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钱和手提式无线电话机都挖出来,刘小儿见那

日期:2020-01-30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劫》之一
  载着我们六七个人离开工厂,拐来拐去,停靠在路灯模糊的一个靠坑的路边。司机熄了火,说是再等几个人。我与妻低语,在远处的灯光的余线里,我昏昏欲睡。半敞的车门钻进寒冬的空气,拉扯着我的精神。
  门打开了,有人上车,同时上来的,是凶恶的命令:“把头低下,不准抬头,把钱和手机都掏出来。”我坐在客车的中后位置,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在脸上挨了一巴掌,妻用手把我的头压下。我的脑子急转,在心里不住地念佛。司机被纠到最后一排,可以听见重重的打,和哀哀的呻吟。我低声告诉妻,把钱藏起来。工资在我兜里,我小心地藏在屁股底下的座位套夹层里。有人走过来了,要手机,我把自己的二手小灵通递出去,没接。我很纳闷,接着,就明白了,人家强盗在嫌弃手机的廉价。前面坐着的同事,都一一被打,王家哥哥,打得最厉害,也最持久,那些人是非要榨出钱来不可,王家哥哥,一共掏了三次钱,每一次都伴随着连绵不绝的暴打,他的弟弟,被打的也很厉害,面脸是血,还有一个老头,很是乖乖地掏出了钱,也挨了几巴掌。手机是都被没收了去,没有机会报警的,再说,那时节,谁敢哪。
  过了几分钟,有走过来,要钱,我事先准备了一点零钱,递了出去,又没接。我傻了,就像是在做梦,还是念了佛的缘故。他们反复的打人,更是增添了我的恐惧,我轻声与妻商量,要不要把钱就给了他们,时间一长,一定要出人命的。我小心地抽出一部分钱,以备不时之需,可是,并没有人再过来勒索。更增加了我的绝望。
  有人大叫警察来了,那帮人速速离去。我夫妻独得安好。
  司机找到了被强盗夺下扔出窗外的车钥匙,车启动了,车内大亮。一片狼藉,包括任何行李。王哥脸上沾了血迹,手轻轻拭着,便一个一个询问状况。他是妻的哥哥的舅子,这客车就是他包的。那王家兄弟是他的同族。
  还有人没有交出手机,王哥报了警,说了什么,我没在意,我是糊涂了心。
  有人上车了,正是要接的人,再往前行,上了一大批的人,车里终于满满当当。我在想,如果先接了这些人,大概强盗就不会有胆上车了吧。
  只是我想。没有说出来,因为,我和妻的保全,也是一个谜。
  终于上了高速,大家才得以放松,纷纷的研究刚才的事故。王哥开始收票钱了。因为先前的几个人都洗劫一空,为了凑足包车钱,我和妻,多出了四十块钱。
  
  《劫》之二
  有一个村子,在村子的中间一道街的南端,——已经离公路不远——有一棵老枣树,树的一个枝杈被折去了,只留短短一截,也枯朽了。但这枯朽的一段,却承担着全村人的安慰,那是一口锈得没了模样的钟。但凡有大事,会有人及时拉响,那根不知换了几回的绳子。那钟声悠扬,能瞬间飘到每个人的耳中,刺激他们的每一根神经。其实这钟已经沉睡了多少年,连最顽皮的孩子,也对它视而不见。然而大树下的碾盘,倒是经常的聚集一群人,说笑,或者谈论国家大事。
  这样的不知过了多少年。枣树的枝杈被勒出了深深的疤。那麻绳随风飘荡,仿佛将春风永远地拴住了。可是有一天天快亮的时候,一阵急迫的钟声,击碎了全村人的好梦。那是一个拾荒的老头,边拉绳子边喊。喊什么,谁也辨不清,除了襁褓里的婴儿,大家慌乱地穿衣。边小心地从一些缝隙里偷窥家里的院子,但是,没有一个人开门并且出门去。只是小心地看,仔细地听。有孩子哭了,赶紧塞了糖果敷衍。
  村子异常安静,除了几处狗叫,除了急迫的钟声,除了那老头的叫骂。他在骂全村子的人,骂得相当难听,有人就在屋子里默默地回骂。还有强壮的青年要开门去打人,终被拦住了。
  钟声停了,骂声变得凄凉,弱了下去,好像远去了。接下来的,是凌乱的撕打叫骂声,令所有屋子里的人不解,好奇心折磨这每一个人。但出去,是万万不行的。
  秒针快活地跳着转圈,人心却在煎熬里等待。终于,一切都安静了,太阳照进了每一家的窗户。给那些在昏暗中的人点亮了勇气,陆陆续续地走出家门,谨慎地靠向那棵老朽的枣树,仿佛平时还要去哪里聚会谈天一样的汇聚。可是没有笑声,也没有什么相互的招呼问安。所有黑色的眼睛,被统一了汇聚在两个沾了许多暗红的的血的人身上,一老一少。老的都认识,少的,好像眼熟,不敢肯定。一个早得了当兵的儿子的探家讯息的壮汉子,勇敢地迈步,脑袋更加勇敢地往前探。
  “儿啊”——手就扯住了那抹绿。
  众人都围了起来,一片此起彼伏的叹息,羞红了天边的早霞。   

听老人们说,从前在离我们村北三里多地,有个村子叫三棵树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就是因为那个村子的村口上有三棵大杨树。那三棵大杨树不但又高又粗,而且长得有点儿怪,这三棵杨树

阿宏走在街上,盘算着今天要怎么办,王哥已经给过他很多次机会了。这次要是再搞砸了,就算是同乡也免不了要挨一顿老拳。
  拳头捏得紧紧地,暗暗下决心,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拿出点威风煞气来,漂漂亮亮的完成王哥交给的任务,让其他弟兄知道阿宏也不是吃白饭的。转过街角,走进一条略显破败的巷子。两侧都是老旧的民房,偶尔的雕梁画栋,诉说着曾经的辉煌。阿宏咬咬牙,看着那破败的木质大门,打算破门而入。这样年代久远的木门绝对当不起他这样壮小伙的一脚,他不担心破不开门,他只是觉得这样会不会太粗暴了?
  “吱呀”正在他犹豫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颗白发苍苍的头伸了出来,看到他明显一愣。阿宏赶紧说,“婆婆,这是李建新的家吗?”老人细心打量了他一会儿,大概觉得他不像什么坏人,把他让进屋里。“老伴儿,来客人了,倒杯茶水。是小新的朋友。”面对两位老人的热情,阿宏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他倒是有些希望老人对他凶恶一点,这样他办起事来也会心安理得一些。二老这样客气反倒让他有些纠结起来。“小哥,你也是来讨债的吧?”老头抽了口烟缓缓开口,“唉!小新不成器啊,在外面欠了那么多钱,家里的家具都快被搬空喽。希望他回来能改,不然老头子死也顺不了气啊。咳咳......”老头太激动了一口烟呛到,咳嗽个不停,阿宏赶紧起身为老人拍背顺气。“阿伯,李建新欠我的钱不多,不着急啊!”阿宏最终还是不忍心逼两位老人还钱,“我呀就是听说建新戒毒去了,来看看您二老有什么困难呢。”看着近乎空荡荡的老房子,阿宏也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东西,可以抵上三万块钱的债务。
  午饭阿宏是在李家吃的,临走时他还把身上最后50块钱给了李老头,叮嘱他去买点药治治他的咳嗽。他吃饱了,一步三摇地向着驻地走去。“你个小比,又没收到钱是吧。”王哥对着他大声咆哮,一个巴掌扇在头上,打了他一个眼冒金星,两耳生鸣。“你个小兔崽子,你要不是和我同乡,我他妈早废了你。说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让你去打架,你把雇主给殴了,虽然我也看不惯他,但人家给钱了啊。顾客是上帝懂不懂?”王哥咆哮着,“让你去砸钉子户,你他妈去帮人修水管?让你去追债,你小子去帮人拾瓦漏!就你他妈是好人,弟兄们不用吃饭了?”王哥咆哮着就是一顿老拳,阿宏没敢还手。
  “兄弟,你不适合吃这碗饭,赶紧回家去吧!把家里的几亩田地伺弄好了,不也吃喝不愁吗?”龙雨生年轻时也是个混子,但娶了个老婆后就安分了,陪着老婆开了个小饭馆生意还过得去。“龙哥,我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但王哥对我好啊!我总得帮他做成了件事再走。”阿宏龇牙咧嘴的让他帮涂着药酒,心里盘算着要怎么替王哥把那3万块钱给拿到手。逼老人还钱,他自认还没那么狠的心肠,只有想别的办法了。
  玉泉园是富豪聚居地,阿宏在这里观察了几天终于发现其中一户白天基本没人在家。小心避开监控,从角落的窗户悄悄潜了进去。房子很大,摆设得很奢华,阿宏轻手轻脚的移动,虽然家里没人他还是不想发出任何声响。这是他最后一次了,弄到3万块钱给王哥就回老家帮衬着老爹种地去。老人家年纪大了总在田地里伺弄庄稼也不是个事。
  “呃啊~”屋子里突然传出痛苦的呻吟,吓得阿宏一屁股坐在地上。观察这么多天真是白瞎了,家里有个人都不知道?自己果然不是块干大事的料啊。蹑手蹑脚的响着声源地挪过去,看到一个小姑娘在沙发上捂着肚子打滚,满脸都是汗水,明显忍受这极大地痛苦。阿宏头脑‘嗡’的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丫头,你这是咋了?”横抱起小姑娘就走。不管怎样,先送到医院总是对的。
  “张先生吗?你女儿急性阑尾在医院里呢。赶紧过来,我身上没带钱啊!等着手术呢?啊?人民医院。”医院里阿宏拿着手机大声咆哮,完全无视别人的看法,在急诊科廊道里他就这么吼了。坑爹呢,他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可全用来打车、挂号了。孩子在那儿疼得怪叫,他能不着急么?这做爹的也是,就不能给孩子点钱装身上?有钱人都那么小气呐。阿宏在心里小小的啐了一口。
  张先生赶到已是十几分钟后,不知道阿宏用了什么办法,小丫头已经在手术室里了。“是你把小然送来的吧?真是太谢谢你了。”张先生一脸感激的看着阿宏。“别废话了,赶紧去交钱。”阿宏催促张先生去交费,自己却开始往外走了,直到此刻他才想起来自己是个贼呢。去人家里可没安什么好心呢,连叹晦气。钱没偷到,反倒将自己赔进去了。哀叹连连的走着,完全没注意从侧面走来的两个大盖帽。
  后序:阿宏因为入室偷盗被捕了,但因为没有造成财产损失,且检举王哥一伙非法讨债团伙有功,在张先生不起诉的情况下被拘留半个月后回老家帮老父伺弄田地去了。还和张先生一家成为朋友。

听老人们说,从前在离我们村北三里多地,有个村子叫三棵树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就是因为那个村子的村口上有三棵大杨树。那三棵大杨树不但又高又粗,而且长得有点儿怪,这三棵杨树并不并排着长,而是三棵树相互依靠长成了一个三角形,树的内侧都已经长在了一起,从远处看就像一棵树上伸出了三个分叉。那树干粗得六七人都抱不过来,树冠高耸入云,就像一把大伞遮天避日,树上鸟儿成群,那情景真是三木成林。至于这三棵树的年龄连村子里年龄最大的李三爷也说不出来,他只是说在他小时候,这三棵树都粗得五个人抱不过来了。

三棵树村有个叫刘小儿的年轻人,是个走乡串户的货郎,家里有年迈的父母,还有一个兄长。两年前,兄长娶了嫂子,新嫂子进门后看到没娶媳妇的小叔子就别扭,他怕日后小叔子结婚让当大哥的出钱,就天天嚷着要分家另过,硬逼着男人把家给分了。这样,公婆就跟两个儿子一家半年轮着过。

这刘小儿是个老实、敦厚的小伙子。农闲时就挑着些针头线脑、胭脂水粉之类的小物件走乡串户地卖,赚些零用钱。这天,他挑着担子到城里趸货,趸完了货,天色不觉已经过了午时,他肚子有点饿了,就到一个小摊上要了点吃的,想赶在天黑之前回到家。他正低头吃着,猛然一抬头见身边站了一个人,吓了他一跳,见是一位看上去五十余岁的老头儿,正笑眯眯地看着他。刘小儿见这位老人长得慈眉善目,对他也和颜悦色,就问到:“老人家,您有事儿呀?”那个老头说道:“小伙子,你可是三棵树村的?”刘小儿答道:“老人家,我是三棵树村的。”“哦!那正好,我有件事儿想麻烦一下这位小兄弟呀!”“老人家,您不必客气,有什么事儿您尽管说吧。”刘小笑着说道。那个老头儿又说道:“我也是三棵树村的,我想麻烦你给我家里捎点儿东西。”刘小儿听他这么一说,我不觉一愣,心里纳闷儿,他跟我一个村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呀!嘴上就问道:“老人家,你跟我一个村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呀?”那个老头神色有点儿不自然地笑道:“哦!我,我平时很少出来,所以我们不曾见过。”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递给刘小儿。刘小儿接过来后问道:“不知老人家让我捎给哪家呀?”老人说道:“村口的三棵大杨树!”“什么?村口的三棵大杨树?”刘小儿吃惊地又重复了一遍。那老头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就是村口的三棵大杨树,那就是我家。”

此时,这刘小儿才知道自己八成是遇到妖怪了,心里是又惊又怕,不知说什么好。那老头又说道:“你不必害怕,我们从来不祸害村里,今天我有急事回不去了,我老伴得了急症,这是我从药房拿的药,你就费心捎到了吧!”那刘小儿一听,心里想,虽然他与我并非同类,可是既然他这么信任我,也不费什么事儿,我是帮帮他吧!就说道:“好吧!可是,我把药给谁呢?”老人说“你到了那三棵大杨树底下,找到正南方的那棵杨树,用手用力拍三下,然后说道:大门栓儿、二门鼻儿、小三儿快点来开门儿。然后门就开了。你可一定要记住开门的口决。”刘小儿向老人点了点头,说一定会捎到,然后就上路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把钱和手提式无线电话机都挖出来,刘小儿见那

关键词:

在首都太阳公园周边的三个酒家的门口有四个撂

都说女人如花,周媚如果也是一朵花的话一定是一朵罂粟花,李伟这样想,这个女人已经渗进了他的血液里让他欲罢...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三伯便少之甚少讲故事了,烟

自己恶感和文盲说话,他们的话叫人心堵。大大例外,小编怜爱得舍不得放手听她言语,哪怕不讲话,作者也喜悦望...

详细>>

意思是老大是伯,老大在前

涂扬,沔阳下查人。父早亡故,母健在;姊妹四人,一姐三兄弟。涂扬在姊妹中,排行老三。兄弟中排行老二;姐已...

详细>>

一个贼溜进了局长的办公室,老贼一把拉住他

贰个贼溜进了厅长的办公,翻遍了独具的抽屉、柜子,都还没意识有价值的货色,那让她很深负众望。 贼不甘心就那...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