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得跟你说一下俺大爷的事,蛋儿妈指着蛋儿

日期:2019-10-09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你会撒谎吗?如果不会,我给你说两个撒谎的故事,看完,你就会了,不信就试试——
  
  一、蛋儿撒谎
   有一个女人,非常疼爱自己的儿子,叫她的儿子总是“蛋儿,蛋儿”的。一天,蛋儿在外边玩够了,哭丧着脸回来,他妈一见,心疼的不得了,忙说;“看我蛋儿亲的,又咋啦?快给妈撒个谎吧”。蛋儿一听就哭了起来,还一边哭一边说:“我还撒什么谎哩,我外爷在前天死了,我爸不让我给你说,我正不知该咋办哩”!蛋儿妈一听吓坏了,忙问:“这话当真?”蛋儿说:“不信就拉倒”!蛋儿妈一急就信了,马上就哭了起来,还一边哭一边骂:“你爸喔死不了的,这么大的事,都不叫给我说,安的是什么心呀”!正哭骂间,蛋儿爸回来了,一进门听见蛋儿妈正在骂他,忙问:“咋回事”?蛋儿妈指着蛋儿说:“你问他”!蛋儿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爸说:“我一回来,我妈就叫我给她撒个谎,我说我外爷死了,她就哭了起来”。蛋儿妈一听:“啊?你还真的撒谎呀……”,一下子气得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二、双泉子撒谎
   南河沟的杨家库村,就在黄河边上。村里有个人,叫双泉子。此人一辈子撒谎成性,令人防不胜防。有一天,双泉子出门回来,路过张阳村。张阳村的队长正带领着社员们准备上场打麦子,看到双泉子过来,队长就戏谑地呐喊着:“双泉叔,快过来歇一会,再给咱撒个谎吧”!只见双泉子这时忙忙张张地紧走了几步说:“妈日死的,今日谁还能顾得上撒谎啊!刚才,家里人捎话说,黄河里发了大水了,推下来鱼可多了,都是些一尺多长的大鲤鱼,我正忙着还要赶快回去捞鱼呢”!说着,连停都没停,就急急慌慌地走了。队长一听,就信以为真。忙停下手中的活什说:“今天不上场了,放一天假,大家都去捞鱼吧”!社员们一听都非常高兴,就前呼后拥,都跟着队长来到了杨家库村,可一看,却见黄河里并没有发水,这才知道双泉子把他们谎了,不由得非常生气,就把双泉子叫出来质问。谁知双泉子听了,却不以为然地说:“妈日死的,你不是叫我撒谎嘛,我给你把谎撒了,你还怨我”?队长没好气地说:“我是和叔开玩笑的,是说着玩的,叔就真的撒谎啊”?双泉子说:“你说的倒好听,开玩笑哪有拿撒谎开的?你能开玩笑,我就不能开玩笑?妈日死的,开个玩笑你也当真?还怨我的过,我去怨谁啊”?气的队长没话可说,只好带着社员们垂头丧气地返了回去。
  
   2013年3月18日星期一于小卖部整理   

二奶奶

我现在在回金华的火车上,家里的事都结束了,觉得得跟你说一下俺大爷的事。俺大爷是阴历九月初七早晨走的,谁也没想到,都以为至少还得一个月,所以很突然。我是早晨六点多点儿接到俺爸的电话的,听着那边已经哭成一片了,过一会儿俺妈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给她买票,你也知道金华那破地方,到潢川只有一趟车,还是夜里十一点发车的,我就做高铁转车到江西才在当天晚上11点多到的家,俺大爷已经入棺了,保住、建惠、东生他们在地上已经睡着了,海生给我拿的孝布,然后烧纸磕头,第二天凌晨就去人去俺爷的坟旁边挖好坑,这是俺大爷交代埋那的,上午八九点左右来了一堆人,就把俺大爷按咱老家的规矩抬出去了,过程中主要是俺大哥二哥参与的,路上磕头烧纸,到坑里头滚几圈暖坑,然后我们烧纸,埋的时候不让我们参与,俺叔他们又给两个坟修个砖头圈,当天晚上我们又去烧纸,三天后过"五七",这个一般是27天以后才烧的,现在都省了,我们又去烧了一回纸,然后俺大爷这事就结束了,俺娘说,过了五七啥子都没有了,啥也不讲究了。还有一个"百天",是腊月十七,到时候俺大哥先回来收拾收拾屋子,我们都还得回来再去看看俺大爷。俺大妈去潢川,俺奶谁也不跟现在还住在庄子上,俺爸你爸都说不动,暂时就让她住。

二奶奶爱二爷爷,这是毋庸置疑的。

没通知你的事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你谁也别埋怨,都是为你好,说实话你赶不回来坐飞机也赶不回来,这事太突然了,俺大爷对俺们几个小孩好,俺们都难受,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谁也别怨,几个大人也不好受,俺大爷走之前交代的花生和稻,俺叔都是拼了命的干,弄得好好的,自己白天累得要命,晚上在那水房洗澡的时候哭得满院子都听的到,俺姑也是动不动就哭……

二奶奶经常坐在村子老井的旁边,朝南边望去,想起那个遥远的清晨,尽管那种遥远有些不可触及,但十几年如一日,甚至更多。每天清晨,她都会到老井旁边望着南方,累了,她就摇摇水井轱辘。

谁也别怨,珍惜眼前人吧,各家都不容易。

我问起过二爷爷的故事,二奶奶总是笑着开头,“你,二爷爷啊……”,然后,就没有了下文。当然,我也会想起那个遥远的下午,老太太坐在房檐底下,手里拿着把扇子,拍着自己的大腿,说:“王朝马汉,王朝马汉。”那时,蜡质的阳光就会均匀地摊在二奶奶的面容上,一丝不差,不需要调和。那时候,爷爷还健在,,爷爷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端着碗饭,从家里踱着步子走到那边的十字路口,还没走到,碗已经见底。这时,爷爷就会返回再去盛一碗,再走到南边的十字路口,蹲在墙根,和那些汉子和妇人说笑着。

不知道是为啥,二爷爷在我的印象里总是高大的,或许这与爷爷有关。有一次,我向爷爷问起二爷爷的事,爷爷先是一愣,然后阴沉着脸,“滚。”我从未想到爷爷会如此动怒,我害怕极了,哭着从南边回家。二奶奶看见我委屈的样子,就叫住我,笑着说:“娃,吃麻叶不吃,二奶奶刚做好的。”从那起,我对爷爷就怀“恨”在心,“老头子,等你死了,我也不哭。”我十三岁那年爷爷暴病而亡,我哭得稀里哗啦,村里人都纷纷议论,“你看小钢蛋多懂事。”

爷爷死的时候,大姑回来过一趟,我十分欢喜。就跟大姑打听二爷爷的故事,但大姑脸色总会先是一阵悲戚,而后笑了笑拍拍我的头。然后就去了二奶奶那里,母女二人说说这说说那,但两人是那样的默契,对二爷爷的事都决口不提。

后来,我就开始觉得二爷爷是一个“伟大”的人,至少爷爷说起他的时候,总是咬牙切齿的,而家人们对于二爷爷又是那样的讳莫如深。或许是渴望得到承认,我就开始觉得二爷爷是一个“伟大”的人,因为家人想回避这个问题,但二爷爷这个人就如同一把刀,深深地扎在我的家族之中。从那起,我就发誓要向二爷爷学习。

……

二剰是我小时候最好的玩伴。那时候二剰还不叫二剰,叫刘凯。有一次,刘凯跟我说,他就要有妹妹了。我就嘲笑他说:“大的亲,小的娇,就不亲那二当腰。”刘凯笑着,也没有生气,就那样对着我笑,我就有点生气了,冲他喊道:“狗日的,二剰。”刘凯听到以后先是笑,笑着笑着就哭了,那哭来的太过莫名其妙,接着他就又笑了起来。从此,我就整日整日的喊刘凯二剰,后来村里人都听到了,刘凯就真成了二剰,直到那一天。

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又急又紧,但在雨后就成了我们的乐园,杨树底下的知了幼虫就奋力地从地下往外拱。刘凯经常说,“这他妈都是好东西啊”

那一天,午后雨戛然而止,就像是奔跑中突然刹车,半黑半白的天空,就在头上。我从村子里穿过去到刘凯家里喊他去扣知了,我拍着他家大门,二剰二剰的喊着。刘凯站在他家门头上朝我喊:“日你妈,你再喊个二剰试试,我砸死你。”我以为是二剰在和我开玩笑,“有种你扔下来。”二剰拾起起块砖头,“咚”的一声撂在我跟前。我就冲站在门头上的二剰骂:“你个狗日的,你真想砸死老子。”

二剰突然就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就要真成二剰了,我妈说让我到我婆们家,我不想去啊。”二剰和我说过,他不喜欢他的小舅,他小舅是个傻子,整天光着腚在街上乱晃。二剰也不喜欢他外婆,他说他外婆就像是个巫婆,尽管我不知道巫婆是个啥东西,但我想肯定不是好东西。二剰又接着说:“你还是叫我刘凯吧。”

那会儿,我正在气头上,“二剰、二剰、二剰。”二剰哭着骂:“野种,你们一家都是野种,你二爷爷在外搞别的女人,你二奶奶乱搞男女关系。”二剰的话豆子一样砸在我的脸上,可我又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击。我就从二剰家门口旁边摆着的竹竿抽了一根,边打边骂:“你放屁,你放屁。”那时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糖果丢了,既无助也没有办法挽回。接着,我也哭了,尽管我听不太懂二剰的话,但我觉得他侮辱了我的偶像。后来,二剰去了他婆家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听说他跟着他大舅打工去了,与当地人发生了冲突,现在还在里边蹲着。二剰走后,二剰他妈真生了个女孩,但二剰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妹妹。当然,二剰他妹子也不知道她还有个哥。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觉得得跟你说一下俺大爷的事,蛋儿妈指着蛋儿

关键词:

  年纪最长的沐老师发言了,竟然把贰个班级

学期初,学校评选卓越评选范例公示贴出来的时候,我们一片哗然。最繁华的相应是办英里的这一批人,他们对公示...

详细>>

所以学生普遍很满意,还是发现她的衣服和室友

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预言家。 故事的主角叫颜小冷。人如其名,颜高人冷。故事发生在一所难以给出确切定位的大学...

详细>>

我猜小汽车蛋糕的颜色肯定是我喜欢的颜色,一

听闻男士被唤醒为县精准扶持贫穷地区办公室副理事(代理)时,刘丽娥尤其坚持自身那时候的选择配偶是合情合理的。...

详细>>

马上下车了,坐在她旁边的大叔显然是患了严重

纪念之所以美,是因为有现实的参谋。                                  ---题记      “你靠得...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