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天地不生於天地,地有五行

日期:2019-09-28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按王氏所谓二气者,阴阳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时者,春、夏、秋、冬也;地者,冀、青、兖、徐、扬、荆、梁、雍、豫也。盖天有阴阳,行于四时;地有五行,具于九州,正朱子所谓五行质具于地、气行于天,故天有春夏季孟秋冬,地有金木水火,都是时地相为用也。今之谈命者,但知论五行八卦而不知兼论方隅与昼夜阴晴,所以有年日月时同而贵贱寿夭迥异,便谓五行无据,启世人不相信命之疑,亦诬点。嗟夫,人生天地,莫逃五行;九州分疆,风气异宜,阴晴寒暖,理难一律。人禀天地灵气以生不日常,得气各自分裂,所以贵贱寿夭难以八字拘也。且以甲乙寅卯属木,生于兖、青为得地,春令为得时。丙辛丑午属火,生于徐、扬为得地,夏令为得时。戊己辰戌丑未属土,生于荆州为得地,四季夏为得时。庚辛申酉属金,生于荆梁为得地,秋冬为得时。壬戊午子属水,生于冀、雍为得地,冬令为得时。况昼夜阴晴之间有寒有暖,阴阳幸福之内有喜有忌,生克服化,抑扬轻重,妙在识其通变,不可执一论也。

老子曰:无名氏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有物混成后天文地理生物列。御寇曰:有形生於无形,天地之初,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太初者气之始,太始者形之始,太素者质之始气,与形质合而未离。

各行各业和者,一世无灾。

古典法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脚出处

曰浑沦歴纪云,没有天地之时,混沌如鷄子,溟滓始芽鸿蒙滋萌律,云:太极元气函三为一。易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易疏云:太极谓天地未分在此之前,元气混而为一。蒙泉子曰:太初者理之始也,太虚者气之始也,太素者象之始也,太乙者数之始也,太极者兼理气象数之始也。由数论言之,可知浑沦未判之先,只一气混合,杳冥昏昧而理未尝不在在那之中,与道为一是谓太极。

各行各业和者,不特全而不缺,生而不克,只是全者宜全。缺者宜缺,生者宜生,克者宜克,则和矣。主一世无灾。

村子以道在太极之先,所谓太极乃是指天地人三者,气形己具而未判者之名。而道又别是一抽象底物,在太极之先,不精晓即太极,太极即道以其理之。通行者言则曰:道以其理之极至者言,则曰太极又何尝有二邪?向非周子啓其秘,朱子阐而明之,孰知太极之为理而与气自不相离也哉。所谓太极者,乃阴阳动静之本体,不离於形气而实,无声臭不穷於变化而具有凖,则故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仪者物也,凡物未始无对而亦未尝独立,天以气覆而依乎地,地以形载而附乎天有理斯。有气阴阳之谓也,有气斯有刑天地之谓也,天地不生於天地,而生於阴阳,阴阳不生於阴阳而生於动静,动静不生於动静而生於太极。盖太极者本然之玅也,动静者所乘之机也,阴阳者所生之本也。太极形而上,道也阴阳形而下器也。动静无端、阴阳无始,此造化所由立焉。

各行各业在天为五气青、赤、黄、白、黑也;在地为五行,木、火、土、金、水也;在人工五脏,肚、心、脾、肺、肾也。人为万物之灵,得、五行之全,表于头面,象天之五敢,裹于脏腑,象地之五行,故为一小天地也,是以脏腑各酏五地之服陽而属焉,凡一脏配一腑,腑皆属陽,故为甲、丙、戊、庚、壬;脏皆属陰,故为乙、丁、己、辛、癸。或不和,或太过未有,则病有风、热、湿、燥、寒之症矣。必须五味调护医治,亦有可解者。五味者,酸、苦、甘、辛、咸也。酸者属木,多食伤筋;苦者属火,多食伤骨;甘者属土,多食伤肉;辛者属金,多食伤气:咸者属水,多食伤血,比五味之相克也。故曰“五行和者,一世无灾”。不特八字五行宜和,即脏腑五行,亦宜和也。八字五行之和,以岁运和之;脏腑五行之和,以五味和之。和者,解之意也。若五地和,五味调,而灾病无矣。故五行之和,非生而不克,全而不缺为和也,其要贵在泄其旺神,泻其方便,有余之旺神泻,不足之弱神收益矣,此之谓和也。若强制旺神,寡不敌众,触怒其性,旺神无法损,弱神反家伤矣。是以旺神太过者宜泄,不太过宜克;弱神有根者宜扶,无根者反宜伤之。凡八字须得一神有力,制化合宜,主一世无灾。非全而不缺为美,生而不克为和也。

栢斋何子曰:天阳之动者也,果曾几何时动极而静乎?地阴之静者也,果曾几何时静极而动乎?天不能够生地,水不可能生火,无智愚皆知之。乃谓阴阳相生不亦误乎!盖天地水火虽浑然不可离,实灿然不可乱,故阴之与阳谓之相依则可,谓之相生则不足。谓之互藏其宅则可,谓之互藏相生则不可。此言的有见也!

癸未 甲寅 戊戌 庚申

夫天地未立,道本天地,天地旣立,则太极之理散在全方位。由是而五行生焉,五行一、阴阳五,殊二实无余分也。阴阳一太极,精粗本末无互相也,五行质具於地而气行於天,以质而语其生之序,则水、火、木、金、土。而水木阳也,火金阴也。又统来讲之,则气阳而质阴也,又错来讲之,则动阳而静阴也,盖五行之变至不可穷,然无适而非,太极之本然也。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栢齐何子曰:五行生平死,阴阳一太极。周子固谓太极不外乎阴阳,阴阳除此之外五行矣!自今论之水水也,火火也,金木水火土之交变也。土地也,天安留意?有地而无天谓造化全可乎?若以谓天即太极,故朱子以上天之载释太极,天道流行释阴阳观。易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之中有乾有坤,则天地皆太极之分体明矣。以天为太极之全部,而地为天之分体,岂不误甚也哉!其説似有理也。

戊生孟月,木旺土虚,喜其坐戌通根,足以用金制杀。况庚金办坐禄支,力能伐木,所谓不太过者宜克也。虽年干癸水生杀,得未土制之,使其不可能生木,喜者有扶,憎者得去,五行和矣。且一路运程与体用不背,寿至九旬,耳目聪明,行为举止自如。子旺孙多,名利福寿俱全,一世无灾无病。

夫五行之生,各一其性,四时之行,亦有其序。春以生之,夏以长之,秋以肃之,冬以藏之,春而夏,夏而秋,秋而冬,冬而复春,而相循无穷。

甲寅 庚午 戊寅 甲寅

盖五行异质四时异气而皆不外乎阴阳,阴阳异位、动静异时而皆不离乎太极。至於所以为太极者,又落寞臭之可言,是性之本体然也。故五行各一其性,所谓各具一太极也。四时自有其序,所谓运用一太极也。五行四时周而复始,所谓统体一太极也。而性之无所不在,又可知矣,夫天下无性外之物,而性无不在此无极、二五。所以混融而无闲,所谓玅合者也。无极是理,二五是气,真以理言,太极无妄之谓也。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精以气言天干地支不二之谓也,凝者聚也,气聚而变化也,盖性为之主,而伏羲八卦为之经纬错综,又各以类凝聚而转变焉。阳而健者成男,则父之道也。阴而顺者成女,则母之道也。是人物之始,以气化而生者也,气聚成形,则形交气感,遂以形化而万物,生生变化无穷矣。

局中七杀五见,一庚临午无根,所谓弱神无根,宜去之,旺神太过,宜泄之也。且午火则和矣。喜其午火当令,全无水气,虽运逢金水,无法破局而无疑。运走木火,名利两全。此因神足,精气自生,是以富有福寿,一世无灾,子广孙多,后嗣济美。

鲍鲁斋曰:天地以气交而生人物,观其所交,则气之所至,可以知其类之所从出矣。天气交乎地,於人为男,於物为牡,地气交乎天,於人为女,於物为牝,男女牝牡,又自交而生生物化学化不穷。人物旣生气,随天地之气升降交感,人得天地之中气,四方之气无不感物,得天地之偏气,而亦各随所感,故观天地之气交,可以知人物之初生矣。观天地之气感,能够知人物之相生矣。

甲子 丙子 癸亥 乙卯

朱子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凝体於造化之初,二气交感化生万物,流行於造化之後,此理之常也。若姜嫄、简狄之生稷契,则又不得以先後言矣,此理之变也。张九韶曰:论人物始生,於天地肇判之初,则由气化而後有形化,张子所谓天地之气生之是也,论人物始生,於结胎受形之初,则由精气之聚,而後有是物。朱子所谓阴季月气聚而成物是也。由是言之,则人也物也,气也形也,孰有出於阴阳之外哉。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夫命禀於阴阳有生之初,非人所能移,莫之为而为非自个儿所能,必於是有生而富、生而贵者,有生而寿、生而夭者。有生而贫、生而贱者。有生而富厚双全巍巍人上者。有生而贫贱兼有落落人下者。有生而宜寿而反夭阏,有生而宜夭而反长年之数者。谓由於所积而然与,亦由於所性而然与,谓由於所积则贫,可以至富贱,可以至贵夭,可乃至寿。

丁酉澳元,年月坐子,旺可见矣。最喜辰时泄其菁英,里发于表,木气有余,火虚得用,谓精足神旺。喜其无土金之杂,有土则火泄,无法止水,反与木不和,有金则木损,更助共汪洋。其毕生无灾者,缘无土金之混也。年登耄耋。而饮啖愈壮,耳目聪明,步履康健,见者疑五十许人,名利两全,子孙众多。

古之所谓人能胜天者也,谓由於所性以得乎富贵者终於富贵,贫贱者终於贫贱,寿夭者终於寿夭,古之所谓命不可移也。夫谓之积则不可专认为命,夫谓之性则不可专,认为人将以付之於所积,与未知命之所禀。富贵寿夭贫贱何如也,将以付之於所性,与未有富贵寿夭贫贱可坐待者,而人为似不可缺也。或曰命禀有生之初,诚哉是言也。

血气乱者,平生多疾。

哪位生天地里面,有各行各业八字一样,而雄厚贫贱寿夭之不一,其故何也?答曰:阴阳二气交感之时,受真精玅合之气,凝结为胎,成男成女得天地父母一代气象,是以禀其清者为智为贤,禀其浊者为愚为不肖。智者贤者由是或富或贵,或寿必有所得,所谓徳足以获福也。愚者不肖者,不能够自奋日益昏蔽,则贫贱与夭有不可能免,所谓下愚不移是也。

血气乱者,不特火胜水,水克火之类;五气反逆,上下不通,往来不顺,谓之乱,主人多病。

其富庶两全者,原禀清轻之气,生逢得令之时,兼以财官亨通,禄马旺相,其运与限甚吉甚祥,纵有少晦,不系驳杂。其贫贱兼有者,原禀重浊之气,生逢失令之时,刑冲驳杂无些顺美,虽无祸患干扰,未免蹇滞不前。又有富而贫、贫而富、贵而贱、贱而贵、寿而夭、夭而寿者,又有为贤为智而反贫贱,为愚不肖而反富贵者。天地间之人万有不齐,此亦四时五行偏正、得失、向背、浅深之气之所致也。

故那时生气虽禀轻清,可是生於衰败之时,行休囚之运,富者损失财源,贵者剥官退位,寿者夭阏不禄。其生命力虽禀重浊,其人生令月之令,行旺相之运,贫不终贫而为富,贱不终贱而为贵,夭不终夭而为寿。

血气乱者,五行悖而不顺之谓也。五行论水为血,人身论脉即血也。心胞主血,故通手足厥陰经,心属丁火,心胞主血,膀胱属壬水。丁壬相合,故心能下交于肾,则丁壬化木,而神气自足,得既济相生,血泳流通而无病魔矣。故八字贵乎克处逢生,逆中得顺而为美也。若左右相战,上下相克,喜逆逢顺,则火旺水涸,火能焚木;水旺土荡,水能沉金;土旺木折,土能晦火;金文火虚,金能伤土;木旺金缺,木能渗水。此五行颠倒相克之理,犯此者,必多灾病。

固然修为在人,人定胜天,命禀10月性加积善,岂但一身享福已哉!而子子孙孙荣昌利达理宜然也。命值偏枯,性加积恶,非惟自己值祸已也,而子子孙孙落落人下得非报。与由前言之,虽系於命,亦在於人之积与不积耳。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殆此之谓与。耕野子曰:天一气尔,气化生水,水中滓浊积而成土,水落土出,遂成山峦。土之刚者成石而金生焉,土之柔者生木而火生焉,五行具万物生而变化无穷矣。

丙申 乙未 丁未 庚戌

浚川子曰:天地之初唯有阴阳二气而己,阳则化火,阴则化水,水之废物便结成地,渣滓成地即土也。何至天五方言:生土水火土天地之大,化金木者,三物之所自出。金石之质必积久而後结生之必同,於人物谓,金之气生人得乎,且天地之间无非元气之所为其性,其种巳各具太始之先,金有金之种,木有木之种,人有人之种,物有物之种,各各完具不相假借不相入侵,而谓五行递相互生可乎。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今五行家以金生水,厥类悬絶不侔厥理颠倒失次,不知木以火为气,以水为滋,以土为宅,此天然至道。而曰水生木无,土将附木於何所,水多火灭土絶木且死矣,夫安能生?周子惑於五行家之説而谓:五气顺布四时行焉,不知日有进退,乃成寒暑,寒暑分平乃成四时,於五气之布何与焉?其曰:春木夏火秋金冬水皆假合之,论土无所归配於四季,不知土之气在圈子内,何日不然,何地不有,何止流行於林钟之晦?林钟之晦,尚有而早春之朔即灭其灭也,归於何所其来也。孰为命之天毕生水,乃纬书之辞,而儒者援以入经,水火者阴阳始生之,玅物也故一,化而为火日是也,再化而为水雨水是也。

丁生伏月,未戌燥土,不能够晦火生金,丙火足以焚木克金,则土愈燥而不泄。申中壬水涸而精必枯,故初患痰火。亥运水不敌火,反能生木助火,正对事情没有什么益处,火势愈烈,惊痫而亡。

今曰:天毕生水,地二生火,戾於造化本然之玅可乎其折,朱子以四时代前卫行之气,论五行天地奇偶之数,论五行太极图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论五行,其折五行配四时,如五行家四时各主其一,春止为木,则水火土金之气孰絶灭之,秋止为金,则水火土木之气孰留停之,土惟旺於四季,则清和月之气孰把持而不使之运,又安有后天为木,今天为火,又后天为土为金为水乎,按王氏之説有理而非达观之见。

壬寅 丁未 丙申 甲午

珞琭子曰:认为有也是从无而立有感到无也,天垂象以示文,夫天垂日月、五星、三垣、二十八宿之象,观天王会通其立名分野,是亦人为之耳而义象适合。至灾祥占星或属类有些事,或指见某方应於某年月日,如探左契虽天道玄远亦不旁人事与五行。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阴阳家以十干十二支分为五行,因日与天会而为,岁月与日会而为,月日有三十时有十二,以人生年月日时所得干支,立为四柱以推生平吉凶,亦理之自然者也。王氏以春属木而土何在,不知五行旺相死休囚各主,其及时不那时用事不用事来讲,非为春木旺而土则无。十干十二支错综,为六十乙卯周而复始不假安插,即福气之所在也。非为前几天属木,前几日属火,便非天道之当然。不思人立而天从之,人感而天应之,即天象立名分野之义,天人合一之道也。观二十三日有早午晏晚,自有温凉寒热天气,是金木水火土备於二13日五行之不相离,如此谓前日木后天火又何,莫而非天道之当然也耶。

丙火生于溽月羊时,年干壬水无根,申金远离,本不能够生水,又被寅冲午劫,则肺气愈亏。兼之丁壬相合化木,从火则心火愈旺,肾水必涸,所以病犯遗泄,又有痰漱。至戌运全会火局,肺愈绝,肾水燥,脱肛而亡。

且朝廷造历颁之天下,其载一年三百六十十25日中间,一年之神煞方位每月之天行徳旺。而10日里面,又有黑黄吉凶事之宜与不当,人遵之则福,违之则祸,是果无理强造而率天下以必从哉,又相人术观气色之浅青赤白黑而决祸福,应於某年月日时,青则甲乙,黄则戊巳,赤则丙丁,白则庚辛,黑则壬癸,一毫不爽察病亦然观素问可知。

甲辰 丙寅 丙寅 壬辰

是干支虽所以纪日,而幸福不外是也,又人之旺盛梦寐预兆吉凶占之者,或以意断或以物象或以字解或以音叶,皆人为之也而吉凶不能够外焉。是有是人而後有是梦,因是梦而求是人造化,且不外而况干支五行,自有世界便有此理,因有此理便生是大家与天一也。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别人以言天外天以言人皆诬矣,若太昊画卦仰观俯察远稽近,取是得天地人物之理,而八卦所由作也。今之谈阴阳者,虽穷极天地之变探求,人物之微彰,往察来因着知微,与天地合其徳,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亦焉能外干支五行而别有幸福,以尽天地人物之大哉。今王氏知尊易,而不相信阴阳家説,是知有理而不知有数也,理数合一,天人一理,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焉耳。

木当令,火逢生,辰本湿土,能蓄水,被丙寅所克,脾胃受到损伤,肺金自绝,木多渗水,而肾水亦枯。至庚运,木旺金缺,金水并见,木火金肆逞矣,牛皮癣而亡。此造木火同心,可顺而不可逆,反以壬水为忌,故初逢乙卯、辛丑、戊午等运,反无碍。

古典经济学最先的文章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申明出处

忌神入五脏而病凶。

柱中所忌之神,不制不化,不冲不散,隐伏深固,相克五脏,则其病凶。忌木而入土则脾病,忌火而入金则肺病,忌土而入水则肾病,忌金而入木则肝病,忌水而入火则心病。又看背景,如木入土,土旺者,则脾自有余之病,发于四季夏;土衰者,则脾有不足之病,以于春子月。余皆仿之。

忌神入五脏者,陰浊之气,埋藏于地支也。陰浊深伏,难制难化,为病最凶。如其为喜,一世无灾;如其为忌,毕生多病。土为脾胃,脾喜缓,胃喜和,忌木而入土,则不和缓而病矣。金为大肠肺,肺宜收,大肠宜畅,忌火而入金,则肺气上逆,大肠不畅而病矣。水为膀胱肾,膀胱宜润,肾宜坚,忌土而入水,则贤枯膀胱燥而病矣。木为肝胆,肝宜条达胆宜平,忌金而入木,则肝急而生火,胆寒而病矣。火为不肠心,心宜宽,小肠宜收,忌水而入火,则心不宽,小肠缓而病矣。又要看有余不足,如土太旺,木无法入土,是脾胃自有余之病。脾本忌湿,胃本忌寒,若土湿而从容,其病发于春冬,反忌火以燥之;土燥而财大气粗,其病发于夏晚秋天,反忌水以润之。如土虚,弱木足以疏土,若土湿而不足,其病发于夏季上秋;土燥而不足,其病发于冬春。盖虚湿之土,遇夏菊月节之燥,虚湿之土,逢春冬之湿,使木托根而愈茂,土受其克而愈虚。若虚湿之土,再逢虚湿那时,虚燥之土,再逢虚燥之时,木必虚浮,不能够盘根,土反不畏其克也。余仿此。

庚寅 己丑 丙子 乙未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火生于寒冬,坐下子水,火虚无焰,用神在木。木本凋柘,虽处两陽,抽芽未动,庚透临绝,为病吗浅,所嫌者月支丑土,使庚金通根,丑内藏辛,正忌神深刻五脏,又己土乃庚金嫡母,晦火生金,足以破寅。子水为肾,丑合之无法生木,化土反能助金,丑土之为病,不但生金,抑且移累于水,是以病患肚肾两亏。至卯运,能破丑土,名列宫墙;乙运庚合,巳丑拱金,虚损之症,不治而亡。

丁亥 辛亥 辛未 午辰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乙巳

辛金生于梅月,丁火克去伤官,日主孤立无奈,比肩透而适用,窃去命主元神,

用神在土不在火也。未为木之库根,辰乃木之余气,皆藏乙木之忌;年月两亥,又是木之生地,亥未拱木,此忌神入五脏归六腑。因而论之,谓血虚肾泄,其病患头眩遗泄,又更盛于胃腕痛,无十七日之安。至己巳运,日主逢禄,采芹得子,戊运克去壬水补廪;申运壬不逢生,病势愈重,丁运日主受伤而卒。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冠亚体育官方入口『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冠亚体育官网网址天地不生於天地,地有五行

关键词:

戌恃六甲之尊刑未六癸之卑,此煞取巳酉丑申四

此三煞乃后天数之四冲也。夫子、午之数各九,卯、酉各六,总为三十。自子顺行,极三十而见巳,是为四仲之正煞...

详细>>

见火同躔,有土无火

夏令之火,阳气之极,草木为之焦枯,江河为之枯涸。晴则流金烁石,真阳尽泄;雨则水济其威,方得花月,反应荫...

详细>>

是灾煞也,问逃亡逃得一点也不慢

灾煞者,其性勇猛,常居劫煞以前,冲破将星,谓之灾煞。如法家申子辰将星在子,午却去冲子;寅午戌在午,子却...

详细>>

大致分成比肩生财,建禄坐禄

○子月 食神本可泄气,但由于能生正财,故《子平真诠》云:“食神生财,美格也”;食神格,有贵有贱,大致分为...

详细>>