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檀溪竹木装舰,宣毅将军、南兗州县令

日期:2019-09-30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简文帝

○梁萧衍

太宗简文皇帝,讳纲,字世缵,小字六通,高祖第三子,昭明太子母弟也。天 监二年十月丁未,生于显阳殿。五年,封晋安王,食邑八千户。八年,为云麾将军, 领石头戍军事,量置佐吏。九年,迁使持节、都督南北兗、青、徐、冀五州诸军事、 宣毅将军、南兗州刺史。十二年,入为宣惠将军、丹阳尹。十三年,出为使持节、 都督荆、雍、梁、南北秦、益、宁七州诸军事、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将军如故。 十四年,徙为都督江州诸军事、云麾将军、江州刺史,持节如故。十七年,征为西 中郎将、领石头戍军事,寻复为宣惠将军、丹阳尹,加侍中。普通元年,出为使持 节、都督益、宁、雍、梁、南北秦、沙七州诸军事、益州刺史;未拜,改授云麾将 军、南徐州刺史。四年,徙为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 随郡诸军事,平西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五年,进号安北将军。七年,权进 都督荆、益、南梁三州诸军事。是岁,丁所生穆贵嫔丧,上表陈解,诏还摄本任。 中大通元年,诏依先给鼓吹一部。二年,征为都督南扬、徐二州诸军事、骠骑将军、 扬州刺史。三年四月乙巳,昭明太子薨。五月丙申,诏曰:“非至公无以主天下, 非博爱无以临四海。所以尧舜克让,惟德是与;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格于上下, 光于四表。今岱宗牢落,天步艰难,淳风犹郁,黎民未乂,自非克明克哲,允武允 文,岂能荷神器之重,嗣龙图之尊。晋安王纲,文义生知,孝敬自然,威惠外宣, 德行内敏,群后归美,率土宅心。可立为皇太子。”七月乙亥,临轩策拜,以修缮 东宫,权居东府。四年九月,移还东宫。

梁书卷第四

《梁书》曰:高祖武皇帝讳衍,字叔达,小字练儿,兰陵中都里人,汉相国何之后也。皇考讳顺之,齐高帝族弟也。参预佐命,封临湘县侯。高祖以宋大明八年生於秣陵同夏里三桥宅。生而有奇异,两胯骈骨,顶上隆起,有文在右手曰"武"。帝及长,博学多诵,好筹略,有文武才干,时流名辈咸推许焉。所居室常若云气,人或遇者,体辄肃然。起家巴陵王南中郎法曹,迁卫将军王俭东阁祭酒。俭一见,深相器异,谓庐江何宪曰:"此萧郎三十内当作侍中,出此则贵不可言。"竟陵王子良开西邸,招文学,高祖与沈约、谢朓、王融等并游焉。隆昌初,明帝辅政,起高祖为宁朔将军,镇寿春。除太子庶子,给事黄门侍郎,入直殿省。预萧谌等定策勋,封建阳县男,邑三百户。

太清三年五月丙辰,高祖崩。辛巳,即皇帝位。诏曰:“朕以不造,夙丁闵凶。 大行皇帝奄弃万国,攀慕号絺,厝身靡所。猥以寡德,越居民上,茕茕在疚,罔知 所托,方赖籓辅,社稷用安。谨遵先旨,顾命遗泽,宜加亿兆。可大赦天下。”壬 午,诏曰:“育物惟宽,驭民惟惠,道著兴王,本非隶役。或开奉国,便致擒虏, 或在边疆,滥被抄劫。二邦是竞,黎元何罪!朕以寡昧,创承鸿业,既临率土,化 行宇宙,岂欲使彼独为匪民。诸州见在北人为奴婢者,并及妻儿,悉可原放。”癸 未,追谥妃王氏为简皇后。六月丙戌,以南康嗣王会理为司空。丁亥,立宣城王大 器为皇太子。壬辰,封当阳公大心为寻阳郡王,石城公大款为江夏郡王,宁国公大 临为南海郡王,临城公大连为南郡王,西豊公大春为安陆郡王,新涂公大成为山阳 郡王,临湘公大封为宜都郡王。秋七月甲寅,广州刺史元景仲谋应侯景,西江督护 陈霸先起兵攻之,景仲自杀,霸先迎定州刺史萧勃为刺史。戊辰,以吴郡置吴州, 以安陆王大春为刺史。庚午,以司空南康嗣王会理兼尚书令,南海王大临为扬州刺 史,新兴王大庄为南徐州刺史。是月,九江大饥,人相食十四五。八月癸卯,征东 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萧渊藻薨。冬十月丁未,地震。十二月,百济 国遣使献方物。

本纪第四  简文帝

建武二年,魏遣将刘昶、王肃帅众寇司州,高祖为冠军将军,帅所领自外进战。魏军表里受敌,乃弃围退走。军罢,以高祖为右军晋安王司马、淮陵太守。还为太子中庶子,领军羽林监。顷之,出镇石头。

大宝元年春正月辛亥朔,以国哀不朝会。诏曰:“盖天下者,至公之神器,在 昔三五,不获已而临莅之。故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轩冕之华,傥来之一物。太 祖文皇帝含光大之量,启西伯之基。高祖武皇帝道洽二仪,智周万物。属齐季荐瘥, 彝伦剥丧,同气离入苑之祸,元首怀无厌之欲,乃当乐推之运,因亿兆之心,承彼 掎角,雪兹仇耻。事非为己,义实从民。故功成弗居,卑宫菲食,大慈之业普薰, 汾阳之诏屡下。于兹四纪,无得而称。朕以寡昧,哀茕孔棘,生灵已尽,志不图全, 僶俛视阴,企承鸿绪。悬旌履薄,未足云喻。痛甚愈迟,谅暗弥切。方当玄默在躬, 栖心事外。即王道未直,天步犹艰,式凭宰辅,以弘庶政。履端建号,仰惟旧章。 可大赦天下,改太清四年为大宝元年。”丁巳,天雨黄沙。己未,太白经天,辛酉 乃止。西魏寇安陆,执司州刺史柳仲礼,尽没汉东之地。丙寅,月昼见。癸酉,前 江都令祖皓起义,袭广陵,斩贼南兗州刺史董绍先。侯景自帅水步军击皓。二月癸 未,景攻陷广陵,皓等并见害。丙戌,以安陆王大春为东扬州刺史。省吴州,如先 为郡。诏曰:“近东垂扰乱,江阳纵逸。上宰运谋,猛士雄奋,吴、会肃清,济、 兗澄谧,京师畿内,无事戎衣。朝廷达宫,斋内左右,并可解严。”乙巳,以尚书 仆射王克为左仆射。是月,邵陵王纶自寻阳至于夏口,郢州刺史南平王恪以州让纶。 丙午,侯景逼太宗幸西州。夏五月庚午,征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鄱阳嗣王范薨。 自春迄夏,大饥,人相食,京师尤甚。六月辛巳,以南郡王大连行扬州事。庚子, 前司州刺史羊鸦仁自尚书省出奔西州。秋七月戊辰,贼行台任约寇江州,刺史寻阳 王大心以州降约。是月,以南郡王大连为江州刺史。八月甲午,湘东王绎遣领军将 军王僧辩率众逼郢州。乙亥,侯景自进位相国,封二十郡为汉王。邵陵王纶弃郢州 走。冬十月乙未,侯景又逼太宗幸西州曲宴,自加宇宙大将军、都督六合诸军事。 立皇子大钧为西阳郡王,大威为武宁郡王,大球为建安郡王,大昕为义安郡王,大 挚为绥建郡王,大圜为乐梁郡王。壬寅,景害南康嗣王会理。十一月,任约进据西 阳,分兵寇齐昌,执衡阳王献送京师,害之。湘东王绎遣前宁州刺史徐文盛督众军 拒约。南郡王前中兵张彪起义于会稽若邪山,攻破浙东诸县。

  太宗简文皇帝,讳纲,字世缵,小字六通,高祖第三子,昭明太子母弟也。天监二年十月丁未,生于显阳殿。五年,封晋安王,食邑八千户。八年,为云麾将军,领石头戍军事,量置佐吏。九年,迁使持节、都督南北兗、青、徐、冀五州诸军事、宣毅将军、南兗州刺史。十二年,入为宣惠将军、丹阳尹。十三年,出为使持节、都督荆、雍、梁、南北秦、益、宁七州诸军事、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将军如故。十四年,徙为都督江州诸军事、云麾将军、江州刺史,持节如故。十七年,征为西中郎将、领石头戍军事,寻复为宣惠将军、丹阳尹,加侍中。普通元年,出为使持节、都督益、宁、雍、梁、南北秦、沙七州诸军事、益州刺史;未拜,改授云麾将军、南徐州刺史。四年,徙为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平西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五年,进号安北将军。七年,权进都督荆、益、南梁三州诸军事。是岁,丁所生穆贵嫔丧,上表陈解,诏还摄本任。中大通元年,诏依先给鼓吹一部。二年,征为都督南扬、徐二州诸军事、骠骑将军、扬州刺史。三年四月乙巳,昭明太子薨。五月丙申,诏曰:「非至公无以主天下,非博爱无以临四海。所以尧舜克让,惟德是与;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格于上下,光于四表。今岱宗牢落,天步艰难,淳风犹郁,黎民未乂,自非克明克哲,允武允文,岂能荷神器之重,嗣龙图之尊。晋安王纲,文义生知,孝敬自然,威惠外宣,德行内敏,群后归美,率土宅心。可立为皇太子。」七月乙亥,临轩策拜,以修缮东宫,权居东府。四年九月,移还东宫。

四年,魏帝自率大众寇雍州,明帝令高祖赴援。又遣崔惠景督诸军,高祖等并受节度。明年三月,惠景与高祖进行邓城,魏主率十万馀骑奄至。惠景军死伤略尽,惟高祖全师而归。俄以高祖行雍州府事。

二年春二月,邵陵王纶走至安陆董城,为西魏所攻,军败,死。三月,侯景自 帅众西寇。丁未,发京师,自石头至新林,舳舻相接。四月,至西阳。乙亥,景分 遣伪将宋子仙、任约袭郢州。丙子,执刺史萧方诸。闰月甲子,景进寇巴陵,湘东 王绎所遣领军将军王僧辩连战不能克。五月癸未,湘东王驿遣游击将军胡僧祐、信 州刺史陆法和援巴陵,景遣任约帅众拒援军。六月甲辰,僧祐等击破任约,擒之。 乙巳,景解围宵遁,王僧辩督众军追景。庚申,攻鲁山城,克之,获魏司徒张化仁、 仪同门洪庆。辛酉,进围郢州,下之,获贼帅宋子仙等。鄱阳王故将侯瑱起兵,袭 伪仪同于庆于豫章,庆败走。秋七月丁亥,侯景还至京师。辛丑,王僧辩军次湓城, 贼行江州事范希荣弃城走。八月丙午,晋熙人王僧振、郑宠起兵袭郡城,伪晋州刺 史夏侯威生、仪同任延遁走。戊午,侯景遣卫尉卿彭俊、厢公王僧贵率兵入殿,废 太宗为晋安王,幽于永福省。害皇太子大器、寻阳王大心、西阳王大钧、武宁王大 威、建平王大球、义安王大昕及寻阳王诸子二十人。矫为太宗诏,禅于豫章嗣王栋, 大赦改年。遣使害南海王大临于吴郡,南郡王大连于姑孰,安陆王大春于会稽,新 兴王大庄于京口。冬十月壬寅,帝谓舍人殷不害曰:“吾昨夜梦吞土,卿试为我思 之。”不害曰:“昔重耳馈塊,卒还晋国。陛下所梦,得符是乎。”及王伟等进觞 于帝曰:“丞相以陛下忧愤既久,使臣上寿。”帝笑曰:“寿酒,不得尽此乎?” 于是并赉酒肴、曲项琵琶,与帝饮。帝知不免,乃尽酣,曰:“不图为乐一至于斯!” 既醉寝,伟乃出,俊进土囊,王修纂坐其上,于是太宗崩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九。 贼伪谥曰明皇帝,庙称高宗。

  太清三年五月丙辰,高祖崩。辛巳,即皇帝位。诏曰:「朕以不造,夙丁闵凶。大行皇帝奄弃万国,攀慕号絺,厝身靡所。猥以寡德,越居民上,茕茕在疚,罔知所托,方赖籓辅,社稷用安。谨遵先旨,顾命遗泽,宜加亿兆。可大赦天下。」壬午,诏曰:「育物惟宽,驭民惟惠,道著兴王,本非隶役。或开奉国,便致擒虏,或在边疆,滥被抄劫。二邦是竞,黎元何罪!朕以寡昧,创承鸿业,既临率土,化行宇宙,岂欲使彼独为匪民。诸州见在北人为奴婢者,并及妻儿,悉可原放。」癸未,追谥妃王氏为简皇后。六月丙戌,以南康嗣王会理为司空。丁亥,立宣城王大器为皇太子。壬辰,封当阳公大心为寻阳郡王,石城公大款为江夏郡王,宁国公大临为南海郡王,临城公大连为南郡王,西豊公大春为安陆郡王,新涂公大成为山阳郡王,临湘公大封为宜都郡王。秋七月甲寅,广州刺史元景仲谋应侯景,西江督护陈霸先起兵攻之,景仲自杀,霸先迎定州刺史萧勃为刺史。戊辰,以吴郡置吴州,以安陆王大春为刺史。庚午,以司空南康嗣王会理兼尚书令,南海王大临为扬州刺史,新兴王大庄为南徐州刺史。是月,九江大饥,人相食十四五。八月癸卯,征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萧渊藻薨。冬十月丁未,地震。十二月,百济国遣使献方物。

明帝崩,东昏即位,始安王遥光、徐孝嗣、江祀更直内省,分日帖敕。高祖闻之,谓从舅张弘策曰:"政出多门,乱其阶矣。"时高祖长兄懿罢益州还,仍行郢州事,乃使弘策诣郢,陈计於懿曰:"若隙开衅起,必中外土崩。今得守外藩,幸图身计。郢州控带荆湘,西注汉沔,雍州士马,呼吸数万,虎视其间,以观天下,此盖万全之策。如不早图之,悔无及也。"懿闻之色变,心不之许。弘策还。是岁,至襄阳,於是潜造器械,多伐竹木,沉於檀溪,密为舟装之备。

明年,三月癸丑,王僧辩率前百官奉梓宫升朝堂,世祖追崇为简文皇帝,庙曰 太宗。四月乙丑,葬庄陵。

  大宝元年春正月辛亥朔,以国哀不朝会。诏曰:「盖天下者,至公之神器,在昔三五,不获已而临莅之。故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轩冕之华,傥来之一物。太祖文皇帝含光大之量,启西伯之基。高祖武皇帝道洽二仪,智周万物。属齐季荐瘥,彝伦剥丧,同气离入苑之祸,元首怀无厌之欲,乃当乐推之运,因亿兆之心,承彼掎角,雪兹仇耻。事非为己,义实从民。故功成弗居,卑宫菲食,大慈之业普薰,汾阳之诏屡下。于兹四纪,无得而称。朕以寡昧,哀茕孔棘,生灵已尽,志不图全,僶俛视阴,企承鸿绪。悬旌履薄,未足云喻。痛甚愈迟,谅暗弥切。方当玄默在躬,栖心事外。即王道未直,天步犹艰,式凭宰辅,以弘庶政。履端建号,仰惟旧章。可大赦天下,改太清四年为大宝元年。」丁巳,天雨黄沙。己未,太白经天,辛酉乃止。西魏寇安陆,执司州刺史柳仲礼,尽没汉东之地。丙寅,月昼见。癸酉,前江都令祖皓起义,袭广陵,斩贼南兗州刺史董绍先。侯景自帅水步军击皓。二月癸未,景攻陷广陵,皓等并见害。丙戌,以安陆王大春为东扬州刺史。省吴州,如先为郡。诏曰:「近东垂扰乱,江阳纵逸。上宰运谋,猛士雄奋,吴、会肃清,济、兗澄谧,京师畿内,无事戎衣。朝廷达宫,斋内左右,并可解严。」乙巳,以尚书仆射王克为左仆射。是月,邵陵王纶自寻阳至于夏口,郢州刺史南平王恪以州让纶。丙午,侯景逼太宗幸西州。夏五月庚午,征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鄱阳嗣王范薨。自春迄夏,大饥,人相食,京师尤甚。六月辛巳,以南郡王大连行扬州事。庚子,前司州刺史羊鸦仁自尚书省出奔西州。秋七月戊辰,贼行台任约寇江州,刺史寻阳王大心以州降约。是月,以南郡王大连为江州刺史。八月甲午,湘东王绎遣领军将军王僧辩率众逼郢州。乙亥,侯景自进位相国,封二十郡为汉王。邵陵王纶弃郢州走。冬十月乙未,侯景又逼太宗幸西州曲宴,自加宇宙大将军、都督六合诸军事。立皇子大钧为西阳郡王,大威为武宁郡王,大球为建安郡王,大昕为义安郡王,大挚为绥建郡王,大圜为乐梁郡王。壬寅,景害南康嗣王会理。十一月,任约进据西阳,分兵寇齐昌,执衡阳王献送京师,害之。湘东王绎遣前宁州刺史徐文盛督众军拒约。南郡王前中兵张彪起义于会稽若邪山,攻破浙东诸县。

二年冬,懿被害信至,高祖密召长史王茂、中兵吕僧珍等谋之。以十一月召僚佐集於厅事,谓之曰:"昔武王会盟津,皆曰纣可伐。今昏主恶稔,穷虐极暴,诛戮朝贤,罕有遗育,生人涂炭,天命殛之。卿等同心疾恶,共兴义举,公侯将相,良在兹日,各尽勋效,我不食言。"是日建牙。於是收集得甲士万馀人,马千馀匹,船三百艘,出檀溪竹木装舰。

初,太宗见幽絷,题壁自序云:“有梁正士兰陵萧世缵,立身行道,终始如一,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弗欺暗室,岂况三光,数至于此,命也如何!”又为《连珠》 二首,文甚凄怆。太宗幼而敏睿,识悟过人,六岁便属文,高祖惊其早就,弗之信 也。乃于御前面试,辞采甚美。高祖叹曰:“此子,吾家之东阿。”既长,器宇宽 弘,未尝见愠喜。方颊豊下,须鬓如画,眄睐则目光烛人。读书十行俱下。九流百 氏,经目必记;篇章辞赋,操笔立成。博综儒书,善言玄理。自年十一,便能亲庶 务,历试蕃政,所在有称。在穆贵嫔忧,哀毁骨立,昼夜号泣不绝声,所坐之席, 沾湿尽烂。在襄阳拜表北伐,遣长史柳津、司马董当门,壮武将军杜怀宝、振远将 军曹义宗等众军进讨,克平南阳、新野等郡,魏南荆州刺史李志据安昌城降,拓地 千余里。及居监抚,多所弘宥,文案簿领,纤毫不可欺。引纳文学之士,赏接无倦, 恒讨论篇籍,继以文章。高祖所制《五经讲疏》,尝于玄圃奉述,听者倾朝野。雅 好题诗,其序云:“余七岁有诗癖,长而不倦。”然伤于轻艳,当时号曰“宫体”。 所著《昭明太子传》五卷,《诸王传》三十卷,《礼大义》二十卷,《老子义》二 十卷,《庄子义》二十卷,《长春义记》一百卷,《法宝连璧》三百卷,并行于世 焉。

  二年春二月,邵陵王纶走至安陆董城,为西魏所攻,军败,死。三月,侯景自帅众西寇。丁未,发京师,自石头至新林,舳舻相接。四月,至西阳。乙亥,景分遣伪将宋子仙、任约袭郢州。丙子,执刺史萧方诸。闰月甲子,景进寇巴陵,湘东王绎所遣领军将军王僧辩连战不能克。五月癸未,湘东王驿遣游击将军胡僧祐、信州刺史陆法和援巴陵,景遣任约帅众拒援军。六月甲辰,僧祐等击破任约,擒之。乙巳,景解围宵遁,王僧辩督众军追景。庚申,攻鲁山城,克之,获魏司徒张化仁、仪同门洪庆。辛酉,进围郢州,下之,获贼帅宋子仙等。鄱阳王故将侯瑱起兵,袭伪仪同于庆于豫章,庆败走。秋七月丁亥,侯景还至京师。辛丑,王僧辩军次湓城,贼行江州事范希荣弃城走。八月丙午,晋熙人王僧振、郑宠起兵袭郡城,伪晋州刺史夏侯威生、仪同任延遁走。戊午,侯景遣卫尉卿彭俊、厢公王僧贵率兵入殿,废太宗为晋安王,幽于永福省。害皇太子大器、寻阳王大心、西阳王大钧、武宁王大威、建平王大球、义安王大昕及寻阳王诸子二十人。矫为太宗诏,禅于豫章嗣王栋,大赦改年。遣使害南海王大临于吴郡,南郡王大连于姑孰,安陆王大春于会稽,新兴王大庄于京口。冬十月壬寅,帝谓舍人殷不害曰:「吾昨夜梦吞土,卿试为我思之。」不害曰:「昔重耳馈塊,卒还晋国。陛下所梦,得符是乎。」及王伟等进觞于帝曰:「丞相以陛下忧愤既久,使臣上寿。」帝笑曰:「寿酒,不得尽此乎?」于是并赉酒肴、曲项琵琶,与帝饮。帝知不免,乃尽酣,曰:「不图为乐一至于斯!」既醉寝,伟乃出,俊进土囊,王修纂坐其上,于是太宗崩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九。贼伪谥曰明皇帝,庙称高宗。

东昏以刘山阳为巴西太守,配精兵三千,使过荆州就行事萧颖胄以袭襄阳。颖胄伏甲斩之,送首於高祖。仍以南康王尊号之议来告,且曰:"时月未到,当须来年二月;遽便进兵,恐非庙算。"高祖答曰:"所藉义心,一时骁锐,事事相接,犹恐疑怠,天时人谋,有何不利,处分已定,安可中息?"

史臣曰:太宗幼年聪睿,令问夙标,天才纵逸,冠于今古。文则时以轻华为累, 君子所不取焉。及养德东朝,声被夷夏,洎乎继统,实有人君之懿矣。方符文、景, 运钟《屯》、《剥》,受制贼臣,弗展所蕴,终罹怀、愍之酷,哀哉!

  明年,三月癸丑,王僧辩率前百官奉梓宫升朝堂,世祖追崇为简文皇帝,庙曰太宗。四月乙丑,葬庄陵。

三年二月,南康王为相国,以高祖为征东将军。高祖发襄阳,移檄京邑。高祖至竟陵,命长史王茂与太守曹景宗为前军,轻兵济江,逼郢城。张冲出军迎战,茂等邀击,大破之。三月,南康王即帝位於江陵,改永元三年为中兴元年。遥废东昏为涪陵王。以高祖为尚书左仆射,加征东将军、都督征讨诸军事、假黄钺。五月,东昏遣宁朔将军吴子阳等救郢州。六月,子阳进据加湖,去郢三十里,傍山带水,筑垒以自固。七月,高祖命王茂潜师袭加湖。俄而大溃,子阳窜走,众尽溺於江,王茂虏其馀而旋。郢城主程茂以城降。高祖又遣军主唐修期攻隋郡,并克之。司州刺史王僧景遣子入质。司部悉平。八月,天子遣黄门劳军。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初,太宗见幽絷,题壁自序云:「有梁正士兰陵萧世缵,立身行道,终始如一,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弗欺暗室,岂况三光,数至于此,命也如何!」又为《连珠》二首,文甚凄怆。太宗幼而敏睿,识悟过人,六岁便属文,高祖惊其早就,弗之信也。乃于御前面试,辞采甚美。高祖叹曰:「此子,吾家之东阿。」既长,器宇宽弘,未尝见愠喜。方颊豊下,须鬓如画,眄睐则目光烛人。读书十行俱下。九流百氏,经目必记;篇章辞赋,操笔立成。博综儒书,善言玄理。自年十一,便能亲庶务,历试蕃政,所在有称。在穆贵嫔忧,哀毁骨立,昼夜号泣不绝声,所坐之席,沾湿尽烂。在襄阳拜表北伐,遣长史柳津、司马董当门,壮武将军杜怀宝、振远将军曹义宗等众军进讨,克平南阳、新野等郡,魏南荆州刺史李志据安昌城降,拓地千余里。及居监抚,多所弘宥,文案簿领,纤毫不可欺。引纳文学之士,赏接无倦,恒讨论篇籍,继以文章。高祖所制《五经讲疏》,尝于玄圃奉述,听者倾朝野。雅好题诗,其序云:「余七岁有诗癖,长而不倦。」然伤于轻艳,当时号曰「宫体」。所著《昭明太子传》五卷,《诸王传》三十卷,《礼大义》二十卷,《老子义》二十卷,《庄子义》二十卷,《长春义记》一百卷,《法宝连璧》三百卷,并行于世焉。

八月,诏高祖平定东夏,并以便宜从事。是月,豫州刺史申胄弃姑熟走,大军进据之,遣曹景宗、萧颖达领马步进顿江宁。东昏遣李居士率步军迎战,景宗击走之。大军次新林,命王茂进据越城,曹景宗据皂荚桥。十月,东昏又遣征虏将军王珍国等列阵於航南大路,精手利器,尚万人。阉人张伥子持白虎幡督率诸军。王茂、曹景宗等掎角奔之,鼓噪震天地。珍国之众,一时土崩,诸军望之皆溃。茂军追至宣阳门,李居士以新亭垒、徐元瑜以东府城降,石头、白下诸军并宵溃。高祖镇石头,命诸军围六门。东昏悉焚烧门内,驱逼营府署官并入城,有众二十万。青州刺史桓和绐东昏出战,因以众来降。高祖令诸军筑长围。

  史臣曰:太宗幼年聪睿,令问夙标,天才纵逸,冠于今古。文则时以轻华为累,君子所不取焉。及养德东朝,声被夷夏,洎乎继统,实有人君之懿矣。方符文、景,运钟《屯》、《剥》,受制贼臣,弗展所蕴,终罹怀、愍之酷,哀哉!

十二月,卫尉张稷、北徐州刺史王珍国斩东昏,送首茂师。高祖命吕僧珍勒兵封府库及图籍,收嬖妾潘淑妃及凶党王咺之以下四十八人属吏。宣德皇后令追废涪陵王为东昏侯,依汉海昏侯故事。授高祖中书监、都督扬徐二州诸军事、大司马、录尚书,骠骑大将军、扬州刺史,封建安郡公,食邑万户,给班剑四十人,黄钺、侍中、征讨诸军事并如故。高祖入屯阅武堂,下令大赦。二年,天子遣慰劳京邑。赠高祖散骑常侍、左光禄大夫,考侍中丞相。宣德皇后临朝,入居内殿。诏进高祖都督中外诸军事,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加前后部羽葆鼓吹。置左右长史、司马、从事中郎、掾、属各四人。又诏进相国,总百揆,扬州刺史,封十郡为梁公,备九锡之礼。高祖固辞。二月,进梁公爵为王,以豫州之南谯、庐江、永嘉等十郡益梁国,并前为二十郡。三月,命王冕十有二旒,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跸。景辰,齐帝禅位於梁,高祖谦让不受。太史令蒋道秀陈天文符谶六十四条,并明著;群臣固请,乃从之。

四月景寅,高祖即皇帝位於南郊,设坛,柴燎,告类於天。大赦,改齐中兴二年为天监元年。封齐帝为巴陵王。八月,诏中书监王莹等八人参定律令。十一月,立皇子统为皇太子。四年正月,诏"九流常选,年未三十,不通一经,不得解褐。若有才同甘、颜,勿限年次。"是岁,大穰,米斛三十。五年三月,魏宣武帝从弟翼率其诸弟来降。陈伯之自寿阳率众归降。八年正月,舆驾亲祠南郊,赦天下。九年三月,幸国子学,亲临讲肆,诏"皇太子及王侯之子年在从师者,可令入学。"十年,亲祠南郊,大赦。三月,邓〈月析〉以昫山引魏军,遣镇远将军马仙琕(按《梁书》,朗名仙婢,及长以婢名不典,遂去女从琕,补鼎切,字书又音骈。)讨之。十月,马仙琕大破魏军,斩馘十馀万,复克昫山城。十八年,亲祠南郊。

普通元年正月,改元,大赦。五年六月,龙斗於曲阿王陂,因西行至建陵城,所经处树木倒折。七年,赦死罪已下。大通元年三月,幸同泰寺舍身。甲戌,还宫,赦天下,改元。二年十月,以魏北海王元颢为魏主,遣东宫直阁将军陈庆之卫送还北。魏豫州刺史邓献以地内属。中大通元年九月,幸同泰寺舍身,公卿以下以钱一亿万奉赎。十月,舆驾还宫,大赦,改元。三年十月,幸同泰寺,升法座,为四部众说大般若涅盘经义。六年春,亲耕籍田。四月,荧惑在南斗。大同元年正月,改元,大赦。二年三月,诏"文武在位,举尔所知,公侯将相,随才擢用。"十年三月,幸兰陵,谒建宁陵。十一年四月,魏遣使来聘。中大同元年四月,於同泰寺讲说法会。大赦,改元。十月,以前东扬州刺史岳阳王詧为雍州刺史。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出檀溪竹木装舰,宣毅将军、南兗州县令

关键词: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诸行人因验尸受财,方可给

凡邻县有尸在山林荒僻处,经久损坏,无皮肉,本县已作病死检了,却牒邻县覆。盖为他前检不明,于心未安,相攀...

详细>>

【用法用量】每服1丸,川芎(二两上为细末

古典工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评释出处 【效用主要治疗】顺气宁心,辟寒养正气。主...

详细>>

伤损痕迹多在脑上及脑后,写作课第二节课作业

凡被雷震死者,其尸肉色焦黄,浑身软黑,两手拳散,口开眼HT,耳后发际焦黄,头髻披散,烧着处皮肉紧硬而挛缩。...

详细>>

湘州刺史河东王誉拒不遣,高祖闻之

窃以嵩岳既峻,山川出云;大国有蕃,申甫惟翰。岂非皇建斯极,以位为宝;圣教辨方,慎名与器。是知太尉佐帝,...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