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恒不知道本身垂怜上的他会不会只是多个完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蔷薇的第七夜》番外 楔子 我叫离渊,是一个玩偶师,没有人知道我来自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我到底活了多久,我每天在梦境里,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的委托,根据委托人的要求,制造代替他们心中所爱的人是我的工作。 当然,只有意念强烈的有缘人才能得到我的回应。而所谓的“意念”,就是对爱的烦恼和渴望。我的玩偶们被我赋予爱的暗示,拥有爱人的能力,只有在委托人的爱里他们才能更好地释放光彩。从事这项工作已经多久了,我早已不复记忆,面对顾客们那些或悲伤或欣喜的感情也早已麻木。所谓的爱情,不过是如泡沫般虚幻的存在,当幻象破灭后,我看到的只有人类的自私、虚伪和冷漠,以及我视如珍宝般的玩偶们绝望的眼泪。 要求 这次的委托人令我大吃一惊,因为她是我接受委托以来第一个玩偶顾客。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帮助一个玩偶去制造另一个玩偶,难道这世上会出现一对玩偶恋人? “请代替我爱他。” 我感应到她由心而生的那种强烈绝望,那是种心一点点碎裂后形成无数裂痕,向四处蔓延着的疼痛。可是为什么强烈的绝望里,却有种感情像午夜潮汐般义无反顾地朝岸边涌动,最终在一次次地撞击岸边的礁石上变得灰飞烟灭?这种不顾一切的感情令我迷惑。于是我如往常般出现在顾客的梦境里——一个特殊的顾客。 “你好,我是一个玩偶师,我感应到你的悲伤,是什么让你这么痛苦呢?” 她见到我的时候似乎没有太多的惊讶,洁白无暇的脸庞平淡如水,只是一双祖母绿的眼睛在暗夜里透出一股坚定而决绝的光。不愧是玩偶师精心打造的结晶,眼前这位名叫智夏的玩偶拥有足以让所有人为之倾倒的美貌和气质。 “我想要我爱的人幸福,可是我就要永远离开他了。” 可怜的智夏她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不过是人类爱情的一个代替品,她的心,只能属于指定的那个人。一旦爱上其他人,她就会化为一场华丽的蔷薇花瓣雨,这就是玩偶的宿命。 我不禁怜惜地用手轻轻抚摸着眼前这个拥有幽绿眼睛的精致玩偶,她是我第一个玩偶顾客。我忽然对这位特殊的委托人感兴趣起来,不禁露出微笑。 “我能帮助你哦!” “真的吗?” “当然,你知道玩偶恋人吗?无论是外貌还是言行上都跟正常人一样,只不过它们往往拥有惊人的美貌或是吸引人的独特气质。得到我的暗示后它会去爱那个指定的人,至死不渝。” 听到我的话智夏幽暗的祖母绿眼睛忽然零星地闪烁了一下。虽然只是很短暂的一下,我还是看清了她的眼睛里一束希望的火焰在燃烧。 “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玩偶。” “那……她能代替我爱他吗?” 我一愣,这是份怎样的爱,在生命的尽头首先想到的不是抚慰自己,而是为自己爱的人寻觅另一份爱来代替自己。宛如三月的樱花唤醒了那一树一树的火红,顷然间全部妖娆绽放,然后在这个最美的盛夜里落如红雨,而这一切,只为那个最爱的人换来一季缤纷过后的如沐之春。到底是谁,能让玩偶背弃自己的主人拥有如此强大的爱情呢?面对这个叫智夏的玩偶,不禁让见多了人情淡漠的我觉得越来越好奇。 “你是说让我为你爱的那个人做一个玩偶,而不是为你自己吗?” “是的,我并不需要这样的人,没有什么能比让他幸福更让我快乐,这样的要求你能做到吧?” “可以,只要你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玩偶得到爱他的指令后必然会倾尽所有地去爱他。” “端、木、朔、夜。” “什么!他……你确定?” “是的,他就是我所爱的人,他的名字早已刻在了我的心上,又怎么会错?” 端木朔夜,那个有着深邃不见底的蓝色眼眸的男人,那个世人听闻色变的引魂师,那个从智夏如蔷薇花瓣般粉嫩的唇中呼之欲出的名字。人们始终逃不过宿命的纠缠,就连可怜的玩偶也一样。我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智夏呀,引魂师这个负责把人类灵魂带去天堂的男人,是注定一生无爱的。 “或许你爱的那个人并不需要一个代替品来替代你的爱呢?”也许是因为怜悯,我给了她一个暗示。 “不,不,事实上他并没有爱过我,至少他从来没有说过爱我,对我,他总是显得那么冷漠。” 看着那双幽绿如宝石般的眼睛里,最后一束光都在一点点幻灭,如粉色的樱花花瓣一片片簌簌飘落,在沾染到露水的一瞬间急剧下坠,下坠,最后在尘土里枯萎糜烂。 如果是一个人类,当她预先知道感情的结果时,还会如此地甘愿付出吗?我突然替玩偶觉得悲哀,于是我问智夏: “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这么做你难道就不伤心?” 智夏异常平静地告诉我:“爱一个人就不会去计较得失,虽然渴望得到他的回应,但是相比之下,我更希望他能幸福地生活。每当我看到那双忧郁而炫目的苍蓝色眼睛时,我的心就会不自觉揪紧般地疼。我多希望能让他快乐起来,让那双眼睛只有天空的湛蓝和纯净,可是我知道我不会是那个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所剩不多,我只希望有个人能延续这份爱,将这份爱传递给他,带给他永远的幸福。” 为什么得不到回应的爱,却能甘愿付出不求回报,如果她知道自己不过是别人感情的一个代替者,一个玩偶,而她倾其所有爱着的,其实是个不会爱任何人的引魂师,那么她还会觉得这些付出是值得的吗?真相总是残忍的,如同一只野兽存在于某个角落,阴暗而丑陋,当揭开它的面具时,一切都会崩溃于现实。 “你不是个玩偶师吗?” 智夏的话打断了我心中所有设定的问题,差点忘了玩偶师也是要必须遵循这个恋爱游戏的法则,对接手的“生意”,玩偶师必须守口如瓶,这个秘密是除了主人之外连玩偶自己都不会知道的。意识到这一点令我很惊讶,我竟然差点把真相讲出来,这不过是个玩偶生命最后的请求。 “是的,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放心吧,我会制作一个完美的玩偶,代替你去爱那个叫端木朔夜的人。” 智夏微笑地看着我,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变得皎洁,如宝石般散发出璀璨的光,她的身影开始幻灭,化为丝绒一般的蔷薇花瓣,我知道这是她命运最后的瞬间,此刻的她必定是充满了无限的爱。 这一夜窗外的樱花纷纷开落,在空气里尽情地飘舞。放心吧,智夏,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来帮你制作出你的玩偶,我会像对待自己孩子般保护她,我会看着她成长,然后看着她去爱你爱着的那个人,我会做一个完美的旁观者,究竟什么是爱情,我的工作究竟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就由你们来告诉我吧! 困惑 “你好,我是一个玩偶师。我感应到你心里的寂寞,于是就在你的这个梦境里出现了。” 机械地说完一成不变的对白,我的工作又开始了。意料之中地看着眼前这个叫晨曦的男子目瞪口呆的表情。晨曦,与名字一样相当女性化的长相,说得好听点是清秀,说得不好听就是小白脸。 “玩偶师?”晨曦和所有第一次见到我的人一样,用困惑的眼神看着我。 “是的,我们玩偶师就是制作玩偶恋人来代替你心中的寂寞的。现在来告诉我是什么困惑着你吧。” “我爱的人她叫苏,她是个性格豪爽的女孩子,虽然大多数时候她总是大大咧咧的,但是只要她笑着看着我,我的整个世界就会觉得阳光灿烂。只是她太耀眼了,从来都没有注意到我的爱。” 我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腼腆的男孩子不禁莞尔一笑,是的,那样的个性又怎么会与温柔羞怯的晨曦合得来呢? “为什么不试着告诉她你的爱呢?” 晨曦清秀的脸瞬间变得阴郁:“她那么耀眼,不会接受这么自卑而怯懦的我。” “好吧,我会制造一个与她形态相似、个性完全相反的玩偶来代替你心中所爱的。” “你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人?” “呵……既然你能召唤到我,我就有这个责任帮你完成。” 于是几天后在晨曦的班级里转入一个外形酷似苏的玩偶——凌。很快凌爱上了晨曦,虽然凌长得与苏很像,个性却截然不同。凌很温柔,对晨曦很细心,晨曦每次看见凌就像看到了另外一个苏一般。很快两个人的爱,就像春天的玫瑰在爱意灌溉下肆意地生长着。 一切似乎进展得很顺利,可是最近我总是会有负罪感。我的玩偶们生来就被冠上代替品的称号,如果有一天他们发现了事实真相,还能有活下去的勇气吗? 原来担心不是毫无根据的,这天我感应到凌悲伤的眼泪,我心疼着我一手制造的玩偶,所以我出现在了凌的梦境里。 “你好,我是一个玩偶师。我感应到你心里的寂寞,于是出现在你的梦境里。” 凌看到我的出现,反应很淡定,这不禁让我想到智夏,想到那个眼睛幽绿如宝石却无限悲伤的玩偶。 “为什么要难过地流泪呢?我亲爱的凌。” “我爱着的那个人爱的并不是我。” “哦,你怎么能肯定呢?” “那天我们一起放学回家,在马路对面,我看到一个笑得一脸灿烂的女孩子朝我们挥手,她的笑容在阳光下绚丽夺目。顷刻间他握着我的手就松开了,当我回过头,发现了一脸呆滞的他,紧紧地盯着那个早已走远的女孩,当时我就预感到什么。后来才知道那个女孩叫苏,是他曾经最爱的人,而我竟然跟她有着惊人相似的容貌。我永远都不会拥有她那如太阳般耀眼的笑容,那样的笑容必然是晨曦所爱着的。” 面对凌无奈的泪水,我只能摇头,玩偶们虽然拥有美丽的外表,内心却异常敏感而脆弱。 “也许你该让他忘记苏。” “不,我希望看到的是他幸福地生活下去,如果那个让他幸福的人不是我,那么我宁可帮助、鼓励他,争取他想要的幸福。” 凌的话让我感到无比震惊,智夏也曾说过类似的话,两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在爱情上异常的坚强、倔强。就算是熊熊的火焰,她们也甘愿去承受去煎熬,像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想起智夏的脸,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希望我制作出的玩偶能够得到幸福,于是我决定给凌一个机会,为她制作一个属于她自己的玩偶,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为玩偶制造玩偶恋人。于是我对她说: “我可以为你制造属于你的玩偶,代替你心中的爱。” 然而并没有看到如我期待般充满希望的眼神,凌只是无力地摇着头,那双为爱人流过泪的黑色眼眸变得无比晶莹,睫毛上挂着的泪珠在光的折射下泛着黑亮的茸茸的光圈。 “世界上再不可能有第二个晨曦的。即便是相貌形态一样,也不是我爱的那个人,在爱他的时候我已经用尽了一切心力,再也没有任何力气去爱他以外的任何人。” 我在那一刻如梦初醒,是呀,玩偶们从诞生起注定只能爱着自己的主人,和人类不同,玩偶没有选择的权利。他们就像植物一样在得到主人的宠爱后才能在阳光下充满生机地成长,只有最美好的爱情灌溉在他们的身上,才能开出浪漫的花。意识到这一切我恍然大悟,为什么玩偶们从来没有要求过我为他们自己制作玩偶恋人。在他们心里所爱之人必定是独一无二的,玩偶的心是容不下任何代替品的。那时的智夏,是否想过自己的玩偶可能也会承受这样的命运呢? 凌已经消失在梦境里,她选择了回到自己爱着的人身边,即使得不到他的爱也会在他身边默默守候,虽然要忍受爱人无法爱自己的疼,但是她会装作若无其事地活下去。玩偶们虽然柔弱敏感,但在自己的爱人面前却异常坚强。 忽然间我想到智夏也曾那样坚定地告诉过我:“爱一个人必定是不会计较得失。”虽然绝望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可是真正爱着的人不会因为绝望的结局,而放弃他们相遇的过程。无论经历多少苦难,即使在最后化为花瓣,也不能够阻挡她们的爱情吧?然而从今往后,凌只能忍受心爱的人就在身边却无法触碰的痛苦。这不禁让我想到智夏的玩偶,在我答应帮助智夏制造玩偶的那天起,我就肩负着带给她爱的人幸福的使命,然而我是否也能成为像凌说的那样只为了她的幸福,在她的身边守护她,看着她幸福的人吗?并不一定你爱的人就是那个爱你的人,在凌身上我看到的是,凌知道晨曦爱的人不是自己后选择的沉默,尽管如此,她也愿意帮助爱的人获得幸福的机会,她是那么地爱晨曦,为了他的幸福凌只有默默地奉献自己的爱。我的心里无限地困惑着,我是否也会拥有凌那种强大的力量?然而真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是否也会那么甘愿地付出一切?我在心里期待这所有的问题终有一天都能找到答案。 价值 当我出现在李清蔓的梦境里时,即使是阅人无数的我也不得不感叹她的美貌,乌黑的卷发披散在胸前,大而明亮的栗色杏眼此时正闪烁着惊奇的光芒,高挺的鼻梁又显示出生人勿近的高贵,这样一个有着无数人羡慕脸蛋的人,还会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你好,我是一个玩偶师。我感应到你心里的寂寞,于是就在你的这个梦境里出现了。” “什么!你说你是玩偶师?做玩偶的人,你要给我做芭比吗?你为什么可以出现在我的梦里?” 看着她那动人的花瓣色嘴唇一张一翕,我无奈地摆了摆头,这么美丽的一个人,如果那张樱桃小嘴不是在碎碎念叨就完美了。 “呵呵,我可不是个普通的做玩偶的人,我是制作玩偶恋人来去掉你心中寂寞的玩偶师。” “这么神奇!”那双栗色的杏眼迅速睁大,仿佛得到了潘多拉的魔盒般发出兴奋的光彩。 “从我手中诞生的玩偶跟正常的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并且他们都拥有惊人的美貌或者某种特殊的气质。既然我感应到你的召唤,我会根据你的要求制造属于你自己的玩偶恋人。” “恋人……”突然她眼里流露出一丝悲伤,随即又很快被她明媚的笑脸掩盖下去。 “那真的太好了,我心目中的完美恋人一定要拥有欧洲人般棱角分明的脸庞,蓝宝石般的眼睛,完美比例的身材,栗色的长发随意扎在脑后,在跟所有人打招呼时都会露出灿烂得连太阳都自卑的笑容。It'sperfect.”说着她扬起了她那尖尖的下巴打了个响指。 当她提出所有的要求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如此美丽动人的女生找不到爱人,她口里的完美恋人根本就是只有漫画中才会出现的男主角。 “这样的人你制造的出来吗?”她热切而期待地看着我,而我的答复当然是肯定的。 “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们玩偶师做不到的,你很快就会看见你完美恋人的出现。” 当清蔓第二天早晨睁开眼睛醒过来时,梦想就实现了。这天一向独居的清蔓多了一个监护人,此人名叫李俊郁,是清蔓的父母多年前收养的儿子,也就是清蔓名义上的哥哥。当清蔓看到俊郁的时候,完全被眼前这个男人给震撼住了,他不就是自己口里完美如同王子般的人吗?俊郁微笑地看着清蔓,宝蓝色的眼睛犹如柔光下一汪湖水,温柔平静。但是清蔓并没有像之前向我要求时的兴奋,对于温柔的俊郁,清蔓反而显得很恐慌甚至有点排斥。 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明眼人都看得出,俊郁对清蔓的感情绝不是兄妹之间那么简单,但是清蔓却似乎一直在回避俊郁的感情,对这个哥哥也相当冷漠。这点让我也匪夷所思,明明这些都是她要求的啊,当时兴奋的表情还生动地浮现在我脑海中,为什么当她看到自己玩偶的第一眼不是高兴而是恐慌? 幸好,俊郁既坚强又善解人意,当清蔓拒绝俊郁为她夹过来的菜时,俊郁就会把菜放进自己碗里;清蔓每天下班后都会看到公司门口俊郁的车,以及他温柔的笑容,即使拒绝上车俊郁也会把车速放慢跟在她身边;清蔓不开心的时候,俊郁也总是在她身边轻轻安慰,虽然她最后总把俊郁拒之门外。 看着这两个人在生活中你跑我追的画面,虽然有时会为我可爱的玩偶鸣不平,但也有别样的温馨。因为,即使完全得不到回应,我也可以感觉到俊郁的快乐。 可是,平衡总会有打破的一天。当俊郁看到有人对清蔓告白失败而不断纠缠她时,一向温文尔雅的俊郁爆发了。他竟然把那人打一顿。这行为却遭到了清蔓的痛斥,原来那人是清蔓青梅竹马的好朋友。长期的追逐过后,即便俊郁再温柔也不能忍受自己爱的人为了其他男人而斥责自己。两人之间开始了冷战,谁都不愿先道歉。然而玩偶毕竟要忠于主人,当俊郁别扭地向清蔓讲和时,清蔓哭了。原来清蔓的父母在多年前已经离异,这对清蔓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倔强的她从不表现出与常人的差异,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发现自己无法爱上任何人。因为漂亮的外表,曾有很多优秀的男生向她告白,但只要想到与别人交往,就会觉得恐慌,在她的眼里,爱情是转瞬即逝的,与其在爱情消失后互相埋怨,不如一开始就只做朋友。 在得知真相后,面对哭得泪雨磅礴的清蔓,俊郁伸出了自己的双臂微笑地看着清蔓,那双蓝色宝石般的眼睛散发着诱人的光彩,他说:“清蔓,你可以不相信爱情,但是请相信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在你伤心难过的时候,只要你稍稍侧目就能发现我的存在。”俊郁的手像产生了巨大磁场般,吸引着清蔓。最终清蔓扑倒在了俊郁的怀里,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俊郁的怀抱是那么温暖、安全。想到和俊郁在一起时,俊郁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清蔓抓紧了他的衬衣,抬头看向他很坚定地告诉俊郁,即使永远都只能把俊郁当做亲人,也要和他生活一辈子。 感受到俊郁的执著,我突然发觉自己很讽刺,一个不相信爱的人制作出的玩偶却要帮另一个不相信爱的人重树信心。我思索着我为什么不相信爱情,也许是因为爱在我眼里的投射全都是人类的冷漠、自私和虚伪。但是我从没想过在这些东西后面,存在的是怎样一颗寂寞的心。 人们在爱里受到伤害后开始害怕再爱,于是选择不爱或者频频换爱,他们以这样一种极端的方法,试图挽救自己濒临瓦解的心。然而玩偶的出现拯救了失意中的人们,把他们带出恐惧。玩偶们的爱来得太过执著却很温暖,总是能抚慰人类心上最柔弱的部分。俊郁就是用自己的温暖融化了清蔓冰冷寂寞的心,带她走出了幼年时期感情的阴影。看到我的玩偶们带给人们的温暖,我心里不禁高兴起来,玩偶们不仅限于成为人类的代替品,他们是一剂良药抚慰人类心灵的伤痛处,这大概就是玩偶们存在的意义,也是我制作玩偶的目的,恒久以来找寻的真相突然了然于心,心里抑制不住地激动起来。我在心里默默为俊郁和清蔓祝福,我期待着玩偶们终有一天打开人类紧闭的心门,让阳光照亮他们不曾到达的幸福深处。 改变 人们总是在失去后才会发现自己已来不及珍惜。就像这次身份复杂的委托人——司徒隆。表面上他是企业精英,实际上是美国华人街地区有名的黑手党头目,在感应到他强烈的悲伤后我出现在了他的梦境里。 “你好,我是一个玩偶师。我感应到你心里的悲伤,于是就在你的这个梦境里出现了。” 当我说出这一连串的开场白后,看到的是他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如果说这是一个黑手党惯有的冷峻,那么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悲伤气息彻底颠覆了人们心中黑手党应有的压迫感,看来又是一个寻找爱情替代品的人。 “我可以根据你的要求,制造代替爱人的玩偶恋人。” “爱人也能复制,你是说你能制作出和我未婚妻一模一样的人出来?” “当然,我说过我是个玩偶师。” 司徒隆似乎很惊讶,因为我在他冷峻的脸上终于看到了表情。但是他不是有未婚妻了吗?为什么要造个一模一样的?这令我觉得奇怪。 “你有未婚妻?” “对,可是在最近的一次帮派斗争中因为我的疏忽,无端地连累了丽莎,在我意识到她有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当我赶到现场时她已经葬身在火海之中。” 眼前这个男人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很难想象杀人如麻的黑道大哥也会拥有“爱”这种情感。 “好吧,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制造出一个和你未婚妻一模一样的玩偶。” 在人类的心里失去的永远是最好的,玩偶真的能代替死去的人吗?我仿佛看到了即将出世的玩偶命运,而面对这些未知的未来,我开始为我的玩偶感到担心。 第二天,拥有与司徒隆的未婚妻丽莎相同外貌的玩偶岚出现了,作为黑道大哥的情人,没有人会多管闲事地追问这位神秘女子的来历,而且这个女子的出现也令他们的大哥重新振作起来,成功解决了这次的帮派纠纷。 几个月过去了,我可以感受到岚此时幸福的心情,她的整颗心都已被司徒隆的爱装得满满的,可是我也感觉到这表面的风和日丽只是接下来发生变动的一个前奏。轻叹一口气,暴风雨即将来临了。 丽莎回到帮派的那一天便是岚噩梦的开始。原来她在火海中及时跳海逃生,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身体至今没有完全好转。司徒隆被这份失而复得的喜悦占据了全部思维,完全忽略了岚的状况,直到岚被绑架的那天…… 司徒隆在不计一切代价救出岚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眼前的玩偶,岚早就不是代替品这么简单。然而,就在他决定向岚告白时,却看到岚被丽莎从六层高的窗台上推下。原来一切的事故都是丽莎的刻意安排。她是敌对帮派的卧底,为了窃取资料而接近司徒隆,故意制造火灾扰乱司徒隆的心,趁机打压司徒隆的势力。但岚的出现破坏了她的计划,这次回来就是为了重新打入司徒隆的组织。岚在无意中发现了她的身份,于是残遭毒手。 面对陷入昏迷中的岚,司徒隆悔恨不已。岚在经历一场噩梦后,把一切关进了一张门后,隔绝了所有的爱、所有的希望。她打不开这道门,只有司徒隆这个她唯一爱着的男人,手里握着这把钥匙,可是司徒隆意识到自己心中所爱的时候,岚早已万念俱灰地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此刻她选择自我放弃。 我的玩偶们为什么总是拥有如此悲惨的命运,难道他们真的逃不过宿命的轮回?窗外这一季的樱花轻易被风吹落,看着漫天洋洋洒洒的花瓣雨像一场凄美而华丽的舞蹈,脑海中闪现的是智夏最后的笑容,在爱情的面前,幸福是遥不可及的,在努力追求过后,像是拥有洁白羽翅的天使一般离开,留下的是给那个不能有爱的人最后幸福的机会。我抑制不住地难过起来,难道只有经历这样被细细碾磨的悲痛后才能拥有真正的爱情?不,我必须赶在岚意识消失前告诉她司徒隆的爱。 岚的梦境里一片白茫茫的浓雾,她轻飘飘的身体软弱无力,眼睛里已经没有任何光彩,我轻轻地唤了她一声“岚”,岚的眼神还是一样暗淡。 “岚,你必须醒过来,司徒隆一直爱着的人是你呀!” 岚的眼神跳跃了一下,头终于抬起来看向我。 “你是谁?” “我是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爱人正等待着你醒过来。” “他爱的人并不是我,既然他真正爱着的人回到了他身边,我的存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错了,自从你进入司徒隆的生活以后,他就开始一点点爱上你了,而丽莎不过是一个奸细,司徒隆现在非常自责,你忍心看着自己的爱人陷入永久的悔恨之中吗?” 就在这一瞬间岚感觉到了司徒隆温热的眼泪落在她的手心,身为黑手党领袖的他,那么冷酷坚毅的一个男人竟然为自己落泪。那滴眼泪最终落进了岚的心里,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了,绝望的心开始复苏。 “岚,睁开眼睛吧,只要你睁开眼睛就能看见自己最在乎的人,就能获得天下最美的爱情。” 岚眼睛里的光开始一点点聚焦起来,像一颗破土而出的种子,在冲破一切悲伤、绝望后,岚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到司徒隆怀里醒来后一脸幸福的岚以及司徒隆对岚无限的怜爱,我知道岚终于拥有了幸福。这一刻我感觉到了岚发自内心的快乐,受到感染般我也跟着开心地微笑。玩偶们不应该永远承担一个悲伤的角色,在努力与挣扎过后,他们也应享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人们在经历痛苦、绝望后不断地分离和重逢,在历练重重磨难后,得到的是一生一世的爱情,这样的爱必然拥有着璀璨的光芒。一股电流闪过我的脑海,这就是爱情呀,原来早在遇见智夏的那天起,我就不再是一个不相信任何爱情的玩偶师了,我感觉体内的热血沸腾着,在与智夏相遇后我体会到了为爱而心醉和为爱而憔悴的美妙滋味,因为智夏我的玩偶世界不再麻木。岚醒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旁观者,在意识到这些后,我的心里无比激动,我不能再忍受玩偶们绝望的眼神,我要给他们带来追求幸福的希望,即使是微小的力量,我也会为我的玩偶们争取属于他们的幸福。 轮回 听说某位同行被自己的玩偶杀死时,我并不像其他人那样震惊。玩偶来到这个世界,只为爱那个注定的人,他们爱得轰轰烈烈,最后把所有的爱都呈现在爱人的面前,可是即使这样也得不到那简单的三个字。爱与恨看似是两个极端,可是在感情面前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纸。 在真实体会到玩偶们的痛苦后,我可以明白玩偶们在被自己主人抛弃时,怀着满腔悲愤和不甘,所有的爱意化为憎恨,却不能伤害自己的主人,于是在他们得知自己不过是人类爱情的代替者后,所有的愤怒、憎恨都被转嫁到自己的制造者身上。也许哪天自己也会成为被报复的对象吧。呵呵,那样的解脱方式似乎也不错。看着自己手中即将成型的玩偶亚西,回想到两天前的委托人诗怡。 诗怡在被自己男友抛弃时,感受到以往编织的爱情美梦,所有的坚持和执著,一切关于爱情的美好,顷刻间轰然倒地。她选择了最极端的解决方式,彻底地自我放弃。当锋利的刀锋接触到她嫩薄的手腕,一股鲜红的血流出,她把手放到了拧开龙头的水池里,池子里的水迅速变成绚丽的深红色,夹杂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模糊间她看到了爱人那曾经温柔的笑脸,她不停地呼唤着他。感受到诗怡无助的爱,我出现在她昏迷的意识里。 “我这是在天堂吗?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天使?”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充满了绝望。 “不,我是个玩偶师,我感应到你的召唤,于是出现在了你的梦境里。” “玩偶师?梦境?你是说我没有在天堂?” “是的,你在昏迷中召唤到了我,我能帮助你实现你想要得到的爱情。” “怎么可能?他已经不再爱我,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他最后表情里的决绝,我明白不管我再怎么想挽回他的心,也是不可能的了,他喜欢的是那种美丽动人的女孩子,我应该明白的,他那么优秀英俊,又怎么可能会喜欢这么不起眼的我?” “我们玩偶师是可以制作代替心中所爱的玩偶恋人的,他们会像正常的人一样出现在你的生活中,得到我的暗示后他们就会去爱指定的人,当然我会根据你的要求来制作。” “不管我提出什么样的要求都行吗?” “对,只要你需要。” “需要,是的,我需要。” 只有真正尝过失而复得的人才会更珍惜神赐予的机会,而他们的玩偶也会得到主人长久的关爱。在完成好亚西的时候,我很放心地把他交付给了诗怡,或许是最近的委托任务都很圆满,让我对自己的工作再次产生了信心。于是,当我感受到亚西的生命即将消逝时,我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亚西爱上了别人,当玩偶对主人以外的人说出“我爱你”时,就将变成蔷薇花瓣消逝在风中。我怀着自责的心情见到了诗怡。再次见到诗怡,她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上次那么绝望的样子,更多的是一种麻木的姿态,从她的口中得知,亚西是被表演系的美女Vicky吸引而背叛了主人,我感到更加自责了。我应该能想到热情开朗的亚西是很难接受脆弱的诗怡的,可是对玩偶的要求是出自主人自己啊。诗怡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她告诉我亚西的个性是前任男友的翻版,明知这样的人不会选择自己,但想要再努力一次的愿望太过强烈,或许是女人的虚荣心吧。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诗怡把亚西当做了实验品!我再也无法忍受了,人类究竟把玩偶当成了什么?代替品、实验品?要知道玩偶也有感情,也有心跳,他们一生为了主人而活,却得不到主人真正的爱。 就在我为此离奇愤怒时,我感受到另一个玩偶同样出现了危机。智夏!是智夏的玩偶!我的脑海里瞬间闪过智夏的笑容,智夏晶莹的泪,智夏那最后为爱人留下的祝福,所有关于智夏的一切像一部加速的电影回放在我眼前,曾经说过不相信爱情,要做一个完美的旁观者的我,却在遇见智夏后,一切发生悄然改变,在智夏身上我看到了最美最真挚的爱。她的爱像午后的阳光穿过空气渗透到我心上,我感觉到自己冰封已久的心一点点融化,爱意瞬间流入我全身每个细胞,原来在我遇见她的那天起我早已陷入了感情的旋涡。我不能再忍受看到智夏的玩偶和她走向一样的悲惨命运,我必须阻止这一切。 当我立即赶到玩偶出现的地方,空旷的广场上只有一个男生呆立着,黑色的头发遮住了他的侧脸,月光拉长了他落寞的背影,然而在阴影处看到他耳鬓的十字架钻石耳钉闪着刺眼而忧伤的光。他抬头仰望,在他周围随风飞舞的是一片片鲜艳的红色蔷薇,这如血的爱情之花纷纷在空中动情舞动,飘落的瞬间仿佛听到了心碎裂的声音,空气里充满了悲伤的味道。 我的心不禁难受起来,吹散的花瓣划过我的脸庞,那是玩偶无声的安慰,他们温柔善良的心真的抵抗不了命中悲哀的宿命吗?智夏要是你知道了,现在你的玩偶跟你一样的结局,你的心必定痛苦至极吧?深埋在我心中爱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智夏像场美妙的春雨浇醒了我所有的爱。不,我不能看着你的玩偶就这么消失,我会做到我答应你的事,看着她成长,然后看着她带给你爱的人幸福,就让我的爱伴随着你的玩偶存活下去,直到拥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主啊!真的会有这一天吗?这一切的命运轮回就由我这个玩偶师来打破吧! 引文:又到桃子成熟的季节——桃子夏 今年新熟的油桃已经悄悄地爬上城市里大大小小的水果摊,而我的新作——《初吻的左脸颊》也终于宣告有了小样。速度慢不是桃子夏懒啦,我一直以来被朋友说是晚熟品种。读书晚一点点,长个晚一点点,恋爱晚一点点,就连写东西都比别人慢一点点。 不过晚归晚,可是每一个故事我都有用心去写。桃子出品嘛,一定要给大家不一样的感觉才行。所以当我知道《逆光?一夏》的主题是“暗恋”时就一直在想,究竟什么是“暗恋”呢?它为什么会让人着魔发狂呢?因为它一半是诱人的甜蜜一半是伤人的毒药吗? 那可不可以只有甜蜜没有受伤呢?如果恋爱的人没有心脏就该不会受伤了吧?我就这么蛮不讲理地胡思乱想着,突然找到了灵感,然后有了这篇《初吻的左脸颊》的前传——《AcardiacGirl》,一个关于没有心脏的少女的故事。 话说回来,可乐也有很多的版本呀!瓶装的,罐装的,肯德基版的,麦当劳版的,现在还推出了无糖健康的,怎么没有人投诉他们炒冷饭? 真的,这不是冷饭,看完之后请摸着心口回答我,你觉得这么精彩的故事是冷饭?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传说自上帝创世纪,人类中便开始流传着一种叫做“恋爱”的游戏。千万年来,这种最甜浪漫、破坏力最强的游戏如同怒放到第七的蔷薇,会到让人忘记了怎敏吸……可世事总难完。恋爱中常常出现喜欢的人离开了自己,或是他根本就对你不来电的情况,于是那些世界各地的玩偶师们会按照客人在梦境中提出的请求,用蔷薇瓣造出一个又一个跟他喜欢的人一模一样的玩偶恋人来替代。被造出来的玩偶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分别,只不过他往往拥有着完至极的外貌或是惊为天人的独特气质,在茫茫人海中永远比钻石还要华丽耀眼。玩偶师们必须对自己接手的“生意”守口如瓶,就连玩偶自己也不知道它并不是人类,而不过是一个玩偶而已。它从玩偶师手中诞生的那天开始,就会得到玩偶师的神秘暗示,于是潜意识里知道该去“爱”谁、该听从谁的命令。可是……玩偶永远都只是玩偶啊,身为玩偶,它的宿命就是——必须全身心地遵守《玩偶游戏法则》。《玩偶游戏法则》总则:在梦境中要求玩偶师造出玩偶的人,为它的主人;玩偶必须绝对忠诚于自己的主人和主人为其指定的恋人。第一条:所有玩偶都是为了抚平指定恋人的寂寞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指定恋人伤心难过的时候,玩偶应尽一切力量去安抚他,甚至以生命为代价。第二条:玩偶不可以对指定恋人以外的其他人说“我爱你”。第三条:任何玩偶一旦违反本法则,都将视为背叛并交出自己的生命。第四条:被损坏报销的玩偶可以被重新修好,但是会丧失所有之前的记忆并且得到主人给予的新爱情暗示。原先指定的恋人不得再干涉复活玩偶的生活。这个被称为“恋爱”的游戏总是以绝的姿态出现在你最无法防备的刹那。如同初夏的午后,缠绕在公主城堡上的翠绿藤蔓,在宿命的旋律中轻轻摇曳……可这好的背后却刻着深深的一道孤独。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喜欢上的他会不会只是一个完的玩偶恋人,你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是个陷落在宿命迷局中的玩偶……呵呵,游戏已经开始了哦……

总则:在梦境中要求玩偶师造出玩偶的人,为它的主人;玩偶必须绝对忠诚于自己的主人和主人为其指定的恋人。第一条:所有玩偶都是为了抚平指定恋人的寂寞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指定恋人伤心难过的时候,玩偶应尽一切力量去安抚他,甚至以生命为代价。第二条:玩偶不可以对指定恋人以外的其他人说“我爱你”。第三条:任何玩偶一旦违反本法则,都将视为背叛并交出自己的生命。第四条:被损坏报销的玩偶可以被重新修好,但是会丧失所有之前的记忆并且得到主人给予的新爱情暗示。原先指定的恋人不得再干涉复活玩偶的生活。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永恒不知道本身垂怜上的他会不会只是多个完

关键词:

黄天宇闻知有诗可读,窗棂外头那树合欢的花儿

一、眼前多少难甘事 蜀郡汉安府南郊有一书生姓黄名天宇,年方二十,却已熟读各家经典,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

详细>>

我尽管一再对申阳表示不去打拳,这样的选手在

我和约翰逊对视,都没有抢先出手,毕竟我们能一路过关闯将打到决赛,实力都不容小觑,在摸清对方实力之前都不...

详细>>

接待处负责接待的是杂志社主编谢冰,他们正在

杭坪镇有座千年古宅,经古代建筑筑专家考证,建筑风格切合北魏时代的特色,早几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养单位。古...

详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因为巴瑞一直都很关心吉尔之

圆脸青年递给我一支烟,我们边走边聊。 “要不现在去救人?完全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圆脸青年说。他走起路来喜...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