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雷笑着说,方子君说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我的儿子——”陈勇穿着常服胡子刮得泛青冲进病房。护士小影正抱着孩子跟方子君说话,看见陈勇进来就乐了:“哟!陈大勇士!陈大上尉!陈大特种兵!这么容易就能给你抱着儿子啊?红包拿来!”陈勇嘿嘿笑着:“早准备好了!”他拿出红包塞给小影。“我可不敢收!”小影笑着推开,“到时候主任该处分我了!儿子给你,有这份心意就成了!”“你拿着拿着!”陈勇乐呵呵地,“我有了这个儿子你该得红包,你们科室都有!”“得了吧,别勾我犯错误了!”小影笑着推。“小影,你就拿着吧。”方子君笑,“这是我的儿子,是特例——我不跟主任汇报!”“子君姐,得了吧!平时就你给我们上课多,我可不敢忘!”小影笑着说,“晚上请我们吃饭就全齐了,除了海鲜我们什么都不吃啊!”“好好!就吃海鲜!”陈勇乐呵呵地拍拍军挎,“弹药我带足了,你们随便点地方!”“口气不小啊!”小影笑着对方子君说,“子君姐,这可不能怪我们了啊!你们陈大上尉主动要求挨宰,我组织大家磨刀去了啊!”小影笑着出去了,陈勇抱着儿子嘿嘿笑着:“儿子!我的儿子!让爸爸亲亲!”胡子虽然刮得很干净但是孩子皮肤太嫩还是被扎着了,哇哇哭着。“快给我快给我!”方子君伸手接过儿子,“你也不看看他才多大!你那胡子能把牛给扎死,还扎我的儿子?!”陈勇嘿嘿笑着看方子君抱着儿子哄着:“想不到想不到!我陈勇也有儿子了!这得感谢党,感谢军队!没有党和军队就没有我的老婆和孩子!”方子君好笑又好气抱着儿子哄着:“我说你傻子啊?谁给你生的儿子?”“你啊!”陈勇嘿嘿笑,“我得感谢你!感谢你!”他退后一步啪的敬礼:“我要感谢你,我的妻子方子君同志!”方子君被彻底逗得没脾气了:“服了你了,除了当兵你就没别的本事了!”陈勇嘿嘿笑着,方子君叫着:“哎哟尿了!快快快,去把尿布拿来换!”“哪儿呢哪儿呢?!”陈勇着急地在屋子里面转。“那张床上那张床上!”方子君喊着,陈勇急忙抱起来一堆尿布。方子君着急地:“一张就够了!哎哟看你干点活!”陈勇看着妻子换尿布,嘿嘿笑着。湿尿布扔他身上:“洗去!”“哎哎!”陈勇嘿嘿笑拿着脸盆就去打水。方子君哄着孩子,不一会陈勇进来了拿着脸盆在地上洗尿布:“嘿嘿,给儿子洗尿布咯!”方子君没空搭理他,哄着儿子:“乖哦——不哭——”陈勇正洗得开心,门开了。何小雨和刘晓飞提着营养品走进来都喷了。“营长?!”刘晓飞乐得不行了,“你,你这洗尿布呢?!”“啊!”陈勇也不觉得不好意思,“洗尿布!咱不当爹了吗?”何小雨的笑容有点不自在,方子君急忙把儿子递过去:“快!让二姨抱抱咱!”何小雨笑着接过孩子:“什么二姨?我是干妈!”方子君笑:“对啊,你是他亲妈!我是大姨,成了吧?”“这还差不多!”何小雨亲着孩子,孩子很开心抓她的军帽。“哟!这孩子真聪明嘿,知道抓军帽嘿!”何小雨惊喜地,“看来啊,又是一个小兵!”“让我抱抱。”刘晓飞伸手接过孩子,孩子一看他这张黑脸马上就哭了。“得得得!你们特种兵还是别抱孩子了!”何小雨抢过来,“瞧你们那脸一个一个黑得跟包公似的,孩子都得被你们吓死!”“嘿嘿。”刘晓飞笑笑,拿出一个子弹壳吹着。声音很好听,孩子不哭了,巴巴看着他。“看,是咱们特种兵的儿子吧?”刘晓飞笑,“这对子弹的感情就不一般!儿子,拿着!”孩子笑着拿着子弹壳咯咯叫着。“这次军区侦察兵比赛,我看有几个苗子。”陈勇洗着尿布对刘晓飞说,“新训队我得亲自去选拔,你回去安排一下。”“是。”刘晓飞立正。“有个叫小庄的,列兵,但是是个料子!”陈勇拧着尿布,“重点要收拾他!他日后会有出息的!”刘晓飞正要说是,方子君急了:“得得得!工作你们回部队去说,这是医院!”陈勇嘿嘿笑了:“不说工作了不说工作了!我去晾尿布!”他哼着军歌出去了。“儿子,我的儿子!”方子君笑着疼爱地贴着儿子的脸,“妈好疼你啊!”

特种大队礼堂,节日气氛浓厚。满礼堂都是国旗、香港区旗和大红双喜字。军容齐整的官兵们乐呵呵地在迎接来宾,特战二连连长张雷上尉的婚礼将在今天举行。雷克明穿着燕尾服头发打着油,举着指挥棒在指挥一支小小的交响乐队。《喜洋洋》奏得乐手们摇头晃脑,雷克明也是怡然自得。萧琴坐在首席上,刘勇军的老战友和部下们纷纷来道贺。退休的张副军长穿着没有领花肩章的空军制服,和妻子坐在萧琴旁边,两家老人谈兴正欢。“今天是回收香港的大喜日子,我们老刘要在军区作战值班室值班。”萧琴笑着说,“所以今天不能出席婚礼了,他委托我向你们二位道歉。明天到家里去喝,张副军长和老刘好好喝!”“退了退了,你叫我老张就可以了。”张副军长哈哈笑着摆摆手,“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这是全军都要战备的关键时刻!他们特种大队现在也是在战备状态,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礼堂舞台上是一个大屏幕投影,正在放着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的驻港部队欢送晚会和驻港部队各个现场的准备情况。刘晓飞在组织着婚礼现场,和何小雨一起迎接着客人。林秋叶匆匆赶到,车里还带着方子君和她的心肝小宝贝。“哟!小兵兵!”何小雨扑上去抢过孩子,“让妈妈亲亲!”方子君笑:“那你今天就抱着吧,这孩子越来越胖,我都抱不动了!”小兵兵格格笑着,伸手去抓刘晓飞胸前的伞徽和潜水徽。刘晓飞笑着摘下来给小兵兵戴上:“儿子!现在是叔叔送你,等你长大了自己挣!”“长大了可不能当特种兵!”方子君苦笑。“对,儿子!”何小雨抱着小兵兵笑着亲,“咱长大了不当特种兵,咱当军医!咱的脑子聪明着呢,哪儿能当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特种兵?”林秋叶苦笑:“你就看你爸爸战备值班没来就胡说吧!你爸爸当了一辈子特种兵,让他听见还不修理你?”“嘿嘿!”何小雨笑,“他敢!走,儿子,妈带你去找爸爸!”“这是谁来了!”陈勇已经是少校了,他惊喜地从人群当中站出来冲过来抱住儿子亲。胡子扎得儿子脸生疼,哇哇哭着用最简单的音节喊妈妈。方子君急忙跑过去抢过儿子:“我说你就不能不亲他啊?瞧你那胡子!”“我刮了!”陈勇嘿嘿笑。“刮了也能扎死牛!”方子君白他一眼,“离我儿子远点!乖,兵兵不哭哦——”兵们嘿嘿乐。拿着酒壶站在一边的刚刚入选特种大队的新队员列兵小庄嘿嘿笑:“嫂子,那我们营长亲你咋办啊?”“哟!”方子君哭笑不得,“瞧瞧,陈勇!这就是你带的兵啊?没大没小了?”“看我不修理你!”陈勇一瞪眼,“今儿张连长结婚我不罚你,明天早上你单独两个五公里!”“是!”小庄立正,一脸苦相。“没规矩。”陈勇嘿嘿笑,“小庄这兵不仅是城市的,参军时候还是在校的大学生,戏剧学院读导演的。自由散漫惯了,回头我收拾他!”方子君笑着:“你?你不许对战士搞体罚啊,现在可都是文明带兵了!——小庄,你们营长敢罚你你就告诉嫂子,嫂子收拾他!”“是——”小庄怪声怪气高喊。方子君抱着孩子刚刚坐下,何小雨就飞跑过来抢走了:“儿子,妈带你去看电视!今儿香港回归了!”小庄走过来给方子君倒酒,低声道:“嫂子,您是军区总院妇产科的?”“啊?”方子君看他,“怎么了?”“小影——在你们科室吧?”小庄嘿嘿笑。方子君看着他:“哟哟!你人不大胆子不小啊,我们科室新来的小美人你也胆敢惦记?那可是我们医院新一代的院花!”“她是我对象,高中就是。”小庄嘿嘿笑,“知道你要来,麻烦把信给我捎去。”方子君笑着接过信封:“成啊,现在的小兵不得了啊?写的什么,要不我先审查审查?”“情诗。”小庄嘿嘿笑。“不得了不得了!”方子君感叹,“陈勇!”“到!”陈勇正在和别的干部说话转身就起立。“你追我的时候,怎么不写情诗啊?”方子君故意笑着问。“我?我哪儿有那个脑子?”陈勇尴尬地笑,“我不是给你作了一大堆子弹工艺品吗?”兵们哄堂大笑。张雷在后台对着军容镜整理军容,空降兵伞徽、陆军特种兵伞徽和陆军特种兵潜水徽都一一别上了。他戴上军帽,看着镜子里面俊朗英气的陆军特种兵上尉。新郎的礼花别在了右胸。他长出一口气,自信地笑笑,走向化妆间。化妆间里面,刘芳芳在对着镜子化妆。她很紧张,手都哆嗦,旁边的女同学笑着给她描着眉毛:“你紧张什么啊?结婚而已啊?闭上眼睛,你乱眨眼要画坏了!”“说得轻巧!人这一辈子就这一次,我能不紧张吗?”刘芳芳深呼吸,闭上眼睛。一只黝黑粗糙骨节分明的手无声伸来,接过女同学手里的眉笔。女同学笑笑,退后。刘芳芳闭着眼睛等着,半天没动静很奇怪。一只手勾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慢慢转过来,她的脸娇嫩如花:“快点啊!张雷是个急性子,别让他等!要不又得跟我发火!我去商场买个东西他都催,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他肯定着急!”女同学噗哧一声乐了,捂着嘴悄悄出去了回手轻轻关上门。眉笔慢慢落在她的眉毛上,细致地描着。刘芳芳不敢说话不敢动,怕坏了妆。张雷描完,笑笑:“不错,秀色可餐。”刘芳芳吓了一跳,直接就蹦起来,尖叫一声睁开眼:“张雷?!你你你想吓死我啊?”张雷笑笑:“给美人描眉也是人生难得的乐趣,何况是自己的新婚妻子。”“你个流氓就没正性吧!”刘芳芳缓缓神色,穿上军上衣去拿放在化妆台上的帽子。张雷一把抓住她的手。“干吗啊?要来不及了!”刘芳芳说。张雷捧起她的脸,俯下头欲吻。“别这样成不成我刚刚化好的妆!”刘芳芳哀求着跳开,“张雷张雷,我人都嫁给你了!你别总这样跟逮不着似的行不行?你现在好歹也是个连长了,别动不动就跟我耍流氓!”“过来吧你!”张雷笑着拉住她一把拉在怀里,刘芳芳还要挣扎张雷的嘴唇已经上来了。刘芳芳勾住他的脖子和他接吻,吻的很热烈。张雷的手伸进了刘芳芳的军装,刘芳芳一把推开他:“绝对不行绝对不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闹?你长不大啊?”张雷笑着戴上军帽:“成,晚上收拾你。”“救命啊——”刘芳芳苦着脸,“我嫁给一个大流氓!”“你自己选的。”张雷笑着说。“你看看你,一嘴烟味不说,把妆都坏了!”刘芳芳赶紧对着镜子补口红。敲门声,女同学在外面喊:“我说你们俩腻歪够了没啊?外面可都等着呢!”“来了来了!”刘芳芳着急地说,“你看都是你害的!”她补上口红在手纸上抿抿嘴唇戴上帽子:“哎呀你啊这个时候抽什么烟啊!走走走!”

首都国际机场。日。波音747客机降落在跑道,慢慢滑行到停机坪。候机大厅里面,齐聚了很多军人。从将军到士兵都有,这是很少见的大场面。大横幅打在他们背后,上面写着“欢迎出征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的中国代表队凯旋归来”。刘参谋长喜笑颜开,萧琴站在他旁边。刘勇军和老爷子说着话。刘芳芳和何小雨抱着鲜花穿着军装站在欢迎的女兵当中,靠得很紧说着话。“这次他们是第几?”何小雨问。“陈勇他们小组是第三,张雷晓飞他们是第五。”刘芳芳说,“中国队最终成绩是总分第三名。不过陈勇得了比赛的最高荣誉‘卡列夫勇士奖杯’;张雷得了‘最佳军事技能表现奖’,挪威国防部长赠送他一把军刀。”何小雨笑着说:“看你乐的!跟你得了那把刀似的!”“你们晓飞也不错啊,他写的英语报告被大赛组委会列为样板了!”刘芳芳说。“哟!看不出来嘿,他英语有那么好啊?”何小雨乐不可支。“军事英语,和咱们平时学的说的都不一样。”刘芳芳笑着说。一辆银白色奥迪停在大厅门口,林秋叶下车,接着是穿着军装的方子君。方子君脸色发白,抱着一束鲜花。她头有点晕,林秋叶看看她:“你怎么了?”“没事。”方子君笑笑,跟林秋叶走进去。“子君姐!”何小雨举着鲜花喊着,“不是值班吗?”方子君笑着过去:“我把班调开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得来接。”刘芳芳笑着拉住方子君的手:“子君姐姐!”萧琴看见方子君,脸上一白,低下头。方子君错开眼睛看着刘芳芳,给她摆摆领花:“芳芳,你跟鲜花在一起真漂亮。”刘芳芳红脸低下头:“你别这么说,谁都说你是咱们军区第一花!”“我可当不起,老了!”方子君笑笑,“结婚的人了,未来是你们的!”“你来接陈勇?”何小雨问。“废话!”方子君说,“我不接陈勇接谁?”何小雨笑笑,没说话。“芳芳,我跟你说句话。”方子君拉住刘芳芳低声说,“你要对张雷好,明白没有?”刘芳芳睁大眼睛。“就这一句,记住了啊!”方子君笑笑,拍拍她的脸走了。刘芳芳看着方子君的背影发傻。“傻什么啊?来了!”何小雨挥舞着鲜花,“晓飞!”“奏乐!”军乐队队长一举指挥棒,《解放军进行曲》就响彻大厅。何志军和雷克明带着军容齐整的队员们笑着招手在人群当中走出通道。陈勇抱着那尊卡列夫勇士奖杯,张雷戴着“最佳军事技能表现奖”的奖牌走在他身旁。女兵们迎接上去,给凯旋的勇士们献花。女兵们一动,就现出来后面的方子君。抱着一束鲜花的方子君穿着绿色的军装,军帽下洁白如玉的脸依旧美丽动人。陈勇和张雷几乎同时看见了她。“晓飞!”何小雨把花塞在他手里,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你太棒了!你是我的骄傲!”刘芳芳站在张雷面前,羞涩地:“张雷。”张雷笑笑,眼睛还看着方子君。方子君开始冲着这边走。陈勇和张雷都看着方子君。方子君缓步走到陈勇面前,把鲜花放在他怀里:“祝贺你。”陈勇激动地想敬礼,但是两只手都占着。他一着急,把卡列夫勇士奖杯递给方子君:“这是你的!”方子君脸一红,接过勇士奖杯。陈勇倒花到左手,啪地对方子君立正敬礼。闪光灯狂闪。张雷错开眼睛,压抑自己的情绪。刘晓飞一拉他,他看见面前的刘芳芳,挤出笑容:“谢谢你。”刘芳芳把花塞给他,敬礼:“祝贺你!”张雷还礼。“看看你都瘦了!”林秋叶心疼地对何志军说。“哎呀,我算啥啊!这帮小子才算吃苦了呢!”何志军笑着说,“这回我们得了第三,下次啊一定要拿第一!”“还下次呢,也不看你多大年纪了!”林秋叶嗔怪。刘勇军搓着手:“你们的亲热话说得差不多了吧?”何志军急忙敬礼:“首长!”雷克明高喊:“集合——”队员们背着大背囊抱着鲜花站成一排,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同志们!”刘勇军目光炯炯有神,“你们出征爱沙尼亚,虽然没有得到冠军,但是让世界看到了我们中国陆军特种兵的风采!世界各地的报纸、电台、电视台都在报道你们,把你们称之为‘神速的中国军团’、‘东方的神枪手军团’!你们为祖国为军队赢得了荣誉!我们在这里祝贺你们!”刘勇军敬礼,队员们还礼。“你们都是好样的,好样的!”刘勇军点头,“名次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们让世界认识了中国陆军特种部队!你们是祖国的骄傲,是军队的骄傲,是中国全体特种部队和侦察部分队的骄傲!”大家静静看着他。“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在今后的工作中获得更大的辉煌!我的话完了!”刘勇军敬礼,在掌声中说:“下面请即将去北京干休所休养的老首长讲话。”老爷子走上前,笑着看着他们:“我没什么更多说的,刘勇军这么能说,把我的话都说了。”大家哄笑。“你们从无到有,从有到让世界认识你们,走过了多少风雨啊!”老爷子感叹,“现在世界已经知道了中国有这样一支陆军特种部队,你们要牢记自己的职责和使命,继续前进!”“勿忘国耻!牢记使命!”队员们高喊。“这次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的四名陆院应届学员,军区和陆院已经研究过了,统统进入特种大队!并且将会担任重要的基层作战指挥职务!”刘勇军高声说。大家鼓掌。张雷和刘晓飞对视,露出骄傲的微笑鼓掌。方子君也在抱着勇士奖杯鼓掌,脸上是会心的微笑,泪水滑落下来。张雷的目光转向了方子君,在两人目光相触的瞬间,方子君躲开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张雷笑着说,方子君说

关键词: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刘晓飞泪流满面抱着何中雨,

歌声其中,波音民用飞机集团747客机降落在首都国际飞机场。身穿中国海军大校平常衣服的刘晓飞和张雷背着背囊大...

详细>>

林锐笑着说,张雷和刘晓飞背上自己的背囊走了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特别规大队大院。收操的战士们扛着95步枪,满身泥土高唱着军歌。张雷和刘晓飞带着和睦的连队...

详细>>

林锐抱住徐睫,林锐望着徐睫真诚地说

1999年八月1日。中国落地48周年的国庆节,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的第三个军营开放日。Hong Kong浅水湾...

详细>>

刘晓飞热泪盈眶抱着何大雨,护师生气地望着刘

“亲爱的晓飞先生:当你看来那封信的时候,小编掌握您早晚在笑。因为,作者未有那样叫你。小编也猜得出,你肯...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