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在哪儿说,回头我说——但是这俩狗头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我们那年的新训队淘汰了4个士官。一个是空手夺器械的训练中起跳慢了不到一秒种,被贴地面横扫的棍子打中了脚踝骨造成粉碎性骨折,彻底歇了,当时我出了一身冷汗——这人一辈子不就歇了吗?但是歇了归歇了,我们该练也得练,标准也不含糊。第二个是综合考核的时候作弊被抓了(我还是出了一身冷汗怕东窗事发),脱逃训练中居然租了一辆当地建筑包工队的三马子换了便装试图一路闯过检查哨不在山里走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以为你是农民出身化妆了就可以但是你毕竟是兵不是职业特务啊!化装侦察不是你的强项,玩不好就别瞎玩。检查哨一看他两眼放光炯炯有神浑身精气神的感觉二话不说先扣下来再说,任你怎么装民工说迟到老板要开除你——在这一带山里,狗头大队要是有必要连警车都敢先扣下来再说何况你一辆破三马子?!结果被扣了想逃跑,你再有本事警通中队的兵也是侦察兵比武出来的啊?!谁比谁差多少啊?几个人一下子就给他按住了先捆住放到一边凉快,等到干部一来当即就给开除了。——后来狗头高中队说,要是他真能这么蒙过警通中队的检查哨还真要他,但是问题就是玩不好玩漏了,这不是胆子大是胡闹真打仗就因为这个家伙就要有一个分队的弟兄被几百人在山上撵。所以后来我就记住能做到就做到,做不到就想办法但是不能勉强更不能冒险——你们说部队学的东西有用吗?第三个被淘汰的弟兄是因为偷偷喝酒。在一般的部队虽然也禁酒,但是你喝了酒不算什么,只要不是训练日,只要不是闹事,只要不多喝,总之一句话只要是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就没有人管你这点子淡事。但是狗头大队的规定严的要人命,就是不能喝酒——老队员喝酒要写检查关禁闭再喝就开回原来部队,何况你这个新来的菜鸟?连臂章都没有领呢居然敢喝酒?那就连禁闭的余地都没有了,直接走人。别看你是什么尖子不尖子的,但是这里的都是尖子,你在老部队被主官看重在这儿可就根本不可能了!——于是这个侦察兵比武的第三名就走了!连犹豫都没有人犹豫,直接让他收拾背囊回去——其实就是偷偷喝了那么一小口被狗头高中队闻出来了,叫他狗头真是不亏了他啊鼻子真是灵啊!第四个就没有什么说的了,跟地方女青年有点子说不清楚的关系。这事情说了不好听但是在各个部队都有,也没什么不能说的。管那么严我至今不知道怎么勾搭上的——所以我说这个狗日的地方发生的事情都是那么鸟!——他什么时候出去的啊?半夜吗?怎么通过我们的哨兵的?怎么跑了20多公里山路就为了那么一下——我用词不当但是是真的我只能实话实说,然后5点前再跑回来?再摸进我们住的坦克车库?第二天还要照常进行超负荷的训练?!——不仅是有那么大瘾头,简直就是飞毛腿金刚不坏之身啊——军区侦察兵比武的尖子是个什么军事素质你看的出来了吧?——地方女青年关键是订婚了的,人家男的找上来了——开,不犹豫,此事打回老部队处理,因为我们的军人关系都还没有正式转过来呢,要等到最后拿到臂章的那天才会办这个事情。——后来狗头高中队专门给我们开了一次会,没说什么革命战士要克服腐蚀什么的,就问我们,跟这么一个人到敌后作战心里有底吗?他要是万一被俘虏了呢?胸口的光荣弹来不及拉呢给个女的不就是王连举了吗——我至今觉得光荣弹不人道,但是到时候为了不出卖我的兄弟我就会拉不会犹豫的。——这样的战士在一般部队侦察连没有什么的,在敌后活动的时间短距离短任务也比较单纯化,就是被俘虏了成了王连举了也不会有太大祸害——但是特种部队成吗?战士不坚决连最基本的女色都过不了,要他干吗用?等着出卖自己人吗?让你们在山里被敌人满山撵兔子一样?更不要说战略情报上的损失了——话说的不好听但是道理我们都明白了——不过我就纳闷特种兵不就意味着我要当和尚了吗?我说实话我就比较喜欢那什么现在也是——狗头高中队最后含糊的说了一句话我们就是农民兵都明白了——你们谈个对象的什么的我管不着,但是就是不能瞎勾搭连环,尤其是跟地方女青年要慎重再慎重,特种部队是什么?——是战略利器!是首长直接掌握的非核常规武装打击手段的尖刀的刀尖子!从这个概念上讲是和战略导弹部队一样一样的而且只能更保密不能更放松——你知道核战争哪个球年打起来吗?不知道吧,但是常规的局部战争呢?随时都可能的,所以不能和地方女青年勾搭连环——你知道她是什么背景吗?——这个意思就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不光是条例上的事情,士官就是想谈也给我回家去谈或者找个部队的——这个道理我可是想的明白的,好在小影是军区总医院的护士明显是绝对受到信任的单位,就小影那个鸟性格也不能是有什么目的的啊——说实话当时开会的时候我还真想了一下,不可能不想啊,原来我在团里的时候没有干部专门开会说你搞对象的问题所以我就得想了——你们说我是不是个好兵?!我们剩下的人跟担任假想敌的二中队老队员和警通中队(含德国原装进口大狼狗)的在山里周旋了一个礼拜,又是让我们去跟水闸上安炸药又是到规定地方抓捕假想敌的要人又是潜入军火库什么的搞得跟美国大片似的——我们成天就跟方圆百里的山里团团转,被那些狗爷追的满地乱跑——准备了火腿肠狗爷根本不吃——不光是训练有素的问题,你知道它们吃的多好吗?我后来进了狗头大队,就喜欢到警通中队狗房玩狗,那是一个大院子两边都是狗爷住的单身公寓,然后我一抬头看见对面一条大标语撞进我的眼睛吓了我一大跳你们猜猜是什么?——赫然在我们通常写什么“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墙上用特大的黑体美术字还是红色的非常轴实的写着一句我估计你们猜100年也猜不出来的口号——“同志们,狗粮要吃到狗嘴里!!!”——还三个惊叹号,我吓了一大跳就问警通中队狗班的班长你们真吃狗粮?那个外号叫狗子的班长嘿嘿一乐不说啥我就知道是真吃了——后来狗爷开饭我一看我靠!我们特种兵的伙食都说已经是陆军最高的士兵伙食标准了这个绝对是没有跑的,我们比在家里吃的都好——我说的是不野外生存这种就是要你受罪的科目的时候——但是很明显解放军陆军养的德国原装进口大狼狗享受的是最高的士兵伙食待遇——吃的倒不至于山珍海味但是绝对比现在看小说的人日常吃的好的多的多,比我现在吃的也好我更不能比了现在经常是方便面单身汉没办法——所以我现在告诉大家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就是中国陆军谁吃的最好?——德国原装进口大狼狗!我估计跟陆航飞行员小灶是一个档次的只高不抵,所以我们常常开玩笑说狗比人金贵——你们恐怕不知道吧?部队的狗爷是有军籍的,也就是说我们通常说的300万人民子弟兵里面至少有几千个子弟兵是这帮狗爷,这不是夸张是真的,不信你们去问凡是养正经军犬的单位是不是这样——自己养的杂种狼青之类的一些单位不算啊那不是正经军犬就是自己养的狗,跟你现在养的狗没什么区别仓库那么偏远养狗多半不是为了防盗,咱们国家还没有发展到一般小贼都敢偷军用仓库尤其是枪械弹药仓库那个程度呢,是那些常年坚守的小兵养一条做伴的——我说的是正经的军犬,都是有户口不算还有军籍的跟我们平等待遇,牺牲了或者老死了是要好好埋葬的按照战士牺牲标准的。

——还说我们在公路上闯关。我们就这么闯了一路,这时候戏剧冲突就真的出现了。我后来就是微睁着眼睛躺在老奶奶怀里去看周围。我能看见一路上巡逻的兄弟部队的搜索队,检查哨,还有来来回回的军车。军队在演练的时候标准是很高的,尤其是牵扯到两支部队本来就互相不鸟现在有机会互锤的时候,都是眼睛冒光摩拳擦掌。确实是非常认真,你们在城里的电视上是看不见这个画面的,就是真正的战争气氛。穿着迷彩服戴着钢盔的战士们脸色严肃,戴着耳机的电台兵真事儿似的呼叫完老虎呼叫山鹰——别再跟我们扯什么长江黄河之类的代号啊,我们军队也不傻,那个难听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怎么现在电视上还有我是真的不明白了,因为我就从来没有听过。——军车一辆跟一辆都上着伪装网,全副武装的战士从军车上陆续跳下来或者跳上去于是狗爷也跳上来或者跳下去的,军官们都在路边对着地图指指戳戳商议作战大计,警卫员手在手枪上散布周围虽然里面是空包弹但是其神态是严肃的。停着的军车旁边都站着双手持枪打开保险的哨兵,枪口向天眼睛乱看——真的就是战争气氛。然后我就看见一队光头的兵被反绑着穿成串子跟路边走。还有一个班的战士押着。我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大队的狗头兵被逮着了。这个也很正常,干什么的就是干什么的,兄弟部队也不是吹的。特种部队是渗透,野战部队是反渗透,都是吃各自的饭的,谁比谁牛逼其实真的不一定,看命了。我开始没在意。但是我一下子就傻眼了。因为我看见了熟悉的脸。马达班长,我的弟兄们……最后我看见了那张狗日的脸!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是谁,当然是狗头高中队。他们都看见了我,我傻眼的同时他们也傻眼了。拖拉机拖拖拖开的不快我就一个一个的看见他们的脸。迷彩油还没下去的脸上很多人都是伤痕累累,显然有过激烈的抵抗但是很明显敌不住人多啊!狗头高中队的脸上尤其是五颜六色,虽然他是少林俗家弟子但是这是演练他也不傻不能下死手,何况解放军能人多了,兄弟部队不见得就没有武林高手。何况人家人多啊!还有狗爷呢!狗爷咬你胳膊你敢弄死它啊?我就傻了眼睛一下子就全睁开了看着他们。他们也看我。但是谁都没有说话。我由于违反敌后作战原则,成了我们特勤队唯一没有被俘的狗头兵。狗头高中队这个打仗打出来的一等功臣战斗英雄,这个一向不正眼看人的狗日的居然——居然把自己的队伍带进了包围圈子!——你们说是不是戏剧性?!我就那么傻傻的看着他们越来越远。他们就那么在路边被反绑着走着看着我越来越远。都傻了。——其实事后我才知道狗头高中队为什么被俘虏,我不知道在哪儿说,就先在这儿说吧。原来他狗日的也是在山里没法子走了,这事情跟我没关系,我作了我该作的,已经把追兵引了很远了,要怪就怪他个狗日的。他实在是找不到路接近7号公路桥,就花钱租了一辆农民运玉米杆子的卡车,全队弟兄就都藏在玉米杆子底下。就这么一路闯关,这也是个好主意,你们以为这是真的战争啊?哨兵上来就拿刺刀扎玉米杆子?谁敢啊?军地关系还怎么处?一路就那么过去了,但是狗头高中队犯了个错误。在一个检查哨刚刚停住。他狗日的居然打了个喷嚏。我不知道他狗日的怎么想的,居然就是来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还很想。然后你们就不用想了。检查哨就吹哨子,机枪对准卡车,搜索队正好就在附近当即就给包围了。开车的农民老哥吓傻了,哪儿见过这么大场面当即就跪下了举手投降。但是谁顾的上他啊?狗头高中队和我们的弟兄就从玉米杆子里面跟电影里面一样一跃而起,然后双方的空包弹就响成一大片啊!要是真正的战争真的是双方死伤惨重,我们特勤队绝对是全挂了,但是搜索队和检查哨基本上也就没什么活的了。但是不是战争啊!空包弹是打不死人的啊!这时候谁他妈的认帐啊!就开始互锤。你再厉害真的是挡不住人多啊!何况一招制敌你是真的不敢用的!部队战士互锤都是有准头的,都知道是自家人拿下就完了——不然特种部队不就是老死人了吗?!我们互锤也不少啊!——就是群殴啊!枪托乱飞,拳脚交加——你就被拿下了。全体被俘,退出演练。就剩下我了。我还是因为违反敌后作战原则去摘苹果还偷枪离散的。你们说,这叫戏剧冲突吗?你们编的出来吗?

狗头大队基础训练虽然枯燥,但是我们的鸟事还是挺多的。很多鸟事我们喝酒的时候回忆起来,都是先是笑的不行不行的,然后是哭的不行不行的——那是个什么样鸟的青春时代啊!警通中队一直对我们二中队有意见:你们训练就训练,干吗跟我们警通中队过不去?——因为我们的训练是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有时候作的是很过分。有时候的做法简直就是胡来了,当然不是捅什么太大的漏子,就是肯定要违反部队的管理制度,搞得警通中队的中队长对狗头高中队是恨之入骨——他狗头高中队练兵练爽了我就得被大队长收拾你们这个警通中队是怎么搞的?!但是防不胜防啊,警通中队就那么几个人几条狗,不能天天全都叫起来上夜岗吧?正常的训练还搞不搞?正常的勤务还执行不执行?天天24小时全岗啊?!能顶几天啊?!——关键是狗头高中队是打仗下来的,搞侦察有一套,对警通中队那点子事情门清;而且他除了大队长谁都不怕,大队长也对这种事情不是特别批评他,就是老收拾警通中队的中队长——何大队也是个鸟人啊!他是有自己的考虑的——作战单位和警卫单位一把是剑一个是盾,互相考验考验不挺好吗?就是要防不胜防才有意思!都练兵了——在他这种思想指导下,狗头高中队是愈加猖獗不可一世的鸟起来了!警通中队的中队长也不敢惹他——惹不起啊!这孙子是个有名的鸟人!这点小事你跟他翻脸他不知道怎么给你来厉害的呢!只能忍让,要不我有时候看警通中队那个中队长特可怜呢——狗头特种大队的纠察工作真的那么好作吗?关于锤人和群锤,我回头单独介绍点子有特色的锤法。这就全怪狗头高中队这个鸟人,他大晚上吹直属特勤分队的紧急集合哨子给我们拉起来上来就一句:“你们今天的科目就是把炊事班的三轮车都给我弄到楼前面来!”我们这些新来的一听就傻,什么意思啊?怎么个弄法啊?大半夜两点多了我们去敲炊事班的门或者窗户,问:“班长,三轮车借着使一下?”——那还不被那帮子特种炊事员当即按到菜板上举刀就剁了?!你们居然敢搅爷爷狗头特种炊事兵的好梦?!第二天4点就得起来给你们狗日的蒸馒头作稀饭伺候你们狗日的吃喝不算还敢不让爷爷睡觉?!——顺便说一下这些炊事员虽然不是侦察兵比武出来的,但是也都是各个野战军上来的尖子厨师员,我说过了在野战军全训单位的炊事员也要训练的,只是没有一线队员整体素质高而已,但是也训练——连修理所的军工都被我们何大队逼起来每天早上先跑个3000米热身再说何况正经的陆军士官狗头大队编制上的兵?——除了都是班长都是二级以上厨师以外也都是三级或者没级但是炒菜作馒头相当是一套的,我至今没吃过那么好的菜和馒头包括在什么大饭店,口水又出来了——但是他们也有枪也有头盔也有背囊一样是战斗员,何大队能放过他们吗?——跟我们这些菜鸟比这些老士官可都是身手不凡的——他们炊事班揉面不是坐着揉是俯卧撑特种揉面法,因为还稍带练练体能;闲着没事就跟那儿比划几下子,因为大队要整体考核,他们必须及格——而且,10000米和体能也是一定要跑的。你想想他们再自己补充补充(我在炊事班帮厨也这样)营养,那身子骨能弱吗?——对于这些特种炊事员爷爷我见过一次狠的,俩炊爷不知道怎么顶起牛来了,一个比一个牛,然后就比赛砸啤酒瓶子(我们不喝酒但是打靶还有表演要用这些所以每次都是炊事班出去买菜的时候稍着买回来的,都堆在食堂后面跟小山一样,哪个单位用就过来领),他们砸酒瓶子不是在地上砸,是在自己头上砸——这个我也砸,开始还真的不敢,其实就那么一下,习惯了屁事没有,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不用专门训练,只要你有勇气就一下快速砸快速收,脑子就震那么一下,别让玻璃碴子划着就行,所以一般单位表演都是戴着作训帽,这就是猫腻。要是光头那就是真功夫,但是也可能是确实练的快的比较到位,其实不需要什么硬气功。因为只要有勇气,女孩我告诉你也没事,不是特疼,力度速度掌握好没事。我开始第一次就是害怕了,所以砸自己一个包丝丝疼啊大家都笑我,只要你胆子够大勇气够大一下子就好。——我没有提倡大家砸自己的意思啊!这只是个笑话!不能说是我鼓捣你们练的!因为你们和狗头大队的战士还是不能比的!我们天天挨锤,那一下真的不疼,你们行吗?所以还是听听就得了不要练习!我已经注明了啊!哪个孙子自己练出事情来找我我就操你奶奶的!我说了你能练吗?!你是受过各种训练的特种兵吗?!那这个小说就没法子写了!我就干脆不写了!——部队练这种东西吗?真练铁头功啊?狗屁!疼痛忍耐是有的但是谁傻啊?战场上硬气功那玩意有用啊?又浪费宝贵的训练时间——科目那么多我们都觉得时间不够用还真的去练硬气功跟那儿马步呼气?这就是作秀的一种,电视上唬人玩的,你敢就行。胸口碎大石我们没有人练,有毛病啊?打仗的时候自己抱块大石往那儿一躺让敌人拿锤子砸啊?!义和团啊?!你们以为军队真的就那么傻吗?某电视台那帮孙子喜欢这个啊!我们不玩那个。顶多是表演辟砖给电视观众看,但是这也是有猫腻的,回头我说——但是这俩狗头炊事员不是砸一个就完,是比谁砸的多!我的爷爷啊!那毕竟是人脑袋不是铁脑袋啊!就是比谁不怕疼!你想想他们是个什么鸟性格?!我就被拉来作了裁判了,就看他们俩啪啪连着拿酒瓶子锤自己,玻璃花子飞溅,我看的惊心动魄啊!一会马步都站不稳了——毕竟是人脑袋啊!会晕的!但是都是晃悠着晃悠着还是摸酒瓶子砸啊砸啊!不一会每人起码砸了20多个!我的天爷啊!我赶紧拉着一个就说班长班长行了友谊第一!他就看那个,那个还砸他就再砸;我就拉那个班长班长行了比赛第二,他就看这个,这个还砸他也砸!——我跟你们说,这个人一当兵那个好胜心理是没有说的!死都不肯认输啊!不然在部队还怎么混啊?部队就是个硬汉的天下,你一服鸟还怎么作人?——就看他们砸啊砸啊,我都恨不得跪下来啊!——我一看没办法了赶紧去叫干部,结果就把后勤股股长叫来了。我们进食堂的时候就听见后面说:“妈的!那个死脑筋小庄怎么不早点去叫干部?他走了咱们哥俩还跟这儿砸啥啊?”“就是,怎么城市兵也有这么不开眼的!你红花油放哪儿了一会我抹抹!”——原来他们是不愿意在菜鸟面前收手啊!其实自己都受不了了。(我特别注明一下,里面有液体的千万不要砸,一定会出事的)——你现在知道这帮特种炊事兵们是什么鸟性格了吗?——所以何大队说这个狗日的地方从那个狗日的大队长到下面没一个不是鸟人的!——那种好胜的心里是骨子里面的——我们是特种兵,我们就是他妈的最牛逼的硬汉!结果就要好胜!任何情况下不服输——所以这种鸟气让许多兄弟部队看不惯,以前我也看不惯,但是我后来不仅看惯了,至今为之自豪,哪怕是幼稚——但是绝对是我也鸟过一把!他奶奶的!——后来我和狗头高中队训过一个地方公安局派来我们大队受训的特警队,就狠狠的让那帮子不可一世的以为自己都是什么全国散打第几名的那个城市的警察精英们好好尝尝什么叫野战的特种部队什么叫真正的鸟!这点子乐事我回头讲,笑死你。——注明,说的是特指的【某个城市的公安局特警队】不是所有的警察哥们,咱们说点子乐事都不行吗?警队的哥们别生气啊!只是个笑话而已。我们的臭事不也老被别的部队拿来消遣吗?我不也把我们自己的臭事拿出来说吗?我们也没生气,都是笑话,和气生财。你们要生气我就不讲了啊!就当我小庄没说!奶奶的越写越觉得这个小说没法子写了,顾忌这个顾忌那个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知道在哪儿说,回头我说——但是这俩狗头

关键词:

我还想说笑,沿河而下一路欢歌笑语大黑小黑两

不菲年从前,一个大黑脸和贰个小黑脸相遇了,他们坐在一条大家称为冲刺舟的橡皮艇上,沿河而下一道欢声笑语大...

详细>>

自身都猜疑几百多年未有怎么空气的流通了,作

我远远看见四号公路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我其实看见的是桥的剪影,青色的天幕下面一道黑色的直线,没...

详细>>

大黑脸转对小庄笑,我以为他是狗头大队炊事班

小影在吻我的额头,吻我的鼻子,一点一点的。冰凉的嘴唇。冰凉的手臂。冰凉的怀抱。还有冰凉的芬芳。她穿着白...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我知道小影在想着我,大黑脸

本人咬着牙站起来,左臂拿着斩马刀拿下一根坚硬的树枝子削掉上边的叶子和小树枝,充任拐杖撑着友好咬着牙右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