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脸笑的哈哈乐,要是没有这个鸟大队陈排就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我就开车——这车也真是太鸟了!一下子就四轮驱动出去了!别看长得象小王八但是绝对不是小王八的速度是野兔子的速度!我们在林间穿行大声笑着叫着闹着。大黑脸不时喊快点再快点跟孩子一样开心,我本来就是孩子所以就更加开心!我们拐上公路一路的检查哨远远看见那辆车连拦都不拦,赶紧把红白相间的栏杆升起来我们一路畅通无阻!那些狗日的检查哨戴着跟二战电影里德国鬼子差不多的大头盔戴着狗头臂章一身迷彩穿着大皮靴子,还挎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弹匣子在后面的自动步枪——那时候驻港部队还是刚刚组建啊!谁见过啊?杂志上都没有解密——看上去耀武扬威的但是一看见是001车就赶紧站的跟钉子一样早早在路边敬礼——我那时候感叹这个狗头大队真是训练有素啊对大队长的车都这么尊敬可见是对上级的命令绝对是不打折扣完成的。不过我当时也纳闷,纪律这么严明的部队,怎么军工就把大队长的车开出来了呢?而且还随便拿士官的手枪和子弹上山带我打兔子?不过就是那么一想而已而已。我毕竟是个孩子,玩的心态占了上风我也就光顾着飞车什么都不问了。一路上所有的车辆一看001车过来就赶紧靠边所有的司机和带车干部都远远跳下来敬礼。我看的很开心一股捉弄了这帮狗日的狗头大队的狗头军官和士官的快感。但是如果我注意的话,不会看不见他们疑惑的眼神。但是我怎么可能注意呢?你不到18岁的时候操心的是什么呢?不是玩吗?我跟大黑脸一直混到天快黑,打了兔子山鸡还游山玩水,他对这一带简直是熟悉的不得了到哪儿都知道地方,还一指就说那是多少多少高地多少多少高地。枪也打的好的不行不行的,跟我算有一拼。我就觉得真鸟啊!连军工的军事素质都这么鸟,以前真是小看了这个狗头大队啊!然后他就送我到距离新训队不到2公里的地方,还找了一条河沟子让我下去滚几下一身泥水就说好了差不多了赶紧回去吧不然你就被淘汰了!那花儿我回头让他给你送来!我就点头然后就走,走了几步我回头001车还在,大黑脸就站在车上那么看着我依依不舍的。我就跟他摆手笑:“军工老大哥,我回头去车辆维修所找你玩去!”他就笑,就摆手让我赶紧走。我就走,心里特别舒畅觉得特好不仅作弊瞒了狗日的高中队狠狠的报复了他一次,还认识了这么好的军工老大哥!我在狗头大队就不觉得孤独了,虽然马达他们对我也好,但是不像这个军工老大哥能带我玩儿啊!我走了好远那个大黑脸还坐在车里,默默的看我,还摆手,真的是依依不舍。我成年以后,才慢慢知道一个道理,叫做高处不胜寒。我当然是及格了而且狗头高中队也没有看出来,我及格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大家都觉得我一定及格。但是我心里在狂喜——狗日的高中队,我真是给你和你的狗头大队上了一次眼药啊!我就觉得我赢了一个回合。然后那个广东士官就悄悄来找我,把那束花儿还我了。我看着花儿特别高兴,他就笑,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后来一直就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我知道,那些老资格的军工在部队就是主官还要让他三分的。何况是这么鸟的敢把001狗头车开出来的上过前线的老军工?

还有什么呢?还有就是小黑用红笔在那个剪报上反复划出来的一句话:“敌军都敬畏的称之为——狼牙。”还是回到小清河。依稀中我又见到那条哗啦啦流着水的河流一流千里不知道绵延到哪里。这一路走了两个多小时但是我谈兴正浓因为很久没有这么跟长辈说话了,所以话就不停。倒是大黑脸在我讲完陈排的故事以后久久不说话不知道说什么看着两岸掠过的芦苇就是沉默,不知道为什么叹了一口气:“真汉子啊!”然后又不说话了。我不觉得意外因为所有的人都会觉得我的陈排是真汉子。这一路下来那个士官就不看我了虽然他一直就没有跟我说话,但是我知道他明白过来我也是个小鸟人,估计是不敢答理我了。我心想这才好也让你们狗头大队见识见识我们小山沟里的小侦察连也不是善喳!然后大黑脸一伸手,士官赶紧把那个水壶递给他。大黑脸就拧开水壶,往河里面无言的倒酒。我诧异了:“你这是干什么啊?”大黑脸低沉的:“我跟你们陈排不认识,但是我敬他一壶酒!下辈子我就跟他作兄弟!”我反过味道来:“你不是不喝酒吗?那带酒干吗?”大黑脸还在倒酒:“我是不喝。”“我不信!”我就说,然后鬼笑。“我明白了,你自己偷偷喝的!还不敢跟我说,你怕我给你反应出去!放心吧我小庄不是这种人!”大黑脸不说话,沉浸在自己那种悲凉的情绪中:“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无可奈何啊……”我还想说笑,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士官说话了:“我们大……”他觉得说的不对赶紧改口,“他是不喝酒,他的左腿受过伤,里面还有小鬼子的地雷弹片,一有潮气就疼。这酒是医务所特批的,顶不住的时候擦擦腿去去寒气。”——我后来回味过来,天底下的警卫员都是一样的,虽然沉默寡言但是绝对是不笨的,脑子好使的不得了,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也知道首长都是难得高兴的,这个时候要是搅了首长的性子挨收拾倒是次要的但是自己心里就是太难受了干吗让首长不高兴?首长操心的事情还不多吗?——警卫员跟首长的关系,尤其是时间久了,就跟首长肚子里面的虫子一样不然怎么可能在首长身边很久呢?我后来看《激情燃烧的岁月》,绝对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小伍子这个警卫员的角色,很真实的人物塑造,但是唯一的遗憾是太机灵了——因为我见过的真正的警卫员都是看上去木讷讷的但是内心机智的不得了的。我就笑:“我不信!看你的样子就是馋酒的,带着酒怎么会不喝呢?你跟我说,我不告诉别人!”大黑脸倒完酒就那么一甩那个士官就赶紧接住熟练的跟狼狗接飞盘似的。大黑脸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了,笑:“我说不喝就是不喝——咱是个爷们,要说话算数是不是?你知道什么叫特种部队?什么叫快速反应部队?——就是24小时随时待命——在这个地方喝酒,抓住了是要狠狠收拾的!”我就纳闷:“军工大哥……”广东士官这回没有管我,因为他这一路看出来我不仅没有威胁还能让大黑脸开心就不管了,就顾着操舟加上观察两边的动静。“嗯?”大黑脸就笑,“我这年纪作你爹都够格,怎么叫我大哥?叫我大叔才对。”“那不行!”我认真起来,“战友就是兄弟哪儿有战友是叔侄的?”大黑脸笑的哈哈乐:“成成!你小子还真是鸟啊!就叫大哥吧。”“军工大哥,你们军工还上那么前的前线啊?”我因为听苗连讲过前线的故事,所以多少有点了解。大黑脸就不说话了,好像很多事情压在心底了,眼睛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是开车还是抬伤员?”我开始卖弄自己知道那点子知识。大黑脸想了半天,才低沉的:“抬伤员。”我就点头,怪不得踩了地雷呢!他看着我,我看见他的黑脸上有种什么东西很神圣:“你有你的兄弟,我也有我的兄弟。我回头讲给你听吧。”我就点头,我知道当年在前线军工的伤亡也是很大的。然后我就把话题岔开了,以弥补我给他带来的伤心。我就跟他讲了小影讲了我为什么参军。他听得津津有味还说好好好护士配侦察兵是最好的组合!你就跟她别换了年轻人换来换去等到没有了就后悔了那也晚了(这句话我至今认为经典得不得了)——后来我知道他的爱人就是当年在前线的护士,他受伤住进野战医院一来二去伤养好了媳妇也娶到手了大家都说他两不耽误,然后就上前线冲杀丢下那个才21岁的小护士在后面提心吊胆但是每次一回来都亲的不行不行的晚上不敢睡觉就盯着他的大黑脸看生怕早上一起来又看不见了又去冲杀了而不告诉自己——确实也是不能告诉,当年的军区侦察大队地位相当于今天的军区特种大队,是个东西连出去植个树帮老乡割割麦子都带密级何况是战争状态下的军事行动?然后我们就靠岸了,我和大黑脸就上岸,他还扶着我他的手好大好厚好温暖好有力!真的跟我爸爸一样。那个士官就跟橡皮艇放气。他扶我走上来我看见河边的树林里停着一辆漆着狗头的小王八迷彩吉普车,没有车牌子上面还有个警报灯,车窗户上还贴着个通行证上面也有个狗头写着“001”字样。我再傻也知道这是大队长的车啊!我就呆住了玩完了大队长那个狗日的虽然不认识我但是肯定知道我就是来挨收拾的菜鸟!车在这儿人就在附近要是看见了这个弊就被抓住了别说明年再来了100年也别想再来了彻底你就不要在狗头大队出现!我就站在那儿不动了不知道怎么办。大黑脸就看我:“怎么了?”我就说:“那狗日的大队长要看见我作弊我不完了吗?”大黑脸左右看看:“那儿有什么狗日的大队长?”我说:“那不是他的小王八吉普吗?人肯定在附近军工大哥我得自己走了你这么扶我要是被看见了我就彻底歇菜了这辈子都别想再来了!”大黑脸恍然大悟:“哦!你说这车啊!我是车辆维修所的,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的这辆小王八吉普坏了送我那儿修我修好了就开出来钓鱼了!”我就感叹:“你胆子真够大的狗日的大队长的车都敢开出来玩!”大黑脸挤挤眼:“我不是老军工吗?妈拉个巴子的狗日的大队长算个鸟?”我就附和:“就是就是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算个鸟!军工老大哥比他鸟!”那个士官正在折叠放了气的橡皮艇,一听这个忍不住噗哧就乐了。他抬头看大黑脸,大黑脸跟他挤挤眼,他就忍住笑低头折叠那个橡皮艇。“走!”大黑脸就扶我走,“我带你坐坐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的小王八吉普!”我正跟他走突然停下来:“不行不行我得回去!”大黑脸有点意外:“怎么了?不是说好了吗?”我急赤白脸的:“兰花丢了!”大黑脸:“什么兰花?”我就赶紧解释。大黑脸就点头:“哦,这个啊?那种野兰花这个狗日的地方多的是!我让人给你摘一筐子来!走!”

我还穿着我的陆军制式丛林迷彩作训服穿着胶鞋一个人坐在车库里。但是我不害怕。因为我是为了我的陈排!我要报复这个鸟大队!然后车响,狗头高中队进来了。我就起立,毕竟他是少校,部队的规矩我要遵守。狗头高中队看我半天:“跟我走。”我就拿自己的东西。“不用拿你的东西,有人要见你。”我很纳闷,谁啊?狗头高中队一句话不说就出去了。去就去!怕个鸟!顶多是找人锤我又不敢锤死我!我就出去了一屁股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高中队一言不发开车。车子经过了我的兄弟坐的卡车。马达着急的看我。弟兄们都着急的看我,连那三个少尉都着急的看我。全都站了起来。但是我不害怕,我回忆当时的神态鸟的绝对是不可一世。我把这个自从成立以来就鸟气冲天的特种大队狠狠的玩了一把!虽然我自己也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为我的陈排报仇了!车子进了自动的铁门。一个崭新的世界打开了。其实打开了,你就发现,也是解放军营房。只是人不一样。我看见兵楼门口,各个中队分队的老鸟都穿着配着彩色臂章和胸条的迷彩服和贝雷帽,大牛皮靴子擦的增亮,抱着那种弹匣子在后面的自动步枪准备列队点名,显然在准备即将开始的新队员授枪入队仪式。他们的脸和我们连的弟兄一样,都是黝黑消瘦朴实的。憨憨的笑着互相说着话,也跟兄弟一样。带队的干部也是很和蔼的和弟兄们说话不时看表看看差不多了一吹哨子。马上全都安静。队伍横成行竖成列显示良好的军人素质。军姿站如松挺胸脯显示优良的军人作风。报数一二三四直到最后一个喊的山响显示勇猛的军人气质。然后在各自的兵楼前先唱个歌子过得硬的连队过的硬的兵预备——起!过得硬的连队过得硬的兵,过得硬的战士样样红……把歌子唱的跟狼嚎一样,我熟悉的军人队列合唱艺术。我有些诧异。不像想象中那么操蛋啊?都是跟我们一样的兵啊?就是都是士官而已啊?但是我知道我不属于这里。我属于我的小步兵团里面的侦察连,属于我的苗连,我的陈排。还有我的小影。总之我不属于这个鸟特种大队!他们再好也是鸟大队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他!我心一横什么都不看就坐车进去。我们过了特种障碍场过了停在角落的那架破民航客机壳子过了用来滑降训练的高铁塔还过了好多我没有见过的劳什子。但是我不为所动。高中队一言不发脸色铁青但是我知道他气的够呛。我是不是作的过分了?我心里有点内疚,但是一想起我的陈排的腿……不!陈排的腿就是为了这个鸟大队残废的!要是没有这个鸟大队陈排就不会残废!我就心硬了爱谁谁吧反正就100多斤了想怎么锤怎么锤吧。车开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松柏成行,路边有花圃,种着白色的兰花,我没有想到这个鸟大队有这种显得很有情调的地方。我正诧异,车在穿着毛料制服的卫兵之处的一个门口停下了。高中队下车:“下来!”我就下。他不理我,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卫兵给他敬礼但是我一过来就放下了。我还得给他们敬礼因为他们是班长。然后我走上一个很长的台阶,迎面的一个小小的广场上有一堵墙,墙上刻满了字。最上面三个大字:“荣誉墙”。墙前面有一个长明灯,两边都有穿着毛料制服的卫兵站岗一动不动表情严肃。我就再是新兵也知道这是任何部队老祖宗安息的地方,但是我不知道这个狗头大队会有这么多安息的烈士吗?我们没有在这堵墙前面停留直接绕过去到了一个大厅前面。我诧异的发现除了卫兵,那个广东士官也站在门口一身迷彩大牛皮靴子挎着手枪。我高兴了碰见熟人了起码不会挨锤了我向他笑。他根本不理会我。我很纳闷怎么了这就不认识了?送花儿给我的时候多热情啊?我来不及多想,就跟高中队进去了。但是高中队不进去,就在门口站着:“有人等你。”我一怔,但是一想进就进大不了一阵锤而已。我就进去了。卫兵就在后面把门关上了。满墙的照片,都是军人,有黑白的,有彩色的,有战争环境的,有和平环境的。都是年轻的脸孔。我来不及细看,因为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一个宽广的背影。军工老大哥!原来你想见我?我想喊但是又停住了。这个背影站在墙上的照片前面看着,什么都不说。他也穿着迷彩服黑色贝雷帽大牛皮靴子,我开始诧异了——军工有这么牛逼吗?一个少校中队长来接我?那个背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我又看见他的旁边丢着新的叠的好好的迷彩服,贝雷帽、臂章和胸条还有宽腰带都放在上面,那双跟我脚一样大的牛皮军靴就整齐的摆在旁边。我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军工老大哥慢慢转过身。我看见了黑色贝雷帽下面的大黑脸。但是没有笑容,是……伤心!是的,深深被刺痛以后的伤心。然后我看见了他的军官绿色软肩章……两个黄色杠杠,三颗黄色星星……上校!我傻眼了。大黑脸就那么看着我。严肃的但是掩饰不住的伤心。那种伤心我一辈子忘记不了。我一下子失语了,我知道在狗头大队只有大队长和政委是上校,但是政委去北京开会了所以面前只能是大队长。我脑子怎么也没反应过来——军工老大哥等于特种大队上校大队长?!大黑脸看我半天,开口了,声音还是那么浑厚低沉,但是还是能听出来被深深刺痛后的伤心,深深的伤心。大黑脸看着我,缓缓的低沉的严肃的但是却伤心的问:“你为什么不当我的兵?”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黑脸笑的哈哈乐,要是没有这个鸟大队陈排就

关键词: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大黑脸就指本人趁着营长,小

“不能够依然无法那是小编给小影摘掉!笔者就要自己要好摘的!军事工业业余大学学哥多谢您!笔者就是新岁再来...

详细>>

希真方闻知云天彪攻讨清真山之事,方知天子竟

宋公明一(Wissu)月陷三城 陈丽卿单枪刺双虎 却说及时雨自蒙陰败回,中途闻董一撞阵亡之信,便欲攻取曹州。赛诸...

详细>>

徐和因此称树德为,你道颜树德为何认识徐溶夫

徐青娘随叔探亲 汪恭人献图定策 却说徐槐席间对众官员道:“本县此番克贼,其故有三:一者盗魁宋江远在泰安,所...

详细>>

慧娘便请希真、刘广到榻前道,此人见自个儿奔

却说宋江自杀败官军之后,连日宴会。东昌府、德州两路官兵来救,宋江都用奔雷车掩过去,那两路官兵那里放得,...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