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说作者跟那四个狗头高级中学队之间的鸟事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我就不说那个综合测验了故事太多了,我可以单独写一个中篇出来。咱们以后有时间我慢慢写但是现在还是赶紧走故事,非典要完了我还写不完的话好多事情就跟着来了。所以我就说我们领臂章吧,真是扯的太远了太远了。我们在车库门口列队领那个狗头臂章胸条贝雷帽迷彩服大牛皮靴子宽腰带等等劳什子。一人抱了一大堆然后傻呵呵在门口站队,狗头高中队还是冷冰冰看着我们玩酷我根本就不答理他,看我怎么收拾你跟这个狗头大队!训练军官和士官都挺高兴的,因为今年我们留下的人是最多的以前最可怜的时候就一个,一般也就是七个八个。我们就进去了。然后大家就换衣服换靴子系腰带换帽子戴臂章胸条,兴奋的都跟鸟儿一样我一看就冷笑那种冷笑不是一个后天就要过18岁生日的小孩笑出来的。几个训练士官就满面笑容的纠正几个不会戴贝雷帽的弟兄的经典农民兵戴法——我本来想描述一下的以后说吧因为我要走故事咱们回头说还是挺乐的——狗头高中队就站在我们门口看我们跟鸟儿一样换毛。就我没动,东西往床上一扔就站着。那个姿势绝对鸟的不行不行的!高中队看见了是个人就看见了大家都看见了。高中队就盯着我。我就很鸟很鸟的看他。马达班长赶紧问:“你怎么不换衣服?授枪入队仪式一个半小时以后就开始了!”我就盯着狗头高中队的眼睛很鸟很鸟的缓慢的说道:“我退出。”大家都一怔。狗头高中队也一震。马达班长急了拉我:“好好的你说什么胡话啊?”我挣脱开他:“不是胡话,来的时候我就想好了,我要回老部队。”马达班长:“那你来干啥子啊你个龟儿子是中了什么邪了?”我就盯着狗头高中队很鸟很鸟还是很慢很慢的说:“我来就是为了今天退出。”都鸦雀无声。狗头高中队还是面无表情,他是打过仗的人加上他自己确实也是个鸟货所以一般都是这个操性:“说说你的理由。”我很鸟很鸟的说:“我根本不稀罕你们这个什么狼牙特种大队,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我能做到但是我不稀罕!我要回我们团!”无声。可怕的沉默。谁都不敢说话。狗头高中队真的是被打了一下,他的脸抽搐一下,半天才慢慢的:“你说什么?”我继续很鸟:“我不稀罕!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们,你们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回大家就是傻子也明白了。然后就都是傻子了。就我和狗头高中队是清醒的。我知道这场战争我赢了。因为狗头高中队被彻底的伤害了!他的脸本来是黑的但是现在变的黑红。我知道他被伤害了。有人骂你爸爸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我不惊讶。这个在很多侦察兵视为至上荣誉的事情,我不稀罕。所以就证明你个狗头高中队在作的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我赢了,我知道。狗头高中队慢慢走向我。我知道他要锤我,锤吧,我打不过就告你,反正天天被你锤锤习惯了。我看见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恨不得吃了我。然后他走近我:“你再说一遍?!”我不如他高但是我仰着头盯着他的眼睛更鸟了:“我不稀罕我不稀罕我不稀罕!”然后我就闭上眼睛准备他锤我随便锤吧反正我豁出去了打不死我我就咬死你!但是没有。我疑惑的睁开眼。狗头高中队被污辱了,但是他没有锤我。他还是在控制自己。虽然我知道他恨不得掐死我。然后他突然过来了我急忙摆姿势但是他没有理我,就是抱起来我床上那一堆新衣服新靴子新臂章反正所有的一切径直出去了什么都没有说。我很纳闷。高中队又回头怒吼:“收拾你的东西,马上滚蛋!”然后他就上了自己的王八小吉普开走了。我知道我赢了。因为我看见他第一次不再摆那个鸟架子,他急了。我就径直收拾自己的东西。谁也不敢跟我说话,都默默作自己的事情。那几个训练军官和士官也不说话,就是在门口咬牙切齿我知道他们绝对想锤我,但是连狗头高中队都没有锤我,他们也不敢随便锤——主官不说话,你随便锤是要自己担责任的;主官说话了你就真的是随便锤当然不能锤成重伤锤死了更不行,轻伤主官就担责任。真正的野战部队不拿互锤和群锤太当回事情的,我进了狗头大队还是很锤了几架的也没有什么大的处分。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坐在床上等人把我送走。半个多小时后,我的弟兄们被带出去了他们谁都不敢多看我一眼。

我还穿着我的陆军制式丛林迷彩作训服穿着胶鞋一个人坐在车库里。但是我不害怕。因为我是为了我的陈排!我要报复这个鸟大队!然后车响,狗头高中队进来了。我就起立,毕竟他是少校,部队的规矩我要遵守。狗头高中队看我半天:“跟我走。”我就拿自己的东西。“不用拿你的东西,有人要见你。”我很纳闷,谁啊?狗头高中队一句话不说就出去了。去就去!怕个鸟!顶多是找人锤我又不敢锤死我!我就出去了一屁股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高中队一言不发开车。车子经过了我的兄弟坐的卡车。马达着急的看我。弟兄们都着急的看我,连那三个少尉都着急的看我。全都站了起来。但是我不害怕,我回忆当时的神态鸟的绝对是不可一世。我把这个自从成立以来就鸟气冲天的特种大队狠狠的玩了一把!虽然我自己也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为我的陈排报仇了!车子进了自动的铁门。一个崭新的世界打开了。其实打开了,你就发现,也是解放军营房。只是人不一样。我看见兵楼门口,各个中队分队的老鸟都穿着配着彩色臂章和胸条的迷彩服和贝雷帽,大牛皮靴子擦的增亮,抱着那种弹匣子在后面的自动步枪准备列队点名,显然在准备即将开始的新队员授枪入队仪式。他们的脸和我们连的弟兄一样,都是黝黑消瘦朴实的。憨憨的笑着互相说着话,也跟兄弟一样。带队的干部也是很和蔼的和弟兄们说话不时看表看看差不多了一吹哨子。马上全都安静。队伍横成行竖成列显示良好的军人素质。军姿站如松挺胸脯显示优良的军人作风。报数一二三四直到最后一个喊的山响显示勇猛的军人气质。然后在各自的兵楼前先唱个歌子过得硬的连队过的硬的兵预备——起!过得硬的连队过得硬的兵,过得硬的战士样样红……把歌子唱的跟狼嚎一样,我熟悉的军人队列合唱艺术。我有些诧异。不像想象中那么操蛋啊?都是跟我们一样的兵啊?就是都是士官而已啊?但是我知道我不属于这里。我属于我的小步兵团里面的侦察连,属于我的苗连,我的陈排。还有我的小影。总之我不属于这个鸟特种大队!他们再好也是鸟大队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他!我心一横什么都不看就坐车进去。我们过了特种障碍场过了停在角落的那架破民航客机壳子过了用来滑降训练的高铁塔还过了好多我没有见过的劳什子。但是我不为所动。高中队一言不发脸色铁青但是我知道他气的够呛。我是不是作的过分了?我心里有点内疚,但是一想起我的陈排的腿……不!陈排的腿就是为了这个鸟大队残废的!要是没有这个鸟大队陈排就不会残废!我就心硬了爱谁谁吧反正就100多斤了想怎么锤怎么锤吧。车开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松柏成行,路边有花圃,种着白色的兰花,我没有想到这个鸟大队有这种显得很有情调的地方。我正诧异,车在穿着毛料制服的卫兵之处的一个门口停下了。高中队下车:“下来!”我就下。他不理我,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卫兵给他敬礼但是我一过来就放下了。我还得给他们敬礼因为他们是班长。然后我走上一个很长的台阶,迎面的一个小小的广场上有一堵墙,墙上刻满了字。最上面三个大字:“荣誉墙”。墙前面有一个长明灯,两边都有穿着毛料制服的卫兵站岗一动不动表情严肃。我就再是新兵也知道这是任何部队老祖宗安息的地方,但是我不知道这个狗头大队会有这么多安息的烈士吗?我们没有在这堵墙前面停留直接绕过去到了一个大厅前面。我诧异的发现除了卫兵,那个广东士官也站在门口一身迷彩大牛皮靴子挎着手枪。我高兴了碰见熟人了起码不会挨锤了我向他笑。他根本不理会我。我很纳闷怎么了这就不认识了?送花儿给我的时候多热情啊?我来不及多想,就跟高中队进去了。但是高中队不进去,就在门口站着:“有人等你。”我一怔,但是一想进就进大不了一阵锤而已。我就进去了。卫兵就在后面把门关上了。满墙的照片,都是军人,有黑白的,有彩色的,有战争环境的,有和平环境的。都是年轻的脸孔。我来不及细看,因为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一个宽广的背影。军工老大哥!原来你想见我?我想喊但是又停住了。这个背影站在墙上的照片前面看着,什么都不说。他也穿着迷彩服黑色贝雷帽大牛皮靴子,我开始诧异了——军工有这么牛逼吗?一个少校中队长来接我?那个背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我又看见他的旁边丢着新的叠的好好的迷彩服,贝雷帽、臂章和胸条还有宽腰带都放在上面,那双跟我脚一样大的牛皮军靴就整齐的摆在旁边。我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军工老大哥慢慢转过身。我看见了黑色贝雷帽下面的大黑脸。但是没有笑容,是……伤心!是的,深深被刺痛以后的伤心。然后我看见了他的军官绿色软肩章……两个黄色杠杠,三颗黄色星星……上校!我傻眼了。大黑脸就那么看着我。严肃的但是掩饰不住的伤心。那种伤心我一辈子忘记不了。我一下子失语了,我知道在狗头大队只有大队长和政委是上校,但是政委去北京开会了所以面前只能是大队长。我脑子怎么也没反应过来——军工老大哥等于特种大队上校大队长?!大黑脸看我半天,开口了,声音还是那么浑厚低沉,但是还是能听出来被深深刺痛后的伤心,深深的伤心。大黑脸看着我,缓缓的低沉的严肃的但是却伤心的问:“你为什么不当我的兵?”

我们一个月的选拔是官兵同训的,也就是说那三个年轻的少尉跟我们在一起混——但是如果他们混到考核合格就可以不跟我们混了要单独受锤学习怎么当特战军官,我们是兵他们是官这一点是很明白的,他们要操心的跟我们要操心的还是不一样的虽然现在在一起混。后来我们混完了这一个月三个小伙子不错还都合格了,虽然我跟他们呆了一个月也很熟悉但是由于以后没有打过交道所以就不在这里赘述了。当官的那点子破事我也不操心,我就说说我们自己这帮子小兵这帮子弟兄,虽然那个狗头高中队不仅是军官还是中队级别的少校军官,但是由于他后来我退伍以后跟我是兄弟所以我也就把他划拉进来了。我的标准就是这样,不是兄弟的我就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以后说大队长的鸟事是因为他跟我也是兄弟我们不仅是上下级的关系虽然年龄差距大了点他当我爸爸都够资格但是没办法战友就是兄弟,我后来冒着危险救他除了因为他是大队长更因为他把我当兄弟。哎呀呀包袱抖出来了我要留着以后讲。还是说我跟那个狗头高中队之间的鸟事,没办法写着写着当兵的习惯出来了嘴里有点子精神污染嫌疑但是我觉得大家还是可以接受的。狗头高中队一直不露声色,也没有对我有什么特别怎么样的但是我知道一句话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炮都可以那样,一个堂堂的特战少校难道不比他高明吗?我现在不是新兵蛋子了,所以这根神经一直就没有松。我们的体能基本上就是那些跟电影电视报纸杂志网络上说的劳什子差不多的东西,你们看着好玩跟过夏令营似的但是要真的来试试就知道好歹了。以前我们在侦察连里注重的是速度和技巧的训练,我们在特种大队受训的体能基础就是补上力量训练这一课当然速度和技巧是不会放松的。天天就是5个100加上泥潭子再加上死沉的原木加上山地负重越野加上折返跑加上特种障碍等等之类的劳什子,我们原来都可以说是尖子中的尖子但是这一次真的是知道厉害了,如果说比武集训我们的身体素质提高一大节子那么新训队又是一节子而且不是一小节子也是一大节子。据杠铃玩哑铃最后搞的弟兄们两眼都冒光原来就很结实的肌肉又开始有冒油的感觉,其实这一套劳什子我们原来就练但是没有这么集中因为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科目譬如我们在团里还要练队列练内务因为有评比。但是在特种大队的新训队里我们没有练过这些因为没人和我们比,我们自己跟自己比不是有毛病吗?当然军人的标准我们都是有的,除了我是列兵都是班长排长在部队训人的自己还不利索吗?我后来反应过来为啥子特种大队要挑培养好的尖子了,因为不用在基本军人素质培养上面花费什么功夫,上来就直接开锤。因为亚洲人天生瘦削,所以体能训练是大大加强的——但是瘦削也是优势,后来我知道洋人特种兵兄弟人高马大看上去厉害的不行不行的,但是真的跟你一起训练就歇了,因为身体负荷也大,不光在越野攀登技巧这些科目不行,而且由于人高马大,对锤的时候胳膊身体腿的反应都慢半拍,我一个腾空边踢踢到他们脖子上的时候他们的胳膊也没有能挡住我,他们抓我也不是很容易,因为我瘦削灵活——至于在战场上怎么样,我的体会就是人高马大动静大,拿着装着激光模拟器的枪冲着那个地方一阵猛搂一般都跑不了那里要冒烟——这个包袱怎么又出来了以后讲以后讲。还是说狗日的高中队。我没想到他真的锤我,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锤我,锤的我还不轻。我还没有办法告他是干部打兵,就是白挨打。我们打了一个礼拜体能基础以后开始练基本科目,开始就是侦察兵的老一套爬爬楼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都是轻车熟路。还有对锤什么的,戴着散打手套和护具穿着胶鞋(后来我进了那个狗头大队对锤还是规定穿胶鞋不然这一脚上去可不得了),我们都是灵活形的选手所以打起来很好看我在底下看大家都快的不得了。那个狗头高中队就一直跟底下看着什么话也不说,几个少尉和士官忙着记下各自的特点和动作。然后该我上去了,我就上了散打垫子,对面就是马达。我们俩笑笑,我还眨巴眨巴眼然后我们开始对锤。熟归熟但是锤起来还是不留情面的,马达的腿功没有我好(他当过民工负重太多小腿比较粗),但是他的拳头狠,每次挨在脑袋上都跟中了庐山升龙霸似的眼前就黑一片然后紧接着就是一套组合拳我就得赶紧低头靠近他不让他挥拳,然后就腿下使绊子或者用胳膊肘给他顶开。我刚刚到侦察连的时候就跟陈排学踢,开始劈叉都下不去每次被他按得我哭爹喊娘的他也不心软,后来就好了,从竖叉到横叉都差不多下的去了,不敢说什么一抬腿到哪儿但是边踢侧踢和腾空踢都是没问题的,我的弱点就是胳膊的力量不够。一般我就用快速的各种踢对付马达,还是能捞到不少点数的。马达连着被我踢了好几次跟头,最后一次踢到了头上的护具上倒了半天没起来,我赶紧去拽他,他眼冒金星但是还是笑着用戴着散打手套的右手拍拍我的肩膀。我刚刚把马达拽起来,那个狗日的高中队上来了,他还穿着那双大牛皮靴子。高中队一伸手一个士官就甩给他一套散打护具。他把贝雷帽、迷彩外衣和宽腰带解下来扔给那个士官,慢吞吞的戴护具。我当时就知道坏菜了,他要收拾我了!马达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愣愣的站着。高中队戴好护具和手套两个拳头顶着碰碰,我就看见他迷彩短袖衫上居然也有个狗头,看来狗头大队的人虚荣不是一般的我们的迷彩短袖衫上就没有自己部队的什么标志当然我们也确实没有过什么标志。但是我看的重点不是这个,我是看见了他粗壮的胳膊胸肌。还有,我看见了他的腿。穿着大牛皮靴子的右脚漫无其事的活动着腕子,然后脚尖点点地,站了个位置。我一看他站的位置就知道,他也是玩腿的。我的妈妈啊!我就跟陈排学过半年散打,就会玩几下腿仗着自己个子小身体活还能忽悠忽悠,马达也难说是不是让着我。狗头高中队呢?一看就是练了多少年的老油子!能在特种大队混中队长的,是一般人吗?我当时还不知道他确实的底细,我要是知道的话估计当时就晕过去了。高中队活动完了再转转脖子,就冲马达说:“你下去。”马达不敢不下去马达怎能不下去马达最后下去的时候眼巴巴的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依旧说作者跟那四个狗头高级中学队之间的鸟事

关键词:

我还想说笑,沿河而下一路欢歌笑语大黑小黑两

不菲年从前,一个大黑脸和贰个小黑脸相遇了,他们坐在一条大家称为冲刺舟的橡皮艇上,沿河而下一道欢声笑语大...

详细>>

我不知道在哪儿说,回头我说——但是这俩狗头

我们那年的新训队淘汰了4个士官。一个是空手夺器械的训练中起跳慢了不到一秒种,被贴地面横扫的棍子打中了脚踝...

详细>>

自身都猜疑几百多年未有怎么空气的流通了,作

我远远看见四号公路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我其实看见的是桥的剪影,青色的天幕下面一道黑色的直线,没...

详细>>

大黑脸转对小庄笑,我以为他是狗头大队炊事班

小影在吻我的额头,吻我的鼻子,一点一点的。冰凉的嘴唇。冰凉的手臂。冰凉的怀抱。还有冰凉的芬芳。她穿着白...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