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思是老大是伯,老大在前

日期:2020-01-30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涂扬,沔阳下查人。父早亡故,母健在;姊妹四人,一姐三兄弟。涂扬在姊妹中,排行老三。兄弟中排行老二;姐已出嫁。兄弟中,独涂扬自己一人结婚,成家,生一子,单家另过。
  老大老三,均未成家。问其缘故?不知详情。只晓一些陈年往事。
  老大开家美容店。老大也曾谈得一邹姓女子。相处一年了。都到要谈婚论嫁季节了。却不知何故,老大掏出剃刀,划破邹姓女子咽喉,血流如泉涌。
  此时,二人正在花前月下,你浓我浓时节。
  邹姓女子不甘就此殒命。双手紧捂创处,没命往塆子中跑。口中嘿嘿声不断。
  此时,塆子里人正在自家门前纳凉。听得声音,一时嘈吼起来。见此,即刻雇车送去医院。
  幸亏发现得早,抢救及时,才使性命无虑。可脖颈处,终是留下一道疤痕。
  此后,再没听说老大又谈女子。
  而所幸所伤女子,皆因街坊,涂扬又出面说合,终是免除一切后遗烦恼。
  老大也因此,半年未在家中露面。
  老三人手勤快,卖菜为业。人也忠厚。可惜,只因长在深山中,至今未逢识宝人。尚待选秀中。明珠总在暗尘里。
  涂扬初中毕业,无力继续深造。回到家中,涂扬也无意垄上。终日只在塆子周边游荡。有心想行走更远些,却因年岁太小,无多大胆量,只得耐着性子,继续观赏已烦厌多时的风物了。
  此年,涂扬才仅一十四岁。身高也仅一米五六。
  过了两年,涂扬已一十有六了。身长也拔高一大截了。已有一米六五了。此时的涂扬,出来进去,已今非昔比了。再也不是孤身一人,形单影只了。都犹如首长,前呼后拥了。渐渐的,也开始向外扩张了。方圆都有二三十里了。离那繁华城镇一一仙桃,也只一步之遥了。
  涂扬眺望远处的高楼大厦,涂扬的心中,更是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了。在乡村,在么闹腾,充其量也仅是个“土油子”。要想脱去前头那个“土”字,还只有去那大海里脱胎换骨。这一念头,竟成涂扬的梦中奋斗目标了。
  涂扬也不急于一时,先稳固了根基在说。
  此时的涂扬,在也不在家中吃喝了。每日午时,傍晚,自有兄弟们记挂在心里了。到时,也自有人呼喊了。至干家,也只是偶尔的事情了。犹如旅店,有时光顾罢了。
  家人问及,涂扬也只笑笑,并不作答。只老大有时笑着提醒,有么头疼事,言语一声。二十个以下,没得问题。
  可见,老大比涂扬混的更加开放。
  涂扬也只笑笑,转身离去。临走,涂扬饶有深意地看了老大一眼,提醒道,莫吃了花生米。
  老大一愣,望着远去的涂扬,老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可见,老大的一举一动,老二涂扬尽收心底了。
  涂扬蛰伏了两年,终还是经不住城镇上,那灯红酒绿的诱惑,终还是去了。人马竟有二三十呃。却也没有就此去了中心城区。也只在刘潭一带活动了。之所以不想进驻,实则有慢慢蚕食的意味在里面了。
  看来,这个涂扬,书读的不高,却也蛮懂得一点军事学。也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了。
  81年,去了何李。下半年,去了钱沟。
  83年,东桥,西桥,都有名气了。
  从此,涂扬专心经营镇上了。所得到的回报,较之以往,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了。
  涂扬虽如此闹腾,但有几点是不涉足的。也禁止众兄弟们涉足。倘有触犯,自已卷铺盖走人。
  那就是抢劫,强奸,偷盗。也就是蛮逗大众厌恶的事情,一律不允许了。
  至于老地方,涂扬也叫人看管着。到时要是混栽了,连个退路都没得了,那么活呢?
  看来,这个涂扬还真是个人才了。
  可惜,生长在和平年间。要是战争年节,不是一方枭雄,也是一方霸主了。
  84年,涂扬一如往昔,带着一帮兄弟,在街上晃悠。老远就听见有人叫他的名讳。好在众兄弟中,没一人晓得涂扬的真名。都只晓得涂老二。涂扬交待了几句,站住了。等那人走近了,涂扬才看清,原来,是自家姐夫。
  姐夫气力巴吼跑来,站定,看着涂扬,喘息着说,都找几天了。
  涂扬也不答话,只拿双眼晴,疑惑地看着姐夫。
  姐夫也不管这些,一把拉着涂扬的胳膊,焦急地催促,快走快走。
  涂扬却站着没动。还是疑惑地看着姐夫。
  姐夫说,老大都走多时了。去武汉学美容去了。
  涂扬好奇地问,为么家嘚?
  姐夫这才省悟。一拍大腿,说,看我急的。说完,又四处瞅了眼,小声说,要严打了。
  涂扬惊问,真?
  姐夫肯定地点了点头。又说,已安排好了。我一个亲戚,在武汉搞建筑。说完,掏出张纸,递给涂扬。
  涂扬看了眼,问,这么暂?
  姐夫说,就这一两日的事。快走。快走。边说,边拖着涂扬,往车站方向走去。
  涂扬竟出奇的顺从。
  等涂扬上了车,开出老远,身后,传来阵阵警笛声。
  严打开始了。
  涂扬听着身后的警笛声,身上,已惊出冷汗。要是……,涂扬都不敢往下想了。
  涂扬坐在车上,擦了把面上的汗水,心中暗自发誓,再也不能这样过日月了。      

一家有兄弟数人,在给他们起名字的时候,有意用上“伯、仲、叔、季”等字,以示长幼有序;这种习惯作法,如果从西周初年算起,在我国至少已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从前,有个举人,养了三个儿子,老大是个书呆子,说起话来,三句不离之乎者也;老三是个霹雳火,脾气暴躁,直性子;老二呢!是条洞里赤练蛇,刁钻奸滑,一肚子坏念头。

“伯仲”两字连用,表示相差不多,难分高下,成语有“不相伯仲、伯仲之间”。

第二天,三兄弟祭孔去了。老二一路走,一路想:老头子一死,留下的家产,势必要三人平分,要是让我一人独吞,这多称心。但一想,老大好欺,老三难服。怎么办呢?一转念,生出一条奸计。

其中,老大伯邑考称"伯",老二武王发和老四周公旦用了尊称,其他从老三管叔鲜一直排到老九康叔封,全用"叔"字,老幺称"季"。

老举人又问:你为何不能作证?老大说:三人祭孔,孩儿按例跪在最前,不敢后顾,所以未曾见得。老举人一听,对呀!此话说得有理。便用手指了指老二,老二想,父亲定有什么吩咐,便满脸堆笑,把耳朵凑近父亲。哪晓得,老二刚把头伸过去,老举人一巴掌,已辣豁豁地打在老二的脸上。这一记,打得老二眼前金星直冒。老举人开口骂道:畜生,你在老三之前,背上又没长眼睛,怎么晓得老三东张西望?老二被问得张口结舌,再也没话可说。老举人又说:这狗奴才毫无人性,我还未断气,便不认手足;倘若我死了,这奴才还有谁管束得住!快把这奴才撵出门去!”

未婚女子为了加以区别,一般在姓前冠以孟、仲、叔、季,用以表示老大、老二、老三、老幺这种排行。如古书所记孟姜、仲子、叔姬、季某,意即姜家的大女儿,子家的二女儿,姬家的三姑娘,某家的幺姑(哭倒长城的孟姜女并不姓孟,而是姜家的大女儿)。

坏心眼的老二被赶出家门,不管怎样哭求,谁也不再去理他。

1、伯,老大也,是家里把持家政的,如果是王室子弟,那就是主持国政的。因此,周文王的长子,传说中那位被苏妲己害死的王子,名字就是伯邑考。

有一年,老举人得了病,卧床不起了。他把三个儿子叫到身边,说:我眼看不中用了,临终前想祭一次孔庙,这事只能由你们三人代我去做了。三个儿子-一应允。

泰伯与二弟仲雍毅然出走南蛮建立了吴国,古公亶父也传位给小儿子季历,最后季历的儿子周文王建立了大周朝。

不到一管烟工夫,已到了孔庙。三兄弟循规蹈矩,老大在前,老二居中,老三随后,在孔子像前的案台下,叩起头来。祭孔一结束,老二就抢先回到家里,进门对老举人说:父亲,老三该死,祭礼不守规矩,东张西望,一点不恭敬。老举人一听,气得七窍冒烟,指着老三,把床沿一拍:畜生,你还不跪下!老三摸不着头脑。爷老子发火,只好先跪下再说。这时,老二在旁边扇风了:老三呀,你我兄弟是受父亲之命去祭孔,你怎好东张西望,难怪老人家发火啊!老三一听,一蹦三尺高:父亲,你听哪个瞎说的?接着,他把祭孔的经过讲了一遍。还说:“不信,你问大哥,他可以作证明。”老举人就问老大。老大吓得呆若木鸡,低头说:“此事乎?非孩儿所能作证也。”

一家有兄弟数人,在给他们起名字的时候,有意用上“伯、仲、叔、季”等字,以示长幼有序;这种习惯作法,如果从西周初年算起,在我国至少已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孟仲叔季

4、季,是最小的。但也有例外,例如汉高祖刘邦,有四兄弟,他排行第三,大哥二哥是刘伯和刘仲,似乎应该称“叔”,但刘邦则被称为刘季,其实他下面还有个弟弟,名字刘交,刘交应该称为季才对。不过刘邦家不是周文王那样的贵族家世,随便乱喊也不会追究法律责任。

一般是老大叫伯,老二叫仲,兄弟多的以后的都能叫叔,老幺叫季。

排行老大也有不用“伯”字而用“孟”字的。有人解释说“嫡长为伯,庶长为孟”,意思是说,古代贵族一夫多妻,如果长子是正妻所生用“伯”字,非正妻所生则用“孟”字,不过事实上似乎并不完全如此。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意思是老大是伯,老大在前

关键词:

在首都太阳公园周边的三个酒家的门口有四个撂

都说女人如花,周媚如果也是一朵花的话一定是一朵罂粟花,李伟这样想,这个女人已经渗进了他的血液里让他欲罢...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三伯便少之甚少讲故事了,烟

自己恶感和文盲说话,他们的话叫人心堵。大大例外,小编怜爱得舍不得放手听她言语,哪怕不讲话,作者也喜悦望...

详细>>

一个贼溜进了局长的办公室,老贼一把拉住他

贰个贼溜进了厅长的办公,翻遍了独具的抽屉、柜子,都还没意识有价值的货色,那让她很深负众望。 贼不甘心就那...

详细>>

他和她及儿子各选了自己喜爱需要的物品拿了就

时空穿越到2025年。 一家人逛超市,他和她及儿子各选了自己喜爱需要的物品拿了就走。 儿子说,这么多东西,我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