎罪,帮着张浩修整了房子,后来还帮他娶回了老婆。老地主张龙的儿子张浩其实偷渡去了香港,张龙完全明白他儿子去了哪,但为了保命,张龙不敢告诉任何人真相。
  荒唐岁月里真的什么事都能发生 。   

近代人物

中文名:周文乐

出生地:武强县周家窝村

出生日期:1923年

逝世日期:1985年

周文乐人物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文乐人物,  工作组人员住在村小学里

关键词:

机关大院里热闹忙乱起来,我问涛哥卫生部的我

我在某机关大院当保洁员。 我手脚勤快,每天,把办公室擦得桌明几亮,将院子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详细>>

她盯着国王的眼睛说,大黑脸说拿不准

作者每一日上班的途中,要透过贰个墓地。这一个墓地,这么些都市逝去的大家大多数的神魄都生长在此处,茁壮的...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大叔转头略带狼狈地低声询问

同 路(小小说) 公交驶进了大山。是为民间兴办的十大实际之一。公共交通一开通,给山区的市民提供了有益。 候...

详细>>

白菊花说,王彦成也轻声说

大清光绪十五(1890)年春天,略阳县一连发生三起剖腹取子惨案。略阳县令命手下人明察暗访,月余,未得结果。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