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这个诗人辈出的国度第一次走进了一位当代

日期:2019-11-27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4月23日午后,站在德黑兰机场的出口时我有些恍惚,几秒钟后才确定已站在伊朗的土地上。我向往这个国度,却从未想过能有机会来到这里。

中国儿童文学“走出去”离不开高质量的翻译和充满意趣的插画。4月25日,在德黑兰书城举办的”璀璨童心·中伊读者故事会”上,薛涛与其作品的波斯文译者梅尔蒂一同解答读者提问,加深了伊朗读者对这部作品的理解。薛涛还在现场展示了最新作品《砂粒与星尘》的精美插图,向伊朗读者介绍这部作品中的少年与鹰、鹰与鹅的故事,引起现场读者的共鸣。参加活动的一位伊朗学者认为,中国图书非常重视插图,通过插图阐释书中故事,从而让故事更容易走进读者的内心深处,这非常值得推崇。

图片 1

曹文轩用阿尔卑斯山发现的冰人“奥兹”的故事进一步阐述了文化交流的重要,“‘奥兹’身上不同材质的穿戴和工具显然是从其他人手中交换而来的,可以说人类文明就是从交换开始的。用小麦换玉米,我没有小麦了,这是物质的交换。而把我的思想给你的时候,我的思想还在,这就是精神的交流。赵丽宏和孟娜分别用中文和波斯文朗诵了赵丽宏的《我的影子》,诗的音符在会议室中跳跃,两国文学实现了生动的交流与碰撞。

此外,薛涛还出席了“中国书架”落户德黑兰莎法赫书店的揭幕活动,携波斯语作品与书店经理和读者面对面分享创作与阅读的乐趣。“中国书架”是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实施的中国图书推广项目,目前已在古巴、泰国、南非、白俄罗斯、德国等国落地。

对于赵丽宏来说,他对于跟外国翻译家、出版社的合作早就习以为常,此前诗集《疼痛》已经被翻译成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塞尔维亚语、保加利亚语、罗马尼亚语、阿拉伯语等多国语言出版。但是当出版社告诉赵丽宏,他们准备将此书翻译成波斯语出版时,还是给了他很多惊喜。

这套作品的波斯语版本能够在书展集体亮相,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与伊朗外事和出版机构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为中国儿童文学走进中东地区搭建了一座桥梁。通过一座座这样的桥梁,中国文学的身影正在走向世界,中国作家的脚步也随之走出国门。

据了解,曹文轩、赵丽宏、薛涛、熊亮、麦家、徐则臣、葛剑雄等中国作家、学者均受邀出席本届书展。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策划了多场图书出版交流活动,扩大了薛涛作品在伊朗乃至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薛涛作品《河对岸》与《风吹到乌镇累了》《假话城堡》《梅雨怪》等图书波斯文版同时首发。薛涛在致辞中说,他笔下的中国故事都是来生长在中国土地上的“我爷爷的故事、我女儿的故事、我自己的故事,以及我家乡河流的故事。”如今,通过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和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努力,《河对岸》已译为俄文、老挝文、波斯文,并将输出欧洲。在本届书展“薛涛波斯语作品签售会”现场,《河对岸》受到伊朗读者的关注与喜爱。

赵丽宏感谢伊朗尼格出版社。

伊朗德黑兰国际书展是中东地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书展。自1988年开始举办以来,该书展每年的5月份在德黑兰举办,目前已经成功举办了31届,平均每年都有来自60多个国家的2500多家国内出版商和600家国际出版商参加。第32届德黑兰书展在霍梅尼大清真寺隆重举办,中国是今年德黑兰书展的主宾国,以“阅读中国”为主题,展区内设计以红色为底,采用以中国汉字为主形象的“中国印”作为主宾国活动标识,通过汉字自由灵动的变化,不仅展现悠久的中国文化,还展现出当代中国开放创新、充满活力的新面貌。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五洲传播出版社、中译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接力出版社、天天出版社等机构共计举办20余场新书发布、版权签约等活动,我与曹文轩、赵丽宏、熊亮、麦加、徐则臣等作家携波斯语作品亮相书展,展现了中国创作和出版的风貌,推动了与伊朗等中东国家的文化交流。我也参加了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策划、主办的波斯语作品首发、波斯语作品签售、中伊作家交流、读者见面会、中国书架揭幕等活动,在现场讲述我笔下的“中国故事”,增加了我与伊朗作家、出版社和读者的相互理解。书展期间,我还与张明舟、白冰、孙柱、张晓楠等师友交流了海外版权和文学创作的话题。

4月24日,第32届德黑兰国际书展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办,中国为本届书展主宾国。中国主宾国活动以“阅读中国”为主题,寄托以书为媒,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魅力的美好夙愿。儿童文学作家薛涛受邀出席书展,其作品《河对岸》波斯文版由伊朗丹尼什.奈格出版社出版。在书展期间,薛涛与伊朗作家、读者进行交流,介绍其作品创作背景,讲述中国故事。

散会后有伊朗作家找到赵丽宏,表示自己深受震撼,一定要尽快买到书,迫不及待地想拜读诗集里其他的诗。德黑兰大学中文系的学生用不太纯属的中文告诉赵丽宏:“非常好”。如果不是中文不够好,她们其实想说更多。

“中国故事”系列图书波斯语版签约暨中伊出版新合作启动仪式上,作为第一批波斯语出版成果,《河对岸》《风吹到乌镇累了》《假话城堡》《梅雨怪》《蜘蛛先生的葬礼》《那只打呼噜的狮子》等10部作品隆重首发。在中伊嘉宾的共同见证下,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副总经理林丽颖、丹尼什·奈格出版社和尼格出版社的社长共同为第一批波斯语新书揭幕,曹文轩、薛涛、熊亮、赵丽宏先后致词,畅谈作品中的“中国故事”。

据了解,薛涛创作的长篇小说《小城池》《围墙里的小柯》也将陆续推出波斯文版。

波斯语版《疼痛》。

我被一个老者祝福了,我被一首诗歌祝福了。我感觉被伊朗祝福了。当天晚上,我与同伴分开各自登机。走到登机口时,我大吃一惊——登机牌不见了。我赶紧在附近的座位仔细寻找,无果。机场服务员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没慌,心中念念有词:不慌不慌,我是刚刚被祝福的人,我将有美好的前程,我将实现所有梦想,这自然应该包括登机牌失而复得的梦想。我正默默念叨着,一个伊朗的小伙子突然出现在登机口,把一个登机牌送到服务员的手上。我的登机牌就这样回来了。

薛涛与曹文轩在作品签售会,给伊朗读者签名并合影留念

赵丽宏是第一位作品被译成波斯语的当代中国诗人,此前只有中国的古诗词被翻译过。谈及为何是《疼痛》开创先河,赵丽宏认为,中国的强大和发展是主要原因,各国包括伊朗都非常想了解中国,包括中国的诗歌。此外,《疼痛》有着很好的国际声誉,此前著名的阿玛通出版社出版了法文版,并且将其列入享誉世界的“五洲诗人”丛书,《疼痛》也是第一本入选该丛书的中国当代诗人作品。

讲故事不是一场独角戏。中伊两国作家的深度对话,作家与译者、版权人的默契交流,作家与读者的热情互动,让我们的故事更好听。

书展期间,薛涛还受邀参加了德黑兰大学外语学院举办”中伊作家交流座谈会”,与曹文轩、赵丽宏、麦家、徐则臣、阿里雷扎·威利普尔、马斯特金、郝麦特、梦娜、赛义德·哈桑等作家、汉学家就“中国文学的世界倒影”、“语言价值的觉醒”等话题进行深度对话。薛涛以一个童年伙伴朗读“蓝天白云”的故事阐述了中国语言的魅力。他坦言,二十余年来这种方方正正的文字符号常常将他逼入困境,让他绝望甚至想过放弃,可是又是这种文字分秒之间又将他带进神秘又神奇的境地,因此薛涛认为文学语言就是在夹缝中绽放的奇迹,作家乐在其中,从而创作出一部又一部作品。

图片 2

图片 3

赵丽宏也感谢伊朗的尼格出版社,诗集是由叙利亚著名诗人阿多尼斯做序,出版社非常有魄力,为了原汁原味呈现,都保留了下来。

薛涛向伊朗读者介绍新作《砂粒与星尘》

赵丽宏说,伊朗是一个热爱诗歌的国度,也是一个诗人辈出的国家,他曾拜读过伊朗著名诗人菲尔多西的《列王纪》的部分章节。自己的诗集能够在一个爱诗、写诗的国家出版发行,是他的荣幸。

在德黑兰的大街上,随处可见孩子的笑脸,他们不停地朝我发出热烈的欢呼。有一天,一群少年朝我迎面走来,一个男孩突然朝我伸出手臂。我下意识地闪开,因为前不久在意大利我不得不时刻提防小偷。同行的翻译赶紧告诉我,那个男孩是要跟我握手。我赶紧转回身呼喊他们,并朝他们挥手。那群少年也转回头朝我欢呼,那个被我误解的男孩笑了,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我心中的愧疚一扫而光了。

薛涛与《河对岸》波斯语译者梅尔蒂一起出席读者见面会

诗人赵丽宏参加德黑兰国际书展。均朱宁摄

许多年前,儿童电影《小鞋子》让我从一个视角了解到伊朗的日常生活,更为故事中的深情所打动。这个故事呈现出来的世界一点都不陌生,相反还能引起我的共鸣。故事中的人,男孩、女孩、父亲,无一不质朴、真挚,我从中感受了朴素的力量。这一切都增加了我对伊朗的好感,假如我遇见故事中的人,我会非常愿意跟他成为朋友。来德黑兰之前,听说这里的地毯非常有名,我想到《一千零一夜》中发生在萨桑的飞毯的故事,而古国萨桑就在现在的伊朗境内。我喜欢这个故事的想象力,它把人类飞行的工具设想成一条毯子,这肯定比西方的飞天扫帚舒适得多。我从小就试过,骑扫帚硌屁股。相比之下,美国的飞天沙发也是完败,飞毯当然比沙发更舒服,它既可以坐,还可以躺。与我们的飞天筋斗云和七彩祥云相比,飞毯更踏实、更稳定,给恐高的人们更多的安全感。这种注重舒适度的“伊朗想象”无疑也增加了我的向往。

在4月24日德黑兰国际书展中国主宾国系列活动中,中国著名诗人赵丽宏的诗集《疼痛》作为中伊出版合作第一期成果隆重揭幕,这是中国当代诗歌第一次被翻译成波斯语并出版,伊朗这个诗人辈出的国度第一次走进了一位当代中国诗人。

伊朗在历史上即注重在国家和民间多个层面推广阅读、与各国交流,在讲好“伊朗故事”这方面也有成功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图片 4

座谈会上,80岁高龄的苏图德老先生委托阿拉梅·塔巴塔巴伊大学中文系主任孟娜朗诵了他献给3位中国老朋友的诗歌,其中几句的大意是:尽管我已两鬓斑白,双手颤抖,仍不由得想起美好的青春时光。善良是我们心灵的标记,真诚是我们友谊的记忆。丹尼什·奈格出版社社长默罕默德·雷扎·哈塔米介绍,伊朗有一位诗人对中国绘画艺术表示了敬意,他在诗中写到:“如果你要看到情人的面貌,就要去找中国画家,他会给你描绘得清楚。”德黑兰大学外国语言文学院院长阿里雷扎·威利普尔说,“文学诠释的是历史,也是心灵和智慧的表达。”

对于伊朗读者能否读懂他的诗,赵丽宏满怀信心。他表示,《疼痛》是他近年来对于人生、社会的感悟,是一种在生命的黑暗中寻找光明的勇气,是在生活的重压下负重前行的力量,波斯民族是能够理解甚至引发共鸣的。在与伊朗作家、读者的交流会上,赵丽宏用中文朗读了他书中的一首诗《我的影子》,他的译者孟娜女士再用波斯语朗读一遍,听众反响十分热烈。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伊朗这个诗人辈出的国度第一次走进了一位当代

关键词: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卒就死耳

报任安书 作者: 历史之父 小说原来的作品 报任安书 经略使雄牛马走历史之父再拜言。少卿同志:曩者辱赐书,教以...

详细>>

皇帝自携新橙,上片以男方的视角写美人的热情

原文 少年游·并刀如水 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

详细>>

子顷公无野立,夫惑於似士者而失於真士

○慎行黄金时代曰:行不可不孰。不孰,如赴深溪,虽悔无及。君子计行虑义,小人计行其利,乃不利。有知不利之...

详细>>

林冲见说,远在儿孙近在身

话说那酸枣门外三二十个泼发破落户中间,有两个为头的,一个叫做过街老鼠张三,一个叫做青草蛇李四。这两个为...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