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跟共产党走,南昌起义总指挥为什么是贺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一)
  却说汪精卫正式宣布和共产党分裂,公开背叛革命,一时间,武汉上空阴霾密布。汪精卫传出号令,对共产党“宁可枉杀一千,不使一人漏网。”汪精卫的这一举动,引起了共产党的大为不满和愤慨。时任国民党二十军的军长贺龙大怒道:“军中各驻扎点,统统挂上二十军的旗帜,禁止汪精卫的反动军警搜查。”原来,贺龙从河南班师回武汉后,武汉政府将贺龙的独立十五师扩编为二十军。驻在武汉、鄂城、大冶。外省逃往汉口的工人纠察队,共产党的骨干均编入了二十军。蔡中熙、唐天际、彭湃、郭亮等三百多名共产党员免遭厄运。
  反动军警不敢冲入二十军。周逸群对贺龙说:“鲍罗廷的公馆有人找。”贺龙道:“我就去。”周、贺到了鲍公馆,见了周恩来。周恩来问:“宁汉合流已很清楚了,贺军长你说咋办?”贺龙道:“我听共产党的话,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马列主义是救国救民的真理,我决心同蒋介石、汪精卫拼到底。”周恩来说:“贺军长真不愧是我军栋梁。”
  贺龙与周逸群回到大冶营中,召集军官训话。贺龙语言铿锵,掷地有声,他说:“汪精卫已公开叛变了革命,形势非常紧张。摆在我们面前有三条道路:第一.解散队伍,回家务农;第二.跟蒋介石、汪精卫屠杀工农;第三.跟共产党走,东征讨蒋,消灭反动派。第一条路等于自杀;第二条路走不通;第三条路宽广无量。”众军官齐声道:“愿意跟随贺军长,跟贺军长跟定了,贺军长指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贺龙满面春风,下令道:“东征讨蒋,开往九江。”队伍轰轰烈烈,往九江开拔。
  
  (二)
  周恩来与鲍罗廷正在商议,忽然接报:汪精卫要礼送鲍罗廷等回国,鲍罗廷道:“叫陈独秀离开中央,与谭平山一道去莫斯科讨论中国的革命问题吧。”此时,共产国际来了指示:决定中共中央改组,由周恩来、张国焘、张太雷、李立三、李维汉五人组成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陈独秀自此不再担任共产党的领导职务,以后变为托派。周恩来说:“到南昌暴动去,打响革命的第一枪。”李立三道:“我跟你一块去。”
  李立三,原名李隆郅,湖南醴陵人,中共党员。李立三、周恩来分头准备去南昌。到了夜晚,周恩来正走着,忽见背后有人追捕。他灵机一动,躲进了宋庆龄的公馆。女秘书对宋庆龄说:“有一队带枪的,说要搜查人。”宋庆龄说:“快把周恩来带到我的卧室。”带枪的军兵忽然冲了进来,冲着宋庆龄道:“先礼后兵,快把周恩来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要搜查了。”宋庆龄见是三十五军军长何健,质问道:“你私闯我的公馆,究竟想干啥?”
  何健不假思索道:“我是奉命抓危险分子,头一名是国府大员邓演达,第二名是秘书长吴玉章,第三名是共产党要人周恩来。”宋庆龄问:“你奉了谁的命令?”何健道:“汪精卫。”宋庆龄一听说汪精卫三个字,顿时火冒三丈,大怒道:“总理尸骨未寒,三民主义就被你们践踏尽了。何健你听着,我要亲自问问汪精卫。”宋庆龄摇通了汪精卫的电话,怒道:“我以国民党中央常委的身份,向你提出抗议:你胆大妄为,竟派何健带人闯入我的寓所,这是有恃无恐地对我的侮辱,难道你是第二个陈炯明吗?”汪精卫接到电话,因畏惧宋庆龄的地位,谎辩道;“这事我不知道。”
  宋庆龄对何健说:“你接电话吧,汪精卫说他不知道。”何健听得十分清楚,乖乖地带人出了大门。心腹偷偷地说:“我等藏在门外,等周恩来出来,咱守株待免,总能抓获他。”何健道:“算了,纵然我们设下伏兵,宋庆龄还称国母呢!周恩来坐上她的专车,走在大街上,谁也不敢咋着她,快去抓邓演达吧!”何健带兵走了。
  周恩来谢过宋庆龄,想当夜离开宋庆龄公馆。宋庆龄道:“不行,你单独走太危险。陈赓也在这里,我用专车送你们去码头。”陈赓出来与周恩来见过。陈赓从苏联回来,来到武汉,汪精卫抓人,宋庆龄救了他。三人乘车到了码头,宋庆龄送周、陈上了船。周恩来、陈赓坐着江轮,到了黄石港,忽听有人拍打舱门。陈赓开了门,见是船长。船长笑道:“二位先生到哪里去哩?”话音未落,又有人提枪进来,要绑架周恩来、陈赓。周恩来道:“为啥这般无礼?”二人道:“奉唐生智司令的命令,捕捉船上的共产党人,你二人就是共产党。”周恩来笑道:“说我们是共产党,有何证据?我们是商人,不要误会嘛!”二贼反问道:“你说你是商人,有啥凭据?”周恩来从怀中掏出了名片。二人看名片上写着:“上海三庆堂宝珠玉器店经理赵华光。”二贼看完名片,又对周恩来、陈赓端量了一番,忽然喝道:“赵经理,上岸去吧!”陈赓道:“我们的赵经理与唐生智司令是故交,亲如兄弟呀!”二贼说:“我们不管什么糖生智、梨生智的,只管抓获共产党领赏。”船长劝道:“给个方便,就说船上没有共产党人。”二贼道:“我们上司有令,抓一个一千,两个可领两千元大洋哩。”陈赓、周恩来和船长全明白了,原来是遇到土匪打劫。
  船长对周恩来说:“常言说:‘花钱买平安嘛’,赵经理给他们两千元吧!”周恩来说:“经商的人有的是钱,不过,身上不带重金。到哪里,都是凭支票到银行取钱。我写个字,你们到上海或武汉取吧。”船长道:“别写条了,把你带的金表和戒指给他们吧,一人一件,满值两千元呢!”二贼说行,取过表和戒指走了。船长又说了几句,开了船。陈赓关上舱门说:“这些歹徒,尽叫人受惊。”周恩来风趣地笑道:“姜太公还三死七灾呢,我们是贵人么!”周、陈一路谈笑风生,到九江下了船,往南昌去了。
  
  (三)
  再说何健将实情禀报给汪精卫:“眼瞧着周恩来从宋庆龄公馆溜走了。”汪精卫大怒道:“笨蛋!你没听说过‘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名言吗?”何健唯唯退出。汪精卫道:“回来。”何健回来,汪精卫吩咐道:“到大街上,见到嫌疑的人统统杀掉。”何健领令去了。武汉城中,不几日杀了数千人。屈死的共产党干部有罗亦农、赵世炎等数百人。汪精卫立即下令,通缉谭平山、毛泽东、张国焘、吴玉章、周恩来、彭湃等。武汉三镇顿时腥风血雨,乌烟瘴气,弄得人心慌慌。唐生智对汪精卫说:“有情报传来,说冯玉祥也在清共反共哩。”汪精卫道:“说详细点。”唐生智说:“冯玉祥把他军中的二百余名共产党员集中起来,训话说:‘感谢共产党人帮了我的忙。你们共产党要反对蒋介石,我不干。我和蒋介石要联合消灭张作霖哩。要反蒋,你们就到别处去吧,我送你们出武胜关。’然后就设宴告别,每人又发了五十至一千元路费,礼送出武胜关了。”汪精卫说:“冯玉祥还大发慈善呢!”唐生智说:“冯玉祥自作聪明,留有后路呗!”
  正议论间,忽闻:叶挺、贺龙已把队伍开到了九江。汪精卫想杀害叶、贺,一面打电报叫冯玉祥在河南截杀鲍罗廷;一面悄悄地到达庐山,与张发奎、朱培德、黄琪翔等人商议。汪精卫说:“据悉:贺龙和叶挺串通好了,他们要跟共产党走,快想个处治他俩的妙计吧!”张发奎道:“我已谋了一条诱杀叶、贺之计。贺龙、叶挺反蒋心切,我与朱培德、黄琪翔等领兵设伏,通知他俩来庐山开会,部队集结在德安等地,谎称讨伐南京。贺、叶一到庐山,就地绑着处决了。埋下的伏兵突然袭击,收编了他们的部队。”汪精卫笑道:“此计太妙了。正合我意。”诡计定过,汪精卫以张发奎的名义下了调军令。
  
  (四)
  贺龙到达九江,军民热烈欢迎。朱培德等依计在九江饭店设宴招待贺龙,并邀请他到庐山开会。贺龙说:“我明日就上庐山。”朱培德大喜,连劝干杯,宴罢各散。贺龙回到军司令部,侍从报说:“叶挺将军有请。”贺龙飞身上马,连夜见到叶挺。叶挺伸出两个指头。贺龙问:“这是何意?”叶挺说:“跟我走,到前面就知道了。”二人飞马到了甘棠湖,下马拴定,忽见一人在哪里等着。叶挺指着那人介绍道:“他是第四军参谋长叶剑英,曾救过孙中山,我在黄埔军校的故交。”贺龙道:“早闻其大名,今日有缘相见。”贺龙也作了自我介绍。叶剑英道:“快上小船吧。”此时群星坠落,红日初升。他们三人上了船,欣赏着岸边野花香艳艳,湖中绿水青粼粼的美景,飘到了湖心。
  原来,叶剑英也在庐山开会,听到汪精卫、张发奎的诡计,就连夜下山,赶到九江,找到叶挺。叶剑英把汪精卫的诡计说了一遍,叫叶挺通知贺龙来游湖,商议对策。船到湖心,叶剑英瞧着贺龙,就是不说话。贺龙是个急性人,就问叶挺:“二方面军在武汉开会,党决定叫你杀掉汪精卫。汪精卫在主席台上手舞足蹈,指手划脚,指责共产党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为啥无动于衷呢?”叶挺道:“党内没有形成决议。”叶剑英道:“如果那时杀了汪精卫,今日就不必约你俩游湖了。”贺龙问:“游湖与汪精卫有啥瓜葛?”叶剑英道:“干系大哩。俗话说:‘曾着卖糖君子哄,当今别信口甜人。’汪精卫从海外归来,当了主席,公开说:‘我是国民党左派,要革命的站到我这边。’邓演达、宋庆龄、何香凝等靠拢了他,共产党支持了他,陈独秀投降了他。汪精卫说得比蜜甜,可目前他竟要这个哩。”叶剑英边说边用手搁在脖子上比划着。贺龙道:“汪精卫还敢杀我贺龙?”叶剑英道:“不但要杀你,还要杀叶挺哩!”
  贺龙问:“有何凭据?”叶挺道:“汪精卫说‘宁可枉杀一千,不使一人漏网。’怎么,你的脑袋不是肉长的?”贺龙说:“我现在就把军队开上庐山,捉住汪精卫千刀万剐。”叶剑英说:“你上庐山,正好中了汪精卫的诡计。汪精卫、张发奎正等你送上门哩。三个军对付你一个军,你能对付得了嘛。”叶剑英把汪、张的计谋说了一遍。贺龙惊问:“那该咋办?”叶剑英说:“我定一计,可保你无事。”贺龙问:“先生请指点?”叶剑英说:“古人云:‘否极泰来。’你应到南边去,南者昌也,到南昌去起义。汪精卫、张发奎定会派兵追杀。你们在牛王车站设下伏兵,将计就计如何?”叶挺道:“娘的,汪精卫、张发奎、黄其翔等真是肉锅里煮元宵——一堆混(荤)蛋。小白脸汪精卫设计害咱,咱们一不上庐山,二不执行张发奎的命令,三是开往南昌起义,偏不中他的计,叫他猫咬尿泡,空喜一场吧。”叶剑英道:“说的对。你俩起兵往南昌,我回四军设计掩护你们。”
  汪精卫、张发奎不见叶、贺来庐山,却闻叶、贺率兵去了南昌。汪精卫说:“叶挺、贺龙这般刁滑,不中咱的计,这该如何是好。”张发奎道:“郭令公单骑见回纥。我要率一精锐,切断叶、贺去南昌的路。”汪精卫说:“好。”张发奎遂与黄其翔领兵截堵叶、贺去了。
  
  (五)
  陈赓陪同周恩来到了南昌,正好碰到了朱德。朱德原来与陈毅策反过杨森,后被派往南昌,任朱培德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团长。周恩来、陈赓随朱德到了寓所,喝茶聊天,正谈笑时,李立三、恽代英、彭湃、谭平山等也赶来。众人讨论暴动方案,朱德问:“有多少兵力?”恽代英道:“叶挺、贺龙的部队明日就到了,共计三万多人。”朱德说:“朱培德在南昌守军一万余人。”正议间,忽然又来一将,众人看他:脸方面秀眼戴镜,双眉粗黑神采精,因战丰都右目伤,力夺泸州左翼行,明知武汉行分共,暗来南昌起暴兵,胸藏运筹帷幄策,川中军神刘伯承。刘伯承与朱德相识,北伐战争兴起,策动泸州起义,力战一百六十七天,为北伐军左翼立下汗马功劳,后到武汉,因“宁汉合流”,诈请病假,偷偷来了南昌。
  朱德见了刘伯承,更为亲切,寒喧已毕,各献其计。朱德道:“我献一计,准能取下南昌。”众人问计,朱德道:“朱培德原是滇军,他手下的军官多与我交厚,有的还是我的部下,暴动前夜,我邀请他们来我处赴宴取乐,我把他们灌得酩酊大醉,让他们不能参战。这边起义军突然起兵,暴动准能成功。此乃打虎抽筋之计。”众人大喜道:“此计妙极了。”计谋定了,叶挺、贺龙也到了,叶、贺说:“张发奎领兵堵杀,已被我等击败了。”周恩来说:“明晚就暴动起义。”
  次日,周恩来等到了贺龙指挥部,正要按约行动。忽然一人匆匆到来,大发雷霆道:“立即停止起义!”
  周恩来等议定了起义计谋,正要动兵,张国焘匆匆赶来说:“等与张发奎商议过后再起义,否则不能暴动。”李立三说:“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你倒好,来刮西风,倒行逆施泼冷水。”贺龙怒道:“你这个老鸡婆,想拉张发奎,尽是白日作梦,张发奎在庐山还阴谋杀我和叶挺哩,你知道吗?”张国焘说:“那我不知道。我是来传达共产国际代表的意见的。”
  周恩来拍着桌子大喝道:“欺人之谈。共产国际代表和中央决定,叫我来南昌组织起义的,你为啥要来阻止,你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张国焘欲要再讲。谭平山、恽代英怒不可遏,喝道:“先把张国焘绑起来,按原定计划起义。”张国焘吓得冷汗直流。周恩来制止说:“张国焘是中央领导,不能绑他。他会觉悟的。”张国焘见众怒难犯,谎称说:“我少数服从多数。”

  在北伐军向河南胜利进军的过程中,南京和武汉两方面的国民党右派相互勾结,反共反人民的逆流正在发展。许多北伐军的将领,已经在他们管辖的部队和区域中进行“清共”。他们对并肩作战的共产党人,或残酷屠杀,或撤职逮捕,或“礼送出境”。在这种情势下,贺龙诚恳地对周逸群说:“时局虽然这样紧张,我还是坚决拥护共产党,坚决执行共产党的决定。所有在我部队里工作的共产党员都不要离开,放心大胆地继续工作”。周逸群十分感动。

中共联合国民党左派,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但是的南昌起义总指挥是贺龙,为什么南昌起义的总指挥是贺龙呢?

  6月26日,贺龙回到武汉。汪精卫正在解除工人纠察队的武装,形势对共产党更加不利。28日,贺龙主动去拜访中共领导人之一的林伯渠,请他介绍当前形势。7月初,贺龙会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恩来。

南昌起义总指挥为什么是贺龙

  贺龙握着周恩来的手,热情地说:“你的大名,我早就晓得。逸群对你钦佩得很呢。如今见面胜似闻名噗。”周恩来也热情他说:“疾风知劲草,我们对你是很钦佩的。”贺龙说:“钦佩不敢当,我一直追求能让工农大众过上好日子的政党。最后,我认定中国共产党是最好的,我服从共产党的领导,只要共产党相信我,我就别无所求了。”周恩来说:“贺龙同志,我们当然是相信你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呢?”贺龙说:“我很清楚,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我听共产党的话,决心和蒋介石、汪精卫这帮王八蛋拼到底。”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爆发的南昌起义在中共党史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其意义之深远重大是不言而喻的。它打响了中国共产党武装反抗国民党的第一枪,揭开了此后断断续续持续二十多年的国共战争的序幕。

  贺龙与周恩来这次见面,奠定了他们之间以后几十年患难与共的深厚友谊。贺龙还会见了共产党员朱德。

尽管南昌起义当时还打着国民党左派的旗帜,起义后建立的革命委员会的名单中也有宋庆龄、邓演达、张发奎、何香凝等国民党人的名字,但那不过是拉大旗做虎皮,真正策划组织发动起义的完全是共产党人,与国民党左派没有什么关系。革命委员会委员之一的张发奎在起义爆发后带着卫队坐火车赶往现场试图阻止起义时还受到机枪扫射关照,腿脚慢点则差点就做了俘虏。

  与此同时,蒋介石、汪精卫都分别派了他们的高级军政官员来拜会贺龙,用封官许愿那一套进行拉拢,但是,全都被贺龙拒绝了。

八一南昌起义的实际领导者由周恩来、张国焘、李立三、恽代英、邓中夏、谭平山、叶挺、贺龙等人组成,差不多是清一色的共产党人,唯独担任起义总指挥的是非党员的贺龙。这不免使人觉得蹊跷好奇,何以一个党外人士在共产党事关生死的重大行动中担当如此之重要角色?共产党缘何对于一个并未打过很多交道的旧式军人如此信任呢?

  进入7月,武汉的形势更趋复杂。汪精卫一方面想以武汉政府的武装同蒋介石争夺领导权,打出了“东征讨蒋”的旗号,命令担任第二方面军总指挥的张发奎率领所部,包括贺龙的第二十军、叶挺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等部队沿江而下,东征讨伐蒋介石;另一方面,又一步步地撕下了左派的假面具,日渐暴露出镇压工农大众、背叛革命的反动嘴脸。

据官修党史差不多千篇一律的说法是:贺龙虽身在旧式军队中,却一直在忧国忧民寻找救国之道,当共产党人谭平山找到他,表示希望他参加南昌起义时,他认准唯有共产党才能担负救国大任,所以与共产党相见恨晚,一拍即合,当即表示:感谢党中央对我的信任,我只有一句话,赞成!而为了表示对贺龙的信任,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对他说:共产党对你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党的前委委任你为起义军总指挥!

  作为第二十军军长的贺龙,坚决站在工农大众一边。他趁部队尚未离开武汉之际,采取了一系列保护共产党人的措施:7月8日,贺龙派第二十军的船只送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刘少奇离开武汉。

这种颇富戏剧性的肝胆相照的描写,也许看了能够让人心生感动,但感动之余也不免心生诧异,事实真相真的那么简单吗?信任是能够不经考验凭空得来的吗?万一信任遭受背叛结果将会怎样?共产党对于生死攸关的重大行动会这样不顾风险轻易地委托一个尚不知底细的旧式军人来担当主要负责人吗?

  7月10日,贺龙同意周逸群转达的中共中央军委的建议,把正在遭受严重迫害的鄂城、大冶各地武装工人纠察队秘密编入了第二十军教导团。贺龙高兴地说:“我带了多少年的兵,从来没有哪个上级给我补充过人员,连军饷都是层层克扣,要么干脆不发,肥了‘大脑壳’,苦了当兵的。现在不同了,党给我补充,工农同85志很愿意编到我这里来。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有一点点子进步喽!”

南昌起义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张国焘晚年撰写的回忆录《我的回忆》中对于南昌起义的由起和经过也有详细的回忆和记述,其中对于贺龙何以被委托担任起义军总指挥的原因也有所言及,我认为张国焘的回忆对于还原历史真相是有所裨益的,也是很有价值的。至少他所叙述的合情合理,符合人之常情,没有人为的粉饰或因这样那样的忌讳而至的故意的语焉不详,同时也并没有情绪化的贬低或诽谤。

  编进来的工农士兵中有许多是共产党员,贺龙信任他们,有意通过他们来改善部队的政治素质。军部特务营,是最可靠的警卫部队,贺龙让共产党员唐天际当该营第一连副连长,共产党员吴溉之当第二排排长。

简单概括张国焘《我的回忆》中有关南昌起义的准备和经过大致是这样的:

  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开始逮捕和屠杀共产党员及革命群众。贺龙挺身而出,派人在武汉三镇许多共产党机关和工会、农会等革命团体的门上挂出第二十军的旗帜,并且派兵站岗,阻止反动派搜捕;同时,又将在各地因遭受迫害、处境危险而逃来武汉的共产党员300余人保护起来,其中许多人在第二十军担任了政治工作。

当时蒋介石汪精卫先后背叛革命,二七年四月十二日,蒋介石在上海屠杀共产党于前,过不了多久,七月里汪精卫又在武汉清党纵容军阀许克祥夏斗寅等人屠杀镇压共产党人于后。共产党接连遭受重大打击,损失惨重,不禁义愤填膺怒火中烧;决心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武装起义反抗或者说报复叛变革命屠杀共产党人的蒋介石汪精卫。

  7月17日,贺龙在第二十军连以上军官大会上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

当时陈独秀代共产国际和共产国际顾问鲍罗廷受过,被指为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交出领导权,一边歇着去了。在武昌实际主持中共中央工作的只有周恩来张国焘两人。周恩来接受李立三在南昌发起暴动的建议,主张由叶挺所部的革命军首先发难,联络湘鄂赣一带工农群众,形成反武汉的中心。

  他说:“15日,汪精卫叛变革命了,武汉国民政府终于撕掉了他们脸上的假面具,同共产党分裂了。我们本来就是工农大众的队伍,已经闹了多年革命,现在,革命到了危急关头,摆在我们面前的出路有三条:第一条是把队伍解散,大家都回老家去。这条路行不行?不行!第二条是跟着蒋介石、汪精卫去于反革命,屠杀工农兄弟。这条路行不行?不行!第一条路是死路,自杀的路,第二条路是当反革命的路,也是自杀的路,我们绝不能走。我贺龙不管今后如何危险,就是刀架在颈子上,也绝不走这样的路。我要跟着共产党走革命的路,坚决走到底!你们愿意跟我搞的,我欢迎,不愿意的,可以对我说,我送你盘缠钱,回到家乡替我向你娘老子问好。可是有一条讲清楚,不许拉走部队。”

周恩来一边要求中央从速确定南昌暴动的名义,政纲及其他相关重要策略,一边要求共产国际迅速予以军火和物质接济。然后,周恩来张国涛二人以中常委名义决定周恩来迅即赶往九江南昌组织前敌委员会,由周恩来任书记,谭平山、李立三、恽代英、叶挺为委员发动南昌起义。张国焘则留下看守中共中央。

  当天,贺龙又在第二十军教导团讲话说:“蒋介石、汪精卫叛变了革命,今后还会有人要叛变的。可是,不用怕他们,他们不是三头六臂,和我们一样,也是一个头,两条手臂,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我们大家团结一致,全力以赴,就可以把他们打倒!”

由于在当时紧急情况之下决定做得仓促,这次重大行动事先没有取得共产国际的同意和批准,结果后来节外生枝,惹出一些麻烦。麻烦是共产国际得到报告后不支持南昌暴动,认为暴动取得成功希望渺茫,所以不仅没有经费支援,而且电令俄国顾问不得参加南昌暴动。

  7月19日,贺龙派船送朱德离开武汉去九江。

接替鲍罗廷新到任的共产国际顾问罗明纳兹遵莫斯科之旨下令阻止南昌暴动,军事顾问加仑将军则建议联络动员享有铁军英雄盛誉且一向与共产党合作密切关系融洽的张发奎将军,使其率所部第四军一同返回广东,重新北伐。当时的中央负责人瞿秋白等人也认为加伦将军的建议较之南昌暴动似乎更有成功希望,表示赞成,并委派张国焘前往南昌传达贯彻中央新指示。张国焘是最初与周恩来商定发动南昌起义的当事者,中央阻止南昌起义且派他前往传达贯彻中央指示,使他处于出尔反尔尴尬处境,也使他日后背负了阻挠发动南昌起义的恶名。

  在这风云变幻的时刻,作为北伐军的高级将领而且不是共产党员的贺龙,有这样的革命坚定性,这样的革命胆赂和逆潮流而动的精神,真是难能可贵。

张国焘到达南昌见到起义领导人恽代英、周恩来、李立三等人传达中央新指示后,遭到激烈反对和指责,并被告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成败不计,起义已经势在必行不可变更。

  汪精卫公开叛变后,贺、叶的部队并没有停止东调。7月23日,贺龙率部抵达九江。

张国焘在传达中央指示后曾与各位领导人长谈,了解起义无法终止的原因。最先与之长谈的是李立三,在那次长谈中,李立三说到之所以不能终止起义的一条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不能违反与起义总指挥贺龙所订立的密约。接着李立三,周恩来和谭平山又向张国焘详细介绍了中共与贺龙的关系以及为什么选贺龙为起义总指挥的原因。

  贺龙刚到九江,就见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谭平山。双方寒暄几句以后,谭平山就十分认真、严肃地说,“贺龙同志,我要向你讲讲我们党的机密大事。”贺龙也严肃地说:“好,信任我贺龙,我当然唯命是从。”谭平山说:“汪精卫7月15日彻底叛变以后,中央派秘书长邓中夏和李立三来九江和叶挺研究对策。20号,中夏、立三和我,还有叶挺、聂荣臻开会研究,我们认为要在共产党领导下决定独立的军事行动,实行武装暴动。我们确定计划后,由中夏、立三去庐山和瞿秋白商量,秋白也完全同意,并报告了中央政治局。今天,中央政治局根据中夏、立三和我们的多次电报,以及秋白的口头汇报,决定在南昌举行暴动,并派恩来主持大局,领导暴动。云卿,我们希望你率领二十军和我们一致行动!”贺龙激动地站了起来说:“平山同志,我贺龙感谢党中央对我的信任,也感谢你把这样重大的机密告诉我。

据张国焘回忆,谈话时李立三告诉他说:贺龙以往与中共的关系不算很密切,现在追随中共一块儿干,我们不能令他失望。我们与贺龙已经信誓旦旦,在形势上说彼此都已骑上虎背,在决心上说彼此都已表示破釜沉舟,任何改变都易引起严重的误解。李立三进而警告说:贺龙不得志,他不满张发奎,也自觉他这个土匪出身的人,在国民革命军中无出头之日,迟早要被缴械的,现在如果我们改变计划,联络张发奎,那他可能认为是被出卖了,也可能采取先发制人的手段向张发奎告密,洗脱自己,反过来咬我们一口。

  我只有一句话,赞成!我完全听从共产党的指示。”谭平山兴奋地说:“我要谢谢你,有二十军参加,胜利的把握就更大了。”贺龙说:“谁也莫谢谁,我们大家一条心,为中国工农做一点点子事情嘛!”

周恩来对此则有进一步的重要补充,他说:贺龙决心参加暴动,并且秘密征得他部下各师长的一致同意,他们都认为这样做才有出头之日。整个暴动计划和发动时间,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因此不好再改变了。谭平山是最先动员贺龙参加暴动的,他也向张国焘说明:贺龙内心有恐惧,我们请他做总指挥,任何联络张发奎的做法都易引起他的疑忌。李立三为拒绝中央联络张发奎的建议,最后还警告张国焘说:即使张发奎真诚愿意与我们合作,一同回师广东,决心在那里重建国民革命根据地,依现在的情势看也是没有指望了;因为张发奎到达南昌后知道了我们曾策划暴动反对他,哪有不翻脸对付我们的道理。

  贺龙的坚决态度使在九江的几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深受鼓舞,他们进而决定贺龙率第二十军、叶挺率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以及其他部队于28日以前集中到南昌, 28日晚在南昌举行暴动,并急电请示在武汉的中共中央。

人物介绍

  这时的九江,成了斗争的中心。

贺龙,原名贺文常,字云卿,湖南桑植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者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

  武汉政府领导的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军长黄琪翔、第五路军总指挥兼江西省主席朱培德来拜会贺龙,拉交情,套友谊,动员贺龙靠拢汪精卫,参加反共。

贺龙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斗争生涯中,为中国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建立了不朽功勋。

  贺龙大笑一阵,说:“我从民国三年18岁参加中华革命党以来,汪先生的大名就灌了满耳朵,真是如雷灌耳喽!汪先生谋刺摄政王的大勇更是天下皆知。国共合作以来,汪先生慷慨激昂地说:‘一定要联俄联共,一定要平均地权??’汪先生的话,还在我耳朵边边上打转转,如今一变脸就大杀大砍起共产党员和工农大众来了。我在四川住过,川戏里的变脸把戏也没得汪主席来得那么快哟!我贺龙奉劝两兄一句,我们这些玩枪杆子的,斗不过那些善于变脸的政客,哪一天人头落地,恐怕还不晓得是怎么落的呢。何必不趁着手里有枪,为中国办些好事,也不在生在世上一场嘛!”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跟共产党走,南昌起义总指挥为什么是贺

关键词:

在古代常态耳,借人我家倒是有五个

1975年,石桥镇,桥口张村。 桥口张,村小,也就六、七百口人。本地人都叫“桥口着”。叫讹了。就好像邻村有个牛...

详细>>

下顿再吃味道不优异,灵禅离开的这段时光

清把嘴里的饭吞下去后,喝了一口汤,说:“我已经好久没有吃盖饭了,好怀念以前读书的时候,每天中午都到学校门...

详细>>

艾略特问他说,正是由于扎戈那的腹痛促使他刺

今天是四月六日,星期四。我和艾略特·内斯坐在一家非法酒店里。艾略特笑着举起了手中的大玻璃杯,说道:“我早...

详细>>

我还想说笑,沿河而下一路欢歌笑语大黑小黑两

不菲年从前,一个大黑脸和贰个小黑脸相遇了,他们坐在一条大家称为冲刺舟的橡皮艇上,沿河而下一道欢声笑语大...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