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宣和元年三月十八日甲子,十二月二日丁亥李

日期:2019-10-01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政宣上帙四。

政宣上帙十一。

政宣上帙十二。

起宣和元年三月十八日甲子,尽宣和三年正月。

起宣和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戊申,尽十一月二十七日壬午。

起宣和四年十二月二日丁亥,尽十五日庚子。

三月丁未朔改元宣和。

二十三日戊申宣抚司檄进兵刘延庆议入燕之策郭药师献谋捣虚取之。

十二月二日丁亥李靖等入辞於崇政殿。

宣和元年三月十八日甲子差归朝官朝议大夫直秘阁赵有开忠翊郎王环充使赍诏书礼物与李善庆等渡海聘金国。

是日萧干营於十里外以控我军由是逗留未得进宣司檄曰:大军至良乡连日不进可出奇以取胜况我军拟贼倍万以彼较此利害皎然仰疾速趋燕京是日延庆命诸将共议入燕之策郭药师献谋曰:四军者以全师抗我则燕山可以捣虚而入可选轻骑由固安渡泸水至安次径赴燕城汉民知王师至必为内应燕城可得延庆即遣郭药师押常胜军千人为乡导命赵鹤寿高世宣杨可世可弼统兵六千可世等夜半渡河御枚倍道至三家店憩军。

上遣黄珦传旨谕靖卿等到军前奏知大金皇帝自金国兵马未到上京时已遣使计议成就交好正在今日今来所议凡五事一切委曲俯从金国所有平滦营三州地土不多一就相许了却甚好差使副与靖等同赍国书前去。

先是归朝官赵良嗣赵有开议报聘女真仪良嗣欲用国书礼有开曰:女真之酋止节度使世受契丹封爵常慕中朝不得臣属何必过为尊崇止用诏书足矣。问善庆如何善庆曰:二者皆可用惟朝廷择之,於是从有开与善庆等至登州未行有开死会河北奏得谍者言契丹已割辽东地封女真为东怀国主。且妄言女真尝祈请契丹修好诈以其表闻,於是罢使人之行止差呼延庆等用登州牒遣李善庆等归。

二十四日已酉郭药师等入燕山军败而还。

三日戊子差赵良嗣周武仲使於金国许依契丹旧例银绢再求营平滦三州并西京。

六月三日戊寅呼延庆至女真军前为女真所留。

是日质明郭药师遣甄五臣领常胜军五十人杂郊民夺迎春门以入杀守阍者数十人大军继至陈於悯忠寺分遣七将官把燕城七门各差将二人骑二百守之内外帖然不知兵至咸谓有神一般时有燕。

朝廷国书。

呼延庆至金人军前其国主与粘罕等责以中辍。且言登州移文行牒之非呼延庆答云:本朝知贵朝与契丹通好。又以使人至登州缘疾告终即延庆与贵朝使人同议欲得早到军前使人既死遂权令登州作移文赍走前来使人与书不来自有此故。若贵朝不与契丹通好即朝廷定别有使人共议切望明察言之不听遂拘留呼延庆。

人马贤良者献诗云:破虏将军晓入燕满城和气接尧天油然叆叇三千里洗尽腥膻二百年(删一般至此四十一字)可世传令云:汉人皆登雉堞指摘契丹奚等家诛戮万计通衢流血申宣抚司告捷我军用事者不过四千萧后登宣和门亲施箭镞以拒王师郭药师遣人谕萧后大兵入城释甲拜降可也。萧后闻诸军与燕人内应所在巷战齐杀契丹劫掠财物颇狐疑未决契丹诸军皆效死战而我军无纪律已而饮酒攘夺财物纷然恣淫后既知密遣人召萧干等回干亦知我师入燕昼夜来援或告药师曰:城外尘起必有援兵至诸将皆谓延庆遣兵来助一望则燕王冢上立四军旗帜矣。方错愕瞪视而四军人马自南暗门入内诸门皆启铁骑突出战於三市人皆殊死戮力迎敌而药师失马可世拒追者药师获免我军少却遂至双门楼下令骑皆下马。且战。且行至悯忠寺前可世谓药师曰:今日如何不。若。且至东门以待援兵而燕城汉人皆曰:汝等令我指摘契丹相助杀戮将军。若出错辈如何今已断了诸门吊桥幸无遽出以决死耳再战。又败我军三昼夜不寝食。又自早歼契丹竞功人饥马疲而四军林牙兵势狼戾可世等战不胜药师复回战。又不利皆弃马登城贼益炽将穷搏药师先下城可世谓世宣曰:吾将家,岂能效儿女态惜微躯也。指呼战士拒战身中毒矢不顾或报药师出矣。弟可弼因其闲进曰:赵鹤寿後军不来都统亦不遣援兵今日之事黑白自明傥含糊就死百世之下无不笑为罪人矣。愿偕去是非昭著请诛於朝不其伟欤可世然之遂缒而出高世宣王奇李峣石洵美王端臣等皆碎贼手可世等既出赖契丹收弃甲捕杀残军不复追袭遂得脱去尸之填濠者可藉而过初选精兵六千至是免者数百骑而已契丹获马五千甲四千先药师与可世谋留鹤寿兵为援其实药师忌功而鹤寿亦憾之不至先是鹤寿见宣抚药师疑其有所授而不以实告故也。药师可世等夜入安次县招集将士得溃兵四百馀人入涿州。

书云:夙勤原使嗣贶缄书共闻绥抚之详备仞敷陈之悉方远敦於契好宜曲尽於忱诚本朝与邻国通好自来系计使人往来之数以为礼节昨曷鲁等来系报马政之聘以故更不遣使然国书内具述夙敦大信备载前书所有汉地等事并如初议候闻举军到西京的期以凭夹攻议约事宜分明别无断绝今岁自闻举军到西京即遣童贯等领兵自燕路相应四月以後累伐契丹事可询访亦累遣人移文贵朝军前报应计议夹攻之举即无失约昨燕京国妃萧氏遣萧容等进表纳款仍乞援助止退大金兵马及营平蓟景等举地来归继亦尝遣偏裨入燕城杀戮不顺契丹请和听命各无允从并未见贵朝进兵夹攻即却其使并表未尝听许及未曾分遣大兵据守元议自燕并应朔等州进兵後来以西京之议未明故止应朔之师虽奉圣应朔蔚武等州遣人请降亦以此未曾抚定敦守信义以务交欢本末可见赵良嗣回知欲入关至燕本朝议云:与贵朝讲好修睦。若本朝先自平燕亦当迎待如礼良嗣固执妄有所陈所有应关系官钱谷金帛诸物之类今书欲行拘收实非元约然贵朝兵马既欲入关犒师之用义合相从其别处移散致汉民杂色人户如欲收管亦非元约所载今并如来谕以示诚意两朝守国所恃大信自初遣良嗣以至於今所议正为五代以後所陷汉地内燕京六州及属县已载来书并承谕如本朝已取了燕京自依今来已许如未取了贵国取得亦与本朝更不与夹攻外所有营平滦并西京管下州县并系五代所陷地土合依元约本朝收复爰念自贵朝未取上京之时越大海通交好使聘往来累。

十二月二十五日丁酉女真遣呼延庆回。

《北征纪实》曰:药师献谋於二帅曰:四军者以全师抗延庆则燕山可以劲骑捣虚而入也。,於是二帅命药师择常胜军千人为乡导。又命延庆选将乃以杨可世高一箭各千人一夕渡泸沟河直往燕山之东每旦有草车无数入门可伺其开门因车入而袭之果。

年於此所当曲务允应以善初终除营平滦三州本朝收复外其西京地土候收复燕京别行计议契勘马政所赍事目已曾具言缘收复燕京一带并西京地土所以尽契丹岁交银绢今。若西京别作一叚计议理合减定深念久巳相许义不可渝将岁交银绢数目多少交割等并依契丹旧例施行信誓分立界至等事续议画定庶应来悰用臻欢约属当岁凛益保天祺今差龙图阁直学士大中大夫赵良嗣朝散郎充显谟阁待制周武仲充国信使副有少礼物具诸别幅专奉书陈达不宣谨白。

呼延庆既被留数见国主执其前说再三辩论纷挐累日而国主与粘罕兀室议论复遣呼延庆归临行语云:跨海求好非吾家本心共议夹攻匪我求尔家尔家再三渎吾家吾家立国已获大辽数郡其他州郡可以俯拾所遣使人报聘者欲交结邻国不敢拒命暨闻使回不以书示而以诏诏我已非其宜使人虽卒自合复差使人止令使臣前来议事尤非其礼足见中辍本欲留汝念过在尔朝非卿罪也。如见皇帝。若果欲结好同共灭辽请早示国书。若依旧用诏定难从也。。且大辽前日遣使人来欲册吾为东怀国者盖本朝未受尔家礼之前常遣使人入大辽令册吾为帝取其卤簿使命未归尔家方通好後既诺汝家而辽国使人册吾为至圣至明皇帝当时吾怒其礼仪不全。又念头与汝家已结夹攻遂鞭其来使不受法驾用本国守尔家之约不谓贵朝如此。

然既入则每门命骁勇使臣二人分兵守把药师乃下令曰:燕人令尽降契丹诸虏令尽杀然不意燕山城中契丹奚兵尚众而我师已虏掠故萧后者在内但闭其内门是以虏汉因巷战杀伤盯当自旦至晚不解而萧后乃呼四军自其内後暗门而入忽大启内门生兵出击我师为退败药师知其不敌因缒城先遁杨可世亦得脱高世宣号高一箭者及诸名将锐卒无一得生还。

郭药师败萧干永清复固安安次两县。

见侮卿可速归为我言其所以国主遂起翌日呼延庆辞归持其书来云:契丹讲好不成请复别遣人通好。

二十五日庚戌萧干出兵与刘延庆对垒於泸沟河南是日萧干陈於河南出示药师随行主管文字官赵端甫并药师可世全装甲马令延庆见之言已将诸将杀戮人骑皆降仍渡河挑战延庆军汹汹以为药师全军没诸将杀可世降契丹延庆遣人往涿州取药师手书以安众心。

契丹四军萧干自延庆败复攻安次固安两县陷之复围永清县郭药师至永清与虏相遇药师谓诸将曰:彼见我军必披靡视汉兵为轻定来冲突令部曲执汉旗帜分汉兵以弓弩翼之虏果望旗笑曰:南朝兵也。果击之兵刃既接方悟常胜军虏战不利依山自保汉兵弯〈革登〉弩听鼓声悉发贼大败斩数千级几执渠魁虏穷走燕城坚避不敢出。

二十六日戊戌呼延庆离女真军前。

二十六日辛亥赵良嗣等同使人乌歇高庆裔到大金军前。

五日庚寅金人到居庸关萧后与萧干大石林牙夜出燕城。

宣和二年二月二十六日丁酉呼延庆回到京师。

燕云:奉使录曰:二十一日过界金国遣甲马及接伴使副迎劳是日宿於应州侍中庄二十二日见元帅粘罕。且言今来所计议事节与自家上京戏时说底话煞别也。对以大信既定本无异同之意粘罕云:候到日皇帝不错食罢遣其副帅兀室接伴往奉圣州二十五日遂至於军前二十六日见其国王阿骨打捧书传达如仪。

亡辽录曰:萧后才闻居庸失险夜率契丹并老幼车帐驻声言劄野寨迎敌其实避窜宰相左企弓以下拜辞於门外萧后谕曰:国难至此我亲统大军尽死一战为社稷计胜则再与卿等见万一失利则我誓死於阵前卿等多方保全合境汉民无使滥被残害遂行至松亭关议所往耶律大石林牙者契丹也。欲归天祚四军大王萧干欲就奚王府立国,於是契丹奚军列阵相拒而分矣。奚渤海诸军从萧干留奚王府大石林牙挟萧后归阴山见天祚取萧后杀之。

是日庆入朝奏言女真所言之事赍到女真文字报与遣使大辽讲好不成已起兵攻上京王师中遣其子环同呼延庆赴阙见童贯议事。

二十七日壬子郭药师留甄五臣张思政守涿州领兵趋雄州宣抚司恐涿州危差张令徽领二千骑戍之。

六日辛卯金人兵至燕左企弓曹勇义刘彦宗等开门迎降阿骨打等入燕遣马扩归报捷。

三月六日丙午诏中奉大夫右文殿修撰赵良嗣由登州往使忠训郎王环副之议夹攻契丹求燕云:地岁币等事。

二十八日癸丑刘延庆申宣抚司乞回军。

茆斋自叙曰:二月旦经妫儒二州初五日抵居庸关契丹弃关走仆随行阿骨打谓曰:契丹国土十分我已取其九只有燕京一分地土我著人马三面逼著令汝家就取却恁生受柰何不下初闻南军已到泸沟河已入燕我心下亦喜南家故地教他收了我与他分定界至军马归国早见太平近闻都统刘延庆一夜走了是甚模样仆答曰:使人留此不得。

时童贯受密旨借其外势以谋复燕诏赵良嗣王环充使副由登州以往用祖宗故事以买马为名因约夹攻契丹取燕云:故地面约不赍书唯付以御笔。

纪实曰:刘延庆申二帅乞那回军马二帅以小竹纸亲札报之曰:仰相度事势。若可以那回量可那回不管有误军事延庆得之一夕中军先自焚辎重不告诸将而退众军罔测遂大溃。

而知兵家进退常事恐亦非败纵使刘延庆果败亦别有大军在後阿骨打云:似恁统领底人败了军国大事汝家有甚赏罚扩曰:将折兵死兵折将死延庆果是退败使便做官大亦行军法阿骨打云:若不行军法後怎生使兵也。待一两日到居庸关你看我家兵将战斗有敢走麽初六日入居庸关摆立军马阿骨打与骨{山仑}郎君并马南向立诸军马三面整旗摆立粘罕已下诸郎君皆被甲作两行相对侍立召仆当前阿骨打云:我已遣使副同你家大使南去想巳到汴京我巳许了赵皇燕京如今打了须与去城内番官人户即是我要汉儿人户都属南朝我今差人入城招诱契丹令投降你敢相随前去招谕汉儿麽仆答使人留此本了军国大事有何不敢阿骨打云:敢去时煞好来早同我家使臣前去入夜召仆阿骨打云:我亲押军来待与夔离不(即四军大王也。夔离不改作古尔班)见一阵适来巳报同国妃直东走了来日可以入燕城是夜四更阿骨打召仆去颇有怒色曰:国妃与四军走去盖缘我军马入关今闻得你家军马却来搀夺如此则更无好说话也。(仆闻四军大王永清县为郭药师所败)仆曰:贵朝使人巳与赵良嗣同趋关下朝廷必不许来搀夺万一南朝先入亦足可商量阿骨打意少解次日抵燕京北朝两府汉儿官左企弓于仲文曹勇义刘彦宗契丹官萧乙信等开门迎降阿骨打召仆云:今我军先到燕京你随行尽见可回报捷巳教写宣抚司牒今差五百骑相送赐仆并随行人鞍马一副仍令携涿州将官胡德章归盖德章先与契丹战为其所擒囚燕京狱中至是令归临行粘罕遣乌歇来云:传语童太师昨来海上曾许水牛如今相望甚近欲觅十头令送来仆南发达雄州宣抚司。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起宣和元年三月十八日甲子,十二月二日丁亥李

关键词:

或欲归顺此尤妄诞之易见者不惟北虏为备日久山

政宣上帙八。 思想政治宣传上帙一。 政宣上帙十六。 起宣和四年11月二十30日庚午,尽三十日已亥。 起政和八年2月...

详细>>

且请贵朝军马退那出城皇帝已约日亲去巡边良嗣

政宣上帙十三。 政宣上帙十四。 政宣上帙十二。 起宣和四年嘉月三日乙丑,尽二十三十一日己未。 起宣和七年四月...

详细>>

二20日乙丑宣抚司檄进兵刘延庆议入燕之策郭药王

政宣上帙十一。 了却甚好备纫数敷陈之悉即却其使并表越大海以通交好所以尽许契丹岁交银绢耶律大石林牙者契丹人...

详细>>

二十十八日丙戌宣抚司檄进兵刘延庆议入燕之策

政宣上帙九。 思想政治宣传上帙十一。 政宣上帙十 冠亚体育官网网址,起宣和五年十一月二十三七日乙亥,尽二月...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