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人认为老李得了什么病,大概也和他常年熬蛇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1949年初夏的江南,战争的硝烟刚刚熄灭,参战的部队南移,江南到处留下战争的痕迹,在一些人迹稀少的地方碰上白骨,或是在夜晚有到野外有灵火游动、跳跃也当是常事。父亲当年是一个19岁的青年,常在江南行船跑码头,渡江战役中撑着小船支前,战役结束后暂时留在了苏州跑船。
  初夏的江南景色秀美,山间的中路上到处开着一些不知名的小花,父亲将外衣搭在肩上,一个人跑在山路上,他这是要去联系货主,说好了要帮人家装一船砖头去修补因战争遭到损坏的房屋。
  一路上风景如画,父亲一路且跑且走,嘴里哼着“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不时还遇到山路上留下的一堆堆白骨,对于这些司空见惯的事倒也不足为奇了,就在他一路歌来一路跑的过程中他突然发现了一些异常:山脚不远处的草儿向两边分开,形成一道道弯弯曲曲的狐形,经验告诉父亲,这是有一大型动物在草丛中,不由得心惊出一身冷汗,立即停下行走的脚步,但那两边开的草对着他形成了一条直线直奔他而来,再定神一看,一条长蛇已窜到跟前,速度之快已经超过他的想象,来不及躲闪,情急之中他将搭在肩上的外衣猛地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档住了蛇头,长蛇来了个急刹车,将整个身子盘起来,头在中央,尾在外面,这一圈足有一大扁子还要多,蛇头伸出离地有一米多高,四下里摆动着,企图赶紧将档住视线的这令它讨厌的衣服甩掉,时间就是生命,父亲一转身就往后面的乱坟堆中钻,来不及细看,来不及细想,本能让他要尽快地离开这险象环生的地方,一旦蛇能看清他,他便是插上翅膀也难飞了。
  这堆乱坟堆中高矮不平的坟头已经档住了蛇的视线,但这时父亲也清醒地想到不能拚命奔跑,如果动静太大肯定会为蛇指明他逃跑的方向。想到这,父亲冷静下来,借着那一堆堆坟头的掩护悄悄后退着。
  一路上乱坟地里被野狗刨出的人骨还散发着恶臭,惊起一团团正在争食的苍蝇和蚂蚁,这倒又给父亲提了个醒:蛇也会听到这动静吧?一旦被它听到这些动静肯定会寻声追来!怎么办?正在后退的父亲突然被后面的一堆人骨拌了一下,此时,这堆阴森森的死人骨头已不再是他惊恐的对象了,活的危险显然要比死的危险大多了去了,倒地后他双手撑地,一只手却撑在了一根长长的骨头上,这时他的眼睛一亮:何不来个声东击西?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思考了,他操起这根长骨朝着蛇的另一个方向猛地一下子扔了出去,然后躲藏在坟后面看动静,那长蛇几下挣脱了衣服正在寻找着猎物,忽然听到长骨落地的声音,又猛地向前窜去,父亲则赶紧朝着相反的方向撤退,待感觉到危险小点的时候撒开双腿拚命地往前冲去,也不管地上有多少可怕的死人骨头了。
  跑着跑着,前面出现了一座草房,一个老人正在门前抽着旱烟,父亲用尽全身的力气冲向茅屋,朝着老人叫着:
  “救命,蛇……”
  那老人听到叫声转身进屋拿了杆猎枪,然后赶紧划着一根火柴,将院子边的一堆干划点着,父亲已经冲到了老人的身边,气喘吁吁,一下子瘫倒在地。
  “没事了,不怕不怕,野兽怕火,只要看到火就不会来了,你安全了!”老人又重新坐了下来,点起了他的旱烟抽了起来。
  “原来我这家里还养了些鸡鹅鸭之类的,还有一条陪我打猎的狗,自从这山里有了这条蛇,家里能吃的活物除了我这把老骨头全被这畜生吃光了,我正寻思着要除掉这一害呢。”
  “今天算是捡到一条小命了。”惊魂未定的父亲平息了之后对老猎人道着谢字。
  “敢不敢跟我再去一趟啊?”
  刚刚脱险的父亲已没了力气再去冒险了,他知道老人家准备去消灭大蛇,但自己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了。
  多少年后父亲经常跟我们讲起这段历险,时不时地会后悔当初自己的决定,后悔自己没能跟老人一起去来蛇,甚至后来再也没机会回去看一看这位在山中守着一茅屋的单身老人,蛇的结局如何,老人的结局如何,他都无法知道了。
  1976年,我小学毕业后上船过暑假,到苏州干将路走亲戚,解放前盐城老家有不少亲戚为了生计到苏南去讨生活,好多人就留在了苏南,大多数人都选择定居在了苏州、无锡、上海等地,其中有个姨娘就在苏州,根据从盐城老家了解到的地址,父亲带着我找到了在苏州定居的姨娘。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二十多年没相见的亲人终于又坐在一起了,这场景自然是特别地亲热。父亲和姨父聊了好长时间,提到了27年前在苏州的一次历险,谈到了那位曾救过他一命的老猎人。谁知姨父瞪大眼睛看了父亲好半天:
  “原来朱神枪当年救的就是你啊?”
  老猎人在当地被人称为“朱神枪”,几年前才去世,长期面山而居,过着靠山吃山的生活,解放后在城里当官的儿子几次要接他到观前街的老宅中去安享晚年,但他总是说有个心思未了,就是想着要灭了那条害人的大蛇。后来他花钱先后买了十几只羊,原想是用来引诱大蛇的,却被大蛇吃了不少,在他70岁时才终于有机会将大蛇一枪毙命。
  据说那条蛇身已长到13米,体重120多公斤。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1

直到十几天后,老头照旧来到山里守株待兔。据后来老头说,那时她弓着背坐在石头上,抽着卷烟。突然树丛里呼呼的一阵阵压垮枯枝、树木的声音若隐若现的传来。起初他并没有多大在意,直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逼近自己的时候,他猛地一转身,发现树丛里盘着一条巨蛇,巨大的身体,纠缠在几棵高大的树木之间,压得树枝啪啪作响。老头顿时吓坏了,他看见这条巨蛇头上长着血红色的巨冠,吐着猩红的舌头,四下张望。忽而山里似乎有浓重的雾气袭来,老头被白蒙蒙的一片模糊了双眼,只听到轰隆隆的巨响在一片云山雾罩里回荡。过了一会儿,浓雾散去,巨蛇留下了黏稠的,似乎是刚褪去的蛇皮散落在地上、草上、枝叶上。老头急忙掏出自己的家伙,沿着原地撒了一圈尿。村里都说,这样能辟邪,老头头也不回,带着惨白的脸色,往家里直奔。

三个月前,正值清明时节,按照习俗生者要给逝去的人坟头添一抔新土,挖一个新的坟头来表示怀念。清明节那天春光明媚,没有诗歌里细雨纷纷的哀愁。由于妇女不能上坟头,于是老李一个人扛着铁锹,背着泥兜,拿了些祭品去往去年才过世的父亲的坟头。

于是,老头每天吃完饭,整理好装束,仗着根捕蛇的木棍,一头扎进深山里。直到日头西斜,才一个人背着手,在田埂上不疾不徐的走着。如是反复了几十天,老头每次归来,腰里别着的布袋始终一个样,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般,空空的。

“爷啊,儿为你报了仇了!”这是老李日日夜夜都在念叨的一句话。

第二天的傍晚,一只青色的蝗虫,一直趴在厨房的窗口,久久不离去,奶奶进一步确信说,“那条蛇真是爷爷变的,你看,他怕吓着我们,又变了一只蝗虫回来了……”

银环大蟒毕竟灵活迅猛,头一摆便躲开了老李的重重一斩,老李随即又是一斩,可又被那畜生轻松躲过,只是斩断了一把麦苗。大蟒似乎被激怒了,头抬得更高了,张着血红大口想要攻击老李。老李侧身扑倒在麦田里,铁锹倒在了一边,压倒了一排麦子。银环大莽迅速游走到老李面前,就像长了四条腿。难怪村里人说蛇是天上龙的化身,只是没遇见大风大雨,否则就化龙升天了。大蟒摆动着身体,蛇信子伸缩的越来越快,不知哪一秒便会迅猛地发起攻击。扑倒在地上的老李瞬间绷紧了神经,急忙拿起铁锹,他的手死死抓住这最后的武器,略微的发抖着。此时的夜更加深了,寂静的连一声虫鸣都没有。老李看着眼前的巨蟒有点傻眼了,蛇太大了,一张口便能吞下整个人。

每次我想起,跟着父亲扶着单车,行走在村里的田间小路回家的时候,我时常会被从路边葱茏的草丛里穿行而过的蛇吓得毛骨悚然。而每当我回想起那些踏着稀疏月光回家的日子,往事就像路边草丛里穿梭而过的小蛇,在撩拨我的记忆。

黑夜中行走

打完蛇后,我心里仍砰砰直跳,奶奶说:“那条蛇可能是爷爷变回来的,大概是爷爷知道姑姑们回来,想来看一看吧。”那时候,我以为奶奶纯粹是想安慰我受惊吓的心。

神婆见此情况,断定老李是做了什么刺激的事,并且这件事与蛇脱不了干系。儿子德顺和妻子阿莲抬头看了一眼神婆,又对视了一眼,好像有所知晓。德顺端起一杯水给老李:“爸,究竟发生了什么?”儿子再三追问。老李喝了水,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吞吞吐吐地跟儿子和妻子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2

突然,老李抓住了一个尖尖的石块,对着银环大蟒的七寸之处狠狠地刺了进去,这次他连手都塞进了蟒蛇的体内,死死抓住了那个嘭嘭直跳的东西——蟒蛇的心。老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捏碎了那颗心,又是一道血柱喷涌而出,腥红腥红的蛇血随着堤坝的水流了出去,很快染遍了整条渠道,即将成为灌溉田地的原料。蛇的身体渐渐松了下来,老李喘着粗气移开缠在胸口的死蛇,睁着大眼望着漆黑的夜空,只是那月亮显得格外的皎洁。老李揉了揉眼,脸上水汪汪的,不知道是水是汗还是泪。

这个怀孕的妇女,是和父亲一块儿挖矿的朋友的妻子,在一个夜色深沉的晚上,突然出现在我家的灶头。据说是为了躲避计划生育来家里避难的。在我年幼的记忆里,大概连她的模样也被抹去的一干二净了。但她给我们讲的那个捕蛇的故事,却深深地烙在了那个天色阴沉,埋头插秧的十几岁少年的记忆里。

老李左手竖拿着手电筒,右手紧握着锹柄,他扒开白天那个巨大的洞口,用手电筒对准里面照去。老李低着头探测,这个洞不仅很大,而且很深,手电筒的光很快被吞没,只留下一片漆黑。深不见底的洞顿时让老李心头一怔,太不可思议了。老李的心跳不再平缓,随即而起的一阵风更是添了一丝诡异。此时的月亮被漂浮的黑云遮住,时隐时现,阴森森的夜晚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奶奶、姑姑迅速拿起火钳、扫把、锄头、铁锹就奔向客厅。此时蛇的大部分已经侵入了客厅,姑姑提起锄头就拼命敲下去,蛇来不及躲闪,顿时一块血污涂满水泥地上,姑姑、奶奶仍不放心,用火钳夹着头,用铁锹使劲敲,直到那条蛇已经像一段段支离的莲藕。奶奶用火钳拖着蛇扔在了院子里头。

随即老李举起锹头,狠狠地斩在大蟒的颈部,一道鲜红的血柱喷在了老李的脸上,又热又腥,似乎还夹杂着父亲身上的味道。大蟒发出惨烈的呻吟,尾巴从水里“嗖”的一声甩出了水面,紧紧裹住了老李的下半身,并且一点点的往老李的胸口逼近。

后来,听说大伯把这条蛇拿去圩上卖了,然后给了奶奶十块钱,那条蛇因为这十块钱而殒命,在村里这样的事时时都在发生着。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 3

记得某个夏日的傍晚,我独自提着猪食桶喂猪回来,经过后屋旁一排茂盛的榛树林。抬头一看,一条灰褐色的蛇盘踞在榛树的顶端,在一片黑压压的密叶中吐着信子。奶奶急忙跑去坳下告诉大伯。大伯闻讯赶来,此时那条蛇仍旧卷着身体,缠在树上。大伯用一根长竹篙使劲一敲。蛇似乎受了惊吓般慌不择路。大伯趁势扑入藤蔓间,拧着蛇头,任由蛇尾拼命的卷着尾巴。

后来,老李重病了一场。晚上睡觉一睁眼便会看到那条大蟒盘成一盘,落在床头的蚊帐上面,安静的吐着信子。大呼声惊醒了妻子,可一开灯便什么都没有,妻子阿莲也被他搞得人心惶惶。每当小孙子看《自然传奇》有关蛇的节目,老李便会瞪着大眼怒骂,叫他赶快关掉,吓哭了孙子好几回。从此全家人不敢在他面前提起蛇,即便如此,老李也整天魂不守舍。

在我时常陪父亲走夜路从圩上回来的夜晚,有多少蛇是摸索着寻找回家的路呢?这些我都一无所知,是否也有一只是奶奶嘴里念叨着的爷爷变回来的蛇呢?我亦无从寻找答案,只知道长蛇穿过黑夜,窸窸窣窣像是穿过少年往事。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内人认为老李得了什么病,大概也和他常年熬蛇

关键词:

村东头的张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也有让你感

(一) 如果你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如果你也住在农村,我想,你也许会和我一样有着这样的记忆。穿过一条又一条深...

详细>>

吕权征求了毛书记的意见,老子自个儿喝酒吃菜

老乡长迷瞪着双眼,端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 老区长忽然认为温馨的酒量,远远不比从前了,只喝了两杯,便以...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明日个自个儿就来借个火,那

七月的天气十分的诡异,尤其是晚上,刚刚还有几颗星星,而此刻却是电闪雷鸣,夹杂着狂风和暴雨疯狂的袭击着这...

详细>>

沟西的名人叫李二蛋,三原北部多塬

《李二蛋与张财东》 临潼东塬上有条自南而北的大沟,叫戏河沟,沟宽三五十丈,两侧村寨有小路深入沟底,蜿蜒相...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