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脸就看中士,大黑脸就说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你怎么说话呢你!”那个士官就对我吼。“妈拉个巴子给我滚一边去!我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大黑脸眼一瞪那个士官,我被他的余光扫到就一激灵这是凶光比狗头高中队还狠,当时我就觉得狗头大队真是不得了啊炊事班长都这么鸟真跟少林寺似的烧火和尚也是武林高手!那个士官就不敢说话了赶紧躲到一边去划船。我这时候看见他的腰上露出手枪套子,狗头大队真是富裕的不得了也是鸟的不得了啊!连炊事班出来钓鱼还带手枪!我就看那个手枪跟我打过的77不一样好像大一点目光极其贪婪侦察兵见了好枪就是这个鸟样。大黑脸看见了就跟士官说:“把你的王八盒子拿过来!”士官赶紧摘下来手枪要递给大黑脸。大黑脸就对我一努嘴。士官犹豫一下但是还是给我但是不忘记右手拇指一按按钮卸下弹匣。我拿着没有弹匣的空枪但是还是喜欢的不得了比我们的大比我们的沉比我们的手感好因为手柄是工程塑料的。跟电影里面的外国枪一样漂亮不象我们的77小里小气的跟女士用品一样!而且弹膛也是比我们的粗很明显口径要大!这个枪真是他妈的太鸟了!整个狗头大队的东西我当时就喜欢上了俩,一个是大黑脸他对我不错再一个就是这把乌黑的大手枪。枪上刻着“GQ92”还有枪号。“国产92?”我都没有听说过,“我还以为是美国枪呢!”“咱们自己的。”大黑脸笑,“别看别的不行枪还是有几把好的,还能凑合用!”我太喜欢这把枪了!我拿着空枪哗一声拉开空栓马上就空枪挂机了我不知道怎么整因为以前的77不这样。这枪设计太先进了一没子弹连栓都拉不开哎呀呀拿这枪打手枪多能射击我一定是威风的不得了啊!大黑脸拿过来熟练的整一下然后给我。这样空枪的保险就开了我就瞄天上飞的一只鸟。那鸟飞呀飞呀一下子滑过大黑脸的身后。我没注意这样枪就跟着走然后枪就快要滑到大黑脸的身上。就在这一瞬间那个士官一下子扑上来锁住我的喉咙我当时光顾着玩枪了什么都没有注意结果被他锁喉然后按到船上——他绝对是一把好手而且手下不留情面不是训练是给我来真的!我一下子被扼住了喉咙枪掉在船上然后就在船上蹬腿翻白眼。那个士官恶狠狠的完全是对敌不是跟我开玩笑!大黑脸一脚踹过来那个士官就掉到河里了:“妈拉个巴子的没子弹你xx巴紧张什么?!”士官就在河里可怜巴巴的看着大黑脸不敢上来。那目光绝对是忠实的不得了的狼狗的目光。我摸着自己的脖子咳嗽着。大黑脸:“上来!”士官就翻身上来我一看我靠动作之敏捷完全不是一般的炊事员能作到的!我们连的炊事员再怎么样练也不能到这个程度啊?!这也得是多少年的高手啊!狗头大队不愧是特种大队啊连炊事员都是特种炊事员——后来我进了狗头大队见到了真正的特种大队炊事班还是吃了一大惊的还是觉得真的是牛逼的不得了!士官不敢过来就是警惕性十足的看着我跟一只警惕的大狼狗一样随时准备过来扑我。大黑脸看都不看他就问我:“咋样?”我咳嗽着摇头:“没事,班长。”我还是看那枪但是知道不是我的我不能随便碰不然又要挨锤。大黑脸就看士官:“子弹?”士官犹豫着。大黑脸一瞪眼。士官不敢犹豫拿出一个弹匣递给大黑脸。大黑脸把枪和弹匣递到我面前:“会玩吗?”士官有些紧张但是大黑脸都不用跟他瞪眼就那么一看马上就坐在那儿了但是双拳紧握紧张兮兮的死盯着我。我看出来他怕大黑脸了根本就不答理他。“开玩笑我也是侦察兵比武上来的!”大黑脸就笑:“不简单啊汉子!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列兵能够通过侦察兵比武到这个狗日的地方的!”我立即就有认同感绝对是狗日的地方。大黑脸递给我:“玩玩我看看?”我不敢接,看那个士官。大黑脸:“别答理他,他自个儿跟那儿凉快呢!”我就乐了,一下子夺过大黑脸手中的枪和弹匣马上装上随即一个利落的侦察兵多能射击的出枪——右胳膊伸直的同时左手在枪上套筒一滑子弹已经上膛手枪已经准备射击!动作之麻利完全不受右手伤势的影响!我据枪瞄准远处。我的余光看见士官已经站起来随时准备过来扑我。但是什么目标都没有。“样子挺花哨的啊!”大黑脸就笑,“水平怎么样?”“那还用说?”我自信的说,这个绝对没问题!我的优势就是路跑的快枪打的准!我的右手在剧烈地呼唤着火药味道甚至已经开始微微颤抖!在这个狗头大队半个月我就没有打过枪甚至都没有摸过!你知道我的心情吗?现在这么好的一把枪在手上我多么盼望打两枪啊但是我不敢!因为我知道部队的规定,子弹是要登记注册的非常严格,我打一枪这个大黑脸班长都不好回去交差。所以我就是据枪不敢射击,食指在扳机上微微扣着。大黑脸看我的动作看的很仔细然后点点头:“打两枪我看看。”我就看那个士官:“班长可以吗?”大黑脸就说:“你别管他他那个班长说了不算我这个班长说了算!”我就高兴得不行不行的太爽了这么鸟的枪打两枪也不枉今年来狗头大队一遭!我看大黑脸:“班长,我打什么啊?”大黑脸看看也说:“打啥啊?刚才的鸟儿干吗去了该用的时候就撂挑子不见鸟影了跟他妈的那个狗日的高……一样!”他说狗头高中队的名字说的极其遛嘴但是我光顾着体会枪不顾着听这个。他四周看看,没啥打的都是茫茫一片水。他就摘下草帽,举起来问我:“我扔出去你打的准吗?”我就点头太容易了他能扔多高多远啊!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大黑脸就说:“咱俩打个赌怎么样?”我就问:“怎么赌法子?我这个月的津贴刚刚领你说咱们去哪儿喝酒?”大黑脸:“我不喝酒你最好也别喝这个狗日的地方禁酒。”我说:“不是我,我怕你想喝。”大黑脸就舔舔嘴唇:“我是想喝但是我更不能喝。”我说:“那咱们就偷偷喝?我到服务社买了到炊事班找你?”大黑脸就笑:“那就算了我不喝酒了说了不喝就不喝。”我就问:“那怎么办?你说赌什么?”大黑脸就说:“一个弹匣里面有15发子弹。”我一怔:“这么多啊?”大黑脸:“重点不是这个——我这个草帽丢出去,你要是全打上了我就送你回原来的地方,要是打不上你就跟我走我带你回去不告诉你们那狗日的高中队怎么样?”我犹豫起来,这怎么行呢解放军战士一是一二是二大不了我明年再来怎么能作弊呢?15发子弹打完可是个时间啊!这草帽才能飞多久啊?大黑脸就说:“那行这个枪你就别打了我送你回去。”说着就过来拿枪。我赶紧说:“我赌我赌!”大黑脸笑:“愿赌服输?”我点头据枪准备:“愿赌服输!”枪的诱惑力太大了!尤其是这么鸟的枪!妈的就是作弊也认了人民解放军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但是骗那狗日的高中队不算作弊!我认真的等着。大黑脸摘下草帽露出寸头这时候我看见他耳际的点点白发跟我爸爸一样心里就一热。我还没有来得及回想爸爸那顶草帽已经飞出去了。草帽丢得很高很远。我据枪速射。铛铛铛铛铛……这枪声震耳欲聋真是太鸟了鸟的不得了啊!我的枪口追着这顶草帽,草帽在空中被子弹打的变换着自己的身子和姿势千疮百孔。但是它还是落下去了!我急了连连扣动扳机。但是还是可以看见最后一发子弹打进了水面没有打中已经落水的草帽残骸。枪口还冒着清烟。我睁着眼睛傻愣着。大黑脸拿过我的枪拉了一下枪的套筒已经空枪挂机了是没有子弹了。他就把手枪丢给士官:“王八盒子还你!开船!”我还在那儿傻着。士官接过枪利落的更换一个新的满的弹匣然后插进腰里接着就启动橡皮艇上的小马达嘟嘟嘟开船。橡皮艇就开始乘风破浪在河道中间走然后就两岸鸟声停不住轻舟已过桥下面。我还傻在那儿。大黑脸就笑:“妈拉个巴子后悔了?”我就梗着脖子说:“当兵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后悔!不就是咱俩联合起来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吗?这事我干!”大黑脸就笑:“对对!咱们联合起来作弊,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橡皮舟就在河里走风景美的一塌糊涂我心情快乐的不得了孩子的本性出来了。大黑脸就看着我陷入了沉思:“还是个娃子啊!”我就说:“我不是娃子我18了是列兵!”大黑脸就苦笑:“对对,是列兵!去年刚刚入伍的?”我点头:“对!——班长,你当兵多久了?”大黑脸就苦笑那笑的含义丰富极了我可以看见他眼中隐约的泪花,他看着两处的风景迎面的风掠过他饱经沧桑的脸,许久:“二十一年。”我一怔:“啊?那你是几级士官啊?”“没级。”他苦笑,“我当兵的时候,跟你一样大,后来就不是兵了。”我就点头:“哦,那你是老军工了?”大黑脸笑:“对,老军工。”我们一路聊着,河岸在两边掠过。我第一次有闲心看这个狗头大队附近的风景,真的是美的不得了,后来我在任何的风景旅游区都没有见到过。那一天,是我来这个狗日的狗头大队最开心的一天。因为我跟这个和我爸爸差不多大的大黑脸老军工一起联合作弊,骗他狗日的高中队!而他看我的目光,也真的跟爸爸看儿子一样。不到18岁,其实,还是个需要爱的年纪啊。

一艘橡皮艇上,一个黑脸志愿兵抱着小庄在喂水。小庄咳嗽,嘴里的水咳了出来。志愿兵惊喜地抬头:“他醒了,他醒了!”小庄睁开眼:“小影……”黑脸志愿兵憨厚地笑:“醒了就好了。”“几点了?”小庄迷迷糊糊地问。“11点!”旁边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那个粗犷的声音骂:“妈拉个巴子的你干啥去?”小庄回头,那人穿着老头汗衫迷彩裤,戴着一顶农民用的草帽,他头都不回。小庄看着他的背影说:“我天黑前就得赶回去!不然狗日的……高中队就要淘汰我!”背影哈哈一笑:“你骂的对!他妈拉个巴子的绝对是个狗日的!”他把没有钓上来鱼的钓竿拿起来,“饵又被吃光了!这是什么河啊河里的鱼怎么都光吃饵不上钩啊?尽是赔本买卖!”小庄说:“班长,谢谢你们救我!我得走了,麻烦你把我送回原来的地方。”“你干啥去?”背影回头,是个中年大黑脸。“我得回原来的地方!我得自己走,不能作弊!要不高中队要把我开回去,我不能回去!”小庄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他起身四顾,“趁现在没人,班长你把我送回去吧?我从原来的地方走!”大黑脸就问:“我带你一段不好吗?瞧你那个脚腕子,那么远,怎么能在规定时间走得回去?”小庄摇头不迭:“不好。”“为啥不好?”大黑脸有点意外。“当兵的丢分不丢人,大不了明年再来,现在作弊就是赢了也不光彩。”大黑脸看他半天。小庄的脸稚气未脱,却很严肃。那志愿兵说:“那我们把你放下去你自己走吧。”小庄一梗脖子:“不!我就要从我原来倒下的地方走!”“那我们白救你了?”志愿兵有点不高兴了。小庄也来了气:“我又没有让你救我!”大黑脸乐了:“妈拉个巴子的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鸟的!”小庄看着他,没敢回嘴,低头掉泪了:“我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的,我不能被淘汰,我答应我们排长的……”大黑脸笑:“妈拉个巴子还掉金豆了!多大了?”“十八。”大黑脸再看看:“有吗?”“差半个月。”大黑脸看他半天,低沉地说:“还是个娃子啊!”小庄急了:“我不是娃子!”那个志愿兵拽小庄。小庄不理他,对大黑脸说:“我不是娃子了我18了!”大黑脸笑:“成成,你不是娃子是汉子成了吧?”志愿兵对小庄怒吼:“你怎么说话呢你!”大黑脸瞪他一眼:“妈拉个巴子给我滚一边去!我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志愿兵不吭声了,转身划船。大黑脸转对小庄笑:“十八岁的列兵,能顶到‘流浪丛林’?不简单啊!”小庄不屑地说:“这个狗日的特种部队又不是了不得的地方!我们夜老虎侦察连,个顶个都能顶下来!”大黑脸爽朗地笑了:“小苗如今出息了啊!把个列兵都调教的嗷嗷叫!”小庄惊讶了:“你认识我们苗连?”大黑脸眨巴眨巴眼:“这个鬼军区有多大?我可是老资格的军工了!”小庄松了一口气。“那当然!”“打两枪我看看?”“我这都是空包弹,打了也白打。”大黑脸转对志愿兵:“把你的王八盒子拿来!”志愿兵赶紧摘下手枪递给大黑脸。大黑脸不接,对小庄一努嘴。志愿兵犹豫一下,但是还是给了小庄,同时右手拇指一按按钮卸下弹匣。小庄接过没有弹匣的手枪哗一声拉开空栓检查,熟练地整了一下回位了。他拿着手枪开始四处瞄准:“老班长,这班长的枪保养得不错!可是就是没子弹啊?难道要我把那鸟吹下来啊?”他瞄准天空的鸟,枪口追逐着,不留神枪口转向了大黑脸。志愿兵立刻跟豹子一样扑过来,扼住了小庄的咽喉。小庄没料到,在船上蹬腿翻白眼。大黑脸一脚把志愿兵踹进河里:“妈拉个巴子的没子弹你瞎紧张什么?”志愿兵掉进河里,眼巴巴看着大黑脸不敢上来。小庄反过味道来,咳嗽着起身。大黑脸瞪着志愿兵:“上来。”志愿兵敏捷翻身上来,浑身湿透了。大黑脸又转向小庄:“咋样?”小庄摇头咳嗽着:“没事,老班长。”大黑脸冲志愿兵伸出手:“子弹。”志愿兵犹豫着,把弹匣递给大黑脸。大黑脸把枪和弹匣递到小庄面前:“拿着,打两枪我看看。”小庄不敢接,看志愿兵。大黑脸说:“别搭理他,他自己跟那边凉快呢。”小庄乐了,一把抢过手枪和弹匣,快速合一上膛出枪。大黑脸笑:“样子挺花哨的啊?水平咋样?”“那还用说!”“打两枪我看看。”小庄侧脸问志愿兵:“班长我可以吗?”大黑脸挥挥手:“你别管他!他那个班长说了不算,我这个班长说了算!”小庄看看四周:“老班长,我打什么啊?”大黑脸看看四周,四周一片水茫茫:“打啥啊?刚才的鸟儿干吗去了?该用的时候就撂挑子不见鸟影了?跟那个狗日的小高一样!用不着的时候瞎在你跟前晃,用得着的时候不见鸟影了!”他摘下草帽,举起来问:“我扔出去你打的准吗?”小庄点头。大黑脸就说:“咱俩打个赌怎么样?”小庄看着他“怎么赌法?我这个月的津贴刚刚领,你说咱们去哪儿喝酒?”“我不喝,酒你最好也别喝。这个狗日的地方禁酒。”“不是,我怕你想喝。”大黑脸舔舔嘴唇:“我是想喝但是我更不能喝。”“那咱们就偷偷喝?我到服务社买了到炊事班找你?”大黑脸笑:“那就算了,我不喝酒了,说了不喝就不喝。”“那怎么办?你说赌什么?”大黑脸想了想,说:“一个弹匣里面有15发子弹。”小庄一怔:“这么多啊?”“重点不是这个——我这个草帽丢出去,你要是全打上了我就送你回原来的地方,要是打不上你就跟我走,我带你回去,不告诉你们那狗日的高中队怎么样?”小庄赶紧说:“我赌我赌!”大黑脸笑:“愿赌服输?”小庄点头据枪准备:“愿赌服输!”“看好了啊——”大黑脸说着说将草帽甩出半空。小庄据枪瞄准,扣动板机。草帽在空中旋转,不时中弹。草帽落入水里,最后一枪没有打中。小庄傻眼了。大黑脸一把拿过枪试试,枪已经空膛挂机,他把枪丢给志愿兵:“王八盒子还你,开船!”志愿兵接过枪插入枪套,发动马达。小庄还傻在那里。大黑脸看着他笑:“妈拉个巴子后悔了?”小庄梗着脖子说:“当兵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后悔!不就是咱俩联合起来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吗?这事我干!”大黑脸哈哈大笑:“对对!咱们联合起来作弊,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小庄笑了。“还是个娃子啊!”大黑脸陷入了沉思。“我不是娃子,我18了!是列兵!”大黑脸苦笑:“对对,是列兵!去年刚刚入伍的?”“对!——班长,你当兵多久了?”大黑脸看着两处的风景,迎面的风掠过他饱经沧桑的脸,许久,他说:“二十一年。”小庄一怔:“啊?特种部队还有这么老的志愿兵?”“我当兵的时候,跟你一样大,后来就不是兵了。”小庄就点头:“哦,那你是老军工了?”“对,老军工。”大黑脸爽朗地笑。橡皮艇在河里前进……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黑脸就看中士,大黑脸就说

关键词:

老爷子看着这些消瘦黝黑的战士,如果你是军区

很多年以后,当我回想起来这段往事,已然会感到那种难以言表的震惊。我坐在电脑面前想了很久也想不出来我应该...

详细>>

但是他不能在狗头大队的大队长跟前骂,狗头高

由此,他心爱跟军区副军长在联合具名打靶,军区副总司令也喜欢跟她在共同打靶——然后打着打着就喷,就骂人,...

详细>>

依旧说作者跟那四个狗头高级中学队之间的鸟事

我就不说那个综合测验了故事太多了,我可以单独写一个中篇出来。咱们以后有时间我慢慢写但是现在还是赶紧走故...

详细>>

大黑脸转对小庄笑,营长就在河里可怜Baba的望着

大黑脸就说:“咱俩打个赌什么?”作者就问:“怎么赌法子?笔者本月的津贴刚刚领你说我们去何方吃酒?”大黑...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