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是一个吃鱼不吐骨的人,江大姨常给她讲述

日期:2020-01-23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图片 1 她成为主劳力
  
  在“好儿女志在四方”的口号鼓舞了那个年代的青年人,义不容辞地到农村“广阔天地”上山下乡以后,幼稚纯朴的夏和平也巴不得高举红宝书,以勇往直前的精神和狂热姿态,奔赴北国南疆,也去插队修理地球,改造自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走南闯北的养蜂人——江玉銮的大姨就是她的榜样。江大姨常给她讲述温州楠溪江仙境般的山水,并鼓动她到楠溪山干革命,并说只要她肯嫁给她侄儿,就带她来这革命最需要的地方。
  楠溪江当地,以“皇天山界,溪口岩坦”来形容山里环境的恶劣。从岩坦镇所在地到楠溪江上游青潭背地方,再转入一条坑垅走几十里山路才到叶坑村。这里坑垅两边山势陡削森然,山水湍急,山林茂密,常有极毒的五步蛇出没于坑边路道。现在,在青潭背楠溪江接口处造了奥康桥,总算凿通了机耕路,但我们无法想象,在当年南京姑娘第一次来叶坑村时,是不是一步一回头的,而看到她未谋面郎君竟是一个小个子瘸子时又是怎样认命的。为此,记者特地冒失地问夏和平她是怎么被“骗”过来的,她回答说:“都是自愿的。玉銮他大姨说这里好呗。”
  朦胧的意识与信念很快被现实撞得粉碎。叶坑是个只有几座屋几十户住户的小山村。这里山多田少,特别是江家,穷得连粮食也不能自给,江玉銮的两个弟弟为了不至于打光棍,陆续外出弹棉,夏和平便在家里充当主劳力的角色,开山种田支撑全家人的生活。山里人家取媳妇以传宗接代为主要目的,夏和平一连为江家生了三个儿子,不幸的是二儿子江繁森患小儿麻痹症成为半瘫痪的人,直到今年22岁了,还不能自理。这又成为夏和平的另一个拖累。
  叶坑地处偏僻,几乎与外界隔绝,但仙境般群山天生就有肥沃的土壤,这与当年苏北泗阳的盐碱地是无法相比的。夏和平不相信尿能憋死人,凭着自己的劳力,不相信会在沃土上饿死。她在村西面的马鞍山上开山压番薯,全家的口粮解决了,还养了三头猪。可这好景不长,扩种的土地要打拢归生产队耕种,三头猪又得了瘟病。家里拿出钱来给猪打猪针治病,夏和平知道瘟病是感染病菌引起的,便命丈夫与她一起把猪往高处的马鞍山上抬,结果猪还是死了。她流着眼泪把死猪葬在马鞍山的坑潭里,她发疯般地把土堆担得很高。
  
  开山造水库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实行土地承包,夏和平主动认包马鞍山下那些没有水浚灌溉的破田。这些田产量估得很低却也没有人,因此她可分得更大面积的土地。新开的田地谁开谁种,这更使夏和平萌生了向荒山要粮的念头。她在马鞍山下又新开了几畈新田,共计耕种十来亩田。当年风调雨顺获得丰收,割了几千斤稻谷。她还在稻田里养了许多田鱼,田鱼吃了稻花也长得很快,但在秋后收割时,稻田的水涸下去,田鱼屡有被野猪偷食。为此,她非常着急,想找个寄养田鱼的水池却又难以找到。一个偶然的时刻,她路过马鞍山时,看到当年埋死猪的地方竟有个水潭,她对水潭的堤坎稍作加高便把田鱼移养了潭里。过年时,她把田鱼以高价卖给鱼贩子,得到一大笔钱,还了几注因儿子治病欠下的多年老债。
  尝到甜的她并没有被冲昏头脑,她知道新开的田都是旱不保收的“靠天田”,遇到干旱的年头,连田鱼也要晒鲞了。她带着丈夫江玉銮到马鞍山再三踏勘地形,提出要在山坳里造个水库的设想。衔着土烟筒江玉銮吃惊不少,久久说不出话来。江说,造水库,你说造就造么?夏知道江的意思,造水库是要从动全村人造的,但她的注意是自己造,能造多大就算多大,从前的小水潭不是人工挖出来的么?
  江玉銮一向顺着她妻子,这件事他却不赞同。他知道自己是个瘸子,文盲,能娶到这样一个美貌又强壮的大城市姑娘真是三生有幸,自己这辈子走运了,她却倒运,为了不使她伤心,考虑她离父母这般远,因此什么事都顺着她。可是,这造水库的事可不是好玩的,只听说古代有个愚公,那也是说说而已,他最后也还是感动了神仙,由神仙帮忙把山移走的,咱们在这山旮旯里能有谁帮忙呢?
  “咱们还用谁帮忙呢?”夏和平说,“以前,不都是咱们自己挣扎过来的么?”
  江玉銮知道拗不过她,也只得由她。于是,她对造水库的事做了具体分工,瘸子丈夫负责挖石挖土,自己主要从事挑泥土、石头,两个少年儿子帮助干些铺平、夯实的相对较轻的活儿。她把近年来的积蓄拿出来雇别人造水库,后来他那半瘫的儿子病情加重,动不动就抽筋,无钱雇人了,只得自己一家人造。这马鞍山山坳里集雨面积4平方公里的水库,一造就是七年。这期间他们是一边造一边蓄水,并在山上挖了一条简易小水沟,把水引到稻田里灌溉。七年后的今天终于有了规模,使山脚新开的稻田能旱年保收了。
  她家落实政策,从苏北泗阳回到南京,但她还是坚持留在叶坑走远她后半辈子的生命历程。
  自从1974年开始,不到20岁的南京姑娘夏和平扎根楠溪开山造水库,先后历时27年,她的事迹被岩坦镇当作典型宣传开了,县水利局在水利专项补助资金中抽出5000元补助给她,这使她受到极大的鼓舞。她有了一套更宏大的计划,现在山里野猪多了,山地番薯已种不成。现在她牵头带领村民坑边低洼的地方集中造田,打算利用今冬空闲时间把这十几亩田造好。她估算,水库的坝体再加高三分之一,就够可供给这些田灌溉了。
  她出钱雇人打岩炮,轰出的石头砌筑田坎,再担粘性的红壤打地塥,夯密田岸,使之不会漏水,再在整平的地塥上倒上腐植土、红壤等。
  
  前景
  
  以后,沿坑找个坑口比较狭窄的地方打岩炮打条拦水坝,并安装小水电发电装置,既可灌溉又可发电增加收入。叶坑蛇多,山蜷(石蛙)也多,以前由于滥捕蛇蛙,资源得不到很好利用和开发,以后,叫村里牵头实施承包,把叶坑所属的水坑分段承包给私人管理十年,养殖山蜷,将是一笔可观的收入。现有5头猪,1头牛,明年还要多养几头猪,几头牛……今年24岁的大儿子在宁夏,19岁小儿子在温州打工,都开始挣钱了。现在这里路也通了,电话也通了,她跟她在南京的爸爸说,大家都有出头之日了,她向南京的家人正式发出邀请:什么时候都来楠溪江休闲度假吧。

1.变红田鱼

太保石送茶水到苍坡垟田头,见舅舅他们插田还剩一个大田角,就与舅舅打了个招呼:“舅舅,太阳要下山了,能插好这丘田吗?”舅舅抬头看看西山头上刺眼的太阳,开口没好气:“你这烂头儿,专门乱叫,太阳还丈把高,这点田角还愁插不好?”那几个帮工也起哄: “烂头儿,肚子饿,舅妈奶,像鲜桃……” “太保石,趁你舅还忙着,快回去吃鲜桃吧。哈哈哈……” 太保石一出生就死了爸妈,是苍坡村的舅妈尿一把屎一把地把他抚养大。舅舅嫌弃他的头不长头发,对他爱理不理,是不是就骂他“烂头儿”。骂他“烂头儿”,他听惯了不生气,话语伤到舅妈身上,他可受不了。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放下茶水罐,去田头撂来一大捧红树叶,口中念念有词,“呼——”地吹了一口气,将树叶撒向水田里。他冲舅舅叫一声: “舅舅,你说能插好,就慢慢插吧,我放牛去啦!” 说也怪,那些红树叶泛着金闪闪的红光,飘呀飘的,一沾田水就立即变成活蹦乱跳的红田鱼。从此,苍坡稻田里年年出现红田鱼。据说,楠溪江的 红田鱼就是这么来的。 再说,舅舅喝过茶水,正想端一碗给帮工喝,一脚刚下田,只觉得脚底心溜溜痒。噼啪一声,一条斤把重的红田鱼蹦掉他手上的茶碗,落回田水中,金光闪闪地逃向已经插好的秧苗间。 “哇,红田鱼!” “哇哈,你的脚边也有一条!” “喏,那条真大……” “快抓哪!” 舅舅是一个吃鱼不吐骨的人,平时一有空就带太保石去楠溪江捕鱼吃。眼下自家稻田冒出这么多那么大的红田鱼,口水早已流出来了,他也不多想,急急招呼帮工们抓起鱼来。红田鱼灵活,它停在秧苗边,待人一凑近,尾巴一摆,箭一般逃向无人的秧苗间。舅舅他们从田的西头追捕到东头,从外边抓向里面,满田里乱扑乱抓,一直抓到太阳落山喜鹊回窝时。结果,鱼是抓了不少,可是那田角还空在那里,就连已插好的秧也给踩踏得东倒西歪。 晚上,剖鱼洗鱼烧鱼,累得舅妈瘫倒在床上。舅舅约来一班朋友围坐着八仙桌说说笑笑,等吃。太保石放牛回家,闻到香喷喷的田鱼味,问舅舅: “舅舅,我肚子饿了,给我一条鱼吃吧?” “你这烂头儿也想鱼吃?今天都因你多嘴,害得我们插不好田……不打你算你造化!还想鱼吃?去去去!” “我……去看看鱼熟未!” 太保石来到锅前,打开锅盖,盛了一大碗鱼。他左手端鱼碗,右手举锅盖,口中念念有词,“呼——”地向锅里吹了一口气,那锅里的热气就缩成一团。他盖回锅盖,将锅盖拍了三拍,高叫一句“舅舅,鱼熟啦,快来吃吧”,便端着那碗香喷喷的红田鱼进里屋去了。 “田鱼红,田鱼香,吃口田鱼心里甜……” 舅舅哼着小曲,端着个大墫头来了,高兴奋兴地开锅一看,见鬼了,满锅都是红树叶!到里屋看看,那烂头儿正夹着一条香喷喷的红田鱼往舅妈嘴里送呢。

2.造百廿丘

舅舅家的田都插好了,秧苗长得绿油油的,偏偏碰上大旱天。苍坡垟里水源不足,舅舅的稻田大多数生在水坑边,村人经常夜里来偷田水,舅舅只好派太保石去守田水。

太保石还是个十多岁的小孩,长夜不睡又一个人单独在田野里看水,加上蛇吓蚊虫咬,哪能受得了?可吃舅舅的饭得听舅舅的话,他又不能不去。他懒洋洋地来到田头看了看,想了个好办法,忙了一阵,就管自己玩去了。

几天以后,有人告诉舅舅,说舅舅家的稻田缺水开裂了。舅舅慌里慌张去田头一看,自家的稻田上下十几丘,除了最低的那丘水满流出外,其余的都只剩一路流水了。绿油油的秧苗被晒瘫,气得舅舅只想打死太保石。

原来太保石偷懒念头想错。他把高处的田垸出水口都挖开,水经过一丘一丘田流到尽脚,尽脚丘田流满了,会一丘一丘满回顶上的田里去的,这样每丘田就都有水啦。

幸亏有舅妈护着,太保石才免遭一顿死打。他向舅舅保证,保证实天丘丘田水满。他来到田头水坑,把拦水坝加大加高,坐等天上收夜幕时偷偷躲进夜幕被卷上了天宫。真凑巧,在南天门外碰上了正给王母娘娘端洗脸水的七仙女,他一把夺来洗脸水就倒。

这一倒,不得了,苍坡垟一带电闪雷鸣,瓢拨似的大雨一直下了一整天。山洪暴发,坑水泛滥。太保石加大加高的拦水坝,起了作用,拦住洪水。洪水改道,冲垮了舅舅家的稻田。

太保石乘一夜幕回到舅舅家。一路上,他想,下了一天的雨,舅舅家的稻田水该早满了吧,舅舅这一下该兴奋了吧!他高兴奋兴地跑进家门一看,呆了。舅 舅喝醉酒在骂老天爷不长眼,舅妈在偷偷地掉眼泪。舅妈一边给他烧鸡蛋吃,一边一五一十地告诉他情况。他吃饱了,问舅舅:

“舅舅,你说田多好,还是大好?”

“烂……烂头儿,田当然多……多……好,多好!老……天爷不……”

太保石转身就跑,连夜跑到苍坡岙底,沿山岙造起田来。只见他拳打一丘,脚踢一丘,手按一丘膝跪一丘,头顶一丘臀坐一丘,使开浑身解数,上上下下忙了一夜,造了一百二十丘梯田。直到现在,苍坡岙底仍留有像脚印臀印的稀奇古怪的“百廿丘” 梯田。

一大早,太保石吵醒了舅舅。舅舅打着哈欠被他牵上“百廿丘”,说田多是多,就是不能插水稻。太保石说这好办。他伸出手指,在各丘田底坎戳一戳,便有一眼泉水喷出来。苍坡岙底“百廿丘”丘丘有泉水,就是这个缘故。

插秧季节已过,舅舅只好在“百廿丘”里种棉花。大热天,舅甥俩头顶太阳削棉花草。好希奇,舅舅头晒裂,可太保石头上总有一大朵彩云遮着。他走到哪彩云就跟到哪。于是太保石叫道:

“舅舅,快到我这里来削啊,我头上有彩云跟着,凉爽得很呐!”

“烂头儿,你那是凑巧,天下哪有云跟着人的!快削,乘热削棉花草,棉花草才死!”

“真的,舅舅!不信,你看。”

说着,太保石拿起锄头走向舅舅,头上的彩云也飘向舅舅。

舅舅看呆了。

3.斗姜师娘

农忙过后太保石代舅舅去放牛。

苍坡岙底东山顶有个好地方。那里地势四面高中间低,冬暖夏凉,春来芳草鲜美,秋到红叶爽朗,更有良田美池桑竹古寺等等,令人留连忘返。四周的人叫它“仰天镬”。

“仰天镬”出水口下去,山脚有个古村叫“蟾溪村”。“蟾溪村”上头的水潭对面有个殿叫“姜师娘殿”。

太保石在“仰天镬”放牛。

姜师娘在“姜师娘殿”安家。

牛吃嫩草,静静的,没事。太保石就坐到“仰天镬”外边的斜面平岩上,用柴刀尖敲凿岩面,口中念念有词。念什么?念姜师娘的丑事。念一件敲一敲,不知不觉地敲出一个拳头般大小的希奇岩穴来。太保石用它呼风唤雨与姜师娘斗法。至今,这小岩穴还在呢。

姜师娘没老公,没子女,靠装神弄鬼骗取百姓的钱财来养活自己。她刚刚把骗来的稻谷晒出来,太保石就往小岩穴里撒尿,天下雨了。她刚刚把稻谷收起来,太保石就舀光小岩穴里的尿水,天又晴了。又晒出来了,又撒尿;又收起来了,又舀尿。就这样,一晒一尿,一收一舀,把姜师娘累得直流泪,把太保石乐得哈达笑。

姜师娘熟悉太保石,也晓得这是烂头儿搞的鬼,只是斗不过他,没办法。

从此,太保石和姜师娘结下冤仇。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舅舅是一个吃鱼不吐骨的人,江大姨常给她讲述

关键词:

我明白疯狂已经与我周身的血液融为一体了,我

——狄更斯 “是的!——一个狂人的手记!究竟这俩字是如何死死钉在我的心中的,就在许多年以前!究竟这俩字是...

详细>>

他勤奋读书,老头就笑着说是瞎的

“高中的同学,他们都上大学去了,而我却名落孙山;在这公司呆了五年,还是个小文员,任人驱使吆喝;我所熟悉...

详细>>

所以后来就在家里跟奶奶一起做农活,一边向我

说起我的爸爸两个字,心里就特别感动,觉得自己真幸运,拥有一个好爸爸。爸爸在我的心里,既如那许许多多的勤...

详细>>

洪大掌柜说,林半仙就是其中一位

阜南县于集乡有个自然村叫“洪林岗”。有关洪林岗的传说,大家有所不知。 据传,当年山东枣林有一洪家,系豪门...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