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顿再吃味道不优异,灵禅离开的这段时光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清把嘴里的饭吞下去后,喝了一口汤,说:“我已经好久没有吃盖饭了,好怀念以前读书的时候,每天中午都到学校门口的那家小饭馆去吃。味道还是那个味道,一点都没变。”
  
  我笑道:“我的品味还不错吧!吃盖饭炒饭什么的方便。一个人买菜做饭太麻烦了,做多了吃不完,下顿再吃味道不新鲜,倒了又有些浪费。”
  
  清灵机一动,两只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说:“初,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我们以后一起做饭吃吧!自己做饭干净卫生,吃着放心,而且还省钱。”
  
  清又在那里扳着手指头给我算现在市场上的各种菜的价格,出去吃一顿要花多少钱,东算西算,清觉得我们一个人就能节省三百元左右的生活费开支。
  
  我被清说得有点心动,和清一起做饭也未尝不可。电磁炉,炒菜锅和电饭煲,我都有。我一脸认真的说:“清,我可先跟你说好,我不会做菜,我的做菜水平很差,只会淘米做饭,只能帮你洗菜切菜打打下手什么的。”
  
  清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初哥,你就放心吧!做菜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你呢?你每天就负责买菜煮饭洗碗就行了。”
  
  我觉得很公平,爽快的答应了。之后我和清去楼下的干货店买了一袋二十斤重的珍珠米,一斤蒜头,一斤老姜,一些干辣椒和花椒八角之类的,一大堆的调味品。光是这些调味品就花了一百多。又去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一桶菜油,一瓶酱油,一小桶郫县豆瓣和一瓶白醋。
  
  我一个肩膀扛着一袋20斤的米,另一只手提菜油,清则是负责剩下的那些相对较轻的调味品。我们费了牛鼻子劲才把东西提上楼,我们都热出了一身汗。我和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笑了起来。
  
  我们缓过劲后,清说要认真的参观下我的房间,她说之前没有仔细看。我站在门口,搞怪的做出一个请进的姿势:“欢迎领导到鄙人陋室来视察工作。”
  
  清迈着碎步走了进去,压低声音,深沉严肃的说道:“小初,你的房间总体还算整洁,做的很好,我很满意。从下个月起,每个月给你涨五百元工资。”
  
  清的目光突然锁定了窗前的风铃,“哇!好漂亮的风铃。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还喜欢风铃。”
  
  我说:“别人送的。”
  
  “谁送的?让我猜猜,肯定是一个女孩子送给你的。”
  
  清接着说道:“啊!我知道是谁了?是不是你的前女友灵禅姐姐啊!”我沉默不语,表示默认。
  
  “我好羡慕灵禅姐姐,也好想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子,让你这么痴迷。”
  
  清又看到了我摆在桌上的那排书,突然,她发现书本的中间夹着一本相册,她把相册抽了出来,清看了看我,说:“初,我可以看看你的相册吗?”
  
  “看吧!都是我和家人朋友们的合影。”
  
  清缓缓打开,第一张照片是爸妈,我和烟萝四人的合影。清指着照片上那个羞涩的小男孩说:“小时候的你好可爱啊!就是长大了不那么可爱了。”
  
  我给了清一个白眼,清接着往下翻,连续几页都是外公外婆和舅舅的一些照片。再往后翻,有五六页都是我高中大学
  时的照片,到了相册的一半开始,都是我和灵禅的合影。清指着相片问我:“初,这就是灵禅姐吧!怪不得能让你神魂颠倒,我要是个男人,也会被灵禅姐迷的神魂颠倒。”
  
  翻到最后,是一张我在海边去玩时的照片,照片上的我把右手贴着胸口,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这张照片是灵禅给我拍的。清看到这张照片,对我说:“这张照片拍的好,我喜欢,初,可不可以把这张照片送给我,留个纪念啊?”
  
  我觉得这张照片对于我来说,纪念意义不大,也就答应了。如果清要一张我和灵禅的合影,我是坚决不同意的。因为那些关于灵禅的照片,是我记忆中不可缺少的那部分。
  
  我觉得这张照片可有可无,也就同意了。清如获至宝般把照片收了起来。清把相册放回原处,看了看那排书。清回过头来问我:“我以后无聊的时候能不能到你这里来看书啊?”
  
  “当然可以。”我答应的很干脆。我对喜欢看书的人有固执的好感。
  
  清那排书中间抽出了《安妮宝贝文集》,随意翻了几页,对我说:“初,安妮宝贝的这本书你都看完了吗?”
  
  “前两年看了一遍,喜欢《蔷薇岛屿》和《告别微安》,安妮宝贝的文字给人感觉总是虚无的、颓废的,阴冷的,主要是写的是一群被城市边缘化的游离者。”
  
  清说道:“嗯,我也觉得安妮宝贝的文字读完心情很压抑,但又莫名被文字所透露出的颓废感所吸引,那是一种阴郁美。也读过她的《七月与安生》和《素年锦时》,都感觉不错。”
  
  清问我:“你知道安妮宝贝的文字改变风格了吗?而且把笔名也改成了庆山。现在她的文字平和温情而朴素。”
  
  我被清的这一席话惊住了,从清的言语之间,我知道清应该也是喜欢看书的人。所谓看书改变一个人的谈吐和气质,正是此理。
  
  悄然间,我默默的被清吸引着。清正认真的看着,我也拿起林清玄的文集,看了起来。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说一句话,屋子里只有我们各自的呼吸声,和翻书的声音。
  
  我的眼睛又有些痒痛,我用手搓了搓眼睛,有些火辣辣的痛。我把书放下,转过头去看清,这家伙竟然趴在书上睡着了。我摇摇头,一脸苦笑。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六点三分了,我推了推清,说:“清,我们该买菜做饭了。”
  
  清眨巴眨巴眼睛说:“初,你等会儿,我的脚好像有些麻了,你让我先缓缓。”
  
  清揉了揉脚,她脚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我和清并肩走下了楼,还是去以前经常买菜的大爷那里买菜。大爷看见我来了,热情的给我打招呼,我们简单的寒暄了几句。
  
  我对清说:“今天你刚搬来,也是我们第一次做饭,我们可以叫上房东阿姨,琴和张叔一起吃饭。这样可以搞好邻里关系。”清爽快的答应了。
  
  我们买了三斤莴笋头,三元钱豆腐叶,三斤番茄,两颗大白菜,两斤藕,还有五斤土豆。结完账,我们又去旁边的猪肉摊买了三斤猪肉,又去买了半只鸡,又去买了一条三斤半的鲢鱼,和一包酸菜鱼调料包。
  
  回来时,我们通知了房东阿姨和琴晚上一起来吃晚饭,琴听后,死活要上来帮忙做饭。琴其实刚下班回来,看她态度坚决,我也随了她,主要是我怕她辛苦。这么多的菜,我怕清一个人弄不好,多一个帮手还是好的。
  
  上楼时,我们又通知了张叔晚上过来吃饭。打开房门,琴就开始淘米做饭,我和清则是洗菜切菜,琴按下电饭煲开关后,就过来帮忙弄。人多就是快,我们三人配合的相当默契,分工明确,效率很高。没有多久,我们就把所有的菜都切了,姜蒜等调味品一应准备齐全。
  
  琴知道清是我朋友,非常热情,两人不到一会儿就打成一片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是多年的好朋友。清开始炒菜了,清炒的第一道菜是猪肉炒莴笋片,第二道菜是猪肉炒白菜。琴则是把切好的番茄片拌上白糖,做成我们今晚的第三道菜。第四道菜是鸡肉红烧藕片,也是清做的。
  
  趁清和琴炒菜的空档,我去张叔那里把那张折叠桌借了过来。我摆好桌子,准备好碗筷,把炒好的菜端到桌上,我就像个跑腿的店小二,跑来跑去。
  
  等清做好鸡肉红烧藕片后,我死活要表现一番。准备露一手,我负责做豆腐叶汤。清和琴都在一旁傻笑。做汤太简单了,等水一开,就把豆腐叶放下,然后再放一些盐就行了。
  
  在我做汤的时候,琴用酸菜鱼调料包里的芡粉腌制着鱼片。最后一道菜酸菜鱼由琴来做,她先在锅里放油烧热,又放酸菜炒一会儿,之后加适当水,等水烧开后,先把鱼头放进去煮一会儿,之后再倒入所有鱼片。我和清都在旁边认真观摩学习。
  
  因为我个人有比较喜欢吃酸菜鱼的习惯,自然是想学。锅里的酸菜鱼噗噗的响着。这时,电饭煲里的饭也煮好了。房东阿姨和张叔也都相继来了。
  
  酸菜鱼起锅,装了一大盆,我流着口水,恨不得先尝一口。有外人在,也要顾及形象。我只好咽了咽口水,反正马上就要开饭了。
  
  房东阿姨和张叔一个劲的夸我们能干,做了一桌子菜。我连忙说是清和琴的功劳,我就打打下手而已。我看了桌子上的菜,看起并不是很多,也不算丰盛,但看起来很有食欲。屋子里散发着菜香味,我的肚子简直饿坏了。
  
  屋外的天色变暗,已经有些黑了。张叔和房东阿姨挨着坐,我和琴坐在一起,清坐我们对面。我把所有的饭都盛好,分发到每个人手里。清笑嘻嘻的说:“今天初来乍到,希望大家以后多多关照。”
  
  我则招呼大家快吃,我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我先伸筷子夹的是酸菜鱼,琴看着我吃的表情,问我:“初哥,味道怎么样?”
  
  我连连点头,一边伸手去夹酸菜鱼,一边说:“这味道好,比我做的酸菜鱼正宗多了。”
  
  我看到清的脸色有些细微的变化,我就伸筷子去夹了一块鸡肉,我对着清竖起大拇指,说:“果然不愧为大厨啊!”
  
  吃饭间,房东阿姨和张叔两人聊的较多,我一会儿给清和琴夹菜,一会儿给房东阿姨和张叔夹菜。
  
  我已经好久没有和这么多人一起吃饭了,我开始怀念以前在外婆家的那些日子。记得以前外婆家请客,都会有两桌的客人,大家吃饭你一言我一句,感觉很温馨。
  
  吃完饭,我负责收拾碗筷并清洗,清和琴把剩下的菜放好。张叔和房东阿姨聊的火热,都是谈些自家孩子的一些事。洗完碗筷的我,坐在琴的旁边,拉了拉琴的衣袖,悄声说:“你觉得你妈和张叔是不是很合得来?”
  
  琴小声回我:“我也觉得。我妈这辈子不容易,如果哪天有一个真心对我妈好的人,我会同意的。”
  
  在清搬进来的时候,我就把张叔和房东阿姨的情况给她介绍了一遍。
  
  清已经猜到我和琴说话的内容,也凑了过来,指了指张叔和房东阿姨,说:“我觉得张叔和房东阿姨挺般配的,一个踏实稳重,一个勤俭持家,我看行。”于是,我们暗暗商量撮合张叔和房东阿姨。
  
  琴说歇半个小时后,约我去跑步,清听了也说要一起跑。我们又坐了一会儿,张叔和房东阿姨走了,琴也说先下去换跑步鞋。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清两个人,清说:“我看的出来,琴似乎对你有那么点意思。”
  
  “啊”,我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装作完全不知道。
  
  清接着说:“初,你知道我这次为了什么来成都的吗?”我沉默着,一遇到不好回答的问题,我就选择沉默。
  
  “是你。为了你,我才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成都。我们认识已经有半年多了吧!你那么聪明,你不可能不明白我的心意。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有灵禅姐,可是有时候你可以试试其它的女孩。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和灵禅姐一样好的女孩还是有很多的。”
  
  我抽出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我没想到清会这么快就表明心迹,弄得我措手不及。以前在一起上班时,清是公司里对我最好的那个人,所以后来我才把她当朋友。如果我直接拒绝,可能以后我会失去清这个朋友。
  
  我知道,像清这种长的漂亮的女孩,身边的追求者自然是一大把。我不知道清是看上了我哪点?
  
  我抽了一口又一口,烟雾弥漫,升起的烟雾慢慢散去,我终于开口了,说:“清,这个世界上比我好的男人千千万……你看我们先继续做朋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清有些失望,而后她的眼神里闪现着一丝希望。现在的我,只能这样委婉的说。我真的不想伤害谁,也不想失去清这个朋友。
  
  目前为止,我都没跟爸妈提起我和灵禅已经分手的事,爸妈对灵禅非常满意,在他们眼里,灵禅就是未来的准儿媳了。我至今都不知道怎么向爸妈开口。要是让爸妈知道这件事,我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我曾经想过另外一个方法,那就是先找一个新的女朋友回去,然后顺便向爸妈提我和灵禅已经分手的事。至少他们看着新女朋友的份上,也不会太责怪我。
  
  (未完待续)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于成都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出租屋,房东阿姨坐在大门口,我主动问好阿姨。
  房东阿姨叫住了我:“小初,你等会儿啊!”房东阿姨起身走进屋里,一会儿就提着一大袋橘子走了出来,直接递给我。我连忙客气的说:“不,不,阿姨,你留着自己吃吧!”
  房东阿姨二话不说,一股脑的扔我怀里。阿姨的盛情难却,我只好让步。我提着一大大袋橘子,连忙客气的说:“谢谢阿姨!”
  “是我女儿琴从老家带回来的,说专门给你带的。”阿姨说完,又问:“灵禅那个小姑娘好久都没看到她了。平时她活泼开朗,人又懂事,说话也讨人喜欢。哎!这么好的姑娘,怎么你俩说分就分了。”阿姨摇了摇头。
  我有些伤感,心中像有无数的针在扎一样刺痛。我勉强的笑着说:“要是当初我不走,或许会有另一种结果。”我开始怨恨自己了。
  房东阿姨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心情变化,马上岔开话题说:“我的女儿琴说这个周末请你帮她看看工作文案写的怎样?”我顺口就答应下来。
  和房东阿姨告别后,我独自上楼打开最靠里的那间小屋。小屋里空空如也,灵禅挂的那只风铃还在窗前轻轻摇摆。我躺在床上,突然满脑子都是灵禅。我出现幻觉了,灵禅在我的身前来回走动,有收拾桌子上杂乱物品的身影,有静静地在在窗前埋头看书的身影,我甚至感觉到灵禅就躺在我身边。
  一切都过去了,我需要从灵禅的世界里解脱出来。我坐起身,点了一支又一支的烟,到最后,我的嘴唇和舌头都麻木了。我的头晕晕沉沉,我感觉自己像块掉下悬崖的石头,正在不停的坠落。我只能大声尖叫着。我无能为力,我神伤不已。
  手机上是清的来电,她问我过得好吗?这几天,她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发消息来关心安慰我。她知道灵禅的事,她知道正处于低落时期。相较于灵禅。清是那种性感的美,但凡是男人,看了一眼后,都会再想看第二眼。清的头发染成的金黄色,也算长发披肩。
  清在电话那头问我:“吃饭没有,记得按时吃饭。如果钱不够用了,给她说。”
  我拿着手机,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我的语气有些冷淡,我知道这样做不对,毕竟清也是关心我的人之一。这样伤害她,似乎有些不妥,也会让我有些过意不去。
  清反复的叫我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突然感觉清像我妈一样絮絮叨叨的了。我在电话里笑着对清说:“你比我我妈还唠叨。”清听完,在电话那头笑的花枝乱颤。最后清说她换了发型,并把头发染成黑色了,而且是拉直的那种,问我想不想看。我自然是满口答应。
  挂了电话,手机微信提示有新消息,我点开看,是清发来的照片。照片里的清,身材高挑,脸上有浅浅笑容,一头长发披肩,虽然算不上绝色,但那种清纯美入骨三分。如果真要论外貌,灵禅也比不上。可是好看又怎样,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关键是还得发自肺腑的喜欢。
  我连忙回复微信信息:“好看,好看。”清马上回复了一个害羞的表情。之后我们又勉强的聊了一会儿。在整个聊天中,我都像在勉强敷衍。
  放下手机,我从桌子上的那排书籍中拿出了余秋雨文集,这本书和三毛文集一样,都是我在路边摊买来的盗版书籍。主要是物美价廉,而且也不影响阅读。看了半个小时的书后。肚子有些饿了。我把房东阿姨给我那袋橘子提了出来。橘子真的好甜,一看就是精挑细选后。我贪嘴,一连吃了好几个。肚子终于不饿了,有了饱腹感。
  我又躺床上看了会书,觉得眼睛有些疲乏,我合上书,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三十四分了。想起自己好久没有出门散步了,于是戴着大耳机出了门。走下楼,又碰见另一间出租屋的张叔。张叔刚下班回来,我们在楼梯的拐弯处撞个满怀。
  张叔五十多岁,常年干的苦活累活,身体被过早透支,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明显,不过张叔笑起来很和蔼,和他聊天我总能想起我的外公来。
  张叔两只手提了两大袋菜和一些水果,我瞟了一眼,有大葱,白萝卜,白菜,一小块全是肥肉的猪肉,还有一些是成色不太好的水果。这些我都能理解,因为爸妈就是这样的人,生活节俭,恨不得把钱一个辦成两个来花。
  张叔连忙用他那粗糙的手从塑料袋子里拿了三个苹果给我,并说:“不要嫌弃啊!叔买的便宜的水果。”
  我本想拒绝的,但不忍心,于是顺手接了过来。张叔最后说:“小初啊!我今天买的菜多,你今晚就过来一起吃晚饭。”我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好意思再平白无故的吃人家的饭呢?
  “谢谢张叔,我吃了晚饭了。”
  张叔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不就是多一双碗筷吗?今晚过来吃就行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好再继续拒绝了。再拒绝显得我就有些虚伪了。
  平时也没有帮张叔什么忙,我搬来这么久,也就帮张叔搬过一次家,送过他一些水果,和帮他换保险丝。
  张叔笑盈盈的上楼去了,我戴着耳机继续向楼下走去。耳机里依然是老狼的那首《情人劫》,每次歌词唱到“我所有的梦只有你曾看过”时,我的我的心都会莫名的刺痛。
  日落黄昏,街上的行人各自忙碌。我走到菜市场,不是买菜,纯粹为了感受闹市的喧闹声。一向喜静的我,突然想感受我的活着了。
  自从灵禅订婚后,我仿佛失去了生活目标,她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是那么清晰。
  到了一个以前经常光顾的一个菜摊后,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爷问我:“小伙子,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今天一个人来买菜吗?那个小姑娘呢?”
  老大爷口中所说的小姑娘是指的灵禅,灵禅每次和我来这里买菜时,都会和老大爷讨价还价,而且锱铢必较。有时,我会觉得没有面子,不就几毛钱吗?关键是灵禅会为人处世,就算讨价还价,他也能让老大爷笑嘻嘻的心甘情愿!
  我僵住了,头脑突然一片空白,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哦!那小姑娘这段时间上班忙。”
  “是这样啊!那个小姑娘讨人喜欢,是个好女孩,好好对人家。”
  我点了点头,突然想起张叔让我晚上去他那吃饭。我对菜摊老大爷说:“给我来几个大番茄,再来两斤蒜薹,顺便再买一斤平菇。”这些菜买的有些多,其实我和张叔估计吃不完,但我又不好空手去张叔那儿吃饭。
  之后我又去水果摊买了几斤苹果,接着顺路在便利店买了两瓶啤酒。我是不喝酒的,啤酒的味道我不喜欢,这是给张叔买的
  回到张叔那里,张叔的出租屋里多了两个年轻的新面孔。刚踏进门的那一刻,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外面,在确定没有走错后,我走了进来。张叔由于工作原因,他租了一间比我大的房间,然后用木板和布隔开,所以有了两间房屋的错觉。
  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我估计是张叔以前曾提起过的一儿一女了。女儿大点,今年二十四岁,刚刚大学毕业,正在一家不错的企业里实习。弟弟二十三岁,正在念大三。不得不佩服张叔,妻子十多年前就病逝了,一个人靠打工供两个孩子上学。张叔终于要熬出头了,我打心眼里替张叔高兴。
  我和他们打了招呼,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向来不会社交,不善言辞。我径直走进了里面那间隔出来的小屋,小屋靠着窗,油烟弥漫的屋子到处都是。空气中都是辣椒姜蒜的味道。我看到张叔正在炒肥肉白菜,“张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小初,你去坐着,我一个人就行了。”
  “张叔,你看这些东西给你放哪里啊?”张叔转头看到我手里的东西,脸沉了下来。“到张叔这里吃饭还这么客气,年轻人不要乱用钱,还是把钱留着以后娶媳妇,孝敬你爸妈。”
  “我把东西都放到屋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后,就悻悻然的逃了出来。”
  张叔的女儿抬头看了看我,又对她弟弟说道:“又是一个被轰了出来的人。”看来刚才她姐弟俩也是被轰出来的。刚进屋那会儿,我还有些反感这俩姐弟坐在旁边耍,不帮张叔搭把手。
  张叔一阵忙活后,捆着一张白色围裙走出来,我和她俩姐弟帮忙摆能收放的桌子和摆放碗筷。不知道为什么在张叔这里,我没有丝毫的拘谨感。
  我赶紧去帮忙端菜,一大盘白菜炒肥锅肉,一盘土豆丝,还有一盘凉拌的猪头肉,另外一盘是卤鸡脚和卤鸡翅,中间是猪排骨炖白萝卜。张叔的女儿提前替我们都舀好米饭。我赶紧给张叔开了一瓶啤酒,另一瓶我递给了她姐弟俩。俩姐弟和我一样,都不喜欢喝酒,或者是他们把酒留给我或者张叔喝。可我不喜欢喝。
  “小初,吃,吃,不要客气,就当在自己家。张叔的手艺不好,不要见怪啊!”
  我也就不客气的动起筷子了,嗯,张叔的厨艺果然了不得。我用筷子夹了一口白菜炒肥锅肉,味道和餐馆的不相上下。我打趣道:“张叔,你有这厨艺,可以去开一个小饭馆了。”
  张叔摇摇头,然后拿起啤酒瓶,喝了一大口。张叔知道我不喝酒,也没劝我。
  张叔欲言又止,想必张叔年轻时也就经历了什么痛彻心扉的事吧!不过眼下来看,这姐弟俩才是他所操心的。
  张叔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儿女,眼神里冒出一种自豪,也像是完成了一种艰巨的任务。张叔是个好父亲,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不知道到了张叔这个年纪,以后是否能扮演好自己的人生角色?
  张叔突然开口:“哦,小初,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个就是我的大女儿思敏,另外一个是我的小儿子思德。”接着,张叔又给思敏和思德介绍了我,“这是住在隔壁的小初,你们就叫初哥吧!”
  思敏思德各叫了一声“初哥”,弄得我不好意思。我接着说:“张叔,等思德大学毕业后,你就熬出头了。”
  张叔叹了叹气,说道:“哎,还不是不争气,读书不用功,整天就知道玩游戏,他要是有他姐姐思敏一半好,我都谢天谢地了。”
  思德扁了扁嘴,不以为意。思敏见情形,赶紧给张叔夹了些菜,说道:“弟弟他还小,过两年就懂事了。”这时,我才仔细的打量了思敏一番,小家碧玉,虽然长得并不出众,可是却是那种成熟贤惠的女孩。这种相对传统的女孩适合结婚过日子。张叔看了看我,问我:“你跟那个小姑娘咋样了?”张叔见我沉默,继续说:“那个小姑娘是个好姑娘。不过小初啊,你也不错,忠厚踏实,做事麻利机灵,人又长得帅气,找个女朋友是没有问题的。”
  喝完两瓶啤酒,又喝了二两高粱酒的张叔,满脸通红,有些醉了,趁着酒兴,打开了话匣子的张叔接着说:“要不,你看看我家思敏怎样?堂堂的大学生,配你小初还是够的。”
  一旁的思敏满脸通红,我脸上大写的尴尬。说实话,我还没有完全从灵禅的世界里走出来,也没有心思去再谈恋爱了。
  “张叔,我不慌,感情这种事不能急,要讲究缘分。我要找就找一个第一眼看着就想和她结婚的女人,她不需要有多优秀,合适就好。”
  “小初,不是张叔我说你,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快三十的人了,再不成家以后找对象就困难了。”张叔说的是实话,我竟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初啊!缘分爱情什么的,就是个屁,现在的夫妻有多少不是凑合过日子的?感情以后可以慢慢培养嘛!像我们那个年代,都是先结婚,再培养感情,还不是过得一样好。”
  我看了一眼思敏,她也正好在看我。吃完饭后,我和思德合力把张叔抬到了床上。接着,我帮忙收拾了餐具,思敏负责洗碗筷。之后,我们又坐了一会儿,醉酒的张叔则是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和思敏思德加完微信后,姐弟俩说要走了,思敏明天还要上班,思德明天要上课。我送他们下了楼。思德要乘的公交车先到,思德走后。我和思敏站在公交站台,一句话也没说。我打破僵局,问:“公司实习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有些不适应。”她低着头,不敢看我。“可能是刚进入社会,时间久了就习惯了。”我们你一句我一句聊了十多分钟,都是些生活中一些话题。思敏乘35路路车终于来了,我目送着思敏上车。坐在车上的她,向我挥了挥手。
  我在心里感叹道:“多么文静的女孩啊。”
  我回到出租屋时,已经晚上十点了。我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到清的微信信息:“初,晚上记得早点睡,记得按时吃饭。过几天我给你一个惊喜。”
  我给清回复了一个笑脸,然后刷牙洗脸后就倒头睡了。
  第二天我醒来时,太阳已经晒屁股了。我拿起手机,又是清的微信消息,消息是一个笑话故事。看完我哈哈一笑,心情瞬间好了很多。我给清回复了一个笑哭表情。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下午六点十七分了。屋外的天空也没先前亮堂了。
  
   肚子突然又有些饿了,我决定做一次晚饭。灵禅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几乎没有做过饭,要么吃泡面,要么到外地夫妻开的那家店吃抄手,偶尔也去路口的那家小饭馆吃炒饭。生活过得简单随意,对于朋友圈经常宣扬的那些充满仪式感的精致生活,于我而言实在太遥远了。
  
   我下楼去菜市场买菜,没错,又是在以前经常和灵禅买菜的老大爷的菜摊那里买,我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发现,我在有意无意间,总是去做一些和灵禅有关的事,我怕自己有一天醒来,突然把灵禅忘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我就这样鬼使神差的陷入了灵禅的魔咒。
  
   我提着一大袋菜上了楼,都是些能放上几天的菜,有莴笋头,地瓜和土豆。回出租屋时,刚好要路过张叔的门口,我见门虚掩着,就敲了门。因为我土豆买的太多了,五斤半,要不是我及时制止老大爷,他估计要把摊上所有土豆都给我装上。
  
   故意多给顾客装,是所有小商贩的通病,也是他们增加销量的小小技巧。我一般是比较反感这种行为的,但我这人又不会拒绝,也不愿意和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去计较。
  
   张叔虚掩的打开了一些,只见张叔探了个脑袋出来,张叔看到我:“哦!原来是小初啊!我还以为是房东老板娘。”张叔口中的房东老板娘就是房东阿姨,也就是琴的妈。
  
   房东阿姨也是苦命的人,丈夫十五年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走了,留下她和女儿琴。房东阿姨的丈夫是个孤儿,从小就没了爸妈,好在叔叔的收养,才长大安了家。没想到命运捉弄人啊!有时候想想,人这一辈子真心不容易。
  
   房东阿姨的丈夫走后,房东阿姨和女儿琴真的是相依为命,好在房东阿姨的丈夫的父亲给他留下一座老式小洋楼。也就是我正在租住的房子。可见当时房东阿姨的丈夫家还算是有点能力的。那个时代能盖起一座小洋楼的人,自然不是寻常普通人,都是些精明能干有头脑的人。
  
   房东阿姨现在四十多了,我估摸着快五十岁了。昨天我路过大门时,看到房东阿姨和张叔在聊天,看情形两人聊的很投缘。
  
   我在心里暗暗想,房东阿姨和张叔都是丧偶,要是把房东阿姨和张叔撮合,那可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房东阿姨相较于同龄人,其实没有张叔那么显老,反而看房东阿姨,偶尔打扮下,还挺耐看的。张叔则不一样了,生活的重担让他苍老了许多。
  
   我曾在附近听爱多嘴的大妈说过,房东阿姨在丈夫走后的一年多,经人介绍,又交往了一个男友。男友是个内向的教师,由于性格心理等原因,一直没有谈对象。两人刚交往时打得火热,如胶似漆,你侬我侬,可是好景不长,到了要谈婚论嫁的阶段时,那位内向的教师受不了抑郁症的折磨,从八楼的房顶上跳下。房东阿姨当时哭的昏天暗地,本来以为再次找到了归宿,没想到老天爷只是给她开了一个玩笑。从此之后,周围邻居都多嘴多舌的八卦房东阿姨,说她命硬,天生一副克夫相。
  
   我回过神来,看着张叔用奇异的眼神看着我,“小初,你咋啦!”我嘿嘿一笑,说:“没事,我今天买的土豆有些多,给你拿一些来。”我总不至于说,张叔,我给你介绍对象吧!有些事情,还是拐弯抹角点好。
  
   张叔一听我要给他土豆,摆摆手,说:“你吃,我这里还有很多菜呢?你上次给我提的菜我都还有些。”说着就要关门赶我走。我来之前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早早地就把一半多的土豆单独用塑料袋子装了起来。我眼疾手快,把那大半袋土豆扔到张叔的门口撒腿就跑。我听到身后传来张叔的声音:“谢了啊!小初。”
  
  回到屋里,我就开始捯饬晚饭,用电饭煲煮好饭,又张罗着洗菜切菜等准备工作。我做的菜味道实在不敢恭维,这里不是说的谦虚话,这是事实。好在菜有盐有味,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炒熟了。一阵忙活后,菜炒好了可以说色香味一样也不沾边,不过我还是吃的津津有味。还记得灵禅第一次吃我炒的菜时,她嘟着一张嘴,直言说不好吃。我哈哈大笑起来。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后,我又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我就是那种不能闲的人,一闲下来小脑袋瓜就会胡思乱想。
  
   我随手先在桌上拿了一本书,这是一本散文精选文集,里面的散文写的真心不错,至少我是望尘莫及的了。我信手翻着,一篇又一篇,约摸一个小时候,我又开始犯困了。我也不得不服老啊!看来自己真的是上了年纪了。可能是因为这几年长期熬夜让我身体变差了吧!
  
   合上书,我突然想起高中的一位好兄弟远山最近来了成都,他几次问我有空没有,邀我出去吃饭。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我有点不愿出去,每次都是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这些日子他也就没有再邀请我了。可能是时间久了,彼此都疏远了,也可能是最近这段时间因为灵禅的事,把我搅得心神不安。
  
  我拨通了远山的电话,问他有没有空,请他吃饭。电话中,我又特意解释了一下这段时间自己很忙,又说了我分手的事,远山也通情达理,是个讲义气的铮铮男子汉。对于远山的大度,我更加有些愧疚,毕竟我们以前是非常好的兄弟。
  
  大概是所有的关系,如果你不去经营,时间久了,都会疏远吧!
  
   我和远山约在市中心的天府广场,那里我去过很多次。这次我还是骑着自行车就出门了,到了天府广场后,我的目光四处找寻远山的身影。远山站在毛主席的雕像下,背后正好是科技馆。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远山是如此的不显眼。
  
   我看到远山在向我招手,我骑着自行车就过去了。远山还是没有多大改变?我见过他发在朋友圈的照片,真人要比照片成熟稳重得多。我走过去和他击掌拥抱,真正见到远山的那一刻,我是很开心的,毕竟有八九年没有见面了。念书时,我和远山可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
  
   我们坐在天府广场的喷泉边,今天天气晴朗,太阳晒得人有点发晕。借助着喷泉的水汽,可以降温解暑。我们主要聊的是高中时的生活,远山说他后悔了,后悔自己连高考都没有考就到深圳打工了。
  
   听完远山的话,我也后悔了,后悔自己以前念书时不用功。远山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些神伤,他低着头,扣着指甲缝里的污泥。突然抬起头,问我:“小初,你电话里提到说你分手了,怎么回事?”我把详细经过和远山说了一遍,听得远山唏嘘不已,大骂我傻瓜笨蛋,这么好的女孩你竟然弄丢了。
  
   我不愿再聊这个话题了,问:“谈恋爱了吗?”远山头也不抬,淡淡的说道:“我出来打工的第三年我就结婚了,女孩是湖南长沙人,家庭条件比我家里好。现在我儿子都五岁了。”我满眼羡慕,又想想自己还有两年就奔三了,心中颇不是滋味。
  
   远山停顿了十多秒,接着说:“哎!离了,都怪我在外面喜欢拈花惹草,去年做生意又把这几年存的钱都亏了,外加上父母的一些养老钱。贫穷夫妻百事哀啊!没有钱的日子,我们靠父母的接济度日。那一段时间,我接受不了生意失败的事实,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一蹶不振,饭也不吃,话也不说。那个时候,我甚至想过去死。”
  
   我看远山的眼眶有些红了,我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大概这就是我不愿意轻易开始一段感情的原因吧!
  
   我只好说些每个人都懂的道理安慰他,什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屁话。是啊!道理每个人都懂,可真要自己遇上,又会是另一番情况。
  
  对于远山说的把自己关在屋里,完全丧失斗志,我是能理解的,我也有过相同的经历,整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里,吃饭睡觉上网,然后就是睡觉。那个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患上了抑郁症,但我还没有轻生的念头。
  
   人在一定时期是会迷茫的,迷茫时,不妨找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比如锻炼身体,跑步,骑自行车,或者是看书。只要让生活充实起来,你就不会有多余时间去胡思乱想了。
  
  远山继续说:“离婚后,法院把儿子判给给了我。在接连的打击中,我消沉了半年多。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直到有一天,我看见爸妈明显苍老了很多,我才醒悟了过来。我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不能让爸妈为我操心了。况且我还有一个儿子要养,马上就要上幼儿园了,我要给他挣学费。”
  
   听完远山的经历,我沉默了,做人真的太难了。远山又问起我的妹妹烟萝,问烟萝过得好不?
  
   远山和我妹妹烟萝在高中时谈过恋爱,他们是彼此的初恋。他们还是我一手撮合的,后来被爸妈发现了,差点没把我打死。对于远山的人品,我没有疑问,至于他以后进入社会后喜欢拈花惹草这点,我是万万没想到,大概人进入社会后,或多或少都会变的吧!
  
   “烟萝啊!这小丫头处了一个对象,快三年了,已经见过双方父母了。我看过那个小伙子,长得不错,身体高大魁梧,言谈举止得体,本科学历,最主要的是对烟萝也不错。这点我很满意。”
  
   远山摸了摸额头,说:“她过得好就行,千万别学我,我就是前车之鉴。”我又安慰他还年轻,还可以从头再来。
  
   不知道远山是不是对烟萝还心存念想,要真是这样,我估计会出面阻止,兄弟归兄弟,妹妹的幸福也很重要啊!毕竟远山是离过婚的人,而且已经八九年没有见了,他现在的为人我还没有完全摸透。
  
   日悬中天,已经是晌午时分了。我拉着远山去附近的火锅店,我们拿了一大堆的肉和菜。远山要了三瓶啤酒,我拿了一罐王老吉凉茶,等锅里的肉都熟了后,我们开始吃了起来。我给远山夹了一堆,远山也不客气,边吃边喝啤酒。远山知道我不喝酒,也不劝我。
  
   吃饭期间,我们又聊到了灵禅,我把灵禅的朋友林给了我一个地址的事告诉了远山,远山说可能是灵禅约我见面的地方。其实我也这样想过。远山劝我抓住机会,千万不要轻言放弃。有些人一旦错过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吃完火锅,远山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摸了摸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肚子。远山起身就要去结账,我赶紧拦住了他,我知道他现在处境比我难。付完钱后,我们去人民公园转了转。说句实话,虽然在成都待了多年,但是不怎么出来闲逛的我,一点也不熟悉,还常常失去方向感。
  
   我和远山坐在人民公园的小湖边,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小湖情有独钟。每次看到这个小湖,我都会想起《麦田里的守望者》里的那个小湖,主人公问一个出租车司机,到了冬天,湖里那些野鸭子是飞走了,还是被人全部捉走了?
  
   当然,我也会想起灵禅,以前我们节假日无聊时,我们就会来人民公园,坐在小湖长椅上,我们不说话,我捧着一本书就开始读,灵禅则是靠着我的肩膀休憩。物是人非和人去楼空往往令人睹物思人,愈发伤感。
  
   远山后面支支吾吾的跟我说,他现在过得很难,刚来成都,身上带来的两千元已经用完了,离下个月发工资还有二十多天。我也听明白了,我从钱包掏出了一千二百递给他,说:“我现在身上就这么多钱,先拿着去用。”我的钱包只剩下一张五十元,一张二十元,还有两张一元的。
  
   实际上这段时间我的手头并不宽裕,回到成都后不久的我,还没有找工作,这段时间都在吃老本。
  
   远山的表情像是有些嫌少,但他终于还是没有再开口。现在远山外面还欠着一屁股债,好多熟人都不愿意再借钱给他。大家都知道,借钱给远山,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返。并不是说远山缺乏诚信,而是说他欠的债有些多。
  
   我帮远山查好了乘车路线,送他到公交站台。临别时,远山劝我去挽回灵禅,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让我尽管吩咐。我表示了谢意,挥手和他告别。
  
   回来的时候,我的心情一直怏怏不乐。也许远山说的对,我应该去尝试一下。但一想到灵禅的妈,我就有些泄气了。
  
   骑着自行车,我穿行在高楼大厦林立的街道上,所有的人都是那么陌生,我像座被孤立的小岛,与世隔绝,内心却风雨飘摇。
  
   到了出租屋,张叔的女儿思敏发来消息,说她有本很好的书要送给我,问我明天有没有空。她上次估计是看到了我桌子上的那排书,知道我爱看书。我正在犹豫中,明天要不要去林给的那个地址那里。我思忖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明天去林给的那个地址那里去一趟。有些事毕竟是要面对的,逃避不是办法。我委婉的拒绝了她,说明天有事。思敏又发来消息:“是这样啊!那我后天给你送过来。”言语间有些小失望。
  
   我又问她是什么书,书名叫什么名字?我有些好奇。思敏发来一个俏皮的表情,接着又发了一条消息:“哼,就是不告诉我,急死你。”
  
   我回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思敏回道:“跟你开玩笑的啦,书名叫《流浪的荒岛》”。对于这个书名,我有些期待这本书了。再三表示感谢后,我以待会儿还有事结束了聊天。
  
   我把手机扔在床头,想起明天要去那个地址那里,我在百度地图上搜索了向阳路二十三号,那是一家宾馆的地址。
  
   关上手机,头昏脑涨。我到底是怎么呢?情绪低落到了极致,我像个被掏空灵魂的人,只剩一副躯体还在人间苟延残喘。我只想找个人聊聊天,谈谈心。找谁呢?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太熟悉的人不太好,如果他不够了解你,反而会把你的事当成笑话来听。稍微陌生的人又感觉没有谈话的兴致。索性不找人聊天了。
  
   打开手机看了电影《我的左脚》和《听见天堂》,这两部电影以前我都看过,是和灵禅一起看的。看完后,我有些魂不守舍。
  
   打开门走到走廊上,天色有些晚了。远处的人家都开了灯,万家灯火在我的眼中燃烧着。我趴在阳台上,静静地感受着,静静地聆听着,周遭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同时又那么陌生。
  
   我咬咬牙,给自己打气道:“小子,加油,去得到你应该得到的东西吧!”
  
  未完待续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于成都,竹鸿初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下顿再吃味道不优异,灵禅离开的这段时光

关键词:

在古代常态耳,借人我家倒是有五个

1975年,石桥镇,桥口张村。 桥口张,村小,也就六、七百口人。本地人都叫“桥口着”。叫讹了。就好像邻村有个牛...

详细>>

第三.跟共产党走,南昌起义总指挥为什么是贺

(一) 却说汪精卫正式宣布和共产党分裂,公开背叛革命,一时间,武汉上空阴霾密布。汪精卫传出号令,对共产党...

详细>>

艾略特问他说,正是由于扎戈那的腹痛促使他刺

今天是四月六日,星期四。我和艾略特·内斯坐在一家非法酒店里。艾略特笑着举起了手中的大玻璃杯,说道:“我早...

详细>>

我还想说笑,沿河而下一路欢歌笑语大黑小黑两

不菲年从前,一个大黑脸和贰个小黑脸相遇了,他们坐在一条大家称为冲刺舟的橡皮艇上,沿河而下一道欢声笑语大...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