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黑龙见西方,始兴昭烈王第二子也

日期:2019-09-29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五月,吴兴、义兴大水,人饥。乙卯,遣使开仓振恤。癸 酉,听讼于华林园。自是,非巡狩军役,则车驾岁三临讯。丙 寅,芳香琴堂东西有双橘连理,景阳楼上层西南梁栱间有紫气, 清暑殿西甍鸱尾中央生嘉禾,一株五茎。改景阳楼爲庆云楼, 清暑殿爲嘉禾殿,芳香琴堂爲连理堂。乙亥,以辅国将军梁瑾 葱爲河州刺史,封宕昌王。

  四月辛酉,上次溧洲。丙寅,次江宁。丁卯,大将军江夏王义恭来奔,奉表上尊号。戊辰,上至新亭。己巳,即皇帝位,大赦,改文帝号諡。以大将军江夏王义恭爲太尉、南徐州刺史。庚午,以荆州刺史南谯王义宣爲中书监、丞相、扬州刺史,并录尚书六条事。以安东将军随王诞爲卫将军、荆州刺史。加雍州刺史臧质车骑将军、江州刺史。并开府仪同三司。抚军将军萧思话爲尚书左仆射。壬申,以征虏将军王僧达爲右仆射。改新亭爲中兴亭。

  十二月癸卯,高丽国遣使朝贡。

六月戊辰,臧质走至武昌,爲人所斩,传首建邺。甲戌, 抚军将军柳元景进号抚军大将军,及镇北大将军沈庆之并开府 仪同三司。癸未,罢南蛮校尉官。戊子,省录尚书官。庚寅, 义宣于江陵赐死。

  五年春正月乙亥,诏以阴阳愆序,求谠言。甲申,临玄武馆阅武。戊子,都下大火,遣使巡慰振恤。

  二月壬辰朔,日有蚀之。辛亥,耕藉田。

二十三年夏四月丁未,大赦。

  五年春正月戊午朔,华雪降,散爲六出,上悦,以爲瑞。

  五月辛亥,高丽、新罗、丹丹、天竺、盘盘等国并遣使朝贡。

闰月丙申,初立驰道,自阊阖门至于朱雀门,又自承明门 至于玄武湖。壬寅,改封历阳王子顼爲临海王。

  夏五月壬申,新除太保王弘薨。

  四年春正月丙午,以尚书仆射徐陵爲左仆射,中书监王劢爲右仆射。

夏四月甲子,初禁人车及酒肆器用铜。

  三月庚戌,进卫将军王弘爲太保。丁巳,加江州刺史檀道济爲司空。

  三月辛未,诏豫、二兖、谯、徐、合、霍、南司、定九州及南豫、江、郢所部在江北诸郡,置云旗义士,往大军及诸镇备防。夏四月丙戌,有星孛于大角。庚寅,监豫州陈桃根献青牛,诏以还百姓。乙未,桃根又上织成罗纹锦被表各二,诏于云龙门外焚之。壬子,郢州献瑞锺六。

甲戌,乃发江陵,命王华知州府,留镇陕西,令到彦之监 襄阳。车驾在道,有黑龙跃负上所乘舟,左右莫不失色,上谓 王昙首曰:“此乃夏禹所以受天命,我何德以堪之。”及至都, 群臣迎拜于新亭。先谒初宁陵,还次中堂,百官奉玺绂,冲让 未受,劝请数四,乃从之。

宋本纪中第二

  十二月丙辰,头和国遣使朝贡。司空、长沙王叔坚有罪免。戊午夜,天开,自西北至东南,其内有青黄杂色,隆隆若雷声。

冬十月戊午,立钱署,铸四铢钱。戊寅,魏克金墉城。

  九月壬戌,襄阳大水,遣使巡行振恤。庚午,置武卫将军、武骑常侍官。

  后主讳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宣帝嫡长子也。梁承圣二年十一月戊寅,生于江陵。明年,魏平江陵,宣帝迁于长安,留后主于穰城。天嘉三年,归建邺,立爲安成王世子。光大二年,累迁侍中。

三年春正月庚寅,立皇弟休范爲顺阳郡王,休若爲巴陵郡 王。戊戌,立皇子子尚爲西阳郡王。辛丑,祀南郊。以骠骑将 军建昌忠公到彦之,卫将军、左光禄大夫新建文宣侯王华,豫 甯文侯王昙首配飨文帝庙庭。壬子,皇太子纳妃。甲寅,大赦。 群臣上礼。

  九年春二月辛卯,诏曰:「故太傅长沙景王、故大司马临川烈武王、故司徒南康文宣公穆之、卫将军华容公弘、征南大将军永修公道济、故左将军龙阳侯镇恶,或履道广深、执德冲邈;或雅量高劭,风鉴明远;或识准弘正,才略开迈。咸文德以弘帝载,武功以隆景业。而太常未铭,从祀阙享,寤寐属虑,永言兴怀。便宜配祭庙庭,勒功天府。」

  夏五月丁巳,立皇子庄爲会稽王。

四年春正月乙亥朔,曲赦建邺百里内。辛巳,祀南郊。 二月乙卯,行幸丹徒,谒京陵。

  秋七月癸丑,以杨文德爲征西将军、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

  秋九月戊戌,立皇子叔彪爲淮南王。

九月壬辰,于玄武湖北立上林苑。甲午,移南郊坛于牛头

  九月辛未,以尚书右仆射何尚之爲左仆射。

  秋九月癸未,尚书右仆射沈君理卒。壬辰晦,夜明。

秋七月戊戌,曲赦益、梁、秦三州。

  三年春正月己丑,以领军将军柳元景爲尚书令。

  是岁,梁明帝殂。

八月己丑,皇太后崩。

  二月乙丑,减州郡县田禄之半。庚寅,铸二铢钱。

  二月乙亥,耕藉田。

帝蜂目鸟喙,长颈锐下,幼而狷急,在东宫每爲孝武所责。 孝武西巡,帝啓参承起居,书迹不谨,上诘让之曰:“书不长 进,此是一条耳。闻汝比素业都懈,狷戾日甚,何以顽固乃尔!” 初践阼,受玺绂,傲然无哀容。蔡兴宗退而叹曰:“昔鲁昭不 戚,叔孙请死,国家之祸,其在此乎。”帝始犹难诸大臣及戴 法兴等,既杀法兴,诸大臣莫不震慑。于是又诛群公,元、凯 以下,皆被殴捶牵曳,内外危惧,殿省骚然。太后疾笃,遣呼 帝,帝曰:“病人间多鬼,可畏,那可往!”太后怒,语侍者 曰:“将刀来破我腹,那得生甯馨儿!”及太后崩后数日,帝梦 太后谓曰:“汝不仁不孝,本无人君之相,子尚愚悖如此,亦 非运祚所及。孝武险虐灭道,怨结人神,儿子虽多,并无天命; 大命所归,应还文帝之子。”故帝聚诸叔都下,虑在外爲患。

  三月丁巳,宴于丹徒宫,大赦;复丹徒县侨旧今岁租布之半,行所经过,蠲田租之半。癸亥,使祭晋故司空忠肃公何无忌墓。

  十二年夏四月癸亥,尚书左仆射陆缮卒。己卯,大雩。壬午,雨。

冬十二月己亥,制诸王及妃主庶姓位从公者,丧事听设凶 门,馀悉断。

  六月癸未朔,日有蚀之。交州刺史檀和之伐林邑国,克之。是岁,大有年。筑北堤,立玄武湖于乐游苑北,兴景阳山于华林园,役重人怨。

  后主以隋仁寿四年十一月壬子,终于洛阳,时年五十二。赠大将军,封长城县公,諡曰炀。葬河南洛阳之芒山。

太祖文皇帝讳义隆,小字车儿,武帝第三子也。晋义熙三 年生于京口。十一年,封彭城县公。永初元年,封宜都郡王, 位镇西将军、荆州刺史,加都督,时年十四。长七尺五寸,博 涉经史,善隶书。是岁来朝,会武帝当听讼,仍遣上讯建康狱 囚,辩断称旨,武帝甚悦。

  二十二年春正月辛卯朔,改用御史中丞何承天元嘉新历。

  十二月壬辰,诏熊昙朗、留异、陈宝应、周迪、邓绪等及王琳首并还亲属,以弘广宥。乙巳,立皇子叔明爲宜都王,叔献爲河东王。

八月,徐、兖、青、冀四州大水,遣使振恤。

  夏四月庚申,新作大航门。

  是岁,周静帝大定元年,逊位于隋文帝,改元开皇元年。

冬十一月戊子,尚书仆射王球卒。己亥,以丹阳尹孟顗爲 尚书仆射。氐杨难当寇汉川。

  夏六月乙丑,大赦,旱故。又大雩。

  十二月庚辰,南徐州刺史河东王叔献薨。

九月丙子,立妃袁氏爲皇后。

  冬十月戊午,立钱署,铸四铢钱。戊寅,魏克金墉城。

  六月丙戌,诏爲北行将士死王事者,克日举哀。壬辰,以尚书右仆射王瑒爲尚书仆射。己酉,改作云龙、神兽门。

秋七月辛酉,闍婆娑达、扶南国并遣使朝贡。 八月乙亥,原除遭水郡诸逋负。

卷二

  太建元年正月甲午,立爲皇太子。十四年正月甲寅,宣帝崩。乙卯,始兴王叔陵构逆伏诛。丁巳,太子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大赦,在位文武及孝悌力田爲父后者,并赐爵一级,孤老鳏寡不能自存者,赐谷人五斛、帛二匹。癸亥,以侍中、丹阳尹、长沙王叔坚爲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乙丑,尊皇后爲皇太后。丁卯,立皇弟叔重爲始兴王,奉昭烈王祀。己巳,立妃沈氏爲皇后。辛未,立皇弟叔俨爲寻阳王,叔慎爲岳阳王,叔达爲义阳王,叔熊爲巴山王,叔虞爲武昌王。甲戌,设无碍大会于太极前殿。

三月乙酉,车驾还宫。丙申,拜初宁陵。大旱。

  六月庚戌,零陵王司马元瑜薨。丙寅,加荆州刺史南谯王义宣位司空。

  冬十一月丙子,以萧岩爲平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丁亥,以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豫章王叔英爲兼司徒。

二月癸巳,阅武,军幢以下,普加班锡,多所原宥。

  秋七月壬辰,改封汝阴王浑爲武昌王,淮阳王彧爲湘东王。丁酉,省大司农、太子仆、廷尉监官。

  秋七月辛卯,初用大货六铢钱。

闰三月癸酉,鄱阳王休业薨。

  夏五月,都下疾疫,遣使存问,给医药,死无家属者,赐以棺器。

  三年春正月戊午朔,日有蚀之。庚午,镇左将军长沙王叔坚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

二年春正月丙寅,司徒徐羡之、尚书令傅亮奉表归政,上 始亲览万机。辛未,祀南郊,大赦。

  六年春正月辛丑,祀南郊。癸丑,以荆州刺史彭城王义康爲司徒、录尚书事。

  十一年春正月丁酉,南兖州言龙见。

是岁,魏延和元年。

  十二月,天竺国遣使朝贡。

  十二月壬辰,司空章昭达薨。

三月壬戌,制大臣加班剑者不得入宫城门。

  十一月丙辰,停台省衆官朔望问讯。丙寅,高丽国遣使朝贡。

  论曰:陈宣帝器度弘厚,有人君之量。文帝知冢嗣仁弱,早存太伯之心,及乎弗悆,咸已委托矣。至于缵业之后,拓土开疆,盖德不逮文,智不及武,志大不已,晚致吕梁之败,江左日蹙,抑此之由也。后主因削弱之余,锺灭亡之运,刑政不树,加以荒淫。夫以三代之隆,历世数十,及其亡也,皆败于妇人。况以区区之陈,外邻明德,覆车之迹,尚且追踪叔季,其获支数年,亦爲幸也。虽忠义感慨,致恸井隅,何救麦秀之深悲,适足取笑乎千祀。嗟乎!始梁末童谣云:「可怜巴马子,一日行千里。不见马上郎,但见黄尘起。黄尘汙人衣,皁荚相料理。」及僧辩灭,群臣以谣言奏闻,曰:僧辩本乘巴马以击侯景,马上郎,王字也,尘谓陈也;而不解皁荚之谓。既而陈灭于隋,说者以爲江东谓羖羊角爲皁荚,隋氏姓杨,杨,羊也,言终灭于隋。然则兴亡之兆,盖有数云。

二月甲戌,降太尉、领司徒江夏王义恭爲骠骑将军、开府 仪同三司。壬午,幸瓜步。是日,解严。

  二月甲寅,车驾巡南豫、南兖二州。丁巳,校猎乌江。己未,登乌江县六合山。壬戌,大赦,行幸所经,无出今年租布,赐人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郡守邑宰及人夫从搜者,普加沾赉。又诏蠲历阳郡租输三年,遣使巡慰,问人疾苦。癸亥,行幸尉氏,观温泉。壬申,车驾至都,拜二庙,乃还宫。

  夏五月戊子,以吏部尚书江总爲尚书仆射。

九月庚寅,以南徐州刺史新安王子鸾爲兼司徒。乙未,幸 廷尉讯狱囚。丙申,立皇子子嗣爲东平王。

  九月丙辰,有客星在北斗,因爲彗,入文昌,贯五车,扫毕,拂天节,经天苑,季冬乃灭。

  二月乙亥,耕藉田。

十二月辛酉,置谒者仆射官。

  是岁,蠕蠕、河南、扶南、婆皇国并遣使朝贡。西凉武昭王孙李宝始归于魏。

  六月丁酉,周武帝崩。

九月,制沙门致敬人主。乙未,以尚书右仆射刘遵考爲左 仆射,以丹阳尹王僧朗爲右仆射。

  六月戊寅,增置吏部尚书一人,省五兵尚书官。丁亥,加左光禄大夫何尚之开府仪同三司。

  是岁,周宣帝大象元年。

冬十二月乙酉,以尚书左仆射顔师伯爲尚书仆射。壬辰, 以王畿诸郡爲扬州,以扬州爲东扬州。癸巳,加车骑将军、扬 州刺史豫章王子尚位司徒。 去岁及是岁,东诸郡大旱,甚者米一斗数百,都下亦至百 余,饿死者十六七。孝建以来,又立钱署铸钱,百姓因此盗铸, 钱转僞小,商货不行。

  夏四月甲申,立皇子子绥爲安陆王。辛丑,地震。

  六月甲寅,以尚书右仆射陆缮爲左仆射,新除晋陵太守王克爲右仆射。

夏四月癸巳,改封西阳王子尚爲豫章王。丙申,加尚书令 柳元景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丙午,雍州刺史海陵王休 茂杀司马庾深之,举兵反,参军尹玄庆起义,斩之,传首建邺。

  六月壬辰,尚书右仆射周弘正卒。

九月丁亥,以平西将军吐谷浑拾寅爲安西将军、秦河二州 刺史,封河南王。

  夏四月,蜀贼张寻、赵广降,迁之建邺。

  诸军既下,江滨镇戍相继奏闻。新除湘州刺史施文庆、中书舍人沈客卿掌机密,并抑而不言。

秋九月壬戌,以丹阳尹刘遵考爲尚书右仆射。

  二十六年春正月辛巳,祀南郊。

  十二月乙亥,合州庐江蛮田伯兴出寇枞阳,刺史鲁广达讨平之。是岁,周宣政元年。

六月辛酉,尚书左仆射刘延孙卒。

  秋八月庚子,立皇子铄爲南平王。

  冬十月乙酉,周人来聘。

冬十二月丙申,诏奉圣之胤,速议承袭;及令修庙,四时 飨祀;并命蠲近墓五家供洒扫,栽松柏六百株。

  三月戊子,遣右将军到彦之侵魏。

  九月癸未,周临江太守刘显光率衆来降。是夜,天东南有声,如风水相激,三夜乃止。丁亥,周将王延贵率衆援历阳,任忠击破之,禽延贵等。己酉,周广陵义军主曹药率衆来降。

夏六月己卯,封氐杨难当爲武都王。

  九月甲寅,日有蚀之。丁卯,行幸琅邪郡,原遣囚系。庚午,河、济清。

  六月壬戌,大风,吹坏臯门中闼。

冬,青州城南远望,见地中如水,有影,谓之“地镜”。

  是冬,浚淮,起湖熟废田千馀顷。

  六月戊戌,扶南国遣使朝贡。庚子,废皇太子胤爲吴兴王,立扬州刺史始安王深爲皇太子。辛丑,以太子詹事袁宪爲尚书仆射。丁巳,大风自西北激涛水入石头城,淮渚暴溢,漂没舟乘。

是岁,魏太延元年。

  冬十一月癸酉,以武都王世子杨玄爲北秦州刺史,袭封武都王。是岁,赫连屈丐死。

  五月甲午,东冶铸铁,有物赤色,大如数升,自天坠鎔所,有声隆隆如雷,铁飞出墙外,烧人家。

冬十月丙午,太傅江夏王义恭进位太宰,领司徒。

  六月戊申,蠕蠕、高丽等国并遣使朝贡。

  夏四月庚子,彗星见。

三月丁未,尚书令建平王宏薨。乙卯,以田农要月,命太 官停杀牛。

  十一月癸卯,复置都水使者官。始课南徐州侨人租。

  后主愈骄,不虞外难,荒于酒色,不恤政事,左右嬖佞珥貂者五十人,妇人美貌丽服巧态以从者千馀人。常使张贵妃、孔贵人等八人夹坐,江总、孔范等十人预宴,号曰「狎客」。先令八妇人襞采笺,制五言诗,十客一时继和,迟则罚酒。君臣酣饮,从夕达旦,以此爲常。而盛修宫室,无时休止。税江税市,征取百端。刑罚酷滥,牢狱常满。

九月乙卯,文穆皇后祔葬景宁陵。

  三月,大雩。

  三月乙丑,扶南、林邑国并遣使朝贡。

是岁,河西、高丽、百济、倭国并遣使朝贡。自去岁至是, 诸州郡水旱伤稼。人大饥,遣使开仓赈恤。

  九月,魏灭且渠茂虔。

  夏六月癸亥,周人来聘。

秋七月壬子,皇后袁氏崩。

  十二月,都下火,延烧于太社北墙。

  秋七月壬午,皇太子加元服,在位文武赐帛各有差。孝悌力田爲父后者,赐爵一级;鳏寡癃老不能自存者,人谷五斛。

二月乙卯,复百官禄。

  冬十二月己亥,制诸王及妃主庶姓位从公者,丧事听设凶门,馀悉断。

  冬十一月丙寅,大赦。是月,盘盘、百济国并遣使朝贡。

十一月丙子,曲赦南豫州殊死以下。巡幸所经,详减今岁 田租。乙酉,诏祭晋大司马桓温、征西将军毛璩墓。上于行所 讯溧阳、永世、丹阳县囚。癸巳,祀梁山,大阅水师。于中江, 有白雀二集华盖,有司奏改元爲神雀,诏不许。乙未,原放行 狱徒系。浙江东诸郡大旱。

  时帝凶悖日甚,诛杀相继,内外百官,不保首领。先是,讹言湘中出天子,帝将南巡荆、湘以厌之,期旦诛除四叔,然后发引。是夜湘东王彧与左右阮佃夫、王道隆、李道儿密结帝左右寿寂之、姜産之等十一人,谋共废帝。先是,帝好游华林园竹林堂,使妇人裸身相逐,有一妇人不从命,斩之。经少时,夜梦游后堂,有一女子骂曰:「帝悖虐不道,明年不及熟矣。」帝怒,于宫中求得似所梦者一人戮之。其夕复梦所戮女骂曰:「汝枉杀我,已诉上帝。」至是,巫觋云「此堂有鬼」。帝与山阴公主及六宫彩女数百人随群巫捕鬼,屏除侍卫,帝亲自射之。事毕,将奏靡靡之声,寿寂之怀刀直入,姜産之爲副,诸姬迸逸,废帝亦走。追及之,大呼:「寂!寂!」如此者三,手不能举,乃崩于华光殿,时年十七。太皇太后令奉湘东王彧纂承皇统。于是葬帝于丹阳秣陵县南郊坛西。

  夏四月庚戌,诏絓在军者,并赐爵二级。又诏御府堂署所营造,礼乐仪服军器之外,悉皆停息。掖庭常供,王侯妃主诸有奉恤者,并各量减。庚申,大雨雹。

八月庚申,雍州刺史武昌王浑有罪,废爲庶人,自杀。辛 酉,干陀利国遣使朝贡。三吴饥,诏所在振贷。

  冬十月癸未,听讼于阅武堂。

  既见宥,隋文帝给赐甚厚,数得引见,班同三品。每预宴,恐致伤心,爲不奏吴音。后监守者奏言:「叔宝云,'既无秩位,每预朝集,愿得一官号'。」隋文帝曰:「叔宝全无心肝。」监者又言:「叔宝常耽醉,罕有醒时。」隋文帝使节其酒,既而曰:「任其性;不尔,何以过日。」未几,帝又问监者叔宝所嗜。对曰:「嗜驴肉。」问饮酒多少?对曰:「与其子弟日饮一石。」隋文帝大惊。及从东巡,登芒山,侍饮,赋诗曰:「日月光天德,山川壮帝居,太平无以报,愿上东封书。」并表请封禅,隋文帝优诏谦让不许。后从至仁寿宫,常侍宴,及出,隋文帝目之曰:「此败岂不由酒;将作诗功夫,何如思安时事。当贺若弼度京口,彼人密啓告急,叔宝爲饮酒,遂不省之。高熲至日,犹见啓在床下,未开封。此亦是可笑,盖天亡也。昔苻氏所征得国,皆荣贵其主。苟欲求名,不知违天命,与之官,乃违天也。」

二年春正月辛亥,祀南郊。丙辰,复郡县田秩,并九亲禄 奉。壬戌,拜初宁陵。

  论曰:文帝幼年特秀,自禀君德。及正位南面,历年长久,纲维备举,条禁明密,罚有恒科,爵无滥品。故能内清外晏,四海谧如。而授将遣师,事乖分阃。才谢光武,而遥制兵略,至于攻战日时,咸听成旨,虽覆师丧旅,将非韩、白,而延寇蹙境,抑此之由。及至言泄衾衽,难结凶竖,虽祸生非虑,盖亦有以而然。夫尽人命以自养,盖惟桀、纣之行;观夫大明之世,其将尽人命乎。虽周公之才之美,亦当终之以乱,由此言之,得殁亦爲幸矣。至如废帝之事,行着于篇,假以中才之君,有一于此,足以致霣,况乎兼斯衆恶,不亡其可得乎!

  庚午,贺若弼攻陷南徐州。辛未,韩擒又陷南豫州。隋军南北道并进。辛巳,贺若弼进军锺山,顿白土冈之东南,衆军败绩。弼乘胜进军宫城,烧北掖门。是时,韩擒率衆自新林至石子冈,镇东大将军任忠出降擒,仍引擒经朱雀航趣宫城,自南掖门入。城内文武百司皆遁出,唯尚书仆射袁宪、后合舍人夏侯公韵侍侧。宪劝端坐殿上,正色以待之。后主曰:「锋刃之下,未可及当,吾自有计。」乃逃于井。二人苦谏不从,以身蔽井,后主与争久之方得入。沈后居处如常。太子深年十五,闭合而坐,舍人孔伯鱼侍焉。戍士叩合而入,深安坐劳之曰:「戎旅在涂,不至劳也。」既而军人窥井而呼之,后主不应。欲下石,乃闻叫声。以绳引之,惊其太重,及出,乃与张贵妃、孔贵人三人同乘而上。隋文帝闻之大惊。开府鲍宏曰:「东井上于天文爲秦,今王都所在,投井其天意邪。」先是江东谣多唱王献之桃叶辞,云:「桃叶复桃叶,度江不用烜,但度无所苦,我自接迎汝。」及晋王广军于六合镇,其山名桃叶,果乘陈船而度。丙戌,晋王广入据台城,送后主于东宫。

十一月戊辰,改细作署令爲左右御府令。丙戌,复置大司 农官。 十二月辛丑,幸廷尉寺,宥系囚。魏遣使通和。丁未,幸 建康县,原放狱囚。倭国遣使朝贡。

  闰三月癸酉,鄱阳王休业薨。

  是月,齐武成帝殂。

秋七月己未,以尚书仆射孟顗爲左仆射,中护军何尚之爲 右仆射。

  十七年夏四月戊午朔,日有蚀之。

  冬十一月丁酉,立皇弟叔平爲湘东王,叔敖爲临贺王,叔宣爲阳山王,叔穆爲西阳王,叔俭爲南安王,叔澄爲南郡王,叔兴爲沅陵王,叔韶爲岳山王,叔纯爲新兴王。

时帝凶悖日甚,诛杀相继,内外百官,不保首领。先是, 讹言湘中出天子,帝将南巡荆、湘以厌之,期旦诛除四叔,然 后发引。是夜湘东王彧与左右阮佃夫、王道隆、李道儿密结帝 左右寿寂之、姜産之等十一人,谋共废帝。先是,帝好游华林 园竹林堂,使妇人裸身相逐,有一妇人不从命,斩之。经少时, 夜梦游后堂,有一女子骂曰:“帝悖虐不道,明年不及熟矣。” 帝怒,于宫中求得似所梦者一人戮之。其夕复梦所戮女骂曰: “汝枉杀我,已诉上帝。”至是,巫觋云“此堂有鬼”。帝与山 阴公主及六宫彩女数百人随群巫捕鬼,屏除侍卫,帝亲自射之。 事毕,将奏靡靡之声,寿寂之怀刀直入,姜産之爲副,诸姬迸 逸,废帝亦走。追及之,大呼:“寂!寂!”如此者三,手不 能举,乃崩于华光殿,时年十七。太皇太后令奉湘东王彧纂承 皇统。于是葬帝于丹阳秣陵县南郊坛西。

  帝蜂目鸟喙,长颈锐下,幼而狷急,在东宫每爲孝武所责。孝武西巡,帝啓参承起居,书迹不谨,上诘让之曰:「书不长进,此是一条耳。闻汝比素业都懈,狷戾日甚,何以顽固乃尔!」初践阼,受玺绂,傲然无哀容。蔡兴宗退而叹曰:「昔鲁昭不戚,叔孙请死,国家之祸,其在此乎。」帝始犹难诸大臣及戴法兴等,既杀法兴,诸大臣莫不震慑。于是又诛群公,元、凯以下,皆被殴捶牵曳,内外危惧,殿省骚然。太后疾笃,遣呼帝,帝曰:「病人间多鬼,可畏,那可往!」太后怒,语侍者曰:「将刀来破我腹,那得生甯馨儿!」及太后崩后数日,帝梦太后谓曰:「汝不仁不孝,本无人君之相,子尚愚悖如此,亦非运祚所及。孝武险虐灭道,怨结人神,儿子虽多,并无天命;大命所归,应还文帝之子。」故帝聚诸叔都下,虑在外爲患。

  二月壬子,耕藉田。

十九年夏四月甲戌,上以久疾愈,始奉初礿,大赦。 五月庚寅,梁秦二州刺史刘真道、龙骧将军裴方明破杨难 当,仇池平。

  秋七月辛未,土断雍州诸侨郡县。

  冬十一月辛酉,高丽国遣使朝贡。

闰六月乙巳,遣使省行狱讼,简息徭役。

  二月乙卯,雷且雪。戊午,立皇子休仁爲建安王。

  六月戊子,新罗国遣使朝贡。辛卯,大雨雹。乙巳,分遣大使巡州郡,省冤屈。

是岁,魏正平元年。

  二月己丑,司徒、录尚书事江夏王义恭进位太尉,领司徒。辛卯,立皇子宏爲建平王。

  三月辛未,震武库。丙子,分命衆军以备周。乙酉,大赦。

二月乙丑,减州郡县田禄之半。庚寅,铸二铢钱。

  十一年夏四月,梁、秦二州刺史萧思话破氐,梁州平。

  十二月癸巳,雷。

六年春正月辛卯,祀南郊。是日,又宗祀文皇帝于明堂, 以配上帝。大赦。乙未,置五官中郎将、左右中郎将官。

  二年春正月丙寅,司徒徐羡之、尚书令傅亮奉表归政,上始亲览万机。辛未,祀南郊,大赦。

  十一月己未,诏修复仲尼庙。辛巳,幸长干寺,大赦。

是岁,魏神鹿元年,太武皇帝伐赫连昌,灭之。乞伏炽盘 死。

  夏五月,魏文成皇帝崩。

陈本纪下第十

六月丙午,车驾还宫。初置殿门及上合门屯兵。庚午,以 丹阳尹褚湛之爲尚书右仆射。庚申,诏有司论功班赏各有差。 辛酉,安西将军、西秦河二州刺史吐谷浑拾寅进号镇西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辛未,改封南谯王义宣爲南郡王,随王诞爲竟 陵王。 闰月丙子,遣兼散骑常侍乐询等十五人巡行风俗。庚申, 加太傅江夏王义恭录尚书事,以荆州刺史竟陵王诞爲侍中、骠 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甲申,蠲寻阳、西阳郡 租布三年。是月,置卫尉官。

  三年春正月丙寅,司徒徐羡之、尚书令傅亮有罪伏诛。遣中领军到彦之、征北将军檀道济讨荆州刺史谢晦,上亲率六师西征。大赦。丁卯,以江州刺史王弘爲司徒、录尚书事。

  十四年春正月己酉,上弗豫。甲寅,崩于宣福殿,时年五十三。遗诏:「凡厥终制,事从省约,金银之饰,不以入圹,明器皆用瓦。以日易月及公除之制,悉依旧准。在位百司,三日一临。四方州镇,五等诸侯,各守所职,并停奔赴。」二月辛卯,群臣上諡曰孝宣皇帝,庙号高宗。癸巳,葬显宁陵。帝之在田,本有恢弘之度,及居尊位,实允天人之属。于时国步初弭,创痍未复,淮南之地,并入于齐。帝志复旧境,意反侵地,强弱之形,理则县绝,犯斯不韪,适足爲禽。及周兵灭齐,乘胜而举,略地还至江际,自此惧矣。既而修饰都城,爲扞御之备,获铭云:「二百年后,当有痴人修破吾城者。」时莫测所从云。

十二月壬寅,遣使开仓赈恤,听受杂物当租。丙午,行幸 历阳。甲寅,大赦,赐历阳郡女子百户牛酒,蠲郡租十年。己 未,加太宰江夏王义恭尚书令。于博望梁山立双阙。癸亥,至 自历阳。

  三月庚寅,立皇子子元爲邵陵王。壬寅,以倭世子兴爲安东将军、倭国王。

  十一月己卯,大赦。祯明元年春正月戊寅,大赦,改元。乙未,地震。秋九月庚寅,梁太傅安平王萧岩、荆州刺史萧瓛,遣其都官尚书沈君公诣荆州刺史陈慧纪请降。辛卯,岩等帅其文武官男女济江。甲午,大赦。

九月己未,开酒禁。癸酉,宴于武帐堂,上将行,敕诸子 且勿食,至会所赐馔。日旰,食不至,有饥色 。上诫之曰 : “汝曹少长丰佚,不见百姓艰难,今使尔识有饥苦,知以节俭 期物。”

  三月庚辰,校猎。

  夏四月乙卯,临海王伯宗薨。戊寅,皇太后祔葬于万安陵。五月壬午,齐人来吊。

夏四月乙巳,新作阊阖、广莫二门,改先广莫门曰承明, 开阳门曰津阳。

  夏四月甲午,立皇子诞爲广陵王。

  冬十一月乙亥,诏北边行军之所,并给复十年。

二十九年春正月甲午,诏经寇六州,仍逢灾涝,可量加救 赡。

  二年春正月辛亥,祀南郊。丙辰,复郡县田秩,并九亲禄奉。壬戌,拜初宁陵。

  四年春正月甲寅,诏王公以下各荐所知,无隔舆皁。二月丙申,立皇弟叔谟爲巴东王,叔显爲临江王,叔坦爲新会王,叔隆爲新甯王。

二月己亥,幸丹徒,谒京陵。

  冬十月,雷。

  六月丁亥,江阴王萧季卿以罪免。甲辰,封东中郎长沙王府谘议参军萧彜爲江阴王。

秋七月乙亥,进高丽王高琏位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冬十二月庚寅,立皇子绍爲庐陵王,奉孝献王祀;江夏王义恭子朗爲南丰王,奉营阳王祀。

  冬十月癸亥,以尚书仆射江总爲尚书令,吏部尚书谢侑爲尚书仆射。

大明元年春正月辛亥朔,大赦,改元。庚午,都下雨水。 辛未,遣使检行,赐以樵米。

  八月,雍州大水,甲寅,遣加赈恤。

  三年春正月乙丑朔,朝会,大雾四塞,入人鼻皆辛酸。后主昏睡,至晡时乃罢。是日,隋将贺若弼自北道广陵济,韩擒趋横江济,分兵晨袭采石,取之。进拔姑孰,次于新林。时弼攻下京口,缘江诸戍望风尽走,弼分兵断曲阿之冲而入。丙寅,采石戍主徐子建至告变。戊辰,乃下诏曰:「犬羊陵纵,侵窃郊畿,蜂虿有毒,宜时扫定,朕当亲御六师,廓清八表,内外并可戒严。」于是以萧摩诃爲皇畿大都督,樊猛爲上流大都督,樊毅爲下流大都督,司马消难、施文庆并爲大监军,重立赏格,分兵镇守要害,僧尼道士尽皆执役。

六月戊申,蠕蠕、高丽等国并遣使朝贡。

  夏四月甲子,初禁人车及酒肆器用铜。

  八月戊寅,陨霜杀稻菽。

三月己亥,内外戒严。

  秋七月己未,零陵王太妃殂,追崇爲晋皇后,葬以晋礼。九月癸丑,立皇子浚爲始兴王、骏爲武陵王。

  九月丁巳,天东南有声如虫飞。

秋八月庚午,以尚书仆射顔师伯爲左仆射,吏部尚书王景 文爲右仆射。癸酉,帝自率宿卫兵诛太宰江夏王义恭、尚书令 柳元景、左仆射顔师伯、廷尉刘德愿。改元爲景和。甲戌,以 司徒、扬州刺史豫章王子尚领尚书令。乙亥,帝释素服,御锦 衣。以始兴公沈庆之爲太尉。庚辰,以石头城爲长乐宫,东府 城爲未央宫。甲申,以北邸爲建章宫,南第爲长杨宫。己丑, 复立南北二驰道。

  冬十月戊寅,诏开建仲尼庙,制同诸侯之礼,详择爽垲,厚给祭秩。

  三月辛酉,前丰州刺史章大宝举兵反。

冬十二月乙未,太子詹事范晔谋反,及党与皆伏诛。丁酉, 免大将军彭城王义康爲庶人,绝属籍。

  冬十二月,前吴郡太守徐佩之谋反,伏诛。

  十二月乙丑,南、北兖、晋三州及盱眙、山阳、阳平、马头、秦、历阳、沛、北谯、南梁等九郡民并自拔向建邺。周又克谯、北徐二州。自是淮南之地,尽归于周矣。己巳,诏非军国所须,多所减损,归于俭约。

六月,都下疫疠,使巡省给医药。以货贵,制大钱,一当 两。

  秋七月辛未,地震。新作东宫。

  冬十月己巳,立皇子叔齐爲新蔡王,叔文爲晋熙王。

六月戊寅,增置吏部尚书一人,省五兵尚书官。丁亥,加 左光禄大夫何尚之开府仪同三司。

  是岁,冯跋死。倭、百济、呵罗单、林邑、呵罗他、师子等国并遣使朝贡。吴兴、晋陵、义兴大水,遣使巡行振恤。

  二月癸亥,耕藉田。

宋本纪中

  是岁,河南、高丽、林邑等国并遣使朝贡。

  秋八月辛未,周人来聘。

五月,起明堂于国学南丙巳之地。癸亥,制帝室期亲,官 非禄官者,月给钱十万。

  三月己亥,内外戒严。

  九月丙午,设无碍大会于太极前殿,舍身及乘舆御服,大赦。辛亥夜,天东北有声如虫飞,渐移西北。丙寅,以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长沙王叔坚爲司空,征南将军、江州刺史豫章王叔英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至德元年春正月壬寅,大赦,改元。以征南将军、江州刺史豫章王叔英爲中卫大将军;以司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长沙王叔坚爲江州刺史;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司马消难进号车骑将军。癸卯,立皇子深爲始安王。秋八月丁卯,以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长沙王叔坚爲司空。

十三年春正月癸丑朔,上有疾,不朝会。

  二月己亥,幸丹徒,谒京陵。

  隋文帝以陈氏子弟既多,恐京下爲过,皆分置诸州县,每岁赐以衣服以安全之。

孝建元年春正月己亥朔,祀南郊,大赦,改元。壬戌,更 铸四铢钱。丙寅,立皇子子业爲皇太子,赐天下爲父后者爵一 级。是月,起正光殿。

  六月辛酉,尚书左仆射刘延孙卒。

  三年春正月癸丑,以尚书右仆射徐陵爲尚书仆射。辛酉,祀南郊。

是岁,冯弘奔高丽。

  六月,以大且渠无讳爲征西大将军、凉州刺史,封河西王。秋七月甲戌晦,日有蚀之。

卷十

二月乙卯,以扬州所统六郡爲王畿,以东扬州爲扬州。甲 子,复置廷尉监官。

  八月乙丑,置清台令官。

  冬十月戊午,司空吴明彻破周将梁士彦于吕梁。

十七年夏四月戊午朔,日有蚀之。

  是岁,魏延和元年。

帝少好读书,颇识古事,粗有文才,自造孝武帝诔及杂篇 章,往往有辞采。以魏武有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乃置此二 官,以建安王休仁、山阳王休佑领之,其馀事迹,分见诸列传。

  五月乙酉,亡命司马顺则自号齐王,据梁邹城。丁巳,婆皇国,戊戌,河南国并遣使朝贡。戊申,以尚书左仆射何尚之爲尚书令,太子詹事徐湛之爲左仆射、护军将军。壬子,彗星见太微中,对帝坐。

  二月辛丑,祀明堂。乙卯夜,有白气如虹,自北方贯北斗紫宫。三月壬午,以开府仪同三司吴明彻都督征讨诸军事,略地北边。丙戌,西衡州献马生角。己丑,皇孙胤生,内外文武赐帛各有差,爲父后者赐爵一级。

九月壬子,葬元皇后于长宁陵。

  十年春正月甲寅,改封竟陵王义宣爲南谯王。己未,大赦。夏,林邑、闍婆娑州、诃罗单国并遣使朝贡。

  九月乙巳,立方明坛于娄湖。戊申,以扬州刺史始兴王叔陵兼王官伯,临盟。甲寅,幸娄湖,临誓衆。乙卯,分遣大使以盟誓班下四方,以上下相警。

九月丁亥,阅武于宣武场。

  是岁,魏太武皇帝始光元年。

  秋九月癸亥夜,大风从西北来,发屋拔树,大雨雹。

五月丁卯,曲赦梁、南秦二州剑阁以北。戊寅,以大且渠 茂虔爲征西大将军、凉州刺史,封河西王。

  十一月壬辰,甯朔将军何迈下狱死。癸巳,杀新除太尉沈庆之。壬寅,立皇后路氏,四厢奏乐。曲赦扬、南徐二州。丁未,皇子生,少府刘蒙之子也。大赦,赃汙淫盗,悉皆原荡,赐爲父后者爵一级。壬子,以护军将军建安王休仁爲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戊午,南平王敬猷、庐陵王敬先、安南侯敬深并赐死。

  五月癸巳,以尚书右仆射晋安王伯恭爲尚书仆射。己酉,周宣帝崩。

十一年夏四月,梁、秦二州刺史萧思话破氐,梁州平。

  三月乙未,建牙于军门。是时多不悉旧仪,有一翁斑白,自称少从武帝征伐,颇悉其事,因使指麾,事毕,忽失所在。自冬至春,常东北风,连阴不霁,其日牙立之后,风转而西南,景色开霁,有紫云二荫于牙上。

  秋八月己未,周郧州总管司马消难以所统九州八镇之地来降。诏因以消难爲大都督,加司空,封随郡公。庚申,诏镇西将军樊毅进督沔、汉诸军事。遣南豫州刺史任忠率衆趋历阳,超武将军陈慧纪爲前军都督,趋南兖州。戊辰,以司空司马消难爲大都督水陆诸军事。庚午,通直散骑常侍淳于陵克临江郡。癸酉,智武将军鲁广达克郭默城。甲戌,大雨霖。丙子,淳于陵克佑州城。

十二月壬申,以领军将军刘遵考爲尚书右仆射。甲戊,制 天下人户岁输布四匹。

  秋七月丙申朔,日有蚀之,既。丙辰,大赦,赐文武爵一级。

  冬十月己亥,以特进周弘正爲尚书右仆射。乙巳,吴明彻克寿阳城,斩王琳,传首建邺,枭于朱雀航。

八月乙丑,立皇子子孟爲淮南王、子産爲临贺王。车驾幸 建康、秣陵县讯狱囚。

  夏四月乙巳,新作阊阖、广莫二门,改先广莫门曰承明,开阳门曰津阳。

  十二月辛巳,彗星见西南。

八月乙丑,置清台令官。

  三十年正月,出次西阳之五洲,会元凶弑逆,上率衆入讨。荆州刺史南谯王义宣、雍州刺史臧质并举义兵。

  秋七月己卯,百济国遣使朝贡。庚辰,大雨,震万安陵华表。己丑,震慧日寺刹及瓦官寺重门,一女子震死。

夏六月庚戌,司徒王弘降爲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下 大水。乙卯,遣使检行振赡。

  五月辛酉,制荆、徐、兖、豫、雍、青、冀七州统内,家有马一匹者,蠲复一丁。

  十二月丙辰,以前镇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鄱阳王伯山爲镇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夏四月乙卯,司空、南兖州刺史竟陵王诞有罪,贬爵,诞 不受命,据广陵反。以沈庆之爲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南兖州刺史,讨诞。

  景和元年春正月乙未朔,大赦,改元爲永光。乙巳,省诸州台传。

  冬十一月己亥,地震。

秋七月,百济国遣使朝贡。

  冬十二月辛酉,初停贺雪。河南、河西、诃罗单国并遣使朝贡。十五年春二月,以平东将军吐谷浑慕延爲镇西将军、秦河二州刺史,封陇西王。

  三月己巳,后主与王公百司,同发自建邺,之长安。隋文帝权分京城人宅以俟,内外修整,遣使迎劳之,陈人讴咏,忘其亡焉。使还奏言:「自后主以下,大小在路,五百里累累不绝。」隋文帝嗟叹曰:「一至于此。」及至京师,列陈之舆服器物于庭,引后主于前,及前后二太子、诸父诸弟衆子之爲王者,凡二十八人;司空司马消难、尚书令江总、仆射袁宪、骠骑萧摩诃、护军樊毅、中领军鲁广达、镇军将军任忠、吏部尚书姚察、侍中中书令蔡征、左卫将军樊猛,自尚书郎以上二百余人,文帝使纳言宣诏劳之。次使内史令宣诏让后主,后主伏地屏息不能对,乃见宥。隋文帝诏陈武、文、宣三帝陵,总给五户分守之。

冬十一月,氐杨难当据有梁州。是月,且渠蒙逊死。

  冬十一月壬寅,扬州刺史庐陵王绍薨。

  二月乙酉,立皇子叔卿爲建安王。

秋七月丙申朔,日有蚀之,既。丙辰,大赦,赐文武爵一 级。

  大明元年春正月辛亥朔,大赦,改元。庚午,都下雨水。辛未,遣使检行,赐以樵米。

  夏四月戊申,有群鼠无数,自蔡洲岸入石头,渡淮至于青塘两岸,数日自死,随流出江。是月,郢州南浦水黑如墨。

三月甲戌,行幸江乘,遣祭故太保王弘、光禄大夫王昙首 墓。

  十二月辛酉,置谒者仆射官。

  二年春二月癸未,章昭达禽欧阳纥送都,斩于建康市,广州平。三月丙申,皇太后崩。丙午,曲赦广、衡二州。丁未,大赦。又诏自讨周迪、华皎以来,兵所有死亡者,并令收敛,并给棺槥,送还本乡。

二月甲戌,立皇子褘爲东海王,昶爲义阳王。

  十九年夏四月甲戌,上以久疾愈,始奉初礿,大赦。五月庚寅,梁秦二州刺史刘真道、龙骧将军裴方明破杨难当,仇池平。

  秋七月戊戌,新罗国遣使朝贡。

秋七月壬辰,改封汝阴王浑爲武昌王,淮阳王彧爲湘东王。 丁酉,省大司农、太子仆、廷尉监官。

  九月壬子,葬元皇后于长宁陵。

  九月庚子朔,日有蚀之。辛亥,大赦。丙寅,以故太尉徐度,仪同三司杜棱、程灵洗配食武帝庙庭;故司空章昭达配食文帝庙庭。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有黑龙见西方,始兴昭烈王第二子也

关键词:

世尊若彼众生无正方便,若彼众生无正方便及正

于是,普眼神道在万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释迦牟尼,愿为此会诸菩...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宣扬如来圆觉清净大陀罗尼,

“善男人,如销金矿,金非销有,既已成金,不重为矿,经无穷时,金性不坏,不应说言:‘本非成就。’释迦牟尼...

详细>>

于是净诸业障菩萨在大众中,若诸菩萨及末世众

于是乎,净诸业障菩萨在万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如来佛,为大家辈...

详细>>

指禅定境界,与大菩萨摩诃萨十万人俱

如是笔者闻:不经常,婆伽婆入于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一切释迦牟尼光严住持,是诸众生清净觉地,身心寂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