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后来就在家里跟奶奶一起做农活,一边向我

日期:2020-01-23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说起我的爸爸两个字,心里就特别感动,觉得自己真幸运,拥有一个好爸爸。爸爸在我的心里,既如那许许多多的勤劳普通的老百姓一样,都拥有一颗心地善良,朴实无华的心。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有他们的勤劳而变得美丽!因为有他们的智慧而变得缤纷!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县政府到乡下招身体健康,有上进心的青年去当兵,当时的爸爸就是很好的人选,十七八岁的年龄,风华正茂,身体结实。和爸爸一起去面试几个年青人都去了当兵(他们复原后回到了农村,后来又相继安排到了外面的事业单位工作,而且过得很萧洒。)只有爸爸没有被选中,不允许去当兵,那时很讲究海外关系,有亲人在台湾就受到影响。(在这里我要讲一个小故事:我有个叔公在台湾,那时家里太穷苦,叔公才十多岁被逼外出谋生;其实我们当初只是听人家说叔公去了台湾,但一直并没有他的消息。四十多年以后,当然还是找到了我们这些亲人,还是回到了他向往已久,魂牵梦萦的家乡,人老了就有一种‘树落归根’感,叔公也是想家心切呀,也回过老家探过几次亲。)爸爸在那时唯一的“当兵梦”,当兵的希望就象“肥皂泡”一样破灭了,还难过得哭了好几天呢,可想而知我的爸爸是多么想去当兵啊,对于爸爸来说当兵就意味着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也就是改变前程命运的大好机遇;后来,因为命运的安排,爸爸注定当了一辈子的农民。
  小时候的爸爸也上过初中,学习成绩也很好,只是遇上了那个不好的年代,不知什么原因爸爸所读的学校就解散了,于是就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因为那时家里也穷,吃饭都成问题,所以后来就在家里跟奶奶一起做农活。爸爸才十多岁,爷爷就因病去逝,而且爸爸也是老大,下面还有几个弟妹,从此一家人的生活重担便落在爸爸身上。在我们这个村里有一百多户多人家,爸爸在村里干活干得很出色,农活样样都在行;自从实行农村责任成包制,分田到户以后,爸爸种的稻子比人家的要好,稻谷的产量也总是比人家的高;村里的人们都很羡慕和佩服我的爸爸,因为爸爸相信科学,慢慢地就摸索出一套如何把水稻种得更好的门路来;只要有人请教他,爸爸也会不厌其烦地把自己的经验说给他们听,很乐意与大家一起分享他的快乐。
  爸爸很喜欢助人为乐。村里有个寡妇,丈夫因得了疾病去逝了,儿女又都还小;每到春耕季节就要来请我爸爸帮忙,帮她家犁田;因为她丈夫也是我爸爸从小一起长大的很要好的伙伴,感情也一直很好,念旧情的爸爸一定会去帮忙的。还有就是村里有一位老人,他只有一个女儿也嫁出去了,天长路远的也很少回来帮忙,老是来我家麻烦我的爸爸,叫去帮他犁田、耙田呀,还一个尽地夸我爸爸说:“为人好,心地也好……”爸爸听了好话总是毫不犹豫就答应。每当我一看到那位老人来我家找爸爸就烦,心想:“自已家里的农活都做得够累的了,还要来麻烦我的爸爸,真是的。”我就会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也会当着爸爸的面说:“爸,凭什么老是要你去帮他做事,他不是还有亲侄儿吗?”“你小孩子懂什么,老人家可怜,能帮就尽量帮。”爸爸毫不犹豫地说。
  爸爸还是一个模范丈夫。在我的心里爸爸和妈妈一直都很恩爱,他们相互尊重和理解,感情一直都很好,好似从来没见吵闹过,有什么事都是好好商量。里里外外爸爸也都是能手,田园的事:犁田、挖土、砍柴等重活;家务活:喂猪、喂鸡、洗碗都会做,轻松的事:洗衣、做饭菜、家庭小事一般都是妈妈做,因为妈妈的身体也不是很好,经常有小毛病,所以爸爸很体贴妈妈,重活都是抢着干。在我的印象里爸爸总是有使不完力气,身体也很棒。
  爸爸也孝敬老人。九十年代初我家建了新楼房,我们都住进了新房,奶奶念旧不想跟我们一起住,想继续住在旧房里;爸爸说旧瓦房不是安全,下雨又会漏水,一个人住不放心,一个人做得饭也不好吃,于是一定要把奶奶接过来跟我们一起住。我还有一个叔叔也在农村,叔叔很有生意头脑,做过木匠、杀过猪卖、开小卖部等等,样样都做得来,性子急,没爸爸那么有耐心,于是奶奶喜欢住在我家里,爸爸说:“你只要喜欢这里就住这里,我们也很高兴家里有人看家。”奶奶经常回忆过去的往事,一提起就会伤心难过,说过去多苦啊!那时中国还没有解放,有日本人侵略中国,饭也没有吃还要逃荒呢!说着说着,甚至还会流泪呢!爸爸就会耐心地劝慰奶奶说:“别老是回忆过去那痛苦的年代,我们也理解你的艰辛;还是多想想现在的好生活,不缺吃不缺穿的,儿孙满堂,先苦后甜也是你的福气啊!”
  爸爸也很重视我们的学习。经常对我们说:“你们真幸福,出身好,有书读,就要好好珍惜。”还教导我们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人处事要以和为贵,要有长远的目光。”爸爸就是这么真实,虽然是很简单的道理,但是给了我们心灵的指导,深远的影响。
  爸爸现在有六十多岁了,看上去也比以前显得苍老多了,两边的鬓发也增添许多,随着年龄的增大,脸上的鱼尾纹也多了起来;他的身体一向都很好,不过去年也生了一场病,得了急性“阑尾炎”,还好发现得急时,动了手术后没有生命危险。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很快好便出院了。当时就有很多亲朋好友,父老乡亲们去看望他,也接了不少礼物,爸爸很是感动。我就想,这也是平常爸爸为人处事好,人们对他很有感情的原因所在吧!乡村里的人们都拥有一颗纯朴热情的心!
  爸爸是一位勤劳能干、老实忠厚的普通人,一直为我们默默付出和献出爱!我曾经埋怨过爸爸的憨厚老实,现在爸爸的背影在我的心里越来越高大。我敬爱我的爸爸!      

      从小剪着齐耳的头发,瘦小的身材穿着妈妈用粗布做的衣服,又粗又浓的眉毛下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这个人就是我。因为我兄弟姐妹几个都遗传了我妈,都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夸我们的眼睛。

图片 1

    我的家境不好。 我家在农村,爸爸那时在我们村里当民办老师,那几十块钱的工资要养活11口人是多么困难。我家是个大家庭,家里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伯爷爷和他残疾的不能走路的妻子。他夫妻俩没有孩子,于是靠我爸妈来养,伯爷爷当时身子还很硬朗。有时会帮我们干一些活。伯爷爷有一双巧手,经常用竹篾给我们家编箩筐、簸箕。他很幽默,经常给我们讲些笑话。他看到我妈妈平时干活辛苦,总是心疼地劝我妈妈休息一会。我的奶奶七十多岁。身体不好,经常犯病。还有一个九岁开始就得了脑膜炎而导致神经的叔叔。因为叔叔不时会犯病,有时候还会打奶奶,或者迷路了失踪了要家人到处走,这些导致奶奶的病越来越严重。我爸爸身体很差,干不了重活,家里的重担就落在我妈妈的身上。我们那时吃的是番薯干粥,妈妈要把米省下来,给爸爸和爷爷奶奶煮稀饭。我们只是逢年过节或者生日的时候才可以吃到一些米饭。幸亏我有一个勤劳能干的妈妈。她经常会用蒲瓜皮和番薯粉给我们做煎饼。我们才不会挨饿。                                都说小孩子的童年是快乐的,除了没有什么烦恼以外,我不觉得有什么快乐。从小我奶奶就教我要做个讲文明懂礼貌的人。在我的印象中,待人接物这些常识都是奶奶教我们。妈妈就是忙里忙外干重活。因此,我从小就是一小“大人”,我要帮忙干活,减轻妈妈的负担,为家里的生活忙来忙去。好像玩跟我都不沾边了。

犁田的女人      文/行走

      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一个不会笑,跟别人家打招呼都会脸红的人。这缺点至今都改不了。当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要学做家务。因为我们家人口多缴纳的公粮也多,当时妈妈怕不够,还包了人家的田来种稻谷,所以,我们家的农活也多。我记得那时我们家还养鸭、养鹅、养猪。每天准备这些家禽、家畜的食物都要很多时间。所以,我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随心所欲地玩耍。我除了帮忙干农活还要帮妈妈织草席。那时除了上学的时间,大多时间就是织草席,最辛苦的可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白天忙着干农活、晚上忙着做草席。我的伯爷爷心疼我妈妈,有时候说她有命做,没命吃,太不注意身体了,伯爷爷经常对我哥哥和我说:你妈妈太辛苦了,饭也不吃就去干活,她一个晚上睡觉都不够两个小时。你们也要多帮帮她。我还记得,我的妈妈每天晚上都是忙到12点多才睡,然后到凌晨2、3点就起床织草席,到织到4、5点钟就把我叫醒,让我起来帮忙织草席。虽然我有时候很不愿意那么早起来,但是看到妈妈那么辛苦,我也不敢抱怨。我起来后,妈妈就去煮饭,天还没亮就到田里干活去了。

农历八月十五的早上,我们正在堂屋吃早餐,突然响起一阵“得,得,得”的脚步声,在乡下宁静的早晨显得特别突兀。伴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不一会儿,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文姐”“文姐在家吗”。

      在我的记忆中,晚上,除了干活就是编织草席。在我上四年级的时候,有一个晚上,我做完作业,恰好那天织草席的草用完了,我有空就跑到外面,看到我的小伙伴们正在玩,我从来都没玩过,觉得很有趣,然后就加入她们的队伍中。那一天晚上,月光特别亮,皎洁的月光如白昼一样。很多小朋友都在玩。我刚进去不到两分钟,我的一个好姐妹的爸爸说他也跟我们一起玩游戏。她的爸爸很严肃,我们都很怕她。没想到他要和我们一起玩,我正诧异中就被他抓到了。开始我还以为他是想跟我们玩,没想到他是有备而来,她指着我说。晚上你不应该带着她们玩,应该带着她们学习。你是那么乖的孩子。怎么和她们一起玩呢?你应该劝你的伙伴回去学习。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都红到耳边了 。后来我就退出来,不跟她们玩。”乖孩子”这个称呼好像就被冠上了。从次,我就只会看着别人玩耍了,我成了别人口里的乖孩子了。                                                        小时候的事情,很多已淡忘,这些事情却总是停留在我的脑海,忘不了…….

“妈妈,是不是找你的?”我一边夹起几根面条塞进嘴里,一边向我妈发问。

“应该是,就是不知道是谁。”妈妈嘀咕了一句,就把饭碗放在餐桌上,起身走出门口去看个究竟。

“文姐,我给你送粽子来了。”我妈刚走到门口,就见一位打扮时髦、画着淡妆的中年妇女拧着一个塑料袋笑盈盈地站在门外。

“阿红,原来是你啊,快进来坐,过来那么早,还没吃早饭吧,要不跟我们一块吃点?”只听妈妈招呼着那位女士。“丫头,去拿副碗筷来。”

阿红?我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好像亲戚中没有叫这个名字的。打扮这么潮,我又不认识,应该也不是村里的。她到底是谁呢?我只顾琢磨,根本没听到妈妈喊我。见我没动静,二木用手肘轻轻撞了下我,提醒到,“妈喊你去拿碗筷”。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所以后来就在家里跟奶奶一起做农活,一边向我

关键词:

我明白疯狂已经与我周身的血液融为一体了,我

——狄更斯 “是的!——一个狂人的手记!究竟这俩字是如何死死钉在我的心中的,就在许多年以前!究竟这俩字是...

详细>>

他勤奋读书,老头就笑着说是瞎的

“高中的同学,他们都上大学去了,而我却名落孙山;在这公司呆了五年,还是个小文员,任人驱使吆喝;我所熟悉...

详细>>

洪大掌柜说,林半仙就是其中一位

阜南县于集乡有个自然村叫“洪林岗”。有关洪林岗的传说,大家有所不知。 据传,当年山东枣林有一洪家,系豪门...

详细>>

他也是个计算机游戏爱好者,文星老师好

本身张开网址,忽地三个QQ不停地跳,下面写着:“来了啊?回话。” “来了。”笔者神速地还原了。 “你可到底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