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脸转对小庄笑,我以为他是狗头大队炊事班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小影在吻我的额头,吻我的鼻子,一点一点的。冰凉的嘴唇。冰凉的手臂。冰凉的怀抱。还有冰凉的芬芳。她穿着白色的护士服,不,是白色的仙女一样冷傲的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的服装反正就是跟仙女一样漂亮。她抱着我在云彩上面飞,轻轻的吻我的嘴唇。然后我感到她在把琼浆一样美味的液体注入我的嘴唇我张不开嘴,然后感觉到液体往下流从我的牙齿缝隙流进去的是一小部分从我的牙齿缝隙流出去的是一大部分,那一大部分就都从我的嘴唇外面流出去到了我的脖子上到了我的胸脯上到了我的心窝上然后那种液体就在我的心窝上流动火辣辣的,流进我牙齿缝隙里的进了嗓子也是火辣辣的……我慢慢睁开眼睛。小影慢慢的消失了。我模模糊糊看见的是一张黝黑的憨厚的惊喜的脸一嘴广东普通话跟电影里面一样:“醒了醒了!”小影就彻底消失了。我渐渐睁开眼的时候看见自己躺在一个士官的怀里,这个士官我不认识穿着狗头大队的迷彩服没有戴贝雷帽光着头,那帽子叠的很整齐别在肩章里面。他憨憨的笑着:“你醒了啊?把我们吓坏了!”然后我就感到自己还是在忽悠着跟在云里面一样。这个士官拿着一个水壶在给我灌水——不是水水没有这么辣……我一下子咳嗽出来吐出一口酒然后就彻底醒了。我一看天色已经大亮下意识的就问:“几点了?!”一个粗犷的声音说:“11点。”“啊?!”我一下子坐起来,脑子都蒙了。这可怎么办好啊?!这不是彻底坏菜了吗?!我离目标至少还有50公里我还得过沼泽穿丛林那么远的路我现在的时间绝对是不够了!这个狗头高中队一定会跟踢皮球一样一脚把我踢出新训队!我想站起来但是身子底下一忽悠我又坐下了我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橡皮艇上。我的脚腕子又开始疼但是疼的不一样,我低头一看我的鞋子已经脱了袜子也脱了裹着干净的迷彩短袖衫撕下来的布然后是那种火辣辣的疼和嗓子里面的一样。我再一看自己的上衣已经脱了心口湿湿的但是不是水也是火辣辣的疼。我知道这是酒。我知道那个士官救了我。“妈拉个巴子的你干啥去?!”那个粗犷的声音在我后面响起。我回头一看是个宽广的背影穿着老头汗衫迷彩裤戴着一顶农民用的草帽,头都不回就那么鸟气冲天的跟我说话。狗头大队的?这个士官肯定是但是他不象啊?狗头大队有这么肥壮的吗?所以我说前面的包袱抖的早了你们不用猜都知道是谁了我也就不说了哎呀呀这个教训我要一直记着!“我天黑前就得赶回去!不然狗日的高……”我意识到这里都是狗头大队的人就改口说:“高中队就要淘汰我!”“你骂的对!他妈拉个巴子的绝对是个狗日的!”那个背影把没有钓上来鱼的钓竿拿起来:“饵又被吃光了!这是什么河啊河里的鱼怎么都光吃饵不上钩啊?!尽是赔本买卖!”我以为他是狗头大队炊事班的老后勤士官赶紧说:“班长班长谢谢你们救我我得走了麻烦你把我送回原来的地方。”那个士官刚刚想说话戴草帽的那个人回头了。我看见了一张黑的不能再黑的脸简直就是我到狗头大队见过的第一黑!狗头高中队跟他比起来简直是白人了——后来我这个判断得到了证实——日后我们狗头大队有著名的三大黑脸——第一黑就是我见到的这个,第二黑是高中队,第三黑是我。我后来也激动的不行不行的跟狗头高中队在一起是耻辱,但是跟眼前这个人相提并论简直是莫大的荣誉!因为我们无比热爱他只要他一句话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你干啥去?”那个大黑脸问我。“我得回原来的地方我得自己走我不能作弊要不高中队要把我开回去我不能回去!”我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起身一看四周河茫茫一片两边芦苇赶紧说:“趁现在没人班长你把我送回去吧?我从原来的地方走!”那个广东士官就赶紧瞪我但是我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有什么不妥。大黑脸就问我:“我带你一段不好吗?瞧你那个脚腕子,那么远怎么在规定时间走得回去?”我说不好。大黑脸有点意外:“为啥不好?”我说:“当兵的丢分不丢人,大不了明年再来现在作弊就是赢了也不光彩。”我当时说的是真心话上天作证我一直就觉得我的兄弟们我的小影在看着我,是个爷们就不能作弊不然我算个什么爷们?!我怎么见他们?!大黑脸看我半天,看看我稚气未脱但是绝对严肃绝对认真的脸。那个士官就赶紧说:“那我们把你放下去你自己走吧。”我一梗脖子:“不!我就要从我原来倒下的地方走!”士官就有点不高兴:“那我们白救你了?”“我又没有让你救我!”我对他说,反正都是狗头大队的鸟人我也不吝什么了已经准备明年再来了。大黑脸乐了:“妈拉个巴子的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鸟的!”我虽然不服气他说我鸟但是我不敢说什么因为他的语言沉稳明显不是一般人,不过当时我就觉得是老士官老兵油子看他那一身肉绝对是大厨的好手!再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他就有一种敬畏一种尊敬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他的年纪和我爸爸一样。那目光里面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当时就感动的我不行不行的。我就想我爸爸了他多疼我啊就是打我也舍不得打头就是打屁股不像这个狗日的高中队逮哪儿锤哪儿哪儿疼锤哪儿。我就吧嗒吧嗒掉眼泪了。“妈拉个巴子还掉金豆了!”大黑脸就笑,“多大了?”“十八。”大黑脸再看看我:“有吗?”“差半个月。”大黑脸看我半天才低沉的说:“还是个娃子啊!”我就急了:“我不是娃子!”那个士官就拽我我不理他我就对大黑脸说:“我不是娃子了我18了!”大黑脸就笑:“成成你不是娃子是汉子成了吧?”我这回满意了不说话了。

一艘橡皮艇上,一个黑脸志愿兵抱着小庄在喂水。小庄咳嗽,嘴里的水咳了出来。志愿兵惊喜地抬头:“他醒了,他醒了!”小庄睁开眼:“小影……”黑脸志愿兵憨厚地笑:“醒了就好了。”“几点了?”小庄迷迷糊糊地问。“11点!”旁边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那个粗犷的声音骂:“妈拉个巴子的你干啥去?”小庄回头,那人穿着老头汗衫迷彩裤,戴着一顶农民用的草帽,他头都不回。小庄看着他的背影说:“我天黑前就得赶回去!不然狗日的……高中队就要淘汰我!”背影哈哈一笑:“你骂的对!他妈拉个巴子的绝对是个狗日的!”他把没有钓上来鱼的钓竿拿起来,“饵又被吃光了!这是什么河啊河里的鱼怎么都光吃饵不上钩啊?尽是赔本买卖!”小庄说:“班长,谢谢你们救我!我得走了,麻烦你把我送回原来的地方。”“你干啥去?”背影回头,是个中年大黑脸。“我得回原来的地方!我得自己走,不能作弊!要不高中队要把我开回去,我不能回去!”小庄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他起身四顾,“趁现在没人,班长你把我送回去吧?我从原来的地方走!”大黑脸就问:“我带你一段不好吗?瞧你那个脚腕子,那么远,怎么能在规定时间走得回去?”小庄摇头不迭:“不好。”“为啥不好?”大黑脸有点意外。“当兵的丢分不丢人,大不了明年再来,现在作弊就是赢了也不光彩。”大黑脸看他半天。小庄的脸稚气未脱,却很严肃。那志愿兵说:“那我们把你放下去你自己走吧。”小庄一梗脖子:“不!我就要从我原来倒下的地方走!”“那我们白救你了?”志愿兵有点不高兴了。小庄也来了气:“我又没有让你救我!”大黑脸乐了:“妈拉个巴子的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鸟的!”小庄看着他,没敢回嘴,低头掉泪了:“我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的,我不能被淘汰,我答应我们排长的……”大黑脸笑:“妈拉个巴子还掉金豆了!多大了?”“十八。”大黑脸再看看:“有吗?”“差半个月。”大黑脸看他半天,低沉地说:“还是个娃子啊!”小庄急了:“我不是娃子!”那个志愿兵拽小庄。小庄不理他,对大黑脸说:“我不是娃子了我18了!”大黑脸笑:“成成,你不是娃子是汉子成了吧?”志愿兵对小庄怒吼:“你怎么说话呢你!”大黑脸瞪他一眼:“妈拉个巴子给我滚一边去!我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志愿兵不吭声了,转身划船。大黑脸转对小庄笑:“十八岁的列兵,能顶到‘流浪丛林’?不简单啊!”小庄不屑地说:“这个狗日的特种部队又不是了不得的地方!我们夜老虎侦察连,个顶个都能顶下来!”大黑脸爽朗地笑了:“小苗如今出息了啊!把个列兵都调教的嗷嗷叫!”小庄惊讶了:“你认识我们苗连?”大黑脸眨巴眨巴眼:“这个鬼军区有多大?我可是老资格的军工了!”小庄松了一口气。“那当然!”“打两枪我看看?”“我这都是空包弹,打了也白打。”大黑脸转对志愿兵:“把你的王八盒子拿来!”志愿兵赶紧摘下手枪递给大黑脸。大黑脸不接,对小庄一努嘴。志愿兵犹豫一下,但是还是给了小庄,同时右手拇指一按按钮卸下弹匣。小庄接过没有弹匣的手枪哗一声拉开空栓检查,熟练地整了一下回位了。他拿着手枪开始四处瞄准:“老班长,这班长的枪保养得不错!可是就是没子弹啊?难道要我把那鸟吹下来啊?”他瞄准天空的鸟,枪口追逐着,不留神枪口转向了大黑脸。志愿兵立刻跟豹子一样扑过来,扼住了小庄的咽喉。小庄没料到,在船上蹬腿翻白眼。大黑脸一脚把志愿兵踹进河里:“妈拉个巴子的没子弹你瞎紧张什么?”志愿兵掉进河里,眼巴巴看着大黑脸不敢上来。小庄反过味道来,咳嗽着起身。大黑脸瞪着志愿兵:“上来。”志愿兵敏捷翻身上来,浑身湿透了。大黑脸又转向小庄:“咋样?”小庄摇头咳嗽着:“没事,老班长。”大黑脸冲志愿兵伸出手:“子弹。”志愿兵犹豫着,把弹匣递给大黑脸。大黑脸把枪和弹匣递到小庄面前:“拿着,打两枪我看看。”小庄不敢接,看志愿兵。大黑脸说:“别搭理他,他自己跟那边凉快呢。”小庄乐了,一把抢过手枪和弹匣,快速合一上膛出枪。大黑脸笑:“样子挺花哨的啊?水平咋样?”“那还用说!”“打两枪我看看。”小庄侧脸问志愿兵:“班长我可以吗?”大黑脸挥挥手:“你别管他!他那个班长说了不算,我这个班长说了算!”小庄看看四周:“老班长,我打什么啊?”大黑脸看看四周,四周一片水茫茫:“打啥啊?刚才的鸟儿干吗去了?该用的时候就撂挑子不见鸟影了?跟那个狗日的小高一样!用不着的时候瞎在你跟前晃,用得着的时候不见鸟影了!”他摘下草帽,举起来问:“我扔出去你打的准吗?”小庄点头。大黑脸就说:“咱俩打个赌怎么样?”小庄看着他“怎么赌法?我这个月的津贴刚刚领,你说咱们去哪儿喝酒?”“我不喝,酒你最好也别喝。这个狗日的地方禁酒。”“不是,我怕你想喝。”大黑脸舔舔嘴唇:“我是想喝但是我更不能喝。”“那咱们就偷偷喝?我到服务社买了到炊事班找你?”大黑脸笑:“那就算了,我不喝酒了,说了不喝就不喝。”“那怎么办?你说赌什么?”大黑脸想了想,说:“一个弹匣里面有15发子弹。”小庄一怔:“这么多啊?”“重点不是这个——我这个草帽丢出去,你要是全打上了我就送你回原来的地方,要是打不上你就跟我走,我带你回去,不告诉你们那狗日的高中队怎么样?”小庄赶紧说:“我赌我赌!”大黑脸笑:“愿赌服输?”小庄点头据枪准备:“愿赌服输!”“看好了啊——”大黑脸说着说将草帽甩出半空。小庄据枪瞄准,扣动板机。草帽在空中旋转,不时中弹。草帽落入水里,最后一枪没有打中。小庄傻眼了。大黑脸一把拿过枪试试,枪已经空膛挂机,他把枪丢给志愿兵:“王八盒子还你,开船!”志愿兵接过枪插入枪套,发动马达。小庄还傻在那里。大黑脸看着他笑:“妈拉个巴子后悔了?”小庄梗着脖子说:“当兵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后悔!不就是咱俩联合起来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吗?这事我干!”大黑脸哈哈大笑:“对对!咱们联合起来作弊,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小庄笑了。“还是个娃子啊!”大黑脸陷入了沉思。“我不是娃子,我18了!是列兵!”大黑脸苦笑:“对对,是列兵!去年刚刚入伍的?”“对!——班长,你当兵多久了?”大黑脸看着两处的风景,迎面的风掠过他饱经沧桑的脸,许久,他说:“二十一年。”小庄一怔:“啊?特种部队还有这么老的志愿兵?”“我当兵的时候,跟你一样大,后来就不是兵了。”小庄就点头:“哦,那你是老军工了?”“对,老军工。”大黑脸爽朗地笑。橡皮艇在河里前进……

大黑脸就说:“咱俩打个赌怎么样?”我就问:“怎么赌法子?我这个月的津贴刚刚领你说咱们去哪儿喝酒?”大黑脸:“我不喝酒你最好也别喝这个狗日的地方禁酒。”我说:“不是我,我怕你想喝。”大黑脸就舔舔嘴唇:“我是想喝但是我更不能喝。”我说:“那咱们就偷偷喝?我到服务社买了到炊事班找你?”大黑脸就笑:“那就算了我不喝酒了说了不喝就不喝。”我就问:“那怎么办?你说赌什么?”大黑脸就说:“一个弹匣里面有15发子弹。”我一怔:“这么多啊?”大黑脸:“重点不是这个——我这个草帽丢出去,你要是全打上了我就送你回原来的地方,要是打不上你就跟我走我带你回去不告诉你们那狗日的高中队怎么样?”我犹豫起来,这怎么行呢解放军战士一是一二是二大不了我明年再来怎么能作弊呢?15发子弹打完可是个时间啊!这草帽才能飞多久啊?大黑脸就说:“那行这个枪你就别打了我送你回去。”说着就过来拿枪。我赶紧说:“我赌我赌!”大黑脸笑:“愿赌服输?”我点头据枪准备:“愿赌服输!”枪的诱惑力太大了!尤其是这么鸟的枪!妈的就是作弊也认了人民解放军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但是骗那狗日的高中队不算作弊!我认真的等着。大黑脸摘下草帽露出寸头这时候我看见他耳际的点点白发跟我爸爸一样心里就一热。我还没有来得及回想爸爸那顶草帽已经飞出去了。草帽丢得很高很远。我据枪速射。铛铛铛铛铛……这枪声震耳欲聋真是太鸟了鸟的不得了啊!我的枪口追着这顶草帽,草帽在空中被子弹打的变换着自己的身子和姿势千疮百孔。但是它还是落下去了!我急了连连扣动扳机。但是还是可以看见最后一发子弹打进了水面没有打中已经落水的草帽残骸。枪口还冒着清烟。我睁着眼睛傻愣着。大黑脸拿过我的枪拉了一下枪的套筒已经空枪挂机了是没有子弹了。他就把手枪丢给士官:“王八盒子还你!开船!”我还在那儿傻着。士官接过枪利落的更换一个新的满的弹匣然后插进腰里接着就启动橡皮艇上的小马达嘟嘟嘟开船。橡皮艇就开始乘风破浪在河道中间走然后就两岸鸟声停不住轻舟已过桥下面。我还傻在那儿。大黑脸就笑:“妈拉个巴子后悔了?”我就梗着脖子说:“当兵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后悔!不就是咱俩联合起来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吗?这事我干!”大黑脸就笑:“对对!咱们联合起来作弊,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橡皮舟就在河里走风景美的一塌糊涂我心情快乐的不得了孩子的本性出来了。大黑脸就看着我陷入了沉思:“还是个娃子啊!”我就说:“我不是娃子我18了是列兵!”大黑脸就苦笑:“对对,是列兵!去年刚刚入伍的?”我点头:“对!——班长,你当兵多久了?”大黑脸就苦笑那笑的含义丰富极了我可以看见他眼中隐约的泪花,他看着两处的风景迎面的风掠过他饱经沧桑的脸,许久:“二十一年。”我一怔:“啊?那你是几级士官啊?”“没级。”他苦笑,“我当兵的时候,跟你一样大,后来就不是兵了。”我就点头:“哦,那你是老军工了?”大黑脸笑:“对,老军工。”我们一路聊着,河岸在两边掠过。我第一次有闲心看这个狗头大队附近的风景,真的是美的不得了,后来我在任何的风景旅游区都没有见到过。那一天,是我来这个狗日的狗头大队最开心的一天。因为我跟这个和我爸爸差不多大的大黑脸老军工一起联合作弊,骗他狗日的高中队!而他看我的目光,也真的跟爸爸看儿子一样。不到18岁,其实,还是个需要爱的年纪啊。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黑脸转对小庄笑,我以为他是狗头大队炊事班

关键词:

我还想说笑,沿河而下一路欢歌笑语大黑小黑两

不菲年从前,一个大黑脸和贰个小黑脸相遇了,他们坐在一条大家称为冲刺舟的橡皮艇上,沿河而下一道欢声笑语大...

详细>>

我不知道在哪儿说,回头我说——但是这俩狗头

我们那年的新训队淘汰了4个士官。一个是空手夺器械的训练中起跳慢了不到一秒种,被贴地面横扫的棍子打中了脚踝...

详细>>

自身都猜疑几百多年未有怎么空气的流通了,作

我远远看见四号公路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我其实看见的是桥的剪影,青色的天幕下面一道黑色的直线,没...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我知道小影在想着我,大黑脸

本人咬着牙站起来,左臂拿着斩马刀拿下一根坚硬的树枝子削掉上边的叶子和小树枝,充任拐杖撑着友好咬着牙右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